創作內容

1 GP

Assassin's Creed:Redemption War(刺客教條:救贖之戰) -第四十八章-皇帝與刺客

作者:刺客 加西莫多│2016-10-05 12:46:05│巴幣:2│人氣:243
-第四十八章‧皇帝與刺客-



在聖母院的地底陵墓內找到聖女貞德的聖劍之後,我回到了馬賽與我的家人和梅布爾重聚。為了要控制聖劍的力量,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去適應它,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伊甸神器的超自然力量,但這些神器所擁有的力量仍讓人驚嘆不已,真不知道當初製造這些神器的人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到了十月,拿破崙聽聞反法聯軍集結於普魯士薩克森的萊比錫附近後,也將大軍調至萊比錫。我明白這是決定歐洲命運的一戰,如果我能用聖劍擊敗拿破崙,那麼法軍便無法再度威脅歐洲的和平。現在想想,當初在維也納的那天晚上,我與拿破崙因為意見上的岐裂而分道揚鑣,彼此互視為敵。我以為拿破崙會是帶領法國邁向富強道路的領導人,雖然法國是富強了,但卻是建立在對他國的侵略戰爭上,與我的期望相背而馳,是我看人的眼光不對嗎?不論如何,現在提起這些往事都於事無補了,我只希望這一切能夠結束……



-西元1813年10月17日夜晚─萊茵邦聯‧薩克森‧瑙姆堡的某酒館-

夜幕降臨的瑙姆堡,街上一盞盞的路燈燈光吸引了一些蚊蟲,除了草堆裡鳴鳴作響的蟲鳴聲之外,這裡的一切都很安靜。然而離這裡數十公里遠的萊比錫,如今正在進行一場決定歐洲命運的大型戰役。

這件事情得要從拿破崙遠征俄羅斯失敗後開始說起。當初拿破崙帶領了將近六十萬的雄兵大軍進犯俄羅斯,然而北歐一帶的惡劣寒冷氣候讓法軍士兵們在行軍路途中因為保暖不足而凍死,再加上後勤的補給路線因為俄軍一直向後撤退而不斷延長,拿破崙也在某些平常不該犯下錯誤的時候下達錯誤的命令。博羅金諾戰役讓俄、法兩軍付出相當慘痛的代價,俄軍不惜燒光莫斯科的一切也不讓法軍佔到任何一點便宜。灰心喪志的拿破崙帶著僅存的法軍離開了莫斯科,卻在別列津納河被後頭追趕而來的俄軍打得措手不及,等到成功甩掉俄軍的追擊之後,除了還活著的士官元帥之外,龐大的遠征軍銳減到將近三萬名兵力。在拿破崙失敗之前,許多人都認為拿破崙會把俄軍打的落花流水,然而事實卻是相差十萬八千里遠。

拿破崙遠征俄羅斯失敗後,歐洲各國開始蠢蠢欲動。在這之中,最先採取行動的是普魯士王國,普魯士認為現在的法國因為在俄羅斯折損了大量兵力,要一時恢復元氣可得要花上很長的時間。如果現在向法國發起戰爭的話,普魯士便能一舉扳倒法國的統治。不僅如此,普魯士還拉攏了英格蘭、瑞典和讓法國吃盡苦頭的俄羅斯,組成了第六次反法同盟,歐洲將再度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的戰亂。

拿破崙花了四個月左右的時間才整頓出一支初具規模的大軍,然而這些都是作戰經驗不豐富的新兵。拿破崙於呂岑會戰及包岑會戰中費了一番工夫才打敗了普俄聯軍,此時的奧地利做為調停者出現於雙方之間,如果拿破崙願意割讓一部分領土的話,雙方都能停戰一段時間。如果拿破崙不願意照做的話,奧地利將會加入反法陣營。然而拿破崙認為這是一種侮辱,堅決要與反法聯盟戰到最後一刻。就在談判破裂的兩天後,奧地利作出了承諾,加入反法聯盟。

戰火越演越烈,拿破崙於德勒斯登擊敗了反法聯盟軍,然而情勢卻對法國越來越不利。普軍的布呂歇爾提議將目標從德勒斯登轉移至法軍後方的萊比錫城,由位於東邊的西里西亞軍團與西北方的北方軍團會師,從北邊南下進逼萊比錫城。兩路都以萊比錫為目標實施夾擊,切斷法軍後路,並在萊比錫附近把法軍圍殲。拿破崙起初不相信他們會這麼做,但是當他意識到其嚴重性後,急忙調出一支部隊前往萊比錫防禦。而拿破崙率兵往北進攻布呂歇爾的部隊,布呂歇爾聽聞拿破崙親率部隊進攻後迅速撤離,拿破崙因為害怕中計決定原地按兵不動,等到敵方與南方部隊交戰難以抽身時再迅速南下夾攻。當拿破崙與南方部隊會合之後,聯軍組織了騎兵隊朝法軍進攻,法軍也派出了騎兵隊迎敵,雙方打成平手後便各自撤退。此時的法軍被反法聯軍驅趕到萊比錫城的周圍,被反法聯軍團團包圍。

十月十六日,史上著名的民族會戰─「萊比錫戰役」在反法聯軍方開了三聲響炮後就這麼開始了。

戰役開打後不久,雙方便展開了長達五小時的炮擊。天空下起冰涼的細雨,四周圍都是濃濃的白霧與硝煙。反法聯軍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朝萊比錫城發起猛攻,其中南邊的戰鬥最為激烈。法軍朝來犯的聯軍士兵們用鎗炮予以還擊,雙方的步兵們用手中的刺鎗朝敵人身上刺入,嘶吼的吶喊與叫囂充斥整個戰場。在雙方折損了部分兵力之後,第一天的戰鬥就在夜幕降臨下結束了。

到了第二天,萊比錫城周遭的戰場上,除了昨天死於激烈衝突的雙方將士屍體與數十匹在戰場上逗留的戰馬外,一切都過於十分的安靜。天空仍然下著細雨,戰場上飄著些微的白霧,烏鴉啃食著冰冷的屍體,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雙方不約而同的在這一天做準備,為了能在第三天決定戰役的勝負。

時間回到現在,一位穿戴著斗篷的男子走在路上,動作相當的低調,只是低著頭往前走,然後拐個彎進到一間人數不多也不少的酒館內。葛拉罕與亞諾坐在酒館角落的一旁,邊喝酒邊靜靜的看著別人,好像是在等某個人一樣。

穿戴斗篷的人進到酒館之後四處張望,看見了葛拉罕之後朝他走了過去。葛拉罕看見站在他跟亞諾面前的這名男子,指著對桌的椅子說:「既然來了就坐下來吧,朋友。」

這個摘下了斗篷的人,就是在萊比錫戰役中於布呂歇爾麾下作戰的阿道夫。他把椅子拉出來後坐了下來,葛拉罕就問說:「戰況進行得如何了?」

「第一天把法軍趕到萊比錫城附近後,聯軍就把那裡包圍得滴水不漏。第二天兩邊都沒有什麼大動作,估計是在為明天的攻擊做準備。」阿道夫這麼說。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直得一提的事情嗎?」

「有,」阿道夫接著說:「拿破崙把他們那邊的俘虜放回來,打算要跟我們進行停戰的協議,不過我們這邊並沒有答應拿破崙的要求。」

「看來,勝負要到明天才能決定了。」亞諾將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

「儘管我們這邊將法軍的出入口都包得滴水不漏,不過我擔心拿破崙會用他的神器把整個戰局扭轉成對他們有利。」阿道夫如此說著。

「別擔心,」葛拉罕將他帶來的伊甸聖劍拿出來給亞諾和阿道夫兩人看說:「這一次我們有相對的力量,所以情況不會說是很糟糕。我得要想辦法接近拿破崙,然後把他手中的禁果給搶走…不過,我到底該怎麼接近他呢?」

「……」

亞諾斜眼看著坐在不遠處的一群法軍軍人們,只見這些人一副醉醺醺的樣子,那一桌的士官跑到吧檯前,以粗魯的口氣說:「再來一杯酒!快點!」

「呃…好…好的!」

正當酒館老闆急忙替士官裝酒時,士官的眼光就在隔壁忙著招呼其他客人的年輕酒館女郎身上。他踩著亂七八糟的步伐,神智不清的走向她,伸手把她強拉進懷裡說:「呦,可愛的小妞!有沒有興趣跟我來點互動呢?」

「不要!快放開我!」法軍士官身上散發著難聞的酒臭味,酒管女郎想掙脫對方的雙手,但是一個女人還是很難比得過成年男子的力氣。

「來嘛,給我親一個好不好?」

酒館女郎使盡力氣抽出她的右手,直接一巴掌打在士官的臉上,正氣嚴詞的指責對方:「你們這些法國軍人!聯軍遲早會把你們擊敗的,別以為現在你們能夠囂張!」

酒醉的士官被這一巴掌打得惱羞成怒,氣沖沖的說:「區區一個臭婊子,別以為妳長得漂亮,老子我就不敢教訓妳!」

士官舉起他的右手,打算要一巴掌打在酒館女郎身上時,他的手突然被人抓住了。士官轉頭說:「啊!?是哪個傢伙敢打擾我?」

抓著士官的手不放得不是別人,正是葛拉罕。

「我說,一個酒醉的大男人欺負一個女人,這樣合理嗎?」葛拉罕的臉色有些不悅。

「少囉嗦!」酒醉的軍官扯掉葛拉罕的手,並指著他說:「弟兄們,給我教訓他!」

跟士官同桌的四名法軍士兵突然站了起來,然後朝葛拉罕走了過來。士官先對葛拉罕揮出了一拳,不過他的揮拳速度慢到葛拉罕不費力氣的閃過,葛拉罕用膝蓋直接狠狠的重擊軍官的腹部,然後一拳從他的後腦杓打下去。四名酒醉的士兵們也輪番上陣攻擊,但都被葛拉罕給輕輕鬆鬆的給擺平了。

「兩位,過來幫個忙好嗎?」葛拉罕向阿道夫和亞諾招手說:「能幫我把這些酒醉的士兵們綁起來嗎?」

「……」兩人互看彼此之後,決定去幫葛拉罕。而葛拉罕則是拖著酒醉的士官到別的地方,似乎有別的打算。

過了一會,阿道夫與亞諾把士兵們用繩子綁在一起,而葛拉罕則是穿著那位士官的軍服走出來。

「嗯…穿起來還蠻合身的。」葛拉罕拉拉身上的衣服。

「那位老兄呢?」阿道夫問葛拉罕。

「我把他綁起來了,至少他不必去戰場上送死。」

亞諾指著葛拉罕的軍服說:「所以你打算明天就這樣子跑去找拿破崙嗎?」

「Oui,(法文:對,)至少我認為穿這樣應該不會被懷疑才對。當然,我會在戰鬥開打後才會混進法軍裡面,畢竟如果這時候跑進去的話只會被人拿鎗指著懷疑而已。」

「那麼助你好運。我得要回到兄弟會了。」亞諾一腳跨上馬背,然後騎著馬離開了。

阿道夫也騎上馬說:「時候也不早了,我得要回到營裡去才行,得為明天的戰鬥做準備。」

「路上小心,我的朋友。」

「你也一樣。嘻呀!」阿道夫揮動韁繩,驅策馬匹前進離開。


到了隔天,反法聯軍開始向法軍陣地發起突擊。鎗聲與炮聲連連作響,前線的士兵們冒著生命危險與敵人博鬥。在樹林一旁的葛拉罕坐在馬背上,靜靜的看著這混亂的戰場。

「好了,接下來該怎麼做呢?」葛拉罕正在思索著如何進入萊比錫城:「是要從沒人注意的地方潛入呢?還是用魚目混珠的方法混進戰場裡,然後跟著法軍一起進入呢?」

思索一段時間後,葛拉罕決定從沒人注意的地方偷偷潛入萊比錫。他騎著馬來到戰場與戰場之間的縫隙,直接橫渡河水,最後上岸到萊比錫城的周圍。幸運的是,沒有人注意到他。接著他跑去找路上的法軍士兵問說:「喂,你!你知道陛下人在哪嗎?」

「嗯…陛下他在前線指揮部隊,您可以到那裡去找看看。」法軍士兵指著某個方向。

「Merci.(法文:謝謝。)」

葛拉罕騎著馬往士兵所指的方向前去,最後在一座小山丘上看見了騎在馬背上的拿破崙。他正在凝望著戰場,神情看起來有些沉重。葛拉罕慢慢得靠近他的後背,抽出腰上的聖劍,什麼話也沒說就直接把劍抵在他的脖子旁。

「看來你活下來了…」拿破崙沒有轉頭看著葛拉罕,雙眼不離眼前的戰場說著:「然後你決定要跑來殺我的嗎?」

「我是來阻止你的野心的,拿破崙。」葛拉罕的口氣相當堅定:「把你的神器交出來,然後讓法軍撤退吧!現在還來得及!」

「如果我說我拒絕呢?」拿破崙這麼回答。

「那我會逼你把它交出來!」

「那就試試看吧!」拿破崙使用懷裡的神器,只見他變成了一道光消失於葛拉罕的面前,自己則是已經往旁邊的道路上逃跑,還邊跑邊大喊:「士兵們!給我拿下那個刺客!」

「給我站住!」

葛拉罕也馬上追了上去,接著有數名法軍士兵擋住他的去路,舉起刺鎗準備要對葛拉罕射擊。然而葛拉罕將聖劍往前一指,使用聖劍的能量波把前方的法軍士兵們給擊倒。

就這樣,在一路的追趕之下,葛拉罕追著拿破崙不放,最後來到了一間老舊的菸草工廠裡頭。葛拉罕下了馬匹之後,小心翼翼的走進裡面,四處搜索著拿破崙的身影。

然而躲在暗處的拿破崙使用神器的力量,朝葛拉罕釋放了一道能量波。葛拉罕被拿破崙釋放的能量波擊倒在地,滾了幾圈後隨即站起身子踩穩腳步,緊握著手中的聖劍。

「我不會讓你阻撓我統一歐洲的!」

拿破崙開始施展神器的力量,一口氣出現了許多跟拿破崙一模一樣的分身。從外表上看起來都跟本尊毫無差別,每個人手上都握著一把軍刀。葛拉罕調整自身的姿勢,看著這些包圍著他的分身們。分身們一個接一個上前攻擊他,然而葛拉罕閃過了許多攻擊,用聖劍刺穿了這些分身,這些被聖劍貫穿的分身們散發出耀眼的金光後就消失了。

「歐洲需要一個主人!」

拿破崙繼續使用神器,這次他召喚出了一群法軍士兵們的幻影。這些幻影士兵們舉起刺鎗,葛拉罕眼看事情不妙,將聖劍的劍刃立於地上,他的四周圍出現了一道神祕的光牆。幻影士兵們開始朝他開鎗射擊,只見這些不存在的幻影子彈全部打在這道光牆上。由於這些士兵都是幻影,連鎗械也是,所以如同機關鎗一樣不停射擊。兩邊的神器都在施展強大的力量,神器不斷的汲取兩人的體力。最後,拿破崙的體力已經虛弱到無法用神器再使出幻覺,直接半跪在地上,表情相當的痛苦。葛拉罕解除了光牆,用聖劍的力量使自己變成一隻散發光芒的巨大貓頭鷹,直接朝拿破崙飛了過去。拿破崙迎面撞上,直接被撞倒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握在手裡的神器因為鬆手而滾落在一旁。

葛拉罕解除了聖劍的幻覺之後站穩了腳步,然而因為聖劍汲取許多力量,腳才剛踩在地上就已經疲軟了,差點讓他跌倒。他踩著不穩的腳步走向滾到一旁的禁果,彎腰把它撿了起來。

躺在地上的拿破崙慢慢的起身,看見葛拉罕的手正拿著禁果。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葛拉罕的語氣相當的平靜,感覺不出任何情緒。

「為什麼?」拿破崙問葛拉罕:「為什麼你要處處阻撓我?」

「你的征戰美夢到這裡結束了,拿破崙。」

「你以前就是支持著我讓法蘭西變成一個強國,到底是什麼讓你改變了想法?」拿破崙的右手摸著腹部。

「這不是我所追求的道路!你讓法蘭西跑去侵略歐洲各國,把許多人都捲進可怕的戰爭之中!」

「這有什麼不好的?」拿破崙理直氣壯的回答:「讓歐洲都歸順於法蘭西的榮光之下,到時後便不再有戰爭,全歐洲都將是法蘭西的光榮子民!」

「法蘭西之前就是戰亂不斷,才會鬧出法國大革命這樣的災難!」葛拉罕越說越氣:「建立在他國人民性命上的和平,根本就不是和平!只會引來更多的紛爭和仇恨,到最後變成永無止境的戰爭!」葛拉罕用聖劍指著拿破崙。

「就是因為這樣,才應該要用戰爭來解決戰爭的問題才對!」拿破崙的情緒也越來越憤怒。

「一定還有別的辦法才對!歐洲的和平之道一定還有別的方法實現,例如盟約或條約之類的!」葛拉罕相當不服氣。

「你又明白什麼!?」拿破崙大聲吼著:「大革命爆發之後,歐洲當今的許多國家都把法蘭西視為亂源。如果不是我站出來領導法蘭西抵抗外敵,想想看法蘭西會有什麼樣的下場!那些歐洲的君王們,把於法國誕生的民粹與自由當作是侵蝕帝國的毒害,他們遲早會把法國夷為平地!你說要用盟約或條約之類的來制止戰爭?別說笑了!誰又知道這種白紙黑字的約定又能維持多久的和平?當初我在停戰協議看著那些傢伙們的嘴臉時,我早就已經看透他們的本性了!如果沒有國家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中把歐洲統一起來,歐洲只會更亂而已!我受夠了歐洲的紛亂,所以我決定帶領法國的軍隊,把反抗我的意志的國家給打倒!有了神器的力量,讓我能夠實現和平安逸的歐洲理想又更進一步,為歐洲帶來渴望已久的和平!然而我所計畫好的這一切,全都被你和你那可笑的『理想』給搞砸了!」

聽完這句的葛拉罕,心中的不滿情緒就像是被點燃的火藥桶一樣突然爆炸,用嗓門以最大最沉重的聲音對著拿破崙怒吼著:「我只是在做我覺得正確的事情!!!你的方法就只會讓許多人喪命而已!!!!」

「這世界是殘酷無比的,」拿破崙恢復理智回答葛拉罕:「如果不付出一些代價,那麼一切都只是虛幻而脆弱的存在!那些在戰場上死去的生命們也是一樣!如果我停下腳步,那麼那些生命就會白白死去!」

「………」

這句話猶如一根棍棒一樣,狠狠的敲擊著葛拉罕堅定的理念。葛拉罕突然覺得有什麼東西不如他的意,這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讓他感到相當的無助。

「給我滾!我不想再看到你!」拿破崙大聲斥喝葛拉罕。

「……」葛拉罕的腦袋一片空白,只是毫無意義的看著拿破崙。

「Sortez!(法文:給我滾!)」

葛拉罕瞬間恢復了理智,帶著身上的兩樣神器,倉皇的逃離菸草工廠。


太陽西下的天空被抹上了一層橘紅色的光輝,一位身穿輕便軍服的斥侯騎著快馬來到菸草工廠,急忙下馬衝進裡面,剛好看見拿破崙起來拍去身上的塵土。那名斥候急忙的說:「陛下!」

「有什麼事嗎?」

「我軍的炮彈已經所剩無幾了,」斥侯接著說:「除了這裡和孔尼維茲、普羅布歇達這兩地之外,聯軍已經突破了我們許多的陣地。內伊元帥也受傷了,在這樣下去會被聯軍殲滅掉!」

「……」拿破崙失去了神器,軍隊也被反法聯盟逼到節節敗退,他的身心在剛剛經過與葛拉罕的激烈戰鬥後也無比疲累。他開口說:「告訴貝爾蒂埃參謀長,讓麥克唐納指揮第十一軍團和第七軍團繼續堅守陣地,德勒斯登的聖西爾部隊自行突破包圍網,其他的軍隊準備從萊比錫城撤離。」

「那,陛下您呢?」斥候問道。

「我有點累了,想在這裡先躺一會兒。」拿破崙說完,就轉身離去。

「呃……Oui!(法文:遵命!)」

斥候離去之後,拿破崙整個人直接躺倒在一張板凳上入睡了,等待這場戰爭的結束。



讓大家久等了!

經過這麼久的時間

終於把這場萊比錫戰役的劇情內容給搞定了!

為了寫這一章節我到是找了不少資料....

包括萊比錫戰役的經過(雖然葛拉罕是直接去找拿破崙對峙而沒有參與戰鬥

還有關於伊甸聖劍的資料

我也看到了本傳的拿破崙所持有的禁果居然是從遠征埃及那裡拿到的....(前面的算我調查不周

說到葛拉罕與拿破崙這兩人的理念

首先葛拉罕可以說是「和平主義者」

看到法軍在奧地利的所作所為讓他下定決心要阻止拿破崙統一歐洲的野心

他認為人民有選擇自己要屬於哪個國家子民的自由

不能用戰爭來強迫別人從自己國家的人民身分變成他國的人民身分

歐洲的和平可以不必發起戰爭來實現

然而歐洲真正的無戰爭和平卻是在數百年之後才得以實現...(就是現在的歐盟

而拿破崙選擇的是現實而有效的實際方式

那就是用戰爭讓分裂成數十個國家的歐洲統合成一個國家

儘管這會讓許多人死於戰火

某些國家歷史悠久的特色可能因為歐洲統一而從歷史上消失

但是比起國與國之間的口頭或白紙黑字約定相比卻比較能夠穩固較為慢長的和平

藉此實現他理想中的「歐羅巴合眾國」(在歐洲歷史上他也是第一個有能力實現這理想的人物

當我寫完這一段的時候才發現兩人之間的理念很像刺客教團與聖殿騎士團之間的理念衝突

至於葛拉罕聽完拿破崙的一席話之後倉皇逃跑那一段

我只是想說看看能不能讓葛拉罕像康納一樣

思考他與拿破崙之間的理念對錯而已

還請各位多多包涵包涵 m(_ _)m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40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ssassins Creed|AC|刺客教條|自創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黑風痕
其實看到這 感覺拿破崙讓我想到了王者天下裡面的政
不過拿破崙講得比較直接一點~
然後以前看拿破崙的傳記的時候都覺得其他歐洲國家好討厭 尤其是普魯士跟俄國
現在看會覺得拿破崙很討厭,歐洲國家就很可憐了ww
就跟看帝國毀滅的感想一樣XD

10-05 20:59

刺客 加西莫多
其實寫這章節的時候剛好就看到王者天下裡的嬴政講他的統一和平說了
想說剛好可以給我參考一下XDDDD10-05 21: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x831028zx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關於近日的情況-8... 後一篇:Assassi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