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二十章 往事

作者:時零│2016-10-04 19:31:30│贊助:0│人氣:35
    三年前

    「……哈哈,圖書館阿姨應該覺得很煩吧?」吳姿郁說,鄭獻宇跟張博瑞聽完也跟著大笑。

    吳姿郁看了一下手錶,還有十分鐘才早自習,現在班上也才來了十幾人。她把早餐的豆漿喝完。「鄭獻宇,幫我拿去丟。」她把空塑膠杯遞給鄭獻宇。

    他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拿去丟?大小姐,妳腦袋秀斗了是不是?」

    「沒辦法啊?劉亞傑又還沒來。」吳姿郁說完,他們兩個又是一陣爆笑。

    「好啦好啦。」鄭獻宇搶過杯子,走向教室外面的垃圾桶,卻在中途停住,看了看劉亞傑的座位,他露出微笑,把垃圾放到他的抽屜裡。

    「我的也要。」張博瑞從自己的抽屜裡拿出一堆用過的衛生紙,同樣塞到劉亞傑的抽屜裡。「我們把他的座位移到教室正中間好了,多個垃圾桶大家都很方便。」他講完後,其他原本在做自己的事的同學聽到也跟著起鬨。其中一個拿出立可白,在劉亞傑的墊板上寫髒話,他寫完後所有人都笑成一團。

    「好了啦,等一下老師就來了。」班長皺著眉頭說,他是班上少數不會玩劉亞傑的人,因為不想惹事生非,吳姿郁覺得如果哪天劉亞傑不在了,全班公敵就會是這個書呆子。

    如果他不在了……「喂!你們知道嗎?」吳姿郁說:「聽說劉亞傑下學期就要轉班了耶。」

    「真的嗎?」張博瑞問:「你是聽誰說的?」

    「之前在註冊組聽他們講的啊,劉亞傑本來就是分錯班才到我們班的,聽說是學校系統出了問題吧。總之,他下學期好像要轉到核變班。」

    「早走早好啦,他走了我們班就天下太平了。」張博瑞大聲說。

    「不要吧,我覺得他留著也不錯啊,這樣丟垃圾方便,不爽的時候還有一個出氣筒。」鄭獻宇說完,許多人開始附和,連像班長這樣的乖乖牌也忍不住偷笑。

    「欸,鄭獻宇,你的出氣筒來了。」坐在教室最左邊的呂芷玟把頭望向窗外,回頭對鄭獻宇說。

    鄭獻宇露出期待的表情,他跑到門口,吳姿郁看著劉亞傑進入教室,他走路的時候低著頭,不讓視線與任何人對上,而校服上有一塊棕色的漬,這是吳姿郁上禮拜把珍珠奶茶朝他潑過去的結果。可惜了那杯奶茶,真是浪費。

    鄭獻宇從後面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比他矮十幾公分的劉亞傑因此停住腳步。「誰說你可以進來的啊?」鄭獻宇用兇惡的口氣大聲說,吳姿郁忍不住吃吃笑,有二十幾個同學都在關注接下來的好戲,其餘的不是看書就是把視線移向別處。

    「放手。」劉亞傑冷冷的說。

    鄭獻宇放開,然後猛推他一把,劉亞傑撲倒在地。「『放手』勒,你以為你誰啊?」他咒罵一句。「欸,這是什麼?」他看到劉亞傑的書包有一塊突起的角,馬上伸手去搶。

    一股怒意閃過劉亞傑的眉宇,他用力抓住書包,兩人就這麼僵持不下。張博瑞衝過去,從後面架住劉亞傑。「鄭獻宇,快!」這下劉亞傑不僅要抓住書包的背帶,還要掙脫張博瑞的束縛。

    最後鄭獻宇還是搶過書包,他拉開拉鍊,拿出一本厚厚的書。「這什麼啊?《宇宙各大星雲圖鑑》,還沒拆過哩。」他把塑膠包裝紙拆掉。「怎樣?買新書想炫耀是不是?你以為有人希罕喔?」

    劉亞傑火大到極點。「還給我。」張博瑞只有一百四十公分,劉亞傑很快就脫離他的掌控。

    「不要。」鄭獻宇對他比中指。

    劉亞傑差點衝上去,但又停住腳步。

    「怎樣?想單挑是不是?來啊!」鄭獻宇把書摔到地上。「啊不是很屌?不是會什麼超能力?來打啊!」吳姿郁忍不住噗哧一笑,樹江大學附屬國中是私立學校,有許多公立國中沒有的規矩,普通學校會規定核變生不許用異能攻擊或威嚇普通人,這所學校更是規定連異能都不准用。

    「鄭獻宇,不要為難他了啦。」張博瑞說:「我表哥說他們這種人有些要長大才有怪能力,搞不好劉亞傑根本沒有,只是在吹而已。」張博瑞的表哥是流氓,這也讓他在學校裡有一幫壞朋友。

    「一樣啦,你是不會用拳頭是不是?」鄭獻宇說:「算了,廢物就是廢物。」

    「鄭獻宇,要打他記得拿棍子,不能用手打喔。」有人喊道:「這傢伙是核變鬼,碰到他會得癌症喔。」

    「老師來了!」呂芷玟大喊。

    「劉亞傑,下課再找你算帳。」鄭獻宇說完回到座位。劉亞傑把書撿起來回到自己的位子,結果看到抽屜裡的垃圾時又是一僵。

    ─────

    午休前的休息時間,劉亞傑跑到圖書館的科學雜誌區,在書架上左顧右盼。

    「你在找這個嗎?」一個女生的聲音說道。

    劉亞傑放心的轉過頭,看到潘亞敏站在他後面,用這禮拜的NASA期刊遮住嘴巴,不過藏不住眼角的笑意。

    「妳先看吧,上一期的我已經看過了。」劉亞傑說。

    「我已經看完了啦。」她把期刊遞給劉亞傑,潘恩敏有著清湯掛麵的短髮和親切的微笑,身材嬌小。「上面說禮拜天可能會有流星雨,而且臺中有可能看得到呢。要不要那天晚上出來等等看?」

    「我家在北屯,怎麼去找妳?」劉亞傑找椅子坐下並翻開雜誌。

    「我可以去北屯呀。」潘恩敏坐在他旁邊。「只要跟我爸說一下,他就會帶我去了。」

    但我爸媽知道就不太好了,劉亞傑心想,如果爸媽知道兒子跟女生單獨出去玩一定很高興,可是那樣太難為情了。「對了,妳上次說的書,我有買喔。」

    「真的啊?你覺得怎麼樣?」

    「還不錯,有幾張拍得很好,還有之前發現的白骨星雲的圖喔,畫質比網路上的照片高級多了。」

    「下次可以借給我看嗎?」她雙手合十地懇求。

    「當然。」話剛說完,劉亞傑口袋裡的手機嗶嗶作響。

    圖書館阿姨皺眉。「同學,要打電話到外面去。」

    「對不起。」劉亞傑走到圖書館外,潘恩敏也好奇地跟著他。

    劉亞傑打開手機,是言真打來的,還是視訊通話。「我不是說沒放學不要打來嗎?」劉亞傑接聽後說。

    沒想到,平常總是嬉皮笑臉的言真看起來頗為不悅。「亞傑,把瀏海撥起來。」

    「……什麼?」

    「把額頭給我看。」他說:「我聽我在樹江的朋友說了,你們班的人渣又再找你麻煩了對不對?」

    劉亞傑默默的把瀏海撥開,露出左額角的結痂,潘恩敏看到後眼睛睜得大大的。傷口已經快癒合了,可是碰到還是會痛,這是張博瑞之前用夾垃圾的鐵夾打他時留下來的。

    言真忿忿不平地咒罵。「該死。那個畜生叫什麼名字?張博瑞對不對?想辦法找出他家住哪裡,然後告訴我。」

    「別鬧了。」言真有幾個跟他一樣的朋友,劉亞傑怕言真還沒領軍去打張博瑞就被他的流氓表哥教訓。「他們再來我只要逃跑就好,老師說下學期我就能可以轉班。」

    有一個老師經過這裡,劉亞傑警戒地遮住螢幕。「我要掛了,再見。」他小聲的對手機說完後掛斷電話。

    潘恩敏一臉擔心的望著他。「他是我朋友。」劉亞傑說明。

    不過她注意的不是這個。「亞傑……你們班導知道嗎?」

    劉亞傑嘆了口氣。「上禮拜我把鄭獻宇的事告訴我們老師,他是把鄭獻宇罵了一頓,但之後就沒在管了。」結果當晚鄭獻宇跑到劉亞傑的宿舍,把他的書桌弄得一團亂,但劉亞傑沒有證據證明是他做的。對那些人而言,想鑽校規漏洞找自己麻煩多的是方法。

    「那你爸媽呢?」潘恩敏說:「如果跟他們打架只會沒完沒了,不要怕事情被鬧大,讓大人處理比較好。」

    劉亞傑無言以對。他知道爸媽知道他在學校的事一定會管,可是每次打算告訴父母時,卻又開不了口了。劉亞傑無法想像爸媽心痛的樣子,他們剛到北屯開店,現在忙得不可開交,劉亞傑知道自己被排擠的事對他們一定是更大的精神壓力。

    「……亞傑,我在想,如果這所學校對你而言這麼難受,那你要不要轉學?」潘恩敏說。

    轉學?劉亞傑一愣。下學期他就可以轉班了,每次遇到不愉快的事他就用這句話告訴自己,只要忍過這一學期就好。說真的,他巴不得趕快離開現在這個班,核變班本來就是自己應該就讀的班級,能趕快回去是最好的,不過轉學又是另一回事,被班上那些混蛋逼到轉學實在太不公平了,憑什麼沒有做任何壞事的人要離開?

    「……一時半刻要轉學是不可能的,以後再說吧。」他說:「以後他們再來找我麻煩,我不要理他們,或是跑走就好了。我跑得還算快。」

    「……喔。」潘恩敏低下頭。「亞傑,自己小心啦,我會叫我在三班的朋友多照顧你一點。」

    午休時間快到了,他們兩人離開圖書館,回到自己的班級。

    我不會轉學的,絕對不會,劉亞傑心想。這樣不公平,而且只要有她在,學校生活就不算太慘。

    ─────

    當晚的吃飯時間,言真又打過來了。幸好餐廳很多人都在聊天,沒有人注意到餐廳角落的鈴聲。

    「現在你們放學了對吧?」這次是普通的通話。「亞傑,我知道你們學校不准用異能啦,可是以你的身手,就算赤手空拳,也能把其中一兩個打成豬頭對吧?你得讓他們知道你不是好惹的。」

    「如果我打傷其中一個,明天他就會帶三個人來對付我。」劉亞傑說:「你以為我不會還手嗎?我只是盡量避免。」

    「為什麼?都是你的畜生同學先起頭的,老師不會把責任追究到你頭上。」

    「如果你有異能就懂了。」劉亞傑想起在這裡打的第一場架。「每次他們對付我,而我生氣到極點時,就會覺得恆星快發作了。……激動時的異能沒辦法控制,我很確定要是我還手,恆星的火會比我的拳頭更早燒到他們。」

    「那種混但死有餘辜啦,可是用異能傷害普通人的後果很嚴重……唉,你們這些已經開發的麻煩死了,像我這樣直接去打還比較輕鬆哩。」言真說:「對了,中午打給你的時候有一個女生一直在你旁邊,她是誰啊?」

    「別班的朋友,她也是普通人。」

    「普通人?」言真一奇:「看來樹江的學生不是全部都像你們班一樣爛。你們怎麼認識的?」

    幸好言真不會看到劉亞傑此刻的紅臉。「之前在圖書館看關於太空船的書時認識她的,她爸是一座天文館的館長,也對星象這方面很感興趣,我們還挺投機的。」

    手機傳來言真的口哨聲。「那她知道你也會變出恆星,不就高興死了?」

    「她是知道。也許她一開始把我當成凡人,但後來我告訴她實情,還有我被分錯班的事,不過她似乎一點都不害怕。」想到潘恩敏,劉亞傑覺得心情好一點了。

    「不錯,有能說話的對象就好,而且她長得蠻可愛的。」言真說:「我看我明天翹課去你們學校好了,你覺得你的狗同學比較希望我送他們電擊棒還是西瓜刀?」

    ─────

    隔天下午的掃地時間,劉亞傑獨自抬著垃圾桶到垃圾場,跟他一起倒垃圾的組員溜了。

    上一節課學校發生了一些騷動,有幾個穿著金犁國中制服的男生翻牆溜到樹江附中,為首的棕色頭髮國中生書包非常滿,而且有貌似電擊棒的握柄從書包缺口露出來,他們被警衛發現後還差點動手,等更多師長到來後總算把他們趕出學校,那個棕髮男孩臨走前還朝老師們大吼:「你們這些瞎子!」

    我真不敢想像言真有異能後會成什麼樣子,劉亞傑心想。其實他知道言真很關心他,也很感激這麼夠意思的朋友,不過他知道要擺脫被欺負的窘境,還是只能靠自己。

    咻!一陣風聲掃過劉亞傑的右耳,緊接著是太陽穴的劇痛。

    劉亞傑差點昏過去,他放下垃圾桶,單膝跪下,按著被掃把擲重的太陽穴,痛到眼睛睜不開。

    「哈!」張博瑞跟鄭獻宇從旁邊的樹叢中跳出來,緊接著是跟在他後面的許致丞──也就是劉亞傑的倒垃圾組員。「沒丟中臉正面,鄭獻宇,記得請飲料。」

    「屁啦!」鄭獻宇說:「頭也算好不好,不要賴帳。」

    緊接著又有六個班上的男生出現,每個都笑嘻嘻的把劉亞傑圍起來。

    如果太陽穴被用力打到,是有可能會死的,健康課時老師講過。想到這裡,劉亞傑覺得自己的肺快氣炸了。

    「你把你的同類灑出來了啦!」鄭獻宇走向打翻的垃圾桶,撿起一個鋁罐朝劉亞傑丟去。

    罐子打中他的頭,劉亞傑想也不想,抄起整個垃圾桶拋向鄭獻宇。

    鄭獻宇伸手阻擋,於此同時劉亞傑一個箭步衝向他,踢中他的肚子。

    他向後翻倒,其他八個人笑成一團。「唉呦!鄭獻宇,你很廢欸!」

    鄭獻宇站起來,臉氣得脹成紫紅色。「去死!」又高又壯的他朝劉亞傑揮拳,劉亞傑側肩躲過,並用手肘攻擊他的背。這是爺爺教的防身術技巧之一。

    其他人發現不妙,馬上衝上來幫忙鄭獻宇,劉亞傑怒極地用腿朝周圍猛踢,其他人不禁退縮。

    劉亞傑瞥見鄭獻宇的拳頭襲來,他向後閃躲,卻被張博瑞抱住腰。「打他的頭!」他對鄭獻宇大叫。

    鄭獻宇一巴掌朝劉亞傑的腦袋揮去,劉亞傑掙脫張博瑞的熊抱,用頭猛撞鄭獻宇的肚子。「啊!」他痛得大叫,忍不住彎腰。

    劉亞傑一手揮開張博瑞,準備朝鄭獻宇的額頭狠狠來一拳。

    一股熱流自手臂擁向右拳,隨即他的手外面冒出點點紫色的星火。

    劉亞傑怔住了,理智頓時間將怒火熄滅大半。冷靜!他在心中告訴自己,每次放出恆星都會有這股熟悉的熱感。絕對不能使出異能,他心想,沒有必要為了這種人被退學。激動的情緒一撫平,原本蓄勢待發的恆星也停止。

    雖然恆星的火焰止住了,但鄭獻宇的怒火卻沒有。在劉亞傑用理智撫平異能的這個空檔,他怒極地朝劉亞傑的胸口揍了一拳。劉亞傑向後一倒,鄭獻宇跪下來,用兩腿夾住劉亞傑的腰。

    他試圖抓住劉亞傑的雙臂。「很會打是不是?」鄭獻宇咆哮道:「你死定了!」

    「放開他!」一陣暴怒的吼聲出現。

    所有人轉過頭,看見二班的班導怒氣沖沖地走過來。「你們是三班的對不對?跟我到學務處!」她將坐在地上的劉亞傑扶起來。

    那九個混蛋狼狽地站到一旁,劉亞傑揉揉剛才被打的地方。這個地方在掃地時間基本上不會有老師經過的,而且老師的大吼也讓附近掃地的學生聽到,所有人剛才沒看到打架的,或是有看到但視若無睹的都跑過來看,發出議論紛紛的聲音。

    劉亞傑跟那九個人跟著二班班導走向學務處,穿過人群時他看到潘恩敏的身影。瘦小的她躲在人群中顯得毫不起眼,不過劉亞傑也能夠發現她充滿擔憂的眼神。

    這時,劉亞傑突然想到,剛剛二班導師走向這裡的時候,她後面有一個矮矮的人影,好像就是她。

    ─────

    張博瑞上前用力一踏,把流浪貓嚇跑。看到那隻貓驚慌失措的表情,他的心情好了一點。

    剛剛真是倒楣透了,劉亞傑那個俗仔的工作是倒垃圾,每天都會經過垃圾場附近的那條偏僻的路,而那裡都不會有老師經過的啊。結果二班班導好死不死今天就來了,還把他們領到學務處罵了一頓,她罵完後張博瑞自己班的班導還有學務主任也輪番上陣。拜那些死大人所賜,他們放學後過了整整半個鐘頭才能離開,張博瑞越想越覺得有氣。

    「欸,你覺得那幾個老師會不會告訴我們家的人?」鄭獻宇問,放學後他跟吳姿郁,以及幾個朋友打算去網咖。

    「不可能啦。」張博瑞揮揮手。「二班的死八婆可能想打小報告,可是主任跟我們老師一定不會讓她講。」前幾天有一則校園暴力事件的新聞上了電視,一時之間成為熱門話題,最後那所學校的校長跟幾個老師都被革職了。張博瑞很清楚,老師的教訓就算再討厭,他們也不會告訴家長。

    「那幾個看到的人不會告訴他們爸媽,應該啦。」吳姿郁說:「可是你們不擔心劉亞傑那個廢物去跟他爸媽告狀嗎?」

    「讓他去講啊,搞不好她爸媽會讓他轉學哩。而且今天的事情明明是他不對,我們只不過是開一個小玩笑而已,他就打那麼多人。」張博瑞說:「反正最後如果事情鬧大,完蛋的也會是校長或老師,又不是我們,我們只是小孩子。」

    他看到路上有一個鐵罐,使勁把它踢飛。「不過我想到今天的事還是很不爽,為什麼那個八婆今天剛好經過呢?」

    鄭獻宇突然抬起頭。「張博瑞,會不會是二班的人告密啊?」

    張博瑞皺眉望向他。「什麼?」

    「許致丞去補習前跟我說,他那時候看到有一個女的躲在二班班導後面;剛才學務主任在罵我們的時候,他不是先讓劉亞傑去保健室嗎?我從他後面的窗戶看到有一個女生一直在學務處外面,劉亞傑出去後他們兩個就講起話來了,還邊聊邊走哩,搞不好就是同一個。」

    「……你是說,是那個女的看到我們在幹嘛,然後去告訴她老師?」張博瑞咬牙切齒地問。

    吳姿郁眨眨眼。「張博瑞,那個女生是不是很小隻,然後留短髮?」

    「好像是,怎麼了?」

    吳姿郁恍然大悟。「我知道她是誰了啦,二班的潘恩敏。有時候我去圖書館,會看到她跟劉亞傑聊天聊得很開心。」她說:「她可能是劉亞傑在我們學校唯一的朋友,告狀的人八九不離十就是她了。」

    張博瑞聽完,緩緩點了點頭。「劉亞傑唯一的朋友,是不是?」一個好玩的點子在他腦中成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33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aojangOAO
絕對沒有偷更新什麼的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