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6 GP

第四章79 『夢的終結』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4 14:34:13│贊助:839│人氣:12607


在發覺喉嚨有氧氣通過之後,昴立刻為了吐出氣管中的淤血而劇烈咳嗽了起來。
整個身體仰躺在地面,不停地猛喘著氣,渴求著氧氣這一生存必需品。
此刻並沒有去想自己的這幅模樣有多麼悽慘的餘地。
只是,在期望著『死亡』而咬舌自盡了之後,卻又像這樣毫不猶豫地掙扎、抓住偶然漂過的救命稻草的自己的膚淺模樣,讓自己覺得相當淒慘。
但是,
「我……」
「────嗯?」
「我,有活著的價值嗎……?不想死的我……除了通過死亡,不斷輪迴以外……我還有,其他的價值嗎……?」
利用『死亡回歸』,把大家從絕望的深淵當中拯救出來。
昴相信著,只有這份支付生命才能得到的結果,才是菜月·昴的價值。
但是,可以認為這並非如此嗎。
「我這個人,除了『死亡回歸』以外還有其他價值……我能這麼認為嗎?我喜歡的人們……是喜歡著我的,我能……這麼認為,嗎?」
「……那種事情,我才不知道」
聽到昴的軟弱詢問,彌涅耳瓦背過臉去給了個冷淡的回答。
失去了右臂與雙腿的她靈活的用左手與昴拉開距離,然後先是把臉轉向了自己的右肩────咬了下去。之後,零落的光輝將彌涅耳瓦殘疾的右臂再生了出來。
彌涅耳瓦握拳開合著失去了袖子的右臂,然後用雙手對著自己的雙腿────毆打著自己失去了腿以下部分的大腿根,雙腿與手臂同樣再生了。
本就偏短的裙子變得更加危險,右臂更是露出到了肩膀部分,但是『憤怒魔女』確實恢復回了萬全的狀態。
她用痊癒的雙腿順利地站了起來,雙手抱胸擺出了強調胸部的姿勢,俯視著昴。然後,
「你的價值什麼的,我是不知道。但是,那孩子希望這樣的你能夠活下去……在第二個『試練』裡,你也看到了吧?」
「……但是,第二個『試練』是,把我犯的錯誤,把我犯下的罪……」
「你是笨蛋嗎?那個才不是要你為自己犯過錯誤的世界負責的東西。那個是,要讓你看看你做出了錯誤的選擇之後,會有誰悲傷到什麼地步的東西啊。────那個,不正是你想要的答案嗎」
「────唔」
想起來了。
想起了那哭聲。想起了那壓抑著悔恨的聲音。想起了那堅強的送行聲。想起了那始終溫柔的送行目光。
想起了給了自己信賴的愛的耳語。想起了那成為了昴戰鬥的動力的,最開始的話語。
這是,本該一無所有的人生。
本來就原本就一無所有,卻還要把擁有的東西也全部失去的昴被召喚到了這個世界。
要證明自己的價值,只能不停抗爭下去。為了保護在抗爭過程中得到的重要事物,只能走上更加孤獨的道路。
一直都認為,自己儘是在被給予,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嗎。
會有人,為了我哭泣嗎。
會有人,為了我悲歎著自己力量的不足嗎。
會有人,希望能和我一起見證未來嗎。
我能夠擁有,在重要的人們身邊露出笑容的資格嗎。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這個資格。
但是這個資格,一定是剛才的昴固執地想要走上的道路盡頭,所不可能擁有的東西。
化作鐵石心腸,以面對一切都毫不動搖的精神力戰鬥到最後了以後,肯定會失去能夠露出笑容的那份柔軟。
那麼,我能夠相信嗎。
無論是為了得到重視的人們的未來,犧牲自己的心靈的選項。
還是為了拚命護住自己的心,而變得無法再度前進的選項。
能夠選擇除了那兩者之外的,那個奢侈的選項嗎。
可以期待,會有菜月·昴能保持著自我,與重要的人們一起去見證那個未來的選項嗎,可以相信,有這個選項嗎。
「────可以哦」
「────」
並沒有說出口,只是化作熱淚流出的昴的這個想法。
就彷彿,化為聲音傳達到了一般,在合適的時機被做出了回答。
身體依舊橫躺在地面,昴轉動臉望向彌涅耳瓦的背後────看到了雙膝跪在地上的她,那落下的淚水都沒有抹去的臉上的,微笑的表情。
那張臉,昴現在依舊看不見。
被黑暗的簾帳擋著,昴現在依舊看不見她對自己露出的表情。但是,微笑卻傳達到了。
艾姬多娜說過。昴看不見她的臉,是因為昴沒能接受她。只有在微笑這一事實傳達了過來,也只是因為昴在無意識之間把看到的東西當成了看不見的東西而已。
「我被你拯救了。所以,我允許你得到救贖。我希望,你能夠得到救贖」
明白了莎緹拉的話語,聲音正在沁入自己心脾的昴用手臂覆住自己的臉。肯定已經哭花了,事到如今,也不會再有更加難看的臉了,但是還是不想讓任何人看見這張臉。
明明,都已經擺出了那麼凶狠的態度,為什麼事到如今還會因為莎緹拉的話感到安心呢。更不用說,怎麼還能讓人看到現在的安心表情。
但是,莎緹拉這空穴來風的『愛』的話語,讓昴理解了『試練』的真正含義也是事實。
「……雖然彌涅耳瓦能夠突破堤豐和塞赫麥特的妨礙很讓人吃驚,不過個人來說還是妳們兩人的做法更讓我感到意外呢」
無視著捂著自己眼睛的昴,低聲說出這些話的是艾姬多娜。
艾姬多娜望著彌涅耳瓦的雙手雙腳痊癒,然後把視線轉向了其他方向────那邊,通體漆黑的棺木中伸出的勾爪般的手足正壓制著堤豐,以及棺木的主人達芙妮正在與塞赫麥特對峙著。
聽到艾姬多娜的話,達芙妮發出了低沉的笑聲。她把拘束衣的下半部分扯破,赤腳踩到了草原上吐舌道,
「最克制堤堤的,毫無疑問就是達芙妮了吧。百足棺沒有思考能力,是達芙妮的手足,和堤堤的相性最差了」
「唔────,芙妮別來礙事────!嗯────!唔────!」
「誒,哈。我的話就是由妳的本體來牽制了嗎,呼。又不是艾姬多娜,哈。為什麼妳要做這種事啊,呼。和彌涅耳瓦不同,我沒法理解妳幫忙的理由啊,哈」
塞赫麥特用力的撓著過多的頭髮。似乎由於堤豐被挾持成了人質,她也沒法輕舉妄動了。
聽到塞赫麥特的疑問,達芙妮搖晃著紮起來的短髮,笑著回答「並不」,
「斯巴倫他呀,對達芙妮誇下了海口哦。說是什麼已經把白鯨殺掉了,接下來就是大兔?那麼,至少要讓他活到去挑戰大兔的時候呢」
「這個想法很有意思呢。他有那個意思的話,的確能做到。妳應該也,明白這一點的吧……還是說,妳想讓大兔被殲滅嗎?」
「無所謂哦?在離開達芙妮的那一刻,那些孩子們的空腹就已經和達芙妮的空腹沒關係了。雖然不管死在哪裡都和我無關……但是,反正要死,說不定對於代表了達芙妮永無止境的飢餓感本身的大兔,會迎來怎樣的終結還是有點興趣的呢」
因為,達芙妮接著說道。
「如果說結束就是滿足了的話,那對達芙妮來說也是未知的幸福呢」
對於時刻被無盡的空腹感折磨的達芙妮來說,滿足這件事是永遠無法實現的夢想。
於此,大兔正反映著她那無邊無際的飢餓感,甚至能說是另一個自己了。────不過,達芙妮自身對它們倒是全無親近感。
這樣的大兔,若是以過去的自己所不同的方式迎來了結束的話,那是獲得了滿足還是沒有滿足呢。那裡有著自己會得到滿足的可能性嗎,對此,她罕有地對食慾以外的事物產生了興趣而笑了起來。
艾姬多娜對達芙妮的回答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轉向了另外一邊。那一邊不是昴,不是莎緹拉,也不是彌涅耳瓦。更不是激戰過後的達芙妮、塞赫麥特和堤豐,而是與艾姬多娜同樣站在孤立於這個團體的位置的人。
艾姬多娜望著『色慾魔女』卡蜜拉,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白髮。
「卡蜜拉,妳又是如何呢?有像是達芙妮那樣的理由嗎?」
「妳,想……說什麼,呢?艾、艾姬多娜,醬……?」
「很單純的事情。────妳在他的意識消失在死亡深淵之前,把他喚回來了吧。擁有『無貌女神』權能的妳做出那種事的話,結果不是顯而易見了嗎」
「────」
「妳的呼喚,對他來說應該有著各種各樣的意義在裡面。而妳,應該是理解這一點的。所以我才想問。妳應該,對他並不抱有好意才對。這樣的妳,卻為什麼?」
艾姬多娜的問題,讓卡蜜拉手抵著嘴邊,視線游離了起來。視線瞟向達芙妮和彌涅耳瓦那邊,期待著能夠有除了自己以外的人來幫忙說話。
然而,在場並沒有,能夠讓被所有人愛慕的卡蜜拉所誘惑的『魔女』。
卡蜜拉束手無策般地咬著手指,目泛淚光看向艾姬多娜,
「也,沒……什麼,理由,哦?因為、艾姬、多娜醬被那個孩子……拒絕了,邀請,已經,很滿足了……大家,不知道為什麼生氣打架了、也……沒有牽扯到,我身上來所以,於是才……只是」
「只是?」
「愛,『愛』是,很重要……的哦?輕蔑那個,是,不行的……嗯,不行的。哪怕,那孩子……想著,不想正視,但是『愛』仍舊,在那裡……在那裡的、東西……無法,否定。而且,我……絕對不要欠著不還」
只有最後的部分,卡蜜拉特別的強調了,這讓艾姬多娜聳了聳肩。
然後『貪婪魔女』苦笑著,分別望向魔女們的臉。
「塞赫麥特和堤豐尊重他的意思,尊重生命的彌涅耳瓦治療了他。達芙妮為了見證他戰鬥的意志幫助他活了下去,卡蜜拉為了告訴他一直沒有正視的愛情而動用了權能。────那麼,在場的全員,雖說主張各不相同,但都選擇幫助菜月·昴了呢」
艾姬多娜對魔女們的行動作出了這個評價,魔女們一同變了臉色。
傲慢歪著頭,怠惰懶散地歎著氣,憤怒哼聲抱起雙臂,暴食吃著棺木伸出的一隻腳笑了起來,色慾厭惡著扭起了臉。
然後,將這一切收進眼底的貪婪手抵著下顎,
「果然,很有趣。────你,不這麼認為嗎?」
艾姬多娜嘴角一彎,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她的話語所指向的是正面────對像正是搖搖晃晃地站起身的昴。
現在,總算是用雙腿站了起來的,依舊用袖子擦拭著流不盡的淚水留下的淚痕的昴無法回答艾姬多娜的詢問。
只能用毫無霸氣的眼神,看著艾姬多娜,環視魔女們的臉。然後,
「妳們……到底,是什麼啊」
「────」
「好奇心。同情。憐憫。使命感。期待。厭惡。……妳們為我撐腰的理由,都完全沒法讓人認同。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妳們會被叫做魔女了啊」
「看來,是已經恢復了能夠做出這種兇惡態度的力氣了呢?」
「……無法理解」
面對閉著一隻眼睛的艾姬多娜,昴用手抵著自己胸口嘀咕著。
脫口而出的話語,完全表達了此刻昴的心情。
「不得不做的事情,應該已經決定了。那些不得不做的事情,現在也還是沒有改變。這點毋庸置疑,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昴接上這麼一句話,不是說給誰聽,而像是為了給自己聽一般,
「為此而使用的手段,也已經決定只有這個了。做出了覺悟……要選擇這個方法了。但是,卻在這個地方被『試練』打了個粉碎」
第二『試練』,不可能發生的現在────它,把昴行動的結果擺到了昴的面前,用無法以覺悟一詞帶過去的無情現實把他的心撕了個粉碎。
即便是在看到了那些,昴依舊決定捨棄自己,貫徹覺悟。事實上,確實這麼做了。
「但是,卻知道願意幫忙的妳的本心,連莎緹拉都緊接著出現了……腦子裡變得一塌糊塗啊。妳們不要聚在一起,盡說些我不懂的事情啊。我給了自己佈置了我該做的事情。但是妳們卻……」
事到如今,還要保全這本應作為消耗品捨棄的生命是要怎麼樣。
事到如今,還要讓自己珍惜起這本該完全利用起來的生命是要怎麼樣。
事到如今,還要讓自己知道自己是被愛著的,那還能讓自己怎麼辦啊。
「現在……已經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昴的理性在吶喊著,如果不死去是沒法保護好大家的。
昴的記憶在告訴自己,會有人對昴折磨自己的行為感到悲傷。
明明不死會有人傷心,死了卻又會讓人傷心。
「────現在再一次,我問你,菜月·昴」
面對搖著頭整理不好思緒的昴,艾姬多娜壓低了聲音說道。
抬起頭,艾姬多娜正立著一根手指走到了昴的面前。
她看到昴的視線中映出了自己的身影後,緩緩點頭道,
「若是我為你提供幫助,你一定能夠到達你想拯救的人們都獲救的未來。將會不再必要煩惱。極端地說,我來猜得到你所面對的問題的答案。而你則用身體去實踐,只要保持意志去跨越困難即可。如果覺得繼續煩惱下去很辛苦的話,全部都委任給我也是一個選擇。我不會責備你,某種意義上甚至是很樂意。所以,現在再一次,我問你」
「────」
「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你,能把那隻手交給我嗎?我約定,一定會把你帶向未來」

艾姬多娜溫柔地說著,向昴伸出了手。
低頭望著那雪白的手指,再看看等待回答的艾姬多娜的臉,昴停住了呼吸。
這是,和剛才拒絕的時候說過的同樣的話。
那個時候的昴,知道了艾姬多娜的本性,對於那令人髮指的好奇心打從精神上感到了恐懼。
但是,現在又如何呢。稍稍放了一段時間之後,冷靜地想過她所說的意思之後,又是如何。
把生命當做消耗品,嘗試各種各樣的錯誤,把擋在前方的種種障礙用甚至稱得上是蠻力的手段強行突破。接受艾姬多娜的助言,磨耗著心神持續戰鬥的姿態────那與,覺悟了哪怕拒絕她的協助,也要獨自一人持續戰鬥下去的昴的姿態又有什麼不同。
只是一時衝動,昴就因為無法忍受對艾姬多娜的態度的厭惡感而拒絕了她。
但是,如果真正的意義上捨棄了一切,做好了犧牲自己的覺悟的話,那麼應該連艾姬多娜的本性都應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她所說被她利用才是。
用自己的潔癖否定她,卻還是會走上同樣的道路的話────昴這份堅定拒絕的態度,又有什麼意義。
應該握住這隻手的。
如果有不再畏懼傷害,將所有的艱辛與痛苦全然接受,持續戰鬥下去的覺悟的話。應該握住這隻手的。
所以,
「艾姬多娜」
「────」
「我啊,害怕受傷」
「────」
「不管是辛苦還是痛苦、還是悲傷都很討厭。不想要有痛苦的回憶,也不想看到我以外的人遭遇那種事情。────不想,死」
「────」
「所以,以犧牲作為前提的妳的手────我已經,不能去握了」
昴能做到什麼,昴還完全不清楚。
但是,現在似乎已經無法選擇艾姬多娜所指出的道路了。
知道了自己不想死。
知道了自顧自以為只有死亡才能做出貢獻的自己,即便不用去死仍舊有人會認同自己。
菜月·昴,並不是『只有死了才有價值』的男人。
因為會為昴的『死』感到痛惜的人們,並不是因為從昴的『死』中看出了價值,才會對昴感到痛惜的。
那麼,他們到底,是對昴的『什麼』感到痛惜的呢。
「那個到底是什麼,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我想去找出來。我感覺只要能知道那個,就一定能夠用『死』以外的形式回報大家」
「……但是,那可是披滿荊棘的道路呢,菜月·昴。把『死』當做開拓道路的道具,消耗著自己前進,這個雖然有點亂來但毫無疑問是能夠到達未來的最短捷徑。需要給出去的,只有你的心。否定這個道路,想要把自己的心和重要的人的未來全部納入手中,實在太過困難了,最重要的是────」
艾姬多娜說到這裡,停下喘了口氣。
然後,她浮現出了至今為止最為艷麗的笑容,
「────這可是貪婪呢」
肯定著貪慾的『貪婪魔女』,表情爽快地接受了昴的決斷。
果然,對於被拒絕了提議,卻仍舊嬉皮笑臉的魔女的思考方式,昴依舊無法理解。但是,
「我被妳,救了好幾次倒是事實。……哪怕妳打從心底,只覺得我是個實驗動物之類的東西,但這確實是事實」
艾姬多娜的存在的確支持著昴的內心,也幫助他渡過難關過。
所以,對於她能夠給出這點時間,讓自己有了守住內心的些許空閒這件事,確實是抱有感謝的。
「────愚昧而又可憐的加菲爾,對外界的世界感到恐懼」
「……誒?」
「第一『試練』中,那孩子所看到的事物,一直在束縛著那個孩子。若你要獨力打破這個狀況的話,就必須要解開這個束縛」
「艾姬多娜?」
「其他的魔女都對你做出了好意的行為,只有我什麼也不給也太不像話了。我可不想被你這樣認為『魔女們都是本性善良的傢伙,只有艾姬多娜是壞透了的傢伙』。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女孩子,對你抱有好意也是事實」
艾姬多娜快速地說完,用手輕輕刺了一下昴的胸口。
被這麼壓著退了一步,當昴再度抬起頭的時候艾姬多娜已經把臉背過去了。『貪婪魔女』飄逸著白髮,與昴拉開了距離。
其他魔女們也平靜地注視著昴。
「……對我來說,妳們全是些不可理喻的傢伙」
「────」
「讓人的腦袋混亂到都要出問題的程度,就算是現在還是對妳們說的事情覺得很火大。一直想說別在我的眼前說些我不懂的事情,我沒法喜歡上妳們」
這是真心話。
魔女們,都擁有者與眾不同的堅定價值觀,這與昴────不對,毫無疑問與任何人都是格格不入的。
所以,昴無法理解她們,也無法認同她們的行為。
但是,就和對艾姬多娜所抱有的想法一樣,無法理解與感謝是不同的。
「謝謝,試圖讓我死去。謝謝,沒有讓我死去。謝謝,讓我聽到了重要的聲音。────謝謝,做了這些事」
昴對魔女們一個個地低下了頭,她們屏住呼吸的樣子讓人覺得有些暢快。
然後昴轉過頭,走了出去。
在那前方,是現在依然跪在草原上的少女────莎緹拉。
她抬頭望著接近的昴,屏住了呼吸。
這幅怯懦的模樣,這幅弱女子般的模樣,讓昴失去了話語。
面對這甚至有些可怕的對手,自己心裡卻充滿著溫暖是為什麼。
面對連接觸都沒接觸過的對手,想要永遠抱住的這份感情又是什麼。
昴在這個地方,已經有了太多無法回答的問題。
一個回答都沒有得出來,就選擇要『繼續煩惱』的昴,向跪坐在地面的魔女伸出了手。
她疑惑地望著昴伸出的手。
「我……不知道,妳是什麼人。也不知道妳口中所說的喜歡我的原因……不知道妳說的,我幫助過妳是什麼意思」
「啊……」
「但是,妳給我的『死亡回歸』,給了我很大幫助是事實。我一直完全依靠著這個,走到了今天」
「────」
「對我來說,『死亡回歸』只是一個選擇……這樣的感覺?」
「────」
「不要完全依賴這個,要愛自己……妳,說的是這個意思吧?」
「────」
「不會輕言放棄的。────不過,讓我不想死了的,也的確是給了我『死亡回歸』的妳」
所以
「就如妳所說的,再稍微……喜歡自己一點。更重視自己一點。雖然我不知道能做到多少、不過這樣就好」
「……沒問題嗎?」
「是啊……和死比起來的話,這沒什麼啦」
為了回答一臉擔心的莎緹拉,昴仍舊盡力做出了柔弱的笑容。
看到這個表情,莎緹拉安心般地握住了昴的手。
之後,昴的耳中捕捉到了世界崩裂的聲音。
藍色的天空與青蔥的草原開始褪色,菜月·昴正在從夢之城中解放。
「────要回去,外面了嗎」
已經記不清自己是做了什麼,怎麼來到這裡的了。
出去外面,首先該做什麼呢。由於心理問題,就連這個答案都很朦朧不清。
「不要,一個人煩惱。和重視你的人們,一起……」
「────」
「和不希望你死的人們,不想讓你死的人們,一起反抗。……即便是這樣還是沒法成功的話,別忘記自己是在對『死』的恐懼中死去的」
「────」
「不要忘記,會有人因為你的死,感到悲傷────」
世界正在碎裂散開。
莎緹拉的聲音也漸漸遠去。這讓昴的內心,心癢難耐。
牽著的手,感覺非常熾熱。
不想放開這隻手,有著那樣的心情。
「────我」
說不出聲音。
說不出向她,向莎緹拉呼喚的聲音。不能把這個名字掛上嘴邊,拒絕她的心情與接收她的心情在相互鬥爭。
天空崩落。大地割裂。光芒飛舞而出,周圍的夢之城已經不成原形。
魔女們的身影消失了,世界只剩下昴和莎緹拉兩人。
消失。然後開始。
────對於身前的莎緹拉,昴望著她什麼也說不出口。
「────」
突然,黑暗的簾帳滑落。
昴在無意識間否定著「不想看」的漆黑,散去了。
然後,看到那背後露出的臉龐,昴屏住了呼吸。
看到屏住呼吸的昴,莎緹拉的銀髮飄搖著、紫紺色的瞳孔微笑著、眼角淚水滑落────
「然後終有一天────一定要,殺了我」
消失了。
失去了。
世界灰飛煙滅,眼前的少女不見蹤影。

「我,一定────」

昴彷彿確認著唯一留在手心裡的溫暖一般用力握拳,

「────會拯救妳」

向著消失不見的可愛少女,做出了這句最後的斷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318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4 篇留言

淋しくて
http://i.imgur.com/RFlexcd.jpg
pixiv id=57672586

10-04 14:34

夏娜
辛苦了~

10-04 14:50

夜や
感謝翻譯~
多娜股上漲...
莎緹拉股可望投資...

10-04 15:04

餡子好吃
辛苦了~~

10-04 15:04

阿低普
受不了 下一篇rrr

10-04 15:09

背叛惹o愛
腦袋晃動啦

10-04 15:15

(╯°□°)╯
把『死』當做開拓道路的道具,消耗著自己前進,這個雖然有點亂來但毫無疑問是能夠到達未來的最短捷徑。需要給出去的,只有你的心。否定這個道路,想要把自己的心和重要的人的未來全部納入手中,實在太過困哪了,最重要的是────」困哪> 困難

10-04 15:19

淋しくて
已修正10-04 15:36
為美好的腿襪獻上祝福
求封面大圖

10-04 15:35

淋しくて
http://i.imgur.com/ytDTPBg.jpg10-04 15:38
亞空
話說開頭部分
在第二個『試練』裡,你也看到了吧?」
「……但是,第二個『試練』是

看後面描述應該是第一試煉才對吧?

10-04 16:17

KlausLo
莎緹拉的銀髮飄搖著、紫紺色的瞳孔微笑著、眼角淚水滑落──── 就是說跟EMT外表一樣囉?

10-04 16:27

餡子好吃
給亞空,日文web原文
……二つの『試練』で、あんたも見たでしょう?」

「……でも、二つ目の『試練』は、俺の間違いを、やらかした罪を……」

也是寫第二試練

10-04 16:57

阿葆
感謝翻譯~ 等新進度~

10-04 17:18

光-柚子
好看啊~

10-04 18:26

GGmaster
尾香

10-04 18:28

一瓶好喝的水
謝謝大大的翻譯

10-04 21:55

Safe
異世界韋小寶之魔女七人都我老婆!!

10-04 22:26

NG的凱
我把我畢生的財產都投入莎提拉股啦!!!

10-05 02:37

Mickcy
莎提菈股上升到最高點後停止啦!(486回去了QAQ),長的跟EMT快一模一樣。

10-05 08:19

冰箱
沙提啦該不會是愛蜜利亞八

10-05 13:32

787877778787
神回

10-17 09:13

キュアミューズ我婆
傲慢歪著頭,怠惰懶散地歎著氣,憤怒哼聲抱起雙臂,暴食吃著棺木伸出的一直腳笑了起來,色慾厭惡著扭起了臉 。
是一隻腳嗎

10-31 18:09

聖了
翻譯辛苦了,回報,
「我被你拯救了。所以,我允許你得到救贖。我希望,你能夠的到救贖」
能夠"得"到?

11-15 11:37

elle10368
樓上 是第二試煉沒錯 因為昴一開始看到那些死後的世界 他想到的只有如果自己死亡了會害其他人多麼悲傷 所以自己不該死去害其他人悲傷傷害到其他人的心靈才對 但是這跟他要利用死亡回歸的能力來拯救大家是種矛盾所以非常痛苦 而後來他終於明白了 不該那麼消極而是要積極的想 他死之後有多少人會為了他而悲傷也就是重視他 而那種重視不是因為他有才能(他完全沒才能他自己也知道...當然其實他也有才能只是說他自己沒發覺而已)更不是因為有死亡回歸這種能力(因為大家不知道他有這種能力所以能肯定的說不是) 也就是說昴應該要把視野打開 世界上不是只有雷姆才愛著關心著他(他可能內心深處認為雷姆是因為魔獸事件而無怨無悔的愛他 也可以視為一種有條件的愛?) 說實在世界上有付出之後才得到的愛(總是要有人主動付出對方才會用愛來回饋不是嗎就像是戀人也是先有人主動去接觸對方才慢慢昇華成愛)也有不用付出就能得到的愛(親子關係不就是嗎 每個人生下來本來就是不帶任何東西到世界上但是父母還是愛著子女) 如果像昴之前的思考方式好像就是看不到自己的付出(他總認為自己是在利用對方 其實對對方也有利的利用本來就無須罪惡感 如果有罪惡感那就該攤出來講明白讓對面願意幫忙 但他又怕講出來對方不肯幫忙 這種軟弱才是需要克服的地方) 不然就是認為自己付出的最多但是要求對方協助 對方卻百般刁難 完全不肯去理解對方 總用一句"不能理解"就帶過去 還是老話一句不溝通就要對方理解除了神誰做得到? 也別用不能說出"死亡回歸"為藉口 因為死亡回歸只是一種最終手段 如果要達成目的不做正確的選擇死再多次都沒用而每個正確的選擇都有他的道理 自然也就可以拿來說服對方 昴的另一個藉口就是時間不夠 而事實證明他每次急著要解決問題卻總是以失敗收場 如果每次都用時間不夠為藉口 所以認為對方馬上必須協助不然就是錯也是好笑 昴常常都把自己情感作為考量 那怎麼不會用同理心去考慮對方的情感呢 還真是自私阿

11-20 19:39

shanyu
總覺的目前精神體的沙提拉應該是未來的EMT,為了挽救原先失去昂的未來,回歸了過去,並為了使昂可以到到最後期望的未來,在昂最初起點給予死亡回歸能力,以昂能夠到達最後終點目的

03-23 15: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6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78 『欲哭的聲音... 後一篇:第四章幕間 『賓客散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321232昂昂
繪圖更新 晚上粗7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