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十九章 前往石岡

作者:時零│2016-10-03 19:10:32│贊助:0│人氣:29
    在我和爺爺離開石岡區後,爺爺叫來的警察應該把那兩個帶原者送到詹教授那裡了才對。楊龍告訴過我,詹教授已經有辦法製作帶原者的疫苗了,看來這個紅髮年輕人已經恢復正常。

    「追上去看看吧。」冥宙提議:「從把解藥交給楊龍起,我就預料到詹古廷會想辦法找出調配方法。但也許能從他身上,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冥宙關掉手電筒,那個男人是面向我們走的,我們和他擦身而過後又走了一小段路,然後才掉頭跟在他後面。冥宙走路的時候,會先讓腳跟碰到地面,再輕輕地踏穩整隻腳,走起路來一點聲音也沒有,我學著她的步法,而且我們離他有一段距離,所以那個人始終沒發現我們。

    在跟蹤他的時候,我發現他時不時地伸手撫摸後腦杓。我想起當初我就是靠用他的後腦撞地面才解決他的。

    走了大約五分鐘,他進入一家小型的外科診所,隔著玻璃門的我們看著他和護士掛號。「要進去嗎?」我問。

    「先不要。」冥宙說:「我在考慮要不要等他出來時抓住他,問他當帶原者時的回憶。」

    「我覺得這麼做沒什麼用處,如果他知道什麼的話,一定早就告訴楊龍他們了。」

    「……也對。」冥宙說:「當初我請天璇複製第一個被治療的帶原者的想法,但是那個人沒什麼印象,恐怕現在這個也是。」她用手指捲自己的頭髮末梢。「聽說你和四個帶原者對上,那另外三個死了嗎?」

    「沒有。」我說:「其實只對付兩個而已,另外兩個在我到那裡之後就離開了。」

    「能不能告訴我當時發生的事?」冥宙問。

    這附近沒幾個人經過,我就把當時的戰鬥過程大略講了一次,冥宙很專注地聽著,眼睛始終沒離開我的臉,平常和她說起任務以外的話題,她總是顯得興趣缺缺,此時這麼認真的態度使我不禁講得越來越詳細。

    我講完後,她低頭沉思。「原來如此,用爆炸揚起沙塵阻礙他的視線,很不錯的想法。」她說:「不過在那個人閉上眼睛後,你為什麼不直接放火燒,而是用他的頭撞地面呢?」

    我別過頭。「反正我算準這麼一撞能讓他完蛋,這樣就夠了。」我的身後傳來了開門聲,那個前帶原者走了出來,他的頭部捆了不少繃帶,其中後腦杓更被完全包起來。

    他出來時瞥了我一眼,那一瞬間,我感覺到他彷彿要認出我了。

    幸好他沒有,這個年輕人眉頭一皺,就緩緩離開了。走的時候仍然時不時撫摸自己的後腦。

    「看來這個人沒什麼幫助。」冥宙說:「另一個擁有隱形異能的女性應該也是。如果能抓到那對雙胞胎核變人就好了,他們沒有戰鬥而選擇逃跑,這也許是因為他們很重要,不能冒任何險。」

    就算他們留下來戰鬥我也抓不住他們,那個黑洞異能實在太惡霸了,我必輸無疑。「不過我和爺爺在離開前我看了一下他們逃跑的方向,那裡有一間廢棄的工廠……」

    冥宙猛然轉頭看我。

    「怎麼了?」我問。她卻沒有理我,剛剛她的表情似乎震驚透頂,她低下頭,眼神轉個不停。隨後,冥宙的嘴角微微上揚。

    儘管這裡的燈光並不是非常清楚,但是看到這個畫面還是讓我宛如五雷轟頂。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冥宙笑,我從來沒想過她會有這種表情,雖然她的微笑沒有很明顯,但還是讓她比平常更美。

    冥宙的微笑一閃即逝,不過眼神中的明亮仍然不減。她拿起手機滑了幾下,然後站到診所外面更靠近馬路的地方。

    「我剛剛叫了一輛計程車。」她說:「希望你記得那個工廠的位置。」

    「什麼?」我說:「妳要去那裡?為什麼?」

    「為了我們的工作,尋找帶原者的基地。」冥宙說,一輛計程車駛向這裡,冥宙朝它伸手。

    「等等……我記得石岡區五個景點搜索到的帶原者只有一兩個,就算西屯區找不到,也不可能是那裡啊。」我說。

    「等會我在跟你解釋。」計程車停下來了,司機阿伯搖下車窗。「到哪裡?」

    「石岡區,用最快的速度。」冥宙拿出幾張藍色小朋友。

    計程車將外面的景物飛快地拋在腦後,帶著我們火速前往石岡區。司機先生一邊聽新聞廣播一邊開車,顯然不會注意我們的談話。「那些帶原者可能只是碰巧在那裡而已,天璇的異能不會說謊,絕大多數市區的帶原者都比那裡多。」

    「那是在你與熾日解決了五個帶原者之前的事吧?帶原者的領袖在發覺自己的人馬被偵察後,一定都會更換據點位置的,你想為什麼我們今晚沒有任何收獲?」

    「但是在一天之內更換基地?臺中的交通是很發達,可是同一時間那麼多神情不自然的核變人,在一天內全部從臺中西部遷移到石岡區,就算真的辦得到好了,也不可能不被發現吧?之前的新聞一直在報他們。」

    「如果沒聽到你剛才說的話,我就不會叫這台車了。」冥宙雙手抱胸。「劉亞傑,如果你是帶原者的頭領,你的手上有一對雙胞胎核變人,他們可以創造出不受距離限制的通道,而你發現部下被人追蹤而打算換據點時,你會怎麼做?」

    這下換我說不出話了。

    當初那個黑洞核變人到三汀山的目地的確是要護送同伴離開,我想到這點,雖然操控黑洞在戰鬥中會成為極端強大的能力,但是他們的目的不是殺人而是擄人,打從一開始那對雙胞胎的工作就是替同伴提供移動優勢,只要白洞核變人一個人到新據點,在讓黑洞核變人在各市區與同伴會合,兩人製造的蟲洞就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讓所有同夥遷移至新據點,而且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我看著冥宙,覺得自己是個傻瓜,被黑洞吸進去還有到石岡區的人都是我,但是把這些看起來沒有用的資訊統整起來的卻是她。

    「當然了,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帶原者的新基地一定在石岡區。」冥宙說:「只是目前我覺得往那找的成功率最高罷了,如果今晚在那裡沒收獲的話,明天還是回來比較好。」

    我靜默不語,只是看著窗外的夜景。車子已經駛離西屯區,想到今晚可能在石岡區找到什麼,就讓我感到既期待又不安。

    ─────

    我們到達石岡區已經是半個鐘頭以後的事了。「你們要在哪裡下車?」司機問,十幾分鐘前他還得去一趟加油站。

    「你記得那個工廠的位置嗎?」冥宙問我。

    我搖搖頭。「司機先生,請問這附近有沒有一家廢棄的工廠?它的旁邊有一座巨大的煙囪。」我問。

    「……嘖,這我就不清楚了,我不常來石岡,而且有什麼工廠的話應該也是在郊區吧?」司機摸摸下巴。

    「是嗎……那我們在這裡下車就好了。」看來除了問當地人沒有其他辦法。

    冥宙付了錢,司機把我們留在一條街道,我們下車後攔住路上一位歐巴桑。「阿姨,不好意思,這裡有沒有一家舊工廠?」

    歐巴桑想了一下。「這附近有很多家已經停止營業的工廠,你們說的是哪一家?」

    我把當時看到的工廠形貌大致描述了一遍,當時是在爺爺的車上看到的,只有匆匆一瞥,並沒有記住多少特徵。

    「有煙囪啊……那可能是龍興里的那間煉鐵廠,已經倒閉好幾年了,只留下破舊的工廠。」歐巴桑說:「你們要去那裡嗎?從這兒走過去要很久呢。」

    雖然如此,歐巴桑還是好心地告訴我們往哪裡走,我們跟她道了謝後立即啟程。

    「劉亞傑,你是和你祖父搭車到三汀山的吧?」冥宙問我:「為什麼不打電話問他怎麼走呢?也許你的祖父知道。」

    「如果我爺爺知道我們的任務,他一定會直接開車帶我們去,甚至打算用手槍去對付敵人。」我說:「剛才的大嬸說很遠,要搭公車嗎?」

    「雖然比較花時間,但還是走路過去吧。也許路上就能遇到帶原者了。」她走出騎樓,卻突然停住腳步,伸手摸摸自己的臉。

    下一秒,我也感覺到了,一滴冰冷的雨打在我的額頭上,然後是第二滴、第三滴。緊接著,雨滴的頻率愈發迅速,原本星星茂盛的夜空降下的傾盆大雨。

    冥宙拿出手機,開啟了地圖功能。「從這條街走過去往右轉,經過三個路口後再往左轉,就可以看到一家超市,只能去那裡買雨衣了。」她看了看自己的帆布鞋,還有外面已經布滿雨水的道路,顯得有些猶豫。

    「我去買好了,妳在這裡等一下。」就這樣,我帶著錢朝超市邁進了。幸好我的球鞋是不通風的,也沒有進水的問題。

    我很快就找到超市,也買好雨具,走往冥宙那個方向。臺中的夏天有時候就會這樣,原本好端端地天空突然之間下大雨,尤其在晚上更容易發生。

    啪!一陣響亮的敲擊聲引起我的注意。我側頭朝聲音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座屬於騎樓的民宅,加裝著鐵皮屋簷,底下是一台汽車和一個狗屋,而那個狗屋旁……

    一個中年男子拿著木棍毆打一隻狗,那隻狗的骨架很大,可是瘦得皮包骨,牠一邊嗚咽一邊閃避主人的木棍,但是被鐵鍊拴著的牠毫無逃跑的機會。

    中年男子又狠狠打了一下,同時不停地咒罵著,他穿著吊嘎和藍白拖,一副醉醺醺的樣子,門的旁邊有三個啤酒瓶。

    我忍不住握住拳頭,惡主虐待動物的新聞層出不窮,親眼見證的感覺比電視更讓人無法忽略──恐怕只對我而言是這樣,有兩個撐傘經過的路人對那個中年男的行為視若無睹。

    那個敗類似乎打夠了,他丟下手中的木棍,朝那條狗踹了一腳後拾起門旁邊的其中一瓶啤酒,然後搖搖晃晃地回到屋子裡。他的狗一跛一跛地躲回狗屋,牠頭朝向外面趴著,不停地發抖。

    冥宙還在等我,我想到這點,於是抱著雨具匆匆跑回去。但是一個主意在我的腦袋中成形。

    我回到冥宙等待的地方後,將找回來的錢還有那袋雨具給她,忍不住喘了幾口氣。「謝謝。」她說。

    「冥宙……」我邊喘邊說:「很抱歉,我要回去一下下,我剛剛發現我的手機掉了。」

    冥宙伸向雨鞋的手停住。「掉了?掉在哪?」

    「應該是在超市裡。」我說完穿上雨衣。「可以請妳再等我一下嗎?我回去找找。」

    「我跟你一起去吧。」她脫下帆布鞋,將雨靴套到腳上。

    「什麼?」糟了,我在想理由的時候沒考慮到這點。「不行,妳必須留下來。」

    她柳眉一蹙。「為什麼?」

    「……因為……剛剛我看到一個像帶原者的人往這邊走過來。」我絞盡腦汁。「他很可能等等就會經過這裡,我希望妳遇到的話能追蹤他,不用管我沒關係,等我找到手機再打給妳。」

    她又露出了令人不敢直視的懷疑眼神,就跟昨天問我國中同學的來歷時一樣。「好吧,快點回來。」

    「嗯。」我穿好雨衣跟雨靴後,快步跑向剛剛的超市,在路口轉彎前又向前一瞥,冥宙確實在那乖乖的等。

    我的確回到了超市,不過不是為了找失物,我的手機好端端地在口袋裡,和接下來要用到的錢在一起。我拿出身上所有自己的錢,在超市的食物區搜了一遍,最後買下一條白吐司,還有一盒打八折的雞胸肉。

    我抱著食物,順著剛才的路,找到那個醉漢的住所,他家的門已經鎖起來了,而那隻狗仍然躲在自己的窩裡。

    我走過馬路,到那棟房子前面。我原本擔心那條狗看到我這個陌生人會猛吠的,然而牠沒有,牠對我的情緒顯然恐懼多於警戒,因為他發現我走過來後只是抖得更厲害。

    我嘆口氣,打開土司袋,拉掉雞肉的保鮮膜,把它們放到狗屋前面。「給你。」你可以說我蠢,但是我確實這麼對牠說,哪怕牠聽不懂。

    牠猶豫地探出身子,朝食物嗅了嗅,又把頭縮回去,但兩眼直勾勾地盯著食物,偶爾怯生生地看我幾眼。

    我不由得感到一陣鼻酸,剛剛牠出來時我將牠的外表看得更清楚,用慘不忍睹都不足以形容這隻狗的狀況。牠身上有毛的地方又髒又亂,沒毛的地方青一塊紫一塊,而且一定很久沒吃過像樣的東西了,肋骨就像百葉窗一樣突出。

    「給你。」我又說了一次,並撕下一點吐司皮到牠面前,牠看到我的手馬上害怕地躲開。

    我想起以前外婆在喂她家那隻挑食的馬爾濟斯時使用的方法。沒辦法,我拿起其中一片吐司,把沾到地面的地方撥掉,將乾淨的部分塞到嘴巴裡,咀嚼了很久。

    等到我把吐司咬成爛泥後,吐到我的手掌心,再遞到狗的口鼻前。

    牠狐疑地嗅了嗅沾了我口水的吐司泥,然後伸出舌頭,很快地把它舔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吃起來。吃完後看著我,眼神已經不像剛才那麼畏縮了。

    我露出微笑。我將其他食物推向牠,牠這次很老實地大快朵頤起來,看這模樣真的是餓了很久,大口大口吃東西的樣子令人感到一陣欣慰,同時望向牠的項圈,我怕牠不肯讓我打開,於是繞過狗屋,撿起一段鐵鍊,然後召喚出恆星,把鐵鍊放到裡面。

    幸好牠的主人沒有出來,否則我的麻煩就大了。在大狗狼吞虎嚥地把雞胸肉的骨頭吞進去時,我也看到熔化的液態鐵滴到地上,啪!拴著這條狗的鐵鍊斷開。

    我把斷掉的鍊子拿給大狗看,但牠好像不明白。算了,至少以後那個敗類要打牠時牠可以逃跑。

    我的手機響起。「找到了吧?」冥宙的聲音傳來。

    「對。」如果透過手機跟她說還沒找到就完了。「被超市的店員撿到,我回去後他就還給我了。」

    「這樣啊?原來有超市會雇用狗當店員,真是大新聞。」冥宙說。我渾身一僵,她的話出現了兩次,第一次是從我背後發出,而且越來越大聲;第二次才是從手機發出來。

    我顫抖著轉過頭,發現穿著雨衣和雨鞋的冥宙就站在我身後,冷冷地望著我。如果這時候剛好打雷,我可能會被活活嚇死也說不定。

    「……妳什麼時候跟過來的?」我問。

    「在你離開我視線後過了兩分鐘吧。」她酸溜溜地說:「如果帶原者也像你這麼遲鈍,而且還會停下來玩狗,我們的任務就好辦多了。」

    我默默地站起來,擦掉幾滴打在我燒紅的臉頰上的雨點。我想說些什麼,可是卻窘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冥宙看著我的眼神好像眼前的傢伙是一個智障。

    她嘆了一口氣。「昨天的事情我還理解,每個人都有難言之隱,不過再加上你現在的行為,我想用神經病來形容也只是比較溫和的說法吧?」她說:「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我張開嘴巴,卻被她揮手打斷。「算了,我大概猜得到,奎木或地婭看到流浪貓流浪狗也會跟牠們玩一下之類的。我沒有資格干涉你的想法,不過如果你有自己的計畫,那希望你能讓我一個人搜查,這樣誰也不會打擾誰了。」

    「等等……」我慌忙地站起來。「冥宙,關於騙了妳的事,我向妳道歉。」我低下頭並彎腰。「我保證以後不會再做出計畫以外的事了。」這是真的,我在心中對自己發誓,就算接下又遇到國一時的那幫混蛋,或是像今天一樣的情況,我也決不會跑走或干預。

    「把頭抬起來。」冥宙說。

    我照她說的抬頭,她手一揮,一朵玫瑰花抵著我的脖子,她用拿刀的方式握著玫瑰,挺直的花莖在異能的催動下伸長並且圍繞我的脖子,莖上銳利的刺嵌入我的肉中。

    「這是最後一次機會,從現在起,除了任務以及我的命令之外,不准有其他行動,聽清楚了嗎?」她的語調很柔和,卻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我趕忙點頭,同時感受著玫瑰花的刺痛。

    她把玫瑰收回來,這朵花在她手中逐漸變短,花朵萎縮,然後變回一粒種子,冥宙將它放入口袋。很久沒看冥宙使用異能了,剛才的舉動提醒了我她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核變人。

    我們照著歐巴桑說的路,朝龍興里的方向走去,雨勢似乎越來越大,阻礙了們的視野,我這時候開手電筒可能會壞掉,所以我們唯一的光源就是路燈,這樣要找帶原者是不可能的,我猜冥宙也沒有認真找,只是要趕路而已。

    我們剛經過一個轉角時,我跟一個男子「碰」的一聲撞個正著,我身子向後一仰,跌在濕滑的地板上。

    那個撐傘的男子倒沒事,不過他很不爽。「走路看路不會喔?死猴囝仔。」他的聲音又粗又扁,說的時候口中散發出一股檳榔味。

    冥宙的眼睛瞬間睜大,在那個人離開我們一段距離後,冥宙直勾勾地盯著他。「劉亞傑,跟上那個人。」她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這麼做,但現在我不敢忤逆她的命令,所以只好跟著她。冥宙的跟蹤技巧真的有一套,她似乎能在離對方最近的距離和不會被發現的距離中找到平衡點,然後無聲無息地跟在他後面,我跟著她,雨聲蓋過了我們的腳步聲,那個人雖然不是帶原者,卻也沒發現我們。

    過了大約五分鐘,那個人在一條無人的街道停住腳步,旁邊有一個站在雨中的人,他沒撐傘也沒穿雨衣,大雨把他的頭髮跟衣服都淋濕了。

    男子罵了一句髒話,不過應該是當狀聲詞而非生氣。「你們都不會感冒的喔?」他用那低沉的聲音說。

    對方什麼都沒說,只是伸出手。那種站姿,那種僵硬的動作,就算離他沒有很近,我也已經知道了。

    「為什麼你知道那個男人要來找帶原者?」我問。

    冥宙沒說話,她走向他們兩個附近的一個大垃圾桶,然後蹲在下面,讓那兩個人不會發現,我也跟著躲在那裡。

    「你應該聽楊龍或詹古廷說過我們以前的事。」她小聲地說:「雖然熾日……雖然我們打敗了摩羯座公司,但是整個組織的所有人是不可能全部消滅掉的,還有二三十個以前的成員現在還在活動,他們不可能東山再起,卻還是像下水道的老鼠一樣暗地裡活躍著。

    「而那個人。」冥宙用眼神朝後面的男子示意。「就是以前摩羯座公司的成員之一,我們過去經常和他打照面,剛剛聽到他的嗓音,還有看了他走路的姿勢後,我就更加確定了。」

    「不過為什麼他會和帶原者有關係?」我剛問完,就隱約想出了答案。「難道他們……」

    冥宙點點頭,她靠近我的耳朵,用非常細小的嗓音耳語:「之前帶原者時常襲擊我們,有幾次會帶著拿槍的普通人罪犯跟我們打,其中一次就有摩羯座公司以前的爪牙。知道以前組織的人和帶原者狼狽為奸,才是我們打算調查帶原者的主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23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eff88120343大家
繪圖更新囉!! 快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