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1 GP

第四章78 『欲哭的聲音』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3 01:51:03│贊助:422│人氣:12689


「這樣縮成一團,固執彆扭起來……不簡直,就像是小孩子一樣嗎。心痛得,都看不下了啊,哈」
像是小孩子一樣,聽到塞赫麥特的話語,把自己鎖進自己的小世界的昴也覺得,說不定就和她說的一樣。
頑固著,一廂情願著,對周圍的聲音充耳不聞地固執著────但是,這種做法,給周圍帶來的傷害確實是最少的。
得到了能夠無數次讓世界重來的機會,只要以昴的生命作為代價支付出去就夠無限制地挑戰下去。在這個過程中,昴的心靈想必也會無數次,無數次地被磨損,被翻來覆去地折磨吧。
可是,昴早就已經得到了,能夠在這種脆弱得就要崩潰的時候,再度讓自己奮起的話語。
『────昴君,是雷姆的英雄』
是的。對昴來說,只要有這句話就足夠了。
只要在這句話,以及靈魂滿目瘡痍的最後,有大家的身影在那裡,除此之外就別無所求了。
這,有什麼不好?
「────巴魯,在哭嗎────?」
突然,周圍的沉默中出現了幼兒般的聲音,魔女們微微屏住了呼吸。
把身體縮成一團的昴,感覺到自己的頭正在被小小的手輕柔地撫摸著。昴稍稍抬起被淚水模糊了的眼睛,褐色肌膚的少女隱約映入了視野。
『傲慢魔女』面對著昴那柔弱的視線。
「被弄哭成這樣,好可憐。……弄哭了的,是誰────?」
彎膝蹲著的堤豐站了起來,睥睨過一圈無言直立的魔女們。
少女的雙眸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按順序一個個看過魔女們的面容,最後注意到了莎緹拉的存在挑起了眉頭。
「緹拉?緹拉在這裡?為什麼?好久不見了吶────」
堤豐抬起手對莎緹拉打了聲招呼,然而眼中的戰鬥意思卻絲毫不減。面對堤豐的這個態度,最先發出聲音的是懶散地歎了口氣,直起身的塞赫麥特。
「堤豐……哈。現在正好忙著呢,呼。不要刺激那個孩子了,哈。來這邊,呼」
「媽媽,對巴魯做了什麼壞事嗎?媽媽,是惡人嗎────?」
「母親,哈。才沒有那個力氣去當惡人吶,呼。因為自己不想動,也沒有想讓你動的力氣吶,哈」
堤豐對塞赫麥特的回答小點了下頭,但卻不見有要從昴身邊離開的樣子,這次她又望向了彌涅耳瓦的方向
「露瓦呢────?沒有,欺負巴魯……吧────」
「為什麼不對我有疑問啊。不是很奇怪嗎。就算是我,也不會總是總是只去治療別人,偶爾也會放任心裡的暴力感情去傷害……傷害,他人之類的……也大概會去做的吧」
「只是想像一下臉都發綠了的孩子,實在很難想像會自己去訴諸暴力呢」
對於彌涅耳瓦可信性極低的回答,艾姬多娜聳著肩插話進來。彌涅耳瓦視線銳利地瞪向艾姬多娜,堤豐也隨之望向了她,那張幼小的臉扭曲成了怒容。
「是多娜。多娜,又做了什麼壞事了嗎────?多娜,是惡人嗎────?」
「對我卻是用的斷定語氣是什麼意思呢。關於這點,有必要問問父母的教育了呢,是怎麼個情況呢?」
「平日的行為呢,哈」
塞赫麥特一副疲憊的模樣用手抵著額頭。堤豐依舊不離開昴的身旁,一絲不苟地以她的方式努力尋找著「弄哭昴的惡人」。
艾姬多娜微笑著望著這樣幼小的魔女,地低聲道
「話說回來,連堤豐都在這裡出場了,基本上就都到齊了不是嗎。然後如果連達芙妮也前來露臉了的話,感覺就像是四百年前……」
「剛才,有人叫達芙妮嗎?」
好似對艾姬多娜的感慨有所回應一般,通體漆黑的棺木突兀地出現在了草原上。
棺木之中,正是被拘束服束縛著全身,連雙眼都被緊閉的『暴食魔女』達芙妮。
她抽動了下小小的鼻子,似乎僅靠嗅覺把握著在場全員的樣子
「斯巴倫暫且不說,連緹拉緹拉都在嗎?還真是厲害呢。大罪的七位魔女都到齊了,再加上連賢人候補都……」
「達芙妮。────他,還沒有到達那一步」
「……啊,這個,對不起。話說回來……我嗅我嗅。好像有鹹鹹的氣味,是有人在哭嗎?是涅耳涅耳嗎?」
絲毫不看氣氛,用倦怠的語調倦怠地敲打著在場緊張的氛圍。
包含莎緹拉在內,七位魔女齊聚在現在的夢之城裡這個光景,哪怕放是在四百年前魔女們的盛世都不太會有。
僅僅是七個人,就將過去的世界陷入了混沌的魔女們────此刻,在這某些部分正處在一觸即發狀態的場面,視情況而定甚至可能顛覆整個世界的力量正聚集於此。
『傲慢魔女』,為了給惹哭弱小少年的人降下制裁。
『憤怒魔女』,為了實現站在身旁與自己關係親密的魔女的心願,正緊握著拳。
『怠惰魔女』,正關注著全員的動作,為了在發生變故的時候即刻將其擊潰而懶散地警戒著。
『色慾魔女』,保持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似乎一有什麼事就打算只顧保全自身的模樣。
『暴食魔女』,早就已經不關注事態的變化了,只是在煩惱著為了滿足自己的空腹感要咬誰的手指比較好。
『貪婪魔女』,一邊對其中一名魔女的存在敬而遠之,卻又一邊對這場去向不明的茶會雙目之中閃爍著好奇心。
以及,並非『嫉妒魔女』的莎緹拉────

「我、愛你。────是你、給予了我光明,是你、在黑暗中拉著我的手、向我展示外面的世界是你、在我孤獨膽怯的夜裡、一直握著我的手陪伴著我是你、用一個吻、讓我知道自己不再是孤單一人我任性的從你那裡獲得了太多太多........所以、我愛你因為、因為是你給了我一切。」

「────」

莎緹拉所說的事情,沒有一個是昴有印象的。
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無論是與莎緹拉的邂逅,還是與她的對話,甚至是依偎的溫暖,一次都沒有過。她所說的事情是妄想的產物。只是一位因為愛情而瘋狂的女人,在讓昴想像那根本不屬實的空想罷了。
應該就是這樣沒錯,但『菜月·昴』卻知道這種情況。
「為什麼啊……我心裡的這個,是什麼啊?這種感情,我不想要。別用根本就不存在的記憶,束縛我……我,我對妳這種人……妳這種人……」
很討厭,只要,說出這一句話就好了。
對于思慕自己的人,只要向對方表示自己根本就不對其抱有好感就行了。在這麼做的時候,一廂情願地想要扭曲他人感情的對方會露出怎樣的表情想必會很好看。肯定,會是因為心痛而劇烈扭曲著臉的表情吧。
────為什麼你,能夠對她做出這種事啊?
「巴魯?」
「小鬼」
「這、孩子……」
「你……」
「斯巴倫?」
「────啊啊,這也是一種選擇啊。菜月·昴」
魔女們各自叫著昴,艾姬多娜在這些呼喊的最後微微點了頭。
「────嘔,咕」
────昴蹲在地面,咬著自己的舌頭。
被魔女們逼上絕境,昴已經完全搞不懂任何事情了。
更別提,在這種連自己的內心本質都在被扭曲的狀況下,如果連思維都不自由了的話昴還能剩下什麼。
如果只是無法溝通,只是會被否定的話那還好。
但是如果在和莎緹拉接觸的時候,就連被否定都會變成被接受的話────這才是,昴害怕的事情。
────如果在夢之城裡死去的話,到底會變成什麼結果呢。
昴的肉體,現在應該是在『聖域』的墓穴裡。
被叫到這裡來的是昴的精神體,也就是說只有靈魂。如果精神體在這裡死去,是會反饋到肉體上嗎。還是說靈魂會死去嗎。
無所謂。若是這次死了還能重來,那已經有所覺悟了。
不借助魔女們的幫助,比之前更加徹底地捨棄自己,拋卻所有多餘的要素,只要一心一意拚命下去,一定能夠打開前方的道路────這麼一來,我。
「這個,笨蛋────!」
在察覺到昴自殺的瞬間,彌涅耳瓦就捲起了袖子衝了上來。試圖用那雙滿是治癒之力的拳頭把昴打痊癒。但是,站在一旁的堤豐卻在那之前阻擾了進來。
年幼的魔女努力張開她小小的身體擋在彌涅耳瓦的前方。
「巴魯自己做出了選擇!涅瓦想要去阻撓,是不行的!」
「不管是自殘自裁他傷還是他殺,在我的面前都不允許發生!內心的苦惱什麼的我才不管!看不見的傷口,那不是我能管得著的事情!所以!相對的能看見的傷口我是絕對不會放著不管的!」
踏出的一步就讓地面凹陷了下去,彌涅耳瓦的拳頭破空壓向堤豐的臉龐。
呼嘯而來的拳頭蘊含著擊碎整座山的威力,但是這威力在命中生物的瞬間就會變成治癒的力量。然而,衝擊波和打擊感卻會原模原樣的體現在被毆打對象的身上。
爆炸聲響起,彌涅耳瓦全力的一發攻擊把堤豐打飛了。
未發育的少女身體如樹葉般被吹飛,高飛在草原那片逼真的藍天之上。這個光景看起來十分絕情────但是,受害的並不僅僅是堤豐。
「────!」
彌涅耳瓦揮出的右臂,肩膀以下的部分全都化作結晶體粉碎了。
這是接觸到了『傲慢魔女』的裁決,被判定為『惡』的行為遭到了否定的結果。
彌涅耳瓦因為失去右臂的痛苦而仰天,大張著口發出了慘叫────
「不痛不癢────!!」
並不是。
對他人的疼痛敏感萬分的『憤怒魔女』,無論何時對自己的疼痛都是毫不上心的。
這正是,明明對菜月·昴的生存方式看不下眼,卻把自己的事情丟到一邊的行為。
「總是,這樣就────!」
沒有阻礙了,彌涅耳瓦扭著左臂躍向昴。打算從正上方對昴狠狠打出一擊。
「接下來的關口,是我吶,哈」
金髮飛舞,一瞬之間彌涅耳瓦就被壓在了地上。
全身都被扣押在地上,在草原上壓出了一個人形凹坑的彌涅耳瓦抬起頭,帶著因激憤而赤紅著臉的表情向體育坐在一旁的塞赫麥特叫道。
「別給我礙事啊────!塞赫麥特────!」
「這可不行吶,呼。從心情上來說,我是站在小鬼這一邊的呢,哈。再加上也是站在堤豐這一邊的,呼。沒有,不去礙事的理由吶,哈」
聽到塞赫麥特的敵對宣言,彌涅耳瓦悔恨地咬著嘴唇環視周圍。
但是,達芙妮和卡蜜拉對這場爭鬥的立場是中立,艾姬多娜的話則是坐看結果的旁觀者。然後,莎緹拉則是────
「啊……啊……」
當場跪了下來癱坐在地上,看著口中吐出大量鮮血的昴,發出了顫抖的聲音。
汩汩流出的鮮血和咬斷的舌頭塞著喉嚨,在溺水般的感覺下昴意識的一端捕捉到了莎緹拉的身影。
大概,在哭泣吧。
看到昴的『死』,她露出了從未有過的動搖模樣。
「為什麼沒有注意到呢……?在你想要拯救的所有人裡,你也應該包含在裡面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
為什麼,她會對昴這麼想呢。
在那妄想裡面,昴對她來說究竟是多重要的心靈支柱啊。
「和其他在命運的死路裡掙扎的人們一樣,你也是同樣在掙扎的人。只是,只有你擁有能夠顛覆這一切的可能性而已……明明,你也應該是被拯救的人,為什麼」
這種想法,都個完全的錯誤。
昴是無可救藥的傢伙,就連想要抓在手中的東西都沒法抓住,就連想要拯救的人都沒法救下,甚至沒法完全克服這種半吊子的性格。
要克服那種狀況,不再半吊子的下去了,不是這麼發過誓了嗎。
要成為最帥的自己,不是已經這麼下定決心了嗎。
────在自己的心裡,軟弱的自己和不想軟弱的自己在相互競爭。
菜月·昴的軟弱,已經不能再給任何人看了。
必須要成為強大,高傲,可靠,生存方式不拘一格的英雄。
因為,有一位少女希望昴如此。這是她給昴的詛咒,昴有對自己下達了這個詛咒的少女予以回報的義務。不對。這不是義務這種東西。只是,因為她是這麼相信的,所以想要如她相信的那樣活下去罷了。
因為她對昴說了喜歡,所以昴想要成為能夠讓她繼續說喜歡的自己。
是啊,是這樣啊。
是這樣啊。
若是會有對昴的『死』,感到痛惜的人在的話,那一定就是她了吧。
選擇了『死』,就意味著背叛了相信昴的她。當然,昴的『死』不意味著結束。為了有『死』的理由,為了奪回一切,昴有就連『死』都能當成不過是踏腳石的覺悟。
但是,這對被選擇了『死』的昴給留下來的其他人來說,又是怎樣呢。
不能去想。
不能去知道。這個想法,很危險。
可以了。菜月·昴,只要這樣就可以了。
不能產生,會有人對自己的事情感到痛惜的想法。
自己不是那麼有價值的人。昴的生命是消耗品。只能是使用,使用,再使用,只要能達到最後的終點,就能無限耗費的消耗品。
無需可惜,有效活用死亡,不要去管自己的『死』。
要堅定。什麼都不用想就好。為了拾起想要拾起的事物,要下定決心捨棄必須捨棄的事物。每個人都是這麼做的。昴也只要,這麼做就好。
只要能夠幫助到想要拯救的,自己重視的人們就可以了。
只要能做到這一點,昴────。
「在第二個『試練』裡,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試煉。────試煉。試煉,『試練』。試煉試煉試煉,『試練』試煉試煉試煉,試煉────?
氧氣不足與休克讓大腦的運轉極度遲鈍了起來。
視野也漸漸模糊起來,世界開始在紅點中若隱若現,就彷彿電視花屏時候的噪音充斥耳邊,『差不多該結束了』,昴隱隱地想道。
結束,漸漸地到來。
瀕臨『死亡』已經是第幾次了呢,數起來都覺得累,不過也無所謂。
總有一天,死亡的重複次數會多到數不勝數的程度的吧。
本來就不覺得屆時自己的精神還能夠保持到能數清楚『死亡』次數的程度。
鋼鐵的心。
擁有對任何事物都不會動搖的,鋼鐵的心────。
昴的意識就這樣緩緩地,遠去。最終,消失。



※ ※ ※ ※ ※ ※ ※ ※ ※ ※ ※ ※ ※






『期待著你哦,兒子』
聽到了,聲音。
透過雜音,在混亂嘈雜的聲音當中,聽到了意外鮮明的聲音。
『────一路走好』
又聽到了。
聽到了,不同的聲音。但是,給內心帶來的感情卻是同樣的,這個聲音。
『我好想,稱呼你一聲朋友啊』
不同的聲音,讓自己感覺到的感情也發生了變化的聲音。
感覺,是讓人很難保持住冷靜的聲音。但是,卻又是很讓人感覺開心的聲音。
『昴閣下……萬分,抱歉……』
又是別的聲音。
在內心洶湧的是寂寥感,以及會讓人由於某種與憧憬相似的感情,而無顏面對的聲音。
『至少,你不是那個人……我還是知道的……但是』
聽到了讓內心一緊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突然就變得無法忍耐。欲哭的聲音。不能惹哭的聲音。必須要守護的聲音。聲音。聲音。聲音。
『請展現出,帥氣的一面吧。昴君』
噗通一聲,自己的身體裡某種跳動的聲音對這個聲音起了反應。
身體發熱。被使命感所驅使。一直,是被這個聲音支持過來的。
然後,
『謝謝,昴』
聽到了,聲音。
『────幫助了我』
────聽到了,宣告一切的開始的,聲音。

※ ※ ※ ※ ※ ※ ※ ※ ※ ※ ※

會哭泣的吧。
珍視昴的人們,若是知道昴的『死』,一定會對此感到悲傷的吧。
在昴擅自利用『死』逃避了的那些世界裡,被留在那裡的無可替代的人們,一定會對昴的死感到痛惜,感到悲傷的吧。
就像是昴會後悔著自己的弱小,為了追求最好的結果而重複『死亡回歸』一樣,在最後的一步失去了昴的他們,在那個時候也一定會悔恨不已的吧。
有認為是很重要的人在。
有相信是必須要守護的人在。
有希望一定要從命運的死胡同裡救出去的人在。
────而自己,又有被那些重要的人所珍視的價值嗎?
稍微自戀點,也可以嗎。
自戀就算是這樣的我,也能被那些我所重視的人,看做是重要的存在。
稍微相信點,也可以嗎。
相信就算是這樣的我,也能被那些我想守護的人,珍視到想要守護的程度。
稍微抱點希望,也是被允許的嗎。
希望就算是這樣的我,若是死去了也會有人為我哭泣,有著會有人想要伸出手來救助的價值。
────稍微有點這樣的想法,也是可以的嗎。
能夠抱有不想死的想法嗎。
能夠不想著只有這個辦法,然後放棄一切嗎。
能夠抱有哪怕是為了守護重要的人們的未來,也不想成為踏腳石消失的的想法嗎。
能夠想著在能夠守護住的那個未來裡,自己也能與重要的人們在一起嗎。
就算這樣想,也可以嗎。
我,有這種,資格嗎?
如果有的話────
「不想,死啊……」
從淤積的血液中漏出的聲音,隨著漏氣的聲音一起,傳了出來。
本應被咬斷的舌頭堵上的喉嚨打了開來,嘴巴一開一合地為了氧氣而喘著氣。肺部膨脹,將氧氣送入大腦,模糊的視野開始恢復。
然後,
「這個,是真心話了吧……」
────漲紅著臉的『憤怒魔女』,正在用頭槌給昴進行著治療。哪怕連雙腳都失去了的她,靠著毅力來到了昴的眼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1919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0 篇留言

KlausLo
頭香

10-03 01:55

A.M.S.K.R
頭香

10-03 01:55

君麻鳴人
腳香

10-03 01:57

新月企鵝
感謝大大的翻譯 好想知道嫉妒的魔女跟昂發生了什麼事情啊~好想知道

10-03 02:25

Mickcy
好亂的股市,先是多娜,而後莎提菈,這次換彌涅wwww。

10-03 05:41

背叛惹o愛
每個股都買

10-03 06:35


────如果"再"夢之城裡死去的話,到底會變成什麼結果呢。...是"在"嗎?
這種想法,都個完全的錯誤。...這句看起來怪怪的...不知道是少字,還是...
────在自己的心裡,軟"過"的自己和不想軟弱的自己在相互競爭。...是軟"弱"吧?
...這集寫出了昴與七個魔女的關係(?),以及七魔女之間的關係...感覺四百年前的戰爭的真相就在其中...

10-03 06:41

淋しくて
已修正,感謝10-03 08:34
CarnageHero
並非『嫉妒魔女』的莎緹拉─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10-03 07:12

淋しくて
兩個人格10-03 07:31

77話裡,彌涅耳瓦確認來的是莎緹拉,而不是嫉妒魔女...感覺上是指能溝通(莎緹拉)與不能溝通(嫉妒魔女)?

10-03 07:19

亞空
樓上回去看前幾篇,不知為何其它六位魔女很堅持嫉妒魔女跟莎提拉是不同人~

然後這張對以後很關鍵的詞應該是賢人候補?

10-03 07:29

淋しくて
多娜認為兩者是同一人10-03 07:30
亞空
噢噢,好的(艸)

10-03 07:32

簡單說
縮圖是多娜文庫版的設定!茶會愈來愈混亂了,而且這章還有一半...真是辛苦屋主了。

10-03 10:55

ナギサm(@人*)m
感覺就像是輪迴開始之後486對EMT所抱持的那份感情一樣啊,莎堤拉對486所說的那份愛語。

10-03 15:52

旻YA
謝謝樓主

10-03 20:51

neil841027
頭錘感覺好萌

10-13 21:12

lifeagain
多娜股又下跌2個百分點,沒有上漲趨勢....

10-20 17:07

787877778787
這裡真的皆大歡喜,各後宮都是讓486能更愛自己的理由 包含尤里烏斯.......

11-03 18:12

elle10368
我之前猜想是 艾蜜莉雅跟嫉妒魔女 一個是善的那一面 一個是惡的這一面 如果從這角度來回答樓上的問題 那大概是 莎提拉是善的那一面 所以他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別人好而且自己也好為出發點吧 所以其他魔女信任他 就算他之前吃了其他魔女也相信那是為了大家好才做的 另外一個惡的一面 他們可能就認為 就算他傷害自己也肯定不是好的肯定是因為他想讓珍視自己的人傷心哭泣才這樣自殘 這個觀點跟我的信仰也有關 我相信這世界上是有個真神 他所作所為都是出於真善美的 只是有些事情我還看不明白好在哪裡而已 當然如果說有些完完全全就是惡事也是因為這世界上有魔鬼 一切都是他做的而不會去懷疑真神 當然可能有人會認為那真神怎麼不剷除魔鬼 只能說這是因為真神給人自由意志自由選擇 如果說世界上每個人都選擇真善美 沒有人因為自己的軟弱而成為魔鬼的使徒 那魔鬼存在又如何 反而人的弱小因為互相幫助而更能看得出世界的美好

11-20 18:33

別劍
很微妙,很有趣。
莎提拉說得話,昴一點印象也沒有。
昴說得話,愛蜜莉雅一點印象也沒有。

03-09 14:05

Nighty
每次看都會哭呢 越來越期待動畫版這段的對手戲了....

06-20 22: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77 『孤單一人的... 後一篇:第四章79 『夢的終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iyuimew喜歡奇幻小說的朋友
歡迎大家來我小屋訂閱看小說(´▽`ʃ♡ƪ)歡迎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