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大元正太遺事》第4章:正太教案 (1/4)

作者:白鳥ヒカル│2016-10-02 13:24:46│贊助:28│人氣:897
這是一個正太特務收集(?)大江南北的各種正太們,重振家業的古風勵志故事~



        答答的馬蹄聲持續了一整個寧靜的上午,我們今天在日光劃破天空之際便帶著行李、搭乘日前先安排好的馬車車隊前往廣州拜訪與我家深交的張家,經營布莊的張家主人張家坤是我父親的朋友,記得他們家還住在泉州時,經常互有往來,爹爹很常帶我去他們家玩。

        此外……嘿嘿,張家的千金張絨也是與我指腹為婚的未婚妻,不過她大我一歲,因此我平時也是以小絨姐姐稱呼她,小絨姐姐從以前就待我溫柔,雖然感覺她似乎把我這未來的丈夫作弟弟看待,但在成親以前有個姐姐依賴對平時為人兄長、一團之首的我來說也是個心靈支柱。

       「喂喂,張家要到了,你要睡到何時啊?」搖了搖從凌晨就死膩在我懷裡的小人兒,洛可這傢伙昨晚還很有自信地挺胸說他絕對起的來,結果到了出發時間一樣睡死!

       「嗚嗚…哥哥…嗯?這裡是哪裡啊?」洛可一手揉著惺忪的眼睛、一手撐在我的肩膀上,抬起頭一臉狀況外的樣子望著我看……這傢伙真是令我火大!

        因為洛可這傢伙怎麼叫也叫不醒,讓我還得將他抱上馬車,也因為抱著他,害得我在馬車中幾乎是動彈不得,看他給我添麻煩卻渾然不知的樣子,我不高興地捏了他屁股一下。

       「哇啊!哥哥做傻模啦?」「是誰昨天說自己醒的來啊?」「咦?嗚……」被我這一罵,洛可終於想起他昨天吹的牛,開始感到抱歉地低下頭來,唉,既然他自己知道錯了,我也不想再責備他了。

        看他現在沉默的樣子也不忍心,且原先隨著洛可清醒而活潑起來的車內氣氛又瞬間靜了下來,因此我拉開了車窗的竹簾、想轉移他的目光:「洛可你看,我們已經到廣州囉!」

        洛可跪到窗邊,一見窗外一望無際的田園景色立刻發出驚嘆:「哇──!這裡好漂釀、好漂釀唷!哥哥你看啦!」這個沒去過廣州的小傢伙初見廣州風景異常高興,不斷地一下在窗邊興奮晃著屁股、一下狂拉著我、要我也看風景……但我早就來過這裡幾次了,對這裡的景色已熟悉到不再感覺新鮮了。

        在馬車上被那小傢伙打擾了不久,車隊終於抵達了張家宅邸,大家雖然略顯疲倦,但仍然帶著見故友的興奮心情、精神抖擻地下車登門拜訪。

       「張伯伯、伯母、小絨姐姐,我們到了……欸?」當我開心地高舉著手走進正廳,眼前出現除了坐在主位的張伯伯與伯母、坐在左側的小絨姐姐之外,還有……昭燮?那、那傢伙怎麼也來廣州了?

       「昭、昭燮……你…你怎麼也來了?」這不速之客真的很討厭耶!昭燮見我一臉尷尬的樣子露出了一抹微笑、好噁心……接著拿出摺扇搧著風答道:「哼哼,我可愛的少主啊…」什麼可愛的少主啊!

       「我近期要隨家父前往安南一趟,原本想先向少主通知一聲,但由於時間緊迫,在得知你們要來拜訪張伯伯後,想說碰巧順路,所以就先來這裡等你了!」你想去哪不關我的事,去尋死也不必向我報備!

       「唉呀,真不愧是逐漸壯大起來的頓地團呢!看來昭公子這陣子跟著貓仔兄到處奔波、可忙囉?」這時張伯伯忽然說話、稱讚起頓地團來……在我面前稱讚昭燮他那帶頭背叛我的父親昭材貓所帶領的頓地團……真令人不悅……

       「呃……張伯伯……我們之前跟你們說的……洛可與霧千代的衣服還有炷大哥的相親……」再不轉移那討厭的話題的話我會抓狂!

       「……喔……對喔……唉……嗯……先吃完午餐再上路吧!」聽到我的提醒,張伯伯臉忽然異常地垮了下來、一臉不屑地轉身走往餐廳,我們全擎天會的人皆一臉呆愣,完全無法理解張伯伯的異常。

        此時我轉頭望向伯母與小絨姐姐,卻發現她們母女倆一臉尷尬、似乎有話不能言。「呃……華兒啊,張伯伯他可能最近生意不好…心情受了影響…請你們別介意,好嗎?」

        雖然伯母這麼說,但我認為這其中出了什麼……伯母之後不再開口、靜靜地帶著我們前往餐廳。哈哈,儘管不知張伯伯是吃錯了什麼藥,但是一想到每當拜訪張家便有盆菜可吃我心情瞬間轉好了一大半,然而,就在我們進入餐廳之際,一見餐桌上擺的不是豐盛菜餚而是一碗碗寒酸的菜粥,大夥們頓時愣住了!

       「這、這是……」這究竟……我不知道是否曾有冒犯到張伯伯什麼……但是拿菜粥招待客人怎麼看都非常不妥!我視線瞄到其他人,他們皆面色不悅、尤其貴公的七竅也生起了煙來,但他們似乎是看我不發一語而不當場與張伯伯理論。

       「嗚哇~!原來張家也吃菠菜濃湯耶!」「噓!」在瀰漫火藥味的現場中,洛可忽然天真地發出驚嘆,馬上被我拍手臂制止,他不知男主人不歡迎我們嗎?

        伯母見我們的反應,著急地想解釋,正當她要舉起手時立刻被我伸手牽住。「呃…哈哈,真是抱歉,伯母…嗯…我們居然不知道你們今天吃齋,呵呵,結果我們還帶了葷食當伴手禮真是失禮了……那、那麼,我們就待會吃完,然後上街去添購一些菜……多給你們三人補補身子…呵呵…呵呵……」

        唉呀,我想假裝看不出張伯伯的意思但裝得很不像……不過伯母倒是真的有因我一副不介意的樣子,心情緩和了下來,反倒是張伯伯毫不理會我們,自顧自地吃著他的粥,且盡和昭燮聊天、聊天內容離不開頓地團最近的豐功偉業,此外張伯伯每當稱讚頓地團時講話講得非常大聲,怕我們聽不見似的……

        這非常不和樂的氣氛維持了不久,伯母尷尬地打破我們的異常寂靜氣氛、說道:「呃…一個上午驅車前來想必你們都累了,而且待會炷勒公子也要去相親,我已經準備好沐浴的水了,吃完飯後請用吧……」

        就在伯母語畢當下,我們擎天會的人不管粥有沒有吃完都立即放下餐具、起身離開,既然張伯伯向我們表示惡意,那我們也不便與他奉陪。

        離開餐廳後,我馬上趁伯母在餐廳收拾碗盤之際向貴公交代接下來要做的事……呃…其實就只是請他幫我找間吃的到盆菜的餐館,等會大家沐浴完就去餐館填補被張伯伯空出來的胃。

        在其他人整理行李的同時,我、洛可、湘兒與韓炷勒四人先進沐浴間沐浴,看能否洗去一個上午的勞累以及對張伯伯的不滿。而在沐浴間裡,韓炷勒幫湘兒搓背、我幫洛可搓著背。

       「哥哥,你們不是來到朋友家嗎?為傻模大家好像不開薰……」搓背搓到一半,洛可忽然轉頭問我這大人才懂的問題。

       「呃……因為張伯伯他…心情不好嘛,朋友心情不好…我們心情哪會好呢?呵呵……」為了不讓洛可心情受我們影響刻意撒了謊,但是相對較懂世事的湘兒此時卻對我反問道:「嗯?華哥哥,但為何張伯伯對我們不客氣?而且盡是吹捧著頓地團,感覺他分明是鄙視我們,而且在華哥哥面前稱讚頓地團好過分。」

       「我也同意!少爺,我看那老頭八成是見風轉舵,看頓地團現在發達了就想靠過去,我看啊,這未來的丈人你要斟酌一下……呃…我、我不是不看好你的婚事,少爺……」在發現我眉頭鎖起時,原本激動附和著湘兒的韓炷勒沉默了。

       「那、那是張伯伯的問題……唉啊算了,先別管這麼多,繼續洗吧!」韓炷勒兄弟倆不再多言、繼續沐浴。

        老實說這次拜訪,張伯伯這麼不給面子真的令我一時招架不住,也萬萬想不到過去疼我的張伯伯居然消失了……我很不希望我們兩家的關係因為錢如此身外之物而出現裂痕……呃,但目前的擎天會確實是很缺錢……

        萬一我和小絨姐姐連文定也定不成的話那該如何是好,甚至兩家會有打死不相往來的可能……雖然如果與小絨姐姐的婚事不成的話好像就有機會追求沐霜了呢……咦咦?我在想什麼啊?我怎麼心生如此不正經的想法啊!

        不知為何,現在一想到沐霜,先前那場難以啟齒的夢境再度浮上心頭,沐霜當時如何向我告白、向我示愛、向我求歡,之後如何使我全身失去知覺、如何駕馭我、將我豪放地寬衣解帶、大膽地…大膽地……哇啊~~~我不敢再回想下去了!

       「怎麼了,唐公子?幫小女子搓背怎麼停下來了呢?」「欸?」咦咦?當我回過神來,沐、沐霜她竟然坐在我面前,而且還光著身體背對著我!此外,我的雙手居然貼在她光滑的背上!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抱、抱歉……」感覺自己的雙手變得好重、每一下搓揉都要施加力氣,但、但是,真是不敢相信我現在在撫摸沐霜的背!本身就很幼嫩的肌膚加上潤滑的泡沫……

        沐霜的背的觸感十分柔軟、十分滑嫩,我的手陶醉地在她背上徘徊,然而,不知為何,雙手會刻意地在腰部逗留,甚至有想往下衝向臀部的衝動……看著愈來愈有不受理性控制的雙手,一股罪惡感在心中油然而生,不行啊,唐華!你可是個懂分寸的君子啊!

        我試著以理性制止我雙手踰矩的行為,但是沐霜這時竟然隨著我的搓揉發出了一絲絲撩人的呻吟聲!天啊,那些可怕的呻吟聲對我散發出了一股致命的吸引力,我居然開始不由自主地向前移動、並大膽地張開雙腳將沐霜往我更拉近一些,不知不覺,我感受到了蠟燭的燭蕊被點燃的感覺、那股熱意從我下方朝頭頂擴散而來,而我的雙手也因為我與沐霜距離的拉近,順勢滑到了腹部……糟了,我在做什麼啊!住手──!

        我不斷地警告自己不該如此得寸進尺,然而我的思緒卻被點燃的蠟燭送來的熱意給魅惑、令我收不了手,如今,我的雙手沉浸在沐霜滑嫩有彈性的肚子上、不安份地假藉幫忙沐浴吃人豆腐,尤其聽到沐霜隨著我的搓揉發出絲絲呻吟時更令我興奮……唐華你到底在幹什麼?快住手──!

        而就在此時局勢出現了轉變,當我陶醉在沐霜動人的呻吟聲時,聽著聽著,漸漸地發覺聲音的異常……沐霜的聲音愈來愈不像她的聲音,好像……變得更加稚嫩、更加不溫柔…我仔細一聽,赫然發現……我目前所聽到的是洛可的聲音!

        在我確認聲音來源之際、我眨了眼一下,一切就這樣瞬間被拉回了現實,當我思緒恢復完全時,我發現.…..我的雙手竟然在搓揉洛可的肚子、而且揉得洛可發出呻吟、令他擺著疑惑又不悅的表情轉頭望向我……我此時此刻才終於明白──我剛剛居然拿洛可來幻想與沐霜共浴!

       「呃呃......哈哈哈……沒、沒想到洛可你、你這麼怕癢啊……呵呵…呵呵……」我頭別去一邊、尷尬地說句連自己也說服不了的藉口,接著很快地將洛可往前推並夾緊雙腿,故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同時間,僵著脖子、眼睛用盡力氣往韓炷勒的方向瞄去,赫然發現他雙手手臂壓著湘兒的耳朵、手掌摀著湘兒的眼睛,並以既驚訝又疑惑的眼神盯著我看,為了不讓他起疑,至此之後我皆背對著三人、保持沉默地自顧自地沐浴,直到我們沐浴結束。

        沐浴結束後,韓炷勒在伯母的帶領下前往相親地點,聽說這次相親的安排是因為對象的姑娘是潮州人,因此伯母向他們家宣稱韓炷勒是韓愈的後代,因為韓愈生前在潮州的豐功偉業既使過了五百年仍受潮州人們崇拜。

        伯母運用同姓這一點成功引起了對方家的興趣而成功扮成了這場相親,她還吩咐我們來廣州途中經過潮州必須順道去韓文公廟上個香,但是我記得曾聽韓炷勒的父親韓稅所聞、說小時候便在泉州生活……我想他們應該毫無關係,況且韓炷勒那種病入膏肓的弟控哪有可能是韓愈的後代啊!

        但說到弟控不得不說,韓炷勒從滿十六歲開始至今已有被安排多場相親,然而他在每場相親中幾乎都是滿口弟弟經、盡說些與湘兒的回憶以及對湘兒的愛…噁……甚至有次不知是說得太盡興還是如何冒犯,對方姑娘竟然中途被他氣得直跳腳、破門離去,但韓炷勒仍一副感到莫名其妙的樣子……其實我們全擎天會的都了解韓炷勒多溺愛湘兒,所以我們對每場相親不抱任何期待,都是給作媒的做做面子。

        在韓炷勒前去相親的空檔,擎天會裡的大人們除了我以外皆上街尋找有賣盆菜的餐館,而我帶著剩餘的孩兒們與小絨姐姐在一間茶館歇息。

       「華兒,我也一樣、對我爹的態度很不認同,但我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當我們坐定位後,小絨姐姐緊張地連忙替她父親說話,與伯母一樣,似乎很擔心我們會與張伯伯產生嫌隙。

       「呃……我、我是不介意啦……但是,小絨姐姐,你知道張伯伯為何會變成這副德性嗎?」「嗯……他在去年…知道你們擎天會與頓地團的變動之後,變得很常與頓地團來往,也時常邀昭燮來我們家作客……」

       「什麼?」邀昭燮去他們家幹麼?而此時我的反應令小絨姐姐愣了一下,瞧她微皺著眉、眼睛不敢直視我、不斷地咬著嘴唇,好似有難言之事……

        看她這樣我更擔心了,我認真地問道:「小絨姐姐,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隱瞞著我?請妳告訴我吧!不管是好事壞事。」

        小絨姐姐猶豫了一會,接著雙手握住我的手,面色凝重地回道:「華兒,其實這陣子…我爹動不動就刻意比較擎天會與頓地團,還有你和昭燮,甚至經常對我稱讚他……」「欸?」

        不妙,難不成張伯伯……唉呀,聽到這我的心好亂……沒想到張伯伯如此現實!如果我再不多加留意的話……哎唷,嘖,怎麼會這樣……萬一這種事傳到泉州的話我這輩子在泉州就抬不起頭啦!而且又會讓頓地團的叛徒們更得意了……不知昭燮那傢伙怎麼想……

       「華兒,不過,我爹的邀約昭燮都婉拒,唯獨你們今日拜訪他才主動前來的!」「啊?」這昭燮到底是安什麼心啊?

        才一段時間沒聯絡,我與張家的關係就變化甚多…現在的我實在是無法招架,我低頭愣坐著,想釐清一下腦中紊亂的思緒,不久我視線餘光中瞄到一臉驚訝又擔心地盯著我看的湘兒。

       「嗯?看什麼?喝你的茶,不要偷聽哥哥姐姐說話!」我有點難為情地對湘兒喝斥了一下,他嚇得低下頭繼續喝茶、不敢再看我一眼,看他捱罵的反應令我感到愧疚,湘兒自從我從打擊中重新振作後便不時關心我的狀況,但是我希望他能像洛可一樣成天無憂無慮地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不去分擔大人的憂鬱。

        在這籠罩著黯淡氣氛之下,我們四人(霧千代不知身躲何處了)沉默地喝著涼茶(除了洛可像在觀光似地好奇地東張西望),而不久,茶館進來了三名客人,其中一個似曾相識的嬌小身影引起了我的目光。

       「三位這邊請。」我瞧著眼前背對著我的一位穿著喇嘛教的袈裟的少年,接著好奇地起身走向前去、想確認對方的身分。

        忽然間,少年轉了身與我交會了目光,我終於發現他就是我三年前在雲南認識的喇嘛,而他一見到我,反應與我一同、愣了一會馬上高興地快步走向彼此。

       「達、達瑪桑布好久不見!你、你怎麼會來廣州啊?」「嗯,我有緣受漢佛教的吐學法師以及白蓮教的侯菩薩之邀,要前往泉州參加交流法會。」「吐學法師?侯菩薩……?」

        達瑪桑布緩緩擺著手向我介紹他所謂的邀他前去泉州參與法會的兩位法師,白蓮教的侯菩薩一臉福相、身材也是頂著突出的小腹,跟白蓮教所敬崇的彌勒佛的形象頗像的。

        反倒是吐學法師,骨瘦如柴、兩眼無神地瞇著眼看你看得令人發寒,毫無出家人給人和善的氣質,真是詭異……

        但是我心中忽然起了疑問,這陣子從沒聽說泉州要開什麼法會呢!況且就算有,身為「檯面上」的喇嘛教推廣團體的擎天會照理來說也應當事也會受到邀請。

        此外白蓮教不是地下秘密宗教嗎?有什麼受邀的道理啊?最後,邀請吐蕃的喇嘛為何不是邀請修道有年的成年喇嘛而是請孩童呢……?先不管這些疑問,既然他鄉遇故知,雀躍之餘,我們雙方併了桌,打算話家常一番。

        最初與達瑪桑布相遇是在三年的某日,我被爹爹帶到雲南的石林、強迫做修練,其修練即是徒手登石峰的頂端!攀爬途中原本在地面顧視著我的爹爹竟然消失了蹤影!獨留我一人面對登高危險的恐懼。

        攀到峰頂只要善用隨身工具便不是難事,然而再從峰頂爬下來卻成了一個嚴酷至極的考驗,只要從高處往下一看,我的雙腿馬上癱軟下來,四肢也會跟著狂抖起來並僵在原地、動彈不得,就算用盡各種意志力協助也無能為力。

        當我困在石峰上、無助地落下男兒淚時,剛好被路過的達瑪桑布發現,他當時是跟隨其他喇嘛們返回吐蕃、在途中歇息的空檔四處閒逛的,那段煎熬的時間都是達瑪桑布在地上對我大聲鼓勵喊話,才讓原先感到孤苦無助的我重新鼓起勇氣抬起腳繼續往下爬。

        記得當初爬下石峰的那一刻,驚魂未定的我跪倒在他面前、語無倫次地要他帶我回去吐蕃剃度當喇嘛,因為爹爹的特務訓練實在是太可怕了!不過他卻一貫地冷靜開導我,最後還送我他隨身攜帶的喇嘛教的法器「嘎烏」當作我的護身符,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非常感激他!

       「呵呵,真是沒想到有緣在此遇到上人們呢…呵呵……」我客套地舉茶杯敬了敬侯菩薩與吐學法師,老實說我還是覺得那兩人怪怪的。

       「齁齁,別跟我們客氣,小兄弟,達瑪桑布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呵呵呵……」侯菩薩也很客氣地回應,不過他的談吐一點也不像出家人,有點懷疑他是個神棍!

        在與侯菩薩客套幾句的同時,我眼角餘光不忘偷瞄坐在他一旁沉默不語的吐學法師幾眼,瞄了幾眼後驚覺吐學法師不時盯著洛可與湘兒瞧,甚至會注意我的目光,每當我偷瞄他時,他竟然都會刻意將頭別去一邊,愈看愈覺得可疑!

        看著吐學法師的弔詭舉動……加上達瑪桑布參加泉州的交流法會的各種疑點……讓我心中又有股不祥預感浮了上來……

【待續】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作者碎碎念】

唉呀~終於把新章節生出來了!!!

本章提到的「盆菜」一道傳統粵菜,顧名思義就是在盆中裝滿食材

在《大元正太遺事》成形以前有曾考慮過拿宋代當背景,在取材之中發現了有關盆菜的歷史

盆菜源頭有一說是相傳年僅七歲的南宋末代皇帝昺在躲避蒙古軍隊追擊時,逃到了廣東東莞縣烏紗以及香港新界錦田一帶的圍村,當地居民為了招待幼帝,卻因匆忙之間、沒有足夠的器皿裝食物,最後變成了拿木盆裝食物招待,之後發展出了盆菜。

然後在不採用宋代時間背景、改選元代設定後,便把盆菜設定成唐華喜歡的料理之一了www

我第一次吃到盆菜是大約一兩年前我被我媽拉去參加一場她們的同學會,主辦人因為喜歡吃港式料理所以我媽的同學會開在一間港式餐廳,不過在那裡吃到的盆菜跟網路上查到的港式盆菜看起來感覺還是有些差異就是了


↓我記得我當初是吃這家↓




而「嘎烏」是西藏人安放佛像等神聖物的小型佛龕,通常製成小盒型,常戴在脖子上,裡面供設佛像,樣式有很多種。


最後一個有關雲貴高原的石林的冷知識~

據說1989年《新七龍珠》初代的片頭動畫出現大量石林場面後,之後有大量的動畫都在片頭動畫中濫用(?)石林場景,好像變成了每位動畫主角都要站上石峰才夠格當主角似的(X),連《信蜂》的小正太拉格也站過



【預定目錄】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1)(2)(3
二、舶來的天使1)(2)(3)(4
三、正太夜狂熱1)(2)(3)(4
四、正太教案(1)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番外篇、21世紀正太控盜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10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正太|正太控|少年愛|BL|輕小說

留言共 6 篇留言

ok gg
圖呢

10-02 15:01

白鳥ヒカル
哪一張?O_O10-02 16:15
Jim Young
沒有胖太?QAQ

10-02 17:48

白鳥ヒカル
這部是「正太」小說,不是「胖太」小說喔[e34]10-02 18:22
月夜闇影
那張圖是古代物了

10-02 18:17

白鳥ヒカル
重點不是在圖嘎...www10-02 18:23

終於等到華華兒了,等得不算久,倒是這章看到昭燮對華的向心算強,洗澡福利定番,倒是我在想,別的成員會不會開始懷疑領主了呢wwwwww期待他知道對方是正太之後的反應A_A不過這章我最想看的有關修塔空的劇情,我想換白袍少年們了呀!!!!另外問一下,維多的童年有特別設定麼?

10-02 22:39

白鳥ヒカル
其實昭燮的立場很兩難,不過目前還沒寫到他爸爸組的結社的劇情
唐華不是正太控,只是喜歡的人剛好是女裝正太而已(?
第四章預計就會讓修塔空教派的部份告一段落囉ww
噗,慢著,謙桑...你為什麼會對正太控怪叔叔的童年有興趣嘎?!XDDD10-03 11:35

我看文總會自己腦補很多...多到上天了www

10-02 22:39

白鳥ヒカル
哈哈XDD挺好奇你究竟是腦補了什麼內容ww10-03 11:35

另外,有關盆菜。事實上香港人也不是常常吃盆菜啦!實際上該說是「圍村」料理才對,因為這是圍村的傳統食物,另外面的話就是過節時可能機會吃到,但事實上,時至今日盆菜的不同品種已經很多了....(不過小弟並不是很喜歡吃...)

10-02 22:54

白鳥ヒカル
喔喔,原來是這樣嘎..長知識了ww
我還想說高中的時候去香港玩也沒見過,在台灣的港式餐廳看到一開始還以為是餐廳自己編的假粵菜XD(?
我個人也是覺得盆菜是「看起來」很好吃,不過吃了並沒有什麼感想就是了[e7](咦?10-03 11: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Quack1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6年夏番正太心得&...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大元正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aosolivier巴哈的各位!
一次突如其來的任務,似乎意外的發現了什麼?奇幻小說《軼事》再度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