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2 GP

第四章77 『孤單一人的……』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2 00:20:46│贊助:912│人氣:12399


聽到愛的告白的瞬間,貫穿昴全身的這道衝擊究竟該如何形容呢。
彷彿有道閃電從頭頂的天靈劃到腳尖般的錯覺襲向昴。
全身毛孔張開的戰慄感覺,體內血管中的血沸騰般翻滾的感覺。隨著胸口心跳的劇烈,赤紅色攀上脖頸染紅了整張臉,昴呼吸紊亂地後退著。
不能,再繼續站在這個地方。
要是再站在這個位置,會感受到呼吸,會觸及到指尖。
若不趁現在理性還能壓制住本能的時候拉開距離的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
若是等到那時候,昴就會被「愛」的洪流沖走────。
「別說了……」
「愛你」
「別說了……」
「一直一直,愛著你,只愛著你,永遠都是」
「都說了給我住口啊────!」
搖著頭,揮舞著手臂,昴把意識從彷彿要捲走自己一般的熾熱視線上移開。
昴,依然看不到站在眼前的莎緹拉的表情。也因此,昴不知道她注視著自己的視線,飽含著怎樣的熾熱。
明明是這樣,但是昴那猛烈敲打著胸口的心跳卻完全沒有要平息下來的跡象。
只有硬是用意志壓抑住這份感覺,拚命發出聲音,啼血般地說出拒絕,昴才能繼續保持住自己心靈的根本。
正如文字所說,昴確信若是自己不努力保持著意識,那自己存在的根本肯定會被扭曲。這個念頭,是如此的恐怖。
莎緹拉一動不動地面對如此吐露著拒絕,如此表現著厭惡,以此將自己想法擺出來的昴。
表情看不到,被黑暗的面紗籠罩的表情無從知曉。明明無從知曉,昴卻能知道莎緹拉現在正因為被昴的話語傷到,而垂下了視線。昴內心的某處產生了想要輕輕撫摸她的長髮,對她那心痛的側臉予以安慰的話語,訴說愛意讓她再次微笑的想法。
明明都否定到這種地步,內心卻依然在申訴著「去愛她」。
「妳……妳到底,是什麼啊!?妳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和『死亡回歸』一樣,妳對我的心也做了什麼嗎!?」
由於內心違背著自己的意思,昴把這個懷疑全部吐了出來。
來到這裡,自己的內心突然地就開始產生超越自己理解的反應。如果這意味著擁有超常力量的魔女,連自己擁有的強烈感情都能予以干涉的話,這就太恐怖了。
將人心,隨意扭曲────這是,最低級的非人行徑。
對於菜月·昴來說,在這個世界裡最初得到的光明就是對愛蜜莉雅的『戀心』。
對於前途茫然百無聊賴的昴來說,在最初的險境中對自己伸出了手的愛蜜莉雅的恩情,以及之後支離破碎的心被拯救了的記憶,讓她的存在依舊如此耀眼。
被捲入以『死』為起點不斷重複的日常中,孤軍奮戰跨越了重重困境的期間,想要守護的珍貴事物不斷增加,在與他們以及她們的交流中,話語,羈絆,思念不斷積累,化作了昴內心的財產。
現在,就算說謊也不能說自己的動力只是對愛蜜莉雅的思慕了。
但是,即便如此,對菜月·昴來說,最初的光芒仍是愛蜜莉雅。而莎緹拉正是在強求著昴對愛蜜莉雅所抱有的感情同等程度的『戀心』。
相互訴說的話語,相互觸摸的溫暖,共同經歷的時間,積累起來的羈絆,哪怕他和她之間完全沒有任何的交集,卻試圖僅僅剝奪『愛情』。
這種事情,不稱之為恐怖還能是什麼。
「妳也好,艾姬多娜也好……都感覺哪裡有問題!這裡……這裡,不全是些根本沒法理解的傢伙嗎!已經受夠了!」
站在身前看不見臉的魔女,站在身後的白髮魔女,昴對她們都毫不隱晦地表達出了嫌惡感。
不管是強求沒有內容物的愛情的莎緹拉,還是試圖以常人絕對無法產生共鳴的好奇心將他人牽扯進來的艾姬多娜,都是超出了昴的理解的怪物。
「把我和那邊的放在一起還真是讓我意外啊。雖說都被劃分成了魔女,不過在我看來那邊的可是比魔女還要低級的存在啊。無法理解,這種想法倒是沒錯就是了」
「吵死了。裝出一副親密樣子,妳的惡毒我可沒有忘記啊。……算了。繼續待在這裡也沒有意義。讓我出去。我已經,不想再和妳們扯上關係了!」
昴對艾姬多娜的話態度惡劣地說道,然後抱著頭懇求把自己從夢之城中放出去。
已經一秒都不想繼續待在莎緹拉和艾姬多娜的面前了。昴不得不做的事情數不勝數,現在不是在這裡繼續沒事找事的時候了。
自己並非全知全能,能做到的事情很有限。明明擺在眼前的障礙早就超越了那個界限範圍了,為什麼問題還要一個接一個地來啊。
「我不會再求妳們幫助了。外面的問題,全部都由我自己來想辦法解決。────這樣就好了吧!從一開始,我就該這麼做的……」
「所以呢?還要一邊繼續重複死亡,讓身邊的人們哭泣,一邊借口說『這是為了收集情報所必須的』嗎。嘿────真厲害啊」
聽到昴的訣別,雙手抱胸的彌涅耳瓦 哼聲說道。昴轉過眼睛瞪向她,彌涅耳瓦 那裝模作樣的表情漲紅了起來
「什麼啊。有什麼,想反駁的嗎?」
「這跟妳有什麼關係。因為『死亡回歸』受到的疼痛,痛苦,傷害,折磨,全部都是我自己的問題吧。這裡才沒有妳能夠插嘴的地方」
「不管是疼痛堅信還是痛苦都已經有所覺悟了,說的人倒是輕鬆呢。嘔心瀝血皮開肉綻粉身碎骨,不管周圍看的人會產生怎樣的想法,都能一直用『反正最苛刻的部分都是自己承擔的』當做借口呢」
「妳說什麼……!?」
「自己比所有人都受到一目瞭然的重傷的話,因為你的行動而受到了小傷害的人們就什麼也說不出口了。因為,最受苦的是你。最吃痛的是你。最辛苦的是你……理所當然的,周圍人都無法再抱怨了吧」
或許是說話間激憤越積越多,彌涅耳瓦 的語調越漸強烈,昴對此齜起了牙。面對這種惡意滿滿的說法,昴也不得不回斥回去了。
「妳啊!妳是想說我是為了讓大家閉上嘴,才這樣誇張地沉浸在悲劇裡面的嗎!想說我現在的身處的絕境,都不過是為此所作的表演嗎!?」
「也不是這樣。只是,『只要自己受的傷比誰都多就好了』這個結論太卑劣了。我也覺得艾姬多娜的腹黑很那個,也沒法理解莎緹拉的拐彎抹角……但是,我對你這種的扭曲想法感覺比魔女還要噁心」
「────」
「更何況,在生存方式是把所有傷勢全部打好的我看來,你的這個生存方式比起對立簡直就是天敵。────這樣的話,這孩子也太得不到回報了」
彌涅耳瓦 把粉拳舉向昴,氣呼呼地說完。然後小聲地補上了最後一句話,藍色的眼睛望向站在一旁的莎緹拉。
呆立在一旁的莎緹拉,自從被昴罵過之後就一直保持著沉默。對剛才的對話,既沒有表示肯定也沒有表示否定。彌涅耳瓦 稍稍合起了眼,似乎是對此感到了寂寞的樣子。
但是,她們的感情波動對現在的昴來說怎麼都無所謂。
「噁心……得不到回報……?」
聽到彌涅耳瓦 的最後幾句話,低著頭的昴肩膀微顫。顫抖越劇烈,最終昴抬起頭的時候,他笑了。
實在太過天方夜譚了,怎能不惹人發笑。
「這算什麼啊。說什麼噁心不噁心,我到底是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做法的啊。我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妳口中說的扭曲思考方式的啊。不管做法還是想法,從我擁有的東西來這不是很當然的結論嗎────是這樣的吧」
「────」
「是妳!把我!變成這樣的啊!」
怒吼著,昴把所有的憤怒都衝到了保持沉默試圖逃避責任的莎緹拉身上。
接受『死亡回歸』,利用它的特性來跨越障礙,經歷了各式各樣的苦難之後昴走到了今天。
好幾次體會過的『死』的絕望,一次又一次地將其刻入靈魂化為再次前行的力量,昴走到了今天。
────菜月·昴的這份傷痕纍纍的經驗,最終讓他有了這樣的思考方式。
「受傷的痛苦的!全部,全部,都只有我!只有我受傷就能解決,那就萬事大吉了吧!只要我咬緊牙關,把憤怒悲傷還有其他的所有全都咽進肚子裡,不管死得怎麼的痛苦,都絕不讓絕望碰任何人一根手指!從最初到最後受傷的都只有我,只要這樣就可以了吧!有什麼不好的啊!」
借由重複『死亡回歸』,在嘗試錯誤的最後一定能夠找到最佳的道路。和艾姬多娜說的一樣。雖然不會答應試圖利用這份決心來滿足自己好奇心的艾姬多娜的邀請,但自己只要孤身一人如是繼續挑戰下去就行了。
與會繞些多餘的遠路的艾姬多娜不同,嘔心瀝血尋找最佳道路的昴的重試次數,毫無疑問會比與艾姬多娜一同進行的情況要少。當然不難想像即便如此這個次數肯定也是趨近無窮無盡的。但是,即便如此也值得去挑戰。
只要在遍體鱗傷的昴的手所伸向的彼方,有著誰都不會受傷的未來的話。
「剛才我說不可理喻,已經受夠了是吧。是啊,是我錯了,那是我錯了。雖然那個心情完全不是說謊,但也有事情是我必須感謝妳的啊。我居然忘記了這件事。連這件事都忘記了,還真是不知恩圖報啊,我」
「────」
「我感謝妳的只有一件事。給了我『死亡回歸』,謝謝啊。只有這點我是感謝妳的。如果沒有這個,重要的東西我一個都保護不了。從今往後,我也會繼續依賴這個能力。所以,只有這件事我是感謝妳的」
不斷地嘗試&錯誤的覺悟早就已經有了。
從擋在面前的命運逃開的選擇,早在很久之前就被去掉了。
自從那句『和我手牽手,一起逃走吧』被拒絕以來,昴就沒有逃走的選項。只能繼續戰鬥下去。已經發過誓了。她也對昴抱有這種期待。相信昴。相信昴不會逃避,會繼續戰鬥下去。
昴是能夠不斷東山再起的男人,若非如此昴將無法繼續成為雷姆的英雄。
「所以,我感謝妳給我了這個力量。多虧這個,像我這樣一無是處的傢伙,都能把這種四面楚歌的狀況……」
「────不要」
「的狀況……」
看到正要把滿腔的熱血,完全吐露出來般不停訴說的昴,莎緹拉突然低聲打破了沉默。
多少聽到了些的昴,話語的勢頭突然鈍了下來。昴僵硬著臉,等待著她再一次說出剛才的話語。
不做聲地問道,剛才說了什麼。就彷彿,她剛才說了什麼自己不想聽到的話語一般。
昴屏住呼吸,莎緹拉在短暫的沉默之後,再度,說道。
「────不要哭。不要受傷。不要痛苦。不要擺出,那麼悲傷的表情」
莎緹拉傾訴般地,對昴這麼喃語。
這個內容,讓昴的內心激動地顫抖了起來。這是憤怒,震驚,以及各種不明所以的感情錯綜起來的感情。
「妳,妳說……這個……」
感情的漩渦過於激烈,讓昴甚至不知如何開口。
喉嚨被激情堵塞著,昴嘴巴一開一合,愕然地望著莎緹拉。
「所以,愛」
「結,結果是這樣嗎……妳就像這樣,扭曲我的感情,然後最終的目的就是怎麼都要讓自己得到愛。這種話……」
「────不對」
昴顫抖的聲音,被莎緹拉搖搖頭遮過了。
還是看不見她的表情。不過,昴卻似乎用身體感覺到了那層黑暗的簾帳另外一邊,莎緹拉正以怎樣的表情注視著自己。
────莎緹拉,她現在,注視著昴的表情。
「────更,愛自己一點」
一定是,十分慈愛的模樣────。

※ ※ ※ ※ ※ ※ ※ ※ ※ ※ ※

為了理解她的話語中表達的意思,並讓其浸透整個大腦花了相當多的時間。
像這樣整個大腦都理解了那個意思之後,佔據在昴的內心裡的,是在無形的顫抖中漸漸變強的感情波動。
「妳……說,什麼」
「……不要傷害自己。再多珍視自己一點」
「是妳,給了我『死亡回歸』的力量的吧。是妳給我的這個力量,讓我用這樣的方法前進的吧」
「────我愛著你。所以,你也要,愛著你,守護著你」
「要是我只顧著自己,要是把這個方法從我這裡奪走的話!我還剩下什麼啊!!」
彷彿拒絕著訴說著無窮無盡的愛的莎緹拉一般,昴用手拍著自己的胸脯大聲叫道。
「妳也知道的吧!?我什麼力量也沒有!不管是智慧還是技術,還是特別的力量什麼都沒有!一無所有的我唯一擁有的,就是妳給的『死亡回歸』而已啊!那麼,我能夠付出的不就只有我的命嗎!」
「不要那麼悲傷」
「早就已經有了那麼多痛苦回憶,經歷過那麼多的死亡了。我只要這樣就可以了,這樣就可以了啊!會有痛苦回憶的只有我的話,我只要這樣就可以了啊!」
「不要那麼痛苦」
「只要我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受傷,只要我比其他任何人都要經歷更多,只要我為了保護大家採取行動的話,就能不讓除了我以外的人感覺到痛苦了啊!我除此以外再沒別的期望了啊!」
「不要哭」
「我的事情,怎麼都無所謂吧!?像我這樣的傢伙不管變得怎麼樣都不會有人管的吧!?不管我自己會變得怎樣破爛不堪,只要大家能夠平安的到達那個未來,這樣就……」
因為,如果昴不像這樣始終在最前線受到傷害的話────
「只要能夠一個都不少地,迎接未來的話,這樣就……」
────就不會,在無法挽回的地方失去某個人也說不定。
「……雷姆,已經不在了啊」
「────」
「如果我能夠更聰明點,如果我力量能夠更強一點,如果我能夠更不惜生命一點,挺身到最先頭的地方去的話……應該是能夠避免那個事態的啊」
那個時候的喪失感,絕望感,至今仍束縛著菜月·昴。
所以,昴現在選擇了不考慮依靠任何人,獨自一個人,背負傷勢不停戰鬥下去。相信著,這才是最正確額做法。
「如果,不這麼相信的話……如果不相信,總有辦法能夠解決的話……」
『死亡回歸』是能解決一切的手段。
只要能完美運用,昴就能夠不失去任何事物。
如果不這麼相信著,說給自己聽,相信受到的傷害都是必要的,讓自己信服的話,自己要怎樣才能再次挑戰那份絕望感啊。
「我啊……!已經,不想再像失去雷姆那樣失去任何人了────!」
昴抱著頭,拒絕著任何一切聽到的聲音大喊了起來。
回過神來,不知何時自己已經癱坐在了地上。連要從莎緹拉身邊逃離的事情都忘記,昴一心逃入自己的保護殼,縮著身子拒絕著那甜蜜的耳語。
這是毒。這是劇毒。對昴來說,莎緹拉的存在從頭到尾都是要讓自己決意溶化的毒。
發誓不再受挫的昴的內心,出現了裂痕。
從那裂開的創口刺進來的冰冷絕望,喚起了那一日的空虛感摧殘著昴的內心。
「又不是,小孩了」
突然,聽到了嘀咕的一聲。
看著哭喊著,固執著一個人得出了結論,拒絕一切地搖著頭的昴,維持沉默至今的魔女,低聲地說道。
「哭著,叫著,抱怨著不滿,全部都一個人悶在心裡……這個樣子,不就像是」
「────」
「────孤單一人的,小孩子嗎」
塞赫麥特用悲哀的語調,對此刻的昴給出了評價。
聽到塞赫麥特的話一語不發的魔女們,並沒有否定的感覺。
「怠惰的魔女」對昴的樣子所給出的評價,實在是太過準確了。
昴此刻的模樣,正彷彿悲哀到目不忍睹的,脆弱的小孩子一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065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5 篇留言

GGmaster
終於!!!頭香啊!!!

10-02 00:29

GGmaster
www

10-02 00:29

KlausLo
頭香

10-02 00:30

KlausLo
...

10-02 00:30

??????????
莎緹拉RRRRRRRRRRR

10-02 00:32

不可名狀

10-02 00:32

新月企鵝
樓上那個人的名字配合留言 我知道你是誰

10-02 00:35

安安大家好
正如文字所說,昴確信若是自己不努力保持著意識,那自己存在的根本肯定會被扭曲。這個念頭,是如此的"可怖"。 恐怖 有錯字哦~

10-02 00:35

淋しくて
已修正Orz10-02 02:01
Moo
你真是勤勉 等著更新的我也是

10-02 00:38

餡子好吃
才能再次挑戰那份絕望感啊。
「我啊……!已經,不像再像失去雷姆那樣失去任何人了────!」
昴抱著頭,拒絕著任何一切聽到的聲音大喊了起來。

不像再像=>不想再像

10-02 00:44

淋しくて
已修正Orz10-02 02:01
安安大家好

「這"很"妳有什麼關係。因為『死亡回歸』受到的疼痛,痛苦,傷害,折磨,全部都是我自己的問題吧。這裡才沒有妳能夠插嘴的地方」 應該是"跟"吧~

「更何況,在生存方式是把所有傷勢全部打好的我看來,你的這個生存方式比起對立簡直就是天敵。────這樣的話,"著"孩子也太得不到回報了」 "這"孩子

10-02 00:46

淋しくて
已修正Orz10-02 02:01
達伽爾
看完簡體再看繁體感覺差好多

10-02 01:20

芒果
大大辛苦了~ 感謝你的翻譯

10-02 02:02

小熹仔仔
辛苦了大大,天天也在等你的翻譯[e12]

10-02 02:35


...難怪...彌涅耳瓦會確認是莎緹拉而不是嫉妒魔女...

10-02 06:02


這集好好看也好感傷

10-02 08:24

dragon0427
長月:不虐一下486太便宜他了

10-02 08:40

阿低普
辛苦了

10-02 08:51

Yu
莎提菈... 也是真心的 所以 並不是 想像中這麼糟

10-02 10:54

NG的凱
看著看著不知道為什麼落淚了呢...真的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就眼淚自己跑出來了,真是奇怪...

10-02 11:51

NG的凱
附帶一提,上一回說要趁低價買莎堤菈股...我要再追加大量買進!!

10-02 11:52

Mickcy
又一個莎菈教了 。゚ヽ(゚´Д`)ノ゚。

10-02 15:16

A.M.S.K.R
我也要!!

10-02 17:36

(╯°□°)╯
「────不要哭。不要受傷。不要痛苦。不要擺出,那麼悲傷的表情」 QQ

10-04 14:45

elle10368
老實說好厭煩昴的思維 就一副我是救世主的想法...昴的想法走極端就變成說不照他的意思 就是錯的 就是不想要有一個所有人都"幸福的""活下來"的未來 問題是每個人本來就有每個人的自由 誰都不能干涉 甚至是自己珍視的對象也是 而活下來也不一定是每個人的自由意志一定會選擇的未來 就像前面白鯨那裏犧牲的人 難道活下來的人就不會痛苦嗎 如果會痛苦那肯定認為寧願珍視的對方死還不如自己犧牲換取對方的生命也不願自己獨活 當然有人會說白鯨犧牲的人大家都記不得了 但是一般情況呢? 另一方面也不能因為昴有死亡回歸 所以他的犧牲才是對的其他人是錯的 不是痛苦自己承受就能讓所有人都幸福 自己常常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那別人就沒有情感嗎 我相信有些人就算知道昴有死亡回歸 也是會選擇由自己親自守護到底不惜代價 如果說昴還想找藉口說那是其他人不知道他的能力才這樣說 那我只能說昴這樣根本就是否認了雷姆的意志他無私的愛了 這樣雷姆還真是犧牲得很不值阿

11-20 18: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76 『≠莎緹拉』... 後一篇:第四章78 『欲哭的聲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uc60105所有人
地方的社畜肥宅需要督促,快用鞭子鞭撻他寫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