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十七章 老同學

作者:時零│2016-10-01 14:32:01│贊助:0│人氣:43
    我從離開這裡到回來應該只有半個鐘頭左右,但這片山地已經面目全非了。滿地的落葉和碎石屑就像有龍捲風經過一般,在離熾日不遠處有一棵倒塌且被燒成焦炭的巨大樹幹,更遠的地方躺著一具死屍,他的頭周圍都是血。

    熾日的樣子也好不到哪裡去。他看起來剛剛吐過血,嘴角和下巴都被染紅了,他的衣角有燒焦的痕跡、外套的袖子裂開,而且左手一直按著腰。

    「你是那個叫熾日的?」爺爺問。「真是怪了,剛剛那個跑得比狗還喘的登山客說這裡有三個像殭屍的核變人,看來其中一個就是那邊那個死掉的,那另外個人呢?」

    「劉亞傑,你剛剛到哪裡去了?」熾日無視爺爺的問題問我。

    爺爺嘿嘿冷笑。「小亞,看看他的跩樣,我應該從倫敦帶把衝鋒槍回來才對。」

    「熾日,這是我的祖父。」我插口。「我剛剛到了石岡區,那個黑洞……」我把剛才被白洞吐出來後的惡鬥告訴熾日和天璇,一直說到被爺爺載過來為止。

    在我說完後,熾日問道:「你說,那個黑洞核變人有一個雙胞胎兄弟?」

    「對。」

    「原來如此。那麼他的兄弟應該就是製造白洞的核變人。」熾日說:「許多核變人雙胞胎的異能可以彼此相輔相成。如果白洞能力者沒有使用能力的話,那他的兄弟開啟的就是只會消滅一切的黑洞而非空間輸送通道。」

    我打了個冷顫,幸好他們是用來製造蟲洞的。「另外兩個帶原者在哪裡?」

    「死了。」熾日說。我跟那兩個人也有交手一下,知道他們有多難對付,也許熾日打敗他們的方法遠比我想像的複雜。

    「喂,小子,小亞跟我說了你們的事,把我的兒子還有媳婦還給我怎麼樣?」爺爺雙手抱胸。

    「免談。」熾日斷然拒絕。

    爺爺哼了一聲。「我知道這座鬼島最近不大安定,但你們因為那個神棍小孩的話就把我孫子抓走是什麼意思?小亞的確很有兩下子,可你們的乩童說的可能不是他啊!」

    「你孫子有沒有告訴你,他家被犯罪組織的人炸了?」熾日說。「沒有人知道她為何這麼做,如果我把那對夫婦還你後又遇到殺手,你要用什麼保護他們?」

    「小亞說核管署的人會注意這件事,我要相信政府還是你們這些罪犯?更何況對付那個什麼帶原者也是核管署的工作吧?關你們什麼事?」

    熾日推推眼鏡。「我不會把他們交給你,你最好不要再浪費唇舌。」

    爺爺蒼老的臉氣得面容扭曲,他的手若有若無地一向槍套上的手槍。「爺爺,你打不過他的,連我都打不過。」我說。「我也希望趕快結束這些事,但就像熾日說的,爸媽現在在他們那裡也挺安全的。現在的情況我應付得來,相信我。」

    爺爺掙扎了一下,最後嘆了口氣。「我的車在這附近的馬路,想下山就來吧。臭小子,你跟那個小女孩要搭也可以,我看你現在的情況也走不下去吧。」

    爺爺載著我們三個往山腳開去,熾日跟天璇坐在後座。雖然傷痕累累,但熾日看起來一點也不擔心爺爺可能會暗算他。

    到了我們停車的登山用具店附近,我們三人走下車。「小亞,保重。」爺爺打開駕駛座的車窗對著我說,然後瞪向熾日:「還有你,臭小子,要是我孫子和兒子媳婦出了事,你就有得受了。」

    隨著爺爺的車揚長而去,我們也回到一開始來的轎車上,讓熾日帶我們回太陽系的基地。

    ─────

    「冥宙,我需要一點黃芩、山金草,還有很多很多的紫錐菊。噢,對了,還要一些苦艾。」叫月瑤的戴眼鏡女生一邊講電話,一邊找藥膏跟紗布。「直接拿來我的研究室就好。我給熾日換了藥,現在已經回房間休息了。他用引雷拉自己的器官耶!幸好沒有碰觸到太危險的內臟。」

    我們回來之後,其他人看到滿身傷的我倆都嚇了一跳,月瑤趕緊帶我們到她的實驗室,這裡有很多醫療器材跟藥劑,也是太陽系的醫院。

    月瑤輕輕唱著歌,同時在一個櫃子前墊起腳,試圖把一個急救箱拿下來。「天璇給我看了她當時的記憶,如果星海知道你祖父叫他神棍他會很生氣的。」她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要喝咖啡嗎?興奮一點傷口就不會這麼痛了。」她拿起一個保溫瓶,倒了滿滿兩大杯。

    我不知道咖啡有沒有這麼神,不過從今天早上開始我就滴水未進,現在倒是真的渴了。「謝謝妳。」我低下頭接過其中一杯。

    「你最好不要碰那杯添加劑。」一個新的聲音出現,冥宙捧著一大束花草走進實驗室。

    月瑤沒有理冥宙所謂添加劑的評論,她微笑著接過那把植物。「等我一下喔,我得先萃取它們的有效成分。」她把植物攤到一張桌子上,然後再拿了許多儀器。她把所有植物一一分類,她把其中一種草撕成碎片,丟到下面有酒精燈的裝水燒杯裡加熱,然後把紫色的花的花蕊一根一根拔下來。

    我趁她在忙的時候自己去拿急救箱,月瑤注意到了。「裡面有一條紅色蓋子的藥膏,先在你的額頭抹上一層再綁繃帶。」她說:「雖然你的額頭沒有再流血了,不過還沒完全癒合的傷口可能會讓細菌感染。」

    我找出那條藥膏,擠出一點在手上,輕輕抹一點在傷口。嘖!一陣火辣的痛楚讓我手一縮,我再用沾了藥的手指點了第二下,還是一樣痛得要命。

    我的手又忍不住移開了,在一旁看著的冥宙走過來。「給我。」她伸手。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她。「我自己用就好。」我將視線轉到別處。

    「給我。」她重複了一次,我還來不及反應她就從我手裡拿走藥膏,並從急救箱拿出棉花棒,塗了一些在棒上。

    她用右手按住我的頭,然後將那根邪惡的棉花棒湊近我的前額。跟剛才一樣的疼痛迅速蔓延,不過我不想在她面前出糗,所以咬緊牙關忍住,我的雙手死命抓住膝蓋,眉頭皺到一個極致。

    過了不知道多久的痛苦折磨後,冥宙終於停止,她拿出繃帶,幫我把額頭那部分捆了好幾圈。

    冥宙包紮到一半看著我的臉,面露不解。「你是不是發燒了?」她問。

    「……沒有。」我說。她只是覺得你動作太慢才幫忙的,你這個笨蛋,我告訴自己,但這阻止不了衝向我雙頰的血液。

    冥宙已經把繃帶固定好了,她放開手,靜靜地看著我。「熾日在回房前叫了我們幾個。」她說:「從後天開始,我們要到他分配的市區去追蹤帶原者的行動,我跟你是同一組。今天跟明天別亂動,免得到了後天傷口還沒好。」冥宙說完轉了個身,靜靜地離開實驗室。

    月瑤看看她,再看看我,忍不住笑了笑。「我記得熾日剛開始說你們倆同一組時,她還有點不願意呢。」她的手上拿著一個盛著紫色藥膏的盒子,剛剛那明明還是一堆草的。「明天早上開始敷這個,我保證過不到一週你的額頭就會像沒受過傷一樣。」

    我拿了藥,然後到爸媽的套房去看他們,當我告訴他們爺爺回臺灣的消息時,爸媽都露出驚喜的表情。「爸,是我,亞傑說你回來了。」因為手機被冥宙沒收,老爸跟我借手機打給爺爺。

    「啊啊,你們那邊的事我聽小亞說過。我向幾個混核管署的朋友打聽過,知道那個臭小子的事。」爺爺說:「小亞說家裡被炸了,等到你們被救出來之後再商量搬家的事,我看臺中太危險,也許你們得搬到別的地方去。」

    「爸說得對。」媽對著手機說道,一面牽著我的手:「亞傑今天就遇到那些人被感染的人了,還受了很重的傷呢。」

    「小亞還是撂倒他們了呀,他可是我的孫子啊!」爺爺說:「把手機給他吧,我跟他聊聊。」

    我把手機湊到耳邊。「小亞。」爺爺一改平時的粗豪語氣,以溫和的口吻說道:「今天那兩個人,你如果只用火猛攻,要殺掉他們應該不難吧。」

    「……他們很難對付。」這句話不是完全的真話,打倒火山製造者時我用他的頭撞地板,但這樣他還是有可能會再站起來,用恆星火焰把他燒死才是最好的方法。

    「我知道這幾年遇到的壞學生,讓你發展出足夠的實力,也知道怎麼控制出手。」爺爺繼續說:「如果我是你,也不會想要殺人的。你在打鬥時,經常會想起之前的事吧。」我知道爺爺在說什麼,這幾年我們家人始終當那件事不存在,不過每次我在和敵人交手時,那時的畫面總會閃過我的腦海。

    「善良是好事,小亞,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手被血腥沾滿,但我回來後一直在關注帶原者的新聞,現在的生活不像以前那麼簡單了,只要你還有異能的一天,那些傢伙永遠都有侵襲你的可能。殺人很難熬,我當了這麼多年警察,這點比你清楚,但如果你出了三長兩短,你的爸媽還有我會怎麼想,你應該也知道吧?

    「這樣講很不要臉,但以後要是遇到危險,絕對不要手軟,想想我們或是你的朋友,就會知道活下去有多重要,為了你自己,也為了我們。」

    「我懂,爺爺。」我說,卻想起那件事。「我懂。」

    ─────

    兩天後

    我跟冥宙坐在公車上的雙人坐位,她坐在靠走道的位子,躺在椅背上閉目養神。我們現在正逐漸遠離北屯區,我和她的背包放在腳下。

    我們的座位是車後雙人位區的最前排,可以清楚看見其他或坐或站的乘客,我可以感覺到其他乘客中有不少男孩子時不時偷瞄她的臉,然後對我投以羨慕的眼神,我知道他們再想什麼,再加上跟她坐這麼近本來就讓人夠不自在了,所以我開始看著窗外發呆。

    「劉亞傑。」冥宙忽然睜開眼睛。「給我一瓶你的背包裡的水。」

    我翻出礦泉水遞給她,冥宙道謝後接過。我準備拉回拉鏈時發現南屯區地圖的一角,於是將它拿出來。

    今天早上,熾日給了我們南屯區的地圖,他帶著天璇到外面,把剩餘的幾個市區也調查完畢。「這裡是你們兩個負責的市區。」他說。「劉亞傑,從這幾天的記錄中你應該也發現了,東西南北中五區人口稠密,也是帶原者流量最高的地方,而這五區旁邊的南屯、西屯跟大里分別是第二、第三跟第四。全台中的帶原者基本上是以五區為中心向外遞減,但西部又高於東部。冥宙,南屯區以兩個人來搜索的話還是很大,我依照之前在南屯的調查結果替你們標了比較有可能的地方,但也許帶原者們的行動有了改變,妳再依照搜索的結果自己判斷。」

    我看了一下地圖,我們當初只選擇的五個點中,帶原者數量較多的有一家位於臺灣大道的百貨公司,還有澄清醫院的公車站。

    冥宙喝完水,正在把瓶蓋栓回去。「你想先去哪裡?」她問我。

    「咦?」

    「你去過台中和平區以外的每一區,應該對這裡還有些印象吧?」她說。

    「……喔。」我還以為冥宙會發號施令的,被她問問題的感覺好奇怪。「先去臺灣大道那裡好了,離我們等一下要下車的站比較近。」

    我們下車以後走到那間百貨公司,在外面的一座長椅坐了下來。「帶原者在晚上的活動量比較大。」冥宙告訴我。「他們偶爾也會在白天抓走核變人,不過都是在像前天你們遇到的山上一樣人煙稀少的地方,如果在白天的公眾場所出現只是為了移動而已,不會逗留在任何人多的地方。

    「如果他們移動的地方不是基地,也應該會跟他們的工作有關係,可能是和組織的幹部見面。所以我們只要找到一個帶原者,然後一直跟蹤他就行了。」

    「可是……現在天璇不在這裡了。」我說:「我們沒辦法探測別人是不是帶原者,如果那個人不是呢?」帶原者最大的特徵就是兩眼無神,不過很多疑似熬夜打電玩或做其他事的死大學生,看起來比帶原者還要沒幹勁。

    「今天是假日,人流會比平常更多,只要小心跟蹤,很難被發現的。如果對方是正常人,道個歉就好了,雖然他看到我的眼睛後應該不敢招惹我們。」冥宙眨眨自己的紫色大眼。「要是他是帶原者,也不會在人多的地方對我們怎麼樣。只要看到他前往人煙稀少的地方,就只能跟他保持距離了,直到確認他們集合的地點。」

    我們買了兩杯飲料,假裝是坐在長椅上休息的遊客,並且張大眼睛,聚精會神地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搜索帶原者。

    ─────

    「……」冥宙用吸管攪拌飄浮著冰塊的可樂,我無精打采地把番茄醬擠在薯條旁邊,彼此無言相望。

    這間百貨公司位於兩條大路的交叉口,原本就很多的客人加上趕路的民眾,讓我們的找人任務倍感困難,就算真的有帶原者經過,混在眾多人群中也無法發現。

    我們十一點到百貨公司外面後就開始搜人,過了半個小時卻毫無所獲,而冥宙似乎受不了越發毒辣的太陽,把我們帶來的水喝掉整整兩罐,而且也中午了,所以我們走進百貨公司解決午餐,在經過一家肯德基時我忍不住想起詹教授,就順勢走進去。

    我們默默地吃著各自點的套餐,當我喝完可樂後尿意湧現,所以就去上廁所。

    我走回來時,發現冥宙身旁站著兩個男生,正面帶微笑地和她說話。兩個男孩都穿著名牌衣跟喬丹鞋,一看就知道是玩咖。

    一種不太舒服的情緒在我心中浮現,我偷偷坐在冥宙身後的空位子,她和兩個男孩都沒有發現我。

    「……這樣很無聊耶,我們的朋友人都很好,沒騙你。」其中一個說。「你是本地人嗎?我們知道這附近哪裡最好玩喔!」

    原來是搭訕的人,我緊咬嘴唇。冥宙今天穿著一套米色的短裙洋裝跟帆布鞋,左邊的頭髮用藍色緞帶綁成側馬尾,打扮不花俏但配得很好,再加上原本的長相,讓我從今天跟她一塊出門就遭遇許多男生的不善眼光了。

    「我正在等人。」她說,她的口氣似乎對這種情況見怪不怪。

    「有朋友喔?沒關係啊,她也可以跟我們坐啊,我們還有空位。」另一個男生說道。

    「恐怕不太方便,我弟弟很怕生。」

    「啊?……好吧。」他們聽到「弟弟」兩個字,馬上就放棄了。他們走回靠近門口的一大桌,那桌有很多跟我們差不多年紀的男女,所有男的看到垂頭喪氣回來的兩人,都露出惋惜的表情。

    我走回自己的位子。「如果你在躲藏時的呼吸聲不壓低一點,我們在找到帶原者基地前就先曝光了。」冥宙說。

    我跟那兩個搭訕的人一樣洩了氣,原來她發現我了。「為什麼我是弟弟?」我問。雖然跟冥宙聊天很難為情,可是一直不說話也很冏,剛剛那兩個人的行為突然讓我覺得搭話沒那麼難。「我比妳高,說弟弟他們可能不相信。」

    「很多弟弟都比姊姊高,而且我的氣質比較成熟,任何人都看得出來。」。

    我無言以對,她說贏我了。「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盯著人群似乎沒什麼用。」我轉移話題。「要不要改成混在群眾裡面找?」

    冥宙抬起頭。「你說得對。」她說。「吃完飯之後,就到澄清醫院站吧。帶原者不會逛百貨公司,但也許會為了行動而搭公車。」

    「那要不要回我們來這裡後下站的公車站?那裡也有可能,而且比醫院近。」

    「不。」冥宙說。「從那裡下車後,我就稍微觀察了一下那個車站,那裡的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正常,也許那站不是帶原者活動會經過的地方,我想再去也不會有收獲。」

    「好吧。」我說,同時一陣響亮的招呼聲從我身後傳來,我轉過頭去,聲音是從兩個搭訕的人和他們朋友坐的那桌傳來的,他們的位子接近門口,而門口有兩個客人走進來,正在和那一桌的人揮手。

    原來他們還有朋友,我心想,不過就在我看清楚那兩個新來的人的臉時,我的心臟差點暴斃。薯條從我的手中落下。

    「……劉亞傑?」冥宙疑惑的聲音傳來。

    那一對男女也看見我了,他們的臉倏地刷白,原本的笑容消失無蹤,那個男的瞪大眼睛,而女的忍不住向後退了幾步。

    我馬上站起來,朝肯德基的門走出去。此刻我的腦筋一片空白,雙腳卻越走越快。當我經過他們時,我瞥見那兩個人也在看著我,女孩因為腿軟顯些倒下,其中一個搭訕冥宙的人扶住她。「姿郁,妳怎麼啦?」

    我用最快的速度走出大門。怎麼可能這麼巧?為什麼會在這裡遇到他們?不會其他人也過來了吧?

    我出來後腦筋一片空白,雙腳卻自顧自地狂走。等我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在肯德基門口對面的服飾店。

    我大口喘著氣。白癡!我暗罵自己,冥宙還在裡面,我居然蠢到就這麼跑出來了。

    一陣腳步聲從我的身後接近,我轉身,看見冥宙背後背著她的包包,雙手則抱著我的,正朝我走過來。

    「啊!對不起!」我趕忙拿過我的背包。冥宙的神情頗為不悅,此刻她的臉就像有刺的玫瑰花一樣,很漂亮,但也超級危險。

    「你是不是瘋了?」她問我。「還有……他們的反應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看到你就嚇成那樣?」

    一股巨大的壓力從我心中湧現,我最怕的就是冥宙問我剛才的事。「這是我的私事,對不起。」我說:「我真的很抱歉剛剛就這樣跑走,可是我不想說。他們兩個跟帶原者或不良分子沒關係,這點我保證。」

    「如果跟自己合作的組員對你有所隱瞞,你會不會想知道他有什麼祕密?」冥宙伸手整理頭髮。「等回去之後,我只要帶著天璇,再問你一次這個問題,你就算克制自己不去想,你的大腦接收到我的問題後仍然會連接到答案,等到那時天璇複製下來,就可以告訴我們每一個人。」她說:「如果你現在告訴我,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而且我不會說出去,這點我保證。」

    「妳懷疑他們跟帶原者或犯罪組織有關對不對?我發誓真的沒有,妳也看到他們的外表了,都是一般的普通人。」

    「劉亞傑,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次。」

    我嘆了口氣。「他們是我以前的同學。」

    「那為什麼你看到他們以後有這麼奇怪的反應?」

    「拜託妳,冥宙,這真的沒什麼。」我撇過頭,我知道冥宙不會善罷干休,所以我此時正想著該用什麼謊言搪塞過去。

    她的眼神變得冷酷起來。「你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沒辦法了。「那……那個女生……是我以前喜歡的對象。」雖然這是假的,但當著一個女生的面講出來真是糗到極點。「她旁邊的是她男朋友,也跟我們同班,在我們畢業前她知道我暗戀她的事情,但那時他倆已經開始在交往了,之後我們的關係就一直很尷尬。」老天爺啊,希望這個說法沒有破綻。

    「尷尬?什麼樣的尷尬程度會讓人看到以前的朋友落荒而逃?」冥宙的眼光銳如刀劍。「就算是這樣,也不至於有這麼誇張的反應才對。」

    聽完她的話我突然有點生氣,我們才不是朋友。「……畢業前的歡送會,我們到一家餐廳吃飯,結果我不小心把啤酒當成水,在喝醉之後才跟她表白的……」也許是因為情況緊急,此刻我的大腦編織謊言的能力簡直就是文思泉湧。「我不記得那時我做了什麼,但等我清醒以後發現那個女生哭個不停,然後她男朋友看到我醒來後就馬上衝過來揍我。在那之後我只要看到他們兩個,就會覺得壓力很大。」

    她和我四目相望,試圖用眼神使我屈服,我使盡全力才壓住把眼神轉開的衝動,如果現在不敢直視她就會被識破。

    「算了。」冥宙說。「我猜店員把我們吃剩的東西收走了,到公車站吧。」

    我們走出服飾店,準備離開百貨公司。冥宙看來已經相信我了,而且那兩個人也沒有出現,我應該覺得安心才對,但是看到他們兩個,很多以前的回憶就像烏雲一般圍繞我的腦海。

    混合幾分真實的謊言往往更令人信服,我和他們兩個的確曾經是同學,但是我從來沒喜歡過那個女生,當然更沒有在畢業時鬧事。

    畢竟,早就轉學的人要怎麼一起畢業呢?
─────
明明想寫青少年科幻小說,卻老是被說比較像輕小說,這種感覺真是五味雜陳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99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in1412各位
我畫的漫畫超好看的喔!不服來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