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4 GP

第四章76 『≠莎緹拉』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1 11:32:30│贊助:2,387│人氣:13257


────這樣直接面對『魔女』本人,對昴來說還是初次體驗。
嫉妒魔女,這個名字已經聽過多次,而且在『聖域』中的輪迴裡,也有過和魔女的威脅本身對峙的經歷。
背負著魔女擅自啟動的輪迴,多次體驗了被握著心臟的痛苦,加上魔女奪取愛蜜莉雅的身體毀滅了『聖域』,讓昴很難對她有一個良好的印象。
更何況,之前艾姬多娜的交鋒,讓昴對『魔女』這個單詞本身都產生了忌諱感,不過……
「果然這傢伙……和其他魔女相比都不是一個等級的。」
昴面對著面前魔女散發出的壓力,輕聲低語道。
身材纖細的女性。
雙手無力地下垂,毫無氣勢的站姿,昴感覺到她似乎正看向自己。身體被黑色的長裙────腳下升起的暗影編織成的長裙環繞著身體,似乎都和心臟的跳動保持著同樣的節奏。
雖然裙袖很長,但能看見手的前端露出的白得異常的指尖。和其他魔女一樣,嫉妒魔女應該也有超凡的美貌吧。
只是,要做出這樣的判斷,還缺少最重要的訊息。
「雖然看到了很多次,不過這到底是什麼原理啊……」
魔女臉部以上,都被漆黑的暗影所覆蓋,無法看出她的樣子。
和身上的長裙不同,臉上的影子似乎如霧一般飄蕩,將『嫉妒魔女』的相貌從昴的視線下隔離開來。
昴驚呆時發出的疑問,並沒有得到魔女的反應。
被內心逐漸高漲的焦躁感所擾動,頭上滲出汗水的昴悄悄看了看周圍────沉默無言,其他四位魔女的狀況。
「────」
看到她們表情的變化,昴感到有些意外。
按照昴的認知,『嫉妒魔女』和他們的關係是殺意的加害者和受害者。和殺了自己的對手再度相會,是伴隨著多麼重的精神壓力────昴自認為多少還是知道這一點的。
不過,每一位魔女的表情都和昴的想像大相逕庭。
一個是柔和的微笑,一個是哀傷憐憫般的視線,一個是毫不介意的冷淡,然後最後一個是────
「不惜破壞我的境界進到這裡來了嗎。這樣不解風情地踏入夢之城……無論何時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呢。」
只有一人,盯著『嫉妒魔女』的艾姬多娜的眼中燃燒著敵意。
類似於憎惡的感情出現在,不是別人而是艾姬多娜的表情上,這對昴來說有些意外。就在剛剛,昴才認定她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而宣告了訣別。但現在看到她露出這種表情的樣子,昴開始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想錯了。
不過從現實上講,已經不是提出這些想法的時候了。
現在,如何處理面前尚未行動的魔女才是問題所在。
「說起來,這傢伙出現在這裡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是你自己隨隨便便說出了那些禁忌惹惱了她嗎?這麼想來你原來是這種口無遮攔的男人。她的憤慨我也稍能理解了。」
「就算妳這麼說我也無法理解啊。妳這麼說是在袒護這個魔女嗎?對於妳和其她魔女來說,她不是仇人嘛」
「說她是我們的仇人,還真是傻里傻氣的話啊。……你說的話是對是錯,現在開始就由你自己確認了。」
瞇起眼聽著昴的話,搖晃著金色卷髮的彌涅耳瓦動了起來。
她擋在了正全神貫注地看著昴的『嫉妒魔女』面前,以那豐滿的胸部和魔女對峙。然後,
「聽得到嗎?是我啊,彌涅耳瓦。『憤怒魔女』彌涅耳瓦。如果還記得的話,或者聽得到的話,就回答我啊。」
「────!不,等等!據我所知,和她是進行不了對話的!如果繼續對她加以奇怪的刺激的話……」
「安靜的看著就好了,哈。」
在昴看來彌涅耳瓦只是魯莽地說著不該說的話的。但是,在想要制止她的昴的背後,仍是一團地上毛線球的塞赫麥特阻止了他。
昴將視線轉向她,塞赫麥特慢慢地變換著紅紫色的毛線團大小的同時,說著,
「比你接觸她的時間的好多倍的時間,呼。我們都是和那個一起度過了的,哈。雖說你感到不安也是很正常,呼。還是先交給彌涅耳瓦吧,哈。那個孩子倒是……也經常做出些不經過腦子的舉動,呼。不過這次大概也不是那麼不加思考,哈。」
「我聽得到,塞赫麥特!如果不想因為我談話的失敗而全員被吞噬的話,就不要說這種讓我生氣的話!我會怒髮衝冠的!」
「面前的人只是在呼吸,呼。面對著找個生氣的理由就發怒的你,哈。會怎麼做呢,呼。」
被批判一番的彌涅耳瓦也並沒有把眼前的威脅拋之腦後。
『嫉妒魔女』也是,在剛才這段鬧劇的時間裡也該做出什麼動作了,不過她卻只是靜靜站在那裡,繞過『憤怒魔女』繼續凝視著昴而已。
的確,和到現在為止這些現實的魔女相比,相處手段也許大為不同。
不過,這再怎麼說也是對方沒有立即做出敵對行動的情況。是不是能夠形成對話,還是另一回事了。
彌涅耳瓦正在進行對話,而塞赫麥特則是全權交給了彌涅耳瓦。這樣的話,剩下兩個人的反應────
「沒……沒什麼,我,的話,如果彌涅耳瓦醬,能夠努力,的話,也,沒關係,的?如果,彌涅耳瓦醬,被,傷害,的話,……,我,就殺了,她。」
「雖然是值得依靠的發言,不過妳和那個相性很差我也說過不下一次了。能和那個對抗的這裡只有塞赫麥特,────妳明白的吧?」
對斷斷續續地說著好戰發言的卡蜜拉,艾姬多娜盡力用平靜的聲音安撫著她。然後白髮的魔女轉頭看向塞赫麥特時,那個毛線球似乎把回答都當做麻煩一樣抖動著,
「就算是我,也不能持續封住它的行動,哈。妳該知道我的能力,是不適合幹這種事的,呼。」
「我明白。所以說妳只要把四肢打爛,切下頭來就行了。這樣在物理上封住行動,斷絕它的呼吸,我就能親自把它從這個空間葬送出去。」
相比艾姬多娜散發的強烈敵意,卡蜜拉的發言說得上是可愛。艾姬多娜雖然是比較輕巧地說著話,但話中難以掩藏的憎惡感正不斷地滲出,讓人覺得這絕非玩笑。
身後進行著這樣一觸即發的對話,彌涅耳瓦則是繼續和『嫉妒魔女』對峙著。何況,彌涅耳瓦似乎是為了讓『嫉妒魔女』不聽到其他魔女的討論,向前一步拉近了距離。
「────」
昴只能看著彌涅耳瓦前進而不能做聲。
彌涅耳瓦的行動在昴看來十分輕率,不過說起來『嫉妒魔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也是毫無頭緒。
如果按照目前的狀況,魔女現身的理由應該是昴打破了禁忌所致。不過,昴打破禁忌招致魔女的報應,到目前為止只有數不勝數的,只現出手來握痛昴的心臟,和之前在現實中現身進行干涉,將能看到的一切盡數吞入黑暗的行為。
別說友好的接觸,『嫉妒魔女』至今為止都沒有好好地將自己的想法表現出來。魔女有何打算,現在也好以前也好都完全不能明白。
所以說,魔女會對彌涅耳瓦的動作作何反應,對昴來說還是未知數。
────如果彌涅耳瓦被暗影所吞噬,背後的三人應該會立即有所動作吧。
如果對塞赫麥特的期待是值得信賴的,『怠惰魔女』將會用權能擊潰『嫉妒魔女』,艾姬多娜才能進一步打擊弱化的『嫉妒魔女』。
只是,這樣的話────
為什麼不現在就這麼做,對昴來說有點不可思議。
「────」
如果要說奇怪,讓彌涅耳瓦進行和『嫉妒魔女』的最初接觸,在現在就已經夠奇怪了。
不說一動手就會毫不客氣反擊的卡蜜拉,塞赫麥特也沒有期望中積極對敵的行動,就算滿懷敵意的艾姬多娜也沒有違背彌涅耳瓦的心思,早早地發動先制攻擊。
到底,她們想要幹什麼────
「你的臉看上去,就是被魔女們的思緒所玩弄,一副不能理解的表情呢。」
「…………」
「本來,我們(ワタシたち)……哦不,我們(ボクたち)的內心如果能被這麼簡單地看穿就對不起魔女的名號了。如果你這麼輕視我們也有點困擾啊。」
「妳裝腔作勢扮什麼僕娘啊。────如果妳真的想要擺脫『嫉妒魔女』的話,我覺得現在趁她不備才是最佳選擇……」
「原來如此。你是這麼看現在的情況的嗎。這還是……嗯,是這樣呢。對我來說,你所說的話我該舉雙手贊成。本來的話我會將自己擁有的一切權能化作攻擊,讓那個不留痕跡地從世上抹去……」
艾姬多娜瞇起了眼睛,說的話也戛然而止。
這種態度可不像她────儘管到現在為止,對她究竟瞭解到了什麼程度還是未知,不過昴感覺到了至今為止都沒有的,和她作風不符的忸怩,於是等待著她繼續說。
經過了短短的沉默,艾姬多娜說道。
「為了清除那個東西盡一切手段,之後被其他魔女所攻擊那就本末倒置了。彌涅耳瓦也就算了,不惜和塞赫麥特或是堤豐為敵就很不利了呢。」
「沒聽懂。為什麼妳想要清除『嫉妒魔女』的話,會和其他魔女為敵?作為自己的仇敵的意義上,對所有人來說都一樣……」
「不,一樣……呦……?」
在昴的疑問中插話的,是到現在為止都保持著沉默的卡蜜拉。她沒有看向吃了一驚的昴,而是保持著看向彌涅耳瓦和『嫉妒魔女』對峙的姿勢,淡淡地、斷續地說著,
「對,大家來說,『嫉妒』,才是敵人,沒錯。但,這和,那個孩子,是兩回事,吧?」
「……妳在說什麼我完全不懂。妳們,到底……」
「那裡那個,到底是哪個,只要還不明白,呼。我就沒有想要動手的意願,這麼說沒錯,哈。」
「哪個……?」
緊接在後的是塞赫麥特的回答。只是,這除了助長昴的混亂以外毫無作用。她們到底在說什麼,昴從別的角度才終於理解到
更進一步,彌涅耳瓦和『嫉妒魔女』之間的距離又拉近了。
然後她張開雙手擺出無防備的姿勢,對著『嫉妒魔女』說道
「────妳是『嫉妒魔女』? 還是,莎緹拉? 哪個?」

※ ※ ※ ※ ※ ※ ※ ※ ※ ※ ※

昴感覺自己聽到了顛覆至今為止所有認識的發言。
彌涅耳瓦說出的話,和昴所知道的事實大相逕庭。而且,這不是彌涅耳瓦的妄言或者玩笑,也是得到了同時代誕生的,周圍魔女的沉默的肯定。
彌涅耳瓦的招呼聲下,『嫉妒魔女』的肩膀第一次微微地顫動了。包裹頭部的黑色霧靄開始蠕動,感覺上是面向了彌涅耳瓦。
────魔女在這瞬間才第一次,把彌涅耳瓦置入了意識之中。
「────」
剛才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昴還沒有機會問出。更為甚者,緊繃的緊張感讓昴的喉嚨更感到乾渴至極。
魔女們的肯定,徹頭徹尾地違背了昴的思考。
彌涅耳瓦所說的話,也就是說────
────『嫉妒魔女』莎緹拉。被這麼稱呼的也許是另一個人,的可能性。
不,就現在來說條件還過於缺乏,想多了。
僅憑表面的信息進行判斷,抱有固定觀念而受到教訓對昴來說也有好幾次了吧。就算經常會去考慮各種可能性,也不可能總能做到面面俱到。
總之,現在眼前的光景下,絕不該將意識移開一分一秒。
「一開始的質問下沒有突然發動攻擊,也就是說……還有機會呢。」
這樣說著,彌涅耳瓦又縮短了距離。
『憤怒魔女』和魔女之間的距離,只剩下短短的五步。
「『嫉妒魔女』的話,出現在那裡的一瞬間就發動『嫉妒』攻擊過來也不奇怪,雖然我也沒怎麼擔心。」
還有四步。
「就算這樣,一開始就打聲招呼也好啊。雖然我也知道那是因為見個面很難的原因。不過,那個時候,將我吞噬的時候最後的那張臉,我不可能忘記。」
三步。
「相比起其他五人,我要好得多吧?不說堤豐,其他的魔女的話,我是……妳最好的朋友,明明是這麼想的……」
兩步,低下身來。
「明明,這麼想的……因為這麼想著……!」
彎著身子。還有兩步的距離,彌涅耳瓦向前弓起身姿,在後邊的腳上發力。然後,
「這種久違的場面,被無視的心情你懂嗎────!?」
地面炸開,兩步之遙的距離瞬間消失。
捲起塵土向前突進的彌涅耳瓦,大幅度轉動著身體,從肩端發射出了全力的一拳。那是穿越了大氣,突破了音障,匯聚了轟鳴聲朝向魔女頭部襲去的一拳,突向了被黑暗所覆蓋的臉龐────
「────看,和我想像的一樣。」
彌涅耳瓦的拳頭,在打到那個魔女的臉上之前奇跡般地停了下來。
並不是魔女的黑影纏住了她的手而停了下來。那是彌涅耳瓦自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停住了。
依舊揮著拳頭,彌涅耳瓦恢復上身的姿勢,搖著自己的金髮說道,
「快看啊。知道不用應對我的拳頭,就說明是莎緹拉而不是『嫉妒魔女』。艾姬多娜,妳那份警戒是沒必要的啦。」
「……是不是這樣呢。妳,想要用自己來證明它,我真心讚賞這種精神;不過,這也不是一回事。如果只是估計妳的威脅太低,那個自然不會動。所以說,塞赫麥特。」
「不要隨便編個理由讓我動手,呼。妳也真是不知道放棄,艾姬多娜,哈。承認吧,那就是莎緹拉,呼。」
塞赫麥特只是對閉著嘴的艾姬多娜歎了口氣。
仍然是那個毛線球的樣子,魔女們的最終兵器沒有要行動的樣子。然後,互相之間觸手可及的距離下和魔女──莎緹拉對峙著的彌涅耳瓦轉過來面向了昴。
被彌涅耳瓦的碧眼注視,然而她和危險只有一線之隔,昴卻不怎麼能理解這樣的現實,只是呆呆地站著。
「呆站著幹嘛呢,快過來吧。」
「讓我過去,就算這麼說……」
「什麼啊,不像個男人。我都這麼做了,靠自己證明了安全,你就不該堂堂正正地過來?不是這樣嗎?還是說,準備到這個地步還不夠?無論是誰開路你都不會走的話,那你怎麼才會動起來啊?」
「別擅自激情起來好嗎!不是因為害怕我才沒過去!我沒走過去的原因,是因為我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
用和彌涅耳瓦的憤慨相當的聲音回擊,昴在這種狀況下唱起了反調。
指著通過確認,似乎已經被判斷為不是威脅的莎緹拉,昴環視四周,看向逐漸解除戰鬥姿勢的魔女們,
「說起來,『嫉妒魔女』和莎緹拉不同,到底是什麼意思!妳們當做理所當然那麼說著,以我的知識來說可是完全不是這樣啊!」
「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強行攝入不適合的魔女因子就會出現那種危害。受到因子影響,生出的應被稱為魔女人格的部分,和原本的自己相互競爭……就這麼說吧。不過對我來說這兩邊都一樣,像她們那樣區分開來對待,我想要接受還差了點呢。」
「不同,人格……!?那,什麼?將妳們吞噬,在歷史上留下斑斑劣跡的只是一個人格,而另一個卻是無害的……」
「那也,不對呢。」
聽著令人吃驚的信息的昴想要有所行動,卻被艾姬多娜所制止。她搖了搖頭,像是要糾正昴的說法一樣,
「吞噬世界的一半,將我們大罪魔女六人也一飲而盡的,是『莎緹拉』所為,而不是『嫉妒魔女』。」
「什────!?不,這說不通吧!吃掉妳們的要是莎緹拉,站在那裡的莎緹拉的話,這就……」
「說得通喔,而且,哈。我們不能原諒『嫉妒魔女』,呼。不過,不怨恨莎緹拉,哈。就是這麼回事,呼。」
「不過,我,也,有點討厭,莎緹拉醬,呢。雖然,比起,魔女來說,是不是,好一點,呢。」
塞赫麥特和卡蜜拉的相互一致,加深了昴的疑問。
魔女們的見解互相統一,昴並不能理解。消滅了自己的人擁有雙重人格,但卻原諒消滅了自己的人格,不容忍另外一個人格──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種區分沒有任何意義,我一直都這麼主張著……不過這種想法並沒有達成共識。所以說,我不能無視她們的意思強行排除那個。作為嬌弱的精神體,我要是消除了那個之後被她們反目成仇了就束手無策了。就算是我,如果在僅有靈魂的狀態下被打散的話也回不來了。」
「不過,這,對其他人來說也是有很大風險的吧?她們五人的靈魂都由妳保管,如果妳消失的話其他魔女也……」
「她們已經認可了自己的『死』。所以說像這樣以靈魂的形式續命也沒什麼可留戀的。──違背信念苟且偷生不如順從信念慷慨赴死。正因為這麼想才是魔女啊。」
艾姬多娜說罷,塞赫麥特和卡蜜拉都沒有提出異議。
在這樣清高、乾脆的判斷面前,昴對魔女極端的生存方式感到無話可說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想的話就好了,這種期望誰都會有吧。
然而死後都要貫徹這樣的信念,誰都不能這麼斷言。
「彌涅耳瓦也……」
也是這樣吧。
也許她會是最先被『嫉妒魔女』,在其他人之前就最先消滅了的。但是,彌涅耳瓦仍然相信在咫尺之遙的,紋絲不動的魔女,作為結果她也證明了這一點。
她們之間的關係,是昴所不能理解的。
如果是相互信任的羈絆,那為什麼『嫉妒魔女』會消滅其他六個魔女呢。然後,為什麼其他魔女能原諒這一點呢。
艾姬多娜的思考方式,昴還能理解。
不過,就算這樣──
「妳們這麼說我是領會了。雖然……難以接受,但是能理解。但是,這傢伙為什麼出現在這裡,我還沒問過。」
「────」
「她不會回應,也不會襲擊過來這我明白。這我能接受。……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她很安全。如果我至今為止看到的是『嫉妒魔女』的話,莎緹拉又想把我怎麼樣。『嫉妒魔女』對我來說是個煩人的傢伙。就算突然說她們兩個不是一回事,我也不能理解。」
更何況把魔女們的話總結一下的話,吸掉她們的是面前的莎緹拉並沒有錯。那麼,和吞噬了『聖域』的『嫉妒魔女』相比,莎緹拉也有相比之下不遜色的能力嗎。
感到了危機感,警戒之餘想要逃避,誰能苛責這種行為呢。
「想要做什麼,以什麼目的到這裡來了。只要不明白這一點……!」
「想要了解這些的話,就到這裡來就行了啊。」
回答大聲質問的昴的,是彌涅耳瓦。
雙手叉腰,彌涅耳瓦盯著昴,可愛的臉龐上掩飾不住煩躁。
「反反覆覆地說著理由,架設起防線已經夠了。像我這樣站在她旁邊,也安然無恙。而且,她是為了見你才到這裡來的。如果你只是不敢靠近她的膽小鬼的話,那就單純是我們看錯你了。」
「看錯什麼啊!妳們別自作主張地推測我!別自以為是地強迫我!妳們懂什麼啊!」
被擅自打上印象,然後聽從她們行動什麼的還是免了。
曾經發出同樣的吶喊的同時,有一個回答了昴的聲音。那時候的話自己還記得。那時候聽到的話成為了支撐自己的動力。
──如果不想要背叛被那句話拯救了的自己的話。
「啊啊,可惡……在想什麼蠢事啊,我……」
那是失去理性,順從一時衝動的感情用事的判斷。
至今為止,這麼做遭受到了多麼慘痛的報應,卻沒有反省。更應該關注事情的細節,保持無感情的冷徹,不隨心而動而隨著確鑿的事實────絕不動搖,保持鋼鐵的心。
但願能夠這樣,明明一直這麼想著。
「決定好慢啊。」
「靠近直到死為止都和妳相纏的對手有多麼可怕……可惡,妳們能夠理解嗎?很難啊。」
「我們也不是不加思考的。和我不同,塞赫麥特和卡蜜拉總是那麼穩重。而我有袒護她的理由。」
漸漸走進彈著舌頭的昴。彌涅耳瓦這麼說著聳了聳肩。沒給昴詢問理由之類的機會,她給昴讓出了位置。
『憤怒魔女』讓開了之後,昴自然和魔女────莎緹拉在超近距離相對。
「────」
不由得嚥了口唾沫,昴對眼前存在的異樣說不出話。
從遠處觀望,又邊走近邊打量了她的姿態後雖已大概明白,但她散發的壓力和視覺上的違和感仍然揮之不去。
緊貼身體的黑色長裙勾勒出誘人的肢體曲線,臉部之上的不可見反而更生艷麗。
這些印象,全部都被無法看清的頭部的不協調所抵銷了。
「────」
極近距離的觀察下,昴意識到這障礙並非物理上的阻隔。
看上去臉部被黑暗所遮蓋,實際上並不是黑影遮住了這些部分而影響了視野。
讓魔女的臉部無法看見的,是更精神上的,更根本的什麼的影響。
並非物理上的妨礙讓臉看不見。而是本能上的,『不可視』之類的形式。
「誰都,不想看到自己最為醜陋的妄執。」
「…………」
「如果你看不見她的表情,那是你內心的狀態存在問題。」
從背後傳來的是印證昴的推論的協力忠告。
忍著想要咂嘴的內心,昴無視了艾姬多娜────不如說沒有閒情分出那部分意識,就這樣和莎緹拉面對面著。
到現在為止,莎緹拉仍然沒有做出動作。
莎緹拉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出現在這裡。而周圍卻自說自話地沸騰了起來,防止她的行動帶來被害,紛紛躍起加以準備。
只是存在著就那麼可怕,這就是她的存在的危險性的如實寫照也不誇張。
「──。」
「────」
不意間,看到面前伸來的雙手,昴的喉嚨似乎被凍住了。
須臾,哪怕是眨眼的瞬間都不放過,昴將意識匯聚於莎緹拉的行動上。在剎那之後將發生什麼,也不明白────這種緊迫感像是被在意識之外雙手的動作所翻弄一般。
並不是因為沒有看到剛才的動作而吃驚。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莎緹拉雙手的動作。只是他對自己的意識靜靜看著她伸出雙手直到停止動作感到了吃驚。
「妳,到底是……什麼? 想對我,做什麼?」
對伸來的手,昴確實做不出什麼有效的反應。然後那又意味著什麼,昴多半無意識地理解了說出了話。
好像不用認識這一事實,不用面對這一事實,擠出了幾句話語,
「如果是妳,給了我重來的力量的話……那是,為了什麼……」
莎緹拉的想法,不能理解。
而且,和莎緹拉相對,站在觸手可及的距離,下意識地呼喊了那麼多次危險,身體卻搞不懂為什麼沒有聽話行動起來。
────在她面前,無意識的『安心』是身體想要的反應嗎。
「────你」
「────啊?」
不能接受違背意志的身體的昴,對於震動鼓膜的聲音反應遲了半拍。這次毫無疑問,是對意料之外事態的正確反應。
屏住呼吸,昴等待著接下來的話語。
正面,莎緹拉仍然以看不見表情的姿態面對著,嚥著唾沫等著話的昴,悠然等了一會才終於說道。

「────你。」

「────」



「永遠愛你。永遠,只愛著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9871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2 篇留言

鷲尾須美大好き
頭香~

10-01 11:38


感謝版大的努力

10-01 12:26

NG的凱
我要先趁低價,大量購買莎堤菈股了!

10-01 12:44

背叛惹o愛
現在要換股了

10-01 14:43

鍊金工房大好~緯~
哈哈哈
股價大跌w

10-01 14:52

憨憨的~~
來喔成為紗緹菈股的股東吧((

10-01 16:39

啊不就好棒棒
莎緹菈~(入股)

10-01 17:01

甲賀流高富帥煙卷
500巴幣奉上

10-01 17:37

??????????
STLSTLSTL

10-01 17:50

剪不斷理還亂
魔女教招生中?

10-01 19:56

NG的凱
我要當教司(等等

10-02 11:51

Mickcy
哦 莎莎股(x)

10-02 15: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4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75 『那個人』... 後一篇:第四章77 『孤單一人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很好看的因果故事,可以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shana9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