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十六章 冷與熱

作者:時零│2016-09-29 09:33:04│贊助:0│人氣:56
    在劉亞傑被完全吞進去後,原本帶著人質的帶原者停下了走向黑洞的腳步,其他兩個亦然。

    熾日望向逐漸變小的黑洞,在轉頭看著天璇。

    要不要也進去?熾日的想法浮現於天璇的心頭。可是,丟下天璇在這裡也是不可能的……,熾日馬上又這麼想。數秒一過,黑洞終於消失在空氣中。

    另外三個帶原者彼此交換眼神。「撤退!」能量吸收者如是想。「通道已經關閉,帶上新成員離開!」

    另外兩個帶原者沒有異議。能量吸收者調整好背上的登山客,他們三個不約而同地逃離熾日,往山腳的方向奔去。

    一束引雷從熾日的手掌射出,不偏不倚地貫穿凍氣人的身體。雖然毫髮無傷,不過凍氣人還是轉過頭來。

    熾日滿臉殺氣地走向帶原者們。「製造黑洞的帶原者自己被吸了進去,也許那個黑洞通往某個特殊空間,而劉亞傑也沒死。」他心想:「說不定跟著他們逃跑的方向能找到劉亞傑,但也可能遇到他們的同夥,不如現在先抓一個回去,幫他打疫苗之後再問他那個黑洞能力者的下落。」

    熾日將引雷射向地面,拔起原本屬於地表的岩塊,然後朝現場唯一一個維持正常型態的帶原者丟過去。

    能量人衝向同伴,擋在他和石塊中間,石塊撞上他的當下立刻失去力量而落地。凍氣人朝熾日飛去,用他寒冰似地拳頭打向熾日,熾日對準附近的山壁射出引雷,將自己拉向空中躲過了這一擊,不過凍氣人的拳頭仍擦到熾日的腳,熾日看著自己的球鞋,天璇在讀取他的思想時知道鞋底結了一層薄霜。

    天璇沒受過訓練,然而她知道在戰鬥中擁有滯空能力是很大的優勢,哥哥也總是採取邊飛邊打的戰法。熾日藉由引雷在空中飛盪,時不時地拉下山崖的石頭攻擊沒有參與戰鬥的帶原者,卻總是被能量人擋住攻勢。

    凍氣帶原者的雙腳射出冷凍氣體,以噴射的方式飛向熾日,熾日的手掌對準他,火紅色的電流襲向敵人的胸膛,電流束遠比剛才吸住石頭的引雷粗。引雷的功效是吸住物體的原子核並以此拉引,所以氣體與液體也能被吸引,但是熾日說過要吸住攜帶更多能量的氣體分子需要更強的電量,凍氣人的身體就是氣體組成的,如果把他吸附住就能完全牽制他的行動。

    可惜熾日的計畫失敗了。通往凍氣人左胸口的引雷確實吸住一小團冷空氣,不過對手離開後周圍的空氣立刻補上缺口,然後變成了藍白色的冷空氣。熾日心頭一凜,他將自己拉向另一端的山壁,躲過凍氣人的威脅。「沒有血肉之軀,也不會因為燒掉空氣而受損,他究竟有什麼弱點?」他這麼想。他望向天璇,發現引雷屏障比一開始薄了很多,能量系核變人對能量的控制與距離成反比,如果再這麼撐著,熾日的腦袋會先負荷不了。

    就在這時,那個沒有參與戰鬥的帶原者伸出手,指向空中的熾日。

    彷彿有一根針刺入天璇的心窩。「小心啊!」她放聲尖叫。不過太遲了,一團綠色的火球從帶原者的食指射出,來勢洶洶地撲向熾日。

    熾日聽見天璇的警告而轉過身子,發現快如子彈的青火朝自己襲來,他趕忙把自己拉到一旁。

    太遲了,星火略過熾日的頭髮,隨即燒了起來。綠火在熾日身上蔓延開來,將他整個人吞沒。

    綠色的火很快便熄滅了,而熾日的身體與衣服絲毫未損,不過這也在天璇的意料之中。她剛剛讀取了綠火帶原者的思想,知道他的異能是什麼。

    熾日也發現了,他試著移動身體卻徒勞無功。綠火球只是施放異能的媒介,它只對活動物有用,可以使被燒到的動物無法移動骨骼肌。

    儘管身體動不了,卻無法阻止異能的運作。熾日繼續利用引雷在空中移動,因為動不了所以姿勢非常奇怪。凍氣人朝他噴射而去,並且釋放出冷凍氣體,熾日用雷電將自己拉向一旁,並不斷的拔起周圍岩壁的石頭甩向凍氣人,這當然對敵人不構成阻礙,只能干擾罷了。

    天璇緊張地看著兩人的纏鬥,以至於沒注意到天空中飄起的……那是什麼?她定睛一看,險些把舌頭咬斷。能量吸收者竟然也朝熾日飛了過去!他本來就是沒有重量的能量狀態,會飛沒什麼好奇怪的,天璇領悟到了這點。

    凍氣人的噴射飛行法會發出強烈的風聲,但是能量吸收者不一樣,靜悄悄地飄向熾日的背後。「你後面!」天璇用足以喊破喉嚨的音量大叫。

    熾日聞言反射性地轉頭,卻馬上發現自己的脖子動不了,等他利用引雷的力量讓自己轉身時已經來不及了,能量吸收者用模糊的手碰觸熾日的腰,看似軟弱無力,天璇卻知道他釋放了剛剛的打鬥所儲存的動能,這一擊的威力有如驚濤駭浪,因為熾日的身子猛然震了一下,並且浮現難受的情緒。

    天璇忽然感應到一絲惱怒,從熾日的心頭一閃即逝。天璇讀過各種人生氣時的想法,但熾日這種人肯定不多,他的微醞去得很快,緊接著的卻是冷靜的思考。他朝綠火球帶原者瞥了一眼,接下來的計畫馬上浮現於他──還有天璇──的腦海,令她不由得打了冷顫。

    天璇身旁的引雷屏障消失,熾日用來連結山壁的雷電也是,他神情木然,並且向下墜落。

    凍氣人與能量吸收者四目相交。「殺了他?」凍氣人心想。「超越預定的程序,但是應該留住性命地帶走。」

    「沒有用會死的力量。」能量吸收者想著。「約讓人劇烈疼痛的力量,除非他太弱太累,禁不住。」

    凍氣人對同伴傳達附和的意思,然後將目光轉向天璇。「不黑的眼睛,是新成員,可以帶走。」

    「同意。」能量吸收者心想,他們兩人朝天璇飄來,天璇必須緊捏自己的大腿才能忍住逃跑的衝動。

    兩個帶原者剛剛的「交談」雖然傳遞了不少資訊量,但透過眼神的溝通所花費的時間甚至不到一秒,而還沒摔到地上的熾日望著綠火帶原者,他褲子的口袋紅光乍現。

    引雷電流從口袋探出來,攫取著一枚金屬釦子,熾日將它拉向自己的口袋外一公尺處,並且調整好位置,讓鈕釦、口袋和綠火帶原者三個點形成一條直線。

    然後,熾日將鈕扣狠狠地往帶原者的方向拉過來。

    就像彈弓架上的鋼珠一樣,熾日在鈕扣被拉過去的當下便解除引雷,賦予了鈕釦強大的慣性。引雷的拉扯最快可以讓物體的速度和雷速一樣,不過這麼快的速度可能會先讓物體自身崩解,熾日當然沒用這麼快的速度拉扯鈕釦,但強大的拉引與其造成的力量仍讓高速奔馳的鈕釦猛如子彈。

    鈕釦劃破空氣,三名帶原者這才注意到聲音,綠火帶原者只是剛轉頭望去。才一眨眼的功夫,鈕釦就貫穿了他的額頭,從後腦杓彈出來,伴隨著如柱的血流。天璇忍不住閉上眼睛。

    有些核變人死亡後,異能的功效還是會存留,幸好這個帶原者不是這種類型。遠在一旁的登山客全身癱軟地倒下,他愣了半晌,發現自己可以動了,馬上用最快的速度朝山下狂奔。他還沒有開發異能。

    熾日也可以行動,看來剛剛的動能攻擊真的很痛,因為熾日的左手意直按著剛才挨打的地方,他冷冷地望著自己殺死的帶原者。「我本來只想抓這個最弱的,沒想到會著了他的道。」他這麼想著。「這兩個帶原者都毫無弱點,我該怎麼對付沒有肉體且不怕任何傷害的敵人?」

    凍氣人的雙腳再度噴射寒氣,不過是朝遠離熾日的方向行動,能量帶原者卻一動也不動。熾日警戒地看著他,同時將引雷射向地面。紅色電流爬向天璇,再度架設了一個保護圈。凍氣人究竟去了哪裡?

    兩分鐘之後,凍氣人回來了,不過他的雙手拿著兩柄白森森的冰刀。熾日睜大眼睛。

    天璇想起來了,他們剛剛前來這裡的路上有經過一條小溪,冰刀一定是河水做成的,在太陽的照耀下絲毫沒有融化,反而投射出令人膽寒的光芒。

    凍氣人衝向熾日,雙刀揮舞成一團光影。熾日放出引雷,將兩把刀拉向自己,但握著刀的對手也被拉了過來。他抬腿踢向熾日的肩膀,後者彎下腰,閃過了這足以造成四度凍傷的一踢,同時熾日撿起地上的沙粒,灑向凍氣人的臉。儘管身體不會受任何東西破壞,大把的沙子仍阻礙了他的視線,凍氣人閉上冷藍色的雙眼,熾日趁機用引雷將自己拉到一旁。

    就在這時,天璇忽然感覺到背後出現一股熱氣。她又驚又懼,也馬上發現了,自己剛剛太注意熾日和凍氣人的交手,卻沒發現能量吸收者從自己的視野消失了。

    能量吸收者透明的手摟住了自己,他身上的力學能大到天璇無法掙脫,而且這個人不斷的從空氣中吸取熱,讓天璇也感到身體在冒汗。除此之外,他身上現在還有第三種能量,沒有身體的能量吸收者不受引雷的牽制,他直接穿越引雷屏障進去,同時也吸收了不少引雷,天璇發現引雷屏障變薄了,而帶原者的身上也出現流動的紅色電流。他伸出另一隻手按住自己的嘴,天璇放聲大叫卻徒勞無功。

    即便如此,熾日也發現被挾持的自己,他的腦袋中浮現無數主意,他看看凍氣人,再看看能量吸收者,指尖的引雷一閃一滅。

    緊接著,強烈的電流從熾日身上爆開,他讓引雷在自己全身上下流竄,沒有一處死角,並且向外散發微微的電絲,就像柳土的格鬥電玩角色在放招前散發的氣息一樣。

    兩名帶原者浮現疑懼的情緒,然後凍氣人衝向他,用兩把冰刀砍向熾日;寒冰的刀刃在砍到斥日之前就先被引雷吸住,他加強電量,把刀給搶了過來。

    凍氣人的手掌釋放寒雪冰霜,下一剎那,熾日身上原本深紅色的引雷褪色了,他加強電量,引雷變成色澤更為純淨的楓紅色,這是足以吸附住氣體分子的電量,凍氣人的寒冷氣息被吸住,而熾日絲毫未損。

    凍氣人的眼中透露出慌亂,就算沒有思想複製能力,熾日也看得出來。「你向來沒有在打鬥中受過傷吧,如果對手也刀槍不入,你會怎麼辦?」熾日心想。

    凍氣人不信邪,他釋放第二波冷空氣,熾日就這麼站著迎向寒風,冷風也被有如盔甲的引雷吸住。

    凍氣人望向同伴。「風碰不到他,能量可以。」

    「好。」能量吸收者想玩放下天璇,用剛才飛行的方式飄向熾日。天璇暗自慶幸,帶原者戰鬥時的思考能力可說是出類拔萃,但遇上其他事情就遲鈍了,他們只會想著如何打敗核變人並抓走,而沒想到用手邊的人質威脅更省時省力。

    能量吸收者對準熾日揮了一記手刀,一股動能傳送出去,力量無視引雷直攻熾日,天璇看著自己領袖的外套袖子被削斷。這就像飛刀一樣,而且是看不見的飛刀。

    熾日握助從凍氣人那裡搶來的冰刀,寒冷的刀鋒讓熾日眉頭一皺,他將雙刀甩向能量吸收者,不過後者對著冰刀釋放出一陣熱能,刀子還沒落地就化成水蒸汽。

    雖然冰刀沒有傷到他,不過熾日藉由這個空檔把一束引雷伸向旁邊的樹,將自己拉到那裡,同時將手伸入口袋。能量吸收者見狀立刻大幅度地揮了第二下。強大的動能襲向熾日,天璇看見動能經過的路徑空氣都會模糊一下。

    熾日用引雷將自己拉向大樹的枝幹,隔空手刀在樹幹上砍出一道不淺的缺口,大樹發出嘎吱聲,就這麼倒了下來,天璇不知道躲在茂盛枝葉中的熾日現在怎麼樣。他似乎把身上的引雷給停止掉了。

    兩名帶原者跑向倒下的樹,天璇有點想過去看卻又不敢。樹葉又多又雜,完全看不見熾日的身影,天璇試著讀取他的思想,但那已經遠到天璇無法觸及了。

    下一刻,熾日從凍氣人附近的枝葉中竄了出來,他抓著一枝長滿葉子的樹枝,另一隻原本放口袋的手拿出一只打火機,正閃爍著火光。

    凍氣人的腦中出現了恐懼。熾日點燃一片葉子,火隨即蔓延到每一片,他抓著還沒燒到的木柄,將這團火甩向凍氣人,後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噴向空中,閃過了火把。原來他怕火。

    火把落在旁邊的泥地,很快便燒完熄滅了。凍氣人飄在空中,眼睛始終沒有離開熾日的打火機。

    熾日看著他,再看看能量吸收者。他走出樹葉叢,然後,用打火機點燃葉子。天璇睜大眼睛,這可是一整棵樹啊。

    火勢貪婪地吞沒所有枝葉,隨著濃煙的產生,原本的喬木化成名符其實的火樹銀花,凍氣人飄到更遠的地方,能量吸收者也感到警戒。

    熾日將引雷射向火推,拉扯其中一段燃燒的樹枝,朝凍氣人丟了過去。凍氣人當然閃過,這時熾日利用樹木再度遊蕩於空中,他接近凍氣人,同時將幾束引雷射向大火,撈起更多火把丟向凍氣人,沒有一根火把丟向相同的方向,凍氣人只有閃避的空間,完全無法逃離火把構成的範圍,熾日就像在玩舊式電玩小蜜蜂一樣,只要單方面的朝對手發射子彈就好了。

    雖然熾日專心致志地對付凍氣人,卻也時不時地瞥向地面,天璇朝他的目光方向望去,她看見能量吸收者將手伸向燃燒的樹,而火焰流入他的身體。

    不,天璇大驚。能量吸收者走入火中,像海綿吸水一樣吸收所有的火焰,等到天璇回過神來,她看見樹木變成木炭,能量吸收者整個人散發耀眼的橘紅色光芒,吸取所有火焰的他宛如祝融在世,再加上他身上原本就有的引雷、動能……。熾日怎麼會完全不守著火堆呢?這不像他啊!天璇心急如焚。不對……如果是熾日的話,打從一開始就不會留給敵人這種變強的機會,但他還是燒了樹。

    熾日看著危險度無與倫比的能量人,臉上絲毫沒有驚訝,彷彿早就預料到了。天璇忍不住讀取了他的思想,那一瞬間,她完全懂了。

    也許這是唯一打敗他們的方法,但是有可能做到嗎?她暗忖。

    ─────

    能量吸收者朝熾日發射一顆火球,熾日見狀立刻將自己拉回地面,並且拔足狂奔。

    能量人又射了一發,不過這次還沒打到熾日就先自行熄滅了。謝天謝地,天旋心想,他身上的火焰雖多,離開身體後卻撐不了太久。

    帶原者也意識到了這點,他將自身的引雷朝熾日放出,想以此將熾日拉回來。引雷攫住熾日的小腿,卻馬上歸於無形。

    「原來是這樣,仔細想想也對。」熾日心想。「他能控制的僅有自身的能量,發出去後就不屬於她的,而引雷本來就是我的。」能量吸收者放出的引雷電流相當粗大,這想必是他全部的電量,因為熾日將雷電回收之後,對手身上就再也沒有流動的電流了。

    熾日停止逃跑,轉身面向兩名敵人,卻仍保持安全距離。能量吸收者再度釋放一波火焰攻勢,而且他這次在火中灌注了動能,火焰的射程增長了好幾倍,有如流星的火球以飛箭之速擦過不及躲避的熾日,稍微沾到熾日的衣角,流下一小片燒焦的痕跡。熾日露出驚駭的表情。

    他是故意的,天璇讀取了他的思想,心如止水,與臉上的恐懼完全不同。如果不裝出受挫的樣子,那個帶原者就會採取其他攻勢。

    幸好計畫奏效,能量吸收者馬上投射更多的動能火焰彈,熾日用引雷謢住周身,高大的他在火球的空隙中躲避是非常困難的事,他不斷的將自己拉向四面八方,巧妙地閃過每一發力量與火焰兼具的攻擊,卻又輾轉於火球的集中範圍附近,引誘帶原者更加猛烈的發動攻勢。現在,小蜜蜂遊戲的玩家成了帶原者。

    在兩人交纏了幾分鐘後,能量吸收者的其中一發火焰彈在路徑中熄滅,它後面火球也一一消逝。

    能量帶原者這才發現自己的動能用完了。熾日停止躲避,他昂然傲視對手。凍氣人眼見同伴失去動能,於是朝熾日的背後緩緩前進。

    熾日看著仍然滿身火焰的能量吸收者,他竟然一步步朝他走過去,能量吸收者大驚。就算無法遠攻,自己仍然破壞力十足,這個人究竟在想什麼?

    熾日沒有停止腳步,忽然間,他雙眼睜大,雙手按住自己無法活動時被能量吸收者施以衝擊波的傷口。他單膝跪下,隨即不支倒地,一口鮮血從嘴中吐出。

    兩名帶原者交換眼神。「受傷過重。」能量帶原者心想。「趁現在帶走?」

    「別這樣帶走。」凍氣人想道。「這個人很強,弄斷他的手跟腳但別殺掉,回去再交給主人,主人會告訴別的主人,別的主人能治好,再變成同伴。」

    「同意。」能量吸收者心道。「快點,或許他會再起來。」想到這裡,他們兩人的腳分別散發凍氣與火焰,朝熾日噴射過去,他們的拳頭對準熾日的兩肩。

    天璇躲在一旁看著,呼吸急促。只有一次機會,不要失敗呀!她心想。

    再他們兩人即將逼近熾日的那一剎那,熾日眉毛一皺,迅速地滾了一圈,躲過即將弄斷自己雙臂的兩人。兩名帶原者大驚,連忙停止噴射,但即便如此還是慢不下來,寒冷與炙熱組成的兩個核變人就這麼撞在一起。

    然後,消失了。他們兩個人間蒸發,原本相撞的地方只剩下一團煙。

    天璇呆呆的看著原本有兩個帶原者的地方,熾日站起來,擦掉嘴角的血,還有被弄髒的眼鏡鏡片。「想不到在體內使用引雷挺簡單的。」他心想。

    ─────

    事情發生的太快,雖然天璇一直在關注熾日的想法,也知道他的戰略,可是這麼多的資訊量在瞬息萬變的戰鬥中要一口氣消化完實在太難了。

    從一開始燒樹,並且測試出凍氣人真的怕火後,熾日就把接下來的所有計畫擬定了雛形。他知道如果燒一整棵樹,凍氣人絕對退避三舍,而能量吸收者為了救同伴還有增強自己會過來吸收掉所有的火。兩個人都沒有實體,一個是由單純的寒冷氣體組成;另外一個的身體是任何形式的能量,他從一開始變形時就在用大氣中的熱構成自己了。要擊倒這兩個人,只有消除組成他們身體的東西這個辦法。

    熾日在確定能量吸收者耗盡火以外的能量後,在身體裡用引雷輕輕拉扯自己的內臟,這只是微乎其微的觸碰,卻也足夠吐出鮮血,欺騙兩名帶原者,他們也如願以償地雙雙逼近,只要在這個時候讓他們相碰,凍氣人一定會被烈焰纏身的同伴消滅,如果熾日判斷沒錯的話,凍氣人體內的極寒低溫說不定也可以把火給熄滅,幸運的是他猜中了,這兩個敵人互相把對方給抵消掉。

    天璇緊張地跑過去,拿手帕給模樣狼狽的熾日。「天璇,打電話給冥宙,她手上有劉姓夫婦的手機,也知道劉亞傑的號碼。」熾日一邊擦臉一邊說。「打給劉亞傑問他現在在哪……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天璇點了一下頭,她正準備拿出手機時,聽到背後傳來腳步聲。

    天璇心一寒。是帶原者的救兵嗎?她轉向身後,看到兩個男人從附近的草叢出來,其中一個是身材壯碩、戴著墨鏡的老人,他輕輕鬆鬆地背著一個男孩,男孩有著黑色的頭髮和滲著血的額頭,等他們走進後天璇才注意到那男孩是……

    「就是他們,爺爺。」劉亞傑勉強地說。「可以放我下來了。」
─────
李振凝,友人繪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78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正在看大聲說的你
歡迎喜歡閱讀/創作故事的同好入內交流加友!同場加映薔薇口味的玄幻小說〈時空魅影〉,每週一二四五播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