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9 GP

第四章74 『魔女的企圖與提案』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29 06:58:32│贊助:202│人氣:11158


痛苦地喘著氣,昴總算注意到自己的碰到的是綠色的草原。
自從四肢著地開始,濃郁的草的清香就掠過鼻孔。彷彿是雨後天晴的草原一般,嗆人的自然氣息淡淡地包裹著昴的全身。
轉過頭,昴直視這在他正面的艾姬多娜。
她如同往常一樣,坐在草原的小山坡上,排列著桌椅,做著茶會的準備的同時等待客人────昴的來臨。
如同往常一樣。────是啊,如同往常,一樣。
「雖然感覺你有很多話想說,有很多話想問……但首先坐下來,喝乾這一杯茶如何呢?」
「……妳,好好回顧下妳剛才對我做了什麼,妳還會覺得我會友好地坐在那裡嗎?莫非妳以為我會回應妳的茶會?」
「會啊。比起忘我狂怒的本能,你是那種心思縝密,能擺出冷酷外表的理性優先者。現在,比起和我把話題扯遠,進行有意義的對話才更有利……是吧,你能夠這麼判斷的吧?」
「────」
狂怒之下忍住不發出聲音的昴面前,艾姬多娜那悠然的態度卻沒有動搖。
從上往下傳來,彷彿在嘲笑想要做些早已暴露無遺的小伎倆的昴的話語,昴卻因為其正中了自己的內心,既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
不過,唯唯諾諾順從她的話,被她踐踏也讓人不安。
「艾姬多娜……快說那不是妳的本意。」
「嗯?」
「之前的,色慾魔女的事,對妳來說不是本意,就這麼說。這麼說著,向我道個歉,快說吧。」
「…………」
「說那是沒有辦法的。預料之外的事,不該成為那個樣子的。這麼告訴我。這麼說的話,……,我不會那麼斥責妳。」
艾姬多娜所說是正確的。
為了向前邁進,她的知識和協助是有必要的。
但是,無法原諒的就是無法原諒。艾姬多娜利用色慾魔女,蹂躪了昴內心決不允許入侵的重要場所────昴的『聖域』,這一點確鑿無疑。
所以,能夠原諒艾姬多娜,和她進行有意義的對話,對於昴來說是必須的。
「……還以為你會說出什麼來。」
大概是在剛才的瞬間,她理解了昴內心的軟弱和固執。
艾姬多娜不由自主的低語之後,目光投向了咬著嘴唇等待回答的昴。緩緩地用手指擺弄著白髮的髮梢的同時,
「和你希望的一樣,那是色慾魔女,卡蜜拉的暴走。雖然我試圖阻止了,但她也沒有聽我說的話。不過,揭露你內心最不想被碰觸的部分,讓你沉溺其中,也是我想要以試煉為名,把你操縱過來而已。」
「────」
「雖說驚險,你還是在陷阱中憑借自己的力量逃了出來。於是,試圖拉攏你的卡蜜拉鬆懈之時,我奪回了主導權把你帶來了我的城。現在能夠這麼面對面,也可以說是僥倖吧。」
「────」
「……所以,我這麼說的話,你滿足了嗎?」
快速地說出一連串昴期望的回答,但在最後卻又背叛了期望的艾姬多娜。
昴一言不發地仰起頭,將正在提問的艾姬多娜從視野中移除。
「究竟是什麼目的,讓妳這樣挑唆其他魔女。」
「卡蜜拉沒說過嗎?想要拯救挑戰『試煉』而心智遭受磨損的你。」
「那、那可不是色慾魔女的真心吧。如果她說的話是正確的,那些都是她自以為的我的軟弱────想要雷姆對我說那些溫柔話的軟弱。而色慾魔女不可能對我抱有好意。……那是,妳的指示吧。」
「沒說幾句話就真能推理到那個地步……這麼一來的話,什麼借口也沒用了吧。」
輕而易舉地,艾姬多娜就放棄了狡辯聳了聳肩。然後她又將桌上自己的杯子移到口邊,
「和你想像的一樣,讓卡蜜拉見你,讓她裝作你心中的女孩子,都是我的指示。然而不那麼完美,被你看破,那就不是我而是卡蜜拉的問題了。」
「……為什麼,要那麼做。」
「要真說出來你可能會生氣吧────那是最有效,也最有可能的手段。」
艾姬多娜在無表情的昴面前,毫不畏懼地繼續說著。
「第二『試煉』,你在這步就被困其中,對我來說也是預料之外。無論如何,試煉的內容竟如此刺痛你,說實話,到眼見為實之前可以說我都沒料想到。」
「────」
「哎呀,我偷看試煉內容還希望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啊。初次『試煉』的時候我記得告知過,這可是魔女準備的『試煉』啊。就算結果壞心眼了點,被說三道四我也不怎麼喜歡。」
「……繼續說。」
「不管怎樣,在邊上看你進行『試煉』我想到────這樣下去你繼續獨自挑戰『試煉』的話,沒多久你就會被磨耗殆盡,吶。」
這也算不上誇大其詞的意見,也算得上是事實吧。
昴自己也沒有糊塗到看不清自己腳下,進而加以否定的程度。
第二「試煉」────不可能發生的現在────被迫面對這些,面對各種各樣的場面,事件,悲劇。那些能把昴的逞強、固執和錯誤信念悉數推翻都綽綽有餘。
「所以我才介入了。雖說你被消磨乾淨,也算得上是一種結果。我進行著一切實驗,反覆地發生錯誤。這是迫使我不知疲倦地追求結論的好奇心不斷地產生的結果。為了滿足這永不滿足的貪婪,我追求著所有的結果。────你挑戰『試煉』而失敗的結果也不例外。」
「這樣的話,那妳才是為什麼會介入。我受挫也算是妳追求的結果之一的話,妳大可以對我棄之不顧也無所謂。我說到底也不過只是這種程度的人────得到這樣的結果妳也會滿足吧?」
「把它作為結果之一,接受下來的想法也有。……雖說也有,但也不是說為了得出結果就可以坐視不理。」
「什麼……」
昴的追問下,艾姬多娜的回答降低了語調。
聽罷,昴第一次在這個場合因為憤怒之外的原因皺起了眉頭。
仔細想想她的話語,如果那時確切的話……
「不想讓我因為意志磨耗而消失……所以妳才促成了那種展開,是這回事嗎?」
「……雖然從結果上講是這樣的,但侵犯了你最珍視的領域,關於這一點我也沒有任何借口可用。正因如此,如果你想要對我怒罵的話,我也甘心接受。你的狂怒是正確的,我的任性是錯誤的。只是這樣而已。」
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艾姬多娜直視著山丘下的昴。
她現在全無先前那樣的鬧劇或者玩笑般的感情,取而代之的是以盡其所能的誠意面對著昴。
被這樣的態度、這樣的姿勢、這樣的言語,所壓倒。
直到剛才還牢牢佔據內心的,對艾姬多娜的話語難言的憤怒與不信任,現在看來也是十分自私任性的。
作為事實,艾姬多娜的幫助────把之前的狀況作如此這般解釋還讓昴的抵抗心理殘留著,但如果沒有她的協力自己的內心會變得怎麼樣呢。
在墓所冰冷的地面上,心被粉碎、被捻成碎屑,在黑暗中連微光都看不見,被突然抹消之類的也不難想像。
雖然做不到以言辭傳達感謝,但他也不認為對方應當受到傾瀉而下的憤怒和責罵。────那是情感之中最危險的陷阱。
「────」
昴一言不發地站了起來,拍去身上的草,向山坡上走去。
坐在椅子上的艾姬多娜看著走近的昴,面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靠近的昴打算擲出怎樣的言語,即使是經過了數百年時間的魔女,似乎也沒有看出他的意圖。
知識欲的化身。『貪婪的魔女』。使這樣的對手露出這麼扭曲的表情,也讓昴的有了一絲心安。
「────啊」
因訝異而小聲驚呼的艾姬多娜面前,昴拉開座位坐了下來。
雖說沒有端起杯子到嘴邊的意願,這是以談話為目的坐在桌邊的表示。目光中夾雜著一抹不安的艾姬多娜面前,昴以手托腮又背過臉去,
「沒興趣喝什麼多娜茶。……我要和妳,談一些有實質意義的內容。」
將內心難忍的感情壓抑住,昴展現出回應艾姬多娜的氣量。

※ ※ ※ ※ ※ ※ ※ ※ ※ ※ ※

「最後,第二『試煉』究竟是什麼?」
仍然是撐著臉的姿勢,仍然沒有正眼看著艾姬多娜的昴發問。
與此同時,面前的艾姬多娜卻為了進入昴的視野,把椅子向斜前方拉了下,
「你,自己是怎麼看的呢?」
「妳不是在……糊弄我吧。突然就討要我的回答,怎麼說也太自私了吧?」
「我沒有那麼險惡的想法。畢竟我做了讓你生氣的事。只是想要確認一下友好對話的可能,還想聽一下你自己的意見,我只是懷有這樣的想法而已。」
這樣的話語,反倒是聽者的一方容易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昴是以平常心,沒有任何氣勢的情況下進行這樣的會話,肯定會做出有所動搖,說不出話這樣的反應吧。
不過現在以他的心境,也不可能做出艾姬多娜期望的反應,他只是以短短的歎氣作為回答,
「『試煉』裡出現的是『面對不可能發生的現在』吧。以此為題,展現出的景色又是那種樣子。……不存在的現在,是指我到現在為止的時間段內,選擇了不同的道路之後的『現在』吧」
換一種思考方式,大概類似於視覺小說這種遊戲的形式。
玩家在關鍵節點選擇的選項,會導致故事的內容和可能發生分歧的遊戲。就算誇張地說人生也是以這種形式進行下去的宏大遊戲也沒什麼大錯。
人總需要面對一些選擇,以自己的意志選擇事物────於是,分歧出的某種可能的世界線,那正是所謂的人生。
「原本應當看不到的世界。說不定那是比『現在』要幸福得多的世界,也會後悔『當初那樣做就好了』。也有可能,那是比『現在』不幸得多的世界,就沒準會感謝現在的自己。────本來第二試煉就是,目睹和面前的『現在』不同的『現在』,考察受試者是否能正確地肯定那個唯一存在的現在。」
接著昴的話,艾姬多娜將第二『試煉』的內容簡要地敘述了一番。
這和昴所想像的試煉內容並無太大的差異。除了一點,對昴來說,深且尖銳地刺痛著他。
「────我所看到的,不同的『現在』,是真實存在的嗎?」
「…………」
「我每次死後就會開始『死亡回歸』,這樣一來,也就沒見過自己死後的事情。……這以前我也沒有這樣考慮過死後世界的進行。……不是,是我讓自己不去想它。」
因為,是這樣吧。
昴之所以進行『死亡回歸』,是因為世界已經陷入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為了打開這種局面,救出重要的人,昴相信通過自己的『死亡回歸』能達到最美好的未來,因此才以生命為代價,壓抑住自己的感受到達現在。
死後世界的存在,從根本上顛覆了昴的前提。
雖說是讓自己心安,但正因為昴相信沒有什麼『自己拋棄的世界』,也許存在著的那些『遺棄的世界』的人們才能夠獲救。
所以說,
「我死後,世界還在繼續下去嗎?由我的選擇而產生的世界分歧,我失敗之後將一切捨棄的世界中,沒能夠保護的大家還在那裡嗎?」
「────」
「究竟怎麼樣了,艾姬多娜。……快回答我」
失去了不面對艾姬多娜的選項,昴以懇求的視線注視著斜前方的艾姬多娜。
艾姬多娜一言不發,沐浴著昴的注視的同時,似乎陷入沉思一般撫摸著自己的下巴,然後閉上了眼睛。
「關於『試煉』,有一件事是必須先講清楚的。」
「…………」
「第二『試煉』中的『現在』,最多也不過是給你看了假想世界的景象。接受『試煉』的挑戰者……這次是你呢。由你詳細的記憶構成並投影,基於此提取出『世界的記憶』中構成你身邊要素的相關人物、世界、大氣、魔法來組合過去・現在・未來需要的信息,才誕生出了那個『現在』。」
「…………」
「也就是說,那無論如何也只是精緻的『非現實』。和自己的想像或妄想相比還原度自然是勝出一籌,即使作為事實也有可能發生。但那到底也不過是『創造出的非現實』。真的存在與否,我不會給出肯定的回答。」
「那,那麼……」
「不過」
藉由艾姬多娜的說明似乎看到希望的昴抬起了頭。然而,就要看到光明的昴面前,艾姬多娜卻伸出手阻止了昴說話,
「你的『死亡回歸』的原理,詳細之處還尚不清楚。你的『死亡回歸』基本上是『嫉妒魔女』的產物,這一點應該不會有錯。但是『嫉妒魔女』如何使你進行『死亡回歸』卻有著無盡的謎團。也許那是以你的死為契機,將世界完全重頭來過。或者說,也有可能是,來自存在與否都不明瞭的其他世界,所謂的平行世界中,以那裡的你來覆蓋『你』的過程。」
「啊……」
「如果是採用了後者的原理,那麼平行世界就是存在的。這麼一來,在那個世界的你即使死了,沒有『你』的世界也會那樣繼續下去。」
「確、確認的手段是……」
「────不存在」
面對顫抖著說著話的昴,艾姬多娜無情地斷言的同時也將頭扭向一邊。
「如果確認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向『嫉妒魔女』本人詢問。但是那種困難至極的事,你也已經有過體會了吧?」
艾姬多娜所說的,是昴在現實中面對『嫉妒魔女』時候的記憶嗎。茶會結束時候,在墓所外迎接了昴的『嫉妒魔女』。
奪取了愛蜜莉雅的身體,將加菲爾大卸八塊,將整個『聖域』都以暗影包裹的怪物。────不由得想起了對於那個存在的表現和來由的疑問。
「啊,對了,艾姬多娜。之前,這個茶會結束之後……在外面,『聖域』中我看到了魔女。那個,是什麼,究竟是什麼?」
「顯而易見的事,那就是『嫉妒魔女』啊。雖然相對於真貨來講,那種冒牌貨也算是差得遠了。選取作為容器的肉體還遠未成熟,不管怎麼說封印一個都沒有解除。缺乏魔女因子的狀態下,不可能發揮出全盛時期的力量。」
「那個樣子,比起全盛時期還差得遠……!?」
連獸化的加菲爾都不當回事,連擦傷都沒有的情況下就殺盡了一切的怪物,和真正的『嫉妒魔女』還都不能相提並論。
四百年前,那個魔女橫行之下的時代,究竟是怎麼樣的地獄啊。
「和你想像一致,她出現在外的契機就是這個茶會。這裡的話,她都無法因為你觸犯禁忌而束縛你。因此嫉妒發狂了,想要將裡面無法散發的怨恨在外面發洩,從而才會怒氣滔天引發暴亂。」
「會變成這樣,妳不是全都知道的嗎。」
「也可以說不知道。畢竟第一次這樣。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大概是這麼一回事吧────就這樣建立了假說。不眼見為實就沒法得出結論的,身為貪婪魔女的我,和你們也沒多大差別呢。」
「────」
再怎麼說也沒有降下旁觀者姿態的艾姬多娜面前,昴也感覺無言以對。自己並不會責怪她或做出那樣的舉動。就算明白了這一點,也有些令他焦急的想法揮之不去。
如果她願意,想要幫助昴,或者說────
「把你愛慕的人選作容器,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理由吧。雖說在同樣是半妖精的身上會有些熟悉的感覺,但更重要的理由只能是『嫉妒』無他。」
「嫉妒……?」
「對於想要獨佔你的思緒的魔女來說,憎恨、想要抹去你傾注了那麼多熱愛的那個人,難道有什麼奇怪的嗎?」
瘋狂地愛上某個人,就會要求他同樣地愛上自己。如果那份愛的目標不是自己的話,為了想要讓它指向自己而陷入瘋狂,也是『愛』之名的烈性藥所能引發的。
因此『嫉妒魔女』才會繼續那種稱得上是化身的行動嗎。
「你的所有煩惱,只有『嫉妒魔女』才悉數知道。」
「────」
「不管怎麼想,說實話,也不可能得到答案的吧。她對你窮追不捨的那個場景也好,最不明白的『是否存在的現在』也好,都得不出什麼結論。」
「這,種事情……」
這對昴來說,實在是太過殘酷的現實了。
希望得到明確的否定,否定昴剛才看到的死後世界的存在。
如果不行的話也想要斷言,由於你的自以為是,讓那麼多人白白犧牲。
無論哪邊是答案,昴都會將得出的答案作為訓誡,銘刻於心,為了不讓自己忘記,緊咬牙關,流著血淚,靈魂為之慟哭的同時邁出步伐。
────然而,『沒有答案』這種回答是不是太過殘酷了呢。
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把世界就當做這麼懸而未決的樣子,讓自己活下去嗎?
不知道踐踏過的事物是否被自己踐踏。對拋棄了的事物,都不能抱有那是自己拋棄了的念想。不讓昴有著把自己的罪孽作為罪孽的自覺,就是對昴降下的懲罰嗎。
菜月·昴是犯下了那種程度,不被任何人所原諒的罪惡了嗎。
誰也不能對昴做出判決。誰也不能譴責。這種事早已明白。
────然而昴自己,都不被允許做這些嗎。
「我也認為這很殘酷。但我覺得,需要乾脆的態度來面對它。」
艾姬多娜對被打擊得悶聲不響的昴投來這樣的話語。
緩慢地把頭轉向她,昴以茫然的眼瞳面對著說這話的艾姬多娜。
艾姬多娜在昴的視線中,又吸了口氣,以認真的表情說道,
「第二『試煉』,說極端點就是把『現在』作為『現在這一刻才有的存在』接受下來,把『現在』以外的『現在』作為其它世界中不可觸及的存在,做出決斷。」
「────」
「相比起其他挑戰者來說,你有那樣的能力使你有理由更強烈地意識到,那些是現實中可能發生的事,試煉對你來說也更為嚴峻。但即便如此,也要改換一下自己。」
「改換……?」
「你的選擇,的確可能已經造成不計其數的犧牲。到現在為止你所捨棄的一切裡,已經有很多無法挽回的事物了吧。但是,總是牽掛著那些拋棄的、喪失的事物也是可悲的。空虛的。苦痛的。你不這樣想嗎?」
「只是空談唯心論的話我找妳何用。……雖然這麼說不太恰當,但妳覺得這是在普通的心理咨詢裡能想法子解決的體驗嗎,喂!」
艾姬多娜的話很順耳,也是安慰般的措辭。
如果傷口較淺,犯下的罪行較輕,或者是能夠更輕鬆對待的事的話,也許還真有點效果。
或者說是以得到了救贖的感覺,進而做到『改換』自己也說不定。
但是,
「我曾經做的事,之後無論變得多麼糟糕,對現實的影響都是為零。我盡心達成的一切,就算是建立於那些我錯以為是不再存在、被輪迴抹去了的犧牲之上,現在唯一可能存在的現實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正是如此。」
「這種情況下,怎麼樣才能肯定自己?怎麼做,才能原諒自己?妳之前伸出的援手,我也那樣避開了。被虛假的雷姆拯救,也不是我所希望的。真正的雷姆,總有一天我會親自取回,但是────」
緩了口氣,昴的表情卻變得十分扭曲,
「────我總有一天救回的那個雷姆,真的就是那個我想要救的雷姆嗎?」
「────」
「如果得不到回答,我的內心依舊走投無路。……而妳卻說這總會有辦法的,要我做出決斷!」
「────」
「比起數著沒有救到的,要去數那些救到了的,妳是對我這麼說的嗎?」
艾姬多娜想要對昴說話語中,包含著某一種的希望。
對於昴來說,也許真能成為某種希望的言語。
────但是昴深陷的深淵,還沒有淺到能把它當做希望。
「就憑那種平凡的唯心論,妳就要我奮起抗爭命運,是這樣嗎?」
「────是這麼說的。」
「────」
「我呢,對你是這麼說的。」
對著甩開自己安慰的話語,在絕望的深淵中大聲呼喊的昴,艾姬多娜這麼說道。
慢慢地,有條不紊地,艾姬多娜直視著昴,這麼說道。
「比起清點那些沒有救到的成千上萬,你應該記住這些被你救到的千千萬萬。現在,你這樣到達這裡的路途中,我只是看到了那些。」
「我,做了什麼……妳,明白我的什麼……」
「你到這裡為止,你盡自己所能,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我只是看到了這一切。所以我可以這麼說,可以這麼告訴你。」
「────」
「你走到這裡的路途之中,沒有做過任何一件無價值的事。誰也沒有權利對你的拼盡全力說『還不夠』。你把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賭上,才能到達現在這一瞬間。────這是,值得驕傲的事。」
艾姬多娜的真摯言語不由得打動了昴空洞的內心。空空如也的內側,有什麼響了起來────但還不夠。僅憑這樣的說辭,還不能讓他站起來。
雖被說是值得驕傲的事,昴拋棄了很多很多,這也是不容動搖的事實。原本是能想方設法做到的。如果不是昴的某個誰,同樣條件下也能夠做得更好。然而那個位置要是昴自己的話,卻沒能拯救那麼多人。
這就是昴的罪過。昴的罪行。昴應該承認,身負的罪孽。
「誰也不會原諒我。」
「我來原諒。由知道這一切的,我來。」
「誰也不能裁判我。」
「我來裁判。由知道你罪孽的,我來。」
「────誰也不能,肯定我。」
「如果你不能肯定你自己,就由我來否定無法原諒自己的你。」
「────」
「如果你肯定你自己的罪孽,就由我來否定你的罪過。」
緊咬不放的艾姬多娜將昴的話一句一句地抖落。
為什麼,這位魔女能如此堅定的,否定昴的罪孽呢。
為什麼,這位魔女鍥而不捨地,想要清掃昴內心的陰霾呢。
「妳,為什麼……要對這樣的我,想要做些什麼呢?」
「……這種事情,讓女孩子親口來說,多少有些惡劣呢。」
至今為止滔滔不絕的艾姬多娜,說話第一次有些含糊了起來。
然後,稍微紅著臉的艾姬多娜咳了幾下,
「────要不要,和我簽訂契約呢,菜月·昴。」
平靜,卻又讓人感受到堅定意志的聲音。
轉眼的時間後,昴的大腦才理解到這句話所含的意思。
「契,約……?」
「是的,契約。和『貪婪魔女』的,正式的契約────結成那個,你意下如何呢?」
「結成契約,結成的話會發生什麼?」
「很簡單啊。────在此之後,如果你遇到什麼無能為力的障礙,我就和你一起為之煩惱。誰想要你做出他期望的回答時,我來努力讓你能夠做出那樣的回答。當你被自己的罪孽所擊潰時,就由我來剔除那些罪孽。」
一口氣說完之後,艾姬多娜面露羞怯的笑容。
「能不能和我,結成這樣的契約呢。」
「……妳是死者,所以,是無法干涉現實的吧。」
「我應該已經跨越了死者的領域了吧。雖然是現在才說,但我覺得這樣也不錯。……如果,你能原諒我的話。」
以手抵胸,低著頭的艾姬多娜說出的話震動了昴的鼓膜。這份震動傳達到了體內,帶著溫熱隨著血液循環逐漸傳導到了全身。
似乎是要麻痺了的指尖,也恢復了觸覺。
乾燥的舌尖也悄悄恢復了濕潤的動作,忘記眨眼的眼瞳也似乎忘卻了乾渴被溫熱所輕柔地環繞。
伸出的手,請求,提案,助力的言語,要如何回答讓昴感到一絲迷茫。
為了繼續掙扎前行立誓也好,讓自己失去拚命的必要也好,支持自己也好────魔女對昴這麼說著。
「不是我自誇,我對自己的知識量還是有自信的。你會遇到的大多數問題我都心有對策,無論多麼荒唐的事降臨到你身上,和你的身邊人不同,你沒有必要費心來說服我。不管怎麼說,我理解了你『死亡回歸』的能力。」
「馬上,就把妳的賣點告訴我嗎?」
「雖說和我結下契約之時,作為需求方想要知道好處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如果這樣還有讓你內心平穩的價值的話,這也算是好處的一種不是嗎。」
以昴說的話為由,說出了自己正待價而沽一般言辭的艾姬多娜面前,看到這副前所未見的面貌的昴也不禁緩和下臉色來。
輕輕地,空氣也從肺裡舒緩地逸出,昴「啊啊」地歎了口氣。
草原的風輕撫著脖子,倚靠著靠背昴抬頭看向了天空。
創造出來的天空中,能看到白色的雲彩正在漂浮。
走投無路的時候,找不到答案的時候,直面困難的時候,
────要是也能再次像這樣,在藍天下交談尋求答案的話。
「這,說不定也不錯呢。」
「這麼說的話────」
艾姬多娜說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似乎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拳頭同時,低下頭緊盯著昴。還是那樣貼著椅子後背看著自己的昴的視線中,她也頓時為這樣的動作感到害羞而重新整理了下臉色,
「啊,不,嗯……如果你非要堅持的話,結成這樣的契約也不是不……」
「再掩飾已經晚了。說起來不是我提出的請求而是妳……不過這種情況下這麼說是不是有點傻……」
雖說是艾姬多娜提出的想法,但畢竟是為了挽救昴的內心的舉動。
說白了,這算得上是魔女的溫情。之所以不是以昴來提出請求的形式,也只能說是魔女顧及到了昴的感受,給了面子,別無理由。
無論何處,無論是誰,一直以來自己都是這麼受到幫助的嗎。
從靠背上彈起的昴身子前傾,順勢站了起來。
觸手可及的艾姬多娜────抬著頭看了看昴,露出不安的表情。
這些細微的動作,都讓人覺得她真是個機智的魔女。
如果就這樣得救,那麼對昴來說也沒什麼抱怨可講了。
「契約,怎麼樣才能簽訂?」
「────如果是結成正式的契約,首先要構建我和你之間的聯結。細節就交給我來完成,先把手伸出來吧。」
艾姬多娜舉起右手,向昴伸出了白皙的手掌。
在這手上,貼上自己的手,是這樣吧。
昴看著嘴角掛有難掩的喜色的魔女,感覺到的惡意也已經不復存在,「啊」地歎了口氣,
「這樣一來,總能改變一下形勢了吧。」
於是,懷有對於未來的滿心期待,把自己的手重合在了她的手上────

衝擊。

碎裂的聲音爆發出來,昴旁邊放著杯子的桌子頓時炸裂。
桌子受到的衝擊自然地傳導至地面形成了巨坑,地震和響動使得昴在搖晃中不由得大聲驚呼。
「────那個契約,給我等等。」
錘擊地面,充滿威嚴地說著話的,金髮碧眼的少女。
────『憤怒魔女』,以滿是憤怒的眼神緊盯著兩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782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1 篇留言

卓柏森木林
終於等到了(*´∀`)謝謝大大

09-29 07:05

自稱勇者
多娜股要上漲了(≧▽≦)

09-29 07:16

豪豪
多娜多娜!!!!!

09-29 07:20

夜や
快買多娜股!!!

09-29 08:55

亞空
跟多娜契約其實應該不錯
只是昴放棄思考就變成If線了啊~

09-29 09:00

背叛惹o愛
放棄EMT股換買多娜股

09-29 10:30

Mickcy
我就知道多娜教!!(́提◞౪◟供‵)

09-29 10:55

我的寶會轉彎
多娜教出現了!!! 我是第一個教徒

09-29 11:15

靜御前
多娜教出現了!!

09-29 12:51

Uilo
這契約真的太甜了,甜到令人忘我啊 多娜!

09-29 12:51

lifeagain
EMT股受到多娜颱風的影響 股價下跌 40%

09-29 12:58

好險有那台PSV的梓喵
逢低買進憤怒魔女股(偷笑

09-29 17:36

銀刀_百鬼
実に いいイイイ

09-29 17:57

孤月
感覺是有企圖的

09-29 18:35


多娜教

09-29 19:08

NG的凱
魔女會是這麼好的人...? 對自己沒甚麼好處光給對方好處的契約...?

總覺得有企圖阿

09-29 19:55


如果...能夠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事物,參與自己所未能參與的事物,思考自己從未思考過的事物...這對多娜來說,是個能稍微滿足自己那無窮盡的求知欲的機會呢...

09-29 21:38

神月
啊~~先入多娜教了!!

09-29 22:14

zhi zhi
不過486這白痴放棄了這外掛………想想隔壁棚的桐人 有外掛的生活那麼好偏偏不要==

09-29 22:41

我吶兒強
雖說感覺一定有企圖,不過....
多娜股這波漲跌太曲折太甜啦!!!!
多娜教誕生啦

09-29 23:15

MilieMie
都是可以喝體液的關係了-/////-

09-29 23:54

Safe
486現在連魔女都要插旗了嗎?! 太可恨啦!!!!

另外...請問多娜教招募處要往哪邊走?

09-30 00:13


很慢.....我看到121就卡住了

09-30 21:18

密取
122~130 都翻完了喔 百度那邊都翻完了喔

09-30 22:22

淋しくて
AB線還有缺很多09-30 22:25
密取
B線還沒翻 A線122~130 只缺127 忍不住地可以趕快去看

09-30 22:35

領域外的侯爵
雖然放棄了這外掛很可惜
但我也覺得這是正確的抉擇
總覺得這個多娜將來會是一個大BOSS

不過,坦白說我還是挺喜歡她的

10-07 11:57

東堂刀華
正式加入多娜教

10-09 16:00

elle10368
我感覺多娜該不會是想說 如果可以奪走昂 就可以報復嫉妒魔女? 還有憤怒魔女跳出來 該不會是如果簽訂的話 被收集的其他魔女靈魂碎片也會被約束? 雖然是想多一個女角也不錯 不過我也猜大概不會成功 畢竟如果有多娜 感覺後面的路會太輕鬆 畢竟多娜就是一個BUG 光睿智之書就非常好用了

11-20 15:53

青菜yoyo~
後宮get

02-10 10:41

雷姆醬最愛你了
欸欸 作者太混囉XD 真是的 把18話雷姆救贖昴的那段話直接搬過來用耶 只改了幾個地方 真是的XD

02-15 00:36

馬克
後宮加一

11-13 05: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73 『軟弱的所在... 後一篇:第四章75 『那個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ncyblue喜歡奇幻冒險的人
小屋有架空奇幻冒險故事喔~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