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十五章 擦身而過的線索

作者:時零│2016-09-28 21:11:33│贊助:0│人氣:39
    我記得在我小學的畢業旅行時,曾經到六福村體驗海盜船,一開始的時候還好,到後來越來越大的震盪讓我每一秒都過得無比煎熬,結束時我的好多同學都跑去廁所吐。

    我為什麼要提這件事?很簡單,因為我再被黑洞吸進去並被吐出來時的感覺,就好像海盜船甩到最高點時突然飛出去一樣。

    被黑洞吸進去的感覺就好像從懸崖跳下去,我的身體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了進去。

    我本來以為進去以後會是一片漆黑(如果我還有知覺的話),但並沒有,黑暗只出現了一下下便被光給驅散,緊接著我被跟剛才一樣的強大力量驅使,不過這次這股力把我給推了出去。

    我像子彈一樣被用力射出,更慘的是是用頭著地的,幸好我先用雙手謢住前額,不然一定會頭破血流。

    我在地上翻了幾圈後立刻站起來,剛才被黑洞吸入的過程太快,搞得我有些神智不清。

    沒有人知道在太空中真正被吸進黑洞的物體會怎麼樣,但如果剛剛的異能真的是黑洞的話,我現在恐怕已經死了才對,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看了看四周,這裡不是三汀山丘陵,這裡是一片寬廣的盆地,我看得見遠處的地面像碗一樣把這裡圍住,一片沙土與岩石,是一個和三汀山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在我的左後方有四個人,他們並排站在一起,而在他們面前是一個巨大的飄浮球體,它的周圍有一層與之前的黑洞一樣的透明光圈,唯一的差別是這顆大球是白色的。

    這……這也太蠢了吧,我不禁心想。跟黑洞對立,白洞的特點是會把黑洞吸進去的東西放出來,如果白洞真的存在的話,那物體進入黑洞便不會毀滅,而是移動到其他地方。

    不過,白洞的存在只是假說罷了,而且白洞會被這麼取名只是要與黑洞對立而已,不可能真的是白色的。這個白洞鐵定也是某人的異能,而且這個人的天文常識恐怕相當不足。

    等等……剛剛那個製造黑洞的帶原者自己走了進去,而我如今也好好地站在這裡,看來那個人擁有同時製造黑洞與白洞的力量,並且以此形成空間通道,之前被我阻止的那個傢伙也想要走進黑洞,代表利用這個空間通道撤退也在他們的計畫之中。

    我再度看了看那四個人,他們直挺挺的杵在那,他們四個都有著帶原者標準的木然眼神,而其中一個就是製造黑洞的那個人,但當我注意到他左邊的帶原者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因為那傢伙竟然和黑洞能力者長得一模一樣!

    白洞突然消失,他們四人彼此交換了眼神,天璇說過這是他們溝通的方式。他們無視我並用自己的方式交流著,我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那就是逃跑!

    我轉身便跑,然而他們也注意到四對一是個極為理想的局面,因為我在跑到一半的時候就聽到後面傳來腳步聲。

    我轉頭一看,除了雙胞胎兄弟以外的另外兩人開始追殺我,而那對雙胞胎正朝反方向快速奔走。

    在三汀山的打鬥已經讓我有點累了,帶原者雖然平常相當遲鈍,動真格的時候卻像變了一個人,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於是我醞釀恆星,並讓它從空氣中析出行星。我集中精神,讓行星朝後面飛過去。

    我轉頭向後看,這對帶原者一男一女,我催動行星攻擊比較高大的男性,然而另一個女帶原者突然伸出手,握拳朝行星用力一揮,她的拳頭離行星有大約一條手臂的距離,然而行星發出響亮的金屬撞擊聲,然後脫離原本的軌道,從空氣中消散。

    我停止逃跑,和他們面對面,再跑下去就是陡峭的上坡,我可能還沒逃離就先跌下來。

    那個女的朝我衝過來,她的拳頭和剛剛一樣握著,我操弄恆星朝她釋放一串火花,她敏捷地跳開,我趁著她沒有跑來的空檔從地上撿起一顆石頭,朝她的頭丟過去。

    那個女的再度揮拳,跟剛才一樣,隨著撞擊的聲響,岩石被不明力量彈開。然而在她用這種方式防禦的當下,我注意到這個女生其實不是在握拳,她的四只併攏微彎,但沒有握實。

    就在這時,我的背後傳來一陣爆裂聲,彷彿開水一瞬間燒開一般。我轉頭向後匆匆一瞥,看見地面冒出一個隆起的洞,和時鐘一樣大,火紅色的流質物體從中冒出來,伴隨著離他有段距離的我都感覺得到的熱氣。

    是火山口,我意識到。另一個男性帶原者正將手按在地上,他戴著一雙皮手套,五指指尖可以露出來的那種。原來如此,他可以在手碰著的地表附近製造小型火山。

    另一個女生繼續朝我衝來,我將恆星推向前面試圖擋住她,但她略過恆星的方向朝我揮出那個奇怪的手勢,下一刻,我的右膝蓋突然痛得要命。

    我馬上跳開,忍不住按住吃痛的膝蓋。那個女孩緩步朝我走過來,她將左手伸進口袋,然後朝我一甩。

    我的衣袖被劃出一道缺口。她甩手的方式非常眼熟,對!就是變成帶原者的李振凝襲擊我們時射飛刀的方式。看著這個女生奇怪的進攻方式,我大概知道她的異能了。

    又一股熱氣向我襲來。在我站的位置的周圍出現八個火山口,形成一個完美的正八邊形。其中兩個甚至噴出比樹木還高的岩漿。

    那名男性帶原者利用火山形成了一個監牢。他們想要將我活抓所以不會殺我,可是我知道如果我露出絲毫要跳過這些火山口的舉動,滾燙的岩漿就會把我燒到連灰也不剩。

    女性帶原者繼續走近我,她肯定認為我無計可施了,然而我在她走到一半時舉起手,掌心對著天空,並且召喚星火。

    明亮的紫色恆星出現在我的上方,我感覺到輕微的頭痛,但繼續朝它灌注能量。兩名帶原者抬起頭看著,一旁有幾隻麻雀嚇得趕緊飛走。

    這顆恆星的直徑大約等於我的身高,有如真正的太陽一般在空中矗立著,一瞬間製造這麼大的恆星是很吃力的一件事。「你們聽得懂人話嗎?」我說:「我可以讓我的恆星爆炸,這麼大的星體爆炸的威力可以讓我們同歸於盡。放過我的話我就饒過你們。」

    很明顯地,帶原者要不是沒有口語能力,就是完全不相信我。那個女的伸出她的隱形棍棒對著我,向後退了幾步;火山製造者則毫無動作,繼續維持著手掌按地的蹲姿。好吧,我其實完全沒有要自殺式攻擊的意思,只是想嚇唬他們,但也有另一個計謀。小時候我總以為火山熔岩跟火差不多,不過經過國中的自然課才讓我知道岩漿其實是高熱的流動礦物。我看著腳下的眾多火山口,如果計畫成功的話……

    那兩個帶原者仍是一副警戒的狀態,我還不確定他們有沒有聽懂我的話,於是我舉起左手,伸出三隻手指。「我數到三。」我大聲宣布:「如果你再不把火山弄掉,我就不客氣了。三!」

    他們兩個毫無動靜,就像木頭人一樣。

    「二!」我大喊。

    那兩個人還是一樣,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傻瓜。

    算了。「一!」隨著宣告結束,我集中精神,三顆拳頭大的行星出現,我驅使它們分別從左、中、右三個方向擊向火山製造者。

    女性帶原者朝她的同伴衝過去,火山製造者伸出右手,我驚訝得發現他皮手套的手掌心竟然也出現一個隆起的火山口。他將手掌對準右邊的行星,釋放出一波高熱岩漿,準確地擊中那顆行星,由塵土構成的星球在被岩漿束打飛的同時燃燒起來。他把手朝向下一顆即將接近的中間行星,用同樣的方式發出噴射岩漿,那顆行星也跟著被毀掉。至於最後一顆行星則被女帶原者擋住去路,她雙手握住隱形棍一揮,轟出一支全壘打。

    火山製造者的左手指還沒離開地面,他控制我周圍的小型火山全部爆發,那一瞬間我彷彿被送進三溫暖。我咬牙忍住炙熱,看著那一柱柱岩漿向上噴,離我的巨大恆星越來越近。

    最後,我閉上眼睛,一口氣將恆星的重力場增加至最大!

    原本應該射向天空的岩漿停止,它們在空中受到恆星引力的牽引,大部分的被吸到恆星裡面,有一小部分滯空凝聚成一顆顆的小型圓球,開始繞著恆星旋轉。

    火山製造者的頭猛地振了一下,也許這是帶原者驚訝的反應。連我自己也覺得很奇蹟,沒想到居然真的可以。

    在宇宙中,大質量的恆星會把不少東西吸進去,黑洞也是由壽命結束的恆星轉變的。剛剛的黑洞旅行體驗給了我這個靈感,不過我也想到特定位置的岩漿,它們向上噴射的力量也許能和恆星的引力達成平衡,變成行星。我以前做過實驗,行星是由空氣中的塵土而非地上的土變成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恆星的重力場弱到不包括地面,但如果是主動接近的岩漿就沒問題了。這些滾燙的岩漿行星還沒凝固成鑽石,正一邊公轉一邊散發危險的熱量。雖然這個戰術很成功,可是我也發現帶原者的頭腦遠超過我的想像,他會戴那種可以露出手指的手套,就是為了能同時在地上製造火山口,又能將手套變成超強的武器。

    一股劇烈的暈眩感再度襲向我的腦袋。再繼續維持這顆恆星,我的大腦一定會爆掉。我趁著還撐得過去的時候趕緊控制它們飛向帶原者。

    那個女帶原者不敢挑戰岩漿,識相地逃到一旁躲過岩漿球,那名男帶原者也是,而且跑得更快。我看見他的雙手都離開地面,馬上跳開火山組成的圓圈。並且將那顆恆星熄滅,岩漿行星也順勢落地。

    我讓左右手各出現一顆較小的恆星,朝他們兩人殺奔而去。火山製造者的兩隻手掌都出現火山口,而他的同伴拾起地上的石頭,我看見石頭在我眼前消失不見。

    這個女生的異能果然是將物體隱形。她朝我一揮拿石頭的手,我將左手舉向前,並讓恆星釋放火焰。然而隱形後的石頭並沒有符合我預期的彈道,我的肩膀立刻感覺到紮實的撞擊。

    火山製造者朝我放出一束岩漿,我們現在的距離比剛才近很多,迎面而來的岩漿絕對閃不過。我心一橫,將右手的恆星對準岩漿束並爆出火焰,火焰的推進力和岩漿相撞,幸運地將它們完全抵銷掉。女帶原者仍舊在我身旁,我搞定岩漿後立刻轉過頭來面對她,卻看見她將握武器的手高舉,朝我的頭使勁砸下。

    無與倫比的劇痛一瞬間麻痺了我的額頭,血從被打的地方汩汩流出,我痛到眼淚都流出來了,必須緊緊地咬牙才能忍住。如果她的力氣不夠小,我可能已經掛了。

    我忍不住伸手按住重傷的頭部,然後另一隻手伸向她握棍手前面。我感覺到了,金屬冰冷而堅硬的觸感,我使勁握住那根鐵棒。那個女的見狀,開始死命地要將它抽回來。

    這個女生應該是大學生的年齡,身材偏向瘦小,我因為重傷沒辦法使出全部的力量,但仍然可以跟她抗衡。在我們用棍子拔河的時候,我的右小腿被狠狠地踢了一腳。

    我差點站不住,轉頭一看發現火山製造者已經接近我了。他手套上的火山口已經消除,這個傢伙握緊雙拳朝我的背一陣猛毆。

    我忍無可忍了。我抬腿踢掉那個女生的手,順勢搶走隱形鐵棒,朝火山製造者的臉揮了下去。他的臉傳來一陣令人滿意的打擊聲,有兩顆牙齒混著血從他的口中噴出來。

    下一刻,我覺得自己快窒息了。原來那個女生正用手死命掐住我的脖子,而被我打倒的火山製造者站了起來,從外套裡面拿出一條綁了圓環的繩子,打算套住我的腳。

    我用雙手抓住女帶原者的手猛拉,但她紋絲不動地繼續勒著。我開始召喚恆星,在恆星成形之前我的手掌前方會先出現高熱,那個女的被這股熱能逼得鬆開手。我再脫離束縛後將腳從套繩拉走,然後賞給火山製造者一記左鉤拳。

    火山製造者再度倒地,我知道女帶原者一定會繼續暗算我,所以我趕緊跑離這裡,到能夠將他們倆納入視線範圍的地方。

    女帶原者現在狼狽不堪,她的同伴更是傷痕累累,我的情況應該也好不到哪去。我看了一眼地上的砂石,一個想法閃過我的腦袋。

    火山製造者的手套再度出現火山口,我也醞釀了一顆恆星,朝他們衝過去。

    他朝我大腿的位置噴出岩漿,我一躍而過,很快地欺近他面前五公尺。我閉上眼睛,將恆星對準地面。

    超新星。

    驚人的爆發力伴隨著紫火焰爆炸開來。雖然火沒傷到我,但我也被爆炸的衝擊力震得身體往後仰。我用手遮住左眼,打開一點點指縫後張開眼睛,藉著指縫的微小視線,我看見火山製造者用雙手摀住眼睛。

    帶原者在使用異能的時候眼睛都會變成全白,不過跟李振凝還有這兩個人的戰鬥中可以看得出來他們還是看得見,因為超新星爆炸釋放的衝擊波而揚起的沙塵對他們也會造成影響。

    我透過指縫瞄準火山製造者,朝他衝了過去,在他把眼睛裡的沙眨出來之前抓住他的頭,然後我倆向前撲倒,我狠狠地用他的後腦杓朝地面敲下去。

    咚!驚人的撞擊聲迴盪在空氣中。

    火山製造者的頭被撞後歪向一邊,一動也不動,想必他已經徹底失去意識了。

    我爬起來,剛剛揚起的沙塵也散得差不多了。女帶原者僵在一旁,看著同伴被我撂倒。

    我大口喘著氣爬起來,之前被她打的額頭血應該止住了,不過還是散發著痛楚的脈動,我開始製造恆星,可是火光剛出現就消失,方才製造大恆星時的暈眩感復發。我在短時間內沒辦法召喚恆星了。

    女帶原者也注意到我疲態盡露,她從地上撿起一塊尖銳的石頭,將它變隱形後緩步找我走來。

    儘管身上每一根肌肉都在哀嚎,但我還是握緊雙拳。只要不要被石頭打到,我在肉搏戰中不會輸給這個女生的,如果我沒先累倒的話。

    碰!

    一發刺耳的槍鳴出現,女帶原者停止前進,她的身體晃了晃,隨即倒地不起。

    我瞇起眼睛,朝我到女帶原者方向的更遠方望去,一個人影站在非常遙遠的地方。

    他朝我這裡走過來,隨著一步步的接近,那個人的身形也越來越清晰,一個健壯的男子,右手拿著一支手槍。他的墨鏡、鬍子與走路的方式也非常眼熟。我想起來了,現在是六月,他去英國之前也跟我們說他六月左右回來。

    「小亞!」爺爺熱切地招手。「快過來給爺爺看看!這段日子你過得……唔,看來過得不是很好。」

    ─────

    不用我走過去,爺爺就自己衝了過來。他已經快到足以退休的年紀了,但是跑步的速度可能不比我慢。

    爺爺緊緊將我抱住,還把我整個人抬起來。「……爺爺!小力一點!嗚……」我快透不過氣了。

    爺爺把我放下來,用衣袖擦我滿是血污的臉。「我剛剛看的蠢新聞還說你們被炸死了哩,哈哈哈……」

    對了,爺爺這麼久都沒回來,我的手機也打不到英國,最近發生了這麼多事他都不知道。「雖然沒有人死,不過我們家是被炸了沒錯。」

    爺爺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從口袋裡拿出香菸跟打火機。「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這兩個人是誰?」他用菸頭指著那兩個帶原者。

    「太多了,我等一下再告訴你。」我環顧四周。「爺爺,這裡是哪裡?」

    「你不知道自己來的地方?」爺爺似乎覺得很好笑。「剛才我在附近的加油站加油,結果聽到原本路過這裡的人說有核變人打架才來的。這裡是石岡區。」

    石岡區,幸好還在臺中境內,四天前的探查任務中我們就經過這裡了,石岡區測到的帶原者只有一兩個。「爺爺,為什麼這個女生沒有流血?」我指向被爺爺暗算成功的隱形女。

    「我用的是打獵用的麻醉槍彈,只不過改成對付人的劑量。」他甩了甩手槍。「我本來想拍張照回去炫耀,能打倒和便人的普通警察沒幾個,但我沒想到只是個小女孩,這下講出去也沒多光彩了。」他走向被我撂倒的火山製造者。「他是你打的?」

    「對。」

    爺爺走向他,用手按住他的左胸。「放心,他還活著。」爺爺說。「別緊張。」

    「嗯。」我鬆了一口氣,我不敢親自去檢查他是否有生命跡象,如果答案不如預期……

    爺爺拿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給其他警察。「……在石岡區的廢棄水泥工廠旁邊的森林,一個很大的坑裡面。這裡有幾個感染的核變人,不過被我孫子解決了,很強吧?我孫子可是高中不良仔聞風喪膽的……」

    「爺爺!」

    「哈哈,沒什麼。總之來處理一下,把他們送到核管署之類的。」爺爺說完掛掉電話。「我的車在這附近,你說爸爸媽媽還活著,那帶我去見他們吧。」

    「爺爺,在這之前,可以先帶我去三汀山丘陵嗎?」我說,我不知道熾日是不是還在和三個帶原者打,還有那個登山客怎麼樣了。「有一些事情,這說來話長了。」

    「行。」他說。然後他扶著我走到轎車那裡,我們朝三汀山飛馳而去。在離開這個盆地的路上我們經過了一家廢棄的工廠,我想起黑洞帶原者和他的兄弟好像就是往這個方向跑走的,不過如今連個人影也沒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73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er227942914貓貓
【貓咪學園】遊戲製作團隊,製作徵才!徵繪師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2465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