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十三章 三汀山丘陵

作者:時零│2016-09-28 21:03:14│贊助:0│人氣:38
    除了我兩手空空以外,熾日和天璇都帶著包包,我們來到附近的公車站牌。

    在等車的時候,熾日打開他的背包,裡面塞了厚厚的一疊紙,我看了以後發現這些是摺起來的地圖。

    他拿岀其中一張給我們,那是龍井區的,地圖上有五個景點以紅色原子筆圈起來,是當地的知名餐廳或圖書館之類的地方,五個圈很平均地散步在整張地圖,彼此間距離相去不遠。「每到一區,便會在我所標示出的地點停留,大約十分鐘的時間。我選的地方都是能夠久坐的,我們將假裝成普通的遊客,在那些地方停留不會有人起疑。

    「天璇,每到一個地點後,妳發動思想複製,如果有監測到帶原者便告訴劉亞傑;劉亞傑,我會給你紙筆,你每到一個地點就記錄下所在的區以及地點的名稱,每當天璇告訴你發現一個帶原者,你就在該地點下多記錄一名帶原者的數目。

    「我打算將二十八區由西向東逐一記錄,先從龍井區開始,你們在定點進行工作時,我負責把剩餘二十七區都標出五個地點,就是我們接下來的任務執行處。」

    「你選的地方都是平時會有很多民眾去的景點,帶原者會去那些地方嗎?」我問,公車站有很多人,他們都忙著做自己的事或和別人聊天,沒有人會注意到我們的談話內容,不過我們還是用較小的音量說話。

    熾日掃視附近候車的人,然後看看天璇,朝其中一個閉著眼睛、戴隨身聽聽音樂的年輕人伸手一指。

    天璇朝他凝視了一下,隨即看向我們。「是的。」她對熾日說。

    「劉亞傑,那個人是帶原者。」熾日平靜的說。

    我震驚無比,看著那個人,他從剛剛開始就在閉目養神了。

    「的確,帶原者通常都在晚上和人煙稀少的地區活動,但是他們也有少部分會在白天出現。」熾日說道。「也許他等等就會發現我們幾個了。」

    我伸出手掌,準備好隨時創造出恆星。

    「不用這麼做。」熾日說。「你的髮色和眼色可能可以騙過他,我和天璇才會引起他的注意,不過他不會知道天璇的異能沒有戰鬥能力,帶原者被感染後的人格有一定的思考能力,他會知道二對一不是樂觀的情況。」天璇雖然和我一樣是正常的黑色頭髮,不過有一對水藍色的眼睛;熾日的髮色和眼色則都很引人注目,再加上過人的身高,剛才走來公車站的路上被旁邊的人看。

    「在白天進行搜查一定會比晚上進行測得的量少,但如果在晚上的話要是遇到過多帶原者,他們可能會群體對付我們。」熾日說。「今天先把龍井的這五個點都搜查一次,如果五個點都沒有發現半個的話,以後就改成晚上進行。」

    有一班前往龍井的公車到了,我們三個搭上那班車。在公車離開車站前,我從窗戶瞥了一眼那個帶原者,他似乎從頭到尾都沒有發現有三個核變人經過他。

    在龍井站下車後,我們來到距離公車站最近的地點,一家裝潢頗時尚的咖啡廳。

    熾日叫了三杯紅茶,我們挑一個靠窗的桌子坐了下來。

    熾日給我筆記本和筆,然後對天璇說:「開始吧,我會計算時間,不過妳也要注意,十分鐘到了就馬上停止,絕對不要勉強。」天璇點點頭,熾日開啟手錶的碼表功能,我也打開筆記準備就緒。

    看著空白的筆記本,我突然想到很早之前星海給我看的預言,這讓我的腦袋又陷入神之語的謎題當中。

    就像我說的,那篇讓我如今被太陽系俘虜的預言,以及熾日的解讀都令人匪夷所思,剛才陪那個叫柳土的男孩打電動的時候,我一邊看一邊想著預言的真正意思。

    首先,堡壘就是手術刀狂李振凝這點錯不了的,詹教授說過異能可能會隨著核變人長期使用而發生改變,也許太陽系幾年前認識的李振凝能力確實是熾日所說的防護罩,然後這段時間裡轉變成了操控手術刀。(好吧……這麼南轅北轍的改變連我都不信,但這已經是我能想到的最大可能了。)

    神之語沒有說到我的名字,太陽系要的人是「侵入堡壘的閃焰」而不是「劉亞傑」,是言真在最後一刻擊敗李振凝的,若熾日知道了,搞不好會立刻把言真抓來。

    我想過如果告訴熾日實情,也許他就會放過爸媽和我,我們就能離開太陽系和他們的事情,不過後來又想到這樣會把言真牽扯進來,我不可能這麼做;更重要的事,派女炸彈客來殺我們的主使者,不管有什麼目的,都有可能再派人來暗殺我們,現在爸媽是太陽系的人質,但也受到他們的保護,就某些層面而言,被這些重度犯罪挾持的爸媽其實更加安全。

    「有一個了。」天璇小聲的說,她的話把我從思緒拉回現實,我在筆記上寫著「龍井:『爵士吧』咖啡店」那行劃上一槓。

    天璇雙手十指緊扣,眼睛閉上,表情非常專注,看起來像在祈禱,很多核變人在發揮異能時都會有自己的習慣動作,她應該也是這樣。

    糟糕,我心頭一震。剛剛我的想法會不會被她讀取了?

    「打擾一下,天璇。」我說,她好奇地睜開眼睛。「你剛剛從那個帶原者身上,讀到了什麼想法?也許會是有用的資訊。」

    天璇搖搖頭。「對不起,我並沒有複製他們的思想。」

    「天璇在讀取他人思想之前,會先感應到那個人的精神,像是對方是清醒的或神智不清。」熾日說。「我只叫天璇讓異能停留在感應精神狀態而已,帶原者的意志和正常人不同,天璇能夠分辨哪個是帶原者;哪種是你和我的精神狀態。要進一步地複製,長時間對她來說負擔太大,如果只是稍微感應,她能使用很久的異能也不會疲累或頭痛。」

    我鬆了一口氣,這代表她並沒有察覺我剛才的念頭,希望她在任務結束後也沒有那個興致來複製我的想法。

    ─────

    「……一共有八個。那間叫爵士吧的咖啡店經過兩個;龍井區公立圖書館三個;豐原超市三個;其他兩個地方都沒有發現半個。」我對著手機說:「我只知道這些了,後來熾日說他要親自記錄。」

    「嗯,沒關係。」楊龍說。

    今天我和熾日、天璇一共探查了六個市區,每一區、每個地點都和在咖啡廳一樣,坐上十分鐘,天璇探測帶原者,時間一到馬上走人。要不是過程中會不斷到各個景點,可以當作臺中一日遊,整個任務本身相當單調。我們在把龍井的最後一個地點,也就是公立圖書館解決後,熾日的所有地圖都標示完成了,剩下的時間他跟我要回筆記本,換成他來記,我無事可做,於是到附近的書局去買參考書來讀。現在已經六月初了,如果熾日哪天準我回去上學,將會有期末考這個不亞於帶原者的恐怖怪物等著我。

    此刻是晚上八點多,我躲在翼火的浴室裡面和楊龍說今天發生的事。

    「在白天出沒的帶原者,有很多方法遮蔽他們不自然的眼神。」我說著,回想起今天的所見。「有些閉著眼睛躲在可以長坐的地方裝睡,或是戴墨鏡,不過就算沒有隱藏,一般人也不會在路上注意誰的眼神很茫然。」

    「我知道,阿凝有告訴我們。」

    「好。」我說。「……楊龍,我想問你一件事。」

    「怎麼了?」

    「你可以告訴我太陽系以前犯過什麼罪嗎?」我說。「我跟他們相處了一天,也許是因為時間太短,沒辦法真的了解他們,不過他們大多數的人無法讓我感覺到是窮凶惡極的罪犯。」

    楊龍停頓了一會兒。「太陽系不是每個人都有被判罪,那個小男孩、叫天璇的女孩,以及另一位戴眼鏡,擁有瞬間轉移能力的女性就沒有,但其他人……他們的罪可能十幾次死刑都不夠。

    「教授跟你說過了吧,太陽系是被犯罪組織培育出來的暗殺者,據我所知,除了剛才說的三人以外的成員,從幼年期異能定型後就在接觸殺人。全世界已經確定的,和沒有證據但很明顯被他們殺的受害者人數,可能跟一個小鄉鎮差不多。」

    一個鄉鎮,我外公退休後住的鄉村人口也有一千多人,也許是因為這個數字太龐大了,我反而無從驚訝。「既然有這麼多前科,為什麼他們沒有被逮捕?」

    「亞傑,太陽系的人有在你面前一擲千金過嗎?」

    「有。」翼火幫我買衣服的情景馬上浮現。

    「太陽系以前有培育並養大他們的黑道勢力提供他們生活的開銷,可是那個組織已經被他們推翻了,太陽系在那之後,每個月都會向很多其他犯罪組織勒索,供應他們的生活,而且他們對臺灣的地下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力,不少組織都對太陽系既怕且恨,如果沒有太陽系,那些犯罪會更加猖狂。」楊龍嘆了一口氣。「而且要將太陽系全體緝拿的話,核管署將會折損好幾名菁英探員。

    「不管你看到的他們是怎麼樣的人,別忘記詹教授說過,他們曾經將扶養他們的犯罪組織趕盡殺絕,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其他成員我說不準,然而當初帶頭的熾日是個沒有良知的殺人機器,這點沒有懷疑的空間。」

    「噢。」其實楊龍的說法不太正確,昨晚他的精神壓制讓天璇重創時,熾日的怒火令人不寒而慄,而且有一瞬間抱著寧可喚醒碎蹄也要把我們殺死的想法,我確定他很關心天璇這個同伴。

    「以後如果哪一天發生比較特殊的事情,盡量當天打電話告訴我們,我們會馬上過去幫你。」

    楊龍掛掉電話後,我從浴室出來,看到房間裡不止翼火,除了熾日、天璇和另一位紅色長髮、身材高挑的女生外,所有太陽系的人都來了,翼火、柳土和白金正在看電視頻道的籃球比賽;冥宙躲在角落讀我剛買的生物學習講義(天啊);另外四位正在玩大富翁。

    奎木抬頭看我。「哇,亞傑,你在裡面蹲了二十多分鐘你知道嗎?」

    「我肚子不太舒服。」我說,講完忍不住身體一震,因為我輕輕說的兩個字,在整間套房響亮地傳過,就像是用麥克風擴音過一樣。

    「糟糕。」翼火輕呼,他彈了一下手指。「你可以說話了。」

    我咳嗽兩聲,這次聲音沒有像剛才那麼大聲了。「發生了什麼事?」

    地婭看看我和翼火,露出不好意思地微笑,翼火漫不在乎的聳聳肩。「沒什麼,我剛才把你的聲音調了一下,你的音量在這間房間會放大成每個人都聽得到的程度。」

    「這傢伙的武功可以控制聲音。」柳土轉過頭跟我說。「當然啦,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不過如果認真起來,我可以一招送他進醫……」

    「等一下。」我說。「那我剛才的通話……」

    翼火點點頭。「當初帶頭的熾日是個沒有良知的殺人機器,這點沒有懷疑的空間。」他毫無錯誤的重複楊龍剛才說的話,連嗓音都一模一樣。「要不要打電話給楊龍,問他需不需要我把這段話轉達給熾日。」

    「對不起喔,亞傑,可是我們不小心聽到你說話,才會好奇的……」地婭說。

    我不記得剛進廁所前翼火的房間有這麼多人,他們一定是想都聽我和楊龍的話才全部過來的。

    「噢,算了。」我說,然後想到剛才還和楊龍高談闊論太陽系的事蹟。「那個……他對你們的描述,我沒有放在心上。」

    「沒有放在心上?」柳土生氣的說。「我曾經一次打兩個核變人,他敢來跟我比?」

    「別介意,亞傑。柳土剛才聽到神田煬把我們形容成殺人魔的時候高興了一下,他覺得這是對戰鬥能力的溢美之詞。」翼火說。「這些事有夠無聊的,現在我們很少做這種事,而且以前都是董事長命令我們去做的,殺的也大多是地下社會的人……」

    「翼火。別說了。」冥宙用堅定的口氣發言,翼火馬上沉默。「你們今天晚上不要玩太晚,明天他還有探查工作。」

    星海點點頭。「冥宙說得對,熾日和天璇都已經到自己房間去休息了。」

    到了十點,大富翁玩完了;籃球比賽打完了;我跟楊龍也沒在對話,於是除了翼火的其他人都一個個離開房間,我洗過澡之後鑽到睡袋裡面,翼火宙把電視開靜音,一個人看連續劇。

    「如果開燈睡不著的話告訴我沒關係。」他跟我說,我搖搖頭。

    「好吧。」他的視線回到電視。「我覺得熾日根本不用帶你一起去,他說帶著你是為了趁有機會觀察你的實戰能力,但這一整天你們根本沒跟半個帶原者打過,對吧?以後應該也不會。」

    我點點頭,隨即閉上眼睛嘗試睡著。

    你們根本沒跟半個帶原者打過。以後也應該不會。

    這時的我還不知道,翼火的猜測過了幾天便被推翻了。

    ─────

    四天後的早晨。

    我叼著吐司,坐在翼火房間的地板上收拾背包。

    柳土之前告訴過我,原來他們每天早上都要由熾日訓練戰鬥能力,包括練習異能和基本體能,不過因為這幾天的任務所以停了,翼火今早去公園溜蛇板,此時這裡只有我,不過敲門聲傳來。「劉亞傑。」冥宙的聲音從門外響起。

    我打開門,發現她站在外面,今天穿的是白色的T恤和短牛仔褲。「時間到了,熾日和天璇都在等。」

    「好。」我把背包甩上肩。冥宙跟我一樣帶著行李,她最近時常出門,不過我不知道她都去哪裡。

    今天是探查任務的最後一天,只剩下四個區要統計。這四天下來,我們幾乎把臺中都走遍了,當中有近四成的觀測地點是一個帶原者都搜不到的,其他地方通常都能找到三四個,我們三人已經對路過的帶原者見怪不怪了。

    我跟楊龍每天都有通話,他會把核管署探員們發現的帶原者資料告訴我,最近仍然每天都有異能者和帶原者發生衝突,但是新聞媒體不再報導了,可能是覺得這些事件已經沒新鮮感的關係。

    有走過二十四個市區、一百二十的地點的經驗,我只能說這四天過程,工作本身不難(尤其我到後來基本上沒事做),但是很無聊、千篇一律,雖然之後跟冥宙組隊的任務可能會尷尬,不過我很高興今天就能結束所有統計。

    熾日應該也一樣,雖然他沒有寫在臉上,不過今天為了加快速度還自己開車。

    每個市區之間面積都有差距,尤其是像中區與北屯這樣大小落差懸殊的,所以每區分五個地點觀測並不是準確的做法,然而熾日說他在之後選擇調查的市區時會考慮到人口密度。今天再測完太平、新社、石崗和東勢這四個市區,所有都市的統計資料就全部完成了。跟往常一樣由西向東,所以剛才熾日先往太平開去。

    「太平區有十八萬人口,在臺中市區中排行第四,不過有百分之八十的土地屬於山區,幾乎所有人口都集中在臺中盆地,帶原者躲藏在人煙稀少的山區的可能性很大。」他開到一半在紅燈前剎車。「天璇,我聽說你和白金在臺東發現很多,我相信他們一定也聚集於太平區的山間。之前我們調查時的地點都選在都會區,每一區搜尋到的大部分都不會超過十個,我在太平區只有一個探測地點設在都市,其他四個在偏遠地區的如果能發現更多,事情會好辦很多。」

    等我們到了太平境內,熾日在三汀山丘陵山腳的一家登山器材店停車,從我們住的市區到這裡很遠。

    我抬頭望向山丘,剛才在車上我有看地圖,第一個觀測地點是三汀山上給登山客休憩的涼亭,從這個山腳就可以看到了,幸好離我們沒有很遠,大概用走的二十分鐘就到了。

    熾日的這個地點選得很好,因為從這條路走上去,一開始的上坡還算平穩,等我們走到涼亭時,汗也沒留幾滴。

    這裡沒有別的遊客,我們坐下來後,開始和前四天一模一樣的機械式動作。真希望今天趕快結束。

    過了大概五分鐘,一個帶原者都沒有經過,我們三個坐在涼亭石椅上,和山間的草木一樣安靜,直到熾日忽然打破沉靜。「劉亞傑。」

    我的眼神離開參考書望向他。

    「李振凝和你戰鬥時展現了什麼能力?」

    我的心臟彷彿被扎了一針。

    熾日十指緊扣,看著我,眼神有如刀劍。「四天前我給你看預言的當下,星海的神告訴他你對預言的見解有不願告知的看法,這是星海後來跟我說的。」

    「熾日,有一個了。」天宙低聲說,並指向遠處一名戴墨鏡、往山上走去的登山客。

    熾日繼續和我的對話。「當我說李振凝的異能是保護屏障時,你的反應也非常令人懷疑,不過星海後來告訴我,神之語又表明你就是我們的盟友,所以我才會把你留到今天。即便如此,我還是想知道你和那名核管署探原戰鬥時,他使用了什麼能力?」

    原來星海連這件事也知道。防護罩能力與手術刀的謎團,始終是我無法想通的點,既然熾日已經知道我隱瞞這件事,那也瞞不過了。

    「那天,李振凝……」

    轟!

    遠方傳來一陣巨響,有如山崩時岩石塌落的聲音,打斷了我的話。

    我們三人一齊轉頭,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在離我們很大一段距離的山坡上,有四個小小的人影相互追逐著。過了一會,那邊又傳出一聲驚慌的大叫,在空曠的山地形成響亮的回音。

    熾日站起身。「我們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73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精神疾患を予防するために感染症を予防せよ(統合失調症.思覺失調症)(双極性障害.躁鬱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