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十一章 神之語

作者:時零│2016-09-28 20:56:24│贊助:0│人氣:25
    翼火是個很好相處的人,他帶我到百貨公司幫我買三套換洗衣服,而且自掏腰包,破費將近一萬元,如果我帶的錢夠多的話一定會自己付款的,不過翼火似乎不缺那幾千塊,他結帳時漫不在乎的拿出幾張千元大鈔給店員。

    他看見我目瞪口呆的表情。「除了熾日跟水辰,我們的錢都是冥宙分配的。缺錢的話記得找奎木,你跟他借完他馬上就忘了。」他幫我拿著裝衣服的袋子,一起走出店門。

    「可不可以把你們的姓名告訴我?」我問,我實在沒辦法一口氣記住十一個像文藝作家筆名的名字。

    「這就是我們的真名。」他聳聳肩。「從小我們彼此之間就這樣叫了,這些名字都是董事長取的,熾日好像知道董事長這樣叫我們的原因。」

    我想起詹教授說過太陽系本來是犯罪組織培育的殺手。「你們的領袖不是熾日嗎?」我試著向他套話。

    翼火站在馬路旁邊,對經過的計程車比出「讚」的手勢,司機便停在我們前面。「這解釋起來有點麻煩,我猜你還不知道太陽系到底是什麼吧?」我們進入車內。

    「有聽過一點。」我把詹教授告訴我的太陽系的過去,用司機聽不到的音量講一遍給他聽。不過我沒說出全部,講得好像我一知半解一樣。

    他靜靜地聽我說完。「一般人如果知道我們以前幹的事,肯定嚇到兩腿發軟了。」他說。「我猜董事長給我們取這種名字只是想搞噱頭而已,殺手嘛,有個酷帥響亮的名號比較容易有威懾敵人的效果。」

    我們回到基地後,翼火帶我到他的房間。這裡和爸媽的房間差不多大,也有個人的冰箱跟浴室,牆壁上貼了三四張搖滾樂團的海報,床的旁邊有一台立體音響,一架蛇板座落於有窗戶的那面牆牆角。

    我們在去買衣服的同時也買了牙刷和毛巾之類的,還有一個睡袋。熾日為了防止我帶著爸媽試圖逃跑所以要我跟其他人同房,如果他沒這麼管的話,我搞不好真的會這麼做也說不定。

    等我洗完澡才九點多,可是我不知道有什麼事可以做,所以馬上就睡覺(翼火跑去頂樓彈吉他,後來外面的野狗開始猛吠之後他才回來)。

    ─────

    隔天早上我起床之後,翼火還在睡覺。我靜悄悄的到浴室洗臉,然後下樓。

    現在才六點半,一樓只有我一個人,其他人可能也還沒起床。

    我在一樓到處走了走,這裡除了客廳,還有一間非常巨大的圖書室,規模不輸給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客廳的不遠處是廚房和飯廳,有幾間類似會客室的廳堂跟鎖著門的房間。這棟豪宅的規格就像飯店一樣。

    我離開廚房,準備到外面去,然而在我打開這棟屋子的大門時,看到外面的庭院中有一個人影。

    是冥宙。她拿著噴壺在給庭院中的花草還有盆栽澆水。她有控制植物生長的異能,應該不需要親自灌溉才對,然而她專心的幫每一株植物澆灌,偶爾用鏟子幫植物翻土,如果有顯現病態或枯萎的花草,她才會把手伸向它們,用異能使那些植物更加健康。

    有一點應該值得讓我高興,就是冥宙此時的表情和昨天面對我時一模一樣:冷漠、鎮定,彷彿在沉思著什麼事,這應該就是她最自然的面孔吧?那麼昨天她不是擺臉色給我看的。

    她在幫紫羅蘭整理枝葉的時候,我發覺她的眼眸顏色跟花朵很像,紫色而明亮;早上的太陽讓她烏黑的長髮散髮光采,和白皙的皮膚相互襯托……

    冥宙發現我在看著她,便轉過頭來。我狠狠捏了自己一把,怎麼回事?我一定是昨晚沒睡好,一大早就神智不清了。

    她朝這邊走過來。「你在做什麼?」。

    「……只是隨便走一走而已。」我避免和她目光相交。

    她突然開始盯著我,目光在我的全身上下轉來轉去。「等一下。」她說完轉身走到花圃旁邊,把噴壺埋放在花叢堆裡,然後用旁邊的水龍頭把手洗乾淨。

    她走回來時看到我不明就裡的表情。「跟我出去一下。」她說。「幫我一個忙。」

    「什麼?」這頗出我的意料,從她昨天的態度來看我一直以為她討厭我。

    冥宙伸手整理自己的長髮。「因為前天這裡的戰鬥,我們的一扇玻璃窗被打破了,門窗行的老闆告訴我今天晚上會送到,但早一點拿也可以。」她突然捏了一下我的手臂。「你的力氣大不大?」

    就這樣,下一分鐘,我和冥宙肩並肩走在前往門窗行的道路上。可想而知,這一路上是跟昨天一樣的尷尬沉默,然而對冥宙沒什麼影響,她直直的看著眼前的道路。

    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個,正是天大的好機會。我已經在腦袋中把台詞修改十幾次了,早死早超生吧。

    「冥宙。」我的耳朵好燙。「我很抱歉前天打傷了妳,……還有……謝謝。」

    冥宙停下腳步,眉頭一蹙看著我。「為什麼說這個?」

    「我原本不知道妳是要救我們,如果前天妳沒有來的話,我們很可能已經死了。」我想用恆星把地面炸開一個洞,然後鑽進去。「謝謝。」

    「……不用客氣。」她說著的同時將視線移開。「我們需要你的力量,所以才會挾持你的雙親,你沒有必要道謝。」

    我死盯著地面上排除人行道的磚塊,好像它們的紋路很美麗一樣。「妳的肩膀還好嗎?」我記得前天的打鬥中有用行星攻擊到那裡。

    冥宙伸出右臂在空中劃圈,動作相當俐落。「我不認為如果我的傷還沒好,你會有辦法幫上忙。」她說。

    「……我知道。」她的話真直接,很明顯地告訴我她不想討論前天的事。「你們找我的事情……和被感染的核變人有關係嗎?」。

    「帶原者。」冥宙說。「大部分的人都這樣稱呼那些人,你如果想要了解我們帶你來的動機,我可以告訴你。」

    我想不想知道為什麼我和家人變成你們的人質?我當然想,於是點了點頭。

    「帶原者的行為就是捕捉其他核變人並將他們帶走,將原本神智清楚的核變人變得和他們一樣。」冥宙說。「熾日也跟你說過,我們太陽系也是帶原者的目標,也和他們戰鬥過幾次,帶原者的行動沒有讓我們造成傷亡,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們何時停止這種行為。從幾天前我們獲得的情報所知,你,將會是幫助我們太陽系戰勝帶原者、停止他們的攻擊行動的人。」

    我險些被路上的小石頭絆倒。「為什麼是我?你們有這麼多人,而且熾日應該比我強好幾倍吧?」

    「如果你和我的戰鬥中有拿出的是全部實力的話,那十個你也奈何不了他。」冥宙說。「我們得到這條資訊的方式,你聽起來會覺得很匪夷所思,不過如果我們沒解讀錯誤的話,關於你的那則訊息是無庸置疑的。」

    我過去戰鬥的對象都是學校的核變人混混,就算太陽系知道我以前的紀錄,也應該了解我只是一般的高中生才對。

    「那個獲取資訊的方法,可以和我說嗎?」我問,我們已經到門窗行,冥宙按下門鈴。

    「我們的一個成員,就是那個年紀最小的男孩,叫星海。」冥宙解釋道。「他的異能可以預知未來發生的事,或是已經發生,但我們不知道的事。」

    我皺眉。「妳剛才說,星海的能力是預知未來?」

    冥宙點點頭。

    預知未來,我想著這個概念。這樣的能力讓我覺得怪怪的,但又說不上來,我思索了許久,最後想到昨天詹教授教我的異能腦波效應。「我問妳,冥宙。你知道異能的原理嗎?」老闆打開門看到冥宙後馬上懂了,便帶領我們進去。

    「將異能腦波散發出去,以腦波為能量改變其他事物。」我們走進去的路上她小聲說道。「我的另一位同伴月瑤可以輕鬆地讀各種科學讀物,從六歲起就在學習你們普通人中學程度的自然科學了。她的學識程度可能連詹古廷都不及,異能腦波效應是她在十歲時自己發現的。」

    我呆了一下,試想太陽系究竟還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然後又馬上想到自己要問什麼。「那妳應該知道,這個說法解釋了為什麼異能可以有各式各樣的影響範圍。」我說。「但是像預知未來這種感知型能力,事實上沒有任何影響力的,更何況不管多強大的異能,都不可能改變未來的所有事情,你們的星海要怎麼樣才能預知未來?」

    「知道原本不知道的資訊,這可以算是對大腦的影響。」冥宙說。「而且……星海的異能很特別,我們剛認識他時他還只有兩個月大,可是異能已經定型了,而且根據他的說法,他從有意識以來就知道自己的能力。」

    我聽說過這種事。有些人還在媽媽肚子裡時身體剛發育成形,異能就定型了;也有些人是異能剛定型時就完全明瞭自己的能力為何,這種人比較少,而且他們的異能通常使用起來很複雜。

    「星海患有人格分裂症,預知的方式不是透過他本人親自了解,而是透過他的另一個人格。確切的說,他的二重人格是他利用異能創造出來的,而那個人格才有預知能力。」老闆把一面用紙包住的玻璃綁在小推車上,說小推車可以先借我們,冥宙同時向他道謝。

    我有點搞糊塗。「妳是說他擁有兩種異能?」這是不可能的事。

    「劉亞傑,異能取決於大腦的構成,人格分裂症的患者人格間的思考模式和記憶都會不同,代表在不同人格主導身體時大腦的狀態不會一樣,所以他才擁有兩種能力,雖然他本人的能力就是使自己人格分裂,基本上沒有用處了。

    「星海的第二人格──星海說他自稱是神──應該是空間系核變人,因為他會知道未來發生的事,而和時間有關的異能也屬於空間系。神會盤據在星海的腦中,偶爾會告訴星海一些像是預言的話,那些預言後來都會實現。星海說他的異能叫『神之語』。」我們帶著推車,走往回去的路上。

    「那……妳知道神之語關於我的預言的詳細內容嗎?」我問。

    「星海一直有把神告訴他的話記錄下來,但是我認為你就算知道了內容也沒什麼用途。神的敘述口吻就像詩一樣,從字面的意思去推測他想表示的含義是很困難的。」

    一個希望的種子在我心中發芽。「等等,那妳記得的預言中,有真的提到我的名字嗎?」

    冥宙微微一呆。「沒有。」她承認。「等一下熾日的會議中,將討論你加入我們候的行動計畫,神之語的語意推測也會包含其中。」

    ─────

    「啊啊啊……」一陣打呵欠的聲音傳來,一個皮膚很白、骨瘦如柴的少年走進廚房。「早啊,冥宙。咦?你是誰?」

    「早安,奎木。」冥宙手上拿著一塊麵包,門窗行離這裡很近,我們把玻璃送回來後就將推車送了回去,回來的路上又去買吃的。「他就是那對夫妻的兒子,昨天你也有看到,記得嗎?」

    「噢……」奎木搔搔頭,看到我旁邊的一大袋早餐。「你們剛剛去買吃的喔?」

    「劉亞傑自己去買的,我給他錢。」冥宙若無其事地扯謊。

    「原來是這樣。」我丟給他一個三明治。「對了亞傑,熾日已經起床了,他要你等一下到二樓他的房間一下,二樓的房間裡只有他那間門把是鍍銀的,很好找。」

    我提著食物到二樓,爸媽的房間沒有鎖,我便悄悄進去,他們還在睡覺,我把早餐放在床頭櫃後躡手躡腳地離開他們的房間。

    我一邊啃自己的早點一邊走到奎木說的熾日的套房前,我敲了兩聲門。「進來吧。」一個比熾日細很多的嗓音說道。

    我打開門,發現除了熾日,那個叫星海的小孩也在,他們坐在一張對著茶几的長沙發上,一起看著一本筆記本,好像爸爸在教兒子功課一樣。

    「奎木說你有事找我。」我說,星海示意我坐在他們對面。

    熾日點點頭。「冥宙剛才跟你解釋過星海的異能,所以你想必了解你今天會在這裡的原因,我打算給你看關於你的那則神之語。」

    「你怎麼知道冥宙剛才告訴過我?」我問,我和她討論時是在外面的街道耶。

    「『神』說的。」星海說。「就在兩分鐘前,祂說你會聽冥宙訴說關於神諭的事,而且你們還一起散步。噢,祂覺得你道謝的時候太『ㄍㄧㄥ』了。」

    如果神因為我懷疑他的準確性而要讓我信服的話,他可以預言其他事情,比方說我上次英文考及格是幾年前的事情,為什麼他偏偏要預言這種事,還把「一起出去買東西」說成「散步」呢?還好言真不在這裡,他知道了一定會竭盡所能地調侃我,不過星海沒有講什麼,熾日則是賞給我一道銳利的眼神。

    「如果你對神之語的準確度沒有懷疑,那你應該知道,你要感謝的是星海。」熾日說完,把筆記本給我。「一直以來,星海都會將神告訴他的任何話記錄下來,這一頁就是關於你的預言。」

    我接過筆記,開始閱讀。

    ─────

    侵入堡壘的閃燄,是喪心病狂之人的災厄使者

    鬼魂畏懼光明,恆星與矮行星受縛於炙熱的枷鎖

    被污染的鉑,與鋼鐵教徒肆虐於白骨之島

    來自復仇者的邀請,雙面人的遊戲人間

    憎恨的意志傳承下去,力量與精神勢必衰頹

    勇氣之心受到詛咒,太陽和清泉形成彩虹

    抗惡者的犧牲贏得尊敬,然而真正的邪惡不會被毀滅

    ─────

    預言不長,我看得很快,不過看完後又瞥了幾眼,試圖用我才情不足的頭腦思索有如詩歌的預言的意思,想了一陣子後我把筆記本交給星海。「剛才我和冥宙的對話,你的神也湊成這麼多句嗎?」這是我唯一想到的話。

    星海微笑著搖搖頭。「神之語有兩種,如果預言牽涉到的事很重大就會用這種像新詩的結構,這種的我一定會寫下來;如果是比較細瑣的資訊──就像剛才關於你和冥宙的事──都會明白的用兩三句話告訴我。這種小事如果沒有很重要,我就不會記下來。」

    星海把筆記翻到前一頁,然後拿給我看。

    ─────

    敦泉路一百二十一號,你以後就會知道這個地址代表什麼。還有,星海,不要我一邊講你一邊寫……算了。

    ─────

    「神之語的運作能夠跨越時間與空間,做出正確無誤的預測,就算說是異能這也是很困難、非常困難的事,這算是神之語的限制規則,神推論的未來準確無誤,但是預言會以拐彎抹角的詩句表現,如果越大規模的預言文句越不明朗,有時候要等事件結束的當下我們才知道預言真正的意思。」星海說。

    「既然如此,你們又從這則詩歌預言中得到了什麼結論?」我問。

    熾日清了清嗓子。「關於後面的十一句,我們有許多看法。至少前三句大致上已經確定了,我們從它們找到和你的聯繫。」

    他拿過筆記本。「從被入侵開始,我們便開始調查帶原者的動向,兩週前的星期日,你打敗李振凝,當時冥宙的工作是探聽臺中的帶原者情報,她很快就知道這件事。

    「『侵入堡壘的閃燄』,冥宙聯絡在其他地區的我們時說了你的事情。你就是那個人的推論無可非議。我們認識詹古廷的所有手下,李振凝的防護罩能力堪稱是核管署探員的所有異能中最強的防禦力,『堡壘』除了他不會有別人。」

    在熾日說到後面時,我心中的疑惑有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為什麼他剛才說的話比神之語來要令人費解?

    「……那個……你剛才說那個人的異能是什麼?」我問。

    他看著我。「保護屏障,這是該異能的通稱,他可以將局部的空氣硬化,形成保護屏障。」

    我的腦袋飛快地轉了幾圈。什麼時候「手術刀」這三個字的唸法變成四個音節了?教育部又在亂改國字唸法了嗎?除了星海這種人,一個核變人不可能同時有兩種能力,而那天還是帶原者的李振凝對我猛射飛刀的回憶我可沒忘。

    我看看熾日。他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我很難想像他開玩笑的樣子),而且或許是氣勢的問題,他彷彿明白地告訴我「我說的就是對的」,所以我沒有說出我當天看到的核變人是個手術刀狂。

    「……那時候天很黑,我沒注意到他施展異能的樣子,只隱約感覺到類似牆壁的東西。」

    熾日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又回到筆記本上。「侵入堡壘的閃焰,我想就是打敗他的意思,神諭經常出現各種借代。」他說道。「『喪心病狂之人的災厄使者』,喪心病狂之人無疑就是帶原者。」

    各位,你們看到這裡,應該也已經發現疑點重重了。神田說過他們和太陽系很早以前就認識,甚至發生過衝突,他們理應不會對凝的能力有錯誤認知,可是昨天他們帶凝來到研究大樓時,我確實看到他就是手術刀能力者,如今卻是所謂的「堡壘」。

    熾日後面的解釋更奇怪,雖然當初主要是我和那個叫凝的人戰鬥,不過最後擊敗他的人是言真,如果凝真的是堡壘,那太陽系需要的人應該是言真。

    等等……如果把這兩個可疑的地方放在一塊,會不會從一開始把我帶來這裡的決定,就是太陽系的人對預言完全錯誤的解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73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4683146大家
屋內小說異世界冒險更新啦,進來看看並留言吧,拜託啦,這對我很重要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