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九章 成為囚犯

作者:時零│2016-09-28 20:49:34│贊助:0│人氣:30
    「好消息,熾日。」那個戴眼鏡的女生說,我和太陽系的人出來後冥宙打電話給她,這個叫月瑤的女生就從一臺黑色轎車裡走了出來,她戴著聽診器測量天璇。「天璇現在的心搏很穩定,不過驚嚇過度所以狀況還不太好。」

    熾日點點頭。「妳先帶天璇回去。」

    月瑤牽著天璇的手,颼地一聲同時消失。

    我跟太陽系的其餘三人走進那臺轎車內。年紀最大的熾日從駕駛座那邊的門進入,而天璇的哥哥則選了右前座。

    我看著後座,冥宙已經鑽了進去。「你想用走的也可以,如果你知道路的話。」她說。最後我也進去後座,盡可能離她遠一點。

    我看著我那扇車門的門把,不知道熾日有沒有鎖起來。我不知道他有什麼能力,冥宙是控制植物,那個叫白金的是把自己變成蝙蝠人,這次我不會再對冥宙手下留情,但白金如果會飛的話那就很難對付了,而如果熾日真的非常強大,那如果出事我應該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我想著昨天和冥宙的那一戰,用恆星把人燒死不困難,如果我昨天真的殺了她也許現在還在和爸媽平平安安地吃飯。但我猜就算我有辦法回到昨天,也不會這麼做。

    在我這麼想的同時,車子停了下來。「該下車了。」冥宙說。

    臺中的地價不斐,都會區鮮少高級豪宅,我家離紅海路很遠所以不常來,然而也曾經過這間別墅幾次,有清楚的印象。他們有自己的院子,用鋪了磁磚的水泥牆圍起來,庭院大部分被草坪覆蓋,裡面有很多路燈,前院還有花圃及噴水池。

    別墅本身大小約為我們學校體育館的一半,從窗戶位置看有三層樓。圍牆之外則是普通的住宅區和街道,這裡就像學校一樣,圍牆內外各成一個世界,如果外面的居民知道自己的鄰居是重級罪犯不知道會怎麼想。

    我們進去裡面,包括那兩個用瞬間轉移消失的女生,有八個人在客廳內等我們,有男有女,除了其中一個小男孩外其他都是青少年。「可以做自己的事了。除了地婭、天璇、冥宙,還有劉亞傑。」熾日宣布。

    除了被指名的我們四人,大部分的人都離開了大廳,只有小男孩留下來跟戴眼鏡的女生看國家地理頻道,其他人出去或是上樓。

    熾日帶著我們走向二樓,路上我的臉頰被一隻手指戳了一下。我向後轉,是那個叫地婭的金色短髮女孩。「哈囉。」她親切地微笑著。「你真的是核變人嗎?你的頭髮跟眼睛顏色都很正常耶。」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跟不認識的女生聊天一向不是我的強項,尤其這個女生是重級罪犯。

    「你好緊張喔。」地婭說。「天璇剛回來的時候氣色很差,那邊發生了什麼事呀?」她說完跑去摟住天璇搖來搖去。

    最後我們在一扇門前面停下來。「你想知道毀壞你住所的元凶吧?」熾日告訴我。「她就在裡面。」

    我打開門。這是一間普通的套房,不過在床的旁邊有一尊灰石雕像,那是一個女孩子,臉上帶著驚恐的表情,而且雕刻得非常精緻,石頭的質地不可思議地光滑,簡直不像岩石。

    我後來注意到,這個雕像旁邊有一張桌子,上面擺著一只大鋼杯,女孩的手就在鋼杯裡面。這個姿勢真詭異。

    地婭走向石像,把杯子移走。這時我才發現裡面裝著一些深紅色的液體,看起來很像……血。

    石雕放在杯子裡的那隻手還沾有液體,地婭拿出衛生紙小心翼翼地擦乾,接著退到一旁。

    熾日忽然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比成「C」的形狀,其餘三指縮成拳頭。「你最好進入備戰狀態,劉亞傑。」

    「什麼?」我問,緊接著我看到冥宙退到熾日後面,手上多了一條藤蔓鞭;地婭從背包拿出兩罐噴霧劑;天璇則離開這間房間到外面。

    「開始囉,熾日?」地婭說,熾日點點頭。

    地婭閉上眼睛,露出專心的表情,下一秒,那尊石像變成了一個人!

    她長得就跟本來還是雕像的樣子一模一樣,只不過有血有肉,而且還是活的。她剛變成人的時候神情還很迷惘,一看到我們──應該說看到冥宙──馬上露出戒慎的表情。她從口袋中抓出一些銅板,天女散花的朝我們丟過來。

    冥宙揮動手中藤鞭,把飛向她的錢幣全部打飛;我製造出恆星,準備利用火焰攻擊錢雨攻勢,然而熾日擋在我面前。

    他的右臂竄過一道紅色的電流,從肩膀通向手指,最後聚集在拇指和食指,電流在兩指尖滋滋作響。

    熾日把手伸向飛來的石塊,紅色的雷電傾瀉而出,形狀有如樹枝的分支,將空中的所有石頭全部吸附住,就這樣停滯於空中,石頭和熾日的手中僅以紅雷連接,就像支架一樣讓石頭牢牢不動。

    緊接著,所有石頭同時爆炸。儘管爆炸範圍非常小,卻發出劇烈的爆破聲。

    我身軀一震,這個女生的異能是製造炸彈。爆炸。我的家。

    她跳到床邊,拿起枕頭朝我丟過來,我在它爆炸之前用星炎將枕頭燒掉。那個女生突然僵住,瞇著眼睛看我。「你就是劉亞傑?」

    「那又如何?」我反問。

    她的眼神嚇了我一跳。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種感覺,就好像剛才白金對楊龍的瞪視一樣,她散發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憤怒,彷彿想將我五馬分屍。

    又一把銅板飛了出來,和剛才不同了,她將所有的炸彈全部丟向我一個人,然後再抓周圍的其他東西,我看見兩行清淚流出她的雙眼。

    熾日衝出去,又釋放出一道雷電,將所有變成炸藥的物體吸住,接著像甩繩子般將它們扔向那女孩。她眼見情勢不妙,突然用雙手護住臉並縮起身子,那些銅板和枕頭砸向她,卻沒有爆炸,而是發出一陣滋滋聲後便毫無動靜。

    她轉身跳到離熾日遠一點的地方,卻沒注意到悄悄繞過她身後的冥宙。冥宙揮動藤鞭,藤蔓繞過炸彈女的手腕並緊緊纏住。

    炸彈女試著掙脫卻毫無成效,冥宙將一顆種子丟進自己的左衣袖,下一秒袖口又伸出一條藤蔓,藤蔓像蛇一樣靈活移動,將炸彈女五花大綁。

    「可以了,地婭。」熾日說,地婭走上前,拿著噴霧罐對準炸彈女充滿怨懟的臉,噴出紅色的水霧。被束縛的女生一被沾到紅霧,就馬上被變成石頭。

    「就是她炸了我的家。」我說。我用眼神詢問冥宙是否如此,她卻別過頭迴避我的目光,從剛才見面到現在都是這樣。

    地婭又拿回杯子,將炸彈女的石頭手浸在裡面。「天璇,可以進來了。」熾日說,名叫天璇的女生緩緩走進房間。

    「昨天白天,這個擁有爆炸能力的人入侵這裡,她帶了一個帶原者同伴。我們用疫苗將他恢復後他便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告訴我們,並讓天璇複製了他的想法。」熾日說。「我決定讓這名女性在你面前解除石化,因為如果讓你看她使用異能,你會更加相信事實。

    「從這個入侵者在你的住所製造炸彈,到侵入我們的基地,那名帶原者一直都在一旁。也許你不知道,即便帶原者無法主宰身體,仍然保有自己的感官和意識,他從頭到尾都目睹了這名女性的所作所為,並讓天璇將那段記憶給複製好。天璇複製的思想不只能自己看,還能傳送給他人。」熾日揮手示意天璇前來。

    這個叫天璇的女孩可能是剛才被楊龍煬害得太慘了,現在看起來依然不甚自在。她走到我面前,原本蒼白的臉變得紅通通的。「不……不好意思。」她用又細又小的嗓音說完,伸出手指碰著我的額頭。

    那一刻,我感覺眼前一黑。

    ─────

    我睜開眼睛,卻看不見天璇或其他人。這裡不是太陽系的基地,我在我家附近的街道上,而且現在是白天。

    有一個紫色頭髮的女孩走在我前面,我跟隨著她。我的身體自己在行動,不需要多想。

    「等著。」那個女生轉過頭,我驚訝地發現她就是那個能製造炸彈的女生。

    她帶著我穿過馬路,來到我家門前,我瞥見我房間窗戶的窗簾拉了起來,看來現在還是早上,我假日會睡比較晚,而且睡覺時會把窗簾拉開。

    那個女生和我躲在我家院子的圍牆後面,她若無其事地經過門口,確定院子裡沒有人後便走了進來,彎下身子,把手放在院子的草坪上。過了幾秒後站起來,用充滿恨意的眼神看了我們的房子,又帶著我離開我家。

    路上我們過馬路時經過一面交通凸透鏡,我清楚的看見自己的長相完全是另外一個人。

    ─────

    我眨眨眼,此時此刻,我又回到了太陽系的別墅內。

    剛才看到的景像畫面還很清楚,就好像剛做完夢一樣。我不是我,而那個紫色頭髮的女孩來過我家一次。

    「這就是那個入侵者的同伴的記憶,他在經歷剛才你看到的事情時還是帶原者的身分。」熾日兩手抱胸。

    剛才我也有目賭楊龍利用精神壓制讓天璇暈倒,我知道天璇所謂的複製思想能力是真的,再加上剛才也看到那個女孩把普通的石頭變成炸彈,她拋出炸彈時當然手有接觸到,剛剛的那段回憶中她是用手碰觸我家的草坪的。我看見過許多核變人的異能,用手的碰觸觸發能力的不在少數。

    而且她將草坪變成了炸彈,這樣爆炸範圍會非常大。

    「如果冥宙沒有把你爸媽帶出來,你還有伯父伯母昨天就被炸死了。」地婭說。

    「楊龍應該有告訴你,你對我們有很重要的價值,我之後會告訴你為什麼。」熾日說。「昨天冥宙知道那名女子在你家設置炸彈,當時她便立即趕去救你,雖然沒能成功把你帶來這裡,可是也將你父母免於爆炸,而且核管署的人趕來救你,我們的目的也達成了。」

    我望向冥宙,她這次和我四目相對了。「亞傑,看來你還欠某人一個道謝喔。」地婭在我耳邊小聲的說。

    我呆了半晌,盡我所有的腦力去釐清真相。「既然如此,你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原委?」

    「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到你家說有人蓄意謀殺你們,要你們快離開,你會相信那個陌生人的話嗎?」地婭說,我一時語塞。

    「我知道你家被安置炸彈時並不清楚何時爆炸,每一秒都有可能,我不敢浪費時間解釋。」冥宙的表情自始至終都很冷漠。「按了門鈴之後不管是誰來開門,我都用我的植物將他迷昏,如果是你的家人的話就用他威脅你跟我走,這是我原本想好的。不過我沒料到你朋友也在那邊,將我的計劃打亂了。」

    我低下頭,想著言真要是不在的話會是什麼情形。冥宙的主意很蠻橫,但令我很不想承認的是,除此之外的確沒有更快的方法了,我一遍又一遍的思考著冥宙的說法,可怕的事實是越想越合理。

    在一陣漫長的沉默後,我抬頭望向他們。「我可不可以先見我爸媽?」

    ─────

    「為什麼熾日不來?」我忍不住問,打破了尷尬的沉默。

    熾日要冥宙帶我去找爸媽後就走了,沒有說他要做什麼。另外兩位女生也去做自己的事,天璇回到房間(這間豪宅內有非常多房間,大多數應該是套房。),地婭則到客廳加入電視一族。

    「你的雙親很怕他。」冥宙說。我可以理解,別說是爸媽,連我都能感覺到熾日的氣勢。

    「難道他不怕我試圖擊敗你然後帶著爸媽逃跑嗎?」我壯著膽子問道。

    冥宙停下腳步,靜靜的望著我。「你,可,以,試,試,看。」她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講。

    好吧,當我沒說。

    「就是這裡。」冥宙停在其中一間套房的門前。

    從剛才關著石像女的房間到這裡沒有多遠距離,然而這一路我感到漫長無比,因為帶路的是冥宙。我隨時提醒自己太陽系是非常恐怖的犯罪,所以對於冥宙拯救爸媽的說法半信半疑。如果這是真的;那她就是我的恩人,我昨天和她戰鬥時還攻擊她;如果是假的,我就走在一個連養父都能殺的壞蛋旁邊,這兩種可能都讓我很不是滋味,尤其冥宙一直沒有正眼看我一眼。

    我敲敲門。「是誰?」爸說,他的聲音有些緊張。

    聽到老爸的聲音,我彷彿打了一記強心針。「爸,是我!」我說。

    「亞傑?」老爸迅速開門,他看起來精神好得不得了(而且肢體健全,真是謝天謝地。)。

    媽坐在套房的書桌上,看到我時馬上站起來,還把椅子弄倒了。「亞傑?你……」

    在我的意識回到身體之前,我已經被爸媽緊緊擁抱住了。

    「噢,亞傑,太好了……太好了……」媽哽咽了,我比他們更欣慰,因為我所有的擔憂都煙消雲散了。誰說長大了給爸媽擁抱很丟臉?我們相擁了大概一分鐘。

    等老爸先放開我,我也跟媽互相放開。我瞥見冥宙原本正在看著我們,發現我在看她後又把視線移開。

    我望向媽。「剛才他們告訴我,是冥宙……」

    媽點點頭。「他們也跟我們說了,那個在我們家放炸彈的人。有個女孩……給我們看了一段記憶……」

    我沒有再猶豫,不管太陽系的人要我怎麼樣,冥宙救了爸媽是事實。「冥宙,我……」我不知道要先說什麼,謝謝她拯救我爸媽?還是為昨天傷到她道歉?我現在感到耳朵發燙,而且肯定臉紅了。

    她看到我的臉色後表情一變。「不要嘗試逃離這裡。」她警告,然後離開了這間房間,出去時把門關上。

    現在只剩我和爸媽了。我環顧套房,這裡有一張雙人床跟兩張書桌,牆邊的電視隔了幾公尺就是大沙發,還有浴室跟冰箱、衣櫃。這應該是世界上最奢侈的囚房。「從昨天到現在,他們有沒有對你們怎麼樣?」我問。

    老爸說:「剛才那個叫冥宙的女孩昨天帶我們來,她不是一開始用一朵花把我跟你媽弄昏嗎?回來後就把我們弄醒了。接著告訴我們有人打算炸掉我們家的事。」他提到我們那個被炸毀的家時臉色變得黯淡。「之後那個戴眼鏡、長得很高大的男生說我跟你媽要暫住在這裡。他們把很多傢俱搬來,還會準備我們的三餐,有幾個孩子會來找我們說話,雖然都是無關緊要的事。」

    剛才冥宙看到我害羞的樣子就走了,看來她知道我準備要賠不是。她一定不願意接受我的道歉,這下好了,我的罪惡感又更深了。

    門突然打開,不過不是冥宙,而是一個背著電吉他的紅髮少年,他還在脖子上掛著一副全罩式耳機。

    「噢,抱歉,我是不是打斷了你們的家庭團圓什麼的?」他有著不輸給偶像明星的俊俏外貌,直挺挺的鼻樑和炯炯有神的紅眼。

    「什麼事?」我問。

    「嗯,是這樣的,我不知道這樣會不會造成伯父伯母的不快啦。」他用手托著下巴。「剛剛熾日告訴我,不能讓你跟伯父伯母住同一間,可能是因為我的房間比較大的關係,接下來這幾天你要睡我的房間。」他微笑。「還是你想跟女生同一間?我可以去幫你問問看,雖然我應該會被冥宙用藤鞭打個半死就是,之前我說她很正時她就這樣做。」

    「你是說……我們要在這裡?」我詫異地說。

    「他沒跟你說嗎?」紅髮帥哥眨眨眼。「對,我們發生了一些事,可能要請你跟伯父伯母在這裡小住幾天。」

    我還沒想到過見到爸媽之後的事。如果他們把我拘禁住,我也不能怎麼樣,因為我沒辦法帶著爸媽逃離這裡,而且也沒有家可以回了。

    「我沒意見。」我思索良久後說。

    他看起來很高興。「是嗎?那我們就是好室友了。我叫翼火。」他伸出手,不過不是要握手,而是要擊掌。

    從地婭的態度知道,太陽系是由一群怪人組成的,熾日跟冥宙看起來很很冷酷,但也有人看起來只是普通青少年,我的直覺告訴我翼火就是後者。

    我擊了過去。「地婭說得對耶,你都一直擺撲克臉,是因為太緊張嗎?」他輕笑。「很酷,但是不用這麼嚴肅。你們不會有危險的,唔……應該說你爸媽不會……應該……」

    這話讓我聽得毛骨悚然,我狐疑地瞪著他。

    翼火不打算解釋自己的意思。「跟我走吧,好室友。」他彈了一下手指。「你應該沒有帶衣服之類的吧?我先帶你去買衣服和盥洗用品好了。我有聽說你家的……嗯……消息,不過別擔心,你就放心的當你的人質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73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cgLLkotorier'g
erggrer'ge'r'gergerge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