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八章 血刃

作者:時零│2016-09-28 20:44:45│贊助:0│人氣:24
    「我們提前出發。」熾日說。「早到了大約十分鐘,應該不會造成困擾。」

    一共有三個人,除了熾日與冥宙外還有一個女的,和冥宙差不多大,緊張得左顧右盼。

    熾日有著職業籃球選手般的身高和修長身材,加上眼鏡和嚴峻的臉孔讓他更顯成熟,課煩想要和他四目相接,卻不知怎的沒有那個膽子。反觀自己的隊長,楊龍比熾日矮十幾公分,偏細瘦的身形,臉上還有一些雀斑,他自稱是溫文儒雅的外表,但和熾日相形之下只能說是營養不良。

    「阿凝呢?」楊龍問道。

    熾日朝門外望了一眼,課煩瞥見一個深青色頭髮的少年朝這裡緩緩走來,他背著一個昏倒的人,儘管看不清楚臉,課煩也記得那頭熟悉的紅棕色頭髮。一定是阿凝。

    課煩壓制住想要衝上去的念頭。從那次任務之後,阿凝就銷聲匿跡,一開始還不確定他的生死時,全隊的人每天都過得很緊張。

    熾日手上有一個裝著少許液體的透明小塑膠瓶,他丟給楊龍。「這是解藥,用疫苗注射到他身體裡就好,裡面的量全部一次注射。」

    「謝謝。」楊龍接住。他已經裝出自信滿滿的樣子,而且綠色瞳孔開始閃爍著,代表他的精神壓制異能已經開始了,然而課煩看不出熾日有哪裡不一樣。

    熾日掃視著四周,並將目光停留在亞傑的身上。「你就是劉亞傑?」

    亞傑繃著臉點了一下頭。

    「好了,熾日,在亞傑跟你們走之前,你說過我們要交流情報。」楊龍說。「臺東的縱火案是不是你們幹的?」

    「不是。」熾日說。「是帶原者,臺東的荒涼地帶隱藏特別多。」

    「你怎麼知道?」

    「我的同伴中有人的異能可以有效率地找出帶原者,而且幾日前都在台灣各地搜查。」熾日說。「冥宙,給我吧。」

    冥宙拿出大約十幾張摺好的紙給熾日,熾日走到神田面前,令人敬佩的是楊龍完全沒有後退半步。「也許你會感興趣。」熾日交給楊龍。

    楊龍攤開白紙讀了一下,馬上露出驚訝的表情。「這是誰給你們的?」他望著熾日問道,雖然他必須抬頭才能看著熾日的臉。

    「從帶原者身上搶來的,原版在我們手上,不過你現在拿的和本來的內容完全一致。」

    課煩走過來,看了一眼紙上的內容。這些文字讓他想到小隊每週都要交給上級的隊員工作紀錄,不過這上面記載的都是核變人被抓的時間與地點,還有那些核變人的異能。

    帶原者的工作報告,課煩懂了。這會是很有用的情報。

    「你為什麼要給我們這東西?」楊龍問道。「你們對核管署素無好感,而且我們也一直對你們──尤其是你──特別頭痛。」

    「近來帶原者接二連三的攻擊我們。」熾日說。「他們的行為始終都是抓走核變人並感染,而且我們已經被他們盯上了,所以才會展開追查他們的行動。如果核管署能夠更有效率地追捕他們,我們也樂得輕鬆,因為帶原者也是我們的敵人。」

    「原來這是互相交流情報的意思。」楊龍擺出冷笑。「如果被總部知道我們跟太陽系合作,我可能就小命不保了。」

    你光是現在站在這裡就已經有性命之憂了,課煩心想。

    「沒有人說要跟你們合作。」熾日說。「換你們了,我想知道你們的同伴被帶原者帶走的任務中,你們要逮捕的是誰。」他對著身後的同伴彈了一下手指,那個綁馬尾、看起來很緊張的女孩抬起頭。

    「血刃。」神田說。「他的本名我們還不知道,這是他在犯罪間的外號,是最近出現的殺手,可是行事非常低調。

    「據說他和帶原者有密切接觸,可是沒有人知道他的長相和背景。我們曾聽說有一個普通人的情報販子跟他有交易,但我們到他的住處時,只看見那名情報販子的屍體,被利刃一刀割斷了喉嚨。」

    「李振凝跟你們一起行動,為什麼只有他遇害?」

    楊龍張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不知道。」他說:「自從他失蹤後,我們便放棄原本的任務開始在臺灣各地找他,我們也是昨天回臺中的。」

    那個馬尾女孩忽然放聲尖叫,轉瞬間暈厥倒地。

    「天璇!」冥宙驚呼,走向那個女孩並扶助她。另一個穿著迷彩長褲的青髮男孩衝了出來抱住天璇,臉上寫滿了擔心和害怕。

    太陽系的其餘三人,看著那名叫天璇的女孩。熾日和冥宙是最鎮靜的,雖然課煩也看得出他們的關切之情。

    冥宙把耳朵貼在她的胸口,然後點點頭。「心臟有在跳,但是非常快。」

    迷彩褲男孩輕輕拍了拍天宙的肩膀,過了半分鐘,天宙張開眼睛,臉色蒼白。「哥……」她一邊說一邊喘氣。

    亞傑似乎也嚇到了,他站起身看太陽系的人處理天璇突如其來的昏倒;河馬亦感到意外,和課煩一樣,然而他們維持鎮定地旁觀;只有楊龍是在場唯一從容不迫的,他面無表情地瞪視著天璇。

    「我不知道你們每個人的長相配什麼名字,可是我知道你們所有人的異能。」楊龍說。「叫天璇的可以複製他人的想法並解讀,不過她好像不知道打任何仗都要挑對手,心理戰也一樣。」

    熾日望著楊龍。「你弄的?」

    楊龍將兩手插入口袋。「如果這個女孩知道什麼叫禮貌,她也不會暈倒。」

    迷彩褲男孩抬起頭,望著楊龍。即使沒有對上眼,課煩也感覺彷彿有兩道冷酷凌厲的刀光朝自己襲來,那個男孩的眼神兇狠得彷彿可以殺人。

    熾日按住他的肩膀。「我說可以才可以,白金。」他斬釘截鐵地說,白金強壓住憤怒,朝後面退了一步,不過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他有多想把神田碎屍萬段。

    「我以為你的異能是精神壓制,但沒想到有這麼大的增強幅度。」熾日說。

    「這恐怕是天璇幫我強化的。」楊龍說。「我剛才對你們每個人都使用了一些精神壓制,我的異能沒什麼影響力,這我沒什麼丟臉的,我對你們釋放的壓制微弱到幾乎沒用。

    「異能是由腦波組成的,所以我們在使用的當下也在思考,而且是從大腦由內而外散發出去的,強度會比在腦內弱很多。天璇把我的思想複製到她的腦中,可是精神壓制是精神類型能力,所以我猜想這可能直接把我的腦波完全複製並傳送給她,同等於把普通的精神壓制放大好幾倍再加諸到自己身上,結果就是你們看到的樣子。

    「就好像情緒起伏太大,導致意志無法負荷而暴斃一樣,所以我把對你們的壓制調到最低,這樣天璇頂多像你們看到的昏倒,並不會死──應該不會。」

    「楊龍。」熾日推了推眼鏡,凝聚於臉上的殺氣強大到極點。「觸怒我的後果,不知道你沒有聽說過,或者你想親身體驗?」冥宙的衣袖裡長出一條藤蔓,而白金的背後長出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手掌劃成蝙蝠的爪子,口中的牙齒猛地長出來且尖銳無比。

    楊龍毫不畏懼地掃視他們,雖然課煩看到楊龍的腿好像抖了一下。「你搞清楚,熾日,如果她沒打算偷窺我的想法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你要她做的,就算只是她自己想複製我的思想,她也是歸你管的人。今天的會談是你要求的,如果你不願意拿出誠意,我們都會很困擾。」

    熾日抿著嘴唇,又看了一眼吊著點滴、躺在一旁的碎蹄,揮手示意太陽系的人停止備戰狀態。「叫血刃的核變人,跟帶原者有往來。」日宙說。「我記住了,楊龍。今天的會面到此為止,把劉亞傑交給我們,我就會回去。」課煩覺得熾日「記住了」的事不只血刃的情報而已。

    楊龍點點頭,並走向亞傑。「一切小心了。」他拍拍亞傑的肩膀。

    亞傑做了一次深呼吸,表情意外地平靜。「我應付得來。」

    隨後,亞傑走向熾日那夥人。他跟冥宙四目相交了一下子,隨即兩人又馬上別過頭,白金抱起天璇,太陽系和亞傑緩緩地走出研究所的大門。

    ─────

    詹教授擷取了一點點疫苗液加進裝著蒸餾水的玻璃罐中,再把罐子緊緊封住。

    「如果他們真的開發帶原者的解毒劑,對核管署也會成為一大利器。」教授說。太陽系離開後又過了平平安安的半個鐘頭,楊龍才打電話讓詹教授回來。

    「那個女生說整整一劑剛好夠阿凝恢復,我本來想說怎麼那麼好心還幫我們配好,誰知道只是不想洩漏成分。」河馬說。

    教授一聽到有解藥,眼睛都亮了。為了先治療阿凝,他只用幾滴來研究,可是那幾滴加進蒸餾水後就完全被稀釋了,課煩知道教授有五花八門的實驗工具,也許有敏感度非常高的分析儀,可以從一罐蒸餾水外加幾滴藥劑中解析藥劑成分吧。

    詹教授又拿出針頭,吸光解藥,神田幫阿凝的手臂靜脈塗上酒精。詹教授將疫苗打進去。

    等待的時間往往是漫長的,才過了二十秒,課煩卻感覺是十分鐘,所有人目不轉睛地瞪著阿凝的臉。

    阿凝的身體抖了一下。

    楊龍露出笑容。「阿凝!」

    阿凝睜開眼,疑惑地望向大夥。「各位……?」

    楊龍輕聲歡呼;河馬將阿凝扶起來;詹教授呵呵笑著。「臭小子,你的翹班紀錄已經超過我了。」課煩說完推了推他的肩膀。

    阿凝微微笑,但又馬上按住太陽穴。「對不起,但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

    「哪裡不舒服嗎?」詹教授問。課煩突然發現久日不見,阿凝瘦了好多。

    「沒事,但這幾天的記憶……」他沉思。「我猜我變成了那些傢伙,對吧?」

    「你還記不記得這幾天做過什麼事?」楊龍問。

    阿凝眉頭糾緊。「很模糊……我想想……」

    又過了一陣子,阿凝彷彿靈光乍現。「我記得的最近的事情就是與兩個少年作戰,最後被打敗了。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一個禮拜。」課煩說,阿凝一驚。「你們把我救回來了嗎?」

    「不是。」楊龍把事情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他,阿凝聽到自己曾被太陽系抓走時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樣的話我就欠他們人情了。」阿凝說著,並檢視那只疫苗針筒。

    「這件事之後再說。」楊龍說道。「我想先知道你對你的帶原者生活還有多少記憶,這是很有用的線索。」

    「再給我點時間吧。被襲擊前的事我都記得很清楚,但之後的記憶片片斷斷的。」

    「不過帶原者不都是沒有意識嗎?為什麼你還會記得跟亞傑作戰?」河馬問。

    「不,帶原者是有意志的,這感覺就好像……被綁在椅子上,雖然看得見,聽得到,但無法行動。我當帶原者的時候身體彷彿被別人的意識控制一樣。

    「我在剛成為帶原者時就發現這點,因為很驚訝自己還保有神智,所以記憶比較深刻。我現在會忘記許多事應該是因為昏迷了一個禮拜的關係。」

    課煩記得直到昨天,他們都不知道阿凝的下落。眼下臺灣各地都在發生帶原者事件,阿凝是在一次位於新竹的任務中遭遇不測的,楊龍和詹教授都一致認定犯人不可能再讓他待在新竹或臺中這個老本營,沒想到會在一間北屯的公立醫院裡。

    「那麼劉亞傑與那位叫李言真的學生,他們應該沒受傷吧?在和我的打鬥中。」阿凝謹慎地問。

    楊龍好奇地看著他。「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你不可能傷害到他們的,尤其是有攻擊性的異能者。」阿凝可以將周圍的空氣壓縮並硬化,形成連槍砲都無法攻破的防護罩。因為這個異能,阿凝幾乎沒有在任務中受傷過,然而這也是一種毫無破壞力的能力。

    阿凝的身體像是被電到般猛地竄了一下。「楊龍,要不是你告訴我,我絕不會想起這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麼事?」

    「我已經不能再創造防護罩了。」阿凝說。

    眾人目瞪口呆。「阿凝,這是什麼意思?」河馬問。

    阿凝左思右想。「有沒有不要的金屬?」

    「等等。」課煩拿出從不離身的紙筆,在紙上畫了幾十枚銅板,然後把紙抖了抖,那些錢便掉了出來,而紙上原本的畫不見了。

    教授皺眉。「你不會拿自己畫出來的錢去買東西吧?」

    「當然不會,而且這不是真的錢。」他拿其中一枚展示給大家看。「這是煩爺幣,是不是感覺比歐元還要值錢?啊?」煩爺幣的模樣和新台幣拾圓銅板一模一樣,只不過蔣公半側面像被改成課煩的半側面像。

    「改天畫我的試試看。」河馬說。

    「拿去給你的同類間流通嗎?原來不止人類擁有商業行為。」楊龍說,河馬捶了他肩膀一拳。

    阿凝微笑。「可能需要再大一點的。」

    「好吧。」課煩的筆又在紙上縱情狂舞,過了一分鐘,一枚跟飛盤一樣大的煩爺幣出現。「這是紀念版。」他說,楊龍跟河馬一副快昏倒的表情。

    「下次畫幾張紙鈔吧,我家的廁紙最近快用完了。」楊龍扮了個鬼臉,剛才面對太陽系時──裝出來──的威風一掃而空。課煩覺得沒有探員這個身分的話,楊龍其實可以往演員或政客這些要求演技的路線發展。

    阿凝只能在一旁陪笑。「請給我一下。」課煩把煩爺幣紀念版拾圓遞給他。

    阿凝伸手碰觸紀念幣。煩爺幣的外型輪廓漸漸變淡,然後融成一灘銀色液態金屬。嗯,損毀國幣可是要判刑的。

    液態金屬有規律地分成一小團一小團,然後每一團都飄浮到空中,逐漸形成手術刀的形狀。

    課煩拿了其中一把,刀鋒銳利,而且相當堅硬,很難想像方才它們還是液體。

    阿凝揮揮手,在空中飄浮著的手術刀隨著阿凝的手勢移動,然後阿凝食指向下一比,所有刀子掉落一地。

    「教授,我聽你說過有些人異能可以隨時間增強或產生改變,可是有像這樣變化這麼大的案例嗎?」楊龍問。

    「這個手術刀異能並不是我的。」阿凝說。「在成為帶原者的時候我沒辦法控制自己使用異能,所以一開始還不知道。我記得在我成為帶原者過幾天後,便能使用手術刀能力,後來我也用這個能力戰鬥了許多次,從來沒有一次使用過防護罩。」

    「你現在試試看,能否使用你的防護罩。」教授說。

    阿凝閉上眼睛專注發功,最後臉色無奈。「沒辦法,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就是用不出來。」

    「等等。」神田突然變得很緊張。「阿凝,你在成為帶原者這段期間,有沒有和普通人打過交道?」

    阿凝扶著頭。「我不記得有,帶原者除非被下令,否則不會說話的。但也有可能是我忘了,我再想想……」

    下一刻,阿凝靈光乍現,他將手伸進衣服領口,拿出一個東西。「各位,我想我知道為什麼我的異能被改變了。」他說:「這也許是帶原者組織最厲害的底牌……」

    「什麼東西?」課煩湊了過去,其他人也想一探究竟,他們看著阿凝將那個東西拿出來。
─────
連續兩天放颱風假,超爽der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73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n7104所有人
我才不會跟你打招呼呢!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