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七章 放棄保護

作者:時零│2016-09-28 20:40:34│贊助:0│人氣:89
    一時之間這間辦公室鴉雀無聲,我走向楊龍想聽清楚他和熾日的對話。

    「你為什麼會有阿凝的手機?」楊龍問。

    「那個探員身上搜來的,他還在我們這裡。」這個叫熾日的人從嗓音聽起來應該不會比我大幾歲,卻給人一種無法言喻的威嚴。

    楊龍的臉色凝重。我不清楚他們過去和熾日打照面時發生什麼事,可是我知道楊龍對日宙非常警覺,不像昨天和冥宙對峙時一樣毫無懼意。

    「聽說劉亞傑昨天被你們帶走了。」熾日說。

    「而劉姓夫婦在你們手上對吧?」楊龍問道,他故意假裝沒有派課煩去探查。

    「沒錯。」熾日說道。「關於你們的隊友李振凝,我打算今天還給你們。」

    「你說什麼?」

    「我們有可以讓帶原者恢復意志的疫苗,這是我的同伴發明的。」熾日說。「你的同事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今天我們去找你們的時候會把他還有一劑疫苗給你。」

    「什麼時候?」

    熾日沉默了一下,我聽見他和一個女生交談的聲音,但不是冥宙。「今天晚上七點整,我會和太陽系所有人前往詹古廷的研究所,或是你來我們的住所也可以,你要哪一種?」

    「……你來我們這邊。」楊龍說。

    「好吧。」熾日說。「關於臺東的縱火案,還有那兩個普通人犯罪組織的事,我們都有介入,而且掌握了有關帶原者的情報,我相信核管署也有不少資訊,今天晚上我希望你提供你們的情報,相對的我也會。」

    「你們把凝還有劉亞傑的雙親怎麼樣了?」

    「那對夫婦至今完好無傷,李振凝除了昏迷外身體沒有受到傷害,我可以保證他們在今晚七點之前不會出事。」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楊龍問。「如果你們不想加害阿凝,一開始也不需要綁架他。」

    「那個核管署探員是籌碼。我會把他還給你並附上疫苗,而你也要承諾我的條件。」

    「你想怎麼樣?」

    「用人質換人質,把劉亞傑交給我們。」

    我跟楊龍一樣瞬間睜大眼睛。「劉亞傑跟你們是什麼關係?」

    「我沒有必要回答你。向劉亞傑轉述我的話,他對我們有很重要的價值,不過他的父母沒有,冥宙會帶走他們是順便的。」

    帶走爸媽是順便的?這話真讓人摸不著頭腦。「楊龍,可以把手機借我嗎?」楊龍把手機遞給我。

    「我是劉亞傑。」我說。「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現在向你解釋毫無用處。如果你今晚和我們走,我會給你看到事實的真相。或許你的戰鬥能力很強大,也有核管署支援,可是你不會想挑戰太陽系,尤其是我。」

    「等一下。」楊龍靠近手機。「我收回剛才的話,現在我並不同意晚上跟你們碰面。」

    「如果你不交出劉亞傑也可以,我今天也會來帶他走,只不過是用搶的。」

    楊龍冷笑一聲,演技高超到讓我幾乎以為他毫不懼怕。「我還以為你的腦袋不錯呢,熾日。碎蹄至今仍是我們的隊員,我相信他應該沒有忘了你。」

    「我沒有辦法殺他,不過他也一樣。」

    「那是因為碎蹄的休克時間到了。也許你很強,熾日,可是我們都知道如果他當時是清醒的,就算只有一分鐘,甚至是幾秒鐘,他也可以要了你的命。」

    「我沒說我會一個人去。」熾日說。「只要水辰和我一起來,就不可能死在他手上;或許憑我們兩個無法打敗你們這支隊伍,但別忘了我還有多少同伴是有戰力的;就算你調得動核管署所有探員來幫忙,太陽系也能讓你們損失慘重。」

    「沒有人會做這種玩命的事。」楊龍說。

    「你真的這麼認為?冥宙告訴我你昨天和她的對話,處處影射我們行事無法無天。有什麼比任何事都做得出來的敵人更可怕?

    「你要怎麼看待我們是你的事,但你最好想清楚該怎麼選擇。一個是用一個人質換回同伴;另一個是同樣冒著犧牲人質的風險硬碰硬,正常人會選擇哪一個?」

    「不是只有你可以採取主攻,熾日。」楊龍說。「我們也可以潛入你們的基地,將阿凝還有劉姓夫婦救出來,把碎蹄帶過去讓他在你們那裡大鬧,再趁著你們忙著應付他時救人,不是不可能,對不對?」

    「等等,熾日。」我說。「我願意,我可以在今天晚上跟你們走,只要你們保證不會對我爸媽怎麼樣。」

    隨著我的話結束,在場所有人都陷入沉默。楊龍張大嘴巴瞪著我。

    「很好,我會帶著所有同伴和你們的探員到詹古廷的研究所。」熾日結束了通話。

    我把手機還給楊龍,但他卻按住我的肩膀。「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亞傑?」他的口氣頗為不悅。「我原本正在和熾日交涉的,而且我們本來就預期要自己過去救人,就算談判破裂也有很多計畫對抗他們。

    「太陽系跟你對付過的小混混不可同日而語,你該不會認為自己和他們走後有辦法對付熾日或其他人吧?這只會讓我們要救的人從三個變成四個。」

    「我沒有想過要對付他們,我連冥宙都打不倒了。」我說。「你們會認為太陽系都是行事毫無準則是因為他們殺了養大自己的人,這個我知道。我沒有你們的經驗,但被抓的人是我的家人,我比你們更緊張。」原本著急和鬱悶的情緒一直存在但被壓了下來,現在講到這裡我的鼻頭卻微微一酸。「我的爸媽雖然現在沒事,但只要他們在太陽系我就沒辦法放心。如果熾日把我帶到他們那裡,至少我可以貼身保護爸媽。我打不過他們,但是這樣比較保險。」

    楊龍看起來沒那麼生氣了,他看著我的表情非常難以解讀。「我去跟教授談論今晚和太陽系的會談。」

    ─────

    楊龍跑去找教授後,我打了兩通電話給爸媽,但都被掛斷了,當我撥第三通時終於接聽,卻聽到冥宙告訴我:「不要浪費時間。」之後再度掛斷。我希望她只是把爸媽的手機沒收而已。

    之後我無事可做,便打算回到我家──的遺骸──看看,課煩說可以載我。

    「昨天晚上熾日把一個不良組織給滅了,單憑一己之力。」課煩在前座邊駕駛邊和我說話。「據說有四五十個人咧,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開了。雖然都是凡人,不過每個都配有先進武器。擁有這種本事的本事的核變人不在少數,可是像熾日這傢伙一樣強悍的,核管署的高級探員中也找不出幾個。我看過他戰鬥的樣子,只有一下子,不過永遠也忘不了。」

    如果他的目的是要讓我更鬱卒,那麼這些話說得太好了。

    車子抵達我家舊址。如今被木樁還有塑膠布條圍起來,裡面如今是用瓦礫和碎石堆起來的廢墟。

    我看著這個地方,呆滯了半晌。我的家,我從小生活到大,充滿回憶的家。

    最後,我移動雙腳,試圖跨過塑膠布條,進去裡面。

    在旁邊駐守的兩名員警看到我的舉動,打算過來制止我,但課煩攔住他們,拿出他的探員證在員警面前甩了甩,他們就沒有管我了。

    我彎腰用手捧起一堆碎瓦,讓它們從指縫間流掉,並在整片地上又挖又翻。這些碎石的大小都很均勻,如果是炸彈放置點附近的石礫應該會比較細小,可是我四處看都沒發現哪裡比較不一樣。

    我目測了一下我房間大概的位置。炸彈一定是放在地面的,因為我和爸媽的房間都在二樓,而我們的傢俱損壞程度都比一樓的輕。我房間的書桌毀了,床只有一支腳斷掉,其餘的物品或多或少都有損傷,可是不像一樓的很多東西一樣炸得粉碎。

    我把我的身分證還有觀星用的望遠鏡拿走,重要的證件我都放在書桌抽屜裡的一個小鐵盒內,盒子跟抽屜都碎得很徹底,證件卻奇蹟似的完好無缺。

    「好了嗎?」課煩問我,我跨出曾經是我家的地方。我點點頭,和他回到車上。

    「課煩。」我在疾駛的汽車上問道。「你們這個小隊有幾個人?」我早就看出楊龍是這支隊伍的隊長,可是我不知道核管署探員的分隊體制是怎麼回事。

    「五個,這是官方人數,如果把教授也算進去的話是六個。」

    「那核管署有幾支小隊?」

    「不知道,不過核管署所有核變人大概有三百左右吧。」課煩回答。「幹嘛?」

    「我剛才聽楊龍跟熾日的對話,講得好像只有你們的五人會對抗太陽系。核管署的勢力這麼大,為什麼不派幫手給你們?」我問。

    「你父母被挾持的案子已經呈報給上面了,不過報了也等於沒報。等待他們處理的時間我們也會自己弄,要是我們搞定了就會撤消報案,如果我們沒撤銷的話可能要等好幾個月他們才會看到這起案子。最近上級那兒被該死的一堆帶原者事件給塞得死死的。」

    「那你們可以自己找其他分隊的探員幫忙嗎?」我不知道這樣問會不會太厚臉皮,可是我希望拿幫我奪回爸媽的力量越多越好。

    「哼,如果楊龍敢的話他一定會跟其他探員求救的。他是隊長,就算沒任務的日子也要忙一堆事,對休假的渴望比薪水還要強烈。」

    我聽不太懂課煩在說什麼。「楊龍為什麼不敢?」

    「沒有人有那個膽,詹教授也是。」

    「怎麼會這樣?」

    課煩張開嘴巴,欲言又止,隨後他拿出手機播了號後丟給後座的我。「拿著手機對著我的耳朵。」我照做了。

    過了一會,楊龍的聲音從話筒傳來。「什麼事?」

    「劉亞傑很好奇什麼是『鎖閉制』。」

    「所以呢?」

    「跟他講,如果不知道原因,一定會把咱們給瞧扁,認為我們不肯幫他。」真是一針見血啊。

    楊龍沉默了一下。「你自己跟他說不就好了?」

    「很麻煩。」

    「你就因為這樣打給我?」楊龍罵道。「我在寫上個禮拜的報告,你自己去跟亞傑解釋,否則我就在報告裡寫說吳部長上完廁所不洗手的謠言是你散播的。」

    「有這個傳聞嗎?我怎麼沒聽過?」

    「現在沒有,等我的報告寫完就有了。你自己去說,而且要詳細點,不然亞傑一定會把咱們給瞧扁。」最後一句除了「不然」,後面全都模仿課煩低沉的嗓音。他說完以後掛掉通話。

    課煩喃喃咒罵。「我當初應該也自薦隊長的。」他嘀咕著。「好吧,亞傑。我問你一個問題,現在的台灣學校都有核變班的規定,你有沒有想過既然要把核變人孩童跟普通小孩分開教,為什麼不直接設立核變人才能念的學校就好了?」

    這個議題我的小學老師好像有和我們討論過。「因為這樣沒有老師敢去教,除非那個老師是核變人,而且戰鬥能力要很強。」

    「沒錯。你別看那些普通人整天嘲笑我們的頭髮跟眼睛,說到底他們是怕我們的。核管署一開始設立的目的就是要管制核變人犯罪,不是我吹牛,如果沒有核管署,不止台灣,可能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會完蛋,不過核管署說到底是政府在管的,真正的領導階層都是普通人,要管一個三百個核變人的組織,就算是我們這些有異能的也會怕得要命,所以核管署一開始設立就在想怎麼防我們探員有造反的可能。

    「核變人探員有高級或初等的分別,不過說到底全部都要接長官的命令去辦事。我們的隊長是楊龍,可是真正的……嗯……真正的『老闆』是教授。每一支探員小隊都會有一個凡人的核管署人員當實質領袖,如果教授是班級導師,楊龍就是班長,這樣你比較好了解吧?」我應了一聲。

    「教授會處理小隊跟核管署之間的事務,我們的任務也全都是教授接到總部命令後告訴我們的。除此之外如果我們探員要跟教授以及隊友以外的人來往,接觸的也全都是普通人工作人員,所以每個探員除了自己的隊友外,正常情況下不可能聯絡別的核變人探員,否則會引起上層的關注,到時他們就會給我們找麻煩。核管署的這種制度讓每一小隊之間沒有來往的機會,就沒有聯合起來搞叛變的可能,不過如果有哪一支小隊觸犯核管署的法規,總部就會派其他小隊前來把那支隊伍抹殺掉,這是唯一不同隊伍會打照面的機會。」

    這是一套很有效率的體系,我不禁心想,不近人情但很實際。

    「那如果你們呈報的案子通過了,核管署派其他小隊支援你們,不就有機會認識了嗎?」

    「就算那些上司派出其他小隊協助事件,他們也會以不同的管道來解決案子,不會和我們有機會接觸。」

    仔細想想這個制度完全是為了防止探員謀反而存在的,如果沒有探員安分守己,就不會有現在的核管署;如果沒有核管署,老實說台灣真的被核變人推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跟課煩後來到了我們家的餐廳,那裡很安全,沒有跟我家一樣被炸掉。在確定店面無恙後,我們回到了研究所。

    ─────

    「真不可思議,亞傑,雖然什麼樣的異能都會有,但你這個……」詹教授興致勃勃的看著我的恆星火球。「你怎麼會輸給冥宙呢?我聽過不少有名的異能戰鬥者,很多人的能力不如你卻享有盛名。」

    「我那時沒預料到她有多危險。」我說。但這是謊話,教授問我的應該是為什麼沒有能力把冥宙擊潰,是真的「擊潰」,如果是這樣那答案就不用多說了。

    「亞傑,你的異能真的非常有趣。」詹教授站起身。我們回來後,教授便要我來到一個充滿大型機械的實驗室,拿了一堆機器對我開開關關,最後在電腦前坐了十分鐘,把那些機器解析出的成果看了好幾遍。「我想你除了對付問題學生,平常生活中不會用到異能吧?」

    「是不會。」我說。我的班級裡有一半以上的人都開發異能了,如果是一些沒什麼傷害性的會在學校耍著玩,可是我從來不會,因為我知道恆星異能非常的危險。

    「那可以示範一下你的運用方式嗎?楊龍告訴我你要跟太陽系離開,也許我們可以給你一些建議。」教授微笑。「但別砸壞東西啊。」

    「如果你需要標靶的話,河馬是不二人選。」在一旁觀看的課煩和其他隊員退到一邊,用誇張的動作指向河馬。「他的戰鬥技巧很好,擋得住你的所有攻擊。」

    「對啊,力拔山兮氣蓋世根本是在說我。」河馬一派輕鬆的說,至今我都不知道他有什麼能力。

    我當然沒有拿他作活靶子,不過像教授展示了用恆星的火焰攻擊還有創造行星當作飛彈的招式。利用恆星的火焰像火焰異能者一樣戰鬥是我經常採用的方法。

    「很奇怪。」河馬說。「你可以讓周圍的塵土碎屑聚集起來變成行星繞恆星轉,可是我們人還有其他物品都不行。」

    「你那麼胖還會飄起來?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課煩說,接下來他們兩人開始一連串鬥嘴。

    「那些形成行星的物質都是從空氣中析出來的,但本來沒有這些東西。」楊龍指出。

    「那應該是空氣中的懸浮微粒,不過我剛才也用掃描器分析過,和普通的灰塵不太一樣。我想是被恆星釋放的磁場影響了。」詹教授說出。「說到這個,我認為恆星的宇宙磁場才是你的異能最值得探討的地方,它除了地球的重力場也許還有更深的影響層面,因為你的異能就算用空間系來說也相當複雜。

    「像剛才河馬說的,為什麼人跟物體沒有被恆星給吸引。其實你創造的行星跟恆星的質量相比,比例相當不科學,你的恆星跟行星單看體積應該和太陽與木星的比例差不多,很少有天體會以這種大小比例呈現。」

    教授說得是真的,我如果太陽是西瓜的話,地球大概只比西瓜子大一點點。我的小型恆星照理講製造出來的行星應該很難用肉眼看到。

    「就像我說的,異能是思想創造出來的,所以可以很人性化,可能會有不科學之處,也許你的異能還能夠觸發更多的宇宙現象。我對異能者的戰鬥一竅不通,不過你也許能想到多元的運用方式。」

    當天傍晚,一輛救護車來到研究所,我們剛聽到救護車的聲音時,所有人都變得很緊張。

    「亞傑,我今天早上跟你說你看不到我們的最後一位隊友的,不過我錯了。」河馬似乎開始盜汗。

    他們魚貫走出研究室,迎接救護車。兩個醫生抬著擔架床下來,連床帶病患地送到我們面前。

    他應該只是個國中生,長相非常普通,只有髮型尖尖的,戴著呼吸專用的空氣罩,還打著點滴。

    「他怎麼了?」

    「這位是『碎蹄』。」楊龍小聲說。「他在異能開發成功的那一天就變成植物人了,因為他大腦的異能處理區塊出了錯亂,不過這也讓他的異能強大無比。」

    「既然變成植物人了,能力強大與否還有意義嗎?」我問。

    「他平常的時候生命反應跟植物人一樣,我們也盡可能維持這個狀態。」他指指碎蹄的點滴。「裡面除了營養液還有一丁點安眠藥,可以讓他永遠保持沉睡,不過一拔掉運輸管他就會馬上醒來,而且沉睡的時間越久,他清醒時就會活動越久,力量也越強。每次碎蹄一醒過來,就會造成災難般的破壞,你不會想知道那是什麼情形的。」

    「熾日說過要帶其他人來。只要有碎蹄在,他們一定不敢輕舉妄動。」詹教授說。「熾日或許是個冷酷無情的人,但是他有領袖該具備的頭腦。」我們隨著醫護人員將碎蹄送往研究所裡的大廳。

    「放在那裡就好了,謝謝。」詹教授指著客廳的沙發旁,工作人員把碎蹄移過去。我看了一下手錶,六點四十二分。

    醫護人員走了後,楊龍請詹教授也離開。「如果到時真的要用到碎蹄,您也有可能受到波及。憑藉我們的異能,要保護自己逃離現場不是問題,但您還是安全起見。」

    教授點點頭。「那你要不要也離開呢?」他問。

    課煩跟河馬開始竊笑,楊龍尷尬地搖搖頭。「如果時間夠長的話我應該能壓制住碎蹄,而且不留下來我不會放心。」

    「好吧。」教授說完轉向我:「亞傑,楊龍有告訴我你主動答應跟太陽系走的事,還有你的觀點。老實說,這樣的確比只讓令尊令堂在他們那裡安全,但記住,一切小心。我相信太陽系會要你絕對不會殺你,但還是要小心,知道嗎?」

    「是的,教授。」

    教授叮嚀完便離開這裡了,研究所本來還有幾個普通人工作人員在二樓三樓工作,現在只剩我們幾個核變人。

    我、楊龍、課煩、河馬全部待在沙發上,除了時鐘的滴答聲以外萬籟俱寂。課煩把紙放在茶几上畫了好幾張畫,都是槍械火藥之類的;楊龍靜靜地閉目養神;河馬右手玩弄毛線,左手時不時地對天空揮拳。

    到了六點四十八分,課煩似乎坐不住了。「我去門口等好了,如果看到他們來馬上通知你們。」他站起來。

    研究所的大門忽然打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73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異...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隻狼 暗影雙死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