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8 GP

第四章72 『BADEND1、5、11』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27 07:20:58│贊助:602│人氣:11388


────到底要心碎幾次,我才會被原諒呢。

「這下就結束了……還真是個不值得接手的工作啊」
在陰暗的倉庫中,看著沉浸於血海的三具屍體,黑衣美人微微擺頭。
儘管是處於這充滿血腥味的地方,卻連一滴血都沒有沾上的異常技術,以及在這慘狀之前,表情絲毫都沒有變化的異常精神。
這正讓人明確地理解了什麼叫做披著人皮的怪物。
走在被鮮血浸濕的地板上,怪物充滿興趣的分別看著倒下的屍體。
從肩膀被切斷手臂,從脖子流出大量鮮血的巨大老人。以一直線被割開腹部,內臟灑滿一地,痛苦掙扎而死的黑髮少年。
────還有,從左肩起被斜方向斬擊,直到右腰處被切為兩段的銀色少女。
────正因為不想看到這個景象,我有多少次奮起抗爭過了啊。
「以委託的結果來說這算是最差勁的情況了……該怎麼辦呢」
用手指抵著紅色嘴唇,怪物以非常不合時宜的慵懶聲調呢喃著。而在她的另一隻手上搖搖晃晃著的東西,那是有著兇惡形狀,沾染鮮血的彎刀────庫克里彎刀。
一邊搖晃著在這個贓物倉庫裡奪走了三人────不對、四個人生命的凶器,名為艾爾莎的怪物嫣然微笑。
「────唉呀」
突然,艾爾莎歪歪頭,從原來的地點輕輕往後退開。
下一瞬間,艾爾莎曾經的所在地被冰刃從下往上貫穿,連鎖的冰刃像是追尋著後退的艾爾莎的足跡,向上突刺逼近著。
「這個是……」
「────妳還真敢下這樣的手啊」
在閃避著冰刃的艾爾莎身前,淡淡的光芒於空中聚集,形成了小小精靈的身影。
漂浮的貓精靈────帕克的表情十分險惡,他中性的聲音裡也充滿著憤怒,
「我會讓妳後悔奪走莉雅的性命────」
「啊啊、那孩子……原來是個精靈使啊。真是太棒了,我還沒有切開過精靈的肚子呢。────不過」
面對著讓冰柱漂浮於空中,進入臨戰姿態的帕克,艾爾莎因為感受到戰鬥的預感而露出陶醉的表情微笑著。可是,在真正擺出架式之前,她閉起了其中一邊眼睛,
「為什麼不在那孩子死前就出來呢?精靈使是術士和精靈兩人一組的────沒辦法在完全狀態下享樂,還真是損失啊」
「妳就扯廢話吧,殺人鬼。────如果不是被契約所束縛著,我也想……」
帕克搖了搖頭,因為悔恨而扭曲著表情。
接著他露出牙齒,用小小的手指向艾爾莎,
「沒打算和妳多談。就把妳冰凍起來,至少能為莉雅的靈魂之安寧做弔唁吧。等到凍結妳之後,接下來就是王國、世界、龍和魔女了,全都一樣」
「啊啊、太棒了────就讓我開心一下吧!」
艾爾莎高高地跳躍,在天花板和牆壁間像是蜘蛛般爬行。冰柱瞄向那削瘦的身軀連續射出,穿過了贓物倉庫的牆壁,將空氣凍結,發出尖嘯聲。
漸漸地視野變成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見了。
也看不見倒在地板上,偶然間彼此的指尖交纏在一起的,昴和愛蜜莉雅的屍體。
什麼都看不見了。

※ ※ ※ ※ ※ ※ ※ ※ ※ ※ ※

────到底要被世界背叛幾次,我才能得到救贖呢。

「雷姆只是預先防止了狀況的惡化。當雷姆發現他的時候,昴君已經是無法得救的狀態了。────他應該是希望早一刻也好,能夠有人給一個痛快才對」
「而那結果……就是那樣淒慘的結局,雷姆你是想這麼說嗎?昴是我的恩人,而且我們接下來也一定還有很多想要說的話……你就這樣子」
能夠聽見,兩位心愛的少女的爭吵聲。
其中一邊的聲音,在令昴感到無比憐愛的同時,也喚起了名為悲痛的感情。
而另一邊的聲音,每當面對苦難時,自己不知道祈願了多少次,好想聽到那聲音,好想依靠在她身邊,好想向她撒嬌讓她觸碰自己。
藍髮的少女和銀髮的少女相持不下,兩人之間瀰漫著不平穩的氣氛。
現在的地方是位於宅邸的談話間,兩人相隔著桌子就座,已經是一觸即發的狀態。
「嘛~嘛,愛蜜莉雅大人也別那麼火冒三丈的。首~先呢,也好~好聽聽雷姆的理由吧~」
「羅茲瓦爾……你真的明白現在的狀況嗎?雷姆……你的傭人,她讓我的恩人,對於你來說也是客人的昴……她、她讓他死去了呀」
「我~當然明白。所以才~會……好好地維持著談話的場面不是嗎~。────就算是為了不讓彼此的感情有所分歧,也應該如此啊~」
羅茲瓦爾瞇起了黃色的眼眸回答了愛蜜莉雅的話。接著,小丑對坐在他身邊的雷姆送去視線,雷姆察覺到之後,便點了點頭,
「昨晚深夜在東棟……有侵入者到了愛蜜莉雅大人的房間所在階層。經由警戒石知道這件事的雷姆便立即趕往現場,在那裡發現了在地上掙扎爬著的昴君」
「在那個時候,巴魯斯已經受到咒術的影響了對吧」
「是的,和姐姐大人說的一樣。昴君的身體十分衰弱,已經是瀕死狀態了。因為咒術的效果,他的生命力已經衰減至極限,雷姆判斷已經無法獲救……」
「然後,就用鐵球擊殺了呢。────像那樣子執拗地對身體施加痛楚」
「愛蜜莉雅大人────」
以嚴厲視線看向愛蜜莉雅的人,是在雷姆身邊握著妹妹的手的拉姆。可是,愛蜜莉雅也以堅毅的表情面對拉姆銳利的視線,
「事實便是事實。……昴的身體,軀幹和頭部都是非常淒慘的狀態。如果僅僅是以介錯為目的的話,應該有能讓他更加輕鬆的方法才對。但是,為什麼要那樣」
「這是、因為……」
「……」
對於愛蜜莉雅的追究,雷姆難以啟齒。
她不將話繼續說下去,是因為雷姆的性格實在不適合撒謊,以及愛蜜莉雅的發言的確說中了雷姆的真心。
在這個時期的雷姆正對昴抱有強烈的不信任感。
在宅邸的二周目之後────她在宅邸裡擊殺了昴,而且沒能夠隱瞞他的死亡,結果才會召開這場談話吧。
而這時期的雷姆,因為昴親近地接觸拉姆而懷有強烈的敵視心態,甚至可以說她對於將殺意付諸行動毫無牴觸。
────在宅邸上層,當她對昴揮動鐵球時,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該不會那是連雷姆自己都無法判斷的事情吧。
「────因為失誤了,或者因為猶豫了……我想聽到的是這種答案啊」
「────」
愛蜜莉雅閉起眼眸寂寞的低語著,雷姆則因為驚訝而抬起臉來看著她。
愛蜜莉雅的這些話裡,到底掌握了雷姆的多少真實不可得知。而且,這些事也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了。
「愛蜜莉雅大人,您這是要去哪?」
看著愛蜜莉雅站起身來整理著下擺,羅茲瓦爾毫無表情的發問。
聽到他的提問,愛蜜莉雅用手輕撫自己銀色的長髮,
「────我要離開這裡。雖然只是短短期間,受你們照顧了。如果沒有你們的後援,我是無法參加王選的。但是……我已經,無法再相信你們了」
「即使無法相信,但作為彼此利用的關係還是很有價值的不是嗎?在這裡鬧脾氣而離席,可說不上是聰明的選擇喔」
「鬧脾氣……?」
對羅茲瓦爾的發言,停下腳步的愛蜜莉雅驚訝地凝固了表情。接著,愛蜜莉雅大踏步靠近羅茲瓦爾,
「────」
誰也沒能阻止那清脆的聲音響起。
用力揮出的白色指尖,強而有力的打在羅茲瓦爾蒼白的臉上。
開始紅腫的臉頰,以及僅僅揮出一次巴掌便開始喘氣的愛蜜莉雅。雖然是作為被打的一方,但羅茲瓦爾什麼動作都沒有,反倒是阻止了臉色一變,站起身想要往前的拉姆,
「拉姆」
「可是,羅茲瓦爾大人────」
「沒關係。妳坐著就好了。愛蜜莉雅大人,拉姆失禮了」
「你對我便淨是那樣維護……但是對於昴,卻什麼都不肯說……」
愛蜜莉雅緊咬著嘴唇,冷冷地盯著羅茲瓦爾。雖然她紫色的眼瞳中蘊含著強烈的怒氣,但承受她視線的羅茲瓦爾卻始終是平靜的態度。
這態度就像是在述說著,我們看事情的角度不同。
「離開宅邸,回到森林去────妳還能剩下些什麼呢」
「是我錯了,不該被你的花言巧語說服。要補償……要贖罪的方式,還有許多其他的做法。就是因為我弄錯了這件事,昴才會死的」
愛蜜莉雅閉起雙眼,以靜靜的聲音回答著羅茲瓦爾的提問。
接著她輕輕地搖頭,
「我將帶走他的靈魂,讓他在森林裡安眠。────不管是昴還是其他人,不管要花多少時間,我都會將我的時間奉獻在慰靈上。話就說到這裡了」
愛蜜莉雅從羅茲瓦爾身邊拉開距離,表示不想再繼續交談的意思。
羅茲瓦爾以左右不同色的眼瞳凝視著搖晃銀髮離開的背影。就著麼坐在椅子上,他將手伸向漸漸遠去的背影────然後放下了。
「既然與記載不同的話,這裡……就是我的終點了~吧」
「羅茲瓦爾大人……」
看著無力低語的羅茲瓦爾,拉姆安慰地搭著話並握住了他的手。小丑看了看擔心地望著自己的少女,浮現了虛弱的微笑,
「拉姆,這場賭看來是你的勝~利了啊。我的目的,恐怕就此遭挫折了吧……也就是說,契約將會履行」
「……好的。好的,羅茲瓦爾大人」
丟下在暗地裡交談的兩人不管,愛蜜莉雅朝著已經站起身來開門的雷姆的方向走去。在快要走過對方身邊的時候,她看著嚴謹低下頭的雷姆,
「帶我到昴的地方去」
「愛蜜莉雅大人,這……」
「很慘的狀態,我明白的。盡可能的回復原狀吧……因為我要帶他一起回森林去」
看著愛蜜莉雅悲痛的側臉,雷姆僵硬著表情低下了頭。那表情既像是後悔,也像是憤怒。
肯定是在內心糾結著,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吧。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這是誰都不明白的事。
「對不起,昴────我,什麼都沒能做到」
愛蜜莉雅如此低語,這便是最後的景象。

※ ※ ※ ※ ※ ※ ※ ※ ※ ※ ※

────到底要面對自己的愚蠢幾次,我才會理解呢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尖利的笑聲不斷迴響著。
挺起胸膛,張開大口,嘴角一邊滴著口水一邊大笑,這是一個甩動著長長紅髮的年輕女性。
以年輕女性來說這實在是讓人不忍卒睹的行為,更何況那睜著赤紅的雙眼,展露瘋狂的姿態實在不像是個人類。
「為愛!對愛!因愛!正是愛!為愛回報的行為正是!所有的一切!啊!魔女啊!寵愛的魔女呀!我的愛的終點呀!」
滂沱淚眼的女子跪下膝蓋,將兩手伸向空中,高聲歌頌著愛。
在展露狂態的女子周圍,到處是沉浸於血海的屍體。四肢被扯下,脖子被剜開,被踐踏了人類尊嚴的無數屍體。
在那些屍體當中,也有著因為拿劍自刎而失去性命的黑髮少年的屍體。
阿拉姆村的各處都有著血泊流淌,身具武裝的討伐隊員也是全員都伏倒在地,已經被奪去性命。
可以說在身為主力的劍鬼遭到奇襲而倒下的那一刻,形勢便已經決定了。
剩下的便只是由『不可視之手』所帶來的虐殺,而持續響起的臨死悲鳴也僅僅過了數分鐘便迎來終結。
「看看我的勤勉啊!將這些怠惰的人們給抹除,除了說是真愛的行徑還能說是什麼呢!啊!我的信愛、信仰、無可動搖的愛啊!接受吧!接受吧!我想用愛來包容一切────!!」
呼喊著愛,流著眼淚,在血海中大喊的女子────那便是奪取肉體,侵蝕精神的怪物,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
狂人將為了拯救村子而來的昴他們一網打盡後,即使是在失去了信徒的現狀下,他也仍在高聲呼喊著愛。
然後────
「────發生了、什麼事」
從連接著村子的唯一道路對面,喘著氣跑下來的少女這麼說著。
她煩躁地撥開黏在額上的銀髮,紫色眼瞳凝視著這副慘狀。────愛蜜莉雅睜大眼睛看著沉浸於血海的村人們,然後發現了。
「昴……?」
在這副慘狀當中,自己非常熟悉的少年就倒在那裡。
在一瞬間,在愛蜜莉雅的腦裡閃過的情感到底是什麼呢。在那睜大的眼瞳中蘊含的情感太過複雜,不管是誰,就算是她自己也沒能明白。
愛蜜莉雅僅能顫抖著嘴唇,
「為、什麼……昴他、睡在那……誒?」
「莉雅────!不好了,是魔女教!大罪……居然在這種時候,為什麼!」
愛蜜莉雅呆愣著表情,無法接受現實。相對地,帕克充滿焦躁地飛了出來。
他一邊在愛蜜莉雅的周圍飛行徘徊,一邊瞪視著一個人站在慘劇現場的貝特魯吉烏斯,在他漆黑的眼瞳中蘊含著強烈的警戒與敵意,
「莉雅!現在馬上走、馬上走啊!現在馬上離開這裡!不能和那東西……不能和大罪司教相遇呀!試練會開始的!如果被施加了試練,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啊!」
「帕克……?」
「我想起來了,現在才終於想起來!和那東西……和那傢伙相遇後,我才終於想起來了!為什麼會忘記這種事情啊……而且還有許多事情還沒能夠想起來……難道說不到這種緊急事態便回想不起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
帕克仰望著天空,盡力伸直了小小的身體大喊著。
「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艾姬多娜!!」
帶著焦躁感和憎惡,他高亢的聲音擴散開來,帕克一邊喘著氣一邊搖頭。愛蜜莉雅則是因為親近人物的驟變而啞口無言。
而聽到這陣喊叫聲的狂人,則慢慢站起身來。
「這真是這真是……初次見面、啊!」
搖搖晃晃地擺動上半身,貝特魯吉烏斯粗暴地扯著自己的長髮,毫不留情地拉扯著,頭皮都開始滴下了鮮血。
目睹著這般自殘的行為,愛蜜莉雅的眼瞳中閃過了嫌惡與害怕的感情。
「我是魔女教大罪司教,擔任『怠惰』的────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
嘎嘎的,狂人扯動喉嚨開始發笑。
他就這麼笑著看向呆站在原地的愛蜜莉雅,仔細地,從頭到腳,傾斜著自己的身體,如同舔舐般看了她一遍。
「……實在是太棒了」
從他嘴裡漏出了感歎。
響起了清脆的聲音,這是拍手。貝特魯吉烏斯擊響手掌,向愛蜜莉雅拍手喝彩。
「真的是太棒了!這是多麼和容器相符的姿態!這是多麼令人回想起生前魔女的容貌啊!既然妳都準備好如此水靈靈的容器了,那就不需多談!執行試練!執行確認是否能根植魔女因子的試練!」
「閉嘴!狂人!你敢從那裡靠近這孩子一步試試看!我就會讓你後悔自己為何會出生────!絕對!」
「在愛之前,痛苦和恐怖全都是應該獻上的祭品……不管什麼都無法成為我停下的理由」
雖然帕克聽到貝特魯吉烏斯的瘋言瘋語便出言恐嚇,但狂人卻絲毫都聽不進去。雖然帕克看著那狂人像是貼在地面上一樣,拖動腳步逐漸靠近,可是他什麼都沒有做,僅僅是顫抖著身體。
「為什麼啊。為什麼在這種時候,我……不對,我想起來了。不對。沒錯,這是不對的,這是不對的!不對的!我是……我、是」
「帕克!我、我該……我該怎麼辦才好!?我、我……因為,昴他在那種地方……!」
「試練!勤勉靈魂的終點,就在這裡篩選!如果容器尚未淨空,會對注入的靈魂造成影響!內容物,不需要────!」
愛蜜莉雅拚命呼喊抱著頭的帕克。而貝特魯吉烏斯仍不停下步伐,從下方逼近了困惑的兩人。
看著貝特魯吉烏斯奇異地舞動兩手的指頭,舔著嘴唇,愛蜜莉雅內心的危險信號在全力敲響著警鐘。
看著他超乎常理的眼神,愛蜜莉雅吸了一口氣,用嘶啞的聲音────。
「不要……好可怕啊,爸爸……」
這是尋求依賴般的低語聲。
似乎無法傳達給任何人的小小求助聲。
貝特魯吉烏斯完全無視了這個聲音,向著愛蜜莉雅伸出了手。想必從那看得見的手的前方,將會伸出誰也看不見,怠惰之權能『不可視之手』吧。
它要捕縛住愛蜜莉雅僵硬的身體,將邪惡的企劃付諸實行────
「────別用那破髒手碰我的女兒!!」
下個瞬間,以驚人的密度與高度所形成的冰壁,就在愛蜜莉雅的眼前出現了。
冰壁將愛蜜莉雅與貝特魯吉烏斯之間隔開一塊空間,而為了繼續擴展這塊空間,冰壁還在不斷地的突破地面隆起。
一時之間,伸展著『不可視之手』的貝特魯吉烏斯也只能向後退開,
「這是────!」
「總算想起最重要的事情了……為了守護這個,什麼契約什麼阻礙全都無所謂。我現在總算是想起來,一直以來是被多麼無聊的東西給束縛著」
貝特魯吉烏斯少見的因為動搖而令聲線有點顫抖,瓢浮在空中的小貓靜靜地看著他做出宣告。
先前圍繞著他的混亂氛圍已經消失,精靈露出了像是擺脫煩惱的神情,瞪視著眼前的狂人。
「我算是想起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才變成現在這樣的。我就是為了保護女兒,總算想起來了啊────如果說為了保護女兒所要遵守的制約居然是這種東西……那個性格混賬的傢伙啊」
「帕克────啊」
看著帕克做出了像是要咂嘴般的表情,愛蜜莉雅伸長了手指想要觸碰他,但忽然間喉嚨像被哽住了一般。
在她的胸口,有個放出綠色光芒的結晶石。那是精靈帕克的憑依物,也是將愛蜜莉雅與帕克連接起來的重要的石頭。
忽然間那石頭就在毫無觸碰的情況下粉碎了。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
「因為我……因為我打破了制約,於是它開始要收取代價了。看來是從最初到現在這種情況,全部都被算計在內呀……儘管如此」
帕克回過頭來,配合著愛蜜莉雅臉部的高度飛到她面前。
愛蜜莉雅的眼眸中因為帕克這一連串行為而閃爍著困惑。帕克凝視著那樣的愛蜜莉雅,浮現出了像是看著心愛之人的表情。
「莉雅,我們要就此分別了────」
「怎……」
「打破制約之後,已經沒辦法繼續維繫這具身體了。就算想要呆在妳的身邊,也因為代價被奪去已經辦不到了。────對不起啊」
「不要,不要啊,帕克……這樣,大家,大家都不在了呀……昴也是,在那裡……大家都不在了。都不在!這下子,要是連帕克都不在的話……我、我、就一直是一個人……我不要那樣!」
愛蜜莉雅就像是小孩子一般鬧著彆扭,淅瀝嘩啦不像樣地流下眼淚。
帕克用長長的尾巴,擦去愛蜜莉雅的淚水,他的嘴唇輕輕觸碰了嚎啕大哭的女兒的鼻尖。
「不可以說這樣不懂事的話。宅邸裡還有拉姆在。而且貝蒂也還在。到了必要的時刻,就拜託貝蒂吧。那孩子肯定不會拒絕的。雖然說我明明知道這一點還要妳去拜託她,也實在夠挺卑鄙的呀」
「我!除了帕克的其他人……」
「────去吧。我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最可愛的,最心愛的愛蜜莉雅」
「等────」
在愛蜜莉雅想要繼續說出什麼話之前,帕克用小小的身體強而有力地推了她額頭一把。
愛蜜莉雅沒能承受住超出預料的力量,身體向後倒去────這瞬間,空間中產生了裂縫將那細瘦的身軀吞噬進去,
「誒────」
一瞬之間,愛蜜莉雅的身影便從村子裡消失了。
────見證了這一切,帕克長長地歎一口氣。
「勉強妳做這種事真是抱歉了,碧翠絲」
這是對著剛才造成突然消失的共犯所說的感謝。
接著,帕克轉過身來,望向一直盯著這邊看的貝特魯吉烏斯,
「居然安分的只是看著而已……這還真是,禮儀良好的狂信者啊」
「因為我要是出手的話,你似乎就打算要在那一刻消滅我。無論如何,只要能追進宅邸結果還是一樣的。沒有必要刻意去踩老虎尾巴。」
「原來如此。看起來像是個異常者,意外的也是有在動腦子啊。────人渣」
丟下這句話,帕克越過了冰壁朝著貝特魯吉烏斯的方向前進。
而貝特魯吉烏斯等待著他的到來,也沒有做出在途中使用『不可視之手』迎擊這般不識趣的行為。
彼此間以一定的距離互相面對,
「沒有時間了。────趕快開始,趕快結束吧。之後的事情,我全交給那可靠的小妹來處理了啊」
「你的氛圍似乎改變了。以一個精靈來說,很有人類的味道」
「────我想也是吧」
帕克用小小的手擦了擦粉紅色的鼻頭後冷笑著。
「現在雖然是這副模樣,但我原本應該是手腳都要更長一些,有著一副帥哥臉才對啊。畢竟女兒是那麼可愛嘛,這是當然的吧?」
「……你的發言令人難以理解」
「啊啊,別在意。我也沒想過要你理解……因為你,會死在這裡啊」
帕克一邊說著,兩手朝向貝特魯吉烏斯的身體,一邊開始泛白。
魔力即將枯竭,漸漸無法維持這副身驅。這其中既有著與愛蜜莉雅間的通道斷絕的影響,又或者也有帕克先前所提到的打破制約的影響吧。
不管怎樣,他的身影、輪廓,開始慢慢變得模糊────
「在我消失之前先把你給滅了吧。沒想到殉情對像居然是個狂信者,真是想想都發毛」
「真是遺憾,即使這副身軀毀滅了我也不會就此結束────」
「我把你連靈魂一起都凍結在這裡。────這麼做的話,你會怎麼樣呢?」
至今為止都維持著無畏笑容的貝特魯吉烏斯的表情僵硬住了。
看著狂人睜大了眼睛,帕克像是打從心底裡開心地笑了出來,
「啊啊────我就想是看你這副表情啊,蠢貨」
瞬間,在精靈的輪廓霧散的同時,白色的光輝炸裂開來────。

※ ※ ※ ※ ※ ※ ※ ※ ※ ※ ※

────看著不斷被展示著的已結束的世界後,昴躺倒在地面上。

已經開始搞不清楚自己現在在哪裡了。
是在現實中嗎,還是在夢中呢。是不是正在看著那些不斷重複的噩夢呢?將那些景象斷定為噩夢是被允許的嗎?
那單純只是可能性的世界嗎。又或者是實際存在過的世界呢。會不會是由昴的腦中記憶所誕生出的方便操弄的世界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些明顯傳達出昴所不知道的情報的世界又是怎麼回事呢。
是由妄想產生的世界嗎。現實是否在侵蝕著相異的現實呢。不管是哪種答案,昴心中所受的苦痛十分嚴重。
嚴重到了他實在是難以再次站起身來,甚至再也抬不起頭了。
所以────

「已經,站不起來了嗎?昴君」

昴聽到了,站在他身旁的某人正溫柔地救贖著他的心靈。
他覺得那似乎是他心愛的某人的聲音。
「────」
應該再也流不出的熱淚,在昴的臉頰上劃出了一道痕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5451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天燁
頭香啊

09-27 07:40

KlausLo
沒頭香!!

09-27 08:19

亞空
蕾姆出現了啊~

09-27 09:21

A.M.S.K.R
勤勉啊!!!

09-27 09:22

diasee
這是愛阿~~

09-27 09:58

Mickcy
㑹說昴君又心愛的只有老婆大人了(๑´ㅂ`๑)

09-27 11:38

zhi zhi
486被虐的好慘…

09-27 12:02

小觸尼
是 色慾 魔女 ?

09-27 17:02

lifeagain
平行世界的雷姆 !??

09-27 17:49

暗黑小蛇
根據維基應該是色欲

09-27 22: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幕間 『茶會』... 後一篇:第四章73 『軟弱的所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olanncolann
抱持創作理想的創作者們,歡迎加入~★科嵐工作室★~,我們一起交流與成長,在創作之路上發光發熱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