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3 GP

第四章幕間 『茶會』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27 01:16:42│贊助:134│人氣:10115


「有這麼一種說法叫做平行世界。除了現在自己活著的世界,還存在著另外的世界也走過了一樣的軌跡,就是這樣的一種想法」
聲音的主人盡量的讓自己的語氣減少情緒起伏。
像是在講解般的語調,還伴隨著帶有一定節奏的指節敲響桌面的聲音。
「這聽起來、呼。還真是、哈。挺難懂的事啊」
「不用考慮的那麼複雜。所謂平行世界,只要看作僅僅是一個不同的選擇,便能夠無限衍生的世界就可以了。比如說,回家路上的分叉路口。不管走哪條路都可以回家的這分叉路口,從右邊走的妳和從左邊走的妳────光是這樣的可能性,便可以說是極小規模的平行世界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要照妳這麼說,世界的存在不管怎麼數都數不清了嘛。這種思考方式好蠢」
對著疲憊的聲音所做出的回答,由好勝的聲音簡單直接地搶過話頭。
講解的聲音做出苦笑,用手指向那名急躁著回應的對象,
「這可不是能簡單看輕的東西噢。的確,剛才的例子因為改變幅度太小,可能其中的差異難以傳達到……但同樣的理論也適用於更大的場面」
「更大的……比如說?」
「比如說嘛……對了────『在波洛伊德平原,如果妳能夠對妖精族敢死隊見死不救的話』,這樣的例子如何呢」
「────」
「……唔。按照我原本的預測,這時候妳應該會激憤不已才是啊」
「我不生氣的理由很簡單。不管是再重複那個場面幾十次、幾百次、幾千次也好,我一定會揮舞雙拳打向那個地方。────妳所說的,平行世界什麼的,是絕對不會發生的!」
用強而有力的聲音如此斷言,聲音的主人將抬起來的腳像是要摔出去一般放到桌子上。看向就如字面意義一般『擺起架子』的好勝的聲音,講解的那人微微地抿嘴一笑。看到這笑容,好勝聲音的主人狀似凶狠地抬起了美麗的眉頭,
「有什麼奇怪的嗎!」
「沒什麼,雖然妳這舉止很有男子氣概,不過內褲都看得見了喔,彌涅耳瓦」
「啊、呀!什麼嘛、笨蛋!真是難以置信!笨蛋笨蛋!笨~蛋!妳是笨蛋嗎!跟笨蛋一樣!笨蛋!真的是笨蛋!真是、呃……笨蛋!」
一邊暴露了詞彙量貧瘠地大聲謾罵,金髮少女────『憤怒的魔女』彌涅耳瓦眼光泛淚地放下腳,用手擋著短小裙子的股間,閉緊雙腿。
她憤怒地抬起頭瞪向了正面────那裡有著一副不慌不忙的態度的白髮魔女。不過,
「哈。先不管妳們的爭論是誰對誰錯、呼。關於內褲的事、哈。不就是不檢點的彌涅耳瓦自找的嗎、呼。反咬一口實在是太難看了啊、哈」
「說什麼不檢點的,我才不想被妳這樣批評呢,塞赫麥特。虧妳這永遠只穿同一件衣服的還好意思說……妳那件長袍,到底有多久沒有換過了?」
彌涅耳瓦用嚴厲的視線看向隔壁位置────完全是趴在桌子上的,把臉埋在自己紅紫色長髮之中的『怠惰的魔女』塞赫麥特。
塞赫麥特在髮海裡動了動脖子,從頭髮的縫隙之間看著彌涅耳瓦,
「只要從頭上這麼一罩著就行了、呼。這是最輕鬆的打扮了、哈。身體也讓堤豐幫忙擦過了、呼。我可並不髒呀、哈」
「虧妳還好意思批評別人的儀容,自己卻是那種模樣……真是的、真是的……是怎麼樣啦!是我不好嗎?是我的錯嗎?妳想要被揍一頓弄乾淨點嗎!?」
雖然彌涅耳瓦憤怒地揮舞著拳頭,但塞赫麥特將推測是臉的部位轉了過去並不做回應。
看到她這完全失去對話力氣的態度,彌涅耳瓦的額頭冒出了青筋,但已經習慣她的憤慨的魔女已經完全放棄搭理了。
代替用盡力氣的怠惰魔女拍了拍手做出反應的,是最開始和彌涅耳瓦進行對話的魔女────『貪婪的魔女』艾姬多娜。
「我不是不能理解妳的憤怒,而且那也令人十分愉快呢。但是我現在想要繼續剛才的話題啊」
「哼~!說什麼平行世界的在那邊裝模作樣,挑釁我的人不正是艾姬多娜嗎。我現在正在生氣、正在憤慨、正在激怒啊」
「知道了知道了。不管怎樣,繼續平行世界的話題吧。如果先前的例子不成立的話……這樣吧。如果富魯蓋爾和波爾肯尼卡沒有成立盟約的話,妳覺得會怎麼樣呢?」
艾姬多娜用手指抵著嘴唇,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詢問著彌涅耳瓦。聽到這問題,彌涅耳瓦吸了一口氣後瞇起藍色雙眸,
「如果沒有了波爾肯尼卡和富魯蓋爾的盟約,要阻止那孩子只靠雷德是不夠的……世界不就會被吞噬了嗎」
「被吞噬之後,會怎麼樣呢。在僅僅剩下『嫉妒的魔女』一人之後,世界還會運行嗎。又或者變成了那個結果的世界,說不定也以平行世界的形式複數存在著喔。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不覺得挺有意思的嗎?」
「艾姬多娜,妳在提到那孩子的時候,真的是一副十分厭惡的眼神吶。────我對那孩子並沒有那麼生氣。妳的那份憤怒,我無法共享啊」
「這也是一種答案吧。────妳的憤怒令人心情愉快。正因為如此,妳才曾經是魔女之中最值得寵愛的魔女」
艾姬多娜以過去式如此述說著,彌涅耳瓦則在她面前輕輕地哼了一聲。彌涅耳瓦接著抱起雙臂,像是要凸顯自己豐滿的胸部般挺起腰來,
「受人寵愛什麼的,我才沒希望過這種事。我所希望的,是讓爭端能夠從這世界上消失,苦痛、悲傷、嘶喊、痛哭,全都用我的雙拳消滅掉。除此之外的事物,在我行走的道路上並不需要。我的怒火、我的憤怒,以及拳頭所帶來的治癒────這就是我的一切」
她的人生態度毫無迷惘,彌涅耳瓦如此斷言著。
迷茫和猶豫和煩惱,在她的信念中沒有半點會被這些東西迷惑的要素存在。
這正是『憤怒』────對於世界的無盡怒火從最根本之處支撐著、成就了她的存在。
不過,
「嘛、雖然是這麼說~。只要被誇獎了就會忍不住高興的咪咪笑,這也是涅耳涅耳可愛的地方呀~」
將語尾拉長,充滿特色的散漫聲音插進了對話。
聲音是從塞赫麥特的對面,以彌涅耳瓦的角度來看也就是從左邊傳出來的。
「要說到涅耳涅耳不坦率的程度~,那才稱得上是魔女級別不是嗎~。涅耳涅耳性格中的這種地方,達芙妮可是喜歡到想要吃下去呢~」
「閉嘴,達芙妮。明明到剛才為止都還在睡覺,為什麼突然醒過來啦」
「從涅耳涅耳吵吵鬧鬧的展現內褲那時候就醒來了啦~。明明穿的是那種稍微動一下就能看見的短裙,居然還穿那麼危險的內褲,涅耳涅耳真是的~」
「妳、妳才是!明明年紀比我小,選那什麼危險的類型啊!那都什麼東西嘛!根本不是內褲就是條繩子吧!笨蛋!跟笨蛋一樣!妳就是個笨蛋啦!真是的,無可救藥的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彌涅耳瓦漲紅著一張臉,因為情緒過於激動而在眼眸中積滿淚水不停叫喊著。而貌似愉快地聽而不聞的人,便是『暴食的魔女』達芙妮。
全身被拘束衣物反覆捆綁著,在臉上交錯的眼帶覆蓋住雙眸,而她嬌小的身體則被收納在黑色棺材之中,這是一副異常的模樣。但她卻彷彿理所當然般的參加進圍繞在桌邊的成員裡,從遠處看來,這茶會的樣子實在是過於離奇。
對著毫不理睬自己的達芙妮說夠了謾罵的話之後(雖然說是謾罵,但也就只是不斷重複著「笨蛋」),彌涅耳瓦在位置上坐下,兩手捂著臉倒在桌上,
「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這不就好像是,好像錯的人是我了嘛。雖然我不是為了得到讚賞才做的,但受人誇獎肯定是會高興的啊。被人說了聲『謝謝』,心中想著『這麼做真是太好了』,這有什麼錯的嗎。是我不好嗎?是我的錯嗎?我好想治癒大家自己也受到治癒……」
「不會因此就自暴自棄的這一點,我覺得正是妳的美德啊。────那麼」
拋下了沉浸於自問自答之中,已經脫離對話的彌涅耳瓦不管,艾姬多娜將視線瞄向了插入談話的達芙妮。
兩眼都被遮住的達芙妮,按理來說應該是無法感受到艾姬多娜的視線,但她可愛地抽動了小小的鼻子,
「多娜多娜,妳這麼盯著達芙妮是怎麼了嗎~?和涅耳涅耳還有麥特麥特不一樣,達芙妮可沒耐心陪妳聊天喔~。何況現在……哈啊哈啊……已經快要耗光卡路里了」
「沒有比對著魔女要求協調性還愚蠢的事,我還以為在生前已經學到足夠教訓了啊……沒想到話題居然會如此地毫無進展,我甚至都想誇獎妳們了」
艾姬多娜一邊說著,一邊用舉起來的右手打了個響指。
突然間,在達芙妮的正面出現了冒著熱氣的茶杯和放置餅乾的盤子。睜圓了被封住的眼睛,達芙妮因為食物的出現大為動搖。
「當然我沒打算讓妳乾等著,妳就先用餐再……」
「啊嗚啊嗚。唔嘛唔嘛。姆啾姆啾」
「看來都不用我說啊。不過還是希望妳盡可能遵守餐桌禮儀呢」
艾姬多娜聳了聳肩,在她的面前,達芙妮將整個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動用了全身來進食。────達芙妮的用餐,是如字面所示的動用『全身』。
雖然嘴裡發出了咀嚼聲,但實際上將茶水和點心攝取進體內的不是經由口腔,而是從觸碰到的皮膚處直接攝取。由艾姬多娜供應的茶和點心,連著茶具一起被吸收到達芙妮體內,馬上就成為了『暴食』的食糧。
「啊~真好吃~真甜~。……唉呀,對不起~。氣勢稍微~有點過頭,連桌子都給啃了~」

「『不用在意』……我可不會說到這份上,但從我招待妳的那一刻起,也的確做好會變成這樣的覺悟了。除了請妳自重之外,我不奢望更多」
「多娜多娜~,妳會命令鳥不准飛、魚不准游嗎~?」
看著達芙妮繞圈子表達出拒絕的態度,艾姬多娜歎了口氣。達芙妮則擺動著吃光了點心的全身,以「然後呢~」接著說下去,
「肚子裡也填進食物了~,就陪著多娜多娜繼續剛才的話題吧~。────平行世界什麼的,是在說這個嗎~?」
「沒錯。達芙妮,妳對這種事有什麼想法嗎?」
「什麼想法都沒有喔~?如果這樣這樣的話,是不是會造成那樣那樣的結果~就算思考這種事肚子也不會填飽呀~。啊~不過要是想著晚餐是要吃肉呢、還是吃魚呢,思考這樣的分歧也就不是那麼愚蠢了啦~」
「以達芙妮的情況來說,理解力夠高是沒什麼好挑剔了……看來單純是沒能夠引發妳討論的興趣嗎。這也是早就明白的事情了啊」
達芙妮在魔女當中,以性格來說算是溫和又容易交流的人了。
問題在於她的存在本身對其他生命來說便是災厄,這份與溫和性格無關的猙獰特性讓她絕望地不適合與『他人』相處。
「說到最後、哈。就算對平行世界進行考察、呼。不也是怎麼想都白費工夫的、哈。事情嗎、呼」
插入這段毫無發展的對話的人,是仍然趴在缺了塊口的桌面上的怠惰魔女。她還是用長髮包裹住自己,看著視線朝向自己的艾姬多娜,還有嗅覺朝向自己的達芙妮,
「有著這樣的想法,有著這樣的世界、哈。就算能針對這些做出思考,但無法實際知道,也無法實際體驗、呼。那麼,這就僅僅是名為可能性的不可接觸的泡沫、哈。一旦接觸了就會破裂消失吧、呼」
「的確,以現實層面來考慮的話就如妳所說吧。平行世界的存在就算能意識到,也無法進行觀測。平行,還真是恰當的名稱啊。絕對不會交錯的兩條直線────以平行並列的別的世界,才能稱為平行世界呀」
「────不過,妳就是想說第二『試練』不是這樣的對吧」
艾姬多娜總結了塞赫麥特的話,但在她最後做出結論的部份,彌涅耳瓦語中帶刺地從旁插話。她可愛的臉龐因為怒火而被染紅一片,
「反正是艾姬多娜特意提到的這種話題,最後一定是會轉變到壞心眼的方向去吧。沒錯吧。我說中了吧。是不是覺得我踩到妳的痛腳了呀。不想被人窺探心思的話,就別做這種刻意隱瞞的行為就好了吧!」
「我還什麼都沒有說妳就這樣發火,我也挺頭疼的啊……不過,我無法反駁也的確是事實呢。畢竟,第二『試練』就是這麼安排的」
彌涅耳瓦一拳揍得拳頭都陷進桌面,艾姬多娜則在她面前輕輕伸了下手,手中便出現了一本用黑色書皮裝訂的書。
這是僅為艾姬多娜所擁有,記載著這個世界的『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知識的禁書────『世界的記憶』。
如同是求知慾化身的艾姬多娜,她身處的其實是一個只要動動念頭便能知曉這世上所有知識、情報、歷史的立場。不過,因為她本人的個性問題,對於使用書本的力量,似乎她甚至感到了厭惡的樣子。
「第二『試練』是讀取挑戰者的內心,發現在那人至今為止的人生路途上,曾經出現過的分歧點────又或者稱之為『後悔』也行,世界的記憶會再現做出了不同選擇的情況,『不可能的現在』。基於它的特性而言,比起要面對象徵著過去的錯誤的第一『試練』、還有突破這裡便能達到的第三『試練』,第二『試練』是有那麼幾分比較容易突破的」
「容易突破,妳指的是?」
「也就是說能不能像達芙妮那般區別看待的問題。像是塞赫麥特也說過了,所謂平行世界,說得極端點,結果就是一條無法接觸的被分割開來的線。不管是否有著後悔、有著迷戀,那都是無法抵達的線」
「能夠極度逼近那條線的,不正是妳的『試練』嘛!」
彌涅耳瓦面露怒容的提起眼角,艾姬多娜則對她輕聳雙肩。
艾姬多娜撫摸著自己的白髮,像是要安撫怒不可遏的彌涅耳瓦般說著,
「對於一般人來說,第二『試練』相對容易些。和實際上有必要跨越早已無法重來的過去的第一『試練』不同,第二『試練』僅僅是接觸到『也許會存在的可能性』。對於平行世界要抱持否定的態度或是肯定的態度,那都是各人的自由……只要能肯定現在的、原本的世界就可以了」
「原本的、世界……」
「所以我們回到剛才的問題上。塞赫麥特或達芙妮,又或者是妳,都可以輕易地將兩個世界區別開來對待。────而只要做到這一點,就能跨過『試練』」
對於艾姬多娜的說辭,彌涅耳瓦看似不情不願的點點頭。
的確,若僅僅是以艾姬多娜所說的做參考,『試練』的內容感覺上也不是那麼嚴苛。
如果是在場的魔女們────就算不是魔女,只要是擁有明確自我的人,『試練』的突破是很容易的吧。
「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對斯巴倫(すばるん)來說會那麼棘手呀~。斯巴倫,不像是沒有自我的孩子啊~」
「────他的情況,嘛」
達芙妮一邊回想著記憶裡的昴,不知為何還一邊用嘴巴做出咀嚼的動作。艾姬多娜無視了她的舉止,僅僅針對她所說的話,閉起了眼睛思考,
「第二『試練』是對平行世界的觀測。某種意義上,是讓人看見了過去的後悔的後續發展。而在剛才也說過了,不管要肯定還是否定都能輕易辦到。────事實上,只要不管不顧地想著『現實中並沒有通向這個結果』那就好了」
可是,艾姬多娜的話還沒說完。
「只有他的情況,這方法不適用。對我來說,第二『試練』會對他造成這麼大的打擊也是意料之外啊。────真的是,出乎意料」
「嗅嗅……多娜多娜,散發出了開心笑著的味道喔~」
「出乎意料的事讓妳很開心對吧。性質惡劣的變態……真是無可救藥了」
「物以類聚。既然妳們是我的朋友,妳們也免不了這樣的評價」
嘻嘻笑著的達芙妮和浮現憤怒之色的彌涅耳瓦。仔細一聽,從一直保持沉默的塞赫麥特的方向,能夠聽見傳來輕微的沉睡的呼吸聲。艾姬多娜一邊將魔女的反應盡收眼底,一邊搖晃著椅背。這時,
「多娜~堤豐也肚子餓了啦~」
從草原處小跑步趕過來的少女,像是要飛跳向位於山丘上的桌子一般靠近,對著艾姬多娜搭話。
有著綠色短髮和褐色肌膚,潔白的牙齒在笑臉上閃耀著,這是『傲慢的魔女』堤豐。
看著這名沒有參與到難懂的話題中,一直在草原上打發時間的少女,艾姬多娜對她微笑,
「讓妳感到無聊了真是抱歉。堤豐的茶……只要弄甜就可以了吧。茶點心也要一起是嗎?」
「堤豐全都要~。一直跑來跑去用了好多力氣,吃了喝了要休息~」
堤豐一邊充滿活力的說著話,一邊將塞赫麥特隔壁座位的椅子拉出來坐了上去。接著她開始用單手玩弄著塞赫麥特的長髮,同時間吃著在艾姬多娜打個響指後就出現的茶和點心,把臉和桌子都吃得髒兮兮的。
如果不知道堤豐的特性,這看上去就是副令人會心一笑的景象。
「妳忙著照顧堤豐是不是也累了呀?」
「沒……沒有、這回、事……喔?提、堤豐醬是個好孩子,她的能力也……嗯、也不會、對我、起作用喔?沒、沒問題的。這、不算、什麼」
在視線往上看去的艾姬多娜身旁,晚堤豐一步到達茶會現場的人物結結巴巴地回答著,浮現出微弱無力的笑容。
那是個淺紅色的頭髮延伸到腰際,令看見的人啞口無言,仿如虛幻的少女。雖然面容沒有值得一提的特徵,但不知為何就是自然地吸引著人們的視線。
更重要的是,她那副就像是小動物般的表情舉止,有著十分觸人心弦的印象。
「坐著說話吧,卡蜜拉。────我是有事特意叫妳過來的」
「要、要做……些、什麼、啊?不、不會……嚇我吧?」
「不會嚇妳也不會弄疼妳。────只是,要讓棋盤動起來就需要借用妳的力量」
坐在艾姬多娜的隔壁位置上,卡蜜拉────『色慾的魔女』戰戰兢兢地看向艾姬多娜。艾姬多娜對著她微笑,不經意地張開雙手。
「────我希望用妳的愛,拯救出迷途的羔羊呀」
艾姬多娜對著顫抖的魔女如此說著,將雙手伸向了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533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9 篇留言

(╯°□°)╯
首推?[e12]

09-27 01:19

餡子好吃
來個二推(話說我的進度還在碧翠絲VS獵腸)~

09-27 01:27

KlausLo
!!!

09-27 01:37

A.M.S.K.R
勤勉啊啊

09-27 01:39

朔夜
大大翻譯的好快啊 簡體看一邊繁體在看一遍~

09-27 02:08

戌月
勤勉啊

09-27 07:36

??????????
憤怒也太讚了!

09-27 12:42

暗黑小蛇
看這個巴幣消耗太快了

09-27 22:32

達人
世界的記憶是黑色?不是白色嗎?

10-01 07:59

淋しくて
哎唉~我還真沒注意到這細節,不過原文確實是這樣寫10-01 08: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71 『Endin... 後一篇:第四章72 『BADE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oxy80196大家
奇幻小說 鬥人 在舒服的天氣中更新,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