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8 GP

第四章71 『Ending List』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26 22:53:21│贊助:1,229│人氣:10932


雖只是淺淺的切割,但刃口卻十分鋒銳,從刀刃割裂皮膚侵入血肉的開口處,生命正在流淌而出。
流出的鮮血沾染了綠色草原,在視線往下看的紫髮青年面前,昴的身體反射性的痙攣著。
他紅著雙眼,口角吐著泡沫,脖子不斷地流出大量鮮血。漸漸的,血的流勢變緩,在發出像是漏氣般的聲音之後,
『────』
昴現在清楚的理解到,過去的自己已經失去了生命。
這並不是因為僅有意識的自己與過去的自己之間有著共通的感覺。即使是如此,脖子血管被割裂的真實感觸,對於僅有意識────僅有靈魂的昴來說,也是留下了無法消失的影響。
「愛蜜莉雅大人,將他的……請將昴的臉擦乾淨吧」
「────」
「不是由我,而是由您來做這件事,想必這也是他的希望吧。至少,由您的手來完成」
由里烏斯將被血濡濕的騎士劍擦乾後收進劍鞘,對著茫然失措的愛蜜莉雅搭話。
就在仰面倒下的昴腳邊,銀髮少女以雙膝著地的姿勢坐倒。失去了表情的紫色瞳孔還沒能夠接受現實,臉頰上濕潤的淚痕也沒被擦去,在日光下反射著光芒。
看到愛蜜莉雅這樣的身影,昴並不存在的胸口感受到了不知道是第幾次的銳利疼痛。愛蜜莉雅悲傷無助的表情,喚醒了昴不肯正視的懲罰,撻伐著他至今為止毫無自覺的態度。
「昴……」
愛蜜莉雅緩慢地以像是匍匐般的動作將手伸向昴的臉龐,用手掌將充滿血與嘔吐物的臉擦拭乾淨。雖然愛蜜莉雅是直接用空手擦拭,但她毫不在意會被弄髒,努力地想將昴原本因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變得體面些,在將鮮血擦去之後呢喃著,
「為什麼……?為什麼昴會變成這樣……」
問號。對於永遠無法回答的對象,愛蜜莉雅像自言自語般的問著。
能聽到的耳朵,能回答的嘴巴,全都不再進行活動。
對於成為屍體的昴,愛蜜莉雅的任何話語都傳達不到了。
『────』
一邊俯視著這副景象,昴一邊從記憶中回想起了和先前景象的地點有所不同的此處,應該是何時何地的場面。
────這是和貝特魯吉烏斯的第二次戰鬥時,因為無法破解那傢伙的附身,於是連昴的肉體一起將那狂人毀滅之後的結局。
因為菲莉絲的魔法讓昴體內的魔力循環崩潰,身體四處的毛細血管和內臟因不堪負荷而死,這樣的屍體即使想說安慰話也沒法說是好看。外面可見的肌膚多處都像是水腫般的發疹,微微張開的眼睛也因為血管破裂而一片赤紅。
在被擦乾淨之前甚至因鼻血將臉的下半部完全染紅,如果沒有由里烏斯的介錯的話,應該會是更加淒慘的死相吧。
只是,就算變成了再好看的死相,被遺留下來的人們的心靈也得不到救贖。特別是跨越過了與白鯨的戰鬥,發誓要結束與怠惰的決戰,凱旋班師王都的人們────他們每一張失望,悔恨的面孔,都讓昴的胸口感到一陣糾結。
「昴閣下……實在是,抱歉……」
膝蓋著地,對著昴低下頭的人是威爾海姆。
威爾海姆已經將貝特魯吉烏斯麾下的魔女教徒全都斬殺,對於戰鬥的這個結果露出了苦澀的表情低垂著臉。討伐隊的老騎士們,也有和威爾海姆一樣對命運悲歎的人,也有因衝動而捶打地面的人。其中甚至有因為太過激動,而流出淚水的人在。
昴對於自己的死是那麼令眾人惋惜的這副景象,驚訝得啞口無言。
這或者是比起被人展示了至今為止沒有意識到的死後景象,還更要對昴的心靈造成了龐大的壓迫感。
「為什麼……昴即使做到這個地步,也要幫我……吶,到底是為什麼?」
愛蜜莉雅用手輕撫著再也說不出話的昴的臉頰,持續著傳達不到的呼喊。
看到那悲痛的身姿,昴事到如今才注意到一件事。
在這個世界,昴並沒有回答愛蜜莉雅提出的問題。
她在王都所提出的『為何要幫助自己』的問題,昴還沒有向她回答發自心底的答案。
因此愛蜜莉雅,並不知道昴捨身相助的理由。
────這和上一個看見的場景有著決定性的差異,可不管哪個都是昴所犯下無可挽回的罪孽的結果。
「魔女教長久以來為世界帶來了苦難,而身為其尖兵的怠惰被我們擊敗了。此事,對於世界而言是非常大的功績。────可是」
一邊俯視著昴的屍體,由里烏斯用手指敲打著收納好的劍柄。好幾次好幾次,重複敲打的節奏漸漸加快,
「並不是為此產生的所有犧牲,都是能夠接受的。────我還想和你說更多話啊。菜月·昴」
苦澀的低語著,由里烏斯背過身去,不再看昴的死相。
騎士仰望著天空,他的瞳孔蘊含憂愁,
「我好想,稱呼你一聲朋友啊」
由里烏斯無力的低語聲,為草原的世界帶來終結。

※ ※ ※ ※ ※ ※ ※ ※ ※ ※ ※

再一次於黑暗中轉換場面,然後回歸現實,昴像是在地上彈跳般顫抖著身體,清醒過來。
「────哈!……啊,啊啊,哈,啊!?」
當身體試著掙扎之後,才發現自己是躺在堅硬冰冷的地板上。
充滿青苔的氣味侵入了鼻腔,昴一味沉浸於在地上滾動這樣空虛的行為當中,好逃避內心深處正要形成風暴的深深感慨。
發生了什麼,不可以思考這件事。
在地上滾動,滾動,對半規管施加疼痛,讓肺感到壓迫而呼吸急促,只要讓意識分配到思考上的比例能夠少一點也好,少一絲也好,能夠沉浸於無意識當中。
「────嗚,咕!」
但是,就算想用那種貶低人性的方式來逃避,當撞上牆壁被彈回來的時候目的便失敗了。
從碰撞的背部傳來了疼痛,在地板上摩擦的額頭有著滲出血液的感覺。昴就這麼把臉靠在地面上持續著粗重的呼吸,他的眼角不知何時開始流出淚水。
────真是丟臉。毫無意義。無可救藥。
菜月·昴,到底還要被自己的軟弱給擊倒幾次,崩潰到什麼地步啊。
不管面臨什麼樣的事態,不管遇上什麼樣的苦難,絕對不會動搖,絕對不會沮喪────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得到這樣的鋼鐵心靈呢。
自己是如此的軟弱,如此的脆弱,所以昴至今為止才都會────。
「一直裝作沒有注意到,視而不見的代價……就是現在這樣的情況嗎……?」
不可能沒有思考過。
在昴意識的角落,不僅僅是一次,已經好幾次的想到這種可能性。
即使是如此,這個可能性仍沒有浮現到意識的水面上,都是因為無意識中,自己在拒絕去驗證,考察這事實。
經歷了『死亡回歸』的昴,對於死後的世界────一旦他開始思考起這樣的世界是存在的,他的作戰方式將從基礎上崩潰。
想要拯救的一切,都把菜月·昴留下拋在後頭了。
不對,把一切都拋開不管的是菜月·昴才對。經由難看的擅自迎接『死亡』,昴拋下了整個世界,僅有自己逃到了新世界去。
如果,因為菜月·昴輕率的判斷而被拋下的世界仍然持續存在的話,那正是昴剛才看到的景象。
昴因為死亡而得以從地獄解脫,而那些便是地獄更深處的景象。
「────不是吧」
不經意間,意識開始再次朦朧遠去。
和睡意大不相同,這是彷彿意識急劇地變得空白一般,和現實之間的強制性分離。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又有個不知道是誰的聲音在耳邊呢喃著。
用曖昧的意識去探尋,到底是誰的聲音呢────然後注意到了。
────那毫無疑問的,就是自己的聲音。

※ ※ ※ ※ ※ ※ ※ ※ ※ ※ ※

在頭顱碎裂的屍體前,有個少女雙膝著地的身影。
人類的肉體無法承受住從高處落下的衝擊而碎裂,黑髮少年將身體的內容物灑滿了一地,用盛開的鮮紅花朵點綴著死亡。
『────』
再一次經歷了意識切換的感覺,這對昴來說已經沒什麼好驚訝的了。
對於在強制的意識淡去後,馬上就對會發生這樣的現象,他心裡已經有所預測。
如果要說沒有預料到的是什麼,那就是在清醒過來的意識面前,到底會展示出什麼樣的景象────。
「直到最後的最後,都還在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已經,什麼都……」
摔死,呈大字形躺倒在地的昴。在他身旁站著,不吐不快般說著的是桃髮少女────拉姆。
平常都很整潔的衣服稍顯凌亂,制服的邊角到處是被鉤裂的醒目模樣。以前有意做出無表情的側臉,現在浮現的是無法接受的感情和憤怒。
與其說是為昴的死亡惋惜────不如說是對這個結果抱有強烈憤怒的表情。
拉姆粗暴的撓撓自己的頭髮,然後轉過身來。
「這也全部都在您的預料之中嗎,碧翠絲大人?像這樣阻擾了拉姆前進的道路,就是您想……」
「────」
拉姆原本是用很快的語速訴說著責難的,但她的表情忽然間就僵硬住,無法再說下去。
在拉姆的淺紅瞳孔中映出的,是在昴的屍體旁雙膝著地的碧翠絲。即使洋裝的下擺會弄髒也毫不在意,少女就這樣坐倒在地上────拉姆的眼神因為碧翠絲的這副模樣而動搖著。
「碧翠絲大人……」
「────為什麼」
呢喃的低語聲。
毫不在意呼喊著自己名字的拉姆,碧翠絲專注的凝視著昴的屍體。
而昴也看見了,從她的藍色眼眸的眼角處所流出的淚痕。
────碧翠絲在哭泣。
面對著昴的『死』而哭泣。
這個事實,狠狠地往昴的心上插了一把名為罪惡感的刀刃。
因為彷彿心臟被挖了一塊的痛苦,讓不存在的眼眸有著發熱的感覺,現在馬上就想奔向那小小的身影旁,想向她說些什麼話。
但能達成這個目的的腳,手,口,已經什麼都不存在了。
「你不是,那個人,起碼這種事……貝蒂也是明白的……可是……」
失去表情的碧翠絲,一邊自言自語般的低語,一邊滴下淚珠。
因為那令人心疼的身影,拉姆放棄再繼續對碧翠絲追究些什麼了。她歎了口氣,看著昴那脖子扭向不可能的角度的屍體,露出了輕蔑的眼神,
「還說什麼,最喜歡了────真的是,無可救藥」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 ※ ※ ※ ※ ※ ※ ※ ※ ※

就連空氣都要凍結一般,充滿白色霧靄的冷氣支配著世界。
每當有風吹過,冰凍的森林就會碎裂,被強制搾取著魔力的景色無法維持存在而回歸塵土。
樹木,街道,生物,世界,都被吹過的風變成了白色結晶而粉粹散去,白色的終焉慢慢侵蝕著這個世界。
『────』
這次,在昴眼前的是世界的終結。
世界就像意識一片空白般,將迎來冰冷而慈悲的終結。
只是,
「────果然,是你啊」
低沉的,震動空氣的聲音,帶著瞭然於心的語氣轟鳴著。
之後,響起了讓大地動搖的巨響,躺倒在地的巨大身體的衝擊讓景色為之一變。樹木被鏟倒,而倒塌的樹木就像冰霜般崩壞,連鎖反應讓森林的一大片都變成了平地。
冰凍森林地帶被平整了地面,而帶來這股破壞的是擁有著要令人仰視的巨大身軀的四足獸,長著灰色體毛令人聯想到貓科的生物。
巨獸無法完全收納進口中的尖牙被折斷了一半,從利劍般的齒間吐出了白色氣息,橫倒著身軀,燦爛發光的金色瞳孔看向他的正面。
然後他一邊像痙攣般的顫動全身一邊說著,
「不甘心啊……即使知道事情會變成如此,但還是無法改變嗎」
「────發生過什麼事,我已經大概掌握了。也正因為如此,實在是感到遺憾」
充滿知性的野獸聲音並非不肯認輸,僅僅是表達出他接受了眼前事實的態度,對此,一道清澈的悅耳嗓音做出回應。
那是儘管在邁向終結的世界之中,卻絲毫不損生命力的健壯的聲音。那是一名站直了高挑的身軀,在白色風中搖晃著紅髮的藍瞳青年。
「愛蜜莉雅大人和昴,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吧」
「莉雅已經永遠地睡去了。而那孩子不在的世界,毫無存在價值。無法守護那孩子的我,還有那個男人,都是同罪────」
「你要因為這個理由,而毀滅世界嗎」
「我知道自己會被阻止的。但是,這就是我的誓言」
劍身從帶有龍爪刻印的劍鞘拔出,鋼鐵的光芒指向了正面的巨獸────現出本體的帕克,持劍的『劍聖』萊因哈魯特靜靜地搖了搖頭。
他的藍色雙眸裡,蘊含著深深的悲憫的感情,
「我明白你的悔恨。我也是同樣的心情。但是,不能因此就肆意地發洩這股悔恨的感情。你的行為,這誓言的結果,將會為世界帶來動亂。────而我,絕不能允許這種事」
「因為,這是不正確的」
「沒錯,因為這是不正確的。────而我便是正確的規範。矯枉為正即是劍。為此,就讓我把你斬於此地吧。大精靈大人」
儘管有著壓倒性的質量差距,戰力天平是傾向哪方,任誰來看都是一目瞭然。
即使是現出本體的帕克,在萊因哈魯特面前,也是微弱到無法讓他的平淡表情有所動搖。只要向前伸出的劍尖畫出銀閃,僅僅是這樣的動作,就連精靈的存在都會被萊因哈魯特的刀刃化為兩段。
他迸發出的強烈劍氣,在向週遭傳達出這樣的事實。
「────呵」
也因此,突然發出的這個聲音,讓萊因哈魯特皺起了眉頭。
僅剩意識的昴也是,在再難有感情波動的狀態中,浮現了疑問。
短暫的,斷斷續續的,實在難以理解那是什麼聲音。
而會難以理解,是因為完全沒有想到,那真的就單純是如耳所聞的聲音。
「呵,呵呵……哈哈,呼哈哈哈!」
「────有什麼,可笑的嗎?」
即使是瀕死的狀態,帕克仍扭曲著表情扯開喉嚨發出笑聲來。
即使是被人掌握了生殺予奪,被人阻礙了自己的行為,還能這樣笑出來的帕克的真正意圖實在難以理解,萊因哈魯特因此發出了疑問。
可是,帕克似乎就連萊因哈魯特的這種回應,都覺得是充滿了笑點一樣,
「你說,可笑?當然可笑了,這肯定是很可笑的啊。萊因哈魯特,你(君)……不對,你(お前)真是什麼都不懂啊」
「…………」
「我想起來了。想起了來龍去脈。這理解實在是來得太遲啦。而在明白了這一切之後,看到你還完全什麼都不明白,所以我才可笑的難以自禁啊」
那是,包括了聲調與平常的姿態時不一樣的這一點,實在太過不像帕克的發言。
對於昴來說,他和這個名為帕克的貓形態精靈有著不算少的接觸記憶,但以那樣充滿惡意的聲音和別人交流的帕克,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和在愛蜜莉雅被殺之後,帕克對昴和貝特魯吉烏斯投以憎惡的那個時候也是不一樣的。在那個時候,帕克還是帕克。
可是現在,嘲笑著萊因哈魯特的身影,與至今為止的帕克的任何形象都大為相異,就像是個完全不同的存在────。
「……就讓我來阻止在此之上的災害。要恨的話,就恨我吧」
「我不會恨你呀,萊因哈魯特。你是英雄。身為英雄,就有著僅有英雄才能完成的責任和行為。以此為準則的你,我不會憎恨也不會責怪」
「────」
「你是英雄啊,萊因哈魯特。────但也僅能成為,英雄」
在最後的最後,那是至今最為明確的,充滿惡意的聲音。
聽完那句話,萊因哈魯特將擺好的劍往頭上揮去,充滿了劍氣的一閃────隨著刀刃的閃光,發生了強烈的熱量。
劍氣切開了天空,擊穿了大氣,碎裂了大地,席捲了魔力,在刀刃延伸出的直線上,所有的物體都被切為兩段────然後光芒開始收束,在昴的意識之前,世界錯開了。
「────」
曾經被白色的冷氣覆蓋的世界,在斬擊的奔流結束之後,再生了。
世界的錯位被修復,席捲的魔力形成圓環狀後回歸世界,碎裂的大地長出花草的新芽,被擊穿的大氣開始帶有暖意,被切開的天空照射進一道陽光。
讓世界的終焉與再生同時進行的,劍聖的斬擊。
而被那斬擊割裂的巨大獸軀,連絲毫痕跡都沒有殘留,從世界中完全消失了。
在短時間之前的確存在的巨大身體消失了,連其造成的破壞餘波也毫不殘留。
『────』
發出尖銳的聲音,萊因哈魯特將自己的騎士劍收入鞘內。
吹過的風晃動了他紅色的前髮,因陽光而瞇起雙眼的萊因哈魯特一邊仰望著天空,吐出了幾乎誰都聽不到的微弱歎息,
「────菲魯特大人,會悲傷的吧」
他閉起眼睛這麼說道。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 ※ ※ ※ ※ ※ ※ ※ ※ ※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5109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2 篇留言

KlausLo
秒速給GP

09-26 22:55

君麻鳴人
我的頭香香被搶了 [e36]

09-26 23:02

淋しくて
66609-26 23:10
餡子好吃
一日三更(感動到哭了)[e3]~

09-26 23:11

淋しくて
颱風天就是要在家看小說阿,不然要幹嘛[e19]09-26 23:16
diasee
絲巴拉吸~~~~~~~~~~~~~~

09-26 23:20

亞空
作者表示 颱風天就是要虐486啊(X)

09-26 23:26

KlausLo
大大們勤勉, 作為閱讀者怎能怠惰!!!

09-26 23:26

蒼蠅刺客-光劍切到手
哈哈 繼續虐昴 希望這邊做動畫版

09-26 23:30

Safe
今天好多更新...我好興奮阿阿阿阿!!!

09-26 23:50

啊不就好棒棒
勤勉,太勤勉了!啊!震撼 腦髓...

09-26 23:52

螃蟹罐頭
喔喔喔喔哦喔喔~~

09-27 00:31

佑仔
好想稱呼你朋友~~

09-27 00:55

風程
尤里那段好虐啊

09-27 02:02

NG的凱
讓好不容易知道該如何運用這能力的人了解他死後的世界的後續發展...

這真的太虐了阿!! 有時候自己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自己身邊的人的感受阿orz

09-27 07:18

Mickcy
虐炸了啊!!!腦袋在顫抖Σ(゚Д゚;≡;゚д゚)

09-27 11:28

lifeagain
大腦! 大腦在顫抖~~

09-27 17:16

一瓶好喝的水
感覺昴會變回正常的思維

10-03 22:15

伊莉雅我老婆(花)
可惡的長月老賊 看到紫毛那裡揪了一下QAQ

10-13 16:05

小雪喵
(錯字:最後面)
發出尖銳的聲音,萊因哈魯特將自己的騎士劍收入鞘內。
吹過的風晃動了他紅色的前發,
「前發」→「前髮」

02-10 23:13

Rainyzaza
現在...

04-04 19:48

Huang_Chiao
太虐了
差點看不下去

05-02 06:21

R.V-卡特
太神啦!!!!!果然有跳崖那段>"<

05-06 23:32

已檢舉此文章
真的好虐

06-05 23: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70 『地獄的更深... 後一篇:第四章幕間 『茶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amhero9樂提
妳真是美到讓人射出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