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0 GP

第四章70 『地獄的更深處』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26 10:33:27│贊助:96│人氣:10174


────現在,自己到底是在看些什麼。
『────』
愛蜜莉雅一邊發出尖叫,一邊哭喊著昴的名字。
昴失去力氣的肉體靠在床上,維持著低伏的姿勢,睜開的眼眸失去生氣已久。
這也是當然的。用匕首刺破喉嚨,流出了這麼多血之後是不可能繼續活著的。
俯瞰自己的屍體,自己的死相,這是如此稀有的經驗。
簡直像是變成幽靈從死去的身體中脫離而出,被迫看著死後的情景那般扭曲的感覺。
而就算這種感覺大部份是錯誤的,但關鍵的地方卻沒有錯。
────昴被迫看著的,毫無疑問正是昴死後的景象。
『────』
房間的裝飾,在場的人,還有自己那不像樣的死去的身姿。
將這些因素全部放一起考慮,昴才發現自己究竟是被展示了什麼景象。
這是在討伐了大罪司教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拯救了愛蜜莉雅之後,當昴第一次知道他失去了雷姆時, 因為一時衝動的行為所造成的結果。
擊殺白鯨,擊敗怠惰,昴因為拯救了愛蜜莉雅和阿拉姆村而感到欣喜,然而在那之後便知道他失去了雷姆而被打落深淵。
在那之後,他趕著龍車飛奔至王都────庫珥修·卡爾斯騰的別邸,面對著持續沉睡的雷姆,確認了她的意識不在身上,而且誰的記憶中都沒有她的存在,昴便用匕首刺向自己的喉嚨自殺了。
那是突發性的,並非深思熟慮後的行為。
僅僅是為了否定眼前的景象。為了要取回失去的東西,想依靠『死亡回歸』回到過去重來一切。
────但那輕率的行為也沒能成功,自殺的昴回到的是用匕首自殺之前,剛與雷姆再會的時刻。
『死亡回歸』的存檔點更新了。
無情造訪的這個情況奪去了取回雷姆的手段,將昴再次打落絕望與失望的深淵。
在那之後,昴好不容易做下取回一切的覺悟,發誓要讓雷姆再次醒來,現在總算是振作起來了,但是────。
『我,沒看過。……這種景象,我沒看過。沒看過……根本不可能看過!』
不曾見過的景象。
那也是當然的。因為,這個世界的昴已經死去了。
就算昴有著失去性命之後還能回歸世界的這種手段,也沒能瞭解在自己死後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不對,是無法瞭解。
不過,即使如此,他至今為止也不曾意識過這件事。
在自己死後回歸世界,藉由經歷不同的時間來迴避走投無路的世界,對這樣的昴來說,自己死去的世界除了『是以什麼理由死去』的情報之外什麼都沒能留下,只不過是個中間點罷了。
昴已經將『死亡回歸』斷定為通往最終希望到達的未來時經過的檢查點,並且下定決心要好好活用這份能力,因此對現在的他來說,就連這個瞬間的世界,都只不過是名為『檢查點』的路過小徑。
而這份認知────現在在此瓦解。
『快住手。快住手快住手快住手快住手快住手快住手快住手呀!』
昴無法接受眼前的景象,發出了聲不成聲的喊叫。
可是,沒有喉嚨的身體無法發聲,沒有眼睛的臉無法轉開,沒有耳朵的頭無法摀住,世界將結果深深刻進昴僅有的意識裡。
────昴所犯下輕率行為的懲罰。
「愛蜜莉雅大人,這是────!」
聽到愛蜜莉雅哭喊的聲音,踏足這副慘狀的新人物登場了。
老人經過鍛煉的身體包裹在執事服內,展現出來的步伐讓人感覺不到傷勢的影響────是威爾海姆。
老人滑步踏進室內,面對這副景象不禁說不出話來。
────即使是劍鬼威爾海姆,也會有這樣吃驚的表情呀。
昴從正面看著威爾海姆的面孔,得到了這種不合時宜的感想。
這都是因為低頭看著昴屍身的威爾海姆的表情,就是如此的和平常脫節,難以掩飾他的動搖。
「到底,發生了什麼……不對,現在該做的……昴閣下!」
不過威爾海姆的混亂也就只是一瞬間的事。
他搖搖頭,即刻平息了意識的混亂,趕往倒下的昴身邊。而愛蜜莉雅倚靠在那失去力量的肉體上,絲毫沒注意到威爾海姆正在趕過來,
「昴……昴……你這,騙子……明明就說,要在一起的……」
「愛蜜莉雅大人,非常抱歉────!」
威爾海姆將像是在詛咒般指責著昴的愛蜜莉雅從屍體前推開。雖然愛蜜莉雅在失去了支撐著身體的力量後就這麼橫躺在地上,但威爾海姆也僅有一瞬間將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立刻又專注在對於冒出大量鮮血的昴的搶救工作上。
「────」
威爾海姆露出了嚴峻的表情,將上衣脫下覆蓋住昴的喉嚨,接著毫不猶豫的拔起匕首。一瞬間,噴出的血灑在威爾海姆凶惡的臉上,但他毫不眨眼的就塞住了傷口。
他敲打著昴早已停住了血流,失去了心跳的胸口,想要喚醒生機,
「菲莉絲!菲利克斯!快點過來!!緊急事件!快點!」
威爾海姆對著房間外面放聲怒吼,一邊按住傷口一邊進行搶救。但是,流出的血量實在太多。手腳和臉龐也沒半點血色,菜月·昴的靈魂早已不在此處,任誰來看都是一目瞭然。
即使如此,威爾海姆依然不放棄搶救。
「威爾爺,那麼大聲是怎……!」
「菲利克斯,快點!刀刃刺進了喉嚨!一刻都不能等!」
「────!」
聽到呼叫趕來的菲莉絲,馬上對威爾海姆的指示做出反應,在手掌彙集了藍色的波動,將治癒的魔法傳到昴倒下的身體裡。
昴看著自己失去靈魂的空殼,同時也看見了平時都是一副輕佻的態度的菲莉絲的側臉,有著從未見過的認真表情。
『已經,夠了啊……沒用的。沒用的啊。那傢伙已經沒救了……』
不管幹什麼都是沒用的。
在昴的腦海裡,並沒有留下自殺未遂後被拯救的記憶。
菜月·昴為了否定現實而衝動地拿起匕首刺進喉嚨,在許多人的心裡留下無法消失的傷痕,甚至對這樣的事實都沒感受到苛責就此消失了。
那就是事實。那就是這兩人的捨身搶救所無法到達的結局。
「絕不讓你死去!絕對,不讓你就這樣死去!如果以這種形式失去了恩人,我沒法忍受這樣的恥辱苟且偷生……!」
「都在這種情勢下了還幹這種蠢事……」
威爾海姆壓住昴的傷口,吶喊出他的執著;菲莉絲一邊難掩憤怒地口吐惡言,卻一邊施行著這世上最溫柔的魔法。
這個情景,這兩人的感情波動,不斷衝擊著昴的心靈。
可是,即使兩人是如此的拚命努力,結果也是────。
「────」
「菲利克斯!為何!為何停止了治療!這樣下去的話……」
「已經,結束了,威爾爺。────靈魂,已經不在了」
用手推開緊逼過來的威爾海姆,菲莉絲移開了劍鬼之前壓著的上衣,用自己懷裡掏出的手帕將傷口擦乾淨。傷痕已經完美的恢復,完全看不出是身負致命傷的身體,回復到昴就在數分前的健全身軀。
只是,流出的大量鮮血和失去的靈魂已經不在那裡了。
當擦完傷口後,昴浮現出了蒼白的死相,威爾海姆一邊低下臉看著他,一邊搖頭,
「為什麼……為什麼呀!為什麼,如此輕易地……昴閣下,你……!」
被拳頭擊中的地板,發出聲音爆裂開來。
裂開的地板碎片中混雜著血,是因為威爾海姆揮出的拳頭也一起被割開了。拳頭滴著血的威爾海姆,像是無法忍受遺憾般緊咬著嘴唇。
面對著激動的威爾海姆,菲莉絲也以一副無法接受的表情垂下視線看著昴。他一邊低垂自己的獸耳,一邊看著昴難以說是安詳的死相,
「……膽小鬼,懦弱的傢伙。將重要的人們全都丟下不管。……辛苦的事,痛苦的事,都推卸給大家……這樣子,你就滿足了喵?」
這句話,要說是諷刺也太殘酷,要說是譴責也太過慈悲。
菲莉絲的聲音中蘊含的感情之複雜,對於昴凍結著思考的意識來說,現在是難以理解了。
但是,從威爾海姆和菲莉絲的態度中還是可以明確瞭解到。
────昴對兩人做出了難以挽回的行為。
「────」
思考,完全的停止了。
現在,自己到底是在看些什麼呢。
其實是明白的。現在展示的是什麼景象,這種事早就明白了。
這是在向自己,展示罪孽。
「────愛蜜莉雅大人?」
突然,低著頭的威爾海姆呼喊了那個名字。
他的聲音中會包含著驚訝,是因為之前一直低泣的愛蜜莉雅突然就沒有了聲音,她橫躺在地上的身體也停止了顫抖。
察覺到這變化,威爾海姆的臉上掠過了悲痛的表情。就在剛才,他也才感受到了喪失的感覺,比起自己來說更加是親近之人的愛蜜莉雅,受到的該是何等衝擊啊,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一點,他才會露出如此表情。
老人深深地閉起一次眼睛之後站起身來。
然後,他走向仍倒在地上的愛蜜莉雅身側,伸出手想要扶她起來。
「之前真是非常抱歉,愛蜜莉雅大人。不過,您繼續這樣對身體不好。還請自重…」
「────明明就說過的」
「愛蜜莉雅大人?」
「明明就說過喜歡我的……」
保持橫躺在地的姿勢抱著雙膝,愛蜜莉雅縮起身子哭喊著。
「你這樣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現場沒有能這麼責備她的人。威爾海姆像是無法忍受心痛般皺起眉頭,就連菲莉絲也因為看不下去愛蜜莉雅傷心的樣子而將臉轉開。
然後────
「誒?」
菲莉絲睜著眼張著嘴,呆滯地發出了聲音。
像是被他的聲音引導著,威爾海姆也追尋著菲莉絲的視線前方,然後愣住了。
「────」
────在兩人的眼前,應該完全死去的昴坐起身來。
『────!?』

看到這超出理解的景象,僅剩意識的昴也驚愕了。
做起來的肉體,以彷彿像是發條人偶一般不自然的動作,伸展手足站起身來,只有脖子保持著九十度傾倒,慢慢睜開眼睛。
對不上焦點的瞳孔,失去亮光的眼睛,斜視著整個房間。
「菲利……」
「不可能的!肉體毫無疑問的死去了!搶救失敗了!」
威爾海姆像是追求最後一絲希望般叫著菲莉絲,但菲莉絲在途中就理解到他的意思,立刻喊出自己的意見。
聽到這個回答之後,威爾海姆也立即作出行動的決斷。
也就是────
「昴閣下,抱歉────!」
即使沒有配劍,劍鬼的技術也毫無一絲遲鈍。
威爾海姆低下身撿起被丟在地板上的上衣,一邊扭轉著被昴的鮮血濡濕的上衣,一邊以全身的動作像持槍般將它射出。
乘著這股速度,再加上鮮血的重量,布之槍一邊扭轉著前端一邊射穿空氣。威爾海姆用這或許該稱之為布槍術的技術,對著站起身的昴進行先制攻擊。
瞄準沒有偏差,上衣的前端像是被線拉著一般就要穿透昴的臉孔────
「────唔」
從腳下湧出的影之瀑布將上衣給吞噬,抵消了威爾海姆的攻擊。
看到毫無預兆就出現的影子,威爾海姆及時收回了手臂────但仍然無法避免傷害。右手的三根手指的第一關節處,連著上衣都一起被奪走了。
飛身後退,一邊滴著血的威爾海姆不禁咋舌,從完全站直的昴身邊拉開距離。
「菲利克斯!馬上帶著愛蜜莉雅大人離開!我在這邊斷後!」
「你連一把劍都沒有……我這裡可只有短劍喵!」
菲莉絲滾倒在地移動到房間角落,將腰上備用的短劍投向威爾海姆。威爾海姆以左手接住短劍,靠著手腕回轉拔劍出鞘後,嘀咕著「短武器的感覺差多了」,
「離開宅邸,聽從庫珥修大人的指示────不對,現在不行啊。菲利克斯,就依照你的判斷吧。把騎士團帶到這裡來」
「這是威爾爺一個人很不妙的情況?」
「與白鯨同等級的,又或者是……昴閣下,到底在身體裡飼養著什麼啊」
推測著對手的戰力,威爾海姆一邊流著汗一邊屏住氣息。
在露出警戒的劍鬼之前,昴無力的保持雙臂下垂,視線到處遊走,將上身左右搖晃。
不存在理性。可能連意識都不清醒吧。
問題在於,即使是這樣的情況,自我防衛意識仍然存在嗎。
威爾海姆心焦不已地持續和變成了不明存在的昴互相盯視。
另外一邊,昴的意識俯瞰著這情景,被埋沒在問號風暴之中。
與先前相比,形勢很明顯的大幅轉變。
昴被展示了罪孽,心靈支離破碎,在此之上還得看這種莫名其妙的死後世界。
這景象到底是什麼。
難道說真的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嗎。如果不是,這景象又有什麼意義。為什麼,自己的意識現在會在這種地方。
全部都莫名其妙。這全部都是莫名其妙────。
「菲利克斯!將愛蜜莉雅大人────!!」
「我知道啦!愛蜜莉雅大人,快從這邊……!?」
菲莉絲回應了威爾海姆的催促之後,他橫越過房間,粗暴地將倒下的愛蜜莉雅拉起來。可是,在那之後菲莉絲的表情閃過一絲激烈的震撼。
那理由是,
「────居然敢,弄哭了莉雅啊」
小小的身影一邊散發出白色的空氣,一邊降落在房間的中央。
灰色的體毛,約與身長同樣長度的尾巴,儘管是能放在手掌上的體積,但他散發出的壓力卻讓人錯以為遇到了得抬頭仰視的猛獸。
很久沒看到身影的小小的大精靈漂浮在房間中央,俯視著昴。那表情充滿了難以理解的嚴峻,低語的句子中充滿了憎惡之情。
「包括了那具身體的主人做出的蠻橫行為,妳罪該萬死啊────魔女」
狹窄的室內充滿冰冷的殺意,吐出白色氣息的威爾海姆看著將殺意化成了冰鋒的帕克,表情僵硬了。
「精靈……難道是愛蜜莉雅大人」
「莉雅現在沒有了意識。基於契約,我便以我的判斷來行動。魔女無法原諒。我要保護莉雅。────而讓莉雅哭泣的那個男人,也無法原諒」
「現在!在這裡爭鬥的話受害範圍將會────」
「誓約被打破了,我的莉雅的心靈已經被冰凍。────就讓我,把一切都結束掉吧」
聽不進威爾海姆的訴說,帕克的冰冷殺意開始確實的增加著。
室內充滿了白色的空氣,漸漸開始凍結,許多事物開始死去。在這就連呼吸都要凍結的世界中,昴單獨一人承受著帕克的殺意。
然後那個昴抬起了頭,第一次看著帕克。
一片虛無的眼瞳看向浮在空中的帕克,突然間眼皮動了一下。
然後,
「────」
笑了。
昴的屍體扭曲著臉頰,看著帕克笑了。
充滿邪氣,扭曲再扭曲,嘲弄般的表情。
『────住手』
看到事情發展到現在,昴的意識想在決定性的破局前進行制止。
可是,他終究無法傳達。
帕克抬起小小的手,在揮下之後,室內發生了小規模的冰河,這絕對零度想要吞噬了昴的屍體。但噴發出的影子將這攻擊從下方彈回,魔力的奔流在狹窄的房間中開始暴動,將處於漩渦中的威爾海姆和菲莉絲都捲進去後發生了爆炸────悲鳴與尖叫,凍結,碎裂的聲音連鎖著發出,白色的終焉混雜著黑色的絕望掩埋了昴眼前的一切。
『────!!』
突然間,就像失去電源般,世界失去了顏色。

※ ※ ※ ※ ※ ※ ※ ※ ※ ※ ※

「────噗」
臉部著地的痛楚,讓昴的意識清醒過來。
下巴撞擊在潮濕的地板上,昴因為這銳利的疼痛而流出眼淚,接著搖了搖頭。
接著他馬上抬起臉來,很快的環視了週遭一圈。────毫無異常。
「這,這是墓室裡面……」
冰冷的空氣和黑暗的空間,潮濕地板的觸感和腐臭的氣味,這的的確確就是在墓室裡面。
確認這一點之後,昴接著便開合雙手,確認手腳有沒有違和感。急促的呼吸也開始慢慢平息了,他深深地吐出肺中的空氣強制地讓自己冷靜下來。
但是,僅有從內臟根源處震顫的感覺仍然揮之不去。
「白日夢……怎麼可能會那麼剛好啊。不過,那……」
到底是什麼呢。
被展示了那樣出乎意料的景象後,昴開始回顧起自己現在所置身的狀況。
首先那毫無疑問,是『昴死亡之後的景象』。
目擊昴的死亡的愛蜜莉雅的尖叫,威爾海姆和菲莉絲那傳達不到的捨身搶救────還有,在最後宛如噩夢的力量沖突。
前半部份在昴的心中刻下傷痕,後半部份在昴心中撒下疑惑的種子,這都讓昴的靈魂難以理解,難以自制。
「嗚,咕────」
在回想起這些的那一瞬間,昴因為像是擠壓著臟腑的疼痛而彎下腰來,將胃裡的內容物盡數傾瀉在地板上。
雖然說是嘔吐,但他的身體本來就連晚餐都沒有好好的吃過。吐出來的東西,也只有約一個小時前喝下的些許茶水和泛黃的胃液。
昴便經由重複乾嘔的動作,讓胃部收縮,好回應肉體做出的要求。
在這不斷又不斷地重複的過程中,昴終於注意到,他對現在自己置身的狀況和其原因心裡有數了。
在墓室裡面,如果不是被召喚至艾姬多娜的夢之城裡,那麼讓意識喪失後會被召喚到的地方只有一個。
「難不成,是『試練』嗎……不是過去的,而是第二個……!?」
並非面對過去的第一個『試練』,而是第二個『試練』開始的可能性。
注意到這個事實,昴不禁愕然。
確實對於昴來說,跨越第一個『試練』已經是幾天前的事情了。但這是僅限靈魂而言,實際上對於這副身體來說,那不過是數小時前發生過的事。也就是說,本來應該沒有滿足前往下一個『試練』階段的條件才對。
明明是如此『試練』卻開始的話,這只能說是不正常現象。更重要的是,根據艾姬多娜所說,
「她說,第二個『試練』沒有面對過去的『試練』那麼艱辛啊……」
────假設,昴先前所看見的景像是『試練』的一部份的話,僅僅是稍微觸碰到表層,他已經能感覺這是最糟糕的情況了。
那副景象對於昴來說,是地獄的更深處。
如果只是地獄的話,昴已經看過無數次了。他對此也有所自覺。
若是為了要掌握住最好的未來,他也對要無數次見識地獄的事情有所覺悟了。
────但是,要看清地獄的更下層,要知曉地獄以下的世界,這份覺悟……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什!?」
在面對這般可怕的體驗,昴猶豫著是要抽身還是留下時,他的耳朵突然聽見了某人的低語聲。
當他因此感到驚訝,身體僵硬起來的瞬間────意識脫離的過程再度造訪了肉體。
他用手撐著地面,但仍然支撐不住由肩膀著地倒下了。
雖然他拚命地想要保持住意識而抬起臉來,但眼簾和脖子都無法反抗那股不可見的力量而墜入地獄深淵。
────『試練』,地獄底層,再次迎接昴的到來。
『────』
當昴睜開眼簾時,他碰上了自己在草原中央,被由里烏斯的劍刃割喉而死的現場────再一次的,察覺到自己的罪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453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2 篇留言

Mickcy
頭香,(◔౪◔)486繼續被虐。

09-26 11:34

GGmaster
勤勉!!!!

09-26 12:22

安餒L7
昴無意識那邊是怠惰因子和魔女造成的?

09-26 12:35

亞空
這次可沒有蕾姆來拯救486啊……?

09-26 12:38

dragon0427
好虐啊 486第四章被當沙包虐啊

09-26 12:39

lifeagain
我一直喜歡歡喜的結局,可是從沒想到過原來看著沙包被虐來虐去會有這樣的痛快感
啊~~~~大腦~~大腦在顫抖~~~~~

09-26 14:53

winds
勤勉啊

09-26 17:07

朔夜
勤勉啊 期待翻譯到第六章 目前從第五章開始在看精簡版

09-26 19:14

diasee
勤勉太勤勉啦!!

09-26 19:19

tegdfhj

10-04 17:48

elle10368
還真的猜對了 第二試煉是"現在" [e12] 雖然之前有想過昂死得世界是如何 不過沒想到原來是要用平行世界來試煉 如果第三試煉是未來的話 該不會像是IF線那樣的劇情? 不過感覺好像不太可能一模一樣 畢竟EX都已經有了重來一遍 沒意思 暫時沒合理的想法...

11-19 22:04

ゆかしき桜ノ宮
幹你帕克 淫獸沒一個是好東西

09-12 12: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0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69 『騙子』... 後一篇:第四章71 『Endi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