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六章 危機來電

作者:時零│2016-09-25 20:57:31│贊助:0│人氣:96
    江子準找到了一零三號房,他在門前輕輕敲了兩下。

    過了片刻,馬邱隔著門板敲了三下,江子準則轉了鎖住的門把兩下。如果江子準本人和馬邱立場對調,他就不會設這麼簡單的暗號。

    門打了開來。「歡迎。」馬邱說,一臉不甚輕鬆的神態。

    江子準走進去。這是一間相當高規格的飯店,一間套房就容納得下三張單人床和兩張沙發,晨光從百葉窗的空隙灑進來,暖色系的燈光增加了舒適安詳的氣氛。

    「請坐。」馬邱指著沙發。他是一個矮小的年輕人,大約二十歲。

    「不知道您聽說了沒有,鬼爪跟孔雀都倒了。」馬邱的臉上掛著笑容,但很明顯心情相當緊張。「這是您的計策嗎?」

    「不,是秦世淵的。」江子準說。

    馬邱愣了一下。「那您是……」

    「我叫做江子準。」江子準說,從馬邱的樣子看來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秦世淵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忙,而且他也沒說要親自跟你見面。」

    「原來如此。」馬邱看起來沒這麼不安了。這也難怪,跟世淵相比自己沒有什麼駭人聽聞的傳說。

    江子準再度環顧四周的環境,隨即將右手食指點住自己的太陽穴,上面有一道淺淺的小疤。

    房間不大所以看不出來,不過江子準知道外面有──只有核變人看得到的──無數的綠色光線出現,以自己胸口為中心,呈弧度將方圓一百公尺內的區域包圍住。這個綠色光層便是自己的空間。

    他掃瞄著範圍內的事物,所有物體都被江子準的異能資料化在他的腦海中。他在心中訂下關鍵字:人數。

    方圓一百公尺內有八十三個人,包括了所有範圍內但這間房間外的房客。區域掃描可以探查到生命反應藉此掃瞄到人數還有位置,甚至是健康狀況。

    持有武器的人的位置,他輸入更精確的關鍵字。接著便發現八個生命反應,也解析了他們身邊的物品。

    「你的部下這麼不小心真的好嗎?」江子準淡定的說。

    「什麼?」馬邱開始冒汗,江子準測到他的脈搏變得更快。

    「藏在中間那張床下的兩個人,他們的M1911手槍是十幾年前的,槍管的機簧已經相當老舊。左邊床下的人獵槍的麻藥劑量是為小型鳥類研製的,想把我弄倒可不太容易。在台灣要弄到這些武器並不容易,所以他們應該更費心保養才對。

    「至於右邊的床下跟衣櫃裡的四個,武器倒是還好,可是從心跳跟脈搏看來他們非常緊張,也許是因為你命令他們這些凡人要暗殺我的關係。」凡人對異能總是有著恐懼的直覺,就算是江子準這種毫無危險性的也一樣。

    馬邱吞了一口口水。

    「秦世淵如果今天下午兩點沒看到我,他將會派出十個帶原者來對付你的小團體,你最好重新評估一下把那些武器浪費在我身上是否值得。」江子準用右手肘靠在沙發手把上,右手食指仍沒離開太陽穴。「還有,如果你再不叫那些凡人離開這間旅館,就算沒對我怎樣,我也可能會在兩點之前沒看到他,也許去書局讀書什麼的,秦世淵還是會認定是你謀害了我。」

    掃描還沒結束,江子準發現馬邱的心跳聲大得出奇,他暗藏在旅館內的八個殺手也是。「你們出去,去跟大夥會合。」他最後下令,從三張床下跟衣櫃爬出八個凡人,他們把武器收在行李箱後離開套房。

    「我真的非常抱歉。」馬邱幫江子準倒了一杯茶。「這是老習慣了,因為您曉得我們這些稍微有點名頭的隨時都有被暗殺的可能,沒有幾個部下我甚至睡不著覺。」

    江子準放下了右手手指,他現在安全無虞是不用擔心的,而且剛才的掃描已經足夠,他也察到馬邱的異能,他可以解析馬邱基因跟大腦來得知。本體系核變人,他可以把自己的身體變成純金屬元素銀。坦白說,這是一個毫無特色的能力,隨便一個稍具本領的核變人都能把他打倒,所以這個年輕人只能在凡人的犯罪世界混出頭。

    「你的手下只有凡人嗎?」江子準問,仍不改嚴肅面孔。

    「是的。」馬邱似乎知道他在江子準面前沒必要保持面子,也沒辦法。「您曉得我的異能嗎?到核變人的幫派中簡直微不足道,所以我當年就選了在普通人的圈子中混,否則絕對一點成就也沒有。我只信得過普通人,因為他們沒辦法殺我。」

    「那麼你對萬物之靈了解多少?」照理講今天的會面應該是對等談合作,不過江子準感覺自己是法官,在審問馬邱。

    「我知道帶原者是秦先生的預謀。你們可以控制住核變人而讓他們對你們完全服從,任何人都知道你們將來一定前途無量。」馬邱的笑容連江子準看了都覺得臉頰好痠。「我不知道秦先生是怎麼辦到得,但是貴幫除了反抗他而被變成帶原者的核變人,也有直接服從他而像您一樣保有神智的幹部。

    「任何有腦筋的人都知道歸順貴幫才是上上之策。我的凡人手下也許手無縛雞之力,可是他們不可能造反,所以我和我手下的臣服之意請您一定要轉達給秦先生。」

    江子準一陣反胃。「我明白了,你的選擇非常明智。」

    江子準向他討教一些情報後,便離開了旅館套房。當他來到一樓準備離開時,電話鈴聲響起。是趙哲宇。

    「你現在來這間飯店的餐廳一下,我就在這裡。」

    江子準走到飯店大廳往左轉的路,那邊通往這裡的餐廳。趙哲宇坐在一個位子上喝著咖啡,他看到江子準時微笑著朝他揮手。

    「你的工作。」江子準坐在他對面的座位。

    「很輕鬆。」趙哲宇永遠帶著萬年不變的親切笑容。「不過我倒想知道,你怎麼知道熾日孤身一人?」

    「我曾經在經過南二段時掃描到一股從沒見過的能量,分析過後知道是引雷,除了熾日不會有別人。」根據江子準過去讀過的資料,兩個以上的核變人有相同的異能是有可能的,不過機率非常低,就算大同也會有些許的小異。

    「原來如此,不過熾日小朋友真的很了不起。」江子準那次掃描熾日時也分析了他的身體狀況,令人意外的年輕的十九歲,而趙哲宇則是二十五歲。「鬼爪跟孔雀的頭子一聽到他的名字就恨得牙癢癢的,那表情非常有趣啊。我真好奇熾日年紀輕輕的除了強大的戰鬥力還有什麼本事,能夠如此『年輕有為』。」

    江子準沒有接話。他從來就沒有信任過趙哲宇,萬物之靈的其他幹部都有共同的理想,唯有趙哲宇抱著好玩的心態。縱使空間掃描的測謊功能推測趙哲宇從來沒騙過世淵或其他成員,江子準也覺得他隱瞞許多事情。

    幾天前江子準聽說了太陽系出動部分成員在臺灣各地打探萬物之靈的消息,告訴世淵後他便交代趙哲宇任務,要他去說服鬼爪跟黑鷹的幫派去對付熾日。此舉無疑是讓那些凡人犯罪送死,不過這就是世淵的目的,這麼做多少能轉移熾日對萬物之靈的注意力。

    「太陽系或許是童子軍,不過你不會想讓他們成為威脅。」江子準說。

    「當然,人家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趙哲宇說。「身為秦世淵的手下,我沒資格去懷疑他的作為,可是我對我們偉大的領導的計畫有一點小小的好奇,也許問一下你這位前輩?」

    「說吧。」這倒讓江子準有些興趣,看看這傢伙有什麼想法。

    「秦世淵的計劃很吸引人,帶原者撲殺腐敗害蟲的事。可是如果他的目的只要『除蟲』,為什麼不直接把凡人變成帶原者,再讓他們動手就好了?這樣我們就不用流一滴血了。」趙哲宇啜了一口咖啡。「我剛聽秦世淵說他的主意時就這樣問過他了,不過他給我的原因有些薄弱。」

    「秦世淵的動機沒什麼好懷疑的。」江子準說。「你可能不知道秦世淵有多恨凡人,改天他可能會告訴你我們過去的經歷。這可以說是他的偏執,自從他發現了自己的能力後就將凡人視若渣滓,更不屑利用他們。」

    「就算是這樣,弄幾個凡人帶原者也可以吧?我覺得或多或少能幫上一點忙呢,而且凡人比較不會引人注目。」

    「如果有凡人帶原者出現,核管署對我們更警戒的機率會更大。」

    趙哲宇的眼神閃過一絲興味。「為什麼?」

    看來這個人真的什麼都不懂,或是很愛裝傻。「核管署的最高層領導者都是普通人,而現在他們所知道的帶原者就是『得到新種疾病的核變人。』

    「他們不會真的關心核變人怎麼樣了,如果核管署的凡人上層已經在處理帶原者的事情,他們的重點一定是要怎麼防治這種危險的人不要危害到正常人,至於如何治癒等事項排在其次。讓他們覺得只有核變人會『染病』,他們就不會把焦點放在帶原者從何而來。」

    「真聰明。」趙哲宇說。「剛才我看到幾位先生急匆匆地趕下樓來,每個手上都拿著行李箱,那些箱子看起來好像有貴重物品哦。」

    「馬邱的手下,他妄想著自己的小組織能夠加入萬物之靈。」世淵允許幹部僱用凡人手下,然而他自己一個都沒有。

    「你覺得他怎麼樣?」趙哲宇用手托著下巴。

    「馬邱的異能作為戰力毫不出色,頭腦也沒有很好。我會叫秦世淵把他變成帶原者,他沒有多少部屬,到時作鳥獸散也構不成威脅。」江子準說。「我下午還要去跟秦世淵會面,有重要的事嗎?」

    「噢,朱雀滅了之後他們的頭子來找我,還帶了手下想跟我玩玩。我當然擺平了,可是打鬥過程中不小心把手機撞到地面。」他的臉上寫滿了悠閒。

    江子準一驚,連忙將右食指抵住太陽穴,架出掃描領域,將目標定在趙哲宇的口袋。

    手機處於他褲子右邊的前口袋中,宛如剛買的一樣絲毫沒有一點創傷,裡面的干擾晶片亦然。

    趙哲宇忍不住開始輕笑。「阿準,你沒有像我一樣的奇怪癖好,所以我們的工作對你來說或許沉悶了點,我只是開個小玩笑罷了,想幫你舒緩緊張的神經。」

    江子準咬著牙。所有幹部中最得世淵器重的成員,都有他和江子準兩人聯手開發的晶片,安裝在他們的手機裡面,每個人也被世淵慎重告知,絕對不可傷害到晶片及手機。也許等會兒我該勸勸世淵把這傢伙也變成帶原者,江子準心想。

    趙哲宇站起身。「我還要去處理下一個任務,所以要先離開了。阿準你似乎還要和秦世淵碰面吧?我剛好也要去找他詢問等一下的工作內容。」

    江子準可不想跟他搭同一班車,應該說不想再看到他的眼神和微笑。「我還要跟幾個情報販子碰面,你自己去。」

    「那好吧。」趙哲宇用面紙把嘴角沾到的咖啡擦乾淨,接著緩緩走出門口,一邊走一邊哼歌。

    如果你想讓我放鬆,那就真的把晶片弄壞吧,江子準心想。等我們的計劃成功時你沒有它,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

    「楊龍,我聽說太陽系最近在忙的可不只冥宙。」河馬突然發言,楊龍正在上網,所以沒把視線對準河馬,但他不用想也知道那傢伙現在在做什麼。

    「那兩個組織被殲滅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楊龍回話。

    「不,我指的是在臺東的火災,造成那名立委身亡的。」河馬說。

    楊龍一奇,雙腳踏地將辦公椅轉向正面望著他。果不其然,他的手仍然停在棒針上。

    「我朋友昨晚打電話給我,有兩個或三個青少年出現在東部,外表很像太陽系的一對兄妹。」

    「是他們錯不了。我聯絡住在台東的親戚,我外甥說他晚上看到天上有一隻很大的蝙蝠,長輩們都說是鳥,然而我外甥堅持翅膀的形狀不會錯。」河馬說。「把自身蝙蝠化的能力不就是白金的異能嗎?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楊龍點點頭,每個縣市都會有至少一支的核變人探員隊,如果那起縱火案跟核變人有關,那應該是臺東的小隊負責的,可是太陽系的基地在臺中,所以這個案子很有可能會落到他們的手上,楊龍希望不會如此,他可憐的休假日最近越來越少了。

    會議室的門開了,是亞傑。「你那個朋友呢?」楊龍問。

    「言真回去了,他本來就是局外人。」亞傑說,可是在提到那個少年的當下,亞傑的表情彷彿在說:那個笨蛋。

    「請問你叫做楊龍吧?」

    「嗯。」神田楊雙手十指交扣,兩肘放在桌上。

    「好的,楊龍,你們為什麼知道我家被太陽系攻擊的事情?」亞傑問。

    「從你或你朋友上禮拜打敗我們的隊友後,我們就很密切注意你。」楊龍揮手示意亞傑可以坐在沙發上。「核管署是一個結構龐大的組織,我們除了核變人探員之外,還有更多工作人員是普通人,普通警察也會和我們合作,所以核管署的資訊調查能力是相當強大的。

    「在昨天早上,我們接到通知,說你的住所附近有不明核變人短暫徘徊,我們猜想可能和帶原者有關係,我就跟課煩去找你們,以防你跟你的家人遇到突發狀況。沒想到我看到的不是別人,而是太陽系。」

    亞傑想了一下。「我昨天有聽你跟冥宙的交談,你們好像認識。」

    「我們是認識。」楊龍想到當年那齣鬧劇。「我們小隊和太陽系起過一些爭執,那是兩年前的事了,我不曉得太陽系是否對我們仍然懷恨在心。所以當我知道這個任務跟太陽系有關時感到很棘手,因為之前的過節,我們和他們講道理能談成的可能性有點低。我這樣說或許有點讓人不放心,但還是讓你有心裡準備比較好。」

    「我知道。」亞傑說。楊龍仔細地觀察他,這個高中一年級學生此時的心情雖然焦急,從他緊蹙的眉頭和緊緊相扣的手指便看得出來,但他卻很努力的保持冷靜。「你們發生過什麼事?」

    「這不太容易解釋,總之兩年前我們一個同伴和太陽系最強的熾日戰鬥過,並且兩敗俱傷,他們都險些把對方殺死。」

    「我們這一隊有五個人,可是那個人你應該是不會看到他的。」河馬在一旁補充。

    亞傑點點頭,隨即露出疑惑的神色。「那個……是兔子嗎?」他看著河馬打的毛衣上的圖案,有一隻耳朵镸長的白色怪東西。

    楊龍在心中默默嘆氣。

    「其實是雪納瑞的,我本來想弄成雪納瑞的圖案,但耳朵不小心弄太長了。」河馬說:「你覺得怎麼樣?我對這次的作品很有自信。」

    「唔……這是毛衣?」亞傑注意到這件未完成毛衣的領口。

    「沒錯。」河馬滿意地說:「如果你想要可以送給你,不過要先告訴我你的尺寸。」

    「現在已經六月了,在這個時候誰會想要毛衣?」楊龍沒好氣地插口。

    「哼。」河馬繼續編織。「毛衣用不到,其他東西也可以啊。我之前編的手還不錯吧?等我們把你媽媽救出來,我就讓她挑喜歡的。」

    「我看你的爛手工藝品會讓伯母受到二度驚嚇。」課煩的聲音在辦公室外面出現,他打開門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台超大型數位相機,那是德國軍方研發的高級品。

    「剛才我聽河馬說了,不過我個人相當反對你跟我們一塊。」課煩永遠微微瞇著雙眼。「不是說你能力不足,而是要做好倒大楣的準備,我們這支隊伍除了教授跟我,每個都有毛病,河馬只是缺點比較容易發現而已。」

    「每個人都有優勢跟缺陷,而且就算跟長相不合,心思細膩也是好事啊。」河馬說。

    課煩翻翻白眼。「劉亞傑,你來一下。」

    亞傑不明就裡地朝課煩走去,後者打開相機螢幕,劉亞傑看到的一瞬間,眼睛睜大。

    神田煬起身過去,朝螢幕看了一眼。那是從室外由窗戶拍攝到的室內場景,一對夫婦身處在擺設簡單的一間套房中。

    「這就是你的爸媽?」課煩問,亞傑點點頭。

    很好,他們兩個毫髮無傷,而且從表情看來似乎沒有壓迫感,要不是這兩位普通公民沒有危機意識,就是太陽系難得開佛心了。

    「我剛才去太陽系的總部附近隨便繞一繞,就找到你老爸老媽被關的房間。」課煩告訴亞傑。「他們把你的親戚關在靠窗的房間,根本就是不怕被我們發現,該死的。」

    他剛說完,手中的相機抖動了一下,並發出「喀擦」一聲響,緊接著一瞬間消失不見。

    亞傑看呆了。「這個……」

    「這是我的異能。」課煩從皮夾拿出一張白紙,其中一面是數位相機的素描稿。「那台相機是德軍私有不對外販賣的,我只是從情報販子的圖鑑上看到過,沒想到還真的很好用。我沒那麼大的膽子接近太陽系基地,剛才的照片是在離他們的房子五百多公尺外的樹上拍的,鏡頭角度變換跟解析度都很優良。」

    「詹教授有跟我講過你的異能。」亞傑說。

    「喔,那你應該不要覺得奇怪,這只是時間到了。如果我畫的東西可以在現實永久存在的話,我現在早就是大富翁了。」他不管是開玩笑時還是認真時,永遠都是一張衰臉。

    「總之這是個好消息,亞傑。太陽系的目的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但你的雙親是安全的。課煩,那你有沒有看到……」楊龍的手機突然鈴聲作響,他掏出來看看誰打的,結果撥號人名處的名字讓他驚為天人。

    「阿凝打電話過來了。」楊龍吞了一口口水。

    河馬口中的棒針掉了下來,連課煩也吃了一驚。「他不是也被太陽系帶走了嗎?」河馬說。

    「他被劉亞傑跟他朋友打鬥過還被打昏,也許帶原者在昏迷後醒來會恢復神智。」課煩推測。

    楊龍按下通話鍵。「請問是誰?」

    「熾日。」一個冷肅異常的聲音說道。
─────
    最近在家人的建議下開始找打工,可是錢途茫茫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39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sx87412巴友
下次來小屋別只看的,直接進來白弦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