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1 GP

謳歌青春的校園生活!バカ部 - 浦城 笑篇,part.4

作者:無世│2016-09-25 19:26:44│贊助:186│人氣:1597
前次
過了暑假與考試之後
大家再次地聚集在一起
並討論著文化祭的內容
在討論告一段落之後便各自的展開行動
幾天後,在一次進度的報告與討論中
渚與笑曾接吻過的事情似乎是被瑞樹給知道了

----------------------------------------------------------------------------------------------------------------------------

渚:咦?是現在嗎?
在那之後過了數日的傍晚,社長突然撥了一通電話給我說「想要見我」。
笑:是啊。沒辦法嗎?
渚:不會,我想是沒甚麼問題啦不過回家時可能會有些麻煩.......

笑:這樣的話就直接住在宿舍裡面不就好了嗎?
渚:咦!?真的可以嗎!?
笑:雖然要提出申請書啦,不過因為是男的所以要住是沒問題的啊!
話說回來集訓時社長好像也有說過過類似的話。
雖然說了因為倫理的關係所以不可以帶女孩子進去,不過在同性戀可能成立的假說上我也是有懷疑過為甚麼要把男性跟女性分開做比較。
渚:社長願意讓我住下來嗎?
笑:那是當然的啊!而且是很歡迎呢!!
在電話另一邊的社長現在正比著大拇指的畫面非常容易的就能想像的出來,這讓我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笑:嗯?怎麼了?
渚:沒有,沒事。那我現在先準備一些東西再出門,到那邊大概會需要兩個小時左右這樣可以嗎?

笑:我知道了!要我到車站那去迎接你嗎?
社長的這個提議讓我的臉上出現笑容。
要是犬獸人的話這時肯定是會搖尾巴的吧。                                                 夏之助 < ...........
渚:你能來的話我是會很高興啦,不過那很累吧?
我一邊將高興的心情告訴他,一邊在確定他不會拒絕的情況下說出這句話。
總覺得自己也開始耍些小聰明了呢........。
笑:沒事沒事!那我就在你快到之前先到那邊去等你了喔!
渚:我知道了。等詳細的時間確定後我會再聯絡你的
在聽見我的答覆之後社長就結束了通話。
能夠從車站前就一起走去宿舍光用想的就很讓人雀躍。
內心有些興奮的,連意識都不知道跑去哪了。

渚:啊!不行不行。得快去準備才行!
因為明天也要上學的關係就穿制服去吧。不過這樣的話,得帶內衣褲去才行。
由於是第一次去別人家.......是宿舍啦......去那裡玩並住在那裡,所以到底該帶些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
就在預想範圍內盡可能的做準備吧。
在準備像牙刷之類的日用品時,也一邊想著還有什麼需要的。
.........應該不會發生像之前那樣奇怪的展開吧。
我已經數不出來自己到底去回憶了多少次但是集訓時發生的事情依舊能很鮮明的出現於我的大腦中。

渚:我到底在想像些甚麼啊........
在那件事情之後兩人之間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那樣的氛圍,我想對社長來說我應該不會是那樣子的對象才對吧。
渚:我到底在........期待些什麼啊........
我居然會為此感到悲傷,實在是有些驚訝。
那到底該說是戀愛呢,還是我單純的希望他把我當成是「特別的人」呢,我不知道。
由於我沒有被任何人喜歡過,所以我對那種感情是一點自信都沒有,這讓我的心情變得有些陰鬱。
..........不過
對社長懷抱的這種感情,雖然有讓我感到難受的時候但是它非常的溫暖我並不討厭。

渚:久.....久等了!
笑:不會啊,也沒有等多久不用在意啦!
該說果不其然嗎,下了電車前往驗票口時能看到社長將背部靠在柱子上的等著我。
雖然已經跟他說了距離電車到站還有相當充足的時間,但他還是相當自然的在那裡等著我,這讓我有一種非常好的感覺。
渚:要到公園去聊聊嗎?
笑:我想想,就這樣直接回宿舍吧?
渚:如果社長覺得那樣比較好的話就那麼辦吧
笑:好耶!那回宿舍吧!
看見我點頭時社長帶著滿足的笑容開始往前走。
我走在他的身邊。面向他跟他交談,此時我才想到我幾乎沒有走在他的身邊過。
集訓時我也是走在瑞樹前輩的身邊,而社長跟夏之助常常打鬧在一起,所以實際上的確是沒有甚麼機會能夠走在他身邊的。

這麼一想像這樣子看著他的側臉的確是件很新鮮的事啊。
平時看上去就會讓人覺得威風的社長的側臉讓我不知不覺得看得入神了。
雖然偶爾會觸碰到所以之前也是有想過,社長的鬃毛相當的蓬鬆,口鼻部也相當的粗壯.......這聽上去有些糟糕就是了。
笑起來時能看到的虎牙也是,能讓人感受到貓科特有的可愛感.......不過畢竟虎牙只有在他們生氣的時候才看的到的關係,應該沒甚麼人會覺得那很帥吧。
笑:嗯,怎麼了?
他查覺到了我的視線,讓我慌張的將頭撇向另一邊。
渚:話說回來社長的家離這邊很遠嗎?
同時也將話題給岔開了。
我希望能盡可能的隱藏住我盯著他看到恍神的事實。

笑:嗯......我是想盡可能選個遠的地方啦。不過就在隔壁縣而已
渚:那也很遠了呢。那瑞樹前輩的家離社長的家很近嗎?
笑:不,跟他家比起來學校還比較近呢
渚:即使如此你們依舊是很常見面呢
笑:畢竟雙方的父親在工作上是有交集的啊對吧?
要由他親口講這類的事情是很困難的吧,他似乎不是很喜歡談論家裡的事情的樣子。
除了反應比平常還要薄弱之外,也不知道他現在正在想些什麼。
雖然我想要跟他聊一些其他的話題但是腦中卻沒有甚麼好的想法。
有一部分是因為平常話題幾乎都不是由自己找的關係,而當兩人獨處時就是會有一種奇怪的氛圍影響著自己的思考。
嗯........就沒有甚麼好話題嗎........。
笑:嗯?
當我還正在思考時,一直等不到我的回應的社長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看向我。

笑:........抱歉。看來又讓你擔心了呢
他用力的摸著我的頭,有些困擾的對著我笑了笑。
渚:啊,不會.......我才是。找不到甚麼有趣的話題.........
笑:該找話題聊的可是身為前輩的我喔?所以在這場合上是我不好啊!抱歉啦!
他很快的就結束了這個話題,還道了歉。
總覺得這個道歉像是搞錯了什麼那樣,我慌張的搖頭否定著。
渚:不用道歉啦。嗯......,這種時候到底該聊些什麼呢?
笑:之前我們在公園時聊過瑞樹的事了吧?集訓時嘛......是聊了什麼呢?
渚:星星的事情.......還有......那個.......

笑:啊啊,是那個啊!接吻啊!
這讓我非常不好意思的事情這個人就這樣很直接的說出來了啊。
是神經大條嗎,還是還在裝傻呢,真希望他的心思能再更細一些啊。
總之我是害羞的不敢跟他面對面。
雖然我有想過這句話會不會被周圍的其他人聽到,但是看了看周圍幾乎沒有看到有其他的人在。
社團活動結束了,也已經過了放學的時間,再加上這附近也沒有甚麼好逛的關係在這個時間點很少會有人經過這裡。
不過想一想,只聽見「接吻」這個單詞就聯想到正在談話的兩人曾經接吻過的人我想應該是連三成都沒有吧........。
不過我想看到我害羞的樣子可能就會聯想到了吧!
我完全就是在自掘墳墓啊!
笑:嗯?怎麼了怎麼了?你在害羞嗎?
渚:不管是誰被那麼做之後都會害羞的啊.......
而且確實自己也是很期待。
對我來說那是初吻,而且我想社長也是知道這件事情的才對........。

笑:抱歉抱歉,因為渚很可愛嘛。不自覺的就做了啊!
是「不自覺」的喔。
現在的心情有一半是高興,另一半是空虛。
不對.......等一下。也許只是我不知道而已這對獸人來說或許是很普通的吧。
.........雖然我朝著樂觀的方向去想,但是瑞樹前輩有提到過自己沒有相關的經驗,所以這個可能性在這一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渚:社長啊,有對其他的誰做過相同的事情嗎?
是因為我很稀奇的問了這類尖銳的問題嗎,社長露出了相當驚訝的神情。
雖然我也覺得這句話不帶有甚麼好意,但是因為剛才那一句「不自覺」所以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反抗的想法在。
笑:啊,沒有啦.......抱歉
道歉的意思就是,不管對象是誰都會那麼做吧。
當我的臉上出現失望的表情時,社長慌張了起來。
笑: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不是那個意思啦!那個道歉是對剛才說的那句話啦!

笑:我可沒有說我對誰都會做那種事喔?而且那也是我的第一次啊
渚:........咦?
笑:啊,等一下。剛才的不算。快點忘記
查覺到自己說了一句更糟糕的話,社長紅著臉看向別處。
那個也是社長的第一次啊.........。
光是知道這件事情自己的內心就雀躍的快讓自己跳起來了。
我還真是勢利眼啊。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在我心中肯定是把社長當成了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渚:我不會忘記的。我會好好的記得這件事
笑:別鬧了!快忘記!現在就快忘記!!
渚:因為我是人類所以記性很好喔。只要聽過一次就不會再忘記了

笑:你這傢伙!就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把自己是人類這件事情拿出來強調!
渚:因為是事實啊
笑:唔哇!!快點忘記啦啦啦啦!!
他紅著臉一副要來抓住我的樣子讓我不自覺的開始逃跑。
我想他要是真的想的話立刻就能追到我吧,但是他卻跟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肯定是手下留情了。
總覺得這種做法很有普通時候的社長的作風呢。
雖然當他冷靜時看上去很帥氣,但那果然不像是社長啊。
就算只有一個人也是吵吵鬧鬧的,能讓大家開懷大笑的存在才是社長,而我所喜歡的就是那樣子的社長。

瑞樹:.........那麼,你就讓亞納一路跑到這邊嗎?
笑:..............對
瑞樹:我說你啊........應該是知道亞納的體力沒有那麼多的才對吧
瑞樹前輩吃驚的斥責著社長。
從開始跑的地點到宿舍大約是兩公里的距離。
因為一直被追著跑也沒機會讓我停下的我就一直不停的向前跑著,等到達宿舍時我已經處在快要斷氣且雙腳顫抖站都站不起來的狀態下了。
雖然我是很想感謝瑞樹前輩的斥責啦,但是我是不是被當成是笨蛋了啊?       (゚Д ゚; ) <是
瑞樹:........那麼,亞納的住宿申請你已經送交了嗎?
笑:我剛才已經繳給管理員了.......
社長端正的坐在地上,並謹慎的回答著。
嗯,這就是我喜歡的社長。﹙隨便說的﹚
瑞樹:為甚麼突然的有這種打算呢.......算了,就這麼辦吧
笑:真的嗎!?

瑞樹:不,我還沒說完
笑:咦.........
期待的眼神跟著那豎立的尾巴一起無力的癱軟下來。
雖然我知道犬族是這樣沒錯,但是沒想到連貓的感情都是很直接的表達在尾巴上對此還真有些感動呢。
........順帶一題我現在依然沒能站起來,連呼吸都還很亂。拼命的喘息著。
瑞樹:我想短時間他應該是站不起來了,又滿身大汗的你就這樣子直接把他抱到大浴場去吧
渚:甚....!?瑞樹前輩!?
為甚麼會突然出現這種奇怪的提議啊!?
不對,雖然他說的那個理由非常的合適,不過會產出很多像是這個或是那個之類的問題啊!!
查覺到我的視線的瑞樹前輩溫柔的對我笑著。
瑞樹:沒問題的。現在這個時間大浴場是不會有人的不用害怕會被別人看到裸體
不是那個問題啦啦啦啦啦!!!
在這之中還會有很多的問題啊,像是要怎麼把我帶到浴室去啦或是要怎麼進浴室之類的啊!

笑:好!那我們走吧渚
話說完後社長就靠近我將我用公主抱的姿勢抱了起來。
出現了!!社長迷一般的男子力「公主抱」!!!
這麼簡單的就印證了我所擔心的其中一件事!
瑞樹:我想他應該連動的力氣都沒有了所以衣服也要幫他脫喔
第二件也跟著出來了啊!!!他絕對是故意的吧!!
瑞樹前輩微笑著朝這邊揮著手。
完全就是個披著狼皮的惡魔。
就字面上來看很奇幻就是了。
笑:就交給我吧!!好啦!我們走吧!!
社長單手抱著我的同時舉起右手大聲的喊著。
我想像著在前方等待著我的天國與地獄,不自覺得用手遮著臉。
啊.......神啊.........。

笑:呼!洗的很舒服啊!
渚:........已經嫁不出去了.......
洗完澡的我,現在正坐在社長房間床上。
由於在大浴場裡面被社長這個跟那個的關係我的身體非常的乾淨但是心靈卻變得非常的混濁。
已經濁到快要變成魔女的程度了。
由於已經羞恥到想要去死了實在是很想找些事情來逃避現實。
笑:你在說什麼啊!渚是男的吧!
渚:明明就是你說我小的........
剛才在進入浴室之前,在我衣服被硬是扒光之前我拚了命努力的隱藏但最後還是沒藏住,而社長在看了之後居然說了一句「真小」還笑了出來。
那時我第一次對社長湧起了殺意。

笑:所以我不是道歉了嗎
渚:還有......那個.......你可以把衣服穿上嗎?
為甚麼就只穿了一件內褲啊。
從大浴場一路到房間內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Д ゚; ) <宿舍內都沒人在意嗎
是那個對吧?在家不穿衣服那一派的對吧。
笑:嗯?為甚麼啊?
渚:甚麼為甚麼啊........
當他坐在我眼前時我不自覺的將視線撇開。
他的全身上下充滿了人類難以想像的筋肉量。
雖然穿著衣服時就能看出他身體的曲線,但是在他脫下衣服後那身軀實在是會讓人看一次就迷上。
隆起的胸筋。
明顯的腹肌。
比我的腳還要更粗的手腕。
這些我所沒有的東西讓我感到相當的憧憬。
順帶一提的是我有從家裏面帶睡袋來。

笑:是那個對吧。在先前從來沒有過同性戀想法的你現在十分的在意這一點對吧!
這不是知道我叫他穿上衣服的理由嗎!!!
由於平常總是由夏之助跟瑞樹前輩在應付社長所以我沒甚麼感覺,但是社長其實是經常裝笨的一個人啊。
渚:那是因為........連至今為止都沒有想過所以才會更加的在意嘛
而且又被某個人給親吻了。
我將視線移開並自言自語著,而社長則是高興的笑了。
笑:一般來說是不會這麼快的就全部接受並苦惱的啦。因為渚是很率真的嘛!
渚:因為我覺得否定別人的價值觀不是甚麼好事........
這當然是指一般而言的狀況。但是自己是處在無知的狀態下來到這裡的,會去全盤接受那種說法也是很正常的啊。
如果不那麼做的話就甚麼都不會改變,我這一生就永遠不可能跟獸人成為朋友了吧。
但是,那也不代表我是因為走投無路了才接受那種價值觀。

渚:當我看見御浜前輩的告白時,我有了一種想法
渚:那個人也只不過是很普通的戀愛了,並且很理所當然的做了告白的覺悟
由於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有點長,所以我稍微抬起頭來偷看了一下社長的表情。
社長溫柔的笑著並向是在催促著我往下說的點了點頭,讓我也不自覺的微笑著。
我緩緩的吸了口氣,繼續剛才的話題。
渚:在看到袴田前輩之前,我擅自的認為御浜前輩戀愛的對象是女性
渚:不過,御浜前輩對袴田前輩的愛情是如此的自然,自然到會讓我有那種想法,那麼戀愛對象是男性還女性不就一點都不重要了嗎
沒錯啊。
在那時我強烈的覺得,喜歡的對象是女性也好是男性也罷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不同之處。
普通的喜歡上一個人,一點點小事都可以弄得相當興奮,然後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去告白.......。
那跟我想像的戀愛根本就沒有任何地方不一樣。
而在那時我也........。

渚:我啊,在那個時候很羨慕那兩個人。受到很多人的祝福,受到很多人的聲援,並在一起歡笑.......
渚:喜歡男性是件很噁心的事情什麼的這種偏見在看過那兩個人之後是絕對不會出現的啊
對同性戀抱有偏見的這件事情我本身是相當反感的。
因為那就跟那些否定身為人類的我,並且對我施予霸凌的那些人一樣。
雖然這並不代表著些什麼,但是我很自然的就接受了獸人的同性戀的這個觀念。
而現在........
我抬起頭來。
認真聽著我的話的社長對於我突然抬起頭的這個動作感到相當不可思議的歪著頭。
我已經喜歡上了眼前的這個人。
明明在數個小時之前都還沒甚麼自信的,但是現在我能很清楚的下結論。

我喜歡這個人。
當然這只是我單方面的想法而已。
心中當然也懷有不安,甚至是不滿。
即使如此當我想到我是喜歡這個人的時候其餘的一切我都能夠釋懷。
這就是戀愛,我第一次知道這樣的事情。
而在這之後我想我會繼續了解到更多的吧。
會哭、會笑、會生氣、會開心.......光是能跟眼前的這個人共有這一切,我就覺得那每一種感情都對我非常的重要。
面對告訴我這些的這一個人我的心中只有感謝。
渚:自顧自的說了一大堆抱歉啊
笑:喔.......。簡單的說就是那個吧?有一個連你都會很在乎的對象對吧?
這傢伙的神經到底是多大條啊........。
對於喜歡上他這件事情這麼快就開始有些後悔了。
渚:.........嗯,是啊

笑:嗯?幹嘛生氣啊?
渚:沒有生氣啊
笑:什麼嘛?也告訴我嘛!
他用手腕繞過我的脖子,將我拉到他的身邊。
渚:哇!等一下啦!別鬧了!
他用手腕固定住我的肩膀,大力的摸著我的頭,但是這不是重點。
跟社長的身體緊密接觸的狀況很糟啊!
是非常糟糕的啊!
社長的體溫穿過衣服的傳了過來,由於穿的是短袖可以輕易的從手部感受到社長的毛的感觸,這種感覺衝擊著我的大腦。
而且光是想到自己的腰部正緊貼著社長的那個就讓人大腦混亂了起來。
由於得在讓社長發現之前趕緊逃開的關係,萬不得以之下只好用最後的招式了。
渚:我要跟瑞樹前輩說喔!

笑:饒了我吧
拘束立刻就解開了,我被解放了出來。
拿瑞樹前輩來對付社長實在是太萬能了。
就像逃過甚麼劫難似的,社長安心的嘆了口氣。
渚:啊,沒有啦。我只是說說而已不用那麼緊張啦
笑:甚麼啊.......這樣我就放心了
對社長來說瑞樹前輩到底是多可怕啊。
不對,要說可怕的話我也是懂那種感覺的啊。
雖然有些失禮,但是一想立刻就能想到手持槍械的瑞樹前輩。
渚:話說回來文化祭的準備怎麼樣了?夏之助他能跟著上進度嗎?
笑:以那傢伙來說能做到的大概也就是把歌詞背起來吧!不過我想沒問題的啦!
光是背個歌詞就能夠讓他灰心成那個樣子嗎.......音樂還真是深奧啊。
笑:比起我們,渚那邊怎麼樣了呢?得去找很多素材對吧?
渚:那部分瑞樹前輩也有幫忙的關係,沒問題的。編輯軟體大致上也都摸熟了

笑:真厲害!雖然我也是很想幫忙啦,不過還是瑞樹比較適合就是了
渚:不會不會,畢竟社長還要去幫忙文化祭的活動委員會啊
誰都有擅長跟不擅長的事情。
只是這次剛好是社長不太擅長的事情,如果在他擅長的範圍之內的話社長肯定會毫不猶豫的來幫忙的吧。
我從社長的那句話中讀出了他的心情。而我也知道他的那句話是出自真心的,光是這份心情就讓我感到很高興。
渚:比起那個.......我這次就只需要做那些事情就可以了嗎?
社長還有瑞樹前輩跟遼歌前輩除了樂團的練習之外,就像之前說的那樣,還需要去支援文化祭活動委員會跟去取得體育館的使用權,也需要招集足夠的人手。
不過,我跟夏之助卻完全沒有幫忙到那些事。
或許是因為我們的能力還不足夠,但即使如此應該也還是有事情是可以幫忙的才對。
笑:因為你跟夏之助都是第一次的關係啊。首先要做的是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

笑:等到你們確定能夠把自己的事情都處理完之後再來找我們。到時候我再讓你們看看我們在做的事情
渚:只用看的嗎?
笑:是啊。因為明年我跟瑞樹就不在了啊,如果你們現在不看好我跟瑞樹在做些什麼的話是很困擾的呢
明年社長跟瑞樹前輩就都不在了。
這個自己早該知道的事實突然間浮了上來,讓我不自覺的感到失落。
笑:會覺得不安嗎,那就得好好努力啊
不對,不是那樣的。
我搖了搖頭,社長查覺到了我的真意後,搔了搔頭。

笑:啊......也不是說要去多遠的地方啊,想見面的話就能見面的不必那麼失望啦!
距離加入笨蛋部,距離認識社長已經過了半年的時間。反過來說能跟社長相處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剩不到半年了。
三月的時候社長就會畢業,並離開這所學校。
考慮到考試的時間的話應該會在畢業之前就從笨蛋部中消失吧。
光是想到這一點,寂寞的感覺立刻的將內心給填滿。
雖然畢業之後確實也還是能回到笨蛋部看看我們是沒錯。
但是,誰都不能保證那能一直持續下去。
進了大學開始忙碌的時候,社長跟瑞樹前輩就變得沒有辦法再來這裡的可能性是相當高的。
渚:........抱歉。我沒事
不過,不能就這麼悲觀下去。
要是因為這件事情就感到失落的話是沒有辦法真心的跟笨蛋部的大家歡笑的。
更重要的是,社長跟瑞樹前輩也會無法放下心畢業的。
那並不是......我所期望的未來。
渚:明年........我也會跟今年一樣好好的準備一場讓人開心的文化祭的
看見我的笑容後,社長就像安下心那樣的放鬆了肩膀。
就像平常那樣的將手放在我的頭上,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

笑:喔!那就拜託你啦!
雖然離別時肯定是很寂寞的,但是只要在那之前充實我們之間的回憶就行了,我是這麼想的。
渚:好!
笑:那麼,睡覺吧~!
渚:話說回來,為甚麼社長會在今天把我叫來呢?
前次也是這個樣子,社長單獨把我叫出來的時候通常都是有甚麼重要的事情要說。
所以這次應該也是吧?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是似乎沒有那種跡象的關係,讓我忍不住的開口詢問。
笑:這個嘛.......是那個啦
他將視線挪開,一副很難以啟齒的模樣。
到底是想說些什麼呢?
我一邊覺得不可思議的一邊看向社長,我才查覺到社長的臉是越來越紅。

笑:最近啊.......都沒甚麼機會兩人獨處對吧?那個.......該說是戀愛了呢,還是該想要撒嬌呢.........
應該是非常的害羞吧從剛才開始視線就沒對上過。
社長頻繁的搔著臉頰並且偷偷的偷看著我的表情。
笑:不行.......嗎?
社長的尾巴也無法冷靜的拍打著枕頭。
而我的話,則是眼睛看著社長,腦內不知道該怎麼去處理剛才所聽到的內容,整個人呆坐在原地。
那句話我連想都沒有想到過。
不對,雖然我是有所期待的,但是因為最近都沒有感受到過那種氛圍的關係,所以我擅自下了社長已經膩了的解釋。

笑:渚?你有在聽嗎?
所以我完全無法回答他剛才所提出的問題,現在他的這個聲音才讓我回過神來。
渚:啊,抱歉!我有在聽!
笑:........那,你覺得呢?
我想他現在問的這個問題,應該是針對剛才那句「不行嗎?」的吧。
渚:那是當然的啊!我們不是約定好了不管發生甚麼事都不中途放棄的嗎
我說出的是數個月前的約定。
既然社長剛才說出了那些話,就表示他還記得當時的那個約定。
如果社長忘記了那個約定的話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但是他如果沒有忘記的話那我就有遵守那個約定的義務。
笑:你這麼說的話我就安心了
社長微笑著,並像之前那樣的躺在我的膝蓋上。
我溫柔的摸著他的頭,而社長則是一邊發出放鬆的低鳴聲並高興的微笑著,看見這樣的社長我心頭一緊的不自覺得臉紅了起來。
好想抱著他........。
我忍耐住那個想抱住他的衝動,對著他笑著。
隔了好幾個月再次碰觸到的鬃毛果然很柔軟,通過手指傳來的觸感非常的舒服。

笑:哎呀,雖然我也想要早點這樣子是沒錯啦但是幾乎都沒有獨處的機會啊
笑:因為是真的忍不住了所以就不管那麼多的打電話約你了
他很自然的對著我說出這些並且握住我的另一隻手。
這對社長來說肯定也是撒嬌的一種吧,而對我來說這就像是戀人之間會做的事情,一想到這點我也不好意思了起來。
話說回來手被握到之後就........
笑:.......渚,你又
渚:抱歉。請不要再繼續說了。真的很抱歉
又發生了跟集訓時同樣的狀況。
社長盯著我看,讓我不自覺得將頭撇開。因為是真的很讓人害羞啊。
笑:算啦。就當作沒有發現吧
那句話反過來說的話就代表著自己是有查覺到的喔?
而我想社長想說的應該是他不在乎吧,我擅自下了結論的跟他道謝。
笑:話說回來渚還真是敏感呢
不是說了自己不在意的嗎!?

笑:啊哈哈......抱歉啦
是因為我的表情帶有恨意的關係嗎,社長很快的就道歉了。
渚:不,該道歉的是我........
並竟有錯的是我,我當然沒有甚麼話好說的。
真的應該好好的感謝面對這種情況還能保持平常心的社長啊。
渚:因為.......幾乎都沒有過跟別人肢體接觸的經驗,所以就.......
雖然他已經說了他不在意,但我還是自己把原因給說了出來。
笑:你不是常常被遼歌抱著嗎
渚:被抱著的時候就不會有那種感覺啊.......
笑:嗯?那現在為甚麼會那樣呢?
渚:可能是........牽著手的關係吧
聽見我這麼說之後社長歪著頭。
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後,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笑:唔喔!?甚麼時候牽手的!?
他沒有發現啊。
不過在知道他是很自然的伸出他的手時我是很高興的。
渚:而且是社長主動的喔?

笑:這....這樣啊.........啊哈哈
雖然社長將眼神看向別處,但是卻沒有要放手的打算,這也讓我覺得很高興。
不管是甚麼事情都能讓我高興呢。
畢竟是跟自己喜歡的人牽手所以是不可能不高興的。
所以就率直的去高興就好了。
笑:你很喜歡牽手嗎?
渚:是啊,該怎麼說呢.......因為這樣很溫暖啊
笑:這樣啊
他心情很好的笑著,又再次將臉埋進我的腹部。
笑:這種事情可是連一次都嚐不得的啊,畢竟以前從來沒有過類似的事情。會讓人上癮的
渚:沒關係啊能這樣我也很高興
笑:不過被一個體型巨大的男性像這樣子撒嬌很奇怪吧?
渚:不會啊。能夠像這樣子被別人依靠對我來說就很足夠了
社長轉過頭來看著我,並用右手摸著我的臉頰。

笑:別這麼小看自己啊。之前也說過了吧?對我來說你可是很重要的
笑:可以再更有自信一點啊
他摸了摸我的臉頰後,就用那隻手繞過我的腰部緊緊的抱著我。
看來他對我那句無意識下說出的話不怎麼高興。
這些自卑的話語已經用到變成了我的習慣。
所以,才沒有那麼簡單的改變,那些已經在腦中根深蒂固的東西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沒有那麼簡單就能夠消除。
渚:也許無法馬上改變也說不定,不過我會慢慢改變的
為了能夠成為與你相配的人類。
我再次的摸著身體還有心胸都很寬大的獅子的頭,我對著他微笑時他也對著我露出溫柔的微笑。
笑:喔,消下去了呢!

笑:呀啊啊啊啊啊啊!!!
那一天,我第一次攻擊了社長的眼睛。

----------------------------------------------------------------------------------------------------------------------------

瑞樹報仇篇
宿舍住宿篇

由笑親自提議的宿舍住宿
還是隨傳隨到的那種
現在來看
瑞樹跟遼歌還有笑線都讓渚住過宿舍了
差別只在於
遼歌的是非法入住而已

然後在入住前還要先被瑞樹算計一下
而浴室有沒有人這一點其實算是賭注吧
看這種情況
浴室應該是什麼時間都可以去使用的沒有限制時間
根據中後段的劇情可以知道
笑在洗完澡後就一直都沒有穿上衣服褲子
都沒有任何人在乎的原因是因為是男子宿舍嗎
而這種事情肯定不只是第一次
也就表示除了已經習慣了之外或許有不少人也會做相同的事情

接著就進入笑的房間
那一整大段劇情其實沒甚麼主軸可言
就只是渚一整個想要告白但是卻都沒有說清楚
而笑也一路裝傻裝到尾
到最後才說出這次會把渚叫來是因為自己悶煩了想找人撒嬌
至於浴室的事情對笑來說就算是瑞樹的贈禮了吧

話說我已經忙到有點忘記上次發文到底是甚麼時候了.......
努力抽空寫到一個適合的段落之後,發文就變在今天了orz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38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ケモノ

留言共 20 篇留言

狐尼狐尼叫
現在是每個人都要來個宿舍play嗎( ゚д゚)

09-25 19:29

無世
只有夏之助沒宿舍用[e21]09-26 11:26
甜食魔王-白夜
一不小心就會變成S了(゚∀゚)

09-25 19:44

無世
反正笑很強壯[e21]09-26 11:33
蒼月淵
期待會出現補完劇情的我是否搞錯了什麼(誤

只能說瑞樹真的是助攻NO.1
就連這種狀況下都能用腹黑作為包裝推一把的行為
我們絕對不會忘記你的犧牲的(敬禮

09-25 19:50

無世
浴場那邊的劇情就直接被省略了[e20]09-26 11:35
雷歐
瑞樹果然是超級大BOSS之一....
他出的點子以及主角用瑞樹之名來威嚇人
(除了笨蛋部外不知為其他人有沒有效)[e30]
明(天)社長跟瑞樹前輩就都不在了..有錯字

09-25 20:22

無世
瑞樹完全就是守護神定位[e21]09-26 11:41
Nonenon
最後一刻不忘性騷擾一下渚!感覺這線的渚沒那麼渣有點不爽啊!

09-25 21:04

無世
因為有些內容和協掉了沒寫出來[e20]09-26 11:42
小柴
明天社長跟瑞樹前輩就都不在了。
這個自己早該知道的事實突然間浮了上來,讓我不自覺的感到失落。 前面的是不是想打明年而不是明天對吧?

09-25 22:39

小柴
第二則 無世大大真的是辛苦你了 明明沒什麼休息的時間但還是趕工出來 你太強了!!

09-25 22:39

無世
最近的確是沒有麼多餘的時間可以用[e21]09-26 11:59
瓦克★我愛西迪醬
百忙之中抽空翻譯真是辛苦了無世大大[e12]
好像就瑞樹沒出現過第二次的裸上身立繪另外兩個住宿舍的都有[e23]
話說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笑線的渚好像比另外三線都要敏感 童貞感簡直破表了[e20]
雖然一個男高中生這麼容易起反應也很正常就是了[e21]

09-25 23:26

無世
握手就能有反應的程度就已經不正常了[e21]09-26 12:02
武龍
大家來找碴~,以下是有錯字的喔[e29]
(當)是當然的啊,應該是那才對
平時看上去就會()人覺得()威風的社長的側臉讓我不知不覺得看得入神了。少了讓跟很.....應該吧
從開始跑的(的)地點到宿舍大約是兩公里的距離。多一個的
他(的)用手腕固定住我的肩膀,也是多一個的
看見這樣的社長我心頭一緊()的不自覺得臉()了起來。少了張根紅

瑞樹根本是故意在撮合他們兩個吧......稀疏推測出他們兩個有接吻所以故意推一把嗎[e42],如果換成大瑞樹的話.....情況八成會相反吧,直接把渚帶到自己房間[e29]
不管怎麼說......大獅子果然超可愛的啊,看了這段劇情讓人也想把社長帶回家了~
另外無世大辛苦啦,事情繁忙還要趕工發文,又幫你找到錯字嚕!

09-26 00:19

無世
更正了部分的內容,有兩個部分沒有更正的原因是原本就打算那麼寫[e21]
瑞樹應該是很肯定笑有跟渚接吻過吧
所以才甚麼都沒問[e20]09-26 12:08
豆腐犬
瑞樹各種助攻XD
笑線 感覺主角內心層面反而比較複雜

09-26 00:27

無世
就是在是不是戀愛上比較糾結而已[e21]09-26 12:09
小樹
感覺笑跟渚都不擅長直接表達?
剛開始我還以為這次會有補完內容~
沒想到最後竟然是笑的眼睛被攻擊!?
是怎麼攻擊的?直接打下去?
整篇看下來有打錯字也有少字
只有看到明年不在變成明天不在
還有應該是臉紅了起來變成臉了起來

09-26 00:38

無世
這遊戲的補完內容很一致的都放在最後面也算是方便補完吧[e20]09-26 12:10
無世
誤字方面增加我個人是不太意外[e20]
以前到發文前最少都會檢查個三四次
現在則是完全沒有那種時間可以用[e21]09-26 12:12
火红之力
正在使用发音

瑞樹雖然魯了還是不斷助攻啊,對他好感度上升了,不过笑後面受了不少。

09-26 00:53

無世
從這劇情來看,笑是那種私底下超愛撒嬌的類型啊[e20]09-26 12:13
D·W
瑞樹真的笨蛋部第一大Boss阿!能助攻能腹黑能威嚇根本十項全能

09-26 10:13

無世
畢竟瑞樹是實質上的社長啊[e21]09-26 12:13
哈士奇
有一些錯字~同樓上
-----(分隔線)------
最後一句讓我笑了(#
工具人瑞樹依舊持續著(#
差不多該做了(誤#
辛苦啦~很久沒更新了!

09-26 10:39

無世
那很像是瑞樹會做的事情啊[e20]09-26 12:17
Autumn
還疑為這次是要告白,結果只是想撒嬌。
瑞樹一個助攻,笑還真是怕瑞樹,跑到宿舍竟然是端正的坐在地上被罵。
笑還是一樣很色。
無世大辛苦了[e19]

09-26 20:58

無世
從氛圍上大家肯定都認為是要告白了[e21]09-27 12:45
虹音零語
看著啊看著氣氛還蠻粉色的,但是
最後的最後一定要耍笨蛋嗎?笑桑
……前途多難啊ㄟ( ̄▽ ̄ㄟ)

09-26 22:38

無世
可能笑也沒準備好吧[e20]09-27 12:48
可薩
就我個人經驗,確實在男生學生宿舍是會有人洗完澡就只穿一件內褲就到處走的[e16],
不過算是少數,畢竟願意大方的讓別人看自己幾乎是裸體的人不多,
而且大都是穿平口四角褲,我還沒看過有人穿像笑那種的,
敢穿成這樣的人恥力不知道有多高XD

09-29 09:44

無世
原來是真的會有啊[e21]10-01 01:25
愛亂想的黑色嵐虎
進度已經到笑線了啊((( 空了一段時間(從夏之助線結束後)沒有來看(((( 這次在午休的時候一次補完w

09-30 17:27

無世
在忙的時候的確是會什麼其他的事情都顧不到啊[e21]10-01 01:26
月離
喔喔。更新了呢。
為什麼感覺這條路線的渚特別純情??

09-30 21:39

無世
總覺得是假象,就跟遼歌線一樣[e20]10-01 01:27
PoorChan
笑好萌啊
在情人面前像小貓一樣 XD

10-02 15:49

無世
畢竟是貓科的啊[e21]10-03 03: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1喜歡★gght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謳歌青春的校園生活!バカ... 後一篇:謳歌青春的校園生活!バ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icky112277喜愛小說的朋友們
《畫槌錄》第一百九十二章重新開放!!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