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的化承者》 【第五章】橫禍

作者:惡顏高│2016-09-25 00:43:55│巴幣:24│人氣:299
──凶刃莫名而襲,玉色闖關急馳,湧動的沫外洪流無人能測──


    







第五章】橫禍
    
    

  
  
  
  
  情勢變化,全在轉瞬間。
  
  彷彿只是掃開了擋路石堆,當夏古樂濺血將倒之時,黑衣男子就不再理會她,改而將注意力鎖定於高芸擎身上。黑衣男子足下一蹬,迅疾而衝,身法之速快如車馳,震驚的少女根本不可能來得及反應。
  
  然而──
  
  正在失衡斜傾的身影,後腳忽地穩踏。
  
  「嗯?」
  
  疑詫聲中,黑衣男子衝勢驟止,翻身側旋,金色光輝從他身邊擦過,炸得地磚崩碎。
  
  滴著血,纖臂仍揚掌而舉,手心光燦風湧,碎裂鏡片下是一雙驚怒交加的眼睛。
  
  「小樂姐!」高芸擎急切而喊。
  
  「痛……可惡,你幹什麼!」夏古樂面對男子,怒聲喝斥。
  
  她右肩衣物碎裂,肩膀至手臂處有一條血痕,此時左手也發出金色光輝,以光團虛按於右臂創口。傷勢看起來觸目驚心,似乎還不至於影響動作,右手微顫著仍遙對黑衣男子。
  
  「一個坐辦公桌的,修為倒是出乎意料,哈。」黑衣男子陰沉沉地一笑。「本來剛才那劍也沒打算收妳性命,妳倒下去就沒事。接著,如果還要妨礙我,可就沒辦法留手。」
  
  「目標是她?為什麼?」對方志在身後少女,夏古樂意識到這點,也因對方凶態昭然而無暇細想,只能急喊:「小擎!跑!去喊人來!」
  
  「可是妳……好!妳小心!」高芸擎至今未有動作,只因不知如何是好,此時她明白自己留著純屬拖累,銀牙一咬,拔腿便跑。
  
  先前黑衣男子衝入接待室內又翻身躲開反擊,剛好有空間能讓高芸擎奪門而逃。
  
  「休想!」
  
  「你才休想!」
  
  黑衣男子挾銳光而衝,金輝如壁攔擋。一波激烈震盪之中,少女已跑出門外。
  
  「很好。」夏古樂原本還怕高芸擎嚇到腿軟跑不動,幸好沒有如此發展。她專注精神於眼前,雙手再聚光華,準備多做幾次牽制──
  
  卻見銳光砍刺,金輝之壁似玻璃紛碎,厚刃長劍再轉向而劈。
  
  「警告過了……現在,就是妳自找的了。」
  
  
  
  少女慌奔急逃,麻花髮辮彈跳不止,來到淡淡雜訊之霧籠罩的室外開放空間。
  
  這裡仍非真正意義上的沫界,依然是兩界交接的「塵門沫徑」一部分。不同的是,此地景觀並非竹林步道,而是一片庭院。事實上這是一處占地廣大的宮廟式建築群,包括方才的接待室與預定前往的「承印殿」在內,外觀全是飛檐拱角、雕梁畫棟的古風屋舍。
  
  此地絕大多數空間與建築都是閒置狀態,高芸擎也不認識路,最好的選擇就是依循早先來路折回。來到接待室之前,她們也有經過職員們的一處辦公之地,只要逃到那裡,應該就能找到人求救。
  
  雖然人生地不熟,地方又大,但這裡畢竟不是迷宮。庭院空地對面就有一條廊道,只要能找到梁柱上設置的指標,就不用擔心迷路。
  
  前提是,有機會跑過去的話。
  
  
  
  轟磅!
  
  高芸擎才剛跑出來,後方接待室內的騷動之聲未曾停息,但突來一聲特別巨大的爆響讓人無法忽視。她忍不住回頭一看,只見門板爆碎、磚石飛散,襯衫套裝的女子身影如拋石飛出,砸墬於庭院地面。
  
  生死交手,不過轉瞬,爭取時間之舉毫無成效。男人踏破砂塵而出,無視於狀況未卜的夏古樂,奔躍幾步就已繞至高芸擎前方,阻絕生路。
  
  「你……」眼望夏古樂慘狀,高芸擎恐懼之餘亦有驚怒,紅眶以對。
  
  全然不把高芸擎的反應放在眼裡,男人雖面對少女,卻像是正看著更加遙遠的某物,低沉聲自顧自地說:「終於到手了,『塔沓奇』!」
  
  男人手握一塊金屬印璽,璽底伸往高芸擎臉上。
  
  這瞬間,高芸擎才看見對方隱藏在瀏海下的眼睛。
  
  黑色與白色並存──正常眼睛本來就是有黑有白,但這男人並非正常的眼白與黑瞳,眼皮之間亮起灰白光芒,其中又隱含無數細小黑點,有如天文星系。
  
  反白星空,異空色。
  
  
  
※      ※      ※
  
  
  
  雜訊異象籠罩的模糊竹林中,建有一座木褐色尖頂、泥白色支柱的小亭子。
  
  古樸小亭中最主要的擺設,是一張有點年頭的鐵皮辦公桌,以及一個坐上去時會嘰嗄響的陳舊彷皮辦公椅,與亭子本身風格完全不同,相當地突兀。
  
  桌旁斜靠著一把入鞘之劍,辦公椅上坐著一名身穿警衛制服的青年男性,俊秀而有些娃娃臉,雖不高挑但體魄精實如豹,正是「銀劃」白唯鑌。
  
  上眼皮半闔而下,只看雙目可能會以為此人正神游物外,事實上他並未瞌睡,相反地是正在伏案振筆。攤開的執勤簿上,佈滿整齊有力的鋼筆字跡,以小時為單位紀錄勤務事項。不過,只有最新的幾行紀錄是以幾分鐘為間隔,紀錄了五段相似內容。
  
  某區警報,經該區執勤同仁確認為地外靈敵,赴該區協助執勤同仁應戰,消滅之。
  
  除了區域與紀錄時間有異,其餘皆同。
  
  本來應該是每起事件結束後即刻紀錄,但這五起事件間隔甚短,因此白唯鑌剛剛才將五條紀錄一口氣寫完。當連續的警報暫歇之後,白唯鑌又花了點時間巡視各處防區,確認沒再發生異狀,這才返回駐點並寫下執勤紀錄。
  
  這並不尋常,但既然巡視無果,白唯鑌也只能先回到這裡。此時已有其他警衛被增派出來,做進一步的仔細檢查。
  
  待在這個亭子,是很重要的,比他自己在外面亂跑要更有意義。
  
  這裡並非防區,卻可以最快速地支援各處要地。
  
  寫完消滅地外靈敵的五條紀錄後,白唯鑌繼續寫下其後巡視之事。其實這不寫也無妨,但光是看那一絲不茍的字跡,也能明白他就是會詳實書寫紀錄的那種人。
  
  然而,他的鋼筆未能寫至句號。
  
  
  
  嗡嗡──嗡嗡──
  
  耳聞刺耳警報,白唯鑌穩定完成正在運筆的一劃,再置鋼筆於一旁,抬頭看向前方。兩根亭柱間空蕩處,凌空浮現數十個硬幣大小的半透明圓點,其中一顆圓點正閃爍紅光。
  
  白唯鑌停止書寫,端正坐於椅上,並未立即執行其他動作。
  
  亭內沒有擴音裝置,這名俊秀警衛的身上也看不到無線電與其他溝通器材,持續響起的警報之音直接進入其耳,同時亦有其他警衛呼叫之聲傳來。
  
  『六三區警報,六三區警報,夭五查看中。』
  
  
  
  此時,牆上紅點忽然多了一顆,就在原先亮起的紅點隔壁。
  
  
  
  『五四區警報!五四區警報──』
  
  『夭洞夭洞!六三區有人闖入!好像是個女的,往五四區方向過去了!』
  
  『她有夠粗魯的,迷陣被打壞了!』
  
  
  
  第三處的紅光亮起,白唯鑌推開椅子站起身。
  
  
  
  『四三區!她到四三區了!』
  
  『四三區?夭拐!趕快攔住她。』
  
  『夭拐已經抵……幹!好快!夭洞夭洞!她已經衝過去了!這傢伙不簡單!』
  
  
  
  白唯鑌走離桌邊,伸手往後一招,入鞘之劍自行彈起,在空中迴轉數圈貼靠於背後,他雙手拈起繫繩並斜綁於胸前,一串動作只在眨眼間。
  
  
  
  『兩夭支援!但大概來不及!』
  
  『兩六支援!我已經繞到前……不!抱歉,被甩開了!』
  
  『什……唔,洞勾洞勾!聽到了嗎?』
  
  
  
  「洞勾支援。」
  
  亭中不見人影,白唯鑌已飛縱於林稍之上,迎風而語。
  
  吵雜的通訊語音頓時一靜,僅此一言,已是最有力的強心針。
  
  
  
  白唯鑌踏葉行枝,即使雜訊之霧掩天蓋地,他仍能準確認知方位,數十秒內就找到目標。隨即他肩上一抖,銳利光線自鞘中綻射,在地面炸起連串土煙,同時攔止了一個正在疾奔的窈窕身影。
  
  「沫外洪流警戒區,閒人莫入,停步並……」
  
  白唯鑌飄然落地,定睛一看,呼吸卻瞬間漏了幾拍。
  
  根據先前通訊內容,已可知下方不速之客是位女子;以他目力,攔截之前就能看出對方體態甚佳。此時一望,仍是恍然間失了神。
  
  起而復落的塵土彼方,粉色長髮及腰,玉光髮絲隨氣流微揚,素色寬鬆武衣也難掩其修長綽約,雖然雙眼過於漠寒而失了靈動,與那有若瓊造的嬌容搭配之下仍顯光采。
  
  若將此女比擬如畫,那就像以粉色彩光來描繪其髮型輪廓。仔細一看就能發現,她連睫眉之上也有淡淡的一層光。
  
  白唯鑌很快想起關於這張面孔的資訊。
  
  「喔?『玉髮』,幾次在塵界公然動武,嚴重擾民。之前只看過影像,想不到本人真是如此──」正要感嘆彼人之美,白唯鑌醒覺此非其時,將感言吞回肚內並迅速回歸平常心。「失禮了。總之,雖然塵界事務非我『鑒武崗』管轄,既然妳被公告追緝,又擅自闖入此地,只能請妳跟我們走一趟了。」
  
  玉髮少女秀眉微動,以超弱化版的皺眉動作來表達負面情緒。
  
  隔著地上破壞痕跡,玉髮少女一腳稍抬,準備移位,但未曾踏出。
  
  她已發現,除了眼前那背著長劍的男人之外,後方竹林中有數道氣息,皆弱於前方之人,但也不是隨手可敗。各方包夾之下,早已鎖定所有退路。
  
  「我必須過去。」秀美面容無怒無畏,玉髮少女手按腰上劍柄,以平緩之音宣告:「我要執行使命,任何人也不能阻止。」
  
  少女之聲美潤如其人,淡漠亦如其人。
  
  
  
  要搶先出手取得主動權嗎?白唯鑌斟酌著。
  
  對方雖有備戰之意,暫時仍未發動攻擊,似非亡命兇徒之類型。白唯鑌對自己本來就有信心,加上己方是數人包抄呼應,優勢穩佔,他決定先探問。
  
  
  
  「有何使命,說說看。」
  
  聽見對方問話,玉髮少女不動聲色地尋找突破路線,仍然無果,數秒後緩緩開口。
  
  「保護。」
  
  「保護?保護什麼?還是,保護誰?」
  
  「還不知道。」這次倒是回答得乾脆。
  
  「妳……」饒是對方貌美,此等反覆之言仍讓白唯鑌不悅。
  
  「但是,一定要去保護。誰也不能阻止。」劍柄上的手改按為握,玉髮少女以架勢來證實她的決心。
  
  「哼,無理取鬧。」白唯鑌不吃這套,他一甩外套長襬,聲音平穩但飽含怒意。「幼稚的威脅毫無用處。真有重要原因,鑒武崗從不逼人做絕,只要不是為非作歹,更可以向我們求助。」
  
  「求助?」漠然眼瞳有絲許波動,似是認真考慮了一下。「怎麼相信。」
  
  見有轉圜之機,白唯鑌迅速說:「妳已被追緝,幸好還沒鬧出重大傷亡,只要跟我們回去交待,後續處理並不那麼複雜。說明妳想保護什麼,鑒武崗能提供協助。」
  
  「鑒武崗……」玉髮少女不置可否,堅持道:「現在,我要先過去。」
  
  「說過了,先講出妳的具體目標,就可以再談。」
  
  「說過了,還不知道。」
  
  深呼吸一口氣,白唯鑌努力保持平穩聲調。
  
  「那麼,至少,形容一下妳想保護什麼。」
  
  玉髮少女稍稍側著頭,不知想了些什麼,最後啥都沒說。
  
  
  
  一秒,數秒,良久,雙方不語。
  
  
  
  「應該是沒轍了,銀劃。」竹林彼方傳來其他警衛之語。
  
  『洞勾,先拿下她。』通訊之音亦發聲。
  
  「也是,我在浪費時間。」白唯鑌雙目猶似半倦之態,瞳中已只剩冰冷。
  
  察覺到瞬間凝聚的戰意,玉髮少女依舊面無波瀾,身姿重心微變,鞘上已現寒光。
  
  
  
  轟──
  
  強烈聲波掃過森林。
  
  這卻非林中啓戰所致,巨響來源在模糊雜訊遠方。
  
  
  
  「什麼!是……承印殿的方向?」
  
  白唯鑌錯愕,自己攔下可疑的侵入者於此,卻是沒料想到的地方出事了。
  
  承印殿,並非他們的駐防重地。
  
  玉髮少女雙唇微張,兩眼大睜,雖然仍不算強烈的表情,也是她到現在最明顯的一次情緒展現。隨即,她衝過地面的破碎界線,直往聲波來源而去。
  
  「唔!」
  
  轉眼錯過攔截時機,不論為了抓人還是探明情況,白唯鑌都只得追上。
  
  一陣混亂與通訊討論之後,林中的其他警衛跟著衝出,速度比前兩人慢了不少。
  
  
  
  巨大聲響,同樣也傳到另一個方向,獨自緩步於山林小徑的身影猛然抬頭。
  
  「那裡是……」
  
  吳卸岱瞬即判斷出聲音來源,雙眼亦不再細瞇,瞳中難掩驚疑。
  
  足底重踩,石地磅聲一震,砂礫飛揚,少年已不在原處。
  
  
  
※      ※      ※
  
  
  
  玉髮少女與白唯鑌,一前一後,幾乎同時抵達內庭。後者並未急著擒捉前者,因為他正看著內庭的奇景。
  
  沫外洪流,外面樹林內無所不在的模糊雜訊,在這宮殿建築群範圍內本來比較稀薄,此刻卻異常強烈,雜訊宛如聚集成河水並被龍捲風吸上天,形成一條詭異又凶暴的風柱。
  
  更奇特的是,雜訊風暴之根源,本該最難以望清內部之處,卻能看見一個無力漂浮著的少女身姿。原本的麻花長辮已散開,髮絲隨著狂風而飛揚,其身體輪廓完全被白宙黑星的異空色所包覆。
  
  或者說,是異空之色持續從她體內噴發而出。
  
  玉髮少女不復先前淡漠,此時她柳眉高豎、怒意昭然,其劍已出鞘,刃尖所向並非身後的白唯鑌,而是遙對數十步距離外那一身頹破黑衣的男子。
  
  「你做了什麼!」
  
  「哈,妳很清楚我想做什麼,不是嗎?只是……有點失算了……」
  
  黑衣男子毫不在意威脅,他一頭亂髮因風而揚,異空色的雙眼全無遮掩,始終朝向著那雜訊雪花的風暴。
  
  
  
  風暴持續增強,狂猛旋轉的雜訊正在擴大範圍,為免被捲入,就該向後退開……
  
  卻有兩個人沒這麼做。
  
  玉髮少女,以及另一個才剛抵達內庭之人。
  
  「小擎!」
  
  吳卸岱掃視場中狀況,確認風暴核心是友人身影,隨即直向前衝。
  
  
  
  「喂!別去!那是──」
  
  白唯鑌講幾個字的時間,吳卸岱已經隱沒於雜訊之中。
  
  不只如此,連那玉髮少女也收起劍,同樣投身於雜訊風暴;黑衣男子倒是沒有共襄盛舉,他再次向後退開,遠遠觀望著事態發展。
  
  而在風暴邊緣,有一個倒地之人。
  
  夏古樂還未失去意識,她的眼鏡早已不知失落何處,髮絲撩亂遮面,身染沙塵與血跡。除了肩臂之傷,她唇角也有血跡溢流,臉色相反地白得像蠟,雖是掙扎著想移動,眼看就要來不及逃脫。
  
  雜訊風暴如轉輪輾壓,即將觸及其身之時,一隻手掌搭上夏古樂肩膀,她的身軀也隨之浮起,一口氣退至數十公尺之外。
  
  「銀劃……」夏古樂語氣乏力。
  
  白唯鑌扶著受傷的年輕女職員,面露無奈。
  
  雜訊風暴劇烈膨脹又瞬間收縮,就像電視螢幕關閉瞬間,化為極細的白光再完全消散。無論先衝入的吳卸岱、後跟進的玉髮少女、或是位處中央的高芸擎,皆已經不見蹤影。
  
  朝另一方向退開的黑衣男子,也不知往哪逃了。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31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塵沫境界的化承者|輕小說|奇幻|玄幻

留言共 4 篇留言

洛雅.愛的戰士
那男子做了什麼呀呀呀呀----
斷在這裡好吊胃口!!!

09-25 01:03

惡顏高
他做的當然就是──拿麥克筆在額頭上寫個肉字!09-26 01:44
大漠倉鼠
(倉鼠吃著早餐觀戰(嚼嚼嚼

09-25 09:22

惡顏高
早餐不就是倉鼠嗎(嚼嚼嚼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8/b82698ac76647e0bfcc701ddbcb4a0b3.JPG?w=30009-26 01:47
小伽羅
我還沒看完前面,你寫得好快XDDDD.......QAQ

09-25 18:34

惡顏高
這是幾年前的舊稿,本就已經完結,現在只是邊做小幅修改邊慢慢放上啦。
要想現寫現PO還維持這個速度,我大概只能翹班了 [e20]09-26 01:49
珀伽索斯(Ama)
當印璽蓋到高芸擎臉上,會發生甚麼樣的事情,對這個地方有點好奇呢![e19]

10-04 00:50

惡顏高
大概跟額頭上被奇異筆畫個肉字差不多 [e21]10-06 0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東離劍遊紀... 後一篇:[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ikemousse有緣人
小屋新圖更新,歡迎大家來坐坐觀賞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