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7 GP

[達人專欄] 【飛鳥】生神的無助感

作者:飛鳥│2016-09-24 16:57:01│贊助:352│人氣:1007

  盜墓這項技能,真他媽是一門學問。

  尤其是對我這種悟性不高的廢物來說,就更是了。

  走在陰森又壓抑的窄道中,我小心翼翼地挪動步伐。我是先用鞋尖點過每一格磁磚,這才敢放膽走上去。畢竟,一子下錯全盤皆落,謹慎至少能讓我不會成為陪葬品。這行幹久了,老手們怎麼死的都略有所聞,而趣聞聽多了,就更不想讓自己也成為下一則「趣聞」。

  什麼腳踩機關變串燒之類的,真的是絕對不想啊。

  邊如此思索,我邊戰戰兢兢地踏出下一步。

  嘶——

  喔靠。

  說什麼來什麼,當我腳尖以不尋常的幅度陷入某塊石磚時,我下意識便彎身躲避。也就是轉眼一瞬間,刺耳的破空巨響從我腦袋上呼嘯而過,最終,在漆黑長廊盡頭擊下三響清脆的飛箭穿刺聲,為此我顫慄而咋舌呢喃:「真要命、真要命……」

  是不是該打道回府了啊?可是……鳳儀王的財寶……

  盤腿僵坐於地面,我用手背拭去額前直冒的冷汗。在喘息之間,我又不小心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情,那便是……自己所坐的這塊石磚,似乎比起其他稍微凹陷了些:「喔不——」

  不等我做出任何反應,甚至不讓我喊出可能會很遜的遺言,石磚翻轉,剎那間我便滑落進一條腥臭腐朽的窄道之中。那狹道如滑梯般不斷向下迴轉,在滑落過程中我的哀嚎聲難以抑制地衝口而出,只因碎裂的壁面不斷在我皮膚上割出明顯的血口子。

  這條滑道要延伸到哪去!?是陷阱!?必、必須要做點什——

  「呃!」感受到側腹被某根古舊的陷阱槍穿刺而過,我雙眼一黑。

  但我沒能昏厥多久,強大的衝擊力便撞上我背部,使我倒在滑梯的盡頭。「嗚。」嘴角緩緩淌出泡泡狀的紅色血沫,我茫然瞪望方才滑落來的窄道,它在我頭頂上約一公尺處。意識是很清晰,卻什麼也無法思考,我唯一想到的便是——我要死了嗎?

  「啊、啊啊啊啊……!」

  之後緊隨而來的,是出自側腹與全身上下的強烈痛楚。

  我掙扎著想站起身,卻狼狽的再次滑倒,使我站不穩的,是遍地流淌的腥紅。老實說我還挺怕血的,更怕我自己的血,現在看到這樣的大出血,我趨近於崩潰:「不要……不想死……」

  像條搖尾乞憐的弱犬般,我拖著殘破的身軀爬行著。我注意到自己落入了一座小廳堂,廳堂的正中間擺著一具石棺。最早我是聽說這裡葬著無名的鳳儀女王,那女王什麼財寶也沒有留下,忽然便消失於世間,我曾深信她是將東西都藏在這了,所以才……

  環顧四周,哪裡有什麼財寶,只有家徒四壁般的絕望。

  我是為了一個幻想,落到這般境地的嗎:「可惡!」

  「你好吵吶。」

  我茫然地眨了眨眼。

  方才,是聽來頗為蠻橫的女孩嗓音。可這種墓穴的深處哪會有什麼女孩,難道將死之人的幻聽這麼快就找上我了嗎?想到此,我不免淚流滿面,早知道就繼續當個鐵匠學徒,別搞什麼盜墓了。娘,我對不起妳啊,死到臨頭我還是這麼沒擔當:「娘啊……」

  「……哈啊!?沒、沒你這種擅自闖進來又亂認娘的吧?」

  我這次總算確定了,這不是幻聽。

  在黑暗中、在本該不可視得一物的情況下,我卻清晰看見了。如烈焰般赤紅的女孩坐在中央那口石棺上,她的身軀散著細微朱光,使我能看清她的容貌。她看來不過14、5歲,皺緊的眉頭正用狐疑的目光打量著我,鮮紅如烈火般的秀髮,則在無風的密室中微微飄揚。


  「妳、妳是誰啊?」一瞬間,我忘記了疼痛,是疑惑感取代了它。

  「咱才想問你是誰吶,兩百多年,就你最吵。」聽聞疑問,嬌小不足一百四十五公分的她雙手抱胸,一臉老大不開心的模樣。她上下打量我片刻,便發現了我的傷勢,她轉而雙腿交疊捧著臉頰輕笑道:「哼嗯?剛才還沒發現,你好像快死了耶。」

  「……啊啊,是啊。」我垂頭喪氣地看向側腹上卡著的槍矛,苦笑:「真不想死啊……」

  「你不想死嗎?」瞇起赤紅的雙目,女孩不懷好意地看著我:「要不要咱救救你啊?」

  「妳?」我瞪大眼睛,隨後擺出明顯不屑的神情:「姑娘妳行行好,別開死人玩笑了。」

  一個小娃兒除了賣萌還能做什麼?難道還可以搞個火焰大爆炸啊?

  轟!

  一瞬間,劇烈的火光爆閃,將房間四個角落的燭台都給點燃了。女孩立足於石棺前,她輕巧揚起的實指尖上,正飄逸著一束顯眼的火苗:「哈啊?你剛剛說什麼?」她皺眉瞪向我,我這才發現,大量火焰如同戲法似的環繞在她身邊,不時具現為翅膀般的型態。

  「不,我什麼都沒說。」我迅速地擺擺手,以避免那逐漸升溫的火苗捲上自己。

  「那就好。」

  女孩重新坐回石棺上,激烈的神性氣息讓人不敢再小看她:「重新自我介紹……」

  她將手抵在胸口前,嘴角勾笑慵懶地歪了歪腦袋:「咱是織羽紅雀,南位永生神吶。」

  那是我第一次與紅雀見面。正如她所言,她是超越人類存在的神靈,她擁有操縱火焰的可怕神力,但除此之外,她最讓人驚奇的能力便是「永生」。她並不會死亡,就這麼活了我無法計量的光陰,而她更可以讓別人也不死亡,正如那天她瞬間便救活了我。

  驚望光滑完好、本該被開個大洞的側腹,我連連叩拜:「感謝大神救命之恩!」

  「哈啊。」她嘆口氣,並搔了搔亂翹的紅髮。她的模樣就像剛睡醒似的,呈現出慵懶的女孩面容,而她也確實剛睡醒,她說,她這一覺睡了兩百年:「盜墓賊就你最吵,臭小鬼。」

  「抱、抱歉!但敢問大神為何在此休眠呢?啊!」

  想起鳳儀王的傳聞,我恍然大悟:「莫非大神也是盜墓賊?」

  ……我換來一頓痛毆,我從未想過少女柔弱的拳頭可以把我打得差點再死一次。

  「因為無聊。」收起揍我的拳頭,紅雀眼簾下垂長哈口氣。她托腮的模樣,看起來就像真正百般無聊之人:「咱不會死去,所以時間對咱來說毫無意義,咱想,最好的消磨時間方式便是睡眠吶。」搞了個鳳儀王的名號、給人造墓埋下葬、就是為了睡眠時不受打擾。

  「呃。」看著她的模樣,我深刻理解到人類跟神靈思想上的差異:「那個……」

  「哈啊?」她斜眼瞪向我,使我瑟縮了下,好可怕好可怕。

  「我覺得,紅雀擁有無限的時間,不是可以做很多事嗎?」

  永生真好啊,我是這麼覺得。

  「咱說啊……」

  但我太天真了。

  第一次,我看見紅雀悲傷的神情。我果然太天真了,就像隻井底之蛙,我與她的見識實在差得太多。她看著疑惑的我,平靜地解釋:「你的親人、愛人、朋友、甚至是認識你的人,都會在五六十年後死去,但是,你卻還是活著,而且對死毫無戒心。」

  「呃……」

  「然後,過了數百年,依然如此,你交了新的朋友,然後看著他們再次相繼死去。」

  我搓了搓手,不自覺的,我感覺到些許寒意。即使周遭被紅雀的火焰給包裹、即使那份溫暖依然存在,我卻還是感受到寒意。我一開始沒有意識到這份寒出自哪兒,直到紅雀的下一句話出口:「然後過了數萬年,世界上已經沒有人記得你是誰,數百萬年後——」

  她拉長了嗓音,在我耳邊輕語:「世上,或許就僅剩你一人。」

  我明白了,這份寒意,是出自內心的恐懼。

  紅雀向我表明的,是永生者的無聊與孤寂。

  無聊透頂。

  無聊透頂。

  時間永遠都用不完,世界卻永遠不會等待著你追上它。

  無限的光陰是一種拷問,拷問著你的感官、意識、心智。一分一秒可能對你來說都像是一小時般的折磨,因為你很無聊,你能找的樂子你全試過了。你甚至不記得朋友現在的名字,因為你認識的人太多、你見過的事物太繁雜,而這些卻沒有你真心喜歡的。

  直到世界末日那一天,你也依然會存在,而這世界上,就只剩下你一人。

  十年、百年、千年、萬年後,你將會生不如死。這便是紅雀的世界。

  「好可怕。」我冷汗直冒,對於我一個渺小人類來說,太難以想像了。那是令人抓狂、令人作嘔、令人畏懼的經歷,我很佩服紅雀至今仍理智而堅強,或許這就是神靈與我的差異吧。

  永生,真的是一件好事嗎?

  我動搖了。

  那一天,我在紅雀的指引之下,帶著複雜的思緒離開了古墓。也從那天開始,我便重拾鐵匠的工作,雖然煩悶,卻也過得不錯。而我只要一有空,便會抽身前往紅雀的所在,試著與她聊聊天、吃吃東西、講講一些新奇的事物,我永遠記得……

  當我第一次成功惹得她笑時,我感到無比的滿足與欣慰。

  因為,我天真的感覺自己救贖了她,即使我也明白那僅是錯覺……

  「好吧,咱承認,你是咱的朋友。」她臉頰微紅,偏過腦袋如此表示。

  但是,我卻很滿足。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我忘了。我今天再次踏入古墓,循著熟悉的密道,我又來到了紅雀的房間。她依然是那副模樣,跟我最初見到她時一般,毫無改變。見著我來了,她掛起微笑親切的表示:「哈啊,你又來了吶,坐啊。」

  「嗯。」我平穩的答覆,隨便選了塊地方便坐下。

  隨後,卻是久久的沉默,見她又不耐煩地皺眉時,我才苦笑開口。

  「紅雀,這是我最後一次來見妳了。」我誠實坦白、坦白幾個月來做出的決定。

  「咦、咦嗯?為何吶?」她明顯錯愕地瞪大了眼,一時間她甚至有些措手不及。

  我誠摯地看著這樣的她,隨即,我撐起自己的拐杖,緩慢站直僵硬的身子:「紅雀,因為我老了啊。」四十年過去了,我已經年過花甲,歲月所留下的傷害正驗證在我痠痛的全身。紅雀直到這時才意識到我的老化,或許對她來說,我長怎麼個樣都沒有差異吧。

  「哈啊……」她茫然地哈了口氣,這嘆氣習慣過了四十年也依然如此。

  「對不起啊,紅雀。」而從她火紅的瞳孔中,我卻再次看見自己老邁的差異。

  她沉默了非常久,就連周遭燃著的火光都逐漸轉弱了。許久後,她才抱胸勾起嘴角,擺起那熟悉地蠻橫模樣笑道:「咱說啊,都是待在這座墓裡害的,咱都忘記了你小子還會老呢。」

  她隨即皺眉,語帶親切地道別:「再會吶,感謝你陪咱渡過不少日子。」

  這便是永生神最真摯的反應,她不會為我流淚,但她卻誠摯地感謝我。

  「再會,紅雀。」我拍了拍老屁股上的灰塵,不知是否是不捨得了,我盡量以老邁作為掩飾拖長自己的動作:「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妳跟我說過了永生吧?」我看向她時,她點頭。

  「記得啊,怎麼?想永生了?」

  「其實如妳所言,越接近死亡,我也越害怕了。」

  我毫不掩飾自己對死的恐懼,見她似乎想說些什麼,我搶先接了話:

  「但是,永生似乎比死還可怕,我很膽小,還是選擇比較不可怕的那個吧。」

  我輕咳了聲,假裝自己的淚水是被咳嗽嗆出來的。見她惋惜的目光,我更是轉過身就準備離去。耳聞她在我身後輕笑了聲,我也跟著勾起嘴角。「一把年紀還那麼愛哭,小鬼嗎。」

  「我才沒有。」我揮揮拐杖,走入密道的陰暗之中:「是這裡空氣太悶啦!紅雀!」

  我想,我這輩子再也不會見到織羽紅雀了,可是,我卻很滿足。

  人類短暫的一生,能與一位神靈交上朋友,也算是很值得了吧。

  值得嗎?我邊走著,邊自嘲地笑笑,最後我確定,值得。

  「希望妳也能找到自己的結局呀,紅雀。」

  抬頭看著墓穴外刺目的陽光,我拖著蹣跚的步伐,走向屬於我自己那平淡的結局。



  陰暗的墓穴之中,火光已然熄滅。紅雀自個兒坐在石棺上,她雙手按著棺蓋,放鬆的坐姿看起來有些呆然。而她也確實是在發呆,她就這麼獨自放空了許久,感受那股數百年來從未再纏上自己的孤寂感,並且,她也再次克服、並超越了它。

  「好吧!」

  輕巧地躍下身子,她拍了拍拂袖上的塵埃,隨即勾起倔強笑意的嘴角。

  「既然待在這裡也沒意義了,那就走吧。」語畢,她朝墓穴外邁出步伐。

  告別這兩百年來的住所,她沒有一絲眷戀,因為,這裡已經沒有再繼續待的價值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26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紅雀

留言共 16 篇留言

別再衝啦
居然沒人留言......!?好,我來

09-24 17:20

八重霧の渡し
來了來了

09-24 17:24

kururuj
小短篇 讚

09-24 17:32

黑土丹丹
紅雀....!嗚嗚...!

09-24 17:33

日常吸QN 冰玥
紅雀QQQQQ

09-24 17:38

小洛
永恆的孤獨.......

09-24 17:48

燼色窳夜
肉體上的不朽跟靈魂上的不滅(記憶有存檔的那種)哪個比較可怕?

09-24 17:49

幻想星空下
這講話方式......狼神赫蘿??!

09-24 18:04

柳葉飄
沒有人要PRPR紅雀嗎,那我(被城衛隊抓走

09-24 18:05

不專業寫手呼嘎
淚奔(´;ω;`)

09-24 18:24

就是愛貓
既然早就覺得那裡很無聊那麼為什麼在主角過去之前還待在那裡呢?

09-24 18:29

日月如梭
可能主角盜墓當天就待膩要走了,結果認識主角讓他有留下的動機

09-24 18:51

銀風月希
可是神靈也不能沉睡......[e13]

09-24 20:38

只野夏人
永生換一個女神伴左右遊天下也不錯阿,人類就是這樣嘛,世界上還有一個跟你處於一樣"可怕"的狀態就不會怕了不是嗎ww

09-24 22:01

朝日奈雨香
QwQ哭惹

09-27 00:17

RaffWU
鳳儀王的財寶?跟鳳儀書院有關係嗎?

11-10 21: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7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Y...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大家
獨立遊戲《魯蛇轉生》已於 Steam 上發行,這是一款看似歡樂但暗藏玄機的 RPG ,特價 89 元,只到 9 月 21 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