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五章 拜見名人

作者:時零│2016-09-24 16:19:47│贊助:0│人氣:50
    自從三十年前核變人出現後,「核四輻射造就之特殊人種事務管理機構」就成立了,他們的工作是處理核變人的身體檢查、基因研究還有如何重新在社會立足等相關事務。之後人們發現核變人擁有特異功能,核管署的規模就比過去擴大了好幾倍,公民老師說過核管署是一個小規模但功能齊全的政府。

    有些核變人會受僱於核管署,多半處理核變人犯罪的事情,可是市井小民要在生活中接觸核管署專員的機會非常少,所以我一時之間腦袋轉不過來。

    楊龍跟課煩扶著我們倆走進大樓。這裡的大小跟百貨公司差不多,有許多通路跟房間,他們帶著我們往其中一個進去。

    「我的爸媽……」我開手,但楊龍搖手要我住口。「交給我們就對了,現在你只要擔心自己的身體就好。你的父母沒死,請你記住這件事。」

    我現在想動但還是有困難,所以我聽從楊龍的建議。我環顧四周,這裡有兩張病床和一些醫療設備。我和言真被安置在病床上,課煩把我們固定好後拿出手機。

    「……啊,對,不過他們身體出了點問題。」課煩說著。

    片刻後,一個老人家走進了這裡。他大概有九十歲了,不過看起來很硬朗,一頭花白的頭髮。看著他的臉,我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

    「你就是亞傑嗎,孩子?」他用慈祥的嗓音問道,我回答說是。

    他仔細端詳我的臉色。「可不可以告訴讓你中毒的東西長什麼樣子?」他戴上口罩和手套。

    我看得出這個老阿公是醫生,便把那朵花的大致外表告訴他,他聽完後站起身,從房間裡的眾多醫療器材中搬出一台長方體的機器,楊龍趕過去幫忙。

    他們把機器抬到病床旁邊的桌子上,打開開關。那台機器連接著一條塑膠管,管子的另一端是一個透明的面罩,是給受重傷昏倒的人戴著幫忙呼吸的。

    老醫生去把機器調了幾個開關,接著把呼吸罩戴在我的臉上。「聞一下,孩子。」他溫和的說。

    我聞了一口。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思想一瞬間消失無蹤,接著被吸入連周公都會不省人事的深沉睡眠。

    ─────

    我一向都是剛起床就完全沒有睡意了。隔天早上我一張開眼,就看見陽光由百葉窗流瀉進室內,今天的天氣很晴朗,讓我想了一下才憶起昨晚的騷動。

    我轉過頭,右邊病床的言真已經不見了;而在左邊坐著一位我不認識的男子。他手上拿著棒針與毛線,正在用靈活的手法打毛巾。這個男子有著光頭與壯碩的肌肉,卻在做這種女生比較喜歡的事情,看起來非常怪異。

    他發現我睜開眼睛了。「嗨,昨晚睡得怎麼樣?」他神色從容地跟我說早安。

    我坐起來,並動了動身體,感覺就跟平常一樣,那朵花的影響已經沒了。「我朋友呢?」我問那個光頭男子。

    「在教授那裡,教授說等你醒了也去找他。」他說。

    「那個醫生嗎?」

    「你這樣講不太好。教授有醫學學位,但是他的主要領域是生物科學。」壯漢說。「等一下見到教授要有禮貌,是他把你們的症狀治好的。」

    我穿好鞋子後問那個教授在哪裡。「這裡出去以後你會看到一個電梯,從那裡往三樓再向左轉有一排房間,你去看哪個門上有剪貼報紙的就是了。」我跟他道了謝後離開,他在我踏出門時繼續編織東西。

    我按照光頭男子的指示搭電梯到了三樓。這麼大的樓房卻一個人也沒有,顯得很寂靜,我看了那些房門的門牌,大多數都是研究室或實驗室,有幾間雜物間或休息室。剛才那個男人提到「教授」,如果昨天的醫生是一個教授,那這裡可能是他的研究所什麼的。在這個博士教授每年量產的時代,一個教授有自己的一棟研究所,那他一定很了不起。

    我找到了那間貼了報導剪貼的門。那些報紙佔門的三分之一面積,全部都用透明膠帶全部封在門上,沒有任何一邊接觸到空氣,雖然保存得很好,但我從上面標注的日期就看出這些報紙每一張都比我還要老。

    時間最晚的一張是二零三三年的,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年,可是是四月印的所以還是比我大,它的內容在描述核管署的一位核變人探員瓦解恐怖攻擊事件的事蹟;另一張則是報導二零二九年教育部正式通過核變班的制度,大學以下的學校都要將普通人跟核變人分開;其中一張不是報導,而是一張核變人手冊的第一頁說明(那是每個核變人都有的官方手冊,可以說是我們的身分證。)

    版面最大的一則是二零一九年的,這篇新聞讓我震驚不已。這是在報導台灣第四座核能發電廠剛啟用就馬上爆炸,釀成台灣史上的第一次核災。相信我,就算歷史課會教,核四事件對我們這一代的小孩而言只是一個概念,這場核災改變了每個核變人的一生,擁有特異功能卻不被接受是正常人,從我接觸到社會時就發現我們要同時帶著這兩種矛盾的心態過生活,就這麼簡單。這篇報導的描寫很客觀,內容上除了核變人之外也跟外國的核災類似,但是我還是讀了兩遍,當下有一種「傳說就在眼前」的震撼。

    除此之外還有幾篇零碎的小報導,也全部都是關於核災或核變人的。如果這個教授是核管署的人也不用太驚訝。

    我敲敲門。「請進。」一個年邁的聲音應道,我便開門走入房間。

    這是一間很普通的辦公室,左牆的書架彷彿快被書塞到爆炸了;右牆掛了幾張照片,辦公桌在我正前方的靠牆處,上面的資料井然有序地排放著,教授和言真坐在旁邊的茶几沙發上,前者拿著幾張單子閱讀;言真正在享用桌上的早餐,是小籠包和豆漿。

    「……謝謝您治療我跟我的朋友。」我對這位老人家低下頭。

    教授笑了笑,他看起來就像瘦了二十公斤的肯德基爺爺。「別客氣,吃點東西吧。」教授揮手示意。「昨天發生的事我聽神田講了,不過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問。」

    我點點頭,在言真旁邊坐下,拿了一杯飲料。「請問冥宙是誰?」我問。

    教授擱下手上的文件。「我聽言真說,你以前經常對付你們學校的核變人問題學生,這是真的嗎?」

    「是的。」

    「那你有沒有更深入犯罪領域,或是聽過一些關於更多核變人罪犯的傳聞?」教授問道。

    這個問題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壞學生背後跟黑社會有往來是常有的事,可是我遇到的都是學校理的核變人,而且目前也沒有真正的犯罪勢力介入校園過。

    「……不多。」最後我回答。

    「那你聽過太陽系嗎?」教授問。我靈光一閃,因為我對天文學一直很有興趣,我的第一直覺還在想教授說的就是天體系統太陽系,除此之外就想不出太陽系還有什麼意思了。我搖搖頭。

    言真轉過來看教授。「國中和高中生裡常有幾個核變人混混組的小幫派,我們學校就有七八個,太陽系也是這種團體嗎?」

    「太陽系是一個在臺灣犯罪圈中很有名的暗殺團隊。」教授解釋。「如果他們真的是高中生不良幫派,核管署一定會有人高興得放鞭炮慶祝。」

    「請告訴我他們的事情。」我告訴教授。爸媽現在在他們手上,我可不能一無所知。

    「在核變人被發現可以使用異能之後,台灣原本的犯罪生態可說是改變得面目全非。」詹教授說著:「摩羯座綜合投資公司,很多人都會被這個名字給誤導,這是以前一個崛起相當快速的犯罪組織,他們本來只是一個小團體,卻在犯罪圈中成長得非常迅速,靠的就是異能的力量。

    「摩羯座公司在臺灣各地綁架了十一名核變人幼童,帶回去以後由他們的領袖培育並扶養成人,那個人將那些孩子教養成聽命於己的殺手,他們就是現在的太陽系。

    「摩羯座公司的董事長做法相當聰明。很多犯罪份子都覬覦的核變人的力量,但是沒有凡人犯罪有膽量去僱用核變人當部下,因為隨時都可能被反咬一口,那名領導者直接撫養並教育太陽系,如此一來絕對比用錢僱用的手下忠誠。這些小孩每個人的異能都定型後,他就開始訓練他們殺人,摩羯座公司也靠著太陽系成為犯罪世界當中很有份量的勢力。」

    我差點忘了怎麼呼吸。現在爸爸媽媽正在大壞蛋的手裡!這讓我的罪惡感更加劇烈,我以前真的樹立太多死對頭了,這些人不是針對我才怪。

    教授發現了我蒼白的臉色。「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去年一月,太陽系的領導者熾日率領太陽系把摩羯座公司殲滅了。」他頓了頓。「沒有人知道太陽系為何會有反撲摩羯座公司的舉動,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已經被思想改造了。摩羯座公司雖然是犯罪組織,可是太陽系畢竟殺了將他們的衣食父母,這讓他們在犯罪圈當中惡名昭彰。」

    「那他們現在是好人嗎?」我問。在壞人中有壞名聲算是負負得正吧?

    「我不知道。他們現在住在摩羯座公司以前的據點,犯的罪行也比以前少很多,不過楊龍跟我說有幾個幫會遭到他們的威脅。太陽系年紀最大的只有十九歲,其餘的也大多是青少年,青少年本來就充滿不穩定性啊。」教授說。「亞傑,關於你家人的事我們已經開始處理了。你也是核變人,而且顯然不是門外漢,所以你可以一起幫助我們的探員。」

    我點點頭。老實說我心裡十萬火急,太陽系是連養育自己的人都能殺的惡棍,爸媽在他們手上每一秒都是危機,我很想做點什麼,但有什麼事情可辦都不知道。就算我清楚太陽系現在在哪裡,要我去挑戰十一個核變人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過我想起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個醫治我們、還幫我們買早餐的教授,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教授,請問您……」

    我講到一半就住口了,因為我的眼神不小心往牆上的照片望去,其中一張是教授和一個小孩子的合照。那個小男孩有著白髮和紅色的眼睛,眉頭皺得緊緊的,一臉鬱悶神色;但一手搭著他的肩膀的教授卻笑得很開心。那裡面的教授比現在年輕,讓我終於認出他是誰。老天啊,我居然會想不起來,明明在歷史課本上看過好幾次了。臺灣沒有人不認識他。

    「可不可以告訴我您的名字?」我吞了一口口水後說。我還是想確認一下,如果真的是他就好玩了。

    「光毅沒告訴你嗎?」他掏出一張名片。「也罷,這個給你,上面有寫我的手機號碼和電子郵件帳號,以後可能會需要聯絡。」

    我用幾乎顫抖的手接過名片,看著名片上的解答:詹古廷,前任臺灣大學生物科學學系教授,核四事件處理委員會前任總負責人暨第一任署長

    言真湊過來看,嘴巴裡的小籠包差點掉出來。「哇賽。」

    ─────

    剩下的早餐很快就吃完了,可能因為食不知味的關係;教授在一旁研讀自己的資料,偶爾會用筆在上面塗塗寫寫,絲毫沒有察覺到我的緊張與驚訝感。

    在詹教授看完所有的文件後把頭轉向我們,我瑟縮了一下。真是怪了,詹教授是一個外貌慈祥的老阿公,我卻慎重不已。小時候爸媽曾帶我去總統府排隊跟總統握手,現在和詹教授同處一室的感覺就和那次與總統見面一樣。

    「神田告訴我你上禮拜遇到了帶原者,對吧?」他問。

    「帶原者就是最近新聞上那些精神不穩定的核變人嗎?」

    「沒錯。你之前打敗的那個帶原者是我們的……」

    「教授,不好意思。」言真舉手。「打敗那個傢伙的人是我。」

    「是嗎?可是我聽說是亞傑和他打鬥,當時他的朋友在旁邊嚇傻了,沒有參與打鬥。那個朋友就是你嗎?」

    言真愣了一下。「都是媒體惡質化的錯!」他又生氣又著急。「是誰造的謠?亞傑可以作證是我擊敗那傢伙。」

    「可是你出手的時候周圍的人應該全跑光了。在他們還沒走時看到的就是我在戰鬥,你在一旁發呆。」我推測,言真氣得跺腳。

    詹教授的臉上寫滿了不相信。「你們打敗的帶原者也是我們核管署的探員,他在之前的任務中被襲擊,然後成為了帶原者。

    「言真,我沒有看輕你的意思,可是阿凝就算失去意識,也是一位異能熟練的探員,不大可能輸給普通高中生。」

    「因為我在亞傑跟他糾纏時我的異能才開竅的,然後我出奇招才把他打傷,他應該是預料不到吧。」

    「這樣啊?你們的異能有什麼效用?」詹教授問。我跟言真講了,還展示給他看。

    「當時亞傑跟阿凝在對戰時你有什麼感覺?」詹教授問言真,他回想了一下。「頭有點痛,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特別熱,就像在做激烈運動一樣,之後許多小光點就在我周圍凝聚。」

    「我知道了,那你要感謝亞傑跟阿凝幫你開啟了異能。」詹教授用手托著下巴說道。

    「為什麼會這樣?」我問,我一直以為言真是因為遭遇危機異能才醒悟的,難道還有別種開啟異能的方式嗎?

    「這是腦波共振效應。」詹教授說。「如果你還沒開發能力,而你的周圍有不只一個核變人在努力使用異能時,你原本不知道的異能就有可能會覺醒。」

    「告訴我為什麼。」言真說,我也有點想知道。

    「這要解釋起來有點複雜。」詹教授說。「首先要了解異能的原型。一般人提到超能力,通常都會想到科幻電影中或英雄漫畫裡的超感應能力或是特殊體質之類的吧?雖然這類的能力很多本體系或空間系核變人也有,可是有很多核變人擁有更誇張或更複雜的異能,有些異能的運作也很人性化,你們都不會覺得這很不可思議嗎?」

    「異能本來就不能用常識去想。反正可以用就好了,誰會去管那麼多?」言真說。說得真好啊,我認識的很多人的確有千奇百怪的異能,不過我們核變人早就該習慣這種事,而且奇不奇怪沒有一個客觀標準,像疾影的高速移動這種簡單易懂的能力,在普通人看來也會很怪。

    詹教授清了清嗓子。「三十年前核四爆炸後,我就一直在研究異能,就算現在退居二線了也一樣。

    「以前我從初代核變人的基因得知,核變人的染色體和普通人不同,本來這也沒什麼,因為核輻射造成基因突變很正常,但過去的案例中突變者的後代都會不如正常人;突變者也會身體機能急遽病變,然而初代核變人除了基因突變以外看起來仍和常人無異。

    「核四事件過了一年就有先天核變人陸續出生,我們很快就發現許多人頭髮或眼睛顏色跟普通亞洲人不一樣。像楊龍不但眼睛是綠色的,甚至瞳孔形狀也跟人類不同,除此之外身體機能也沒有遜於一般人,這讓當時的核管署非常放心,直到二零二九年。」

    「那年有一個男孩被送來核管署,他被發現擁有特異功能,我們對他做了一連串檢查,結果證明核變人擁有超能力。除了毛髮顏色與瞳孔構造外,新一代核變人與常人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大腦。

    「普通人的大腦最多只能開發百分之五,愛因斯坦有開發了百分之八的紀錄,但這種人在世界可能不到一百個。核變人的大腦開發率,我從那個孩子測得的有百分之十三,後來的許多紀錄也跟這個數字相去不遠,你們應該也一樣。」

    「真的嗎?可是為什麼我的成績比普通人還差?」言真搔著頭問。

    「還有我的英文。」我附和。我直到上禮拜才了解英文原來有詞性這個概念,老師知道這件事後很嚴肅的問我是怎麼上高中的。

    「除了開發程度,核變人的大腦構造也跟普通人不一樣。」詹教授說,但他發現我們露出受創的表情。「當然,這不會影響到智能。人腦的每個區域都各司其職,核變人的大腦有一個區塊專門管理異能使用的,這也是你們開發得到而凡人無法的區域。髮色、瞳孔跟大腦的變異初代核變人都沒有,因為這些改造必須是與生俱來,核管署目前還在研究為什麼初代核變人沒有這些改變。

    「腦波是一種能量,核變人大腦擁有散發異能腦波的功能,這也是你們能夠使用異能的原因,利用腦波這種能量改變外界。你想要拿桌上的水杯於是伸手過去,如果沒有這個念頭你不會移動你的手,異能就跟所有有意識的行為本質一樣,只是影響層面擴大了。而且因為異能是想法的產物,所以會很人性化。

    「異能腦波還有一個特性,如果同時有兩個以上的核變人在使用異能,代表他們都在釋放腦波,那可能會引發周圍的核變人腦波『共振』,不過並不一定每次都可以。這也是言真那天異能開啟的原因。」

    「如果異能跟想法有關,為什麼我們的異能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只有特定的功能?」言真問。

    「異能的效用來自於思考,大腦的異能管理區域會跟核變人的知識或想法產生特定連結,將異能腦波的影響範圍聯繫上該想法。亞傑,你小時候看過星星對吧?你知道恆星像太陽一樣會散發光與熱,並且可能會引發行星環繞,這個想法便讓你的腦波定型。」

    「可是教授,」言真說。「亞傑小時候就很愛看星星之類的,所以得到這種異能也不奇怪。可是我的異能為什麼是這個?我連燈泡都沒裝過!」他伸出手讓光子在掌中跳躍。

    「百分之四十的異能和擁有者的興趣或生活經驗有關,不過決定哪些想法會讓腦波跟知識連結的是潛意識,所以無法預測。跟亞傑的道理一樣,只要有視覺能力的人都知道什麼是光,和光有關的異能也有很多,而且我認為你的光子排列術也是很有用的力量。」

    「教授。」我問道。「人類的大腦可以經過反覆思考而提高智力,對吧?」

    「當然。」

    「如果異能是思考的產物,那也可以藉由經常練習而增強嗎?」

    我剛講完,言真也盯著詹教授,年邁的老教授摸摸下巴。「可以,但是不會讓異能全面性的提升,有些人也無法因為練習而增強異能的力量。

    「像課煩的異能,他可以讓二度和三度空間建立連結,這個能力的其中一個用法是他可以把自己畫在紙上的事物變成真實物體,不過他藉此創造的物體只能在三度空間存在十分鐘。課煩已經有五年使用異能的經驗,雖然練習了這麼久,但永遠也打不破十分鐘的限制。核變人的異能如果有明確的限制的話,大部分都永遠無法解除。」

    「那我是這種嗎?」我問。

    教授陷入了思考,過了良久,他才回答我的問題。「可能連我都不能回答你。所謂的恆星說白一點就是一顆火球,你的異能甚至能製造出行星,而無視地球本身的重力場,所以我推測恆星會釋放出某種磁場,讓磁場範圍內自成一套天文系統,這樣的話你的異能可能還有許多功效是連你自己都尚未探究的。是否有限制可能要等你完全了解你的異能後才知道。」

    教授剛講完馬上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問,他拍拍我的肩膀。「亞傑,許多事情不是單靠武力就能解決的,或許你的確有些對付壞人的經驗,但高中生不可能和太陽系相提並論。神田跟我說你遇到的是冥宙,她的力量在太陽系中不算特別突出,可是就我所知她挾持了你的父母。」

    言真彷彿胸口被打了一拳。「還有我。」

    「也對。冥宙的異能可以控制植物,這是一個相當多功用的能力,你們輸給她並沒有什麼。」

    「如果要把我父母救出一定要再遇到太陽系,如果我輸給她一次,就有可能會有第二次,更何況你說他們之中有比冥宙更厲害的。」

    「神田和其他隊員會幫助你的,他們都是經驗老到的探員。」詹教授說。「他們現在在一樓,或是出去處理你的事情,你可以去跟他們打照面,或是在這裡等一下,我處理好一些公文後想研究一下你的異能。」

    詹教授好像還要忙一段時間,所以我們和詹教授道別後一起往樓下走去。

    在我和言真處在往下降的電梯裡面時,我的手機響了。

    「亞傑,我看過新聞了,現在你和爸爸媽媽在哪裡?」老師的聲音傳來。

    「我現在在核管署的人這邊,情形有點複雜。」我把大致的情況講出來,不過將冥宙形容成沒有人知道是誰的壞人。「我爸媽不見了,現在核管署的人在找。我這幾天可能要先請假。」

    「當然好。」老師回答,他問了我一些問題後便掛掉電話。

    因為這通電話,我才想起了學校的事。「言真,你應該也要請假吧?」

    「我要回去。」他說。

    我嚇了一跳,沒想到他會這樣回答。「你沒有想要留下來幫我去跟太陽系打架嗎?」在我小時候還沒開發前,每次被壞小孩欺負都是他幫我解圍,就算在我能使用異能後如果出事,言真也以總是凡人之軀幫我。這次事情照理講他根本介入不了,不過我已經預測他打算留下來幫我去對抗太陽系,尤其是現在的言真可以用異能了,比以前更加不可一世。

    「亞傑,我實在不會講肉麻的話,讓我想一下。」他沉思一會。「我覺得以我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輸給那個女的,可是昨天我們兩個都被她弄得很慘。我怕如果我留下來幫你到時候又出醜,或是拖後腿。」

    「我的經驗沒有比你多多少。」我說,其實我遇過的對手比他多太多了,但看到死黨難得有意志消沉的時候,我反而有點同情。

    「我知道,」他真的沒發現我是在安慰他。「可是這是你的事,你要留下來跟核管署的人一起救伯父伯母很正常。你會不會覺得我臨陣脫逃很不夠義氣?」

    「完全不會。」我坦承。

    「別擔心,我還是會幫你的,但那是很久以後。」他擠出一個微笑。「我有一個點子,其實從很久以前就有在想了,我回去以後就會馬上行動。如果到時伯父伯母還在那個冥宙手上,我就會帶一堆幫手來跟太陽系拼了。」我微微感到好奇。

    他把他的「夢想」告訴我,這個計畫很簡單,也很蠢,我聽完後忍不住好奇他究竟是十六歲還是六歲。「你是不是看太多古惑仔電影了?」

    電梯到一樓了,我們走出去。「會很好玩的,而且我絕對盜亦有道。」他說。「現在除了你的問題,每個核變人都要擔心那些眼睛翻白、會到處攻擊核變人的傢伙,此時此刻不正是我們團結起來的時候嗎?」看他興致高昂,我也懶得再勸他了,反正言真做事情如果膩了自然會停止。

    他離開了這間研究大樓,臨走前跟我揮手道別。
─────
今天的這篇是在新北市立圖書館修訂好的,這裡的漫畫好多啊,連我超愛的幽遊白書也找得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25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yn24525大家
潛水者浮出水面了,歡迎大家來小屋坐坐~(=´∀`)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