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紅色帝國第六十三章獵犬

作者:☭斗大的字☭│2016-09-24 09:03:44│贊助:20│人氣:755
第63話 獵犬

摩拉維亞王國 王都鳩裡洛斯

隨著城市站的善後工作的推進,國防省、魔道院、宮城等各設施的【戰果】都漸漸明了。
先不說最後由王國方保有的宮城,其他設施的支配權都在蘇聯手裡。

伴隨戰爭的終結,當地的蘇軍在化為瓦礫之山的國防省廳、以及幾乎無損奪取的魔道院開始了搜索。

不管哪個設施裡都有很多本次作戰的奪取目標:救世計劃相關者以及所謂高位魔導師的人,已經下了決定其中參與叛亂軍的人都無一例外被紅軍逮捕、移送到蘇聯本國。
在摩拉維亞方看來,這些叛徒是轉移蘇聯向著現政權和王室的怒火,承受制裁的替罪羊。蘇聯則將奪取這些人以救世計劃終極召喚魔法為首的技術視為比什麼都重要的事項,所以姑且爽快地接受了摩拉維亞政府順著蘇聯臉色提出的【活祭】。
當然,蘇聯絲毫沒有滿足於摩拉維亞自己交出來的【貢品】。
雖然有見機行事將摩拉維亞所有的魔道相關技術全部奪走的打算,但為了確保最優先目標,所以打算安撫當地政府到不至於招致反彈的程度。

―――問題是,關鍵的高位魔導師們包括屍體在內,連影子也沒看到一個。

理所當然的,蘇聯方被激怒,摩拉維亞政府則一臉刷白。
對已經站在亡國的懸崖邊上的摩拉維亞而言,這等於是丟失了自己能夠棄掉的當中蘇聯最想要的、且是己方最不肉痛的一張牌。

而且關於這次戰爭,蘇聯明擺了要追究摩拉維亞統治階層的戰爭責任,對此摩拉維亞方把召喚魔導師們當作一切的元兇,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他們身上後引渡給蘇聯。但這些人竟然全都不見了,摩拉維亞方此時的恐懼感可想而知。
對蘇聯“到底想怎麼了結”這樣的責問,摩拉維亞方回以“挖地三尺也一定找出來”的保證,蘇聯搜查機關在摩拉維亞領內自由活動一事也不得不承認了。

話雖如此,這已經不止是用“困難”就可以形容的事了。
蘇聯和摩拉維亞之間的談判結束,兩國真正開始搜索行動大約是在戰鬥結束的3天后。

一直戒備著高官逃亡的紅軍嚴密地封鎖了王都內外部交界處的城門周邊,但利用隱秘的通道或魔法的手段逃走的話,這些(封鎖手段)全都沒有意義。
原本就在紅軍嚴密包圍下從國防省廳逃走了,雖然無法確定其手段,但使用同樣的方法脫離王都的包圍圈是十分有可能的。
 
媾和談判中爆發政變也好,這次的逃亡劇也好,摩拉維亞政府再三的失態讓蘇聯方抱有相當多的不滿和焦慮。
於是,以這些失敗為口實,蘇聯強行讓摩拉維亞承認佔領軍駐留在摩拉維亞各地,以共同搜查為名借用摩拉維亞官吏和魔道軍,強加了實質上的指揮權。
王都本身都被蘇聯機械化軍團事實上包圍,幾乎被槍口抵在太陽穴上一樣的狀況下的談判,摩拉維亞根本無法拒絕這些要求。
即使是為了自身的殘存,摩拉維亞王國政府也無論如何都要抓到溫茲艾爾等人。



 ■ ■ ■



溫茲艾爾等魔導院主戰派突然消失。
摩拉維亞政府馬上開始調查留在魔導院內的救世計劃資料,抓捕在叛亂之前曾在溫茲艾爾那任職的召喚魔導師們。
畢竟對於救世計劃的骨幹【異界大陸召喚】,溫茲艾爾利用魔導院議長的身份,搜羅了龐大的預算與資料到自己的召喚魔導部門,就連在各地都製作了機密的物資收容所,但魔導院外部對其詳細情況基本不了解。
不,就連魔導院內部,知曉其全部的只有評議員,而且還是直接參與計劃的成員。然後,他們全員在前面的叛亂中消失了。
從蘇聯這邊的角度來看的話,管理實在是太粗糙了,但原本所謂魔術的奧秘就如其名一樣,魔術師各族所隱匿,只向自己的子孫所傳承下去。
這並不是局限於召喚魔導,奇美拉創造,格雷姆製作。或者死靈魔術和結界魔術,賦予魔術所應用的武具製作等各種各樣的分野的魔術師都可適用。
歸根究底,大半的魔術師所擁有的個人魔術,最多也就數秒單位的詠唱縮短亦或者微弱地施法效果增大之類的。
擁有可被稱之為【秘義】【大魔術】程度的魔術的,只有建國初期以來的大家———王室的克雷豪沙、巴蒂爾斯、埃卡特、桑德羅等魔道院內也赫赫有名的名門。
於是,【大陸召喚】所使用的召喚魔術…其中一部分有使用溫茲艾爾自身的個人魔術,計劃中所收集的資材,魔術媒介,儀式時使用的術式等,王族也沒把握的部分有存在著不少。
即使是宮廷魔術師團,還有紅軍所確保著得魔導院內———雖然是處於蘇聯兵的監視下———但王國內務省的官吏們總動員得在查閱著資料,連被蘇聯側所拘束著得魔術師那也有人去收集情報。
然後,其過程中某件事實被判明了。
「叛亂後有人拿走了計劃資料?真的嗎!?」
作為王國內務省檢察官從魔導院內的魔術師那嘗試著審問的阿瑪德烏斯•伯休法官,眼珠子瞪得像是要掉出一樣,從桌子上向前探身,逼問向魔術師。
在官吏那凶相的面前,雖然下意識的聳肩後縮,但坐在對面的召喚魔術師還是點頭肯定了。
魔導院地下區域的一室。
他們正處於作為魔法實驗用的區域而從外部隔離了的石造房間裡、
王都攻略戰的正高潮中,失去了曾是首腦的高位魔導師們的魔導院輕而易舉地落入了紅軍的手裡,直到現在依然有一個大隊的紅軍部隊封鎖這院內外。
王立魔導院。那是魔法王國摩拉維亞的魔導技術———他既是其國內最優秀的精華所聚集的技術集積據點,也曾是對蘇聯側來說重要的攻略目標之一。
本來的話,在讓王國完全屈服前由蘇聯側完全掌握為當初的預定,但受到溫茲艾爾連同其魔導院高官一同逃亡這種預想外的事態,變成了招入摩拉維亞側的搜擦員的共同調查。
這是因為,只有對魔術毫無造詣的俄國人的話,不管是抓到的魔術師還是各種資料都無法有效利用。
作為實驗地區而從外部完全遮斷了的地下區域成了臨時牢獄,收監著殘留在魔導院的叛亂軍側亦或者站在了中立方的魔術師們。
從那些人口中探出關於逃亡者的情報,可以說便是伯休所被賦予的使命。
對於伯休自身來說,對這任務並沒有異議。
王國內務省於在王都的叛亂爆發時被叛亂軍所佔領,大臣與副大臣一同被殺害了。
更進一步在佔領官廳後,抓捕公開宣言對蘇講和的必要性的幾人高官後,等同私刑般殺害了。而且這還是在其他內務官僚們的……面前。
面對這種超出常軌的狼藉面前,已經不是政治主張之差的問題,無論和講和派還是主戰派都對內務省官吏的叛亂軍的憤怒與憎惡達到了頂點。
紅軍側對王國官吏審問自己的同國人時,是否會手下留情而有所擔憂過,但那份不安在極其短時間內便消失了。
內務省的法官們對參與叛亂軍的魔導師們沒有絲毫手下留情的打算。
「這是異界軍來到這邊研究塔約半刻前的事。像是從溫茲艾爾老師那發出了讓澤普師兄把研究資料與一部分的媒介搬出的指令……那個時候,好像是搬往了國防省……」
「什麼……」
面對對這種曖昧的說法感到火大了的法官,召喚魔術師不自信地俯下了頭。
雖說是末端,既然是魔導院議長溫茲艾爾的弟子,這個魔術師從一般的視點來看,可以說是頗有身份的魔術師,但在這裡卻像是個面對肉食動物的小動物一般發抖著。
在審問剛開始的起初。這群與溫茲艾爾共同逃亡了的人考慮到自己的師傅選擇堅持反抗與沈默,但因為看到不停地有人被用精神魔術強行在腦中搗鼓而成了廢人的人,大多數的魔術師們那個時間點上心裡就已經屈服了。
伯休暴躁的在木質的桌子上砸了一拳。
雖說有些是因為魔術師哪曖昧的陳述而感到了不爽,更重要的是聽到了不能忽視的單詞。
「『好像發出了指示』是怎麼回事!而且……還有媒介!?難道帶出了召喚儀式的預備媒介嗎!?」
充滿了怒火的逼問。同時,帶在伯休所緊握的手指上的戒指,魔力開始聚集。
召喚魔術師的臉瞬間青了。
拼命地搖著頭開始辯解。
「不、不要!我真的不知道詳細情況!直接受到魔法通信的只有澤普師兄,我們只受到了在原地待機,敵人來了就迎戰的命令……」
小小咋了下舌後,伯休重新坐,回椅子為了取回冷靜而深呼吸。
同時,散掉聚集在戒指裡的自身的魔力,一頁有一頁的翻著在擺放在手邊的文件。
大概翻了七頁後,找到了目標。
「……是這個男人呢。依艾爾麥因•澤普…溫茲艾爾的得意門生———位居大師兄。但這傢伙和溫茲艾爾一同消失———……!?」
突然像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一樣,官吏從文件那抬起了頭。
「我再確認一遍,澤普從研究塔出來前往國防省,是在異界軍到達這裡半刻前對吧?」
「……是。我記憶裡是這樣的」
「沒記錯吧」
在再三向魔術師確認後,伯休邊用手指敲著桌子邊拼命地思考。
魔導院設施存在於王都的東部。從這到在中央官庁街中位於靠北的國防省,即使用馬最短也需要近半刻。
而且那還是平時的時間計算。在當時市街全體化作戰場的王都,作為紅軍的攻略目標而槍砲彈藥交錯中,實在難以想像能以最短時間內到達官廳。
更別說澤普是召喚魔術師……並不是戰鬥向的魔術師。
搞不好的話,不,一般來想,在那個時間點走出塔的話,早就應該由紅軍的國防官廳包圍圈所抓住了。
如果不以什麼特別的手段潛入官廳的話……
在想到那裡的瞬間,伯休突然噌地一聲站了起來,大聲呼喊屋外待機的同僚們。





 ■ ■ ■






 王都郊外。
魔導軍的格雷姆與紅軍由重機所快速築成的滑行路而長驅直入,受著戰鬥機所守護的一輛圖波列夫TB-3重型轟炸機著陸了。
開啟艙門,從中所出現得是一位身穿NKVD制服的大個子將軍。瞇起灰綠色的瞳孔,邊饒有興致地環視著周圍,邊用悠然地步伐走下舷梯。
繼而在他之後,有近20人的NKVD將校們走下了機外。
如同被震撼了般望著眼前聳立著得城門,還有包圍著它周圍得巨大城牆後,將軍―――列奧寧德•埃廷貢保安少將回頭看向了部下們。
「真是壯觀啊,可以的話,真想是來觀光的」
被搭話了得將校們,尤里•魯金上校浮現出苦笑後,拘謹地隨聲附和了句「是啊」
高達20米的大城牆連綿不斷地伸到視角的邊緣,確實可以說是壯觀。
「真是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回到王都啊」
聽著帶有些複雜地臉色的克拉麗莎的嘟囔,魯金輕輕慫了下肩,回頭看向了部下。
盯著部下那白皙地顏貌,像是肯定了什麼的樣子,輕點了下頭。
「………這次,看起來像是沒暈機啊。很好」
「再怎麼說也該適應了」
是回想起以前乘飛機時,自己的醜態了麼,對著臉色邊微微發紅,邊鬱悶回答道的克拉麗莎,索菲亞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在附近聽到對話了的埃廷貢,浮現出微笑,向魯金私語道。
「你的團隊這麼華麗,真是讓人羨慕啊,尤里•斯提凡諾維奇。居然能夠招募到這麼多人才…………」
「……只有埃廷貢同志你,能不要說這種話麼」
對著這意外的話語,魯金有些鬱悶地發牢騷道。
在前世界裡,大半戰爭期間都被派往於外國領土內工作的埃廷貢,目前為止結過三次婚。
雖然最初的妻子在生下長男後過世了,但在那時候,於駐在哈爾濱時,與第二個妻子奧爾嘉結婚,在1930的西班牙駐在時,並沒有與這個第二個妻子所離婚,與第三個妻子亞歷山德拉結婚了。
聽說關於這個第二第三次的結婚,埃廷貢並沒有領結婚證,以與雙方都保持關係的立場,作為父親而往來著。
埃廷貢有很長一段作為秘密警察將校的履歷。他既是秘密警察的初代長官,也是深受費利克斯•埃德蒙多維奇•捷爾任斯基信任的諜報將校。在1930年,有著是司掌非合法作戰特殊任務局長代理的顯要職位。 (現局長的斯德普拉多夫,在那個時期只不過是一介人事監察官,當時的埃廷貢要比他的地位高的高)
還有,在那個時期的非合法作戰部局於蘇聯情報機關中,被看作最重要的部局。因為,當時才剛剛建國的蘇聯,並沒有與外國建立好正面的國交關係,幾乎沒有像現在這樣以大使館為基點的官方情報收集據點。
當然,雖然有著作為高官所相應的俸祿,但平常的私生活非常的樸素,日常生活所需用品,基本都是用官家供給的。
本來就是個對物質或金錢的執著非常淡薄的男人。聽說俸祿大部分都給予兩個妻子和其家庭所送去,自身基本沒有絲毫積蓄。
———雖然,擁有兩個妻子的生活在歐洲根本不一般,聽說在本部勤務的女性將校們……特別是帕維爾•米哈伊洛維奇•菲京的妻子,NKVD訓練學校教官,也曾是工作負責官的一人,艾瑪•斯德普拉托維亞對他那破天荒地私生活進行過諷刺與批判。
……閒話終止。
因為有過這種緣由,雖然魯金對作為保安將校埃廷貢的能力抱有最高的敬意,但對於在女性關係上受到他那種像是老鴇的評價感到十分的意外。
說到底,不管是索菲亞還是克拉麗莎並不是外觀或性別為基準而招募了的。
「那還真是失禮了呢」
像是不怎麼在意的樣子,埃廷貢的視線轉向了摩拉維亞王都的城門。
在保安將校們的守望中,石質的城門隨著厚重的聲音而漸漸打開。可以看到從城中高舉魔導軍軍旗的一個騎兵團奔走過來。
魯金們邊望著向他們所在的方向直線奔走過來的騎士團,埃廷貢小聲嘀咕了句。
「好了……老實說,遲到三天不好擺平啊」
「嗯。我知道」
直到剛才的俏皮話悄然無息,對用沉穩的口調嘀咕著得埃廷貢,魯金點頭認同。


~~~~~~~~~~~~~~~~~~
63話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22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紅色帝國

留言共 1 篇留言

突然灣球
如果我記得的話原作者只更新到這裡......

09-05 13:38

☭斗大的字☭
日本原作者其實是更新到68話獵犬,因為64~68話都是新的章節的開始,對岸翻譯人員覺得會越挖越多坑,而且加上原作者5年沒有更新了,所以後面沒有翻譯09-05 14:09
☭斗大的字☭
更正68話是瑞緒09-05 14:12
☭斗大的字☭
64話背水、65話包圍、66話合同、67話窮鼠、68話瑞緒09-05 14: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78550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紅色帝國第六十二章晚餐... 後一篇:紅色帝國摩拉維亞戰爭篇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llesime喜歡看小說的捧油
我的小說【奇幻極短篇】更新囉~歡迎來我的小屋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