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的化承者》 【第四章】一村三家

作者:惡顏高│2016-09-22 06:14:56│巴幣:18│人氣:199
──好厝邊與歹厝邊,化承者的意義,以及,不速之客──


    







第四章】一村三家
    
    

  
  
  
  靈疫發作之後唯一的生存之道,化承者
  
  地外靈質是來自宇宙的靈魂毒素,也唯有靈魂能夠抵禦,然而常人之魂力量有限,幾乎不可能對抗地外靈質的侵襲。
  
  至少是無法「獨自」對抗。
  
  第一次外靈入侵的大戰、以及更早之前地球眾靈與宇宙侵略者的漫長僵持之中,無以數計的眾靈殞落,祂們的意識已然湮滅,力量卻以特殊形式保留了下來。外靈入侵的戰後新生兒們長大並開始發病之時,殞落眾靈遺留的力量就發揮了效用。
  
  這些力量被稱為──
  
  
  
  「遺靈印記。」女性職員輕扶眼鏡。「迎接『遺靈印記』之後,妳就是化承者了。我們化承者又叫『宇地靈質化承體』,意思是承受並化合了宇宙地球兩方的靈質。這方面的知識,塵界學校也大致會教一點,有印象嗎?」
  
  「嗯,我知道。」高芸擎馬上點頭。「那些已經犧牲的宇內眾靈,祂們遺留的力量進入我們體內,幫忙壓制地外靈質,讓我們自己的靈魂有機會壯大。」
  
  「那麼,有聽說過我們體內三種靈魂力量的俗稱嗎?」
  
  「以前是沒聽過,當我靈疫發作之後,阿岱回來時就跟我說了。」稍作思考,高芸擎說:「是叫做好厝邊、歹厝邊、咱厝仔。對吧?」
  
  「沒錯。」女性職員莞爾一笑。「一村三家,本來這是我該用來對妳說明的比喻。多虧有妳那位朋友,也讓我可以偷懶呢。」
  
  
  
  好鄰居、壞鄰居、自己家。
  
  遺靈印記、地外靈質、自身靈魂。
  
  這種俗稱的意思,是把化承者的身體視為一個小村莊,而且是整天鬥毆、很不平靜的村子。歹厝邊想消滅咱厝仔,好厝邊來幫忙對付歹厝邊,咱厝仔也要努力壯大,跟好厝邊合力壓制歹厝邊。
  
  每個化承者的身體之中,都在上演整個地球狀況的縮影。
  
  
  
  「而我現在,跟咱厝仔在一起的,只有歹厝邊。」高芸擎難掩不安。
  
  「不用擔心,即使是歹厝邊,剛開始也得花點時間熟悉環境,而妳也很快就要迎接好厝邊,成為化承者了。」
  
  「嗯,我也要變成……化承者了……」喃喃自語著,高芸擎想起不久前有驚無險的遭遇,地外靈敵身上的異空之光,以及飛躍竹梢那名警衛的強大力量。
  
  接下來,腦中浮現前幾天的另一段經歷──
  
  
  
  市場屋頂的身影。
  
  屋頂上先後出現的三人之中,有兩道視線曾與她對上。
  
  首先是,那道極美而極冰的視線。
  
  隨後,披簑之人以赤紅獨目掃視街區,也讓高芸擎望而生畏。
  
  說不清是全然畏懼,或是有幾分憧憬。然而高芸擎心底明白,即使同為化承者,那並非自己可觸及的程度,她也無意涉足於此種層次的世界。
  
  
  
  「那麼,高小姐,去『承印殿』開始儀式之前,還有什麼問題需要解說嗎?」
  
  「應該沒有……呃,可以的話,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經歷了竹林步道有驚無險的突發事件,加上剛才也聊了一會,生份之感已有減低,再被高小姐高小姐的叫個不停就讓高芸擎覺得不適應了。畢竟她年紀尚輕,本來就很少被別人這麼稱呼。
  
  「嗯?」有些意外,女性職員隨即笑語回應:「好呀,就跟妳那位朋友一樣,直接叫妳小擎可以吧?其實我也覺得怪怪的,原本那樣就像把妳叫大好幾歲,若是叫妳高小妹高妹妹也不對,人家也只比妳大個三歲而已嘛。」
  
  「大我三……咦?十九歲!真的喔?」高芸擎驚呼。
  
  「是呀,所以妳也不用客氣,叫我夏姐還是小樂都可以,呵呵,我推薦後者。」
  
  女性職員胸前有一個頸掛證件,是她的職員證,上面寫的姓名是「夏古樂」。
  
  證件一直掛在那裡,之前高芸擎並未注意,此時對方主動將其拿起來展示,高芸擎終於知道這名年輕女性職員叫什麼。
  
  「那就,小樂姐?」高芸擎取了個折衷稱呼,見對方微笑點頭,她繼續說:「看妳的樣子,我也覺得沒到二十歲,想想又覺得太誇張,本來猜是二十一或二十二,結果還真的……十九歲已經是公務員?」
  
  名叫夏古樂的女性職員,愉快地搖了搖手指。
  
  「嗯哼,我現在才剛十九歲不久,其實我是十八歲考上的唷。要先跟妳說,其實這裡所謂的『公職』跟一般公職有很大差別,沫界的各種制度都跟塵界不一樣。以我這類職位來說,規則上是十六歲就能報考了。而且還有特例,年齡更低的都有。」
  
  「十六歲考公職?還有特例?」
  
  高芸擎驚訝得差點破音,她無法想像自己現在、甚至更早就去考公務員。
  
  「大概因為生活方式的關係吧,沫界的年輕人大多比較早熟,很多規矩的年齡限制也都比塵界低。至於特例……」夏古樂輕吁一陣,緩緩再說:「沫界,化承者,原本就是充滿特例的。」
  
  「充滿,特例?」高芸擎一頭霧水。
  
  當特例有一大堆時,還能叫特例嗎?
  
  「是啊,不只化承者本身,沫界很多規矩也是。考試前K書期間我就覺得,其實台灣沫界的制度很亂,這邊抄一下美國沫界,那邊再學一下歐洲的,對日本沫界也抄一點,拼拼湊湊改來改去,很多都水土不服。雖然全球沫界都有各自的問題,不過……唔嗯……」
  
  挑起了話頭,夏古樂有意深入闡述,然而一下子難以梳理思緒,沒有辦法抓住主軸,一時間顯得期期艾艾。
  
  高芸擎張了張嘴也說不出啥,這種話題她無力接續。
  
  「啊哈哈,抱歉抱歉!不該講到這些的。妳剛進沫界,現在還只是準化承者,講這種事也……嗚,我也真是的……」
  
  夏古樂赫然省悟自己的失態,懊惱地揉著太陽穴。
  
  「不會啦,這些不都是妳準備考試時的心得嗎?我也想聽聽看。」
  
  「嗯?妳也想考沫界公職?」
  
  「其實也沒有耶……」高芸擎苦笑著縮了縮脖子。「可以的話,當然是很想,但我應該考不上吧?」
  
  「呵呵,剛剛那些都是我亂想的,跟考試沒有太大關係啦。」夏古樂擺了擺手。「想考的話,我可以把以前用的參考書送妳唷,版本應該還沒過時。雖然沫界公職也不是隨考隨上,錄取百分比倒是比塵界的一般公職高,機會比較大。」
  
  「可、可以嗎?」高芸擎頗為動心。
  
  「是啊,有需要的話儘管找我拿。但先不用急,等妳進入沫界一陣子後再決定,也許會找到別的興趣呢。」
  
  「興趣啊……」高芸擎側著腦袋,面露苦笑。「只希望穩定就好,其他不敢多想了。而且照規定,我必須繼續上學吧?到時應該會先想辦法打工啦……」
  
  「這樣啊,也對,妳說過家裡狀況比較吃緊。工作的話,沫界跟塵界沒差那麼遠,化承者也是人,都要食衣住行嘛。只不過──」夏古樂深吸一口氣,直望著高芸擎。「我們畢竟是化承者,這裡畢竟是沫界,次數再怎麼少,我們也總會需要去跟地外靈敵……戰鬥。」
  
  「我、我知道。」高芸擎臉上血色漸退。「如果沒有補充最低限度的『泛靈質』,我們會衰竭而死,方法唯有……親手消滅地外靈敵。」
  
  「也不是唯一手段,不過……是啊,通常來說是要親自去戰鬥。」夏古樂柔聲安慰。「但妳不用怕,先前碰到的那隻地外靈敵可能嚇到妳了,但妳真的不必去面對那種怪物。」
  
  「啊,說到這個,我還沒謝謝妳呢。」高芸擎雙手輕拍。「那時妳馬上站到前面保護我,我有看到,妳用那個很厲害的──」
  
  看高芸擎比手畫腳,夏古樂揚唇一笑。
  
  「妳說我用的『意罡』嗎?」
  
  夏古樂舉起手,忽有微風徐徐,一點光芒自肘臂纏繞至指尖。
  
  「啊,對!意罡!」高芸擎瞳中倒映著光。「我以後也能學會吧?」
  
  「當然囉。」
  
  
  
  意罡,化承者擁有的特殊力量。
  
  化承者的意罡之力,肇因於化承者特有體質,被認知為靈魂的力量。
  
  然而,「靈魂」的本質仍然是個大哉問,從生死哲學到宗教政治,牽扯範圍太過紛雜,並沒有因為宇內眾靈的現身而得出唯一正解,反而讓相關論爭變得更多更亂。
  
  對於化承者特殊力量的定義,也因而刻意繞開靈魂,選擇了「意志」這個詞彙,雖然同樣飄邈空幻,至少能將相關爭論抑制在一個安全範圍內;再者,化承者激發力量之時會自然牽引氣流,最普遍的施力形式是衝擊與推擠,容易與風做聯想。
  
  雖然化承者使用力量時也經常產生發光現象,幾經爭論後仍決定聚焦於「風」的意象,而在華文界最終依此敲定了「罡」字。
  
  以意志驅使的罡風,是為「意罡」。
  
  化承者算是嚴重的慢性病患,然而有意罡之力,定位就大大不同。
  
  
  
  「找個跟妳有緣的門派,修練適合妳的功法,就能有效運用意罡。」夏古樂放下手臂,光芒與氣流同時消散。「我是淨途園的門人,主練善法天華功。各人狀況不同,有些人的功法或好厝邊比較特殊,可能會想保密,所以沒事不要主動刺探別人的底子唷。像我沒必要保密,有時就會以門派來自我介紹……哎呀,剛剛講的這些,有聽妳朋友提過吧?」
  
  「有的有的!」高芸擎連連點頭,眼睛晶燦燦地。「阿岱說過,他也是隨便跟人講沒關係,最好還幫他多多宣傳一下。他的好厝邊是棕櫚山魍,功法是颱盪訣跟新澤西什麼的……啊,好像沒說過是什麼門派。」
  
  「呵呵,可以講就可以講,是還要宣傳什麼?」夏古樂噗哧一笑,然後指抵頰邊,側著頭思考。「功法的話,後面那個應該是新澤西狂嘯?」
  
  「對對對!新澤西狂嘯,想起來了,剛聽他說時我還以為是哈哈大笑的笑,被他糾正過之後我反而一下子忘記了。」
  
  「呵呵,新澤西狂嘯我知道,挺多人在練。不過颱盪訣……沒聽過耶?」思索片刻,夏古樂並未深究。「也不奇怪啦,功法本來就超多種名號。至於門派,可能只是他沒跟妳提到,也可能就真的是沒有,沫界修練管道很多,沒有門派也不算太奇怪。倒是他的好厝邊,棕櫚山魍嗎……」
  
  「就很雜草,是嗎?」
  
  夏古樂笑問:「這又是他自己的形容?」
  
  「是啊,他自己的原話是『就很雜草,超普通啦!』這樣子。」
  
  「既然他自己不介意這樣講,是的,山魍是基層的宇內眾靈之一,外靈入侵的時代之前被稱為山精野怪,他說的『棕櫚山魍』更是基層中的基層。知道自己好厝邊的確切種類,就代表他已經掌握住好厝邊的本質了。原來如此,他很努力呢,哪像我,到現在也只知道好厝邊大致上是某種蝶精而已。」
  
  夏古樂語帶感慨,高芸擎卻有點困惑。
  
  「很有毅力的意思是,他特別辛苦嗎?以前也沒聽他說過……」
  
  「他沒跟妳提過這方面的事?」沉默半响,夏古樂說:「喔,我大概明白。過去這一年時間,你們已經算是兩個世界的人,即使離開沫界再坐車回家並不麻煩,但……仍然是兩個世界,很多事情,都不會再一樣了。」

  「是……這樣嗎?」高芸擎情緒隨之低落。「嗯,是這樣吧,可是……我家裡……」
  
  「家人嗎?別擔心啦。就算是塵界,也有很多人在離家很遠的地方工作,妳回家又不算太難,剛開始一定會不習慣,但只要妳沒忘了家裡,有定時回去就好啦。」
  
  「咦?妳剛剛不是才說……」
  
  「哎,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妳跟妳那位青梅竹馬……」夏古樂苦惱地想了想,隨後輕笑。「沒差啦,反正現在也不重要了嘛。」
  
  「嗯?喔。」高芸擎只能眨了眨眼,自己再接話題:「那剛才妳說的,阿岱他很有毅力,是指什麼意思啊?」
  
  「這要回到一村三家的例子上了。歹厝邊已經是村子的一部分,再也趕不走。但歹厝邊不一定永遠都只是威脅,只要控制住了,村子裡的鬥毆也能變成練兵,讓村子本身越來越強。然而,這邊有個重點,歹厝邊越厲害,承印而來的好厝邊也越強,但一開始我們對好厝邊的了解不夠深,沒辦法妥善合作,若能完全了解好厝邊,自然能合作得更順利。」
  
  「所以阿岱他的狀況是……」稍作思考後,高芸擎說:「歹厝邊跟好厝邊都不強,然後他已經完全理解好厝邊,發現好厝邊就……就很雜草。這樣子嗎?」
  
  「沒錯沒錯。要想真正理解好厝邊,就要反覆磨練自己。」確認自己有教給對方新的資訊,夏古樂顯得很高興。「只不過,即使比較弱的好厝邊,也不會因而容易理解,同樣是個辛苦的道路。」
  
  「原來如此,所以才說很有毅力……那麼,阿岱他算很厲害?」
  
  「這個嘛……」夏古樂面露微妙神色,猶豫一會。「若是確實經過苦練,功底總會紮實。但好厝邊是棕櫚山魍的話……」
  
  言雖未盡,意思已經很明白。
  
  「這樣啊。」高芸擎微微低頭。「阿岱他辛苦到最後,發現好厝邊是棕櫚山魍時,會不會很難過?」
  
  「通常是會的。」斟酌片刻,女性職員仍是老實回答。「雖然山魍類都不強,但總是有相對厲害一點的,既然有花心思在修練,難免會抱著期待。」
  
  「嗯,所以他才想不跟我聊這些事吧……那個笨蛋。」
  
  淡淡地,幾分無奈,幾許幽怨。
  
  「好厝邊不強也有好處。」夏古樂微笑著說:「這代表歹厝邊也弱,必須補充的泛靈質相對就少,不用在這方面花太多心思,就能把更多時間與精力用在別的地方。沫界的社會地位不是只看能不能打,其他還有很多發展機會呢。」
  
  「嗯嗯,這樣也好。」
  
  高芸擎點頭贊同,她不是衝著打打殺殺而來沫界的。
  
  「如果太想變強,有時反而不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事,夏古樂秀眉微鎖。「妳那位朋友在掌握好厝邊本質的過程中,難免經歷過一些危險,如果有個差錯,也許妳今天就是自己一個人來沫界了。」
  
  高芸擎手揪自己的衣擺,下唇緊抿。
  
  夏古樂無意驚嚇對方,她連忙安慰:「當然啦,我也不知道妳朋友是怎麼生活,也可能都是我瞎猜,對吧?既然妳也要成為化承者了,不妨就近關照他,以免他太勉強自己。」
  
  「好的,我會的。」高芸擎鄭重點頭。
  
  「而且,即使要以戰鬥為主,多花幾年時間還是可以變厲害。像剛剛那些警衛大哥,裡面有些人的好厝邊也跟山魍差不多,如果妳朋友打算繼續修練,我相信他以後也不會差他們太遠。」夏古樂停頓了一下。「呃,我是指大部分的那些警衛大哥,而不是……」
  
  「我明白,打敗地外靈敵的那位特別不一樣,對吧?當時妳說『銀化』那一位。」
  
  「嗯,銀色筆劃的銀劃。」知道對方可能誤會文字,夏古樂予以說明。
  
  「喔喔,銀劃。他真的很厲害呢,咻咻咻地從樹上跑過來,嚓嚓嚓地就贏了。」
  
  「當然了!『銀劃』白唯鑌,年輕一輩之中特別厲害的幾個人之一,別說沫界,他就算在塵界也挺有名氣,都有電影公司想找他當演員呢。」
  
  夏古樂熱切說著,瞳眸比眼鏡的反光還要明亮。
  
  「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點印象。」
  
  高芸擎點頭附和,她確實只是「有點印象、好像聽過」這種程度。
  
  並非白唯鑌名氣不足,而是高芸擎平常沒太多心力研究流行資訊,聽同學們聊天出現自己不懂的人名時,她會試著記下一些,私下努力研究以跟上話題,不知不覺間發現自己又跟不上流行了,週而復始。
  
  「他擔任的『鎮界人』是比較枯燥但很重要的工作,通常由年紀較大的高手來坐鎮,因為年輕人大多不足以勝任,少數實力夠的又難耐得住性子,『銀劃』就是既年輕也強大卻又坐得住,也聽說是因為『鑒武崗』的崗魁對他有恩呢。即使他願意擔任鎮界人,想必也不會在這位子上留太久,以後肯定還有大用。」
  
  「嗯嗯,好厲害。」
  
  
  
  稱讚雖是由衷,但高芸擎也沒起多少共鳴。
  
  此等人中龍鳳之輩,一聽就知道跟自己的生活不會有什麼瓜葛。
  
  高芸擎想著,姑且還是先記下此人好了,以後在沫界生活,不能再跟不上別人的話題。
  
  忽然,她腦中閃過幾天前的記憶。
  
  
  
  「像『銀劃』那麼厲害的化承者,就算在沫界裡也不常見囉?」
  
  「只是看見的話,倒不是那麼稀奇啦。」夏古樂想了一下。「直接交談,甚至看到他們動手的機會,就真的比較少了。」
  
  「那在外面,在塵界的話呢?」
  
  「塵界?那當然是更少了,除了警消醫,其他就是一些建築工地或少數的保全公司可以申請,除此之外,在塵界使用意罡基本上都是違法的啊。」
  
  「嗯,是啊,那樣當然是不對的。」
  
  想起那一天傍晚,滿是驚嚎之聲的市場,破碎的攤車,還有祖母失魂落魄的細瘦背影,高芸擎眉宇之間有了微不可見的怨怒。
  
  「即使在沫界,也不是哪裡都能隨便動用意罡的唷,至少明顯能對人造成威脅的不行。這些之後再說吧,時間差不多了,先跟妳說明一下儀式流程,待會──」
  
  
  
  磅!
  
  接待室的門,被過大的力道猛然推開。
  
  一名高瘦男子站在門口,他低著頭,撩亂頭髮將雙目遮去大半。
  
  「哼……趕上了……」
  
  粗濁之聲,與其說是嗓子本身低啞,更像是疲憊與壓抑使聲音低沉。
  
  接待室的兩人,立刻看向門口。
  
  「這位先生您……」夏古樂沉聲探問。
  
  
  
  然後,一道銳光閃過。
  
  地面紋裂,血花噴散。
  
  當夏古樂身形搖晃,血沫飛灑於空中時,後方的高芸擎雙目圓瞠。
  
  幾天前,屋頂上的三人,當時唯一未與她對上視線的黑衣男子,此刻就正站在門外。他平舉一柄厚刃長劍,一個動作就劈開了數十步距離的地面,空氣中猶有碎礫飛舞。
  
  「終於,給我找到了!」
  
  在男子嘶啞的聲音中,高芸擎呆立當場,夏古樂濺血而仰──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02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塵沫境界的化承者|輕小說|奇幻|玄幻

留言共 3 篇留言

大漠倉鼠
忘記上一次在作品中聽到台語是什麼時候了,莫名的感動啊啊啊啊

然後現在是聊天聊著聊著就躺槍嗎XDD

09-22 09:00

惡顏高
隨時準備躺槍,正是每一位創作角色所應具備的心理素養啊 [e21]09-22 23:05
洛雅.愛的戰士
突然覺得女主身體裡的歹厝邊不是簡單角色……

09-22 12:38

惡顏高
也說不定只是一位吃著異空色泡麵的中年摳腳大叔而已 [e20]09-22 23:05
珀伽索斯(Ama)
這個男人會把高芸擎怎麼樣嗎?另外夏古樂會不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啊![e17]

09-27 02:34

惡顏高
沒關係,攝影棚準備的番茄醬很多,包管夠灑!09-27 14: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 後一篇:[達人專欄] 東離劍遊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enacpark10喜歡輕小說的各位
原創奇幻輕小說〈尼特創造神〉更新啦,兩人的戰鬥結束了,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