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8 GP

第四章63 『死亡的共感』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22 00:06:15│贊助:92│人氣:8473


紫紺之槍刺入肉體的聲音連續不斷地響起,因為衝擊而碎裂四散的紫色結晶,閃耀著無數光芒,其漫反射照亮了整個走廊。
無數的魔槍全方位瞄準著艾爾莎苗條的軀體,應該會將她的肉體射成如同蜂巢一樣的慘狀。
這應該是毫無懸念的勝利。昴對碧翠絲壓倒性的魔法力驚歎地嚥下一口氣,然而,儘管目睹了讓殺人鬼完全無法觸及的少女的力量,昴的心中還是無法抑制地,爆發式地湧上了不祥的預感。
────有什麼,像是忘掉了什麼的感覺。就是有無法忽略的,什麼事情。
那究竟是什麼,想要將之從記憶中抽取的昴,卻被自己內心各種的感情妨礙著。
艾爾莎究竟是為何來到宅邸的。在昴原本抱有懷疑的法蘭黛莉卡死後,昴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愧疚,也因為她的死,昴的內心一片混亂。原本就沒有完全接受佩特拉的死亡,加上想要確認房門對面的雷姆的安危的迫切心情,這些感情都在昴的心底不斷悲鳴著。碧翠絲又應該怎麼做,究竟有什麼不得不告訴她的話語啊。
昴內心的迷茫和疑惑,他什麼答案都找不出。
「────」
也因此,昴失去了本來能夠閃躲的機會,並對此感到後悔。
「────呃,啊?」
突破了仍舊閃爍的輝光,從光中飛出的某物深深地刺入了昴的右肩。
因為疼痛而閉上雙眼,看著緩慢滲出鮮血的傷口,昴的視野逐漸被鮮紅佔據,思考也變得火熱起來。發出就像喉嚨被掐斷一樣的慘叫,受到弄傷自己的某物的衝擊力,本就無力的昴摔倒在走廊上。
「為什麼……!?應該是直接命中了才對啊!?」
擔心地看著受傷的昴,碧翠絲驚訝地叫出聲。
疼痛燒灼著思考,聽見碧翠絲的驚訝聲的昴突然察覺到了。察覺到了啊。並不是那樣。不對。的確是直接命中了。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
「艾爾莎啊啊啊!!」
「不用這麼熱情地呼喚我哦,我這邊聽得很清楚哦。」
被劇痛激發了內心的憎恨,昴的口中發出了並非悲鳴的盛怒。而對此做出回應的,則是在光華亂舞的走廊彼端────那是悠悠哉哉的聲音,其中包含著完全感受不到殺意的誘惑。
「毫髮無傷什麼的,怎麼可能啊。」
「如果我什麼都沒有準備的話,剛才那一下恐怕就要被幹掉了啊。」
對搖著頭表示難以接受的碧翠絲,搖動著長長的三股辮的艾爾莎如是回答。她現在的姿態完全沒有受到碧翠絲魔法的直擊的痕跡。依舊保持著,被直擊之前的身姿。
不對,有一點與之前不一樣。直到之前一直披著的黑色外套被她丟棄了,現在的她完全就是一身輕裝只穿著漆黑裝束的姿態。
「魔法無效化的,外套!」
「被妳看到這個應該已經是第二次了啊。但是出乎意料地,妳告訴那個女孩的時機也太晚了哦。」
「混蛋……!」
對著自己犯下的,過失,這種詞語都不足以原諒自己的失態,昴強忍著疼痛在憤怒中站起身。
艾爾莎披著的外套能夠僅有一次地將魔法無效化的能力。────那也是,昴原本就在王都內與艾爾莎的交戰中知道的事實。
這是預料之外的襲擊,再加上與碧翠絲的默契還沒有怎麼培養,即使算上這些不足,但那也是無法容忍的失態啊。
「既然知道訣竅了,那貝蒂也就不會對此感到驚訝了啊。」
「────真棒啊。真是棒極了啊。那麼的堅強,又是那麼的惹人憐愛。與那些只知道哭泣的女孩子相比,真是期待妳腸子的溫度啊。」
對著再次提升著魔力的碧翠絲,艾爾莎雜耍一樣轉動著手中的庫克里彎刀露出微笑。染血的微笑和剛才的話語────那個『只知道哭泣的女孩子』所指的女孩是誰,昴已經有所察覺,也因此,他的內心瞬間沸騰了。
「妳這混蛋,根本沒有貶低佩特拉的資格────!!」
深深插入右肩的小刀────那是尖端呈倒鉤狀的,難以拔出類型的投擲武器。就像要扯下肉一樣咬緊牙關,昴一口氣將它拔了出來。
眼前一片鮮紅,傷口劇痛無比,昴覺得自己的整個右臂的機能已經受到了致命性的打擊。然而他將那些痛苦全部無視,將拔出的小刀向著艾爾莎投擲而去。
儘管是毫無留手的投擲,但昴的投擲只是毫無修煉痕跡的亂扔而已。
扔出的小刀能夠徑直向著艾爾莎飛去已經堪稱是奇跡了。速度和力道也都還有相當的水平。然而,這種攻擊在擁有超越人類理解的技巧的殺人鬼面前完全沒有效果。
「雖然很欣賞你的勇氣,但只是這種程度的話────」
「給我把魔力全部壓搾出來吧!紗幕────!!」
「────!?」
對著擺出迎擊姿勢的艾爾莎,昴顫抖著喉嚨用出了第三次的紗幕。
奮力集中著因為兩次使用已經接近枯竭的體內的魔力,從從未鍛煉過的門裡將自己的生命力作為魔法的代價釋放而出。
雙目赤紅,鼻血流淌。然後,發自靈魂的咆哮結出了果實。
黑暗在走廊中央蔓延,覆蓋了昴與艾爾莎之間的空間。猛然飛入那片黑暗中的,就是昴投擲出的那把小刀。飛入無法看清的黑暗中,向著脫離煙幕籠罩的艾爾莎飛去────而小刀飛行的軌道,現在的艾爾莎無法看見。
「給我射中啊────!」
「稍微有點吃驚哦。但是,沒辦法擋下的話只要避開投擲軌就可以了啊。」
說著,艾爾莎直接壓低身體,像是在地上滑動一樣進行閃避。
艾爾莎那從小刀的軌跡中脫離的動作,也正因為昴所釋放的紗幕尚未籠罩到她才能做出的判斷。
從漆黑的煙幕中飛出的小刀,並沒有刺中原本的所有者的肉體,而是徑直飛向走廊的彼端。昴的反擊就要像這樣,毫無意義地結束了────就在這麼想的時候。
「碧翠子!!」
「不要這麼突然地叫貝蒂的名字吶────!」
如果在場的只有昴一個人的話,他的攻擊肯定會以失敗告終。
然而,現在卻有兩個人作為艾爾莎的敵人在場────而且那另一位的少女,已經在昴爭取到的時間裡,再一次完成了魔法的詠唱。
「就讓你見識一下吧。────真正的,陰魔法究竟是怎樣的東西啊。」
「什────」
什麼,想要說出這個疑惑的究竟是昴還是艾爾莎呢?
之所以有此疑惑,正因為無法理解碧翠絲接下來的行動。
纖細的雙手在胸前相合,盯著艾爾莎的碧翠絲震動著嘴唇。而僅僅從她口中吐出的一個名字,就讓世界改變了。
「────幽暗紗幕」
────與昴所放出的近似贗品的陰魔法從規模上就完全不同,真正的『黑暗』覆蓋了宅邸。

※ ※ ※ ※ ※ ※ ※ ※ ※ ※ ※

回過神的時候,昴發現自己正在漆黑之中。
「────?」
不對,就連是否察覺到這點,昴的意識都無法判斷。
自己所在何處,究竟是站著還是在坐著,什麼都不明白了。
上下左右,正面背後,所有的方向感都是曖昧無比。自己到底是在吸氣,還是在呼氣?自己的血液還在流淌嗎?心臟還在跳動嗎?自己究竟是還活著,還是已經死了呢?
無論什麼都無法理解。無論什麼都無法回答。昴釋放的紗幕,還是能夠有腳下的感覺,而且至少也能夠感知自己身體的變化。儘管無法理解來自外部的干涉,但作為替代地對自己身體的感覺會敏銳許多。
然而,在這片幽暗中就連那樣都做不到。
就像自己完全溶解於陰影中一樣,自己究竟在何方這個問題都無法理解。
自己是否還保持著人形,這也無法明白。因為無法感知手的存在,所以就連想要觸碰身體進行確認都辦不到。即便想要去確認所在何處,但還是因為無法感知到腳的存在而連走動都做不到。邁步是什麼,確認又是什麼。
────最重要的是,自己究竟又是誰呢?
自我與他人的界限正在模糊。
自我與世界的界限正在模糊。
思考的力量正在溶解著。正在消逝著。已然消失了。
這樣下去,這樣下去,這樣下去────
就要結束了
結束了。
結束。

※ ※ ※ ※ ※ ※ ※ ※ ※ ※ ※

「……你也差不多,可以醒來了吶。」
有些失真的聲音響起,臉頰有被拉扯的感覺,昴的意識搖動著回歸現實。
雙眼眨動著,因為突然回歸現實而感受到的刺眼的光芒,昴的嘴邊漏出了近似痛呼的聲音。伴隨著他的呻吟,讓昴醒來的疼痛再度降臨,他的臉頰從左右兩邊都受到了拍打,而且還是兩次。
「咳,不要這麼用力打臉啊!」
「貝蒂只是想讓你的意識清醒一點啊。至於第二次的話,就只是不知怎麼的,像是條件反射一樣出手而已啊。」
瞪了一眼擺出無所謂的表情,說著令人討厭的話語的碧翠絲,昴遲鈍地發現自己橫躺在走廊上。
稍微坐起來,昴確認著自己的肉體是否再次受傷。從右肩傳來劇痛。昴不禁將目光投向那裡,緩緩流出的鮮血的新添的傷口就那樣彰顯著自己的存在。
「啊啊,好痛……那個,就不能部分小範圍地使用紗幕嗎?」
「雖然並非做不到,但是就算那樣做了,也只是讓你暫時忘記那個傷口的存在,並不是傷口本身不見了啊。不進行治療就那樣做,一般來說只會失血而死吶。」
碧翠絲向昴宣告著,有些毛骨悚然的未來情景。用手掌摀住那個傷口,昴說著「話說回來……」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瞇起了眼睛,
「艾爾莎呢,她怎麼樣了?既然妳現在擺出這麼悠閒的樣子,是讓她撤退了嗎?」
「你,到底在說什麼吶?」
「沒有什麼什麼啊。如果她還在的話,就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了啊。的確,妳剛才的紗幕和我的比起來威力不知道大了多少沒錯,但僅靠那樣的……」
「眼睛廢到這種程度,甚至讓貝蒂覺得有點可憐了啊。」
對於驚呆了的碧翠絲的話語,昴有些焦躁地皺起眉頭。
雖然碧翠絲好像正在非常樂觀地看待現在的情況,那也應該是因為她並不瞭解艾爾莎的偏執和恐怖吧。如果知道了那個殺人鬼的異常性,那麼她也應該能夠理解昴的戒備了。
看著將想法寫在臉上的昴,碧翠絲這回是真的驚呆了,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長歎一口氣。
昴並不能理解她的反應的含義。而在這樣的昴面前,碧翠絲慢悠悠地向邊上後退了一點,
「既然你理解不了,就用你的眼睛好好地看看吧。」
「────呃,啊」
在碧翠絲後退的瞬間,在此之前一直被她的身體擋住的情景就呈現在昴的眼前。而將其映入眼簾的昴,不禁發出了呻吟一般的聲音。
「────那個恐怖的對手,現在究竟怎樣了啊?」
碧翠絲的語氣像是在誇耀著勝利,而昴卻無法對她的話語做出回應。
在她的背後────像是被授予磔刑一樣被紫色魔槍將四肢釘在走廊牆壁上,並且在胸部中央像是消滅吸血鬼一樣被刺入魔槍的艾爾莎的屍體就那樣靜靜展示在那裡。
屍體────沒錯,那毫無疑問,就是屍體。
「她已經……死了吧?」
「胸口被開了一個洞,而且還如此傷痕纍纍,這樣還能繼續活著的話……那就已經不能算是人類,而應該算是其他的某種存在了啊。」
搖了搖頭,感受著倦怠感的昴站立起來。
站立起來的瞬間,昴感受到了劇烈無比的眩暈,上半身搖搖晃晃。突然地,他的身體被從身邊伸出的手支撐住了。
「不,不好意思……」
「也沒什麼……」
碧翠絲背過臉沒有看向昴這邊。將少許的負擔交給了她的手,昴拖著沉重的腳步向著艾爾莎那邊走去。
艾爾莎的頭部無力地垂下,三股辮中的一根的大部分被魔槍切斷了。四肢的肘膝關節都被貫穿地釘在牆壁上,對於這看上去都痛苦的殘酷的景象,昴有點想要轉移視線。但他還是接近到了幾乎可以感受到呼吸的距離,確認著無法看見面部的殺人鬼是否真的嚥氣了。
沒有呼吸。伸出手,碰觸著一動不動的肉體。儘管依舊溫暖,但並沒有感受到活著的生物特有的反應。觸摸著頸部,沒有絲毫的脈搏。
最重要的是,儘管昴如此毫無防備地行動著,她依舊沒有進行偷襲。
「真,真的是,死了嗎……」
「所以說,貝蒂已經這樣說過好多次了吶。」
「作為知道這傢伙的部分底細的人,我並不能輕易點頭肯定啊。……沒想到,真的,做到了啊……」
站在艾爾莎的屍體之前,昴因為這感受不到成就感的勝利而呆站著。
雖然在昴心中她一直都是終有一日必須打倒的對手,但碧翠絲能夠憑一己之力,如此乾淨利落地將她解決真的是出乎昴的意料。在昴的預想中,沒有加菲爾的幫助應該是不可能獲得勝利的。
「這傢伙可是,就連帕克和愛蜜莉雅一起出手都解決不掉的存在啊。」
「……如果哥哥他動真格的話,像這樣的傢伙,根本算不上對手啊。而處於完全狀態的,現在的貝蒂,也不會輸給區區人類啊。」
動真格的帕克────那大概就是,那頭應該說是巨獅一樣的狀態吧。的確,如果是那個只是存在本身就好像要將世界凍結的狀態的話,就算是艾爾莎也必然無力抵抗。而碧翠絲,也是擁有著類似力量的精靈啊。
四百年────存活於世的時間的差距,實在是過於巨大了。
「對,了。雷姆!」
急急忙忙地,已經確認艾爾莎已死的昴像是跳躍一樣向著房間轉身。房門那裡,法蘭黛莉卡的遺體與門釘在一起的慘狀依舊還在。
將已經僵硬的她的遺體從房門上小心取下,昴的手搭上了沾滿血跡的房門。深吸一口氣,昴下定決心向內部看去。
然後,
「────雷姆!」
對於他的呼喚,少女並未出聲回應。
然而,昴看見的,是並未受到房間外發生的慘狀的餘波影響,只是靜靜躺在床鋪上,規律地呼吸著繼續沉睡的雷姆。
艾爾莎她,並沒有進入過這個房間。
那毫無疑問,正是在房門前死守著的法蘭黛莉卡的心意,凌駕於殺人鬼的醜惡的證明。
「……那麼懷疑過妳,真的很抱歉啊,法蘭黛莉卡。」
輕撫著沉眠著的深愛的少女的額頭,昴再次向著在走廊上永眠的女性謝罪。
她的靈魂現在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所以昴現在的話語,也肯定無法傳達給她,但昴還是對她抱以誠摯的歉意。
「然後,接下來應該做什麼呢?」
「不能把雷姆,就這樣留在這裡。法蘭黛莉卡和,佩特拉的話……也只能拜託阿拉姆村的人們,去照顧了。」
「由你來做不就可以了嗎。對那個孩子來說,那樣做應該會更開心一點吧。」
「如果能夠一直照顧雷姆的話,我也想這麼做啊。但是,我不能這麼做啊。我還……必須帶著妳去『聖域』啊。」
就那樣碰觸著雷姆轉過身,昴接受了在房間入口看向自己的碧翠絲的視線。少女輕輕哼了一聲,
「還真是自說自話啊。而且本來,雖然剛才的談話因為中途有妨礙而中斷了,但貝蒂與你之間的問題依舊存在啊。」
「這種事情,我還是明白的啊。所以說,對此我的回答就是這樣啊────我絕對不會殺死妳,但也一定會把妳從宅邸拉出去前往『聖域』。這就是決定事項。」
「這實在是太過自私了吶。完全無視了貝蒂的理由,僅僅只想讓自己的意圖得以實現────你有什麼臉面,以為自己是誰啊,竟然說出這種荒謬之語吶。」
「如果妳的那些理由,真的是發自內心的話,我也肯定會去考慮的啊。」
「────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碧翠絲用著低沉的聲音,卻散發出近似恫嚇的威壓感。昴體會著肌膚戰慄的感覺,略微搖了搖頭。
「關於詳細的部分我也瞭解得並不清晰。但是,要想把妳真正的內心深處的感情拉出來,我認為還有不夠的東西存在啊。」
「────真討厭,吶。」
「妳和『聖域』的關係,至今依舊處於迷霧之中。艾姬多娜製造出的實驗場與妳的關係……說實話,我只能有不詳的預感啊。」
「不要這麼,隨隨便便刨根問底吶。」
「我拒絕。……如果沒有我的話,還有誰會去踏足妳的內心。明明只是,一直被孤單地關在那樣的場所。」
就像喉嚨被堵住一樣,碧翠絲說不出話來。
看著她那樣的表現,昴再次面向床鋪直接抱起雷姆。把雷姆的身體帶到阿拉姆村,把她安頓好之後就帶著碧翠絲向『聖域』出發。
如果她能同意使用機遇門的話行程還能更快一點,如果不願意也不會去強迫。只不過就需要騎著帕特拉修,花上半天的時間趕回去而已。
「就算妳不跟我去『聖域』,我也會向羅茲瓦爾還有琉茲婆婆質問關於妳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問一問更加關鍵的傢伙。」
當昴發自內心地有著『想要瞭解』的渴望,『貪婪』的魔女就會對此做出回應。
現在的話,昴已經掌握了比以前多得多的情報,也隨之想到了幾個假說。然後就是,在心中有著新浮現出的謎團的現在,昴覺得自己有資格再次被招待到那座夢之城堡。
然後到那時,昴有著能夠瞭解,無論哪個相關者都閉口不言的『聖域』的秘密,還有相關者她們身上的隱情,這樣的預感。
「那只不過是早些晚些的區別啊。雖然我也能明白妳,不希望專門親自這麼早地,揭開隱情的心情。」
「你究竟是,要戲弄別人到什麼程度啊……!」
「戲弄?我並沒有那種打算啊……」
「隨隨便便踏足別人不希望被干涉的秘密,明明是你將別人的內心弄得亂七八糟,卻又擺出一副自私的嘴臉呱噪啊。戲弄別人什麼的,也給貝蒂適可而止啊。明明你就連死掉的兩個人,都那麼輕易地棄置不管了不是嗎。」
「────嘶」
聽完碧翠絲話語,昴露出了體會著劇烈痛苦的表情。
看到他那痛苦的表情,碧翠絲也發覺自己說的有點過分了,在一瞬間,她露出了猶豫的表情。然而,那個表情也迅速被偽裝出的冷淡的態度掩飾。
「佩特拉和法蘭黛莉卡她們……在把雷姆托付給阿拉姆村村民之後,我會好好悼念的。佩特拉的事情也是,不可能閉口不談啊。」
自己也察覺到了,這些話語不過是些借口,昴用那副自欺欺人而又後悔痛苦的表情看著碧翠絲,然後邁出了腳步。
碧翠絲的話語,尖銳地貫穿了昴的內心。
因為接受了佩特拉和法蘭黛莉卡的『死亡』的衝擊,昴更加堅定了將世界重來的覺悟。儘管完成了擊退艾爾莎這一目標,但為此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讓這個世界繼續下去,會讓昴痛苦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明明是自己讓碧翠絲『不要死』,自己又有什麼臉面產生這份感慨。你不能這麼做,我卻可以────這實在是,極端自私的理論啊。
「先不管是否一同前往『聖域』,總之先處理掉宅邸的問題再說。和你的談話也放在那之後吧。」
經過站在入口的碧翠絲身旁,然後就那樣走向走廊。碧翠絲依舊無言,但還是表現出了跟隨沉默著的昴的姿態。
因為不被允許自我了斷,碧翠絲想要迎接自身的『結束』就必須借助他人。也正因為無法自己做到,先不管對方表明的立場,她也只能緊跟在昴的身邊。
明知這一點,卻依舊做出這種舉動的自己還真是殘酷的男人啊,像是自嘲這樣負面的感情也確實在昴的內心湧現了。
「────啊?」
正在因為自己卑鄙而殘酷的想法和做法而自我厭惡的昴,突然驚訝出聲。
原因就是輕輕的衝擊。來自背後的,就像被手推了一下的感覺,抱著雷姆的昴不禁向前一個踉蹌。
向前走了幾步站穩轉身,昴發現做出那樣的舉動的是在自己背後的碧翠絲。是對自己剛才的發言的報復嗎,正當昴皺起眉頭想要抱怨的時候────
「────啊」
他察覺到了,少女的低吟,還有從她的胸前突出的鈍色的光芒。
「────呃?」
從背後刺入的刀刃從胸前突出,慢慢地將那個傷口由上向下拉開────從上胸部向著下腹部向下切割著。
伴隨著刀刃的下移,碧翠絲嬌小的身體顫抖著。
而昴只是,呆呆注視著這份光景。
「……這樣就」
突然間,碧翠絲的薄唇中傾吐出孤寂的低語。
在呆呆注視著眼前的光景的昴面前,碧翠絲抬起臉頰看向昴。
她的表情,她的雙眸,似乎都在訴說著她的感情中包含的過於龐大的故事。
「終於……」
「等……」
「────啊」
究竟想要說什麼,就連昴自己都不明白。
只是,在那模糊不明的感情成形之前,碧翠絲就歎出了最後一口氣。
在最後的歎息之後,碧翠絲的肉體開始聚集起淡淡的光暈,在眨眼的一瞬間,她的存在就化為金黃色的光粒雲消霧散了。
嬌小的身體也好,奶油色的卷馬尾也好,儘管總是擺著不高興的表情卻依舊洋溢著可愛的氣息的容顏也好,華麗而不適合移動的與她很搭配的長裙也好,所有的一切,都在昴的眼前消失了────
「────啊啦,真是遺憾。明明是第一次剖開精靈的肚子,結果卻就這樣消失了啊。」
在消失的碧翠絲站立的位置,退後半步的地方,拿著貫穿碧翠絲的凶器的女人正站在那裡。
那個女人的身份,在昴聽到她那找到獵物的聲音的時刻就已經明白了。明明是一瞬間就明白了,卻又對此無法理解的原因,應該就是自己的大腦在拒絕理解本不可能發生的現實。然而,目睹著衝擊性畫面的他的意識也在數秒內就恢復,然後理解了現實的昴咬緊了牙關。
咬牙出聲,像是要咬碎銀牙一樣用力。感覺著口中蔓延的血液的鐵銹味,昴怒視著前方,發出了咆哮。
「────艾爾莎啊啊啊啊!!」
「你已經什麼都辦不到了不是嗎?」
咆哮者的昴的臉頰,被庫克里彎刀的刀背狠狠地擊打了。
那份堅硬的衝擊瞬間讓昴的頭部裂開,完全無法抵抗那種威力的昴直接被衝擊砸到了牆壁上。唯有不讓懷中的雷姆被甩出去就是昴所能做的渺小的抵抗。
從頭部裂開的傷口流淌出大量的鮮血,因為承受了讓眼前漆黑一片的衝擊,昴無法將內心的鬥志傳達至手腳。即便如此,昴還是依靠自己明滅不定的模糊視線捕捉到了艾爾莎的身影,對著正在將庫克里彎刀在雙手間像是戲耍一樣拋來拋去的艾爾莎,昴的口中吐出了憎恨之語。
「為什,麼……妳這混蛋還活著啊。我剛才也確認過,妳明明,已經死了啊……!」
「嗯嗯,沒錯哦,剛才的確死掉了哦。如果在剛才那個時候被燃燒成灰燼的話,我也的確沒法像現在這樣了哦。」
昴戰慄地看著,滿不在乎地回答的艾爾莎,
被施以磔刑的艾爾莎的生命活動剛才的確已經停止了。的確已經死亡了。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那麼,眼前站著的艾爾莎又是為什麼呢?又或者說她就像琉茲一樣,存在著艾爾莎的複製體這種噩夢一般的現實嗎?
然而,將昴擊飛的艾爾莎的四肢依舊有鮮血滴落,而被貫穿的胸部則是用已經完成使命的外套切開的碎布臨時遮掩著。
看著依舊留有戰鬥痕跡的她,她是與剛才相同的人物這點也是毋庸置疑了。那麼問題在於,生死方面了。
「妳該不會是……不死身什麼,的吧……」
「這才是,不可能的事情哦。只是與人類比起來,稍微有點能夠褻瀆生命的手段而已。話說回來,那孩子還真是亂來啊。身體被破壞到這種程度的情況,對我來說也是屈指可數啊。」
「……真是好巧啊。我也是啊,像妳那樣痛苦的死亡的經驗也是很少有啊。」
接近真實的昴的話語雖有諷刺,但絕非玩笑。然而,艾爾莎還是將之作為玩笑而接受,她的臉上帶著更加燦爛的微笑原地轉了一圈。用手指壓著斷了一半而略顯寂寥的三股辮,艾爾莎靜靜地看著昴,
「那邊的那個女孩,我可沒有聽說過啊。」
「……那麼,就像這樣視而不見放過她如何呢?」
理解了她那無法忽視的發言,昴向艾爾莎如此提案。儘管對她會接受不抱任何期待,但這也算是為了讓手腳逐漸恢復知覺而做出的爭取時間的行為。雖然這是十分愚蠢的對話,但爭取時間還是有必要的。
「對於我來說也算是預定之外,所以本來放過也沒有關係哦……身為精靈女孩,還有大號的女僕。至於小號的女僕則是追加目標哦。」
目標人物有三人。碧翠絲和法蘭黛莉卡,還有作為追加目標的佩特拉,她的話語的含義就是如此。
將意識加熱著,為了不漏過任何細節而豎起耳朵。雷姆之所以沒有被視為目標,應該是因為艾爾莎的僱主忘卻了雷姆的存在。原本昴還一直認為法蘭黛莉卡就是與僱主身份類似的人,但她的死亡也讓昴想到了這一推斷。
「話說回來,妳也是,說謊了吶。」
「說謊?」
「就是法蘭黛莉卡啊。────在禁書庫門前,明明妳好像說過只殺了佩特拉這種話,那麼那邊的妳又怎麼解釋呢?」
昴用視線示意著沉眠在走廊邊緣的法蘭黛莉卡,看向那邊的艾爾莎「啊啊」地點頭表示瞭解。然後她又看向昴,
「真是毫無美感的死法啊。」
她只是做出了,如此的評價。
殺人鬼的美學什麼的,根本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明明奪走了對方的生命,卻依舊用著這種無聊的語氣評價著。儘管昴的內心湧起一陣激憤,但在將手中的庫克里彎刀反握著的艾爾莎面前,他還是強行壓制住了自己。
雖然想報一箭之仇,但身體還沒有恢復到能夠去試探艾爾莎的反擊那種程度。
就像這樣倒在艾爾莎的凶刃之前,也已經算是注定好的結局了。
────這回,只能到這裡了嗎。
感受著逐漸逼近眼前的『死亡』,昴的腦海中浮現的是在這次的輪迴中得到的諸多情報,還有新增的未解之謎。然後還有與碧翠絲的對話,還有最後目睹的碧翠絲的表情。
『想要死亡』,『請將她殺死』不斷重複這些話語的她在最後,究竟是為什麼將昴推開的呢?迅速察覺到艾爾莎的生存,卻將昴推開這種行為又有什麼意義。昴還沒有遲鈍到連這點都無法理解。
「還真是讓人不爽的眼神吶。」
「啊啊?────咳!?」
丟下帶著不滿的話語,艾爾莎再次用刀背毆打了昴的臉。
左側的顴骨被擊碎,多顆碎裂的牙齒被擊落到地板上。在失去平衡的昴即將摔倒時,右臉再次被擊中了。右側眼底傳來劇烈的疼痛,而在刀光一閃之後,左耳的一部分已經消失了。
在那之後,艾爾莎不斷用刀背和刀刃交替著,在昴的身體上劃刻著,擊碎著,就這樣折磨著昴。並非給與他預想中的瞬間降臨的『死亡』,而只是不斷地不斷地不斷地給與他痛苦,讓昴只能如同破舊的布偶一樣任她折磨,不停地從口中漏出痛呼和鮮血。
「只要還有一息尚存就去掙扎。如果不這樣做,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才不想從妳嘴裡聽到,你妳的生死觀啊。」
一擊。正中腦門,昴的前額瞬間裂開,感受著頭蓋骨內容物即將湧出的錯覺,昴摔倒在地。
因為沉重的衝擊而意識渙散,昴知道自己的肉體正不斷地被拉向那冰冷的世界。
自己馬上就要像這樣,死掉了吧。
就算只是失去意識,但昴不可能不理解,在『獵腸者』面前失去意識究竟意味著什麼。
自己就要在這裡,結束了。這次,就只能到這裡了啊。
下一次,不能再失手了。下一次是真的,絕對。
最後看到的,那個表情,絕不會將之忘記,我,一定會。
「────碧翠絲!」
『殺了我』,明明這麼說過的少女在最後,雙眸中卻浮現出了淚水。
將那個景象深深印刻在腦海中,昴的意識就那樣慢慢地,被黑暗吞噬,然後消失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3009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6 篇留言

君麻鳴人
頭香香

09-22 00:13

淋しくて
勤勉ですね~09-22 00:23
我吶兒強
啊啊啊
雖然獵腸者好性感可是好討厭好恨她阿

09-22 00:55

我什麼都沒有
真是勤勉阿

09-22 00:56

小弘
感謝

09-22 01:27

lifeagain
大腦---啊~~~--大腦在顫抖!!!~~~~

09-22 18:03

楓戀
當昴發自內心地有著『想要瞭解』的渴望,『強欲』的魔女就會對此做出回應。
*貪婪

10-03 03:13

淋しくて
已修正,感謝10-03 08: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62 『羅茲瓦爾宅... 後一篇:第四章64 『支離破碎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uffy2074大家
小屋有繪圖創作更新囉~喜寶可夢的朋友歡迎來觀賞,也歡迎來到小屋內參觀,說不定會有你有興趣的創作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