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四章 太陽系

作者:時零│2016-09-19 20:52:56│贊助:0│人氣:64
    捷運站外的夜景還不錯,雖然比起新北的還是有差。北部跟中部的唯一差別,就是北部人會把燈泡還有霓虹燈掛滿整個城市,就算到了晚上仍然沒有夜色的問題。這是翼火一個禮拜旅行後的感想,他在考慮如果直接當做這次的成果告訴大伙會不會被罵死。

    翼火喜歡熱鬧的感覺,就像開演唱會一樣。一出捷運站,外頭熙來攘往的人群還有電子廣告招牌讓他原本略微煩悶的心情好轉一點。

    「翼火!」背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翼火轉過頭,發現中二土向他跑過來。「你到站的時間居然跟我一樣。」他滿頭大汗。柳土有著灰色的頭髮跟眼睛,瘦巴巴的身材,火宙覺得他的捲髮蠻有特色的,可惜他從不了解怎麼搭配服飾。

    「你知道有誰回來了嗎?」翼火和他擊個掌。

    「水辰、白金跟天璇都回來了,昨天晚上水辰有捎信給我。她沒捎給你嗎?」

    「昨晚我有點小忙呢,沒去注意聊天室。」翼火調整了一下背後電吉他肩帶的位置。

    「莫非你找到線索了?」

    「沒有。我一直在跟情報分子還有桃園的地下核變人討資訊,可惜他們知道的比我還少。」

    「那你有沒有遇到那些行屍走肉?」中二土說完朝公車站牌走去,翼火跟在他後面。

    「有一個戴墨鏡、栗色頭髮的女孩經常出現在國際機場附近,我有跟蹤她幾天,結果後來發現她只是一個普通人,頭髮也是染的,她只是街頭爵士鼓手。不過她的演奏技巧不差,我還跟她在附近的夜市一起表演,蠻受歡迎的。」翼火微笑著說。

    「你有種就去跟熾日說啊。」中二土說完從鼻孔噴了一口氣,一輛過來的公車停住。

    翼火丟了一顆泡泡糖到嘴裡,兩人一起上車。「那你呢?看來你有點進展囉?」

    中二土神氣地抬起下巴,火宙知道他一定又在外面找人幹架了。「回去我再當著大家的面一起講,我的收穫可多了哩,不過我可以先告訴你一些細節。柳土拳第一百二十五代傳人與高雄殭屍的浴血奮鬥。」

    ─────

    他們在紅海路下車後,中二土開始講述他在高雄跟兩個核變人打鬥的過程。以前老闆還在的時候,他曾要人帶中二土去找心理醫生診斷是否過動,因為他的腦袋除了練習鐵頭功之外甚少使用,除了說明戰鬥的過程;他會鉅細靡遺地解說,搭配自己的中二病詞彙講得天花亂墜。可惜中二土的話語在翼火耳中只是一串噪音,所以翼火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味蕾的泡泡糖和耳機的音樂上。

    兩人進入基地的大門。前院有點凌亂,有不少草木跟石頭都有受損的痕跡,還有一面玻璃砸破了。看來這裡經過一場惡鬥。

    「我真該和冥宙換工作的。如果她去桃園肯定能抓到一堆情報,坐在這裡等敵人來光顧比較適合我。」翼火打開家門進了去。

    翼火發現自己算回來晚的。星海坐在沙發上看新聞台;白金和天璇也在,前者靠著牆壁,盤腿坐在地上閉目養神,他妹妹天璇坐在星海旁邊。

    「你們回來了!」星海向他們招手。天璇簡促地說了聲「歡迎回來。」便低下頭,臉變得比一開始更紅;白金張開眼睛,朝他們倆瞟了一眼。

    「現在還有誰在外面啊?」中二土搔搔頭。

    「熾日明天就會回來了,地婭跟奎木遲到。」星海說。

    「為什麼?」翼火問。

    「地婭說她想在那裡的購物中心逛一逛;奎木記錯火車的時間了。」星海苦笑著說。

    樓梯傳來一陣腳步聲。「你們總算回來了。」水辰從樓梯轉角出現,楓紅色的波浪長髮隨著奔跑飄逸。

    翼火不由得一陣尷尬。「水辰啊,我的成果有點……」

    「那個等一下再說。」水辰說。「你們知道我們不在的這幾天,有客人來了吧?」

    「剛才看到外面有打鬥後的樣子。怎麼樣?」

    「她現在還在這裡。」

    ─────

    基地有許多空房間,以前常常被用來當作董事長關人的囚牢,自從熾日率領太陽系獨立後就很少抓人了,今天的情形挺特別。

    「在南投,我聽當地人說四天前有三個核變人被那些帶原者抓走了,不過我幾乎找遍全縣都沒有成果。」水辰說。她的身高超過一百七十五公分,穿著靴子又顯得身材更加窈窕,總是套著暴走族風格的帥氣夾克和黑色牛仔褲,簡直就是「有型」二字的代名詞。

    沒想到居然是女孩子,這讓翼火精神一振。這個女孩有著紫色的長髮,應該比火宙小一點,她的表情就像吃了苦瓜一樣。

    「那是什麼?」他們三人從窗外看著那個女生,中二土突然指著那女孩的手。翼火看到她戴著一雙黑色的手套,材質似乎很特別。

    「那個女孩的異能可以讓手碰過的東西變成炸藥,手套是月瑤做的,裡面嵌了微粒但大量的火藥,如果她要使用異能,會先把自己的手炸斷。」水辰解釋。「而且裡面用鋼絲固定住,憑她自己無法脫開。」

    「可是她精神很好。」中二土說。「不是殭屍吧?」

    「不是,可是冥宙說她昨天領著一個帶原者來攻擊這裡。」

    「你們有從她身上套出資訊嗎?」翼火問。他自認很擅長跟外人打好關係,也許可以讓她說出有用的情報。

    水辰說:「我們不知道她的名字,所以天璇無法複製她的思想。冥宙有試著拷問過她但不得成果,她甚至想要咬舌自盡,也許等熾日回來請他瞪著那女孩十秒她就會招供了。」她微笑著講,翼火卻不禁打了個冷顫。

    「那麼她帶來的帶原者呢?」翼火問。

    「我們放他走了。他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而且還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告訴我們,雖然那些訊息沒什麼重要的。」

    中二土睜大眼睛。「我想起來了,月瑤有捎信給我,說她發明了可以恢復帶原者意識的靈藥。」

    「那個東西現在還不穩定,月瑤後來擷取了三個帶原者的血液,現在正在研製新的解藥。」

    「三個?我知道更早之前還有一個,那另一個是誰?」

    「李振凝,核管署的那位,記得嗎?他也變成了帶原者,並且被別的核變人打敗,不過昨天冥宙把他帶了回來。」

    翼火「哦」了一聲。「那個跟凝戰鬥的核變人就是星海講的仁兄?」

    水辰點點頭。「雖然還有三個人沒回來,不過我想先分享一下成果也好。」

    除了月瑤,所有回來的成員都到了會議室。翼火第一個發言,他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說自己在桃園一個禮拜完全沒有進展。

    「……不過我有要一些幫會如果有聽到風聲馬上通知我。我在他們那裡稍微鬧了一下,也有承諾情報費,他們一定會幫忙。」翼火用頭枕著雙臂向椅背躺。「中……柳土倒是有不少收穫,不過如果扣掉他大篇幅的戰鬥過程我不知道還剩多少。」

    「比你的有價值多了,還有,我才不中二。」中二土氣呼呼的說:「我剛進入大寮就聽說了那起風波。那個殭屍後來很快就越獄了,我找遍大江南北才發現他的蹤影。

    「當時我是在一個公園發現他的,殭屍都沒啥表情的,平常眼神比打瞌睡的奎木還呆。當時是丑時中間(註:凌晨兩點),我發現他和另外一個殭屍在一起,兩人在公園等了一段時間,後來有一個意識清楚的傢伙來跟他們講了些話,可是我離他們很遠所以沒聽清楚。那兩個殭屍聽完後離開公園。

    「他們前往郊區的方向,我在想如果有殭屍魔教的據點的話,一定都是在人少的地方,所以我幾乎篤定他們要前往總壇,所以一直跟著他們。

    「可是跟蹤到一半,我就看到有十幾個殭屍從四面八方出現。你們都不知道那時我多想跟他們拼了,我敢保證如果先發制人我絕對可以把他們殺得片甲不留,但當時我也有一點好奇,為什麼他們知道我來了?我一路上都有在注意是否有人發現我。」

    「也許是你太引人注目了?」翼火問。中二土非常崇拜格鬥比賽和武打電影,他小時候每走幾步路就要喊一聲「啊噠!」加上一記飛踢,他的中二病在長大後也只有稍微改善一點。

    「才沒有!我還把周圍的灰塵控制在任何人都會打噴嚏的量,如果有人一定會發現……翼火,不要笑!這個方法很管用。總之我跟他們拼了一下,還解決了一開始那兩個殭屍,可是後來……唉,好漢架不住人多,我用我的輕功步法灰塵雲飛走了。」中二土的表情惋惜之極。「十幾個核變人,十幾種武林絕學!如果我沒走一定是一場世紀大戰。」

    「也許下次我會去一趟高雄。」水辰做在會議長桌的頂端,如果熾日不在這個位置就是她的。「那你們呢?」水辰轉頭瞥向天璇。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天璇身上,她不自在地低下頭,雙頰泛紅。「台……台東的消息非常少,因為那裡的居民一直不多。我們到的第三天,一個住宅區發生火災。目擊證人說是瓦斯漏氣,可是……我讀到一個想法……」

    「帶原者的思想有辦法複製嗎?」冥宙忽然打岔。

    「……可以的。」天璇說,白金在一旁點點頭。太陽系的所有人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董事長也說過他們是沒有血緣的一家人,所以像他們一樣真正的親兄妹在大夥中就顯得很另類,翼火有時候會想搞不好哪個成員也是自己的兄弟姊妹。

    這對兄妹的氣質都很樸素,也是他們最像兄妹之處。白金的頭髮帶有接進黑的深青色澤與金色眼睛,鷹隼般的眼神加上薄薄的嘴唇,衣服是簡單的黑短袖配鬆鬆垮垮的迷彩長褲;天璇綁著馬尾,臉上有淡淡的雀斑,皮膚雖白但很多時間紅暈都盤據在她的臉蛋,講話緊張時兩手食指還會扭在一起。可能是一個禮拜沒見的緣故,翼火突然覺得今天的天璇有點可愛。(糟糕,她的異能可以看透別人的想法。如果她發現翼火這個的念頭,鐵定會心跳過度而暈倒。)

    「我們在到臺東的路上有遇到幾個帶原者,哥哥不想打草驚蛇,不過我有試著複製他們的想法。如果要複製一般人的思想,我必須知道他的名字,可是帶原者沒有名字……不……我是說……」

    「沒意義。」白金替她講。「原本的名字。」

    「對。」天璇說:所以我可以直接複製帶原者的想法。」這是天璇「思想複製」能力的一個條件,要是被複製的人當下有意識的話,天璇就必須知道他的姓名。

    「等火災消滅後我們到現場,那裡就有一個帶原者。普通人的在想事情時都會有幾個雜念,可是他們的思想很專一。當時我從那個帶原者身上複製了想法,他在遵從另一個人的命令。

    「那個住宅區住著他們打算謀害的目標,叫做羅通民,他是一名立法委員。」

    中二土張大眼睛。「我聽過這傢伙。新聞上說那個瘋子向朝廷提議過好幾次要禁止核變人使用異能的法案,我看他是不要命了。」

    翼火難得覺得他說了一句中肯之言。普通人外表看似歧視核變人,其實他們內心非常嫉妒異能,有些偉大的政客就為了促進「公共平等」而想盡辦法處處限制核變人,卻絲毫不考慮後果:如果哪天禁止使用異能的法律出現的話,任何腦筋清楚的人都知道全台灣的核變人一定有一半以上會抗議。

    天璇繼續追述回憶。「那位立委後來從火場被救出來,但因為重度燒傷,醫生最後宣告不治。哥跟我後來找到了帶原者的藏身處。台東地廣人稀,帶原者的躲藏處很多,所以很好找。我們很快找到他,他的異能可以讓眼睛凝視的物體溫度漸增,縱火案也是他做的。

    「哥哥後來將他制伏丟給警察,之後我們繼續搜。臺東的帶原者很多,加上我不需要名字就能發揮異能,很容易分辨出誰是帶原者,而我們很快就發現哥打敗那個人的事在他們之中傳開了,當時台東的帶原者們都在努力找我們。如果硬拼的話……」她望了一眼在一旁雙手抱胸的白金。「……沒有勝算。」他說。

    「所以我們就回來了。但是哥哥在當初那個核變人身上搜到一些東西,也許會有用。」說完,她匆匆從地上撿起她的圓筒行李袋,拿出一只盒子交給冥宙。「都放在裡面,我並沒有看過。」天璇補充。

    冥宙打開它,先從裡面拿出一本筆記並開始閱讀,閱讀的過程中表情愈發沉思。

    翼火意識到自己忍不住在欣賞冥宙的側臉,趕忙轉過頭來。他當然對冥宙沒意思,太陽系的所有人對翼火來說是兄弟姊妹,僅此而已。身為一個男生會不自覺盯著她再正常不過,她的烏黑長髮充滿光澤,紫色眼瞳非常迷人,還有清秀的瓜子臉和勻稱的五官。太陽系的女生都長得不差,但冥宙絕對是最漂亮的。

    她閱畢後擱下記事本。「帶原者被有神智清楚的人操控,我們已經知道了。」冥宙說。「我認為這個組織的上層由一群正常人組成,帶原者可能無法做出自主的思考,一切行事全由上層調動。這上面記錄了許多核變人的資料,包括他們的異能、被抓的時間地點,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綁架核變人,這也在最近的新聞上可以確定。而且上面大多數記載的下手目標都是地下的犯罪核變人,並以有戰鬥能力的優先。」

    怪不得,翼火心想。擁有戰鬥能力的地下核變人,太陽系完全符合,這也是為什麼打從一個月前就有帶原者來這裡的原因。

    「其他的東西我會再看看,不過我想先從記事本上記載的核變人受害者開始。」冥宙說。翼火站起來伸手把盒子拿過來看,都是些普通的東西,有鑰匙、手機和幾枚銅板。

    「妳覺得『他們』是主謀嗎?」水辰問。太陽系以前算是殺手團隊〈更精確的說法是「食客」〉,現在連翼火也不知道自己和同伴們會被外人歸類成哪一種團體。

    「我不知道。」冥宙說:「各位,我今天到了神之語所指的人的住處去了,我有見過他。」

    「我知道,聽說妳還跟他過招了。他強嗎?」中二土問。

    「他的異能蠻特別的,可以從手中製造出紫色的火球,我本來猜想他的能力就是操控特殊火焰。可是他又能在周圍製造出球型飛彈,而且他的火球形狀……」冥宙想了一下適合的措辭。「……就像太陽一樣。」

    「酷。」翼火評論。居然有操控星辰的異能,怪不得冥宙沒把他帶回來。「但你被他驅逐了對吧?我就說應該讓我留在這裡的,換成是我一定出一張嘴就讓那個人知道我是跟他同一國的。」

    「我並沒有打輸他。」冥宙表示。「雖然如果只論異能亞傑──我聽他的朋友這樣稱呼他──遠遠勝我,不過當時他的父母還有朋友都在場,從亞傑的異能來推測,我認為如果他認真,攻擊範圍會非常大,他不想誤傷親友才保留實力的。我用麻氣秋棠讓他敗陣,不過他後來被核管署的楊龍救走。

    「即便如此,我還是帶來了他的雙親,現在就在我房間對面的客房。他們都是初代核變人,所以逃跑的機率是零。」

    「所以,現在要怎麼樣?你拐了人家的爸媽,他要幫助我們的機率也很低了吧?」翼火說。他不喜歡用威脅的方式逼迫別人幫助自己,這樣對一個團隊的向心力大打折扣。

    「熾日不在。」白金忽然說。

    水辰點點頭。「白金說得對,沒有他誰也不能自作主張。」

    「那麼熾日現在在哪裡?不會跟奎木一起記錯客運時間了吧?」中二土說。

    水辰微笑。「他昨晚告訴我他在別的地區遇到一些小麻煩,不過明天早上就會回來了。

    「我等一下會打給他。我很確定這個組織對於把我們變成帶原者有著濃厚興趣,所以這件事太陽系是管定了,雖然尊貴的核管署一定不會相信。」

    ─────

    中央山脈南二段,一處無人居住的偏僻山丘,深夜的月光灑在山谷中。

    一個青年站在溪流旁邊。少年的身高快接近一米九,稻草色頭髮,眼鏡底下是琥珀色的雙瞳,相貌冷峻。

    向來杳無人煙的山區今夜的訪客不只他一個。幾名穿著黑色防彈衣的男子從樹林走出。

    手機鈴聲響起,少年接起電話。「是我。」他說,嗓音沉穩有力。

    「熾日,你現在在哪裡?」是水辰的聲音。「應該沒有人在騷擾你吧?」

    「沒有。有什麼事說吧。」熾日看著漸漸增多的防彈衣男從四面八方出來。

    「冥宙已經跟星海預言的人打過照面了。」水辰說。「但情況很複雜,不只那個人對冥宙懷有敵意,連核管署也介入了。」

    「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包括其他人帶來的情報。」熾日說。「直接在這裡講沒關係。」

    此時,無數的黑衣男子包圍住熾日,每個人的手上都持有槍械、炸藥或電擊棒。

    他們的眼神中懷有警戒與殺機。就算是核變人,面對這麼多人還有武器也必死無疑,對吧?他們在心中加強這樣的想法。

    熾日左手拿著電話靠在耳邊,右手的拇指與食指之間,出現了一道赤紅色的電流。

    ─────

    十分鐘後,熾日坐在一顆樹下,水辰的報告也接近尾聲。

    「……其他人的事情先擱在一邊吧,我覺得現在核管署最需要處理。」水辰說。

    「沒錯。我會馬上回去。」熾日說,激烈運動後有些疲勞,而且衣服也髒了。「告訴所有人,那個人的雙親繼續留著,不準傷害他們。」

    「了解。」辰水說。

    熾日掛掉電話。沿著原本走進來的路往回走,離開山區。

    在他的身後,山谷的十幾棵樹木斷裂並且被連根拔起,石頭將山谷砸成一片廢墟,河流中滲入的腥紅的血水。數十具穿著黑衣的死屍及他們的武器堆成了一座小山。

    熾日在離開前回頭望了自己的傑作一眼。即使他們生前全部都是幫派份子,熾日也試圖為奪走他們的性命感到罪惡。可惜他的罪惡感好幾年前就死了。

    ─────

    趙哲宇在深夜的街道散步著,就算這個時間有小混混,多半也不敢向核變人下手──除非是傻子。

    不過現在,可能已經有五十幾個傻子喪命了,這個念頭讓他會心一笑。他在收到命令後,就開始對這位日前投靠的領袖興趣漸增,秦世淵有著領導者該具備的許多優點:殘忍、自信、堅毅不拔,美中不足的就是理想太崇高了。

    他哼著小調,繼續在夜色之海中遊蕩,不過前方一個人影擾亂了他的興致。

    那是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一身過氣的名牌衣物,還有令人作嘔的二手菸味。趙哲宇在確定他是誰後,對於接下來的事情更感興趣。

    黑鷹,這是他的綽號,是「孔雀」的頭子,他的小團體在台灣地下社會有著不小的分量。直到秦世淵的命令發出之前。

    黑鷹的身後跟著兩個帶著手槍的保鑣,這兩個倒楣蛋恐怕是黑鷹──或著黑豬更貼切──最後的手下了。

    「嗨,老闆。」趙哲宇愉快的打著招呼。「您親自來拜訪我嗎?剛好我也有事情要見您呢。」

    黑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到了趙哲宇面前先停下來喘氣喘個不停。「您怎麼不搭車來?難道您也培養了夜遊的雅興了?」他殘存的手下應該把能帶走的都搜光了,包括車子或支票。

    黑鷹抬起頭,抓著趙哲宇的肩膀。「我派去的人……他們全部都死了!」他的臉扭曲成完美的崩潰表情。

    趙哲宇假裝驚訝的「哦」了一聲。「難道全出車禍了?晚上開車要小心啊。」

    黑鷹氣急敗壞。「你不是說熾日那個混蛋被鬼爪的人射傷嗎?為什麼他還有辦法……」

    雖然趙哲宇早就知道結果,但從親耳這頭豬口中聽到的感覺美妙不已。「我有這麼說過?如果真的被子彈打到,就算是核變人也無法好端端的吧?」

    「我派了五十個人去對付他!」黑鷹的眼睛瞪大,原本就少得可憐的理智終於蕩然無存。「他們都死了!剩下的幾個也全部離開我,告訴秦世淵,別想奢望跟我合作,因為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他大叫著。

    濃濃的二手煙味刺激著趙哲宇,他也有點受不了黑鷹這麼大力抓他的肩膀。「像熾日這麼強悍的核變人,死掉實在太可惜了,而且他絕對不會死在凡人手上。」他慢慢推開黑鷹的手。「沒錯,熾日這樣的強者,用來殺凡人還有點大才小用呢。」

    黑鷹退後好幾步,低聲驚呼:「你……」

    趙哲宇微笑的點點頭。「秦世淵說只要讓熾日處理鬼爪跟您的手下就好,如果太多幫派可能會被他發現蛛絲馬跡,要是他轉過來對付我們就不妙了。」

    「殺了他!」黑鷹咆哮,那兩個手下立刻準備將手槍對準趙哲宇。

    趙哲宇從口袋摸出一顆寶石,這是他前幾天蒐集到的試驗品,效果還不錯。

    他拿著寶石,汲取其中的異能,感覺力量注入自己體內。他的身體如風馳電掣般奔出,用快得無法看清的速度閃過子彈,同時製造出無數殘像。

    他飛奔向兩個嘍囉的後面,在他們反應過來前朝後腦勺一人一記手刀。他們雙雙倒下。

    黑鷹倒退好起步,渾身顫抖,連逃跑的力氣都喪失。「你以為你知道秦世淵的計畫,但那只是惡狼披著的羊皮罷了。他真正的目標不是自己的同類,而是他定義的『世界上最低等的生物』。」他彎下腰撿起其中一個保鑣的槍。「他對於情報可是相當吝嗇的,我就不一樣,雖然我提供的都是假的。

    「你害怕嗎,老闆?沒關係,運氣好的話,以後會有八十億個你的同類去陪你。」他瞄準黑鷹的腦門,嘴角微微揚起。「永別了。」

    板機扣下。今晚孔雀的死者為五十一人。
─────
這是另一位朋友所畫的天璇~~,其實天璇不算特別搶眼的角色,但有人畫我就貼出來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78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ch53172靠賽遊戲
爐石的大師巡迴賽,第2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