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1 GP

第四章60 『結束終焉的話語』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9 04:03:08│贊助:85│人氣:8617


結束了與法蘭黛莉卡之間的談話,昴站在了宅邸主棟的三樓,也就是有著羅茲瓦爾辦公室的那一樓層的通道上。
頭部感覺沉重無比,是因為積累下來的疲勞,還是因為自己從心底裡迷茫著應該如何應對未來需要處理的難題吶。
「而且現在又是,沒有得到太多有價值的新情報啊……」
撓了撓自己的脖子,昴思考著自己那可憐的手牌露出了苦澀的表情。
儘管與之前相比現在自己得到的情報已經很多了,但那些情報是否與即將面對的問題存在直接聯繫,初看上去其實並不能明白。
尋找不到昴所希望的碎片,就像是在拼組未來的拼圖一樣努力尋找著的昴是不能容許自己陷入束手無策的境地的。而現在,無法看清未來而產生的不安感就這樣在昴的胸中揮之不去。
「昴大人。您這是怎麼了?」
於是,向著站著不動的昴出聲的,是在一邊靜靜跟隨的法蘭黛莉卡。
在會話室的談話結束之後,法蘭黛莉卡選擇了與昴同行。昴對於她的發問只是「啊啊」曖昧地點了點頭,
「自從法蘭黛莉卡妳回來以後,一次都沒有見過碧翠絲……是這樣沒錯嗎?」
「沒有錯。雖然那位大人本來就是不太容易見到面的存在,但自從回到宅邸到現在竟然連一次面都沒有見過。身為女僕我還真是慚愧啊。」
「不用在意,像現在這種情況明顯就是對方是鐵了心地躲起來了啊。法蘭黛莉卡妳見不到也是無可奈何啊。」
實際上,如果真心想要找出消失在『機遇門』另一側的碧翠絲,那麼就只能一一嘗試有可能連接禁書庫的門扉。如果那個範圍僅限於宅邸還好說,但想到可能還要加上阿拉姆村和『聖域』的範圍的工作量,
「這範圍太過廣大了,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事情啊。雖然有些捉弄人,但這的確是近似於絕對無解一類的謎題啊。」
「那麼,這又應該如何是好呢?昴大人是曾經與碧翠絲大人說過話的吧。」
「那傢伙如果是發自真心想要隱藏,那無論是誰都找不到正確答案,這也是事實啊。」
對著重複著剛才的話語的昴,法蘭黛莉卡皺起了眉頭。接受著她疑惑的視線,活動了一下脖子的昴豎起一根手指,
「重頭戲還是從現在開始啊。那傢伙真心想要躲藏的話就沒人能夠找到她。但是,如果她並沒有想真心隱藏的話就另當別論了啊。」
「並沒有動真格的?」
「她可不是那種喜歡玩捉迷藏又不想讓他人發現的傢伙啊。無論誰都有過,抱著終究會被找到的打算玩著隱藏自身的捉迷藏的經歷吧。這也意味著,內心想要被找到的這種人類心中的糾結也是存在的。」
說著,昴向著左邊走了幾步,然後快速轉身。在轉體90度的走廊上停下的昴的正面,就是在羅茲瓦爾的辦公室邊上的一個房間────資料室。被收集到這個狹窄房間的紙質資料全都很有條理地堆在了裡面,那是被奧托發狂一般整理過的房間。
向著那個房間的門扉伸出手,昴在內心壓抑著自己的心理陰影,然後體會到了抓住『正確答案』的感受。
「不可思議的是,每當我開門的瞬間……不對,是在想著開門的時候就會突然有這就是正確答案的預感。而至今,我也沒有完全理解這樣的原因啊。」
「昴大人……」
「那麼就,開門嘍。」
聽著從背後傳來的若有所思的法蘭黛莉卡的聲音,昴哼著轉開門把手的聲音,打開了房門。然後,本應通向資料室的房門對面的空間扭曲了────那是,只收藏著歷經悠久歲月的古書,漂浮著獨特氣味的房間。
那並非即將遭受銷毀的紙質資料的腐朽的氣味,那是近似於,並不會揮發的深沉的書頁和墨水的香味。
「雖然我沒有晚歸的打算,但如果太晚了,還請不要忘記送佩特拉回阿拉姆村吶。」
保持著握住門把手的姿勢,昴對處於驚訝中的法蘭黛莉卡說道。
法蘭黛莉卡對昴的話語眨了眨雙眼,然後提起裙角表示告辭,
「那我就靜待您的歸來了。請您,一路順風。」
「真是不錯的感覺啊。覺得自己都要有成為大人物的錯覺了啊。」
在女僕恭敬的送行下,昴推開房門走進了房間。背對房門將之關閉的瞬間,就像聽見了本不可能存在的風之聲一樣空間扭曲了。本應存在的連接再度消失,禁書庫再次遺世獨立。
然後,
「你終於,來到這裡了啊。」
那是略顯孤單的,並非在歡迎昴的到來的聲音。抑制住想要自然而然露出苦笑的臉,昴輕輕地揮了揮手,
「呦,碧翠子。明明那麼久沒見到了,妳卻還是這麼嬌小吶。」
「你的輕浮的語言真是一生都不想聽到程度的煩人啊。真的是……拿你束手無策啊。」
坐在木質的梯子中段,碧翠絲依舊將黑色裝訂的書本抱在胸前。
看到那樣的姿態,昴隱約猜想她應該一直都是在那個地方坐著的。禁書庫裡明明還是有桌子和椅子的。然而,迎接來客的少女卻一直都坐在那個固定的位置。不知為何,昴因為胸中突然感受到的刺痛而咬緊了牙關。
「又露出了更加不想看到的廢柴一樣的表情啊。是感覺受傷還是疑惑都是你的自由,但你在貝蒂面前表現出來就讓貝蒂很不愉快,所以趕緊停止。」
「還真是傲慢啊。不好意思了,我並沒有聽從妳的要求的理由哦。我和妳之間是否能夠建立那樣的關係,我就是來確認這點的。」
言外之意就是,昴將在之前的輪迴中瞭解了關於碧翠絲的事情這一事實傳達了出來。而聽到了昴的說辭的碧翠絲那緊繃著的臉浮現出更加陰沉的表情,以「是,那麼回事啊……」在嘴裡低語著。
「那也沒關係。看來貝蒂可以認為雙方手中都有能夠打出的手牌了啊。」
「雖然我對我這邊的手牌是否有效還抱有不少疑問啊。但還是讓我通過想像力去補充著進行談話吧。」
「隨便你,你想怎麼做就做好了啊。反正不管你做什麼……」
突然地,碧翠絲那好像凝固了一樣的表情在不經意間解凍了。
一直保持著的面具一般的表情開始剝落,而顯露出來的則是從下方看過來的平和溫柔的微笑和如夢似幻一般閃爍著的雙眸────不禁地,昴就像喉嚨被堵住了一樣沉默下來。
之後的碧翠絲則是,
「漫長的悠久的遙遠的,契約的時間即將結束。────請將最後的終焉結束掉,讓貝蒂在這次,能夠從停滯中解放吧。」
她就是寂寥地說出了這一番話。

※ ※ ※ ※ ※ ※ ※ ※ ※ ※ ※

「將最後的終焉結束掉……吶。這還真是,如同詩歌一般的語言不是嗎?」
在表現出準備就緒樣子的碧翠絲面前,昴聳了聳肩說出了牽制的話語。悄悄用視線掃過少女手中的那本漆黑的書────如果羅茲瓦爾所言屬實的話,那就是此世現存僅有兩本的完成版『福音書』的其中一本。
能夠帶來關於未來的情報的那本書,雖然說有著作為預言書的作用,但昴認為它的作用更像是『指定了未來需要做的事情』這樣為了既定的未來而存在的命令書。
事實上,魔女教的貝特魯吉烏斯就是遵循他那不完全的福音書上的記述行動的,一心認為只有遵循書上的命令行事才有意義。然而,也正因為不完全版的福音書並沒有記錄未來的結局,昴才能夠親手討取那位狂人。
「妳能夠擺出這樣一副什麼都明白的表情,也是拜那本書所賜嗎?」
「……你才是,究竟瞭解這本書到什麼程度了呢?」
「羅茲瓦爾那傢伙亂七八糟地說了很多事情啊。我自認為至少在概要的程度上還是理解了……那是與魔女教他們持有的福音書有著類似的性質,但卻是它們的高級版本。世界上僅僅留下兩冊,而那兩冊就由妳和羅茲瓦爾一人一本吶。」
「羅茲瓦爾還真是,管不住嘴的男人啊。考慮到那傢伙的目的,貝蒂都能想像出他一臉愉悅地說話的姿態了啊。」
對於像是在表示唾棄的碧翠絲的話語,昴皺起了眉頭。
儘管在平日裡,碧翠絲對羅茲瓦爾的評價就很糟糕。然而,昴原本認為至今為止的糟糕評價只是因為兩人之間的關係比較親近所以說話很隨意。但是,從剛才的話語中,昴沒有感受到絲毫的親近之感。
那是碧翠絲現在從心底裡做出的對羅茲瓦爾抱有嫌惡感的發言。
「我至今都沒理解妳和羅茲瓦爾的關係啊。雙方分別持有著世間僅有兩冊的福音書,而且妳還因為契約的原因一直住在這座宅邸中。」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說清楚一點啊。」
「那麼就讓我直說了,妳所處的立場實在是太過不鮮明瞭啊。」
碧翠絲瞇起了雙眼。從她身上散發著與她那惹人憐愛的容貌不相符的威壓感,感受到那威壓感的昴感覺自己體會著被疾風吹拂一樣的錯覺。
隨著談話開始切入主題,碧翠絲身邊的氛圍突然間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羅茲瓦爾的立場,現在的我隱隱約約有點清楚了。作為與『貪婪』的魔女締結過契約的家族的後代,他也繼承了那樣的立場。管理『聖域』也是因為契約存在的順勢而為,雖然那傢伙想讓愛蜜莉雅在王選勝出的理由還是曖昧不明啊。」
「…………」
「但是,其中我並沒有看出妳扮演的角色。羅茲瓦爾是處於與『貪婪』的魔女之間存在契約的立場上。換句話說,就是『貪婪』的使徒。」
拒絕使用『貪婪』的魔女的稱呼,羅茲瓦爾固執地使用艾姬多娜這個名字的態度,由此也能夠察覺出他對於艾姬多娜的近乎異常的執著。
也不用再懷疑,他的立場也與昴相同,都是作為『貪婪』的使徒的一員。不過,昴是因為艾姬多娜的擅自出手,而羅茲瓦爾大概是在繼承家主之位的同時也繼承了作為『貪婪』的使徒的身份。
「福音書……魔女教所持有的那些,與妳和羅茲瓦爾持有的完成版是否同根同源這點我並不知道。不過,我想製作者應該是不一樣的。然後,雖然魔女教的福音書的製造者我並沒有線索,但作為完成版的兩本福音書的作者我還是想像得到的。」
「……是,誰呢?」
「────是艾姬多娜吧。」
當那個名字從昴的口中說出的瞬間,昴明白到碧翠絲摒住了呼吸。
而剛才說出的名字對碧翠絲來說,絕對不是能夠忽視的存在這點昴也能明白。
在艾姬多娜的夢之城堡中,昴看見過艾姬多娜所有的堪稱全知全能的,被稱呼為『睿智之書』的聖器。
儘管睿智之書的本質與福音書並不相同,但在裝訂風格還有它們都是人類智慧所不能及的魔導書這兩點上是一致的。然後,在自己身邊擁有那本書的人物和相關者都集中到了『聖域』,而那本書也就像是在一直在提示著答案一樣。
「妳和羅茲瓦爾持有的福音書,是艾姬多娜製造出來的。羅茲瓦爾持有的應該是梅札斯家代代相傳從而繼承的一本。那麼,妳持有的福音書又是怎樣入手的呢?」
「…………」
「在此,我想向妳提出一個質問。是關於,妳的機遇門的事情。」
豎起了一根手指,昴終止了剛才的氣勢拋出了另一個話題。
碧翠絲對昴的談話技巧眨了下眼,然後擺正身體等待著他的質問。
對著那樣的她,昴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妳的機遇門的作用範圍。在某種特定場合,在已經選定了對象的情況下,究竟有多大的作用範圍呢?」
「……你就算問了這個問題,貝蒂也不知道你要做什麼啊。」
「如果那個答案和我想像中一樣的話,那我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想像事情的發展了。」
雙手抱胸,昴對著沉默應對的碧翠絲挺起了胸膛。
碧翠絲嘴唇顫抖地逡巡著,然後她像是放棄了一樣閉上雙眼,
「貝蒂的機遇門,是將同一座建築物內部的空間連接起來的。或者說是附近的,自己知道的地點。至於距離的話,並不能連接到過於遙遠的地方啊。」
「應該是,還有一個條件的不是嗎?」
「你認為貝蒂有老實地,把那個條件告訴你的理由嗎?」
「那麼,就讓我猜猜看吧。────就算距離遙遠,只要是與妳有深刻淵源的地方妳也能夠通過機遇門與那裡連接。我有說錯嗎?」
「────」
倒吸一口涼氣,碧翠絲睜大了雙眼。
看到她的那種反應,昴更加肯定了自己內心的想像。
「即使被分散了注意力,也要開啟機遇門的時候,連接的對面又是如何選擇的呢?」
「……別」
「在突發情況下,無論是誰都會做出或是說出自己最熟悉的行動或是話語。至於將此類比到機遇門上就應該是,連接到寄托了最多回憶的場所。能夠想到這點,也沒有任何不可思議之處啊。」
「……再說了」
「接受了艾姬多娜製造的福音書的妳,用機遇門將『聖域』的某個場所與禁書庫連接起來。────那也就是說,」
「────夠了,不要再說了!」
在搖動著的梯子上站起來的少女,用著懇求的表情看著昴。緊咬著嘴唇,碧翠絲的雙眸開始濕潤。
就在現在,碧翠絲已然確信,對她而言並不希望被觸碰的領域,正在被髒手褻瀆著。
即便胸中不忍心而產生的疼痛感,化為洪流在身體內奔湧,昴依舊說著「抱歉」然後搖了搖頭,
「我不會住口的。我已經知道了,這裡與『聖域』裡的某個場所通過機遇門連接著。而至一切發生的理由,妳剛才那番拚命的否定就已經告訴我答案了啊。」
「…………」
「碧翠絲。妳也是,與『聖域』相關的人吧?妳和艾姬多娜,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儘管昴也知道自己這是,擅自踏足少女並不希望被他人觸及的內心世界的,極為低劣的行為,但昴還是抑制了自己內心的猶豫,用接連的質問擊碎了碧翠絲的心理防線。
通過機遇門,她曾經將昴送入『聖域』內那個不老不死的實驗設施中。
在突發情況下她開啟的機遇門連接向了那裡這個事實,也就意味著碧翠絲在那個場所寄托了很多的回憶與情感。
身為精靈的她,對進行琉茲·梅爾的複製的設施抱有著強烈的記憶。然後,在去考慮她從艾姬多娜那裡得到福音書的原因的話────
「碧翠絲……妳究竟是,與誰簽訂契約的精靈呢?」
「────!」
「我以前也詢問過帕克關於精靈契約的原理。具體部分就不細說了,最關鍵的是契約者和精靈之間的條件需要對等契約才能成立。妳曾經說過,自己守護禁書庫是受到契約的束縛。那麼,妳又是與誰締結契約的呢?」
「…………啊。」
「至今為止,我都是擅自以為妳的契約是與羅茲瓦爾締結的。待在這個宅邸,管理著宅地中存在的書庫,這也算是想當然一樣的想法啊……但是現在,我又有了一點新的想法。」
面對站立著的接連不斷放出唇槍舌劍的昴,碧翠絲從剛才開始就連隨聲附和都無法做到,僅僅只是從她那顫抖著的薄唇中吐出微弱的歎息。
本就嬌小的身軀顯得更加嬌小,就像是在尋求依靠一樣她確認著手中抱著的福音書的重量並用力將之抱緊。那是在忍受著自己無法忍受的事情一樣的,過於夢幻而又脆弱的身姿。
將呈現這樣脆弱姿態的她映入眼簾,即便看著這樣夢幻的身姿,昴還是繼續了他的話語。
「────妳其實是,與艾姬多娜締結契約的精靈吧?」
────那就是,結束終焉的開始。

※ ※ ※ ※ ※ ※ ※ ※ ※ ※ ※

────聽到昴的提問的瞬間,碧翠絲就像斷了線的操線人偶一樣倒下。
「碧────!?」
少女跪坐在地上。伴隨著重物落地和紙片散落的聲響,從碧翠絲手中滑落在地的福音書的書頁散落一地。
經常攜帶著行走,無數次的開合,被手指拂過,這些動作的不斷重複終究使得書本的耐久度迎來了自己的極限。書脊與書頁因為落下的衝擊而完全脫離,失去束縛的書頁,就像是在地面上鋪上了一層白色的地毯一樣散亂在地。
「福音書……呃?」
看到有幾枚書頁飄到自己的腳下的昴,不禁蜷身將其拾起。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是貝特魯吉烏斯持有的福音書。那是用細密的文字塗滿整張頁面的,讓人感覺會經由那充斥著瘋狂和偏執的文字而被所持者的狂亂感染的一本書。
在撿起的書頁之前,昴陷入了這樣的回想中────然而那個回想,卻在看清眼前展開的書頁之後雲消霧散了。因為,
「為什……麼? 白紙……?」
無論正反,被昴撿起的這張書頁上什麼都沒有記載。
慌亂地將腳下散落的其它書頁盡數拾起,然而那些書頁也皆為空白,什麼都沒有記載。正在昴懷疑著是不是正好飄落到自己周圍的都是尚且空白的福音書的後半部分的書頁時,
「不對,這怎麼可能」
保持著蜷身的姿勢,將碧翠絲周圍散落的書頁也一一拾起細看後,昴察覺到了一個事實。
在她周圍覆蓋著的所有書頁上,全都並沒有記載任何形式的文字。
在散落的數百張書頁中,所有都是白紙一張的可能性,究竟又會有多少呢?
「明明是福音書……但卻,什麼都沒有記載?」
與其去相信自己看到的所有書頁都是白紙這樣的奇跡,還不如去考慮所有的書頁都像散開的書頁一樣內容空白一片,這種想法更加合理。
然後就是,如果按照那合理的想法繼續思考的話,過於不合理的事實就向昴襲來了。
「明明是兩冊的完成版,為什麼這本上面完全沒有關於未來的記錄呢?是因為只有擁有者才能看到文章,這樣的機關嗎?貝特魯吉烏斯的那本書,就不能作為參考嗎?」
如果去區分完全和不完全的話,昴能夠作為參考的福音書是不完全的版本。那本書即便是擁有者以外的人也能夠看到其中的內容,而在失去擁有者的現在那本書就由昴來保管著。值得慶幸的是,在貝特魯吉烏斯死後記錄於上的文章在繼續增加這樣的情況,至少在現在還沒有出現。
因此,昴原本一心認為無論福音書的主人是誰,其中記錄的內容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
「真的是,已經……過了好久啊。」
「────呃?」
「那本福音書,沒有顯示出貝蒂的任何形式的未來,已經,多少年了啊……」
依舊保持著癱坐在地上的姿勢,低著頭的碧翠絲無力地呢喃著。
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好不容易壓制住自己聽到她的回答時內心湧起的感情,昴急切地等待著碧翠絲的話語。
低下身體的碧翠絲用小手壓住身邊散亂的書頁,然後用力地將之捏成一團。指尖顫抖著,聲音混雜著哭腔。
「貝蒂被賦予的使命,就是維持知識的書庫。直到終有一日再會的那一刻為止,一直守護著這個場所……這就是貝蒂的存在理由啊。」
「知識的書庫……指的,就是這裡嗎?」
站起身,昴環顧著房間裡望不到邊數不清數的書架。在這之中所有的書本,還有自己也曾多次觸及的這個書庫本身,至今為止他都以為這裡是收納梅札斯家持有的所有書本的地方。
「在這裡的所有書本,都是艾姬多娜的嗎?」
「畢竟她是一個喜歡……收集知識的人啊。」
「她甚至以此自稱為魔女,做到這件事也合情合理啊。」
艾姬多娜曾經自稱是求知慾的具現化。也曾說過,想要瞭解此世的全部的豪言,再也沒有比她更適合貪婪這一稱號的人了。書架裡收集的大量的書籍也都可以說是,渴望滿足求知慾的她進行的收集知識的成果吧。
而碧翠絲就是,保管艾姬多娜的知識的收容所的管理員。
「從你的語氣來看……看樣子,你已經進過墓室了啊。」
「啊,進去過了。儘管遭到了很慘的對待,經歷了痛苦的回憶……但是進去過還是太好了。現在的我就是這麼想的哦。雖然艾姬多娜她,作為交談對像來說是一把雙刃劍啊。」
儘管她是一個寶貴的,能夠向之言明『死亡回歸』的對象,然而一旦這麼做,就會將『嫉妒』的魔女呼喚而至招來悲慘的結束。那樣的話就肯定需要經歷一次死亡,從真心來講能夠避免死亡還是盡量避免。但如果是必要的話,昴也不會對重複的死亡有所猶豫。
「……剛才,妳的確是說過妳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在福音書上看到自己的未來了吧。」
「那就是,事實啊。」
「我並不是在懷疑妳。不對,抱歉,我果然還是有所懷疑啊。畢竟,就是這樣啊?如果不是那樣的話妳……明明在福音書上什麼都沒有記載。」
────卻依舊多少次地,出手幫助了昴。
在上上回的輪迴中,昴與碧翠絲之間離別之際,昴是第一次得知碧翠絲持有的福音書的存在,當時的昴的內心受到的衝擊絕對不小。
至今為止碧翠絲的行動,思考,所有的這些都是因為福音書上有記載所以才這樣做的,在那些言行中沒有絲毫她自身的感情混入的餘地,當時的昴就是這麼認為的。
也因此,昴忽略了自己眼前的少女已經被打擊得近乎崩潰的現實,只是因為得知在她的內心裡也有自己的存在這點而感到安心。
知道了碧翠絲至今為止的行動,都反映著她自身的心靈和意志,昴感受到了安心。然而昴並沒有理解,為何確認了這一點會給自己帶來如此的安心感。
即便不知道自己這種感覺產生的根本理由,昴也是這麼想的。
毫無理由地,碧翠絲就對昴報以好意的感情。昴是有做過讓她能夠抱以這種想法的事情嗎,對此,昴依舊無法理解。
「妳又是……為什麼,會來幫助我呢?福音書上並沒有這麼寫不是嗎?就算把我棄置不管也是可以的啊。」
這是繞圈子的,卑鄙的說法這點昴自己也是明白的。
將回答的責任完全丟給了碧翠絲,昴也由此理解了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麼。而在理解了的基礎上,昴更加憎恨起了選擇這種說話方式的自己的卑劣本性。
昴只是想對碧翠絲,提出一個,事實上很簡單的問題。
────妳,是不是我的同伴呢?
「貝蒂會去,對你……向你……提供幫助,是因為……」
「啊啊。妳在很多的場合都幫助過我啊。魔獸騷動中幫我解除咒術師的詛咒也好,幫命懸一線的我進行治療也好。對於因為詛咒本應該早就像那樣死亡的我,妳教會了我真相。」
在除此之外的地方,昴也被碧翠絲多次拯救過。
在那個以宅邸為開端的輪迴中,在雷姆被殺害,宅邸裡的住民誰都不信任昴的時候,只有碧翠絲和愛蜜莉雅選擇了拯救。
在那個時候,在那段被孤獨和恐懼使自己焦躁的時間裡,碧翠絲依然沒有忘記守護昴的約定。那是早已不存在這個世界裡的,僅僅殘留在昴內心一直持續著的,不容忘卻的堅固的羈絆。
也因此,
「妳是在與福音書完全無關的情況下。對我……」
「────最後,貝蒂還是要說一句。」
將其他的問題都暫且擱置,現在想知道的就是碧翠絲是否將昴視為同伴。
那是值得將自己的全額的信賴轉交給她的存在────對於失去了雷姆,就連愛蜜莉雅都將自己的弱點展現在昴的面前,而碧翠絲是否也會這樣呢?
那在某種意義上說,是過於自私的請求。然後,
「終有一日,會有『那個人』造訪貝蒂的書庫。在這之前,我的使命依舊是守護這個書庫。」
「……那個人」
「貝蒂應該也說過了。直到『那個人』的到來為止,貝蒂會一直履行著被賦予的守護禁書庫的使命。你,是否就是『那個人』,貝蒂並不知道吶。」
用著熱切的眼神注視著碧翠絲的昴,因為她略帶陰鬱憂愁的發言而失去了興奮的感情,然後出於對之後話題走向的擔憂,他皺起了眉頭。
碧翠絲她究竟想要說什麼,對此昴並不能理解。無法明白。也正因為不能理解────他隱約察覺到了之後的她不得不說的話語。
「貝蒂完全無法理解啊。你是否就是『那個人』……但是」
「等一下,碧翠絲。我也好,妳也好,現在都有點過於焦急了。再稍微冷靜一下……」
「你是『那個人』也好,不是……也罷,貝蒂就是這麼想的啊。」
原本低著頭的碧翠絲慢慢地抬起來臉。
腦袋邊的兩束卷馬尾隨著頭部的抬起而搖動。似在彷徨,似在困惑,她的心情傳達到了昴的內心深處,她的心就像投影一樣映照在昴的內心。
不好的預感在昴的胸中迴盪。而那個預感就這樣揮之不去之時,
「就算你不是『那個人』,也已經沒有關係了啊。所以說」
「碧翠────」
「請將貝蒂殺死,讓這份永遠的契約結束吧。將這最後的終焉結束掉,貝蒂想要,獲得解脫啊。」
碧翠絲濕潤著雙眸,唇邊浮現出無力的微笑,
「就由你,來成為貝蒂的『那個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727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2 篇留言

瀨名樂
辛苦了!趕快看~

09-19 04:21

阿志
感謝翻譯

09-19 05:24

俺是耕田滴
個人猜測 空白的福音等於沒有人生目標 接下來可能由486給小蘿莉活下去的理由吧?

09-19 07:40

冥想的貓
空白福音感覺是要貝蒂自己決定誰可以帶她走出書庫吧

09-19 08:26

怠惰desune
辛苦了

09-19 12:42

東咚鶇冬
翻譯,辛苦了

09-19 14:21

Lin wayne
辛苦了~

09-19 19:37

Safe
層層謎團解開的感覺好精采阿!!
但話說第四章也太龐大了吧?! 現在居然還沒到一半

09-20 00:23

lifeagain
大腦....大腦在顫抖

09-21 04:23

黑翼
幫忙翻譯的
辛苦了
謝謝你
看到這裡
我只有一個感覺~感動

09-22 22:55

閉嘴噁男
感恩

10-02 15:29

elle10368
大概是作者想要在這一章把所有人的關係建立起來 會講到很多內心戲 自然會比較久 像之前跟其他王選候選人之類的關係 大部分就只要描寫昂的內心就好了 那簡單多了

11-18 22: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59 『甜蜜的點心... 後一篇:第四章61 『四百年前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enjen0616米納桑
小屋不定時更新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