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的化承者》 【第三章】外靈入侵之史

作者:惡顏高│2016-09-18 13:19:24│巴幣:16│人氣:240
──世界驟變的歷史,少女的回憶與思緒──


    







第三章】外靈入侵之史
    
    

 
 
  半個多世紀前,一夕之間,災變席捲全地球。
 
  空氣中撕開裂縫,內部是宛如反白星空的詭異光景,日後冠以「異空色」之名。
 
  這些異空色的裂縫無以數計,隨之而來即是裂縫內湧出的怪物。這些怪物有像飛禽走獸者,有大致似人但肢體輪廓皆逈異於人類者,有彷彿機械物體者,更有難以概括外形者,各型各樣不一而足,唯有兩樣共同特徵──
 
  第一:它們就像是剪裁成不同形狀的反白天文圖,通體散發著異空色,除了整體輪廓以外看不見任何細緻樣貌,或可說那異空色就是它們的外皮與血肉。
 
  第二:它們殺人,見人就殺,殺光了就走遠點找人再殺。
 
  後來,給予這種怪物的正式稱呼是「地外靈質終端」,口語上通稱為「地外靈敵」,隨著時間過去也產生了的地區性俗稱,例如「外星阿飄」。
 
  地外靈敵們的殺傷力各有高低,即使弱小個體也非一般民眾所能抗衡。槍砲兵器雖非完全無用,但超乎常理的狀況令各國軍隊疲於奔命,連動員都難以落實,即使開始行動了,地外靈敵之中也有足以正面橫掃軍隊的強大個體。
 
  一時之間,人類文明竟有旦夕傾覆之危。
 
 
 
  然而,在世界情勢一片混亂時,有人挺身而出。
 
  不,挺身而出者非「人」。
 
 
 
  當大量地外靈敵破壞城市,蹂躪街道時──
 
  夜空現華光。背生潔白羽翼、身穿閃耀盔甲的戰士們從天而降,高舉精緻金耀的寶劍,歌詠著神聖的頌詞,英勇無畏地朝異空之色衝殺而去。
 
  裂地迸黑焰。頭頂扭曲彎角、硬蹄黑鬃的獸面怪物們破土而出,揮舞倒鉤邪刃,囈語褻瀆並仰首嘶吼,無視於目瞪口呆的人類,牠們狂猛撲向反白星空。
 
 
 
  當小型地外靈敵闖入房宅,居民無處可逃時──
 
  穿戴布衣軟帽、體高不過十幾公分的矮人們,從窗檯與桌下竄出,尖聲喊叫著以縫衣針似的兵器猛力紮刺異空色。
 
  背生灑落光粉的似蟲薄翅、細緻嬌小的人型生物,抱起小石與樹果做為投擲武器。看似毫無意義的微小之舉卻是勝似子彈,撕裂了反白星空。
 
  僵硬的屍體,無肉的骨架,飄忽來去的透明身影,各類死物自人們的視線死角與陰暗旮旯中出現。荒誕惡夢成真,死者們的惡臭吐息卻非襲向生者,而是帶著陰風怪嚎一齊湧向異空之色。
 
 
 
  當巨型地外靈敵在高樓間步行,把裝甲車踩為廢鐵之時;當異空色蓋過蒼穹,把戰機化為散落的火球之時──
 
  獸嚎響徹雲霄,狼影躍越山丘,以幾可吞天的大嘴咬噬異空色。
 
  河谷中揚起了數條蛇首,其後是每條蛇首共同連接的肥長之軀,在地動山搖間緊緊勒纏著異空色。
 
  渾身肌肉的「人」從倒塌大樓上跨過,舉起了小山一般的石斧並斬下,雲層兩裂,大地分斷,其間的異空色已蕩然無存。
 
  鹿角鯰鬚,鷹爪碧鱗,長如大川的身軀籠罩在濃雲之中,以雷霆貫裂異空色。
 
  膜翼掩空,粗長頸尾,身覆如巖之鱗的巨獸身影劃天而來,在其噴吐的奧妙烈焰之下,異空色也燒滅殆盡。
 
  光燦之鳥振翅疾衝,如隕星般轟碎異空色,熾紅之羽帶著點點星火而落,人們觸之癒傷續命。
 
 
 
  大氣層外圍,大小遠勝強烈颱風的異空之色逐漸蔓延,彷彿就要以地球為畫布描繪一張反白的銀河系星空圖,這場災禍達至最高峰之時──
 
  沒有人能夠親眼見証詳情,卻也幾乎人人都感覺到了……亙古悠遠的敬畏。
 
  那一刻,某種至為崇高的力量,降現於異空之上。
 
  當漫天的反白星空褪去,蒼穹重歸自然景象之際,人們不由自主地祈禱、跪拜。
 
 
 
  所謂仙妖神魔……
 
  這些從幻想走向人世的存在,曾有諸多稱呼,而今統稱為「宇內眾靈」。
 
  宇內眾靈本該是虛構傳說,實則存在於常人難識之處,早已與地外靈敵對抗許久。直至事不可為,戰場從不為凡人所知之地擴展開來,久遠的秘密才跟著揭露。
 
  地外靈敵,本質上與宇內眾靈有所相似。差別在於,地外靈敵並非出自地球上有形無形的任何一個角落,乃是來自宇宙的侵略者,亦即──
 
  雖然牽扯得有點複雜,這說穿了就是一場外星入侵。
 
  地外靈敵雖然也有個「靈」字,與其以傳統認知的幽靈鬼怪做比較,不如視為外星人或怪獸之類較恰當。
 
 
 
  最激烈的戰鬥只持續了數日,對地外靈敵餘孽的清剿則耗時甚久,甚至遙遙無期。廣義來說,在超過半個世紀之後的今天也仍未結束。曾有人建議將其視為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意見未成主流,無論是持續時間還是交戰方,各方面都跟兩次世界大戰的意義完全不同。
 
  後來,此事件被稱為「第一次外靈入侵」,雖然沒有發生過「第二次」,出於警醒之意,從命名之時就加上「第一次」之稱。另外,當種種隱藏的歷史披露之後,這次事件又稱為「第四次旋蓋」與「第四次侵蝕」。
 
  世界的變動,才正要開始。
 
  第一次外靈入侵結束之後,緊接著……
 
 
 
  「高小姐,儀式在準備了,待會就可以開始囉。」
 
  「啊,好的。」
 
  高芸擎轉過身,身後正是一路引領她的年輕女性職員。
 
  此地並非雜訊之霧籠罩的竹林步道,而是一處室內空間,置有數排彷古木椅與一張深色長方大桌,一面牆上鑲有大片銅色金屬板,板上刻有大量文字與圖繪,講述了一段歷史。
 
  原先高芸擎並未坐著,她站在牆邊仰首而看,直至女性職員搭話才回過神來。
 
  「抱歉,讓妳等很久了吧?」
 
  「沒有啦,不會的。」高芸擎搖搖頭,再望向牆面。「這段時間,我看看這個,也不會無聊啊。雖然都是學校有教過的,不過……總覺得,現在來讀這段歷史,心情特別不同。」
 
  「是呢,第一次外靈入侵影響了全世界,但要說影響最深遠的,果然還是我們化承者了,畢竟化承者就是因此而出現的呀。」
 
  女性職員也走前幾步,一起看著牆面。
 
 
 
  第一次外靈入侵的結束,只是牆面記載內容的中段。
 
  事件本身的種種影響太過震撼,全世界動盪不安了好幾年,混亂、暴動、各國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二十世紀下半就是在一片煙硝與血色之中度過,累積的傷亡人數直逼「第一次外靈入侵」,甚至猶有過之。
 
  就算不提來自外星的侵略者,光是宇內眾靈的存在本身,就足以把社會認知給撕得粉碎,碎得難以在朝夕之間重新架構。
 
  但,總是能熬過來的。
 
  第一次外靈入侵剛結束時,曾有許多事物被認為將會毀滅或大幅改變,例如政治經濟,例如宗教思想,例如大部分社會形式……然而,這些事物仍舊以各自的方法存續下來,而且變化並沒有原本想像得大。
 
  第一次外靈入侵之後,世界變了──確實有不少人這麼說,但也有人主張根本沒變。
 
  即使仍然顛簸不平,世界確實摸索著道路。
 
 
 
  到高芸擎懂事之時,「第一次外靈入侵」已經是近代史的重要一環,成為歷史課本與考試的一部分,她自然有習得相關知識,也知道那次事件後產生了哪些社會問題。
 
  萬萬想不到,童年友人在幾年前成為了「社會問題」的一部分,一度從她生活中淡出;更加想不到的是,現在連她自己也成為了又一個新案例。
 
  外靈入侵後出生的孩子,全都是「靈疫」帶原者。
 
  「靈疫」是無關於生理病變的癌症,靈魂之癌,受到來自宇宙天外的詛咒,體內產生本不屬於人的能量,那甚至就不屬於地球。
 
  「地外靈質」──身上產生這種能量的人類,會在一段時間後被外星能量侵蝕,變化為一個地外靈敵,與死無異,而且藥石罔效,這就是靈疫發病者的可怕末路。
 
  人人都有機會,但也並非人人都會發作,若發作了就無法以尋常方法醫治。
 
 
 
  唯一解決辦法,就是成為「化承者」。
 
  高芸擎,正是為此而來。
 
  少女眼望牆面歷史,手不自覺地揪緊衣服。
 
 
 
  「對了,妳的朋友呢?」女性職員環顧接待室。「怎麼沒看到他?」
 
  「喔,對了。」高芸擎回過神來。「他說要去一個叫『溯思園』的地方,儀式開始時會直接去跟我會合。」
 
  「溯思園嗎?原來是這樣……那就難怪了。」女性職員點了點頭。「我還在想,都已經陪妳來了,怎麼又丟妳一個人在這呢?要去溯思園,倒是不能怪他了。」
 
  「那個,能不能問一下,溯思園是什麼地方?」
 
  高芸擎怯生生地探問,女性職員則驚訝地一掩嘴。
 
  「咦?妳朋友沒跟妳說?」
 
  「他只是說,難得經過這裡,想去看看老朋友。」高芸擎思索片刻,再說:「雖然還是一臉笑笑的樣子,但我覺得他樣子有點,唔,有心事吧?所以我只說了好,沒有多問,但是之後越想越在意……啊,那應該不是什麼不該問的地方?。」
 
  「不會啦,溯思園不是什麼壞地方。至於妳覺得氣氛沉重,也是自然的,畢竟那裡是紀念死者之處啊。」
 
  「紀念,死者。」高芸擎眼睛睜大,然後低首垂眉。「是嗎,聽溯思園這個名字,我多少有聯想到,看來果然是這樣啊。」
 
  「去那裡『看老朋友』,心情多少會不一樣。」女性職員柔聲輕語。「妳覺得他氣氛變沉重,應該不是錯覺。」
 
  「阿岱他在沫界裡……碰過很傷心的事吧。」
 
  「也許是如此吧?畢竟是沫界,畢竟是化承者啊。」見眼前少女情緒低落,女性職員有意轉換話題,抬高聲音說:「對了,妳跟妳那位朋友,認識很久了嗎?」
 
  「是啊,我們從小就認識了。」
 
  「就是青梅竹馬囉?」女性職員雙掌一闔,興致盎然。
 
  聽到「青梅竹馬」這詞,高芸擎略顯不好意思,也不至於非常羞澀,僅只淡淡一笑。
 
  「可以算是吧?不過,說是從小認識,也只是知道隔壁家有一個同齡的男生而已,並沒有經常一起玩之類。後來剛好同一班了才比較有互動,所以嚴格說起來,跟一般同學也沒太大差別,對吧?」
 
  「從小就住在隔壁的同班同學,總比其他同學更常見面嘛。」
 
  女性職員笑呵呵地,高芸擎坦然點頭。
 
  「確實是這樣,要說國中時班上的男生誰跟我最熟,算起來也就是他了。不過,自從我上高中之後,我們就幾乎沒再聯絡。」
 
  「因為上了不同的學校嗎?啊,不對,他比妳早進入沫界,所以他是在國中畢業後這段時間成為化承者囉?」
 
  女性職員認為這個推測十拿九穩,高芸擎卻是搖頭。
 
  「不是喔,阿岱在國小畢業時就成為化承者了。他的靈需指數是一,選擇繼續在外面過生活,等到國中畢業的那個暑假時才搬進沫界。」
 
  「國小畢業就成為化承者,國中畢業才搬進沫界。是有什麼考量嗎?」
 
  高芸擎想了想,搖頭說:「當時是有問過,但沒什麼特別答案,只說家裡討論後這麼決定,而他自己也有意願這麼做。」
 
  「唔──」女性職員以指輕扶眼鏡。「有些家庭因為孩子成為化承者時的年紀不大,不能放心讓孩子離家,狀況許可的話,就等再長大一些時才讓孩子進入沫界。妳那位朋友可能也是如此。」
 
  「嗯……大概是這樣。」高芸擎稍有猶疑,仍是點頭同意。「總之,當時我也只能祝他一帆風順囉。自從他搬走後一年,前兩月我還有在他回家時跟他打招呼,到後來,好像有半年多時間都沒看見他、也沒聯繫了。」
 
  「沒有用電話或網路聯絡嗎?沫界的『穩定區』裡都有網路,也收得到手機信號,還是可以維持聯絡呀。」
 
  女性職員將遺憾表露於臉上,高芸擎則無奈一笑。
 
  「是很少直接打電話啦,沒什麼必要嘛。至於打字聊天,一開始是有,然後也漸漸少了。尤其是剛剛說的後半年時間,我打個招呼都完全沒有回應。」
 
  「是這樣啊……」
 
  現實普通的發展,讓女性職員垮下肩,表情看起來比當事人還難過。
 
  「所以,上週發現自己好像有靈疫發作的跡象時,我打電話給阿岱,本來也做好他可能不會接的心理準備。」言及此處,高芸擎綻顯笑顏。「還好,這次他很快就接電話,而且當天傍晚就跑來找我。當時我還嚇了一跳,才一年沒見,他好像又長高不少呢。」
 
  「原來是這樣,太好了。」女性職員高興地雙掌輕拍。「其實在鄉鎮公所都能申請輔導專員,但畢竟有點麻煩,有熟人能幫忙當然就最好了,進入沫界時也能比較安心吧。」
 
  「是啊,像今天也是麻煩他陪我過來。」高芸擎含笑回應,轉頭再看了看牆面歷史,思及早一步踏入這個世界的友人。「阿岱他去那個溯思園,是想緬懷怎樣的人呢……」
 
 
 
※       ※       ※
 
 
 
  「要走了?這麼快啊。」
 
  話語輕鬆,聲質卻是低沉,猶如悶響於密封罐體之內。
 
  聽聞此聲問句,吳卸岱停下腳步。
 
  此處猶有雜訊之霧瀰漫,卻非先前竹林步道,而是一座小山丘。丘上植滿人工打理的草皮與矮木,石質步道鋪設平整,園圃造景錯落有致,更有柔和天光灑落而下,除了雜訊之霧依然詭譎以外,整體倒也稱得上景緻美觀。
 
  在這座景觀悅目的小丘上,出言叫住吳卸岱的,卻是一個極端不合於環境的「人」。
 
  「我只是順路來晃一晃而已,不能待太久,還有人在等我。」
 
  吳卸岱半轉過身,瞇笑之眼望向草地。
 
  在那裡的,是一個包裹在灰白披風之中、頭帶漆黑斗笠的身影。那披風邊角乍看破爛碎散,實則如雲霧一般反覆湧現又崩滅,無風自揚;而在那黑色斗笠之下,也是一張差不多漆黑的臉龐……事實上,連臉都沒有,那是一顆黑色的骷髏頭。
 
  黑斗笠,黑骷髏,灰白披風,整體皆有陳舊損破之感。
 
  唯有身後一副斜背的古風長劍,劍鞘紋路精細、柄尾長穗華美,與其身姿格格不入。
 
  「順路?有人在等……」黑斗笠骷髏靜默片刻,顱內兩點紅光閃爍。「有你認識的人要變成化承者了?」
 
  「是啊。」
 
  「對你很重要的人?」
 
  「呃?」吳卸岱稍微一愣,又笑道:「沒那麼誇張吧?總之是我一位朋友。」
 
  「唔嗯……」黑斗笠骷髏眼窟內紅光轉淡。「無論如何,你自己小心。既然鎮海女神都給過你勸告了,也該心裡有數。你剛回台灣就有事,也許正是應劫之時。」
 
  「欸?林姐已經先跟你說過啦?她動作真快,不用搭飛機就是方便。」吳卸岱撓撓後腦勺,聳肩一笑。「目前我是沒看出劫從何來,不過,我會注意的。」
 
  「哼,小鬼,別以為看過比較大的場面之後就可以無所畏懼。」黑斗笠骷髏轉過身,灰白披風形如層積之雲。「生命永遠是脆弱的,平凡人也好,你們化承者也好,就算神魔仙妖都一樣,死了就沒了。」
 
  隨即,灰黑光芒乍現,劃向山丘頂端,原地已無骷髏之姿。
 
  在那丘頂雜訊霧氣之中,隱約可見數座石碑並立,莊嚴肅穆。
 
  「我明白的,我明白……」
 
  喃語片刻,瞇眼少年面朝丘下,緩步而行。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63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塵沫境界的化承者|輕小說|奇幻|玄幻

留言共 5 篇留言

洛雅.愛的戰士
女職員一臉想要八卦的樣子……明知道有劫難還是選擇回去,是重視女主的關係嗎?

09-18 13:50

惡顏高
上班就是嗑牙聊八卦,不然還能幹啥呢(欸
趕著回來,也可能是因為怕電腦被人亂動然後硬碟裡的髒髒片子被翻出來之類的啊!09-19 00:15
大漠倉鼠
先留下一塊重乳酪蛋糕,等一下再來看XDD

09-18 20:31

惡顏高
(把重乳酪蛋糕移到捕鼠籠內09-19 00:17
黃勤(金絲眼鏡)
得跟你說聲抱歉,看到這章竟然被吳卸岱(懈怠)這個名字逗樂了(欸)
BTW你的小說畫面感很強,非常羨慕QQ

09-19 12:44

惡顏高
那確實就是我刻意選的哽名啊,甚至連姓氏都算進去了 [e12]
其實男女主角的名字我都想了很久,不想太華麗、又不想太容易撞名、還同時想投射一點角色宿命進去……
把這些都考量完之後,我才發現男主角的名字可以拿來玩哽,順此決定了姓氏

只不過……現有舊稿的劇情中,完全沒有玩這個哽的機會 [e20]09-19 23:54
珀伽索斯(Ama)
看來雖然沫界會碰上打打殺殺的事情,不過看女性職員說「沫界的『穩定區』裡都有網路,也收得到手機信號。」,看來搬到這裡生活似乎真的不錯[e34]

09-25 01:16

惡顏高
沒有網路跟手機訊號還得了!太可怕惹!09-26 01:45
小伽羅
這讓我想起最近正準備看二輪的電影〈第五毀滅〉XDDD

我時常在想我們對於外界的想像,是否一如外邊世界的異生物們對我們的看法,也許雙方都將對方想像成了無惡不作的壞蛋也說不定,我記得有一位研究天文史的朋友,他女友就是研究航太科技的,她開口就是抱怨我們人類,總是把別人想成很恐怖的樣子,想來人類歧視他種的第一步,就是把對方想成壞蛋XDDDD

09-26 09:11

惡顏高
我只接受萌萌美少女外星人! [e22]09-27 00: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東離劍遊紀... 後一篇:[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MIT01大家
【異界轉生】間章已更新,歡迎各位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