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3 GP

第四章59 『甜蜜的點心與不甜的話』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8 00:14:42│贊助:94│人氣:8428


「……您回來得,還真是早吶。」
在打開的宅邸正門前,迎接風塵僕僕的昴的身材高大的女僕,睜大了她那銳利的雙眼低語著。
「因為遇上了一些不得不回來的事情啊。兩天……不對,應該說是三天不見了吧?雖然這麼早就回來而且還沒有事先聯絡過,但能讓我進去嗎?」
坐在氣喘吁吁的帕特拉修背上的昴,感受著半天的路程給自己帶來的疲勞回應著。坐在地龍背上的昴帶著不太好的臉色,依舊說著俏皮話,女僕────法蘭黛莉卡看著昴這樣子,忍不住用手遮掩著自己露出尖牙的嘴角,
「完全沒有問題。如果不能做到無論何時,不論是怎樣的來客都奉上萬全的款待,那就有辱身為主人大人的侍從之名。地龍就由女僕我帶回龍廄,昴大人就請先回宅邸。我會吩咐佩特拉照顧您的。」
「也不用這麼費心啊……啊啊,算了,那就拜託你了啊。」
一邊從帕特拉修背上翻身而下,一邊回應著的昴在落地的時候沒能站穩。雖然借由抓住韁繩避免了摔倒,但看來昴的身體已經承受超過預計的負擔了。
這也是當然的────不僅是不眠不休從『聖域』飛馳回到宅邸,而且本來在離開『聖域』的時候,昴的肉體就處於剛經歷過通宵的疲勞狀態。
雖然有『避風之加護』存在,而且還有帕特拉修在時刻注意著不去增加作為騎手的昴的負擔,但持續六個小時的長途跋涉還是讓昴的肉體承受了巨大的負擔。
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比預想得要僵硬很多,昴決定坦率地接受法蘭黛莉卡的提案。將韁繩交到法蘭黛莉卡的手中,昴撫摸著表現出對自己的擔心的帕特拉修的背部,
「沒問題的,我完全沒問題哦。妳才是,一直陪著我的任性真是謝謝了啊。接下來就回到龍廄,好好地享受一會兒刷子時間慰勞一下自己吧。」
雖然與馬之類的生物不同並沒有豐茂的體毛,但地龍們還是很喜歡用刷子刷過硬質皮膚的感覺。帕特拉修自然也不例外,因為昴的許諾而興奮的帕特拉修接連地用鼻子蹭著昴的身體,正面接受龍鼻攻擊的昴發出「咕哇」的怪叫迅速後退。
「好了好了,還真是活潑吶。那麼一起去龍廄吧,帕特拉修醬。我會幫妳敷上藥膏並且幫你整理好床鋪的。」
「啊啊,那就拜託了。────對了,法蘭黛莉卡。」
「有什麼事嗎?」
牽著帕特拉修的韁繩,法蘭黛莉卡帶著地龍慢慢走向龍廄。而那個背影因為昴的呼喚而停下了,停下腳步的她轉過了頭。
金色的長髮搖動著,儘管女僕的面貌有些兇惡但卻帶著溫柔的表情。對著那樣的她,昴轉動著自己的脖子,
「────今天你,有去山中小屋的預定嗎?」
「……?並沒有這樣的預定,這有什麼問題嗎?」
對於昴低聲提出的問題,法蘭黛莉卡用不可思議的語氣回答著。觀察著她回答時的語氣,表情,視線等一切要素,昴說著「沒什麼」搖了搖頭。
「既然沒有去的預定就沒什麼事情了。帕特拉修的照顧結束之後,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能請你盡快回到宅邸嗎?關於『聖域』的事情,我有不少想要談的話。」
「我明白了。我會盡快回去的。」
彬彬有禮地告辭,法蘭黛莉卡帶著帕特拉修離開了這裡。
一直目送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宅邸的前庭,昴站在原地伸展著身體看向宅邸。────宅邸還是一如既往的威嚴,而這也是在第二天的傍晚用時最少的一次宅邸歸途。
最晚的時限就是第六天的夜裡,而早一點的話就是第四天夜裡。
不管怎麼說,到了那個時刻,終焉之刃都會造訪這裡。
在這之前────
「在終焉造訪之前,必須找出能夠結束終焉的方法啊。」
為此在這次的輪迴裡,昴所做的犧牲實在太多了。
即便是對捨棄注定消失的世界而感受著悲傷,昴也必須將足以作為回報的東西入手。
加菲爾的慟哭也好,看不到的愛蜜莉雅的傷悲也好。
這些犧牲都更加堅定了菜月·昴背對傷痛而繼續戰鬥的覺悟。

※ ※ ※ ※ ※ ※ ※ ※ ※ ※ ※

「哇啊!回來得真早吶!」
迎接著回到宅邸的昴,佩特拉臉頰放光又充滿可愛氣息地說出了這樣的問候。
話語的內容與法蘭黛莉卡之前的話語在含義上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但其中包含的親愛之情和展現的羈絆的重量完全不一樣,佩特拉的話語中能夠感受到明顯的親近之意。
「看上去好像很疲倦的樣子,沒問題嗎?唔呣,請問您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嗎?現在的話,浴場的準備很快就能結束,所以還是先請準備沐浴吧……有什麼事情嗎?」
「沒什麼,只是看到佩特拉就真心覺得好像被治癒了一樣啊。回想起來的話在這次,能夠表裡如一地,不去思考任何爾虞我詐地接觸交談的對象也就只有佩特拉了啊。」
敬語和平常用語交替使用著,佩特拉在昴的身邊活潑地轉來轉去忙裡忙外。
向她那栗色的頭髮伸出手撫摸著,而從她的喉嚨中發出了喜悅的聲音並且靠近蹭著昴的舉止實在是太過可愛了。就和之前說的一樣,感覺被治癒了。
與此同時,閃過昴的腦海中的,是之前在宅邸發生的事情,還有造訪佩特拉身邊的那過於殘酷的結束。
「佩特拉,雖然很突然……能聽一聽,我的請求嗎?」
「……唔。可以啊,嗯。如果是昴大人的願望的話,無論什麼人家都會接受的哦。」
「這還真是,比什麼都讓人振奮的話語啊。是呢。有些重要的事情想說。之後法蘭黛莉卡應該也會盡快回來的,我想在會話室進行談話。能準備一些茶水嗎?」
「也和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有關嗎?」
「啊。那是說不定會左右今後事態發展的,佩特拉也是並非毫無關係的相關者之一的談話啊。我希望你也能夠在場啊。」
「並非,毫無關係……」
手抵住嘴角,佩特拉擺出了陷入思考的姿勢。然後她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地抬起頭,臉頰略微地染上了緋紅,
「那是,關於人家和昴大人的重要的事情嗎?」
「嗯,這麼說也不是不行吶?對於佩特拉也好,對於我也好,那毋庸置疑都算是重要的事情。畢竟,那並非只有兩個人就能結束的話題啊。」
「但是,那種事情最重要的還是當事人的心情啊。」
「心情?心情啊?心情也是……挺重要的吧?如果不合人意的話就無法做成也是事實,這麼說……也應該沒什麼錯誤吧?」
對著再三確認的佩特拉點頭表示肯定,少女欣喜的表情更加閃耀起來,她直接就在原地轉了一圈。然後像是在跳舞一樣在宅邸中奔跑著。
「馬上!人家馬上就回來!絕對不允許逃跑哦!」
「我哪裡都不會逃啊,倒是佩特拉你,跑得那麼急當心別摔倒哦?」
興致高漲地登上宅邸的二樓,佩特拉向著準備室飛奔過去。突然地,昴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對著她的背影叫了一聲「佩特拉!」
「佩特拉,手帕真是多謝了。雖然可能等會兒要說的話和佩特拉預想的不一樣,但還是幫大忙了啊。」
「真的嗎?人家,真的幫上昴的忙了嗎?」
「嗯,就像撿回一條命……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對勁,但就是這樣的感覺啊。」
昴從懷中取出的白色的手帕,那是佩特拉親手縫製並贈予昴的禮物。
然後在之前的輪迴中,在昴與『嫉妒』的魔女邂逅之時,這也成為了在自己即將被吞噬的時候用來自盡的凶器。雖然關於這點昴並不能排除其中有艾姬多娜的插手,但最初的契機還是佩特拉對自己的心意。
仔細想想的話,如果其中有艾姬多娜的插手的話,就算是現在這方手帕應該依舊能夠發揮作為凶器的作用吧。參照之前的輪迴,手帕的「扳機」應該就是,當昴遭遇危機生命的危險時,或者是將使用魔法而必須的魔力注入其中時。至於後者的話,因為難度較高,昴並不能做到這點。
「但不管怎麼說,都是多虧了佩特拉啊。這份恩惠的回禮,我也不得不還啊。」
「那麼就,約會!和人家約會一次!」
「那是,從愛蜜莉雅那裡聽說的嗎?」
那是作為成功解決魔獸騷動的獎勵,昴和愛蜜莉雅在阿拉姆村進行的第一次的約會。
讀得懂氣氛的村人還有孩子們都出於好意讓昴和愛蜜莉雅享受了一段二人世界,而佩特拉應該就是想起了那時的事情。
「我明白了。那就請讓我作為護衛同行吧。成為佩特拉的初次約會的對象什麼的,還真是奢侈而光榮的事情啊。」
「約好了哦!」
「嗯,約好了吶。」
用著歡快的語氣說完話,帶著如鮮花綻放一般微笑的佩特拉揮了揮手,然後向著通道小跑而去。
目送著那嬌小的背影,昴在自己心中想像著佩特拉的未來。畢竟她是一個現在就能夠期待未來的成長的,擁有惹人憐愛的容姿的女孩。再過五年,不對只要三年,她的身體就會如綻放的花蕾一般長大,也肯定會長成令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美麗少女吧。
到了那個時候,她也應該會逐漸淡忘對昴的戀慕之情吧,而這樣的她卻將昴選為初次約會的對象這一事實,也肯定會帶給昴相當大的充斥著罪惡感的滿足感吧。所以,
「下次我一定會,完成這個約定的啊,佩特拉。」
在這個注定消失的世界中締結的約定,並不會留在她的內心。
然而,昴卻會永遠記得交換了這個約定的事實。
在能夠選擇真正的未來的時候,昴也肯定會去和她交換同樣的約定。
一邊在腦中浮現出佩特拉的笑顏,昴一邊這麼在自己的心中起誓,然後向著會話室踏出了腳步。

※ ※ ※ ※ ※ ※ ※ ※ ※ ※ ※

坐在會話室內的沙發上的昴苦笑地看著,坐在自己正對面的,紅著臉頰擺出一副不悅表情鼓起腮幫的佩特拉。
坐在沙發上不悅地前後擺動著小腿,聽完最初的話題內容的佩特拉完全沒有掩藏自己的不滿。昴微笑地看著少女那孩子氣的舉止,但坐在一邊的前輩女僕對此就頗有微詞了,
「擺出那樣的表情是想做什麼,佩特拉。在昴大人面前這是很失禮的行為吶。」
「但是但是,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
「沒有什麼但是吶。就算是面對熟悉的,親近的對象也不能失去禮節。如果不在平時就注意這點的話,又如何能夠肯定在關鍵時刻做得到呢?雖然你是一個悟性很高的孩子,但在這方面還是不夠注意吶。」
「嗚~」
被指責得低下頭的佩特拉像是在後悔一樣咬著嘴唇。
有些不忍心看到少女被正論不斷指責,昴說著「算了算了,這方面的話……」想要圓場,卻被法蘭黛莉卡盯了一眼只得作罷。
與從龍廄回來的法蘭黛莉卡,還有做好茶水準備的佩特拉會和後,在會話室內定下心來的三人喝了口茶水,然後就開始了重要的談話。
現在的佩特拉,正因為昴最初做出的開場白而處於不高興的狀態。而那個開場白的內容則是,
「為什麼,人家不得不離開宅邸呢?人家,明明才在宅邸工作了一周左右的時間啊……」
對擺出潸然欲哭的表情追問著的佩特拉,昴的內心感受到了無比的罪惡感。然而,考慮到未來即將在宅邸發生的慘劇,因為罪惡感而過於天真地允許她留下是更加無法允許的事情。
昴不斷在內心告誡著自己要狠下心,然後對著佩特拉搖了搖頭,
「並不是讓佩特拉就此不再回到宅邸啊。也並不是要解雇佩特拉,只是讓你在阿拉姆村待上一周的時間……實話說,我希望你在這段時間能夠回到家裡吶。」
「不能說出理由,是這樣嗎?」
「……不能細說啊。不過,有危機正在逼近宅邸這件事情是事實。就在最近,這裡也被魔女教襲擊了這件事法蘭黛莉卡你也應該知道了吧?」
魔女教,聽到這個名字的瞬間,法蘭黛莉卡的表情改變了。
那是在她不在宅邸時發生的事情,大約在兩周前,由貝特魯吉烏斯率領的魔女教徒襲擊了宅邸和阿拉姆村。
身為『聖域』出身的法蘭黛莉卡應該是能夠理解,因為愛蜜莉雅的存在而引起那些異端者的注意,從而招致這種事態這一事實的。
就像昴預料的一樣,法蘭黛莉卡露出了複雜的表情點了點頭,
「如果那是事實的話,那我也認為昴大人的判斷是合理的。畢竟佩特拉你,還沒有足以自保的手段啊。」
「人家沒有關係的啊!昴大人一定會保護人家的啊!」
「雖然我也想像個男子漢一樣說出交給我吧這種話,但我還是明白自己實力不夠和能力不足這樣的事實的啊,正因為對此有所自覺,所以我不會隨隨便便說出那種逞強的話語啊。」
儘管佩特拉對著法蘭黛莉卡起身反駁,但她那幼稚的反駁很快就因為昴承認自身的無力而變得無法令人信服起來。對於昴的回答,佩特拉失落地垂下了肩膀,而法蘭黛莉卡則像是在安慰失落的少女一樣撫摸著她小栗色的頭髮,
「佩特拉,不能這麼消沉哦。昴大人他,親口承認自身能力的不足這是一件多麼令他後悔的事情,我想你應該還沒有笨到無法理解吧?」
「……嗯,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
「無論是誰都會歎息自己能力的不足。昴大人,還有你也不會例外。昴大人在承認了自己的無力的基礎上,還在尋找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那麼佩特拉,你又有什麼打算呢?」
「啊嗚~」
聽完這番勸解,雙目含淚的佩特拉再次因為後悔而咬著嘴唇保持沉默。
「人,人家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宅邸裡,就真的沒有嗎?」
「……嗯,抱歉。這次在宅邸裡,並沒有佩特拉你能夠幫得上忙的事情。而且我自己也是能力不足,沒有餘力去注意保護佩特拉你。關於這點,實在抱歉。」
看著低下頭致歉的昴,佩特拉緊緊地閉上了雙眸用衣袖擦拭著眼睛。
擦完後,就那樣抬起的臉上已然找不到任何的淚痕。只有微紅的眼角昭示著她方纔的悲傷,佩特拉小心地提起短裙的裙角向昴施禮,
「人家明白了,昴大人。佩特拉從今晚開始,就暫且告辭了。在所有問題都安穩地解決之後,請務必召回人家。」
「啊啊,那是肯定的啊。在所有問題都解決之後啊……」
在那個時候,宅邸的所有成員,如果可能的話還有『聖域』的主要人物們都能露出真心的笑顏就是再好不過的未來了啊。
佩特拉接受了昴的提案,而這也代表著最初的話題就此告一段落。
────被賦予了收拾喝完的茶具,還有簡單整理自己的私人物品的任務的佩特拉離開了會話室,留在房間裡的也就只剩下昴和法蘭黛莉卡兩個人了。
看著發出聲響關上的房門,感覺著佩特拉在走廊上漸行漸遠的腳步聲,昴拿起配茶用的烤點心,品味著擴散在舌尖的甜蜜味道,
「我能問妳一些問題嗎,法蘭黛莉卡?」
「視問題的內容而定吶,昴大人。」
昴對於她那好像理所當然一樣的回答報以苦笑。而法蘭黛莉卡保持著淡然的表情,等待著昴的提問開始。
做了一次深呼吸,昴在腦中猶豫了一下最初應該詢問的是什麼。然而,昴最希望從她口中知道的事情,其實也只有一件。
「加菲爾他,到底想在『聖域』裡做什麼?」
「────您和我那不肖的弟弟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發生了各種,摩擦對立的事情啊。而那些摩擦與對立,究竟是會以絕對無法互相理解而告終,還是能夠以話語去和解,我就是想要看清這點啊。」
根據這個問題的回答,昴的行動方針也會做出調整。
將加菲爾視為必須打倒的敵人,還是有說服價值的盟友。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您竟然能從弟弟那裡問出我和弟弟的關係吶。」
「琉茲婆婆並沒有否定這點啊。琉茲婆婆,你應該是認識的吧。」
「那是當然的啊。那可是我還在『聖域』的時候,照顧著舉目無親的我和弟弟的親人一般的存在……考慮到她經歷過的歲月,與其說是母親大人還是應該說是像婆婆大人一樣啊。」
「畢竟加菲爾也是老太婆老太婆地稱呼琉茲婆婆的啊。」
在離去之際,加菲爾那聲飽含悲痛的『婆婆』的稱呼依舊在昴的耳邊揮之不去。
也有可能,過去的加菲爾就是那麼稱呼琉茲的。雖然現在經常裝作粗魯地稱呼著「老太婆」,但如果那才是他的真心的話,
「加菲爾那傢伙該不會是,相當地喜歡著琉茲婆婆吧?」
「要說是對婆婆大人的態度的話……就是那樣啊。雖然弟弟他看似粗魯,但他的本性實際上是很重視感情的,我認為他對婆婆大人的親愛之情是無比強烈的啊。雖然他本人可能很想掩蓋這一點。」
就算是從姐姐的眼光看上去,加菲爾對琉茲的家人之情也是相當明顯的。
雖然仍舊無法理解昴是在哪裡搞錯了,以至於讓肩負守護『聖域』職責的他選擇採取那樣的暴行啊。
「是否能夠原諒,考慮到那傢伙的所作所為還是得另說啊。」
「昴大人?」
「沒什麼。只是想到一些事情然後內心湧起了一些敵意而已。雖然我也想做到不帶著主觀印象去判斷事物啊。」
加菲爾究竟是抱著怎樣的想法引起村人大屠殺的慘劇,現在的昴完全無法理解他那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但是,作為在『聖域』中進行的不老不死實驗的副產物,使琉茲·梅爾服從命令的指揮權還有那座設施的管理權,毋庸置疑都是掌握在他手中的。
而這樣的他又是為何會去將設施破壞掉。而且在此之前,他究竟是為什麼能夠獲得指揮權的呢,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
「法蘭黛莉卡。我已經知道你曾經也是『聖域』的居民。作為四分之一混血的你並不會受到結界的束縛,能夠自由出入結界這一事實我也知道了。」
「您已經知道到這種程度了啊……」
「加菲爾也是處於和你相同的立場,本來是能夠到外面來的他卻還是選擇留在了『聖域』啊。吶,法蘭黛莉卡。你知道……『聖域』這個地方是為了什麼目的才被製造出來的嗎?」
自從昴向『聖域』進發之後,就時間軸來說只是經過了四天。對於在此期間就能夠得到如此匪夷所思的情報量的昴,法蘭黛莉卡表現出了由衷的驚訝,而對於昴之後的提問,她更加睜大了雙眼。然後,
「很抱歉。我並沒有詳細地瞭解過這件事情。雖然我也是知道,『聖域』是過去的那位『貪婪』的魔女為了進行某個實驗而製造的場所……」
「並不瞭解?真的嗎?妳不打算改變妳的這個回答嗎?」
「雖然不知道您在懷疑什麼,但我不會改變我的回答吶。『聖域』是魔女的實驗場,現在那裡依舊殘留著魔女張開的結界,如果不通過『試練』就無法將之解放。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些。」
法蘭黛莉卡慢慢搖頭表示出對於昴的懷疑的否定。昴並沒有確認她所說出的話語是否屬實的方法,但他認為法蘭黛莉卡她看上去並沒有在說謊。
那也就是說,法蘭黛莉卡並不知道不老不死實驗的詳細內容。那也意味著,她應該缺乏實驗產生的副產物的理解。
「請等一下。那麼,法蘭黛莉卡……妳完全不知道複製體的指揮權什麼的嗎?」
「指揮權……嗎?很抱歉,我並沒有聽說過那種東西。」
她用和剛才相同的語音語調作出了否定。
對於她的回答,昴無言以對,之後他就像失去全身的力量般癱坐在沙發上。
「真是非常抱歉。好像是,我的回答沒有達到您的期待吶。」
「不,沒什麼。並不是在責怪妳。……法蘭黛莉卡是在大概幾年前離開『聖域』的?我,能夠問一下嗎?」
「我從『聖域』出來然後在這個宅邸工作,已經是差不多七年前的事情了吶。拉姆來到宅邸的時間比我稍微晚一點,說我是最早在這裡工作的女僕也不為過吶。」
回憶著過去的她的話語中並沒有出現雷姆的名字,對於法蘭黛莉卡所持有的關於『聖域』的情報量與之前的輪迴並什麼改變這一事實,昴歎了口氣。
經過這番對話,昴認為法蘭黛莉卡雖然持有情報,但因為某種理由而對自己隱藏,這種可能性基本可以判斷是零了。儘管改變了提問的方式和內容,她的回答還是沒有改變,這一情況也能夠證明其話語的真實性。
法蘭黛莉卡對不老不死實驗的真相,甚至有可能對琉茲的複製體的存在都一無所知。要麼就是琉茲很完美地隱藏了平日裡的交接工作,要麼就是現在舉止很有條理的法蘭黛莉卡在她的小時候,也曾經是一個粗心大意的少女啊。
「但是這樣的話,無法理解的就是加菲爾了啊。那傢伙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得知『聖域』的真相的呢……?」
既然持有著複製體們的指揮權,那加菲爾肯定是知道那座設施的。就算沒有那個原因,在之後將那個設施破壞掉的大概也是他啊。
加菲爾知道以琉茲·梅爾作為實驗品的實驗。知道就連姐姐都不知道的真相的他,應該是在姐姐離開『聖域』以後才知曉的。又或許是正因為知曉了真相,他才選擇了留在『聖域』。
「────啊。」
在如此思考著的昴突然地,察覺到了因為自己過於疏忽而漏看的事實。而在察覺的瞬間,昴對自己的愚蠢實在是無話可說了。
「那傢伙既然能夠持有複製體的控制權,不就代表著他也和我一樣達成了同樣的條件不是嗎。那也就是說,那傢伙也通過了貪婪的使徒之類莫名其妙的測試吶……」
那不也就是,加菲爾也曾經與『貪婪』的魔女,與艾姬多娜見過面的最好的證明嗎?
為何之前沒有察覺到這個事實,雙手抱頭的昴這麼責備著自己。如果加菲爾與艾姬多娜見過面的話,也就能夠解釋指揮權的歸屬問題了。他那對於『試練』帶有偏見看法的態度也好,對於沒能成功通過『試練』的愛蜜莉雅的同情也好,也都能夠解釋得通了。
「法蘭黛莉卡。────加菲爾那傢伙,曾經挑戰過『試練』嗎?」
「────!為什麼您會知道?」
「這也是綜合考慮多方面條件才得出的結論啊。雖然應該是理所當然地失敗了……具體的情況是怎樣的呢?」
法蘭黛莉卡的肯定讓昴像是找到了問題的核心一角一樣握緊了拳頭。
對著有些興奮的昴歎了口氣,法蘭黛莉卡像是回憶著過去發生的事情一樣閉上了雙眼。
「……希望『聖域』能夠獲得解放的,並非只有我吶。弟弟他也是,有著為了讓婆婆大人她們看到外界的世界而努力的時期啊。當時還很年幼的弟弟,悄悄地溜進墓室挑戰『試練』。對於他那種莽撞的行為,我也曾經羨慕過啊。」
「法蘭黛莉卡妳,有進去過嗎?」
「對我來說,並沒有那麼做的勇氣啊。儘管我也明白,只要通過其中的『試練』,就能夠解放『聖域』。但我一直被叮囑著那裡是禁止進入的場所,我也一直遵守著這樣的叮囑。而對於不管不顧溜進墓室的弟弟,我其實是很羨慕的啊。」
那是能夠想像得出的姿態。
比現在的性格還要莽撞的幼年加菲爾應該是躊躇滿志地去挑戰墓室裡的『試練』的。只是單純而率直地,懷著想讓最喜歡的家人們看到外面的世界這一美好的希望。
然而,
「進入墓室的弟弟一去不歸,我對於沒阻止他而感到後悔不已,於是去找婆婆大人……雖然婆婆大人也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迅速下定決心進入墓室了。然後過了一會兒,婆婆大人帶著弟弟回到了正在祈禱著的我的面前。但是,」
────決不允許再次進入墓室。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部忘記,無論是誰都不要提起。
好像就像這樣,法蘭黛莉卡被琉茲嚴肅地叮嚀了。
聽完這番話,昴想起了以前出現過的琉茲的發言自相矛盾之處。說進過墓室的琉茲,與斷言自己沒有進過墓室的琉茲。
存在複數的琉茲,而知道她們被無法說謊的事實束縛著這點昴也已經接受了,昴也是從這個方向去解釋經歷過和沒有經歷過這個琉茲自身存在的矛盾的。
而聽完剛才那番話語之後,
「加菲爾曾經,接受過一次『試練』。然後,他應該是在那裡與『貪婪』的魔女見面的。而這樣也終於,讓各種事情的脈絡清晰起來了啊。」
加菲爾對『試練』抱有的情感,還有他能夠擁有指揮權的理由。
現在的問題就在於他究竟在『過去』看到了什麼。他又是為何會去拒絕希望解放『聖域』而行動的昴。然後就是,艾姬多娜又是為何沒有告知昴關於加菲爾的事情。答案也都在墓室之中。
「最少還必須和艾姬多娜見一次面啊。」
為了從全知的魔女口中,問出所有隱藏的真相。
法蘭黛莉卡沉默地看著,默默堅定著自己決意的昴。
察覺到她的視線的昴撓了撓臉,之後小聲說著「抱歉」,
「很多方面都是,啊。感覺問了妳好多,妳不想被問到的事情啊。」
「請不用在意,這也是必要的舉動吶。我也得到過主人大人的命令。像這樣的說明,如果能夠……對愛蜜莉雅大人解放『聖域』起到幫助的話,對我來說就什麼問題也沒有了啊。」
「『聖域』是,肯定會被解放的啊。畢竟我有著不這麼做不行的理由啊,無論使用什麼手段,我都一定會讓『聖域』解放的。不過,那樣又會對加菲爾的願望造成多大的影響,說實話,對我來說還是先拋在腦後了」
「…………」
「加菲爾究竟有什麼想法,我完全無法理解。在最壞的情況下,不管他抱有什麼想法,那都會與我想要做的事情出現衝突,就算這樣,我也會將他作為障礙而克服,然後按照我的想法行動。雖然很抱歉。但我只會去選擇最多數人的幸福啊。」
宅邸與『聖域』兩方都會造訪的災難。如果在為了將之迴避而行動的昴面前出現阻礙的話,昴已經做好了將阻礙一一清理掉的覺悟了。
聽完昴的回答,法蘭黛莉卡鄭重地閉了一次雙眼,
「我那不肖的弟弟,就請您多多指教了。」
────像這樣,法蘭黛莉卡低下頭回答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598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 篇留言

我吶兒強
勤勉阿!!!

09-18 03:34

lifeagain
大腦~~大腦在顫抖

09-21 04:02

伊莉雅我老婆(花)
快變切嗣爸爸了…

10-12 16: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58 『婆婆』... 後一篇:第四章60 『結束終焉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ine1225大家
小屋主要以繪圖為主,有興趣不妨進來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