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第七節『遊擊騎士莫德雷德』

作者: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2016-09-17 17:47:53│贊助:72│人氣:2220
第七節『遊擊騎士莫德雷德』

咒腕哈桑
「居然在西村發現了遊擊騎士……」
「阿拉修大人,敵軍與村子的距離還有多少!?」

阿拉修
「就差一個山頭!」
「狼煙的顏色是黑色,這說明離接觸已經很近了!」

瑪修
「西村……其他的村子已經被襲擊了嘛!?」
「這樣要是不趕快去幫忙的話……!」

≪瑪修,冷靜≫
≪遊擊騎士是啥?≫←

阿拉修
「啊啊,圓桌騎士中也有不配屬在王都,」
「而是給予外面城寨為領地的傢伙。」
「作為圓桌騎士被從聖都中趕出來除了懲罰以外不會是其他的了。」
「嘛,不知道甚麼理由而被獅子王所討厭了吧。」
「跟不動的守衛高文正好相反,」
「是到處奔迴擊潰敵方勢力的獵犬。」

Dr.羅曼
「不過也不能放著不管。」
「你們的同伴不是很貴重的戰力嗎?」

咒腕哈桑
「……當然。可是,從這裡要到西村不管再怎麼趕都必須花上兩天的時間……」
「現在趕過去就已經……」

阿拉修
「百貌大姊雖然很擅長拖延時間……」
「不過就算如此,也頂多撐半天吧。」

≪請他們捨棄村子逃到這裡呢?≫
≪……要是達文西醬在的話……≫←

瑪修
「這個時候要是達文西醬在的話……」
「也許就會輕鬆的說出”那麼就從空中飛過去吧”……」

阿拉修
「哦!對啊,還有那個方法哪。」
「那樣的話也許還來得及。」

貝德維爾
「哈?」

咒腕哈桑
「你說甚麼?」

≪阿拉修?≫

阿拉修
「哎呀,只需要一次,單程的話,」
「從空中飛過去一口氣移動也是可以做到的哦。」
「只不過也是有相對應的風險在。」
「雖然沒辦法一口氣就到西村,這樣也可以嗎?」

≪不打緊,現在就出發吧!≫←
≪來去幫助西村吧!≫

咒腕的哈桑
「……千秋大人……」

阿拉修
「好。那麼就決定強襲的成員吧。」
「我是當然的,千秋跟瑪修。」
「騎士老哥打算如何?」
「對手可是圓桌哦?行嗎?」

貝德維爾
「謝謝你的擔心。不過這是不需要的。」
「我並不是獅子王的騎士。」

阿拉修
「說得好。那麼要移動囉,跟我來!」

阿拉修
「那邊有被破壞的家的屋頂給用黏土補強的地基。」
「看仔細了。上面有附把手吧?」

瑪修
「啊……有附呢。」
「仔細一看連腳跟可以踩進去的洞也有。」

貝德維爾
「抓著這個把手,把腳給伸進這個洞……」
「變成有點像匍匐的體勢了……」

阿拉修
「閒聊晚點再說,緊緊抓好了!」
「千秋在瑪修的旁邊。」
「瑪修,好好抓緊召主了哦。」
「因為等會可是會超過時速300公里以上的哪。」

瑪修
「誒……那個,阿拉修・卡曼加。」
「你在……做甚麼啊?」

阿拉修
「在做甚麼,在地基上用把繩子拉好固定,」
「就這樣直接接上特大的箭。」
「好咧,準備完成。角度在這樣的地方嗎。」
「今天是順風啊。在到達西村的前面要飛囉!」

貝德維爾
「難道說……居然……」

瑪修
「誒誒,就是說呢。也不是在說笑話。」
「就是那個難道。」

阿拉修
「蠢蛋,豈能夠用笑話來結束啊!」
「這可是拚上性命,在酒會時的固定梗哦!」
「跟著地基連上箭。直接毫不猶豫地把箭放出。」
「箭,可以飛到20公里處。而且跟著地基一起飛。」
「吶?很簡單吧?」

≪是笨蛋啊這個人——!≫

阿拉修
「笨蛋的是你啦!」
「會咬到舌頭哦,認真一點!」

瑪修
「哪——阿拉修先生,進入了射擊態勢!」
「是認真的,這個人!」
「歸根究柢用這種方法來飛行,」
「是不可能做得到的啊!」

Dr.羅曼
「不,這個是能做到的哪。」
「從者的寶具並不通用於一般法則。」
「大致上,頂多10幾20公里的距離,」
「對他來說只是像準備運動一樣的事情唷。」

阿拉修
「哦,說得好吶老兄!」
「交給我吧,已經看到了很好的著陸點了哪!」

瑪修
「那個不是著陸而是落下地點——」
「召主,請你抓好了!」

瑪修
「啊———————————」
「啊啊啊啊啊———————!」

≪真的飛起來了——!?≫
≪這個是寶具・人類大砲……!≫←

瑪修 
「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

貝德維爾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緊嗎」
「LLLLLLLady,大家家家家家家!」

Dr.羅曼
「啊哈哈。你看看千秋君。」
「貝德維爾的嘴頰因為氣流的關係在震動哦!」

瑪修
「醫——生——!」
「對貝貝貝貝貝貝貝德卿太失禮禮禮禮禮了!」

阿拉修
「差不多了嗎。」
「全員,做好著陸的衝擊準備!」
「撞擊的瞬間,土台會撞得粉碎的關係!」
「各自抓最好的感覺時機做好受身!」
「瑪修,千秋由我來顧!」
「你做好顧好自己就行了!」

瑪修
「好,好的!召主就拜託你了,」
「阿拉修先生……!」

貝德維爾
「要—撞—上—去—了—!」
「二,一,零———!」(碰!)

阿拉修
「很好,這次成功了哪。」
「降落到地面了哦千秋。」

≪啊哇,啊哇哇哇哇……≫

阿拉修
「只有在高處才能做到有效的大陸間彈道移動……」
「連我都覺得這真是正確的射擊。」
「話說回來,」
「為什麼要說這只能有一次呢。」
「因為大多數的傢伙玩了一次這個,」
「就會說”絕對不來第二次”而被討厭的關係。」

≪不要再給我玩第二次了!≫

瑪修
「痛痛痛痛痛痛……前輩,你沒事吧——!?」
「掉到哪裡了——!?」

阿拉修
「哦嗚,這邊瑪修!」
「貝德維爾卿在嗎—!?」

貝德維爾
「沒事!雖然嘴頰還是鬆動的!」

阿拉修
「姆嗚。這兩人還在興奮中的樣子哪……」
「明明接下來就要進入戰鬥了,真是的。」

咒腕哈桑
「那也是沒辦法的啊。」
「就連我剛才都感到膽戰心驚了哪。」

≪哈桑……!?≫
≪甚麼時候……!?≫←

咒腕哈桑
「因為發現了只有你們才找得到往西村的山野小道的關係。」
「……不過,在那之前。」

???
「Fuuuuu——」
「GuRuAAAAAAAAAAAAA ——!」

瑪修
「召主,我們被包圍了!」
「戰鬥,無法躲避!」

阿拉修
「呿。想說看到了不錯的窪地沒想到是野獸的巢穴嗎。」
「對你們來說可能算是個災難,不過我們也是很忙的哪——」
「要擋路的話就只好射殺了!」

貝德維爾
「(呼呼呼。要說災難的話我們這邊也是唷,卡曼加大人)」

-戰鬥突入-

百貌哈桑
「咕——!」

莫德雷德
「噢啦噢啦,快給我去死吧!」
「一個接一個很煩啊,妳這傢伙!」

百貌哈桑
「可惡——是怎麼,知道這個村子的位置……!」
「我們的隱僻應該沒有漏洞才對……!」

莫德雷德
「啊? 誰知道啊那種東西。」
「像這樣的就靠直覺啦,直覺。」
「只不過是感覺陰氣又狹窄,感覺像是喪家犬會待的地方」
「用聖劍打個一發就賓果!如此而已啦。」
「嘛啊,只不過中獎的不是最想要的那個哪!」
「明明是想把蘭斯洛特那傢伙給放跑的叛逆者——」
「從他那邊給搶過來的,」
「沒想到卻抓到了這樣的殘念獎咧。」
「……沒錯,可惡。本來是個讓蘭斯的顏面盡失,」
「然後跟父上報告的大好機會的說——」
「把這個鬱悶的村子給殺光這種程度的話」
「別說被稱讚了連被罵的程度都不會有!」
「該怎麼補償我啊!?」
「離俺被處刑的日子連幾天都不到了!」

百貌哈桑
「……處刑? 妳說妳要被處刑嗎?」
「身為圓桌騎士的你?」

莫德雷德
「哦嗚,就是說啊! 等父上的聖拔一結束,」
「聖都以外的所有人通通都要去另一個世界啦!」
「就是說沒有得到聖都的城的俺,」
「也要歡喜地被燒光啦!」
「所以啊,吶? 為了不要白白送死做個人情,」
「把叛逆者們逃去的村子給告訴俺嘛。」
「這樣一來就讓你死得輕鬆點哦。」
「村子裡的傢伙們也不會有多餘的要脅,只把頭給砍下來就結束咧?」

百貌哈桑
「居然做這種蠢事……你簡直是瘋了。」
「已經完全喪失信仰神的心了嗎……」(砍!)

莫德雷德
「啊—吵死了。」
「才要懷疑忤逆父上的你們是不是正常的咧。」

士兵
「莫德雷德卿!」
「從後方出現的敵人的伏兵!」
「已經有獅子王陛下所賜予的數名肅正騎士,」
「被打倒的報告了!」

莫德雷德
「啊? 那邊的雜兵怎麼可能打倒那些空殼子啊。」
「不是奧茲曼帝亞斯那邊的怪物嗎?」
「那些傢伙,無論甚麼時候打破同盟也不奇怪吧。」

士兵
「那個是……敵人被認定為是數名的從者!」

莫德雷德
「啊啊——你說,從者?」

-場景轉換-

咒腕哈桑
「能夠看見了哦……!」
「遊擊騎士部隊的隊尾……!」

貝德維爾
「就直接這樣衝上去奇襲!」
「阿拉修大人就在後方做掩護!」

阿拉修
「了解!」
「你們背後的守護就交給俺啦!」

瑪修
「與敵軍接觸還剩五秒……!」
「要上了,前輩!」

-戰鬥突入-

肅正騎士
「怎麼可能……你們,到底是從,哪裡——」(消失)

瑪修
「雖然難以置信可是裡面是個空的!」

Dr.蘿蔓
「有強力的魔力反應要過來囉!」
「不會錯的,是圓桌騎士!」

莫德雷德
「唷,終於來啦廢物們,歡迎咧!」
「沒想到會在跟前(你們會)來這不是還有那麼點可取之處嗎!」

瑪修
「召主,果然是莫德雷德……!」
「是倫敦那時候的,那個莫德雷德!」

莫德雷德
「? 別一直叫別人的名字叫那麼多遍啊。」
「誰啊你們。 是俺的粉絲嗎?」
「也難怪,都殺了那麼多的異教徒。」
「俺也該是個名人了吧。」

瑪修
「是不知道我們的——」
「跟在倫敦被召幻出來的莫德雷德是不同人呢……」

莫德雷德
「甚麼啦,突然一個溫馴的態度。」
「俺才不知道你們——」
「不。還記得呢。」
「雖然姿態不一樣,不過對你的魔力還有記憶。」
「……還想說怎麼沒有回應父上的召集,你啊,」
「在那種地方做甚麼。」
「難道說叛逆者就是你嗎……?」
「…………是嗎。要是你的話,嘛啊,也是有可能的哪。」
「對現在的亞瑟王能夠正面說出抱怨的人也就只有你了吧。」
「只不過稍微,來得太晚了哪。」

瑪修
「莫德雷德……?」
「那個……願意跟我們商量是嗎?」

莫德雷德
「笨-蛋,誰會跟你們搞甚麼商量啊!」
「不管是誰只要擋到俺的都是敵人!」
「那邊的魔術師就是那個召主吧?」
「這是阿格凡所拜託的,特別要把你給幹掉哦!」

≪不想跟你戰鬥!≫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

莫德雷德
「這是當然的囉!」
「因為這可是最~~棒的樂趣了啊!」
「聽好了,這可是狩獵異教徒唷?」
「明明這麼弱卻又拼死的反逆又抵抗——」
「一個接一個把他們像個蟲子一樣給捏爆哪!」
「也能夠明白十字軍那些傢伙的感覺了啊!」

Dr.蘿蔓
「千秋君。」
「她並不是倫敦那時的莫德雷德。」
「要是顧留情面的你可是會被殺的。」
「——必須全力,把他做為一個敵人與之戰鬥。」

莫德雷德
「要戰的話也很好哪?」
「俺所被授予的祝福是”失控”。」
「在俺的靈魂燃燒殆盡之前都會持續的釋放聖劍。」
「幾百,幾千的軍隊都是俺的敵人。」
「你們是一、二、三……」
「搞甚麼嘛,就只有三騎而已啊!」
「頂多一人的召主跟三騎的從者根本不是對手。」
「當做遊戲也太無——等等。」
「——喂。」
「怎麼一回事。怎麼一回事啊,這是。」
「為什麼你會在那裡?」
不可能會在的吧,特別是你。
「呐啊,說得沒錯吧三流騎士!?」
「你這傢伙混在叛逆者裡面甚麼的,簡直是最無聊的笑話啊!」

貝德維爾
「……我沒有任何要跟你說的話。」
「要說有甚麼怨恨之言的話我也是一樣。」
「雖然到達獅子王那裡是我的目的,」
「不過就只有現在暫且忘卻吧。」
「叛逆的騎士莫德雷德。」
「踐踏亞瑟王理想的不忠者。」
「你那髒污的聖劍才是,」
「不忍看見的最糟糕現實。」

「鳳嗚,鳳——嗚!?」

莫德雷德
「蛤——!」
「這不是說了一口大話嗎,懦夫!」
「有趣!就好好讓你想起一次也不曾贏過俺的悲慘現實吧!」

Dr.羅曼
「要來囉……! 與圓桌騎士的第二戰!」
「要當心他們的特殊技能……!」

-戰鬥突入-

莫德雷德
「———!」

貝德維爾
「咕——!」(鏘!)

瑪修
「敵方圓桌騎士,非常強力……!」
「要是有絲毫的大意就會展開寶具……!」
「雖然現在,由貝德維爾在做妨礙,」
「不過這下去終究會……!」

莫德雷德
「還真是誇張的義手啊!」
「讓你說出大話的自信來源就是這個嗎!」
「懦夫,這玩意兒是從哪裡得到的啊!?」
「這在圓桌(俺們)的記憶中可沒有啊,這玩意兒!」

貝德維爾
「……記憶中沒有,嗎。……這樣的話如何啊。」
「也許只是你的小鳥腦想不起來而已,也說不定唷?」

莫德雷德
「——你是想說俺的腦子很蠢是嗎?」
「不對,你已經說了啊。之前開始你這傢伙就已經說過了啊。」
「少自大了貝德維爾。」
「你這傢伙只不過,是在坐在剩下位席的軟弱騎士罷了。」
「要不是阿格凡早死,」
「你這傢伙連跟隨王的資格都沒有。」
「你這傢伙!只不過是亞瑟王比較看得起你的!」
「在俺以下的騎士!」

貝德維爾
「……沒錯,就如你所說。」
「我與其他的騎士比起來是遠遠不及。」
「沒有精靈的加護,沒有太陽的加護,」
「也沒有天賦的才能……。」
「只不過是同座的一屆騎士。」
「王直到都托付給了,這樣的我。」
「為了報答這份恩情,我得到了這個手腕。」
「是大魔術師梅林所賜與的,這個努亞達之腕。」

莫德雷德
「直到最後——你說,直到最後?」
「好哇,俺要在這裡把你這傢伙給幹掉!」
「連一片肉片都不剩!」
「豈會讓王知道連你都在的這件事!」
「亞瑟王的最後,絕不交給你這傢伙!!」

貝德維爾
「——燃盡我魂奔流吧,銀之光。」
「……我的忠義,和你的忠義相同。」
「即使過去曾經是正確的,」
「如今那根柢也已經歪斜。」
「莫德雷德。既是我仇敵亦是我同胞。」
「那份苦痛,如今的我能夠理解。」
「正因如此才要全力的將你斬卻降伏!」
「剣を摂れ、銀色の腕!」

莫德雷德
「吵死了!」
「你這傢伙!又知道俺!甚麼了——!!」

-戰鬥突入-

莫德雷德
「畜生,俺到底在幹甚麼啊!」
「授予了祝福還被壓制!」

瑪修
「莫德雷德卿,把頭盔給拿下來了!」
「看來那個鎧甲與”失控”的祝福相性很差的樣子……!」

Dr.羅曼
「原來是這樣啊,隱藏不貞的頭盔……!」
「確實那個盔甲是為了叛逆亞瑟王的東西,」
「對獅子王那的祝福會有所反彈吧!」
「那樣的話,表示還沒有使出全力的意思嗎!?」

莫德雷德
「啊啊沒錯。沒想到面對你們這些雜魚對手還有拿出真本事的一天,」
「簡直是圓桌的笑柄了啊。」
「……不過哪。」
「要是輸掉的話可是連笑柄都當不成了。」
「俺就先把面子甚麼的先丟一旁。」
「把這座山還有你們這些傢伙,通通都給轟飛!」
「——翻騰眾星的憤怒。」
「致高貴,吾王的——」(鏗鏘!)

莫德雷德
「!」(咻!鏘!)
「哪裡來的傢伙!?」
「居然給我煩人地瞄準手腕的肌腱! 想被殺是嗎!」

阿拉修
「那可是戰爭啊,肯定有一方死亡的吧。」
「特別是,無視自己的極限當出頭鳥的傢伙哪。」

瑪修
「阿拉修!」

阿拉修
「啊啊。幹的不錯咧,千秋,瑪修。」
「都靠你們,你看就像這樣。」
「把那位騎士以外的士兵都給收拾乾淨啦。」
「剩下的就只有取得大將的首級而已——」
「不過……哈啊。怎麼說呢,那個老兄。」
「剛才,打算連自己也一同自爆哦?」
「失控的祝福嗎? 把那玩意兒給全解放,」
「用整個聖劍把這座山給炸飛的打算啊。」

瑪修
「!」

莫德雷德
「! ……甚麼啊。」
「你,知道嗎,那樣的。」

阿拉修
「沒有啦,只是湊巧的啦,湊巧!」
「雖說是英靈,讓魔力失控也只會自滅而已。」
「能夠做到的也就是增加寶具的威力而已了哪。」
「不過你的祝福看來是不同的。」
「雖然失控這名字聽起來是很響亮,」
「不過那也只不過是單純的爐心融解而已。」
「懂了嗎? 把那樣的祝福給你的傢伙啊,」
「就是把你當作那樣的東西看待而已哦?」

莫德雷德
「………………」
莫德雷德
「啊啊,就像是那樣啊! 俺可是獵犬咧?」
「把獵物給殺掉然後再殺掉,最後死在路邊就滿足了哪!」
「怎麼說,你們這些傢伙就是我這條路上的同辦啦!」
「跟俺一起去死……咕哇!?」(咻!鏗!)

阿拉修
「那啥,就算是敵人俺也要生氣囉!」
「因為劍上的勝負輸掉了就自爆太輕浮了吧?」
「一點半丁勇士的榮耀都沒有!」
「你啊,這樣也算是圓桌騎士嗎!?」
「勇猛也只有一開始嗎!?」

莫德雷德
「什——」

阿拉修
「聽好了。真要使用自己的性命的話,」
「就應該為了守護自己的榮耀而用!」
「別因為自暴自棄就任性的把俺們給捲進去!」
「雖然俺喜歡照顧小孩子,不過照顧臭小鬼就免了!」

莫德雷德
「居然說俺是臭,臭小鬼——!」
「俺到底哪裡是個臭小鬼了啦,你這傢伙!」

阿拉修
「甚麼? 不是小鬼嗎?」
「……抱歉,先暫停一下。」

阿拉修
「喂千秋,那傢伙,幾歲來著?」
「看起來很年輕,還以為比你年紀還要小……」

莫德雷德
「年紀比較大啦(應該吧)!」
「俺只不過外表停在了16歲而已!」

阿拉修
「是嗎。那麼是個堂堂的大人了哪。」
「那麼一來就更加是了。」
「要是不甘心的話就等再戰的時候全部重來。」
「這次就當作是平手吧。」
「還是說,打算要跟打後陣的俺打嗎?」
「體力上可是剩很多哦?」

莫德雷德
「…………可惡。」
「聽了這些蠢話就稍微冷靜下來了。」
「好啊,就順著你的鬼話。」
「這次就當俺輸了。畢竟部隊也全滅了哪。」
「就先放過這個村子。」
「本來就是個以你們為目標的打獵。」
「那邊的懦夫打算謁見獅子王的話,」
「不管怎樣俺們都會在聖都相見的。」
「……勝負在那之前先寄著。」
「這是放過一命代價的,騎士誓言。」
「俺絕對不會打破。」
「在那之前好好苟延殘喘吧,雜魚們!」
「要是被其他圓桌給幹掉的話俺可是會生氣的哪!」

Dr.羅曼
「莫德雷德的反應,逐漸離去了。」
「放過她真的好嗎?」

咒腕哈桑
「……雖然氣憤,但也沒有辦法。」
「要是讓他當場自爆的話就連西村都保護不了。」
「讓敵人攻進來的時間點就已是我等的敗北。」
「能以這樣結果讓他們離去。就已經很好了。」

瑪修
「說的也是呢。靠阿拉修的援謢射擊村子也守護下來的樣子。」
「接下來就看看村子裡的狀況,看有甚麼需要幫忙的——」
「貝德維爾?」

貝德維爾
「——,————。」(碰!)

瑪修
「貝德維爾!?」
「振作,振作一點……!」

--------

雖然隔一段時間了,
不過這一節比較短感覺還是太好了(?)
同時也終於!!
一半了!!(死)



不過這一節還是要再一次幫莫桑QQ
雖然她還是一個笨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55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Grand Order|月姬/Fate 系列

留言共 7 篇留言

偽神之書
千秋,你分類應該是放錯了,另外辛苦了~

09-17 18:11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改好了[e17]09-17 23:51
特雷修格
人肉飛箭wwwwwwwww是我我也不打算玩第二次了wwwww

09-17 18:22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會上癮喔喔!09-17 23:51
十六夜
貝德維爾好萌但好可憐wwwww誰會想玩第二次啊喂wwwww

09-17 18:30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玩嘛玩嘛09-17 23:52
グダダゲサズ‧ゲゲジ
因為自己的寶具會自毀靈核,所以阿拉什的話才看起來那麼有份量。

09-17 18:46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阿拉修一整個就歷經滄傷老大哥的感覺09-17 23:56
賢喵
畢竟是自爆的前輩

09-20 00:54

黑い影
自爆前輩表示:不要因為自己的任性而自爆,要為了保護想保護的東西自爆(自爆清除種火

09-27 00:01

藍羽amy
莫桑:直覺啦直覺
...你是什麼直感EX的角色嗎?讓我想到某彈丸遊戲中笨蛋MAX卻直感一樣MAX,總能莫名猜對答案的傢伙...

10-11 18: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x74796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整理】FGO平砍力整理... 後一篇:【翻訳】反應相似的衛宮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PF32活動心得分享,歡迎來小屋逛逛觀賞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