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8 GP

第四章57 『不老不死的實驗』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6 18:25:56│贊助:132│人氣:8133


────不老不死。
那是在古今中外,幾乎所有的故事中都出現過的,生者夢寐以求的理想之一。
永遠不會衰老,永遠不會死亡,立於輪迴轉生的法則之外,『自己』的存在會永久延續下去。即便明白這有悖於生命之理,但依舊有無數人為之瘋狂地去追尋那生命的昇華點。
「不老不死……吶。」
孤單地在口中重複著那樣的話語,昴差點因為聽到那過於沒有現實意義的話語而笑出聲。然而,僅僅只是笑出聲這種事昴並不能做到。
雖然想要嘲笑這是一件愚蠢的事情,但另一方面,昴的內心也明白,魔女的實驗絕不會是白日做夢而是事實,也因此,昴隱藏不住自己內心的戰慄。
「明明身為魔女還真是出乎意料地有著這種庸俗的目的吶。像追求不老不死什麼的……只會給人以執著於自己那渺小生命的小人物的印象啊,」
「是否將執著於生命就看作是小人物還是因人而異啊。至少就『貪婪』的魔女來說,看來就不能達觀地面對自己的生命吶。對死亡的恐懼是理所當然,為了克服恐懼而去尋找各種手段……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會因為實力不夠或是能力不足而單純地作為空想而失敗吶。」
「比較棘手的是,艾姬多娜擁有足夠的能力啊。說不定她能夠想到的手段還有很多。考慮到她那聰明的頭腦,這不是不可能啊。」
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皮可,昴因為內心某種說不出的感情咬著嘴唇。
而被昴看著的皮可對昴的視線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只是沉默著,好像在等待著命令的機器一樣持續著待機狀態。
看到皮可那樣的姿態,昴「唉」地歎了口氣,
「是這樣啊。內在空空如也指的……就是沒有人格啊。」
「就像是操線人偶一樣的狀態。這也正可謂是,準備好的容器的狀態啊。之後需要做的,就只有如自己所願地注入東西,就能達成魔女的夙願了。」
「但是實際上,事情的發展有魔女想像的那麼順利嗎?雖然我理解不了理論方面的內容,但還是能對她做的事情有點模模糊糊的印象吶。」
在空蕩的容器中,將自己的記憶和知識下載並且覆蓋保存。
如果那只是單純的資料的話,昴也不會表現出如此的嫌惡感了。
然而現在處於話題中心的是一名人類的人格本身。而且還是對昴來說無論是外表還是內在都極為熟悉的人類。
「從自身抽出記憶,並將之注入內在空蕩的軀體。如果成功的話,當肉體即將死亡時,便能再度更換肉體,這的確算是一種不老不死吶。但是……」
繼承人格和記憶這種可能性的確非常接近克服『死亡』。
畢竟這樣的話,只要將人格數據保存好,就算因為某些意外而出現容器損壞的情況,也能夠通過安裝到其他的容器中使復活成為可能。
可能複製的人格和可以複製的肉體────艾姬多娜的不老不死在理論上是可以成立的。
────然而那樣的話。
「遭遇到平行世界的自己,然後陷入混亂的人一般都會出現必須將對方排除的使命感吶。」
「…………」
「就是會有這種,無法忍受出現自己之外的自己的感覺啊。光是想一想,我都好像看到了感覺不爽的未來吶。琉茲婆婆又是怎麼想的呢?」
「怎麼想的,指的是什麼呢?」
「就是像這樣的,有複數的……琉茲·梅爾的複製體被製造出來,然後在複數的肉體中只放入湊數一樣的人格這件事情吶。也就是,不僅自己會永久存在,自己的複製體也會不斷產生這件事啊。」
從剛才的理論推測,這也是可能發生的情況。
然後,僅僅考慮『理論』的話,為了維持『自身』存在的備份自然是越多越好。
就連自己都能想到的事情,昴並不認為魔女會想不到。
「會是怎樣的心情啊。自己並非獨一無二的存在,還存在其他準備好的替代品這種狀態。就算自己失敗了,也存在『保障』的狀態。您能理解我的意思嗎,琉茲婆婆?」
「……只有這點是,老身永遠也無法理解的感情吶。老身並不瞭解那個將人格抽取的技術。而且就老身這一單獨個體而言,失去了這唯一的肉體就意味著老身本人的消失。就這個方面來說,老身也好昴小子也好,在一旦死亡就無法挽回這點上並沒有區別啊。」
「是嗎。是這樣吶。……啊啊,就是這樣啊。」
對於琉茲說出的話語,昴不禁露出了乾巴巴的笑容。儘管琉茲對昴的反應皺了皺眉頭,但她是絕對不可能理解昴那表情的真實含義的。
「原來是這樣啊。啊啊,原來如此。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對您會有莫名的親近感了啊。」
腦海中浮現著白髮的魔女的身影,昴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準備好自己的複製體,然後通過人格轉移延長生命,以此達到不老不死的目的。既然已經做到了這種事情,也就代表了自己的生命獲得了『保障』啊。
「像這樣的話,和現在的我,又有什麼區別呢?」
對她抱有嫌惡感什麼的,昴根本做不到。
倒不如說,心中湧起了親近感。不過要稱之為親近感有些不恰當,畢竟那是有些消極黑暗的感情,那或許是找到同類之後心中湧起的,帶著負面情感的喜悅。
用著具備自己風格的方法,達成了不老不死結果的艾姬多娜。
被魔女玩弄於股掌之間,為了達成目的而不斷重複『死亡』的昴。
兩人都是,對於僅有一次的『生命』處於叛逆的立場,這點並無不同。
於是,昴開始這麼想了。
────那麼,能夠理解我的人不就只有艾姬多娜了嗎。
至少能夠明白其在想什麼的話,那麼……
「昴小子?」
「……我已經明白,琉茲婆婆的立場了。也知道了艾姬多娜的目的。然而,在此基礎上,我還有想問的東西……艾姬多娜的計劃,成功了嗎?」
「計劃?」
「就算在我看來也能夠理解的啊。像這樣地準備好空蕩的容器,剩下來的工作就只是將自己的人格覆蓋其上。那麼那個覆蓋成功了嗎?不對,更加簡單地說……」
────艾姬多娜是否還存活在這個時代的某個角落呢?
這就是沒有說出來的昴的問題。
理解話語的意思的琉茲閉上了眼睛,然後有點不忍心地對著昴的視線搖了搖頭。
慢慢地,搖了搖頭。
「並沒有啊,十分抱歉啊……魔女的計劃並沒有成功。繼承了魔女的人格並與其命運相連的琉茲·梅爾的肉體並不存在。」
「為,為什麼啊?是因為沒能成功地將腦中的東西取出然後覆蓋嗎?」
「也許吧,老身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 畢竟,人格抽取技術本身已經完成,沒能成功還是有其它原因吶。」
「其它的,原因是指……」
「那是很簡單的事情啊。對於容器而言都有容量限制,注入的水量太多的話水就無法好好地收納,最後只會溢出。而只要有一點溢出,那就會成為無法稱為原本存在的其他東西啊。」
聽到容量這個詞語的昴看向了琉茲,還有皮可
昴目視著她們嬌小的身軀,
「容量……就算這麼說,指的也不是身體的大小問題吧。」
「靈魂的大小,應該是這樣稱呼吧。人類都存在著能夠與其靈魂大小相符的,內在容器的容量。而想要接受名為艾姬多娜的魔女的靈魂,名為琉茲·梅爾的女孩的容量完全不夠,就是這樣啊。」
「這又是……如何確定的呢?」
「向最初的複製體注入自己的知識並且出現失敗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面對靈魂容器的大小問題了。儘管如此,在那個時候琉茲·梅爾的肉體已經封印在水晶裡,而不斷製造出複製體的術式和裝置也已經開始運轉了……於是就留下了,無法達成原本的目的,只有容器本身在不斷誕生的情況了吶。」
昴突然感覺這個行為真是意外地不考慮後果急於求成。
就艾姬多娜本人而言,還真是犯了本不應該犯下的失誤啊。還有之後,關於不斷增加的複製體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這也讓昴覺得越來越不像是她的作風了。
「那個,最初的複製體怎樣了?即使沒有全部接受,但還是繼承了魔女的一部分記憶不是嗎?即使不完全,但也可以被稱為是魔女的複製品了吧。」
「向注滿水的容器裡繼續倒水,又有誰能夠選擇溢出的部分呢?如果對日常生活沒有影響,只是溢出了一部分瑣碎的記憶的話還好說,但如果溢出的是與重要的部分相關的記憶的話,那就連人格都會受損啊。」
聽著有些繞圈子的琉茲的話語,昴想像著作為失敗作的最初的琉茲·艾姬多娜。也就是說,誕生了遠遠超越魔女預想的『某種』東西,
「就老身所知,最初誕生的複製體是處於完全的人格損毀狀態,而且因為繼承了半吊子『貪婪』的魔女的力量,是一個極為麻煩的存在。將之處理掉還是費了不少功夫的吶。」
「處理……呢」
「當然,因為一次的失敗而將全部都廢棄,魔女還沒有這麼容易放棄,她也不是這麼沒有責任感的人啊。在處理掉最初的複製體之後,為了將自己的人格轉移到下一個複製體中,據說還是為如何改變靈魂的總量這個問題費了不少心思啊。」
「對這種想法,我還真是發自靈魂地驚呆了啊。」
艾姬多娜的想法應該就是,為了向其它媒介轉移數據,將體積比較大的數據進行壓縮然後再傳輸。或者就是從一開始就為了適應接收數據的媒介的空餘容量,而把一些不必要的內容刪除,這樣想應該也可以。
某種程度上,這是只有接觸過電腦,瞭解數據的概念的昴才會想到的方法,而完全不知道電腦,數據為何物,更何況話題對象是『靈魂』這種超越次元的東西,還能有這種想法的艾姬多娜的思維還真是令人震驚。
聽到最初的複製體被處理,說實話,昴感覺有些失望。然而,知道艾姬多娜迅速採用了其他手段這一事實,昴又從中看到了希望。
然而,看著那樣的昴,琉茲以「但是」繼續著話題,
「雖然摸索到了新的手段,魔女並沒有能夠嘗試那個手段吶。」
「那,那又是為什麼啊。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妥,但為了實驗而製造的土壤不是已經準備好了嗎?就算是現在,琉茲·梅爾的複製體依然有複數存在……」
「在『聖域』的實驗即將繼續之前,『嫉妒』的魔女開始行動了啊。」
「────」
「『嫉妒』的魔女將世界的一半吞噬,而在此過程中她也將除了自己以外的六位魔女,盡數吞食殆盡了吶。『貪婪』的魔女自然也不例外。想依靠不老不死延續自身存在的魔女的計劃,就這樣被其他的魔女親手打斷了啊。」
除了『嫉妒』以外六位魔女的事情,昴還是知道一些的。
在那個夢之城堡,艾姬多娜說過,而且昴也悉數見過那些魔女們。而她們也都是被『嫉妒』消滅,從此世消失的,僅僅遺留在夢幻中的碎片。
又或者說,像那樣只有精神殘留在此世永遠存續,也算是無法達成不老不死的艾姬多娜所做的最後的堅持。
「……魔女消失之後的『聖域』,又變得怎樣了呢?」
「原本,這片土地就是由羅茲小子的梅札斯家管理的。老身並不知道,梅札斯家與魔女之間究竟交換了怎樣的契約。但那份契約一直持續著,現在則是由羅茲小子負責維持和管理這個『聖域』吶。話雖然這麼說,羅茲小子要做的也只是進行不讓這裡消亡那種程度的物資流通,還有就是偶爾地,將符合這個『聖域』條件的孩子作為新的住民帶到這裡來而已吶。」
「除此之外的內部事宜,就完全交給琉茲婆婆了吶。雖然琉茲婆婆您剛才說過,自己的個性是有意去獲得的……」
「雖然老身也是複製體中的一員,但畢竟是第三個誕生的複製體啊。為了管理不斷增加的容器,還有繼承『聖域』中琉茲·梅爾的職責,老身在最初就是被植入了部分人格而誕生的。然後直到現在,老身都在延續著自己的職責吶。」
「植入人格什麼的……這種事情,真的能辦到嗎?」
為了完成使命,就在空殼一般的容器內植入模擬人格。
就像讓機器人擁有模擬AI然後讓其擁有人類一樣的舉止────這是就連昴原來的世界裡都還遠沒有實用化的,只存在於想像中的技術。
而對於昴的提問,琉茲點了點頭。
「當然,這並非容易的事情啊。不過這也是在不存在靈魂,如同空殼一般的容器中才有可能實現吶。而且,在實驗階段時是真的只能做一些簡單的事情啊。」
剛開始的時候是真的很困擾吶,琉茲嘴角含笑地訴說著。
「沒有記憶卻被賦予了職責,這還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啊。明明一天一天過得是那麼緩慢,但時間卻以老身都無法想像的速度流逝著。而直到老身對此產生不可思議的感覺,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吶。」
「……那些不斷增加的複製體,又怎麼樣了?在這裡的皮可和琉茲婆婆以外,雖然我也在『聖域』裡找過但都沒有看見啊。」
「除了承擔作為琉茲的職責的四個複製體以外,其他的琉茲都分散在『聖域』的各個角落。作為應對侵入者的眼睛履行信息傳遞的職責。同為複製體,很奇妙地可以進行思想的傳遞吶。」
加菲爾也曾經提到過『聖域』的眼睛這一存在。如果那指的就是分散在『聖域』周圍進行監視的琉茲的複製體的話,那昴就能夠理解為什麼那天的阿拉姆村避難民大逃亡會被加菲爾簡單地看破了。昴正考慮到這點時,
「等,等一下,感覺聽到了令人在意的部分啊。承擔作為琉茲本身的職責的有四個人,這是怎麼回事?」
「唔呣,在意的是這裡啊。那也是很簡單的事情吶。就算是複製體,但一直用魔力再現著人體的所有結構也會產生龐大的負荷啊。魔力用盡肉體就會消散。與精靈不同,一旦肉體消散就無法再次構成啊。或許還是有再構成的方法,但至少老身不知道吶。」
聽到消失與再構成,昴的腦中浮現出記憶構成存在斷層的精靈的存在。不過,因為在他們消失後會存在作為『回歸』地點的憑依媒介,所以他們的消失嚴格意義上說也並不算真正的消亡。然而,對於琉茲她們而言就不一樣了。因此由於魔力枯竭導致的死亡,對琉茲複製體而言就意味著真正的死亡。
「只有一個複製體的話能夠活動的時間非常有限吶。當身體出現無法活動自如的情況時,補回損耗的魔力大概需要三天。必須避免出現,在這期間,因為琉茲·梅爾不在『聖域』而出現意外這樣的情況啊」
「所以,才會有四位琉茲婆婆嗎。」
「在一天內交接,然後在之後的四天裡履行作為琉茲·梅爾的職責。除此之外的時間裡,老身和其他的容器沒有區別吶……僅僅只是背負著琉茲·梅爾之名的空殼,這麼說也不為過吶。」
對於自嘲一般的琉茲的話語,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話。
不論說什麼都顯得空洞無比,只會讓人覺得是擺著一副什麼都明白的語氣說風涼話。因此,即便明白在此保持沉默就是對琉茲的自嘲的肯定,昴的嘴唇也組織不出任何的語言。
「不要這麼消沉吶,昴小子。老身還有其他複製體們都是在接受這一事實的基礎上履行職責的。最初的琉茲·梅爾也是一樣啊。」
「最初的……對了,關於這點我也想問一些問題。」
「嗯?」
「琉茲婆婆們,作為琉茲·梅爾的複製體的琉茲婆婆們服從魔女的命令,履行守護『聖域』的職責的理由我已經瞭解了。但是,琉茲·梅爾這位女孩,又是為什麼會幫助魔女呢?」
封印在水晶裡的,被奪去永恆時間的少女。
至少就至今為止的談話來看,向空蕩的容器內注入琉茲·梅爾本人的人格,這種嘗試並沒有進行過。也就是說,琉茲·梅爾為了實驗奉獻了自己的肉體,而靈魂則選擇了無處可歸地在水晶中迎來終結。
這也意味著作為表層的肉體得以永遠延續的代價,靈魂這種證明自身存在之物在那裡迎接終結,這是與自己選擇死亡同等的決斷。
那樣幼小的少女,又是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斷呢?
又或者是,魔女是在未徵求少女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將其選為實驗素材,這也是一種可能性。
不過如果可能的話,昴還是希望真實情況並非是後者,一邊這樣希望著,昴再次發問。
「琉茲·梅爾她,究竟是抱著怎樣的想法參加實驗的呢?」
「……據說是琉茲·梅爾對魔女提出了交換條件,而因為魔女也接受了那個條件,所以她才參加了實驗。不用擔心,並不是被強迫的吶。」
「交換條件……那個,我能問一下條件的內容嗎?」
「就算聽了,老身認為昴小子也肯定無法理解啊。」
昴沉默地盯著像是在擺架子的琉茲。看著昴那宛若意氣用事的孩童一般的眼神,琉茲的表情嚴肅起來,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琉茲·梅爾對魔女提出的條件,就是這個『聖域』繼續存在下去啊。」
「『聖域』的……存續?」
「魔女當作實驗台而準備的這個名為『聖域』的實驗場,而這個實驗場的維持就是琉茲·梅爾的願望。為了繼續自己的實驗而需要『聖域』繼續存在的魔女也自然是很爽快地答應了。然後直到魔女早已消亡的現在,她和琉茲·梅爾的約定依然持續著,老身還有其他人也一同守護著兩人之間的契約吶。」
「不對啊,那樣的話……順序就亂掉了不是嗎?」
對艾姬多娜來說,『聖域』是進行實驗的必要之物,琉茲·梅爾也本應該就是,為了進行實驗而聚集到『聖域』中的存在之一。而作為實驗體的少女對魔女提出了希望『聖域』繼續存在的願望。像這樣的話總覺得順序有些問題。
「就算被當作實驗體對待……比起遭受迫害的土地,還是在『聖域』裡居住更加令人安心。昴小子,像這樣考慮如何呢?」
「……這也實在是,太過無法得到救贖的情況啊。」
「救贖的話就在此處吶。正因為如此,琉茲·梅爾為了實驗獻出了自己的肉體。至於結果如何,也只能看老身和那個女孩來判斷了啊。」
看著輕啜早已涼透的茶水的琉茲,昴並沒有繼續對話。
即便與自身的境遇相關的話題告一段落,在昴身邊的皮可也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依舊沉默著抓住昴的衣角。
「這孩子,為什麼跟我這麼親近呢?既然內在是空殼,在最開始就應該把我當作不存在之物而忽略才對啊。」
「那是因為,昴小子你觸摸了封印琉茲·梅爾的水晶啊。指揮權被覆蓋轉換到昴小子的手裡了哦。」
「指揮權……?」
對於再度出現的新名詞,昴皺起了眉頭。
對著擺出不解表情的昴點了點頭,琉茲說著「那麼」並豎起了一根手指,
「嘗試一下,對那個孩子說出怎樣的命令都可以哦。不過,不知廉恥的事情是禁止事項哦。畢竟,就外表而言和老身一樣啊。」
「就算您不說,我會對這種蘿莉體型的少女發情嗎?我可是很健全地,喜歡年齡相近的女孩子啊……皮可,稍微幫我揉揉肩。」
擺出一副不悅的表情回答著琉茲,昴對身邊的皮可說出了這樣的命令。聽到昴的命令的少女抬起了頭,略微點了下頭表示肯定。之後就爬到床鋪上,繞到了昴的背後,
「啊,啊──啊──,很舒服很舒服……嗯?等等,皮可?用力大了點哦?輕一點輕一點……等,不好了,皮可小姐,請輕一點啊!!!」
「她就算知道揉肩這個概念,也不知道應該用多大的力氣合適吶。像這方面的問題如果不注意的話,就會出現這種失誤啊。」
「您明明知道卻不提醒我,還讓我去嘗試啊?」
制止了想要繼續揉肩的皮可,昴對她下達了回到原來的位置的指示,然後大幅搖動著有些疼痛的肩膀。一邊對幾乎感覺骨頭都要被捏碎的皮可的握力感到後怕,昴說著「話說回來」轉過腦袋,
「僅僅只是觸摸到就能讓那個指揮權什麼的東西轉移,這保護工作也太過鬆懈了不是嗎?如果是心懷惡意的蘿莉控到那裡的話又該怎麼辦啊。」
「就算是偶然,想要踏足那個地方也幾乎不可能吶,而且指揮權的轉移也並非容易的事情。至少需要作為『貪婪』的使徒的身份被承認才能做到啊。」
「……嗯嗯?」
對於喝著茶的琉茲說出的話語,昴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地發覺令他在意的部分了。雙手抱胸,昴邊說著「那個」邊有些慌慌張張,
「不好意思啊。我對於成為了『貪婪』的使徒什麼的,完全沒有頭緒啊。」
「受到艾姬多娜認可之人,就能獲得作為使徒的資格啊。昴小子在墓室裡,應該是經歷了什麼類似的事情吧?拿到了什麼,被賜予了什麼或是體內攝入了什麼。」
「在墓室裡……」
回憶起在夢之城堡與艾姬多娜面對面時發生的事情,思索著自己是否接受了什麼琉茲所說發某種莊嚴的東西。然而,昴並沒有想到任何線索。
要說在那裡艾姬多娜給予昴的東西的話,就是些許的知識和安心感還有相當恐怖的體驗。然後還有,
「……該不會,是多娜茶的原因吧。」
「唔呣,多娜茶?」
「艾姬多娜說那是自己的體液,她巧妙地偽裝成茶的樣子放在我的面前,我也喝了兩次啊……」
「毋庸置疑,就是那個的原因啊。」
「那傢伙,究竟讓我喝了什麼東西啊!!」
對於陷入意外的憤怒的昴,琉茲說著「算了算了」開導著他。她對著表現出憤懣感情的昴說道,
「儘管昴小子這麼說,但正因為發生了那樣的事才會有現在的狀況啊。並非都是壞事不是嗎?」
「我是在因為她瞞著我給我下套而感覺不爽啊!她到底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啊。『貪婪』的使徒什麼的,本來我就因為與魔女的關係而要面對各種麻煩事情了,不要加重我的負擔啊。魔女還真是不論是誰都一樣啊……」
在自己不知情的時候完成了『死亡回歸』的契約的『嫉妒』的魔女也好,擅自把昴變為自己的使徒的『貪婪』的魔女也好,魔女還真的都是這樣我行我素啊。
「總而言之,昴小子就是因此而得到了在『聖域』中的琉茲·梅爾的複製體的指揮權吶。就連老身也不例外哦。」
「那個指揮權,對琉茲婆婆也會起作用嗎?」
「雖然抵抗力比沒有自身意志的那個孩子要高,但老身終究還是無法反抗吶。怎麼樣,昴小子這個年齡的男孩子應該很高興吧?」
「都說了,我不是蘿莉控啊……」
即便被拋了媚眼,昴也不會有任何反應。
用餘光看著露出揶揄的笑容的琉茲,昴思考著脈絡逐漸清晰起來的『聖域』的謎團。
在深處秘密隱藏著的設施。設施內被封印著的琉茲·梅爾,還有製造出其複製體的系統。六天後會發生的破壞,還有指揮權的問題。
然後就是談到設施的存在就不得不提的────
「琉茲婆婆,雖然這麼突然非常抱歉……請助我一臂之力吧。」
「是什麼事呢,如果是下流的事情,那麼比起老身還是去找那些純潔的孩子們吧。」
「這個話題已經足夠了啊。」
暫且不管自始至終都將昴當作思春期少年的琉茲的調侃,站起身的昴直起腰板仰視著天花板。
「擁有指揮權的傢伙,除了我以外至少還有一個人沒錯吧?」
「────」
「雖然也想問那傢伙一些事情,但我想到了另一個,有些在意的傢伙啊。」
在昴的腦海中浮現出的,是兩個人。
其中一個,就是對多達二十人的琉茲的複製體發出指示的,守護『聖域』的巨虎,加菲爾·汀澤爾。
而另一個人則是,
「為什麼,要把我用機遇門傳送到那個設施。關於這個問題,也是時候讓我聽到你的答案了哦……」
要去獲得能夠與奶油色卷髮的少女交談的機會,昴就是這麼決定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450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8 篇留言

黑羽醬油
可以對21個蘿莉下命令,嘿嘿。

09-21 21:21

暗黑小蛇
樓上髒髒

09-27 14:32

小小艾克
我已經打電話預訂警察 20分鐘後抓我了

09-30 22:41

士卒
多娜茶果然是好東西

12-29 19:45

瑀燚
你們都錯了 當麻才是最厲害的(x

01-02 21:56

小雪喵
有種電磁砲2的感覺…

02-10 02:35

逐暗亡者
歡!樂!送!!!!!!!!!!!!!!!!!!!!!!!!!!!!!!((踹門

06-04 17:00

鵬丸
我也想喝多娜茶........

06-25 13: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56 『聖域的存在... 後一篇:第四章58 『婆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a2s2o3大家
今天小屋更新新圖~ 這次畫抱枕w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