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9 GP

第四章56 『聖域的存在理由』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6 04:57:25│贊助:86│人氣:8251


琉茲帶著昴來到的,是她曾經邀請昴喝茶談話的那座偏僻的建築。
「隨意地坐在床上就可以了。老身這就去泡茶。」
「泡茶什麼的還是讓我來吧?因為被拉姆好好教育過了,泡茶技術什麼的也應該有點進步了哦。」
「雖然老身的確對昴小子的泡茶技術很感興趣,但這回還是算了吧。」
順著笑著說話的琉茲手指指的方向,坐在床沿上的昴看著抓著自己衣角不放的與琉茲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女。
雖然少女可以被稱為琉茲的複製體,但因為昴還處於迷茫中,無法決定究竟應該如何稱呼她,
「話說,這位皮可*就這麼一直跟著我不放啊。」
*備註:皮可( ピコ,Pyco 複製( コピー,Copy )的倒寫,昴給少女的命名
「雖然感覺那個皮可的稱呼有點不妥,不過暫且就無可奈何地接受吧。畢竟昴小子也算是不小心被不知底細的東西纏上了啊。」
「差不多就是如您所言啊……」
雖然琉茲也算是在說實話,但她將處於摸索狀態的昴責備為不小心這點還是讓昴覺得有點彆扭。看著露出有些鬧彆扭的表情表示自己內心的不服氣的昴,泡好茶的琉茲將茶放在昴面前然後收回了茶盤。
「請用吧,因為剛泡好還很燙,注意吹吹涼再喝哦。」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慌慌張張喝熱茶然後被燙傷這種事我才不會做啊。」
「畢竟身邊就有一個一直都定不下心的貓舌頭小傢伙啊,提醒注意都成習慣了吶。」
從琉茲婆婆那揶揄的話語中,昴的腦海中能想到的貓舌頭的最有力候補就是加菲爾。
他既然能夠變身成巨虎,那的確與定不下心和貓舌頭這兩點的吻合度很高。至於學習能力低下這點,儘管也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但還是和昴的期待值一樣。
就如琉茲所言,昴略微沾了一口剛泡好的相當熱的茶水,濕潤了一下有些乾燥的舌頭。想想看,像這樣喝到水也是『死亡回歸』之後,也就是說從墓室醒來之後的第一次。
「這還真是,只能嘗出葉子的味道啊。」
「感覺好像受到了相當不公正的評價啊,是老身的錯覺嗎?」
「是錯覺是錯覺哦。」
將不習慣的茶水一飲而盡,昴有些隨意地將茶杯放回茶盤並推了過去,
這之後,昴看向坐在床鋪的正面拉開的一把椅子上的,展現出悠然姿態看著自己的琉茲。
「那麼,既然已經冷靜下來了,就開始關於各種方面的談話吧。」
「唔呣。老身也是,有不少不得不問昴小子的事情啊。」
看到表現出直率接受談話的姿態的琉茲,有些安心地咬了咬嘴唇的昴開始了思考。
至今為止,像這樣與事件的相關者面對面交談的機會還是經歷過數次。儘管如此昴還是沒能觸及真相,雖然也有他們刻意隱瞞了一些情報的原因,但還有在這之前的問題存在,那就是,
「我自己,還沒有觸及不問不行的關鍵問題啊。」
所有的答案都像一根線一樣連接著,而昴並沒有觸及那關鍵的問題。
也因此,昴即便自己已經走錯路,即便詢問的是錯誤的問題,他也沒有察覺到。
向知道的對方詢問不得不知道的事情。僅僅就是這樣的事情,然而昴的做法卻和這相差甚遠。
「那個建築物……就是剛才那個設施,那究竟是什麼?」
「唔呣……是從這個質問開始啊。」
那是突然浮現出的,算不上牽制的無關緊要的問題。
那是在進入主題之前,試探現在的琉茲是否有與昴正面談話的打算的問題。
接受了那個質問,琉茲用手指撫弄著下巴擺出了和外表完全不搭的狡猾的動作。
「那個設施是什麼吶,要回答這個質問的話,那老身只能說那裡某種意義上算是『聖域』的核心吶。換句話說,那就是『聖域』的存在理由的一部分啊。」
「『聖域』的存在理由……!?」
「話說回來,昴小子。你認為這個『聖域』到底是誰當作必要而創造的呢?」
「那當然是,羅茲瓦爾……」
像是條件反射一般的回答,而昴在說出口的瞬間就知道自己的回答並不正確。雖然現在這個名為『聖域』的場所的所有者,還有直到現在的管理者的確是羅茲瓦爾。
然而,如果要說到創造出這個地方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將這個地方創造出來的,是『貪婪』的魔女……艾姬多娜,沒錯吧。」
「沒錯吶。創造出這裡的就是艾姬多娜那位魔女啊。『聖域』對於那個魔女而言,是必要之物所以創造出來了。說的極端一點,這裡就只是那樣的地方而已。」
「這也太過極端了吧。省略太多內容了啊……至少請再稍微說得詳細一點。」
「關於實驗內容的話,那個成功案例不就在昴小子的眼前嗎?」
對著嘴角有些扭曲地笑著的琉茲說出的話語,昴在一瞬間感覺無法呼吸。
對於琉茲說出的話語的含義,昴雖然有些模糊但還是理解了。
也就是說,她這麼講明了。
「這個地方的結果,就是琉茲婆婆和這個孩子嗎?」
「昴小子還真是溫柔的孩子吶。或者說,天真的孩子啊。────直率地說是實驗結果也沒關係哦。」
在本人面前,昴對於是否這麼稱呼而抱有猶豫。
如果是看不懂氛圍,不懂人心的話就另當別論。然而,昴還是能夠感覺到,現在並不是能夠開玩笑的場合。
「在水晶裡,有個和老身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被封印其中不是嗎?」
「……啊啊。一模一樣吶。琉茲婆婆,還有這個孩子也包含其中。是三胞胎,我能這麼認為嗎?」
「如果要把看上去一樣的存在都作為親人對待的話,光是把老身們稱為三胞胎數量上有點不夠啊。」
「有點啊」
「就是有點吶」
琉茲所說的有一點,指的是計量單位有所差異吧。
事實上,對於見到過差不多有二十個琉茲複製體的昴來說,有這種想法也不奇怪。
歎了一口氣,將雜念消除。
到現在為止的談話中,琉茲並沒有誤導昴的言行舉止。控制好說話的分寸,牽扯到的話題深度也拿捏得恰到好處。
「────水晶裡的女孩子,和琉茲婆婆有什麼關係呢?」
因此,昴直接正面出擊一般地提出疑問。
接受了疑問的琉茲依舊保持著平穩的表情。手指前端撫弄著自己淡紅色的長髮,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向昴────不對,是看向昴身邊的那位沉默著的少女。
「如果,就老身而言的話。那邊那個女孩子的立場和老身相同啊。」
「也包括水晶裡封印的女孩子,是嗎?」
「非也,那個女孩子並不一樣啊。封印在水晶裡的女孩,才是本體啊。」
再度地,因為無法在瞬間理解話語的內容,昴皺起眉頭表現出自己的不解。然後,一邊思索著話語的含義一邊從床鋪上起身,
「本體,這又是什麼情況……」
「不要這麼心急啊。老人說話總需要回憶的時間啊。悠閒地擺好姿勢等著聽就是了哦。」
「話都說到這裡了,就不要再在語氣以外的地方做出這種強調年齡的行為了啊。光是看我邊上的這孩子,就知道您的那種表現只是出於您的興趣和為了調節氣氛,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含義啊。」
「唔呣,那還真是令人悲傷的誤解啊。對老身來說,這可是為了構成現在的老身形象而去獲得的寶貴的個性啊。」
「獲得的,個性?」
隨著無法忽略的話題展開,昴開始不停地用提問的形式繼續對話。對此,琉茲只是點了點頭,以「沒錯啊」作為接下來的話語的開場,
「就像昴小子想的一樣,原本老身就和那邊那個孩子一樣,內在空空如也地誕生。經歷了多少年月,才將宛若空殼的內在逐漸充實起來,也才有了現在的老身啊。」
「等,等等等,話題的展開有點太快了啊。誕生出來?內在空空如也?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這與你剛才說過水晶裡的女孩是『本體』,當然是有關係的吧?」
「在那個水晶裡的女孩,就是真正的,最初的琉茲·梅爾。除了她以外,包括老身在內的所有的琉茲,都可以說是琉茲·梅爾的仿造品吶。」
十分輕易地,琉茲就將自己的身份講明了。不對,就連是否應該繼續稱她為琉茲這件事,昴都有點猶豫不決了。
琉茲剛才所說的內容其實也正是,目睹了複數的琉茲複製體存在的昴內心做出的模糊的假說。雖然覺得有一半的把握,但昴並沒有完全確信,這也是因為有『對認識的人的複製體的存在抱有嫌惡感』這種感情吧。
硬要說的話,那是來自於昴已經成為思維定式的常識的偏見。
「聽到仿造品這個事實,對老身的看法會有改變嗎?」
「……我也不知道吶。雖然內心也有作出『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的』這樣的斷言。雖然有,的確是有啊……更何況,在本人面前被問了這個問題吶。」
────斷言什麼的,現在的昴並不能做到。
因為這裡是異世界,準確地說琉茲的存在並不應該稱之為複製。誕生的方法也是,大概會與昴想像中的場景有很大的區別的吧。
畢竟那毋庸置疑地的是,並非由科學而是通過魔法的手段誕生的生命體。而由此誕生的生命體並不存在貴賤,昴認為現在他應該說的就是這點。
「要我表情完全不變地自然說出那番話,還沒有自信啊。所以,我也不會說我的態度不會改變。」
「讓老身訂正一下剛才的話吧。昴小子雖然既溫柔又天真……但除了這些,昴小子的本性是過於真誠的人啊。」
儘管那並不是令人愉快的話語,琉茲還是對昴的回答滿意地點著頭。昴壓抑著內心有些不耐煩的感情,看向坐在自己身邊的────被自己稱作皮可的,立場與琉茲相同的女孩。
────沉默著抓著昴的衣角,皮可用空洞的眼神看著房間內的擺設。儘管她的眼瞳中所見之景應該與昴相同,但因為其中並沒有蘊含可以被稱之為感情的感情,所以就像是玻璃珠在反射周圍的景色一樣。
表情也紋絲不動,再加上就連話都沒有說過一句。這就是,
「這孩子的內在空空如也,指的就是這個嗎……」
「畢竟是才誕生沒有多久,又剛被賦予職責的複製體啊。儘管有著遵循簡單指示的知識,但除此以外和嬰兒毫無兩樣吶。不過就不會哭鬧也不需要進食這點來看,也可以說是省不少心啊。」
「連進食都不需要是……?」
「她並不是通過簡單的肉體複製製造出來的吶。老身和那孩子是通過怎樣的原理誕生的,昴小子想得到嗎?」
對於像是試探一樣的提問,昴壓抑住了想要立刻依靠他人得知答案的自己。
自己並不僅僅只是索求、只是被給予著的小孩子。琉茲向昴尋求的,也不是那種依存癖。
接受著看向自己的琉茲那認真的目光帶來的壓迫感,昴斟酌著她所說的內容,然後動用自己所有的知識開始思考,
「該不會是,魔力……吧?」
如此說著,浮現在昴腦海中的是作為契機的貓型大精靈的存在。
作為精靈的帕克的肉體,每次具現化之際都需要以魔力作為媒介製造出來。以此舉一反三,製造出人類大小的肉體的可能性應該也不是沒有。
聽到昴的猜測的琉茲挑了挑眉毛,小小地叩了一下手。
「漂亮啊。能想到那個答案真是意外吶。也不像是聽其他人說明過的樣子啊。」
「看來答案被好好地誘導出來了啊。只是正好想起了身邊的那隻貓型精靈而已……我可以認為這是,正確答案嗎?」
「基本上,就是正確答案啊。實際上以魔力作為媒介製造肉體,不論怎樣都會有很大的浪費啊。關於這個問題,完全是用『貪婪』的魔女的特殊術式強行迴避了那個問題吶。」
「強行的術式是什麼?」
「用術式構成模擬『魂力』的產生器官,用這一器官存儲一定量的魔力然後使肉體具現化。像這樣,雖然肉體本身是由魔力做出來的,但卻製造出了與存在著魂力的『普通』生物類似的生命體啊。」
魂力*────那是一種瀰漫在大氣中的,與魔力不同的,所有生物在出生時就有的,與魔力一同發揮作用的能量。
*備註:魂力(オド,Od)另譯 歐德,即生命之力、靈魂之力
但是,魂力與魔力不同,並不能從外界攝取,一個生命體保有的魂力總量從出生就已經決定了。損耗魂力也就意味著縮減壽命,而魂力枯竭等同死亡,這也體現了其作為『不可打出的底牌』的地位。
MP不夠的時候,就用HP使用魔法────這種事情是可能的。只是,使用的HP是不可恢復的東西。
「雖然說起來很簡單,但……那不是很厲害的事情嗎?就算是模擬的但這種行為也是將魂力再現,也就是製造生命本身不是嗎?」
「當然吶,那可是在湊齊相當特殊的條件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實現的現象啊。遺憾的是,憑老身的腦袋還是無法理解詳細內容吶。────只是,魔女成功地製造出了生命體,這已經是毋庸置疑的事實了啊。」
「雖然是荒唐至極的話語……那傢伙,實際上真的很厲害啊。」
昴的腦內浮現出白髮魔女的身影,甚至出現了她擺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鄙視著自己的幻覺。只是一瞬間有這種想法。
「不對,畢竟達芙妮也能製造出魔獸,該不會對魔女來說,創造生命的難度意外的低吧?比我想像的稀有度要低啊。」
白髮魔女的身影又在腦中浮現,昴彷彿又看到了對於昴的評價作出『嘿,咱也不是想要獲得你的稱讚才這麼做的吶』這種傲嬌反應的幻覺。
「怎麼了,露出了這種若有所思的表情啊。」
「不可思議的是,因為數回的交談,我對那傢伙的戒備心已經逐漸消溶了啊。總之,關於琉茲婆婆的出生我已經明白了。艾姬多娜在這裡,製造出了琉茲·梅爾這位女孩的複製體,這件事我也瞭解了。」
琉茲的複製體存在的原理也是,那個事實已經被琉茲本人接受這個情況昴也理解了。而理解這些之後,要說還有其他問題的話,
「下一個問題就是,艾姬多娜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啊。」
「唔呣……」
「魔法的事情也是,對於身為與魔法相關的術式的門外漢的我來說,艾姬多娜做出的結果究竟有多厲害我也只能瞭解一部分表面吶。但是,僅憑那點明白的程度,我就知道這是多麼重大的成果啊。」
對著擺出雙手抱胸姿勢,等待話語繼續的琉茲,昴繼續說著。稍微緩了口氣,
「做出了這麼厲害的事情,她又是從何處得到動力的呢?動機又是什麼呢?艾姬多娜又是為什麼有製造琉茲·梅爾的複製體的必要呢?」
昴依舊無法明白,對『聖域』而言,名為琉茲·梅爾的少女的立場是什麼。
對現在的『聖域』來說,眼前的琉茲的職責就是作為代表者和複製體。那麼,作為最初的本體的琉茲·梅爾對於『聖域』的建立一事又是處於何種立場上的呢。
又或者說她正是,『聖域』被創造出來的契機的話,
「能夠想到的可能性,我還是想到了一些吶。」
「哦?」
「像這種事情大多都是套路啊。我想到的就是,製造出因為某種原因即將死亡的琉茲·梅爾的複製體作為其替代品的可能性啊。」
在漫畫還有小說之類的娛樂媒介中,總是有摸索取回失去的生命的手段的情節。製造死者的複製,將DNA相同的存在製造出來作為代替品,像這種橋段也是熱門題材。在大多數情況下,那些嘗試也都會以『儘管肉體相同,但靈魂終究不同』這樣的理由而以失敗告終。
「聯繫到琉茲婆婆說的話,再看看皮可的樣子,『聖域』裡的實驗也因為同樣的理由而受挫的可能性比較大啊。就算外表完全相同,內心和靈魂還是無法取回,就是像這樣的感覺吧。」
即便如此仍然不放棄地不斷製造出複製體,那正可謂是瘋狂的行徑啊。如果說是重複了二十多次的失敗,仍然尋求著下一次的肉體會寄宿著靈魂這種可能性的話,
「妄執,只能用這個詞語形容了啊……」
做到這個地步都想取回某人的生命,也不能說像這樣的願望有錯啊。至少,就昴而言是絕對不會這樣說的。
畢竟菜月昴本人就是現在進行時地為了獲得不捨棄任何人的未來而行動著。
雖然手段和過程都不一樣,但昴現在的行動與魔女的實驗又有多少區別呢。
而作為實驗結果而誕生的琉茲她們又有什麼想法,這是只能詢問她們內心的,除了她們沒有人能夠回答的問題啊。
看著昴自說自話然後下結論,琉茲歎了口氣,
「昴小子的腦子轉得比老身想像的要快吶。」
「到現在才有點頭緒在我看來還是太遲了。雖然不想說這些,結果還是說出來了吶。」
就連自己都看不下去的過於遲緩的思考能力,昴對此深感後悔。
然而,看著這樣的昴,琉茲慢悠悠地搖了搖頭。不過,這個動作並非實在安慰昴。嘴角浮現出若有若無的微笑,而其中卻能感受到些許寂寥,
「只不過是,你想得太多了啊。你這個想法就算稱之為憧憬都不為過吶。」
「憧憬……我還以為我的想法不會離譜到這種程度啊……」
「就是憧憬哦。昴小子你,是這麼認為的吧?────就算如此大費周章都想取回她的生命。對於『貪婪』的魔女而言,名為琉茲·梅爾的少女就是有那樣的價值的寶貴的存在。沒錯吧?」
「…………」
對於歪著頭的琉茲提出的疑問,被說中的昴無言以對。
實際上,昴就是這麼想的。開發出新型的術式,經歷麻煩的過程都想延續其存在的對象────做到這個地步也是理所當然,畢竟對方是對魔女而言的重要的人物。昴內心做出的結論就是如此。
對於昴得出的結論,琉茲微笑著予以了否定。臉上帶著那令人心痛的,空洞的笑容。
「琉茲·梅爾就只是一個村娘吶,並沒有,與『貪婪』的魔女有特別親密的關係。血緣和姻親關係自然也是沒有的。琉茲·梅爾對魔女而言完全就是陌生人,就連交談過的話語也極為稀少啊。」
「這怎麼可能……不對,等一下。」
琉茲的話語就像是她親眼見過一樣,因為這番話而震驚的昴抬起手中斷了琉茲的話語。用另一隻手抵住額頭,
「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剛才,琉茲婆婆您也應該說過了。您和皮可一樣,都是內在空蕩蕩地誕生的。那麼琉茲婆婆您又是為什麼,能夠知道水晶裡封印的琉茲·梅爾的事情的呢?這說不通啊。」
「那正是,在這個『聖域』裡進行的另一個實驗的,結果吶。」
輕描淡寫得接受了昴的反駁,琉茲將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如果她所言屬實,那麼恐怕在那裡並不能感受到心臟的跳動。那麼觸摸到的溫度又會是從何而來的呢────正在昴胡思亂想的時候,琉茲閉上了眼睛。
「琉茲·梅爾與魔女的關係並不親密。然而,她為了實驗獻上了自己的身體。魔女利用琉茲·梅爾的肉體,將之封印在水晶裡賜予了她永久的時間。然後以此為基礎架構出術式,只要積累到一定量的魔力,就能生成擁有模擬的生命力的琉茲·梅爾的複製體,她就是留下了這樣的裝置吶。」
「……究竟是為什麼」
「琉茲·梅爾的複製體,是除了關於語言和最低限度的常識的知識以外,就像嬰兒一樣誕生的存在。然而,光是這點就很奇怪了吶。既然和嬰兒差不多,一個勁地哭鬧著既天真又純潔才是其應該有的姿態啊。然而又是為什麼,讓她們擁有遵從最低限度的指示程度的知識呢?」
「那是……難道說?」
想到了某種最壞的可能性,昴不禁無言以對。
光是看到昴的表情,琉茲就知道他應該是想到了。她點了點頭,
「魔女明明構築出了能夠取捨選擇知識,並將之賜予誕生的複製體的手段。然而卻只賦予了最低限度的知識,讓複製體們在其餘部分都空蕩蕩的狀態下誕生。」
「那麼,什麼都不知道地誕生,這也是魔女的打算嗎?但是,這又是為什麼呢?」
但是,僅僅只是製造出服從命令的人偶的儀式有什麼意義?當然,這方面的考慮也不是沒有。但完全不知道原因吶,昴認為這過於偏離身為『貪婪』的魔女的艾姬多娜的本性了。
那位白髮的少女,如此大費周章,只是為了製造出能夠如同自己手足一樣行動的存在,像這種事情昴完全無法想像。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辦到,但隨便找點人類用洗腦之類的方法不是更加方便快捷嗎。然而她並沒有這麼做,是另有理由嗎?」
將空無一物的嶄新的存在,無中生有地製造出來────
「────啊。」
一瞬間,昴的腦內閃過一個可能性。
然而昴覺得那個可能性過於荒唐無稽,所以迅速地搖了搖頭將之忘卻。然而,曾經想到過的可能就這樣在昴的心中揮之不去。
假如說那就是事實的話,
『咱並不想被你輕視吶。』
沒錯,那就完全符合了對昴隱藏自己真實想法的魔女的意圖。
讓眼前的琉茲,繼承了少許琉茲·梅爾的記憶的理由也是。
「在能夠取捨選擇知識的情況下,依然製造出內在空虛的複製體的理由,是什麼?」
「…………」
「準備好空的容器又是要做什麼?內部空蕩的容器是為了做什麼才放置在桌上的呢?」
「…………」
「────肯定是為了向裡面注入什麼東西啊。」
準備好作為空蕩容器的複製體,然後準備了能夠注入知識和記憶的手段。
在水晶裡封印的,絕對不容有閃失的初始本體。無限地製造出本體的複製體,然後無論多少知識和記憶都能注入其中的話。
那也就意味著────
「在琉茲·梅爾的肉體內,反覆地寫入自己的記憶和知識。如果這是可能做到的事情的話。」
「────某種意義上的,不老不死。」
────而那也正是,在『聖域』裡進行的實驗的真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404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4 篇留言

佐倉藍山山
太勤勉了 推個

09-16 05:25

GGmaster
勤勉爹斯!

09-16 11:27

阿修雷 歐布萊特
阿~大腦震撼!!

09-16 13:27

東堂刀華

10-09 12: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55 『水晶中的少... 後一篇:第四章57 『不老不死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99116199巴友
【捨精保命 殭屍酒呑OwO】小屋更新 入內請小心!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3621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