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第四章55 『水晶中的少女』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5 23:21:50│贊助:72│人氣:8104


────被關在水晶中的少女,讓昴禁不住看到入迷,連呼吸都忘記了。
眼前的景像在心裡搖動著,有一個美麗而可怕的存在。
透明質的,隱約可見的水晶的中,封閉著一個跪坐著的少女。
這與冰封很像,但是和冰消融不同,只要水晶不被碾碎,就永遠存在。
況且如果這個水晶碎了的話,這無疑意味著被關在其中的少女也會粉碎
「為什麼……這樣的,事情」
昴不由自主地說出這樣的話,表達著微弱的憤怒。
昴很平靜,但是確實感到憤怒。
不管怎樣都沒有辦法把被封閉在水晶中的少女,平安地從那裡面解救出來。既不知道做下這種事的人有什麼意圖,也不明白這人與少女怎樣的關係。雖然不明白,但心彷彿被抓撓一般地不安。
「這不是……琉茲婆婆嗎?」
進入房間裡,和以前的記憶不同,房間的地板沒有洞,原本應該是洞的地方安放著水晶一樣的東西。
縱向長長的的水晶,由鐵質的基礎支撐著,器具經過維護,在廢墟般的設施裡放出了新品一樣的光輝。
水晶的正對面,有幾張林立的桌子,昴注意到了那也是以前的世界被破壞時房間的角落裡的東西。
和以前一樣,房間沒有照明,但牆上放出淡光的苔,某種程度上的提供了可見的視野。
靠牆散落的工具,醫療器具之類的東西依然存在。一邊尋找著與記憶中的差異,昴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
「這裡,在現在之後的六天被毀壞,發生了『什麼』原因不明的事吧」
這個地方也許有著不能知道的事。
那東西是,從現在開始的大兔襲擊『聖域』的幾天時間內,被破壞,廢棄,埋葬在黑暗中的,這個地方的重要部分。
這次,昴先到了達這裡。
「最有力的是……果然,是加菲爾」
這次的昴的搜索,開端便伴隨著加菲爾一番可疑行動的不協調感。
打算守護『聖域』的氣概,無法掩飾對琉茲朦朧的親愛的加菲爾,昴不知道他這樣做真正的理由,開始懷疑。
單方面來說,和加菲爾實力匹敵的人沒有幾個,那些東西破壞程度之可怕,也有理由相信是他做出這樣的事。
剩下的問題的話────
「這是為了什麼呢,做出這樣的事情?」
在房間裡搜索著的昴的到現在的收穫,幸運地沒有被破壞。封閉著少女的水晶,被安防在房間以外,特別地引人注意。
房間的深處,林立的桌子的對面的牆壁上,昴看到了以前就有的蜿蜒延伸的排氣管。再延伸下去,就應該在候廳裡露出來了。
「……雖然目前來看,房間的佈局好奇怪的樣子。這個大房間,怎麼說也不應該是這樣。」
從外表來看設施的大小和裡面的房間佈局不一致。
在腦海中描繪著場景的地圖和外貌,昴隱約感到著不協調。────整個房間裡,還有剩餘的被遮住的地方。
穿過房間,昴站到了管道所用的開關門的牆壁前,用手確認著牆壁的觸感。苔蘚和草覆蓋的牆面的觸感很舒服,這感覺就像是野獸的毛髮。
這些柔軟的苔,即使試著敲擊也不會發出聲音,但除了作為照明以外好像還有他用。如果在這個位置,這牆的對面,有神秘的空間的話。
「從延伸的距離來看,應該有這個房間的一半大小的空間。如果牆壁不是旋轉式的話,似乎無法直接從這邊過去……」
那樣的話,有可能的應該是候廳那邊了吧。
上次,昴沒有在各個房間角落尋找的足夠時間。在狹小的候廳裡,也沒有餘力找到隱藏房間的痕跡。
一邊在意水晶中的少女的事,昴沒有先從等候室的方向調查。接著────
「────」
回頭之後,昴和進入房間的人目光相遇。
「……啊?」
「────」
因為看到了沒有感情的眼睛,昴無意中發出了聲音。
昴睜圓了眼睛凝視這個人影────淺紅色的長髮,身上僅僅纏著寬大的白色的布條少女。
和琉茲一模一樣。不過,與熟識的琉茲感覺氣氛不同,對面傳來的氣氛毫無生氣。
就像空氣一樣,只是在那裡站著。總之,
「啊,琉茲婆婆的……」
複製體,這個詞在腦中掠過,該如何稱呼面前的少女,昴猶豫了。複製體,也只是昴的想像上的名字。其實少女的來歷都還不清楚,這樣稱呼心裡有點愧疚。
「這樣的話……」
只能不知道少女的名字了。
在沉默的昴的一邊,少女也靜默著。表情沒有絲毫變化,連是否存在呼吸都可疑。
昴遲疑地打著招呼,等著人偶的聲音。
少女始終靜靜佇立在風中,直到昴決定開口道────
「妳,妳……妳能明白我說的話嗎?」
「────」
「叫什麼名字?到底來這裡做什麼?說起來,這裡是哪啊?」
「────」
「……『聖域』、加菲爾、琉茲。這些詞妳有印象嗎?」
「────」
回應三個提問的是沉默。
對於問題之一表情有任何改變的話,對哪個提問少女的表情也是紋絲不動。就好像表情沒有機能。
毫無回應,昴沒有辦法了。
在亂撓著頭歎息的昴面前,少女突然動了。
「……?」
雖然瞬間發生了一個讓人很緊張的事,但是開始轉身的少女的步伐緩慢。
和昴進來時一樣,少女在從候廳一側踏入,不緊不慢地走向房間中央────水晶的正前。
被關在水晶裡面的少女與走近的少女確實是兩個人。
在沉睡中的少女的面前,後者彎下腰,向水晶的基台下方伸出手。
「────」
昴睜大了眼睛,看著發出聲音的部分被取下。看起來基台的下方有著開關式的門,空洞裡面似乎收納著什麼。
被蹲下的少女的身體擋著,看不見裡面的昴探出頭,想要要去看看那個基台的內部。
「────唔!」
突然鼻孔被強烈的惡臭貫穿,昴摀住臉向後仰。刺激的氣味侵蝕鼻子的黏膜,這味道比刺激來說更接近疼痛。反胃般的壓迫感令昴顫抖。
惡臭────嗅覺的記憶,那是以前的世界中飄散在設施內部的腐臭。如同化學藥品瀰漫的味道一樣,對人體有害的物質發出的詭異氣味。
那確實是從這個房間的地下瀰漫出的東西。
「實際上,從那個基台中發出來的,也就是那個水晶的四周。」
一邊用手摀住鼻子,得出這個結論的昴向著令人流淚的場所移動。
即使產生臭氣侵入眼睛的錯覺,少女依舊面不改色地繼續工作。然後,昴向她手邊看去,瞪大了眼睛。
少女的手在基台中盤弄著,不可思議的符紋刻滿內部,各處都安裝了魔礦石。
魔礦石內的魔力散發著淡淡的光芒,而枯竭的部分則暗淡無光。少女在鄭重地取下,把替代的魔礦石放進去。
複雜的紋飾,讓昴想起以前的輪迴漩渦中,在這個設施內部看到的東西
魔法陣────異世界奇幻中常見的技術,但在這個世界卻很少見。正因為如此才印象深刻,而對究竟有什麼效果抱持著疑問。
「和魔礦石鏈結的地方,是如同機械電路般的東西,這種感覺。魔法陣作為機械裝置的部分、魔礦石則是電池之類的能源……」
對於這樣的想像,不由得感到不可思議。
魔法科學,或者該稱為魔法學的技術。
在昴左思右想時,少女似乎結束了工作,取出用罄的魔礦石,關上門的開關。
然後在數秒之間,昴感到皮膚周圍的細微震動的。
────大氣中,細小的,震動。
「這是……使用魔法時的」
大規模威力的魔法────在白鯨戰役、以及貝特魯吉烏斯戰役中由里烏斯使用心靈連接時相似的感覺。
恐怕那是,大氣中的魔力正在受到某種干涉,而使敏感的肉體察覺到的魔力活動。
而這次,魔力究竟對什麼產生反應,還想不到。
眼前,水晶的原本淡淡的光芒急劇增加。
透明的青色光芒,水晶的光輝讓昏暗房間的更加明亮,而映照在其中的少女身體也變得更加鮮明。
以基台內的魔法陣作為支撐,上方的水晶以青白色的眩光照耀著房間。
「……存檔點」
昴不禁嘟噥,現實世界的人說的話,異世界的人是不會理解的。
魔法陣上安裝的水晶。綻放出青光芒,房間被照亮,這確實是像昴所熟悉的電子遊戲中的存檔點。
如此驚艷的視覺場面很是少見,而少女只顧無聲進行的事反而增加了其神秘性,昴喘不上氣也不能開口,只能這樣感想。
只是,在這樣壓軸的場景面前,昴被震撼到了。
「────」
無視這一切,替換完魔礦石的少女轉身向著房間外走去。而被換下的魔礦石,則作為廢棄物被扔棄在一旁。
發現背後的腳步聲正在走遠,昴慌忙的向她的肩膀伸出了手。
「喂,等一下……啊,碰到了」
「────」
微弱的生命感和存在感,昴是伸出的手都預想到了,幸好指尖抓住了少女的肩,成功地讓她停下腳步。
一瞬間,想到了與『嫉妒』的魔女對峙時的場景,對於觸碰到爆裂少女的同類,昴提起警戒,
「────」
用安靜的眼神凝視著昴的少女,至少還沒有爆發的徵兆。
一邊對那樣的事放心了,昴從正面凝視著少女。
「打擾妳的工作了,但是,我還會繼續提問的。這次請不要無視我啊。從各個方面而言,我也正處在沒多少閒暇的節點上啊
「────」
「剛剛,妳在這裡做了什麼?為什麼這個水晶會發光?妳知道這裡的女孩子的事嗎?妳知道嗎?」
「────」
毫無反應。
昴幾次詢問,少女回應的只有沉默的視線。也並不是拒絕回答,壓根就沒有想做出選擇。
對少女抱有的「人偶」的印象也沒有改變。
「至少,對於願不願意和我溝通也做些回應啊……」
不能只是現在的狀態。
昴用手抓住了將要離開的少女,用目光示意水晶所在的位置。
在持續放出眩目的光芒的水晶中,少女的樣子依然沒有變化,有件事可以確定了。
呼吸和心跳以及血液的循環肯定沒有了。
被封閉在水晶中的少女的身體,早已停止了生命活動。
「……說成是假死狀態的話,都過於樂觀了」
把冰凍了肉體復活,都不那麼簡單,更何況,這個少女的身體被結晶化。
要解放她、無疑是癡人說夢。
「又是,無能為力啊,我真是……」
被無力感打倒的同時,昴用手指觸摸水晶表面。
從指尖傳來的冰冷的觸感,是少女正在被侵蝕著的事實,無法感受到少女的狀態,對此不知應該感到安心還是憤怒。
在這樣的感傷從心中掠過的時候。
「嗯?」
從碰觸的指尖傳來的寒冷,忽然變熱,沿著昴的手臂,向全身奔襲。
「哎,呃,啊!?」
最初是溫暖的感覺的東西,立即上升到火焰的熱度,在全身烘烤。
從指尖到身體內部的火焰燒灼的感覺,讓昴當場痛苦地叫出來。
痛苦的呼喊在房間裡迴響。
沒有在意髒兮兮的地面的餘地,昴倒在了地板上。一邊痙攣,閃爍的視野────並且,
「唔,嗯?」
突如其來的地獄的時間宣告了結束。
剛才還猖獗地肆虐身體的熱度,昴的身體突然從痛苦的風暴中解放。
「……那,那到底,是什麼啊」
從橫躺的狀態撐起身體,昴一邊確認手腳的狀態,一邊嘟噥著
剛才的痛苦和那個突然的結束。既不明白原因也不知道結果,留下讓人疑惑和疼痛的記憶。
「什麼也沒有,但是,如果沒有什麼的話,那又是為什麼?」
接觸水晶後,突如而來的痛苦。
原因可能是以水晶為中心的魔法科學裝置。也許是因為接觸到了動力部分導致「觸電」,陷入了剛才的狀態。
想到這的時候,昴忽然想起了,剛才只顧分神,忽略了和琉茲相似的少女的事。
「糟糕……」
「────」
昴慌慌張張地站起來,但在看到面前的少女沒有變化,既放心又有緊張感。然後,在這種緊張感下,
「────」
恭恭敬敬地────少女單膝跪地低下了頭。

※ ※ ※ ※ ※ ※ ※ ※ ※ ※ ※

低頭屈膝,少女的樣子讓昴感到困惑。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那個動作,那個姿勢,表現出的應該是對於昴的敬意和服從的態度。
「突然,這是怎麼了?」
直到剛剛,對方還對昴的話充耳不聞,而現在態度突然轉變,昴比起驚訝更多的是警覺和懷疑。
即使對方做出臣服的樣子,昴與少女之間的關係仍然有很深的隔閡。彼此的來歷都互不瞭解狀態。因此在站在這樣的位置上,不可能沒有疑慮的。
「────」
在警戒的昴的面前,跪地的少女站了起來。
然後,她視線稍稍向上,向著昴的頭的方向看去,好像視線看去的地方有著什麼東西。
少女做出這樣的動作,好像想著什麼似的看過去。昴朝那個方向看去。緊接著,
「啊!?」
「────」
就在眼前,另一個少女出現在呼吸可及的距離。昴身子後仰想要後退。但,少女向昴伸出了手。
「────」
少女並沒有說話,拉了拉袖子示意昴。
又是沉默,昴站住沒有動身,沉思著。
少女堅持不說出的事,也許是無法直接說出口的。昴揣測著這動作其中的含義。也許意思是,打算帶著昴,也就是說她以某種形式答應了同昴的談判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吶」
「────」
「這樣的話。────好,帶路吧,我跟著」
昴點頭回應,表示願意跟隨。少女牽著袖子邁開腳步。昴一邊走著,最後一次回頭看那個水晶。
────沒有任何改變,青白色的光輝中,水晶中的少女依然沉睡著。
拉著昴的袖子從房間出來,穿過建築的通道到候廳。就這樣,少女走上前,領著昴一起走出到設施的外邊。
「不是裡面嗎?好吧,外邊也不錯啦……」
如果被聖域中的人看到的話,昴悄悄潛入這裡的事肯定會暴露,被責備是難免的了。和加菲爾的關係上,肯定又慘了。
少女開始前往『聖域』了,怎麼辦呢?昴感到糾結著那樣的事。
「怎麼了,擺出那副難看的表情,昴子」
「……喂喂,居然在這個時候」
從設施中邁出,迎面而來的是外面的空氣。
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到目標的昴放鬆了表情。是因為放心了還是其他的原因不知道,但是
「我確實有要很多說的事,不過,首先得換個地方說吧」
「啊啊,就這樣吧。真的,有太多話要說了」
表示同意的昴聳了聳肩。
那樣的昴,在風中的她映出了什麼樣的樣子呢。
────和兩個少女並立的昴的身姿與在月光映照下琉茲本體的身影,會吹起什麼樣的風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3759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 篇留言

烤小魚
好勤勉>w< 等待71後到來

09-16 00: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54 『地獄 早已... 後一篇:第四章56 『聖域的存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小說。「賢者轉生(偽)」第二部完結、「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二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