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5 GP

第四章54 『地獄 早已知曉』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5 21:06:02│贊助:97│人氣:8360


提出了正中要害的質問,昴也已經明白了自己的立場。
提出質問,然後當加菲爾確實聽到那個問題的時候────金髮青年的表情改變了。然後,目睹那個表情的昴,意識在瞬間變得一片空白。
一直保持著對昴的警戒,目光銳利地露出精悍的表情。永遠保持著堅強的外表,絕對不會讓他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的加菲爾。
而現在的他的表情,明顯扭曲了。
那是就像自己隱藏的重要的事情被他人揭示一樣,隨時都會哭出來的宛若孩童的表情。
「你這傢伙……剛才,說了什麼啊?」
然而,那種脆弱無力的表情也只是在一瞬間顯露出來。
加菲爾用力地眨了一次眼睛,就像在驅除臉上表現的脆弱一樣咬牙出聲,然後全身都散發出鬼神一般的壓迫感瞪著昴。
瀰漫在森林中的安寧,這讓人覺得有些寂寥的氛圍頓時改變了。被瞪著的昴的皮膚上,因為恐懼而出現了雞皮疙瘩。
這些表現也都是昴的肉體在危險之前的自然反應。然後,感受到那有些過剩的反應,
「還真是,殺氣四溢啊。」
碰觸到『那個話題』對他而言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他的反應是讓昴對此抱有確信的十分有力的材料。
聽到昴的低語,保持沉默的加菲爾的目光更加嚴厲起來。
剛才一瞬間表現出來的脆弱完全看不到了,現在的他看向昴的視線就像看著憎恨對像那樣宛若刀刃一般鋒利。
沐浴著令人會有被射殺的錯覺的目光,昴的全身還是一如既往地發出危險信號。然而,昴有意識地將之無視,努力保持著飄然的態度,
「那我就重複一遍吧,我看到了和琉茲婆婆一模一樣的孩子,在『聖域』裡遊蕩著。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她們肯定不是琉茲婆婆啊。」
「……完全不知道你說的話的意思啊。那不就是看到太婆在到處散步嗎?雖然在深夜出門徘徊的確有另一種意義上的問題,但也就是這樣的事情而已啊。」
「────兩個人。」
「啊?」
加菲爾對昴的問題進行著條理清晰的解釋。然而,就像是要將他正在努力編出的借口擊碎一樣,昴伸出右手豎起了兩根手指,
「我所看到的,是同時行動的兩個與琉茲婆婆相似的孩子啊。就算其中一位是琉茲婆婆,那另一位……又會是誰呢────」
────說完的瞬間,昴察覺到自己的世界上下顛倒了。
「────咳啊!」
背後撞上了堅硬的東西,痛呼和濁氣一起被從肺中擠出。
背上有撞上凹凸不平的巨大物體的感覺────是樹幹,昴被相當大的力量壓在了樹幹上。而且為了不讓昴有機會逃跑還特意將他的身體懸空,擺出了與地面平行的姿勢。
以抵在腹部中心的手作為支點,昴的身體就這麼橫在半空。然後,依靠平衡感和腕力將昴擺成這種姿勢的加菲爾緊緊盯著已經理解自己的狀況的昴的眼睛,
「────你這傢伙,是在哪裡看到的,喂,啊。」
「也不是什麼奇怪的地方……就是在,森林中啊……」
「不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啊。為了不出現這種情況,你知道本大爺還有其他人花了多少的心思啊。不然的話,早就被你這種對多餘的事情有敏銳嗅覺的混蛋發現,然後傳開了啊。」
說著,壓迫著昴的手掌的力道增加了,昴因為感受到彷彿胃要被碾碎一樣的壓力而從口中噴出涎液。儘管很混亂地想要掙扎,四肢卻幾乎一動不動。
簡直就像是被大頭針釘住的昆蟲標本的模樣。光是想想都覺得毛骨悚然。
「這樣下去的話,你這傢伙的腹部就要和背部來一次親密接觸了哦?變成這樣之前,還是希望你這傢伙能說真話啊。」
臉上掛著有些嗜虐感覺的笑容,加菲爾對昴的身體增加了手中的壓力。
就像是想要證明自己並非在說笑,昴感受到了開始碾壓骨骼和內臟的壓迫感。昴喘息著,漏出了痛苦的吐息,
「那……就,看你的態度怎樣……了吶。」
「這不是很有趣嗎。你這傢伙,到現在還以為能和本大爺對等談判嗎。本大爺還以為已經好好教會你這傢伙不要這麼自以為是了啊。」
「現在……就算在這裡什麼都沒問出來就把我幹掉,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哦。」
「…………」
斷斷續續地組織著話語,昴終於讓加菲爾開始有傾聽自己的話語的打算了。
────對昴而言,加菲爾的這種焦躁的反應,既算預料之中也有意料之外。
在至今為止的輪迴中,昴目擊到的複製體────『琉茲的複製體』的情況,是在之前那個輪迴裡最後與魔女的戰鬥中。
除了那次以外,不要說目擊複製體,就連對其存在的懷疑在『聖域』中都沒有。現在回溯自己的記憶,將複製體的存在作為前提去考慮,讓人在意的場面還有很多,但現在暫且不提。
至少,複製體們的存在是加菲爾不論如何都想要在『聖域』裡隱瞞的事實。
至少有二十人存在的複製體們,僅憑加菲爾一個人就將她們藏匿在『聖域』裡也是極為困難的事情。十之八九,是『聖域』住民的共識吧。
而自己這邊的陣營裡瞭解這一事實的恐怕只有羅茲瓦爾和拉姆了。
不管怎麼說,這是只要說出口就可能碰觸加菲爾逆鱗的內容。而經過剛才的嘗試,基本算是猜中了一半。
然後如果說有意料之外的情況的話────
「……已經有點不正常了啊,你這傢伙。」
就像在唾棄什麼一樣的加菲爾說完話之後,就把昴的身體丟向一邊。
「嗚哇。」發出著驚訝的痛呼,昴連準備姿勢都沒有做就這麼摔在地上。一邊在嘴裡品嚐著青草和泥土的味道一邊翻滾著,然後吐著嘴裡的砂子站起來瞪著加菲爾。
「不,不要突然把手放開啊,嚇我一大跳啊。」
「吵死了,瘋子。你這傢伙,剛才是在試探本大爺嗎?」
「試探?」
看著歪著腦袋的昴,加菲爾焦躁地切了一聲。
他瞪著露出裝傻表情的昴,
「剛才,你自己說不定會被本大爺殺掉,不要說你這傢伙沒有想到過啊。」
「…………」
────對昴而言意料之外的事情,就是加菲爾沒有立即殺掉昴這件事。
像這樣即便被碰觸了逆鱗依然給了昴解釋的機會。
那也意味著,昴是『已經考慮到了死的可能性依然做出了剛才的發言』,察覺到這個事實的加菲爾胡亂地踩踏著地面,
「不要給本大爺開玩笑啊。對於你這種拿命當作賭注,還擺出一副理所當然表情的混蛋,本大爺根本不想和你談話啊。真噁心。」
「被說到這種地步我還真是有點傷心啊……我又不是隨隨便便就做出這種事情的啊。」
對加菲爾的指責弱弱地笑了笑,昴撓了撓自己的頭。
然後做出這種動作的指尖,直到現在都在顫抖這個事實昴還是能夠理解的。
就算是現在,即使加菲爾停止了對昴的折磨,但他對昴那種近似敵意的感情沒有絲毫的減少。
那也意味著直到現在昴的肉體都在因為那原始的恐懼而發出悲鳴,臟腑像是被絞動一樣的痛苦也一直持續著。
這也是當然的事情。畢竟加菲爾就是那樣激昂地站在昴的正前方。
這意味著,昴現在正在與在夜間的森林大鬧一通,將許多村民虐殺的那頭金色的巨虎對峙,而昴也基本接受了這樣的認識。
被那獠牙刺穿,被那利爪撕裂,被那恐懼束縛,只要回想起自己被蹂躪的記憶身心都會戰慄。
然而,即便如此────
「如果只要我的一條命就足夠的話,那麼不是很好嗎。」
如果需要支付的犧牲只是昴自己的內心被磨損的話,那是多麼賺的一筆生意啊。
用這麼少的代價就能獲得HappyEnd,這可是極為難得的事情。
昴那隨時都會折斷的覺悟────然而,支撐著那份覺悟的支柱儘管單薄卻有著足夠堅硬的強度。
加菲爾應該也是明白了這點。他皺起鼻頭做出嫌惡的表情,
「對於擁有這種眼神的混賬東西,本大爺可不會有一丁點的好印象啊。原本按照本大爺的性子,現在就把它毀掉啊……」
「如果你真的這麼做我還是會很困擾啊,如果可以的話還是請抱著寬大的心放過我吧。剛才的對話中我們之間也有一些共識……所以。」
「…………」
「你現在,有回答我的質問的打算了嗎?」
撣去身上的塵土,昴再度提出了質問。
被暴力中斷的話題再度繼續了,加菲爾無法隱藏自己苦澀的表情。他反倒避開了緊盯著自己不放的昴的視線,
「還是不想回答呢。」
「是嗎。那麼,也沒辦法了吶。」
聽到他那就像頑固的孩童一樣的回答,昴聳了聳肩很輕易地結束了話題。
而看到昴的反應,加菲爾露出了完全看不透昴的想法的不解的表情。
「你這傢伙……不是想問本大爺……」
「你不是不想回答嗎?然後,就算我想從你嘴裡強行問出答案我也沒有那份實力,又沒有辦法說服你。雖然不是不能窮追猛打反覆追問,但感覺風險太大不划算,所以還是以後再說吧。」
「……什麼啊。」
「不要擺出這種不可思議的表情 ,加菲爾。無論你多麼想要隱藏那個事實,我也肯定會找到答案的。畢竟這對我來說是有必要的。」
對再度嚴肅抬起的加菲爾的臉,昴毫不避讓地看了回去。
視線交錯著,但這次並沒有因此產生多少壓迫感。加菲爾的眼神與剛才相比弱氣了不少,相對的昴的眼神則包含了他已經下定決心的堅定意志。
「加菲爾,我一定會把你……把你們在『聖域』裡隱藏的真相全部揭露出來。既然已經知道我不這麼做就不行,那麼我就絕對會去做的啊。」
「……閉嘴啊。如果本大爺現在,就把你這傢伙那張嘴塞住的話,什麼『絕對』,什麼『肯定』就都不可能了啊,喂。」
「不好意思啊,這真的是『絕對』和『肯定』的啊。只要我沒有放棄,只要我已經知道了秘密的存在,那麼被隱藏的秘密就不會再是秘密了。要恨的話,就去恨自己的疏忽吧。」
無法理解昴的話語,加菲爾的眼神因為困惑而動搖著。
無法理解昴指責自己『疏忽』的詞語究竟是什麼意思,這對他而言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那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尚未發生的他的疏忽。
「……再繼續對話下去,看來也是徒勞啊。」
看著保持沉默的加菲爾,昴決定結束對話。
將對加菲爾的戒備之心提升至極限,然後假裝出一副強勢的作風。現在,或者說是這次輪迴,大概已經不可能解開他的心結了。
雖然從一開始就知道在這次輪迴通關的勝算不大,但像這樣希望完全破滅也還真是讓人有些失落。
「不過,吶。」
────即便如此,也不得不忍耐。
既然已經決定用自己的生命作為賭金去進行一場豪賭,這種失落感也會在未來無數次地伴隨著昴的前進。
將這種傷痛習慣,亦或是忘卻,都是不行的。
習慣了無限重複的『死亡』,假如最後得到的未來並非希望中的形式,昴的內心一定會被陰影吞噬無法恢復正常。昴對此已經察覺到了。
「想要阻止我的打算,你還是有的吧,加菲爾?」
「…………」
「如果有的話的確會讓我多花點功夫。如果沒有的話就幫大忙了。」
就算在現在這個場合被殺死,昴也不過是回到幾小時前的墓室裡。
那之後發生的事件都有著選擇嘗試的意義,像這樣被加菲爾帶出來也不例外,就算這次不行,下次再採取更安全的對應方式就可以了。
當然,能夠迴避『死亡回歸』那就再好不過了。
對於昴帶有牽制性的話語,加菲爾依舊沒有回應。
保持這樣的氛圍,昴背對著他,從此處向著『聖域』走去。他必須去考慮明日的行動計劃,還需要整理一些不得不確認的事情。
就算重來的機會是看昴的心情,但也不是能夠隨便浪費的。
「你這傢伙是……」
對著漸漸遠去的昴,加菲爾用壓抑的聲音挽留著。
雖然停下了腳步,但昴並未轉身。加菲爾對著這樣的昴,
「到底,你這傢伙想在『聖域』……想在這裡,做什麼啊。想對本大爺還有其他人做什麼啊,吶,喂。」
「我的目的應該早就說過了。就是幫助愛蜜莉雅啊。我對『聖域』沒有一丁點的加害之心……傷害你們的打算,也完全沒有啊。」
至少昴知道,那即將在『聖域』降臨的災難。
昴想要從那個災難中拯救琉茲還有原住民們,也有為此而行動的打算。而想要拯救的人物裡,加菲爾自然也在其中。
然而那只不過理想中的最終結果而已。
「在到達那個結果之前,我一定會被你無數次厭惡的吧,關於這點就先讓我說句抱歉吧……對不起啊。」
「……完全不明白啊,你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不要在這種地方,和那群傢伙一樣啊?」
加菲爾露出了一副就像面對著無法理解的詭異之物一樣的表情,昴認為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想要他理解。但昴也並不認為他能夠理解。
「看來也沒有和解的打算吶。那麼從明天開始就請普通地……就算做不到也沒關係,只是不要來找茬哦。今晚就在溫暖的被窩裡早點睡覺。要不然明天把早晨的工作忘記睡過頭也沒關係哦。偶爾睡個回籠覺也是────」
在訴說著即將離去的話語的過程中,昴的話語突然中斷了。
就在剛才一瞬間,昴察覺到自己所說的話語中的令人在意之處。
而那,也在昴的心中匯聚成了一個猜想────
「會有那樣的價值,嗎?」
「……啊?」
「總而言之,今晚就到這裡了,加菲爾。就算你不安也好擔心也罷,我也肯定會做些什麼的。所以就請忍耐到那個時候吧。」
「────!你這傢伙……!」
自始至終,昴的發言都佔據了『先機』,對此加菲爾終於惱火了。
他因為憤怒臉頰通紅,咬牙切齒涎唾飛濺,
「用這種傲慢的語氣,擺出一副了不起的姿態……!誰,有誰拜託你這傢伙去應對什麼事情了啊。不要干多餘的事情啊!這裡的事情也好,老太婆們的事情也好……啊……什麼事情都是!明明什麼都不知道……」
「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我要去找到答案。為此,我認為我必須這麼做啊。」
「只知道冰山一角,只看到表面現象的你這傢伙又怎麼可能理解啊!只會呵呵諂笑,說著夢話一樣的譫語,用甜言蜜語掩蓋事實的欺詐師混蛋啊!」
「────」
「明明不知道本大爺感受過的痛苦和艱辛,就不要用這種什麼都明白的語氣說話啊────!!」
對著擺出一副什麼都明白的表情的昴,加菲爾語速極快而又滔滔不絕地說出包含悲傷的指責。
那是就像被森林的夜空吸收消失的責罵。
傲慢的言行,好像明白一切的語氣和態度,明明什麼都不知道還做多餘的事情。
────的確如此啊,所有情況都如他所言,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然而,
「……我知道喔。」
「────」
「我知道『地獄』喔。────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見識過了啊。」
如果此世存在地獄的話,那就是昴所看到的世界。
伴隨著無數次造訪的世界迎來終結,昴已經無數次無數次地見過目不忍視的地獄了,將那地獄的景象燒刻在眼中,銘記在內心,昴才得以到達此處。
也因此,
「知道『地獄』的只有我一個人就夠了。我就是為此而存在的啊。」
────現在的昴,就是這麼想的。

※ ※ ※ ※ ※ ※ ※ ※ ※ ※ ※

被加菲爾的慟哭觸動內心之後,昴回到了大教堂裡自己的床鋪。
本來的話應該是躺進床鋪,慢慢地利用時間制定好今後的計劃。事實上,直到剛才昴都是這麼打算的。
而將那個打算暫且擱置,像這樣遠行也是有理由的。
「……我記得的確應該是,這邊的方向吧。」
用手撥開長勢繁茂的爬牆虎,行走在荒郊野外上的昴低語道。
叢生的樹木將月光遮掩使昴的視野變得極差,更何況腳下還有及膝高度的野草阻擋在道路上。完全不像道路的地面高低不平,為了不摔倒而小心謹慎走路速度自然很慢。
「雖然我對方向感還是很有自信的,但果然只靠記憶還是太曖昧了啊。而且當時也沒有定下心觀察周圍的空閒,也是沒有辦法啊。」
弱弱地低語著自我辯護的話語,觀察著四周的昴尋找著自己想找的道路。
現在,昴的所在之處是『聖域』邊上的森林中────儘管這麼說,並非剛才與加菲爾進行交談的場所。昴是先回了一趟『聖域』,然後再次進入森林的。
要問昴這麼做的理由的話────
「那個時候,加菲爾的確是從這個方向出來的啊。」
輪迴開始之前────也就是要將時間回溯到墓室最初的『試練』之前。
接受『試練』的那天早上,昴在奧托的陪同下進入墓室,去確認自己是否有接受『試練』的資格。
結果,墓室接受了昴,在那天夜裡的『試練』挑戰中,昴得到了與自己的過去做個了結的機會────然而問題並非出現在那個時候。
那天早上,在墓室之前進行著一如平常的不著調對話的昴和奧托的面前,加菲爾從森林中現身並與兩人匯合了。當時他曾說過,是在進行早班一樣的『聖域』巡邏。
「出現的時機太湊巧了,還有在意之處就是他是從那個方向走出來的啊。」
在好像計劃好的時機的登場,還有現身的地點也存在問題。
回憶起從墓室邊上繁茂的草叢中出現的加菲爾的身影,昴感受到了一點既視感。探索著自己的記憶,將令人在意的地方全部拿出來考慮,昴察覺到了一個事實。
────被碧翠絲從宅邸傳送到『聖域』時作為傳送地點的,那個神秘設施。
昴從那個設施回到『聖域』的時候,出現的地點與那個時候加菲爾現身的場所很接近。
因此,昴認為那個設施可能存在什麼線索,所以進入了森林。現在的他就是在深夜的森林尋找通往那個設施的道路。然後,
「踩上去有些牢固的道路……也就是說。」
看到了被整理過周邊草木的道路一直延伸,昴由此判斷有人會定期從這裡經過。沿著這條道路一直走向森林深處,就這樣帶著振奮的心情快步走著────最終視野變得明亮開闊起來,
「……找到了。」
那是一座破爛無比的石造建築。即將崩塌的像化石一樣的設施在森林深處背靠巖壁建造。
接近了因為光線太暗而看不清的建築,確認著外觀的昴有些奇怪。
「嗯?的確在之前看到的時候,要比現在還要破爛的感覺啊……」
建築物的年齡並不是能夠輕易改變糊弄過關,現在的建築與昴記憶中相比破損狀況要輕很多。換一個說法的話,昴之前看到的就是廢墟,而眼前的建築至少還完好保留著作為建築物的整體構造。
那也意味著,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從現在開始到六天後的這段時間裡,這裡會發生使這座建築受到更大破壞的事情……就是這樣吧?」
要將記憶和現狀達成統一的話,也只能這樣去做猜想。
然後如果事實就是如此的話,這裡應該就和昴期待中一樣,與在『聖域』裡發生的某種事情不無關係了。
壓低呼吸,昴小心謹慎地隱藏自己的氣息轉動了入口的門把手。
伴隨著令人意外的安靜的開門聲,門開啟了,昴在腐敗臭味的迎接下進入了建築物內部。
和之前那次沒有區別,雜亂擺放的物品沒有絲毫打掃過的痕跡就這樣堵在門口。通過就像候車轉乘處般擁擠雜亂的道路,昴向著目標的房間走去。
穿過道路到達最裡面的門────那是昴因為碧翠絲的傳送到達的,有著一個深不見底的洞穴的房間。
打開門的瞬間就掉到坑裡去。考慮到這種可能性,昴慢慢地打開門,小心地將頭探進去確認內部的樣子。
「……喂喂。」
看到展現在眼前的景象,昴壓抑不住自己的驚訝漏出了聲音。
亂反射著的青白色的光線照亮昴的臉,因為光線過於刺眼而瞇起雙眼的昴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作為目的地的房間,他所到達的設施最內部的房間裡存在的東西────
「琉茲婆婆,嗎……?」
────在人力無法抱起的巨大質量、散發著淡青色光輝的水晶裡,一位嬌小的女性被封印其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357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 篇留言

Safe
非常感謝大大的分享!!!
中間連草類的WIKI連結都準備好了~~真是太有心啦!!!

09-17 18:05

暗黑小蛇
昴講到地獄那邊我竟然出了一點淚
好久沒出淚了

09-27 10:44

路過的
呃…
在這裡看到了兩個一樣傲慢的傢伙
該慶祝昴終於找到了同伴嗎?

10-21 06: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5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53 『重疊的疑問... 後一篇:第四章55 『水晶中的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321232昂昂
繪圖更新 晚上粗7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