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的化承者》 【第二章】異空之色

作者:惡顏高│2016-09-15 13:27:41│巴幣:18│人氣:225
──突如其來的威脅,反白了的星空,異空色,乃是「敵人」的象徵──



    







第二章】異空之色
    
    




  「沫界……」

  雜訊之霧,詭異長廊。

  即使高芸擎已有一定程度的心理準備,看著眼前異景,她仍是不由自主地瑟縮,往後小退一步。

  「親眼看到的感覺,很特殊對吧。」知道友人心情緊張,吳卸岱刻意笑嘻嘻地說:「想當初我站在門口,根本不敢往前,覺得好像一進去就會被什麼東西給吞掉。喔對了,覺得腿軟的話先講一下,怕來不及扶妳。」

  「扶、扶個頭!沒有怕啦……」高芸擎反駁之聲細弱無力。

  「不用擔心,請跟我來吧。」

  女性職員率先踏入,空間雜訊為之擾動。

  高芸擎往旁看去,看友人也點了點頭,這才握緊兩手行李提帶,走入門內。



  那雜訊般的霧氣,看似瀰漫封堵在門前,實際走近之時卻不會覺得自己撞進雜訊之霧,好似那些雜訊自動後退,又像只存在於一定距離外的景觀之中。

  「嚴格來說,這裡還不是沫界,而是『塵界』與沫界交互重疊,也就是所謂的『沫外洪流』範圍內。」女性職員斜側著身,對身後少女解說:「當我們移動時,周圍景象會持續變化,這是正常現象,也不會阻礙視線,請放心往前走就可以了。」

  正如女性職員之言,每走幾步,就會發現週遭所見為之一變。

  一會兒是原先的室內走廊,一下又變成一處野外竹林,腳下是簡單整平的硬土步道。

  變化的,也不只是視覺。

  體表各處皮膚,交互感受到稍低的室溫與相對溼熱的野外空氣;鼻腔之中,嗅聞室內空調與室外竹林的迥異味息;耳內乍聽走廊步伐迴響、轉瞬又是風娑枝葉的竹木之音。

  同樣一步踩地,重心靠後時是平滑地面;等體勢隨著另一腳往前,未動之腳已是踩在粗糙的野外步道上。

  極端不自然的感受,使得高芸擎頭皮發麻,彷彿自身在景色幻化之間被吞噬。

  除了體感之外,更有某種無法辦明的感覺在一併切換。



  「這裡……可以回頭看嗎?」高芸擎顫聲而問。「會不會一轉頭,你們就不見了?」

  吳卸岱差點噗聲一笑,他回答:「安啦,這個地方不會吃人。」

  高芸擎這才小心翼翼地回過頭,現在正是室內景象,依然可看見走廊上已闔閉的自動門。高芸擎側著身子再走幾步,走廊與門都消失,變成一條無盡延伸的林中走道。

  女性職員解釋:「如果往回走的話,在靠近門口時就會固定為塵界,不用擔心會迷路;而我們現在繼續往前,很快就會完全進入沫界。」

  「那些,讓我看不清楚的東西就是……所謂的『沫外洪流』嗎?」高芸擎沒有特別對著誰,直望著模糊的遠處而問。

  「是的,我們現在已經置身於淺層洪流之中。」女性職員一手略抬,比向道路左右的竹林。「這整座竹林,其實是一座迷陣。不用擔心,這迷陣不會讓人迷失,相反地會避免走離道路太遠而誤入深層洪流。即使刻意離開道路踏入林中,妳還是會繞回這條路上。」

  高芸擎也望向竹林。只見竹林分佈隱有秩序,卻也非單純地成排對齊,視線以水平劃去會覺得竹林像影片畫格流轉,定睛而望又是一切如常,難以捉摸實態。

  「這麼厲害啊。」

  「還有我剛才施放的意罡標記,如果真的迷失在竹林中,我們的人員也能藉此找到妳。但還是要強調,千萬不能隨意遠離道路,這竹林迷陣其實就跟登山步道的護欄差不多,不主動往外跳的話通常不會掉下去,卻也可能發生意外。」

  吳卸岱一笑,說:「這下糟了,這邊有個人從小就愛做這種事,然後摔得吃土。」

  高芸擎目瞠頰紅,抗議道:「哪有啦,也就……也就那次而已,都小學時候的事了。」

  女性職員眼露些許好奇,嘴上並未多問,繼續領著兩人往前邁進。



  再走了幾步,高芸擎主動搭話:「以後想回來,也是走這嗎?」

  「不一定,有需要的話,可以透過任何一處『塵門沫徑』離開前往全台各地。當然,從妳資料的住址上看,妳家離這邊是最近的,要回家的話經過這裡最快,坐車應該不用一小時就到了吧?」

  「是啊。」高芸擎點點頭。「可惜不管火車還是高鐵,車站都離這邊有點距離。」

  「挺麻煩的對吧?這裡位置本來就比較偏僻,也就算了。但是連台北的辦事處都沒有捷運經過,這就真的很討厭。」女性職員稍微嘟起嘴。

  「欸呀,畢竟『塵門沫徑』不可以開在人太多的地方嘛。」吳卸岱聳了聳肩。「說是要留一點……呃,我想想,緩衝空間?」

  「嗯,至少是比我們出生前的那個年代好些了。」女性職員整了整眼鏡。「那時光是想出入界,好像就得辦一堆手續,聽說當年回家一趟簡直比搭飛機出國還麻煩呢。」

  一抱怨起來,女性職員語氣便少了幾分制式化,

  而聽到「家」這個心頭正縈繞的關鍵字,原本沉默的高芸擎馬上反應。

  「請問,妳是住外面、住在塵界嗎?」

  「我?不是喔,我也是住在沫界裡。」女性職員笑語回應。「當初我的靈需指數是三級,住在外面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啦,但還是住在這裡比較方便,現在也習慣了。」

  「這樣啊。」高芸擎緩緩點頭。

  「資料上看,妳的評估值是一,之後實際數字就算有落差也頂多是二,不一定要長期住下來。現在就已經決定要搬到沫界,是另有考量吧?」

  「是啊,家裡那個……經濟上比較吃緊些。」

  「原來如此。」女性職員語帶感嘆,柔聲道:「如果家境比較辛苦,比起長期來回於兩界,搬入沫界通常是比較省錢,沫界也有不少打工機會。但請記得,一定要量力而為。」女性職員再看向吳卸岱。「吳先生比較早成為化承者,關於沫界的事情,以後你們……」



  吳卸岱正要回答,卻忽然停步。

  眼仍瞇細,原本自然揚起的唇角弧度卻快速壓下。



  「等等。」吳卸岱面朝竹林,聲音雖低卻很清晰。

  「請問是有什……嗯?」

  女性職員問句未完,異狀驟生。

  步道左右兩側忽然射出光芒,這些光如流水波動,以弧形向上噴湧,在步道中央約一層樓高度處接合,形成籠罩整條步道的半透明管狀光罩。

  三人置身其內,就像位於水族館的水下走道。

  「什麼?什麼!」

  「別慌,小擎。這是保護我們的。」語調雖輕,吳卸岱已顯慎重。

  「保、保護?」

  高芸擎沒完全問出口的是──從什麼之下保護。

  「請站到我身後!」女性職員臉色遽變,急忙一喝,轉頭探視時才發現高芸擎本來就在她身後,吳卸岱亦是始終待在高芸擎身側。

  「難道是……」高芸擎臉色蒼白。

  「是啊。想不到妳都還沒真正成為化承者,就要來一場震撼教育。」吳卸岱搔了搔腦袋,再側頭比向走道外的竹林。話意雖有幾分嚴肅,語氣聲調倒是不緊不慢。



  在三人面對的方向,約五十公尺開外的路旁竹林之間,雜訊之霧劇烈翻湧,一種極為怪異的光輝從彼端透射而出。

  灰白底色,其中綴有無以數計的黑點。

  若只看一小部分,可能會覺得像在某種詭異淡色醬料上灑了黑芝麻,然而一但拉遠了看其整體,很快就能產生另一種聯想──

  星空。

  只有在毫無光害之地的晴朗夜晚,甚至是透過天文鏡頭才能看見的璀璨星空。

  只不過,是顏色「反白」了的星空。



  「異空色……」高芸擎駭然之餘,喃喃低語。

  「跟電視上和課本上看到的比起來,感覺完全不一樣,對吧?」吳卸岱慢慢地說著。「既然在這碰到了,趁現在先好好記下吧,那就是敵人的『顏色』。」

  「嗯,反轉了的宇宙,異空色的怪物。」女性職員也解說著。「我們化承者注定要戰鬥的對象──地外靈敵。」

  「地外……靈敵……」

  「是啊,一堆很夭壽的東西。」吳卸岱濁聲一哼。「我是習慣叫它們『外星阿飄』,不覺得這樣比較可愛嗎?」

  對於可愛這詞,高芸擎有意進行吐嘈,但眼前狀況使她毫無談笑心思。



  一道低沉的聲響自那「異空色」之處傳來,難以言狀的嗡鳴銳音,有些類似麥克風碰撞與拔插時產生的嗡嗡聲,又遠比其更加沉重,更加高亢,更加刺人。

  高芸擎近似哽咽地「噫」了一聲,平衡感瞬即錯亂,胃腹翻絞,手上提著的行李落於地面,身子開始微晃。正當高芸擎快要倒地之際,忽感背心一溫,不但助其穩住身形,更有股暖流從心口湧向全身,舒緩了聽聞怪音時產生的種種不適。

  吳卸岱手上的行李也已扔下,他右手正按推著高芸擎後背,另一手自然鬆垂而又稍稍提起,瞇細之眼始終凝視前方。

  「喝!」女性職員右手在身前一劃,其身乍現金黃光輝,金光如霧煙水浪,擴散淡化而籠罩三人。而後,她歉然道:「抱歉,動作慢了點,現在還會不舒服嗎?」

  「沒事了,謝謝。」

  現在仍然聽得到那可怕怪音,但背後有來自友人掌心的溫暖,身前有女性職員釋放的光芒,兩道力量的護持使高芸擎的身體恢復正常,得以有餘力再度審視遠方,所見之物令她備感駭然。



  雜訊之霧越趨激盪,反白星空之色更加擴大,不只是光芒,更逐漸構成形體。

  一個巨大的、至少相當於一輛中型貨車的物體。

  那東西難以瓣認型態,只能說是「很大一團」。那大團的本體之外尚有六個長條物體往外延伸,其形狀類似人類手臂,長度與大小則明顯非人,任一臂都至少有三公尺以上,也像是無皮無羽的骨架翅膀。

  有這麼多手,卻沒有腳,這怪物在離地半公尺左右高度飄浮著。

  之所以看不清細部輪廓,主因還是其身軀之色,太過單純,也太過混雜。

  猶如整團自行活動的宇宙,反白的星系之圖,「異空色」。



  「難怪有餘波穿透過來,居然是大隻的啊?怎麼會跑到這來……」

  確認了遠方怪物身姿之後,吳卸岱掃視包覆步道的光罩。光罩表面持續顫動,遍佈無數細密漣漪。

  竹林中,完全顯現身姿的異空色怪物,地外靈敵,開始飄浮移動。

  路徑上有幾株竹子攔路,它揮動了六條長臂的其中一條,這一揮迅如鞭、重似槌,只聽見一聲炸響,數株竹子就被輕易地攔腰擊斷,碎屑紛飛。

  可想而知,換成一個普通人類站在那邊,畫面會很難看。



  「我、我、我們必須……跟那種東西……打嗎?」高芸擎臉色由白轉青。

  女性職員安慰道:「地外靈敵有很多種類,妳不必面對這麼危險的敵人,用不著擔心。至於現在,也不用害怕,『鑒武崗』的警衛大哥們會負責處理那隻地外靈敵。」

  「咦?」

  聽到女性職員之言,高芸擎才發現,不知何時已經有好幾人站在林邊空地上。

  他們並未沿著光罩內的步道行走,而是從竹林中的各個方向聚集過來。全都跟入口處那名警衛的裝扮相同,藍黑色制服,隨身配戴入鞘兵刃。

  「妳現在看到的這種地外靈敵算是比較強大的,如果我在『野外』碰上,也寧願躲開。」女性職員向經過的警衛點頭示意,再繼續解釋:「在這裡,有『鑒武崗』的警衛大哥們在場,不會有危險。但為了安全起見,現在還是先暫時退回去。」

  「喔?」吳卸岱突然發話,他梢微抬起頭。「可能不用退回去囉。」

  「呃?」女性職員愕然,遲疑道:「警衛大哥們是很厲害,但那隻靈敵應該有『中脈後段』的強度,他們處理起來也得一段時間,最好別……嗯?」

  正在質疑之時,女性職員卻發現,附近的警衛們只是手按兵刃握柄,維持警戒而並未發動攻勢,反倒有幾分準備看戲的姿態。



  步道內外,眾人靜立,只有怪物仍在移動,持續發出懾人心神的嗡鳴聲。

  此時,一陣清風拂來。氣流雖只徐徐,原本的怪異嗡聲卻變得破碎間斷,彷彿是這陣毫無力道的微風將那怪聲吹散。

  一抹銳光,破空而來。

  林中另一處角落,細長光線自竹葉之間飆劃而出,宛若揮動中的銳利刀刃,從異空色的怪物身上掠過。只見地外靈敵劇烈顫抖,一條長臂乍然而斷,像是長臂自身從斷臂處噴射離開似的。

  那斷開之臂,白底黑點之色在極短的時間內反轉,變得有如正常星空,而後爆碎迸裂,連殘渣也立刻蒸發,完全消散無蹤。

  這一刻,嗡鳴聲陡然轉大,卻也只是眨眼之事,馬上又在風湧間再次趨弱。



  「『銀劃』!是『銀劃』來了!」女性職員面露喜色,歡聲而呼。

  當吳卸岱與女性職員都看往同一方向時,高芸擎也跟著望去,什麼都看不到,隨後才發現自己注意的位置略有偏差,該看的不是竹林中,而是樹梢上。

  一個人影,自樹梢上凌越而過,每一次邁步只能踏到脆弱枝葉,卻穩健得好似踩在實地之上。每一步使其踏出的距離之遠,又好像其腳下的既非竹枝、也非地面,而是極具力道的彈簧。

  那是一名很年輕的男性,藍黑色制服與其他警衛相似,不同的是一身長外套。

  略長的頭髮與瀏海隨風而揚,斯文面容上雖未掛笑,也並不肅殺。半闔眼皮看似倦眠,實則凝定而專注。

  他身後斜背一個長條之物,是一柄刀劍類兵器,此刻刃部仍在鞘中。

  此人兩手自然地垂下,未持任何武器。每當他踏越樹梢,肩部一動,就有一道細光自肩後長劍的護手與鞘身之間綻放,往林間怪物激射而出。

  一道、兩道、三道,數道光芒如同連續劃過的利刃,此人踩枝踏葉來到怪物上方時,怪物的數條手臂已然無一倖存,全在刃光飛掠之後斷裂消散。

  怪物嗡聲再次高鳴,飄浮著的團塊身軀光芒轉強。強光並未使其中的黑色星點被掩蓋,而是全都一起變得顯眼,遠方看去就像是那片反白星空對觀視者撲面蓋來。

  「唔呃……」

  高芸擎不由自主地擰眉閉目,女性職員也舉起一手遮擋在臉前。

  自林梢而來的男子神色不改。他舉起右手,手並未探至肩上,卻是背後長劍化作流動之光,旋弧一劃,出鞘之劍便已握於其手,雙開的刃鋒熠熠生輝。

  怪物身上異光大盛,從它軀體不知該說是頭還是肩的部位,猛然朝上噴射出一道異空色光柱,就像是反白的燦亮銀河,轉眼便將樹上男子淹沒。

  至少,在剛勉強睜目的高芸擎眼中,是那名警衛被異光吞盡。



  「啊……」

  高芸擎的驚叫聲完全喊出之前,異光噴射之勢驟止,嗡鳴聲也隨而消停──

  與先前聲音被清風拂碎的情況不同,這次是真正停止。

  那名警衛已不在竹端,他穩穩踏於地面。手上不見兵刃,劍鞘收納了那抹銳芒。

  形如團塊的怪物軀體,出現一條自斜上貫下的黑色直線,線上黑色範圍擴大,由線而面,怪異反白轉為自然的星空之色。隨後,以原本的斜線之處為分界,整片星空景觀分往斜向的相反兩處滑動,繼而碎裂崩滅,蕩然無存。

  怪物最後仍傳出一陣嗡鳴,不再令人怯懼,只有脆弱輕微的迴音。

  「小擎,為了避免妳對外星阿飄產生錯誤的第一印象,先講一下──」不再需要扶助,吳卸岱將手從友人背後移開,並說:「不要把前面那位當一般基準,他很強。」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32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塵沫境界的化承者|輕小說|奇幻

留言共 6 篇留言

洛雅.愛的戰士
一開始的震撼教育有點大xdddd

09-15 13:35

惡顏高
被劇情鏡頭照到,就是角色衰洨的保證 [e20]09-16 01:44
攸沄
我原本以為惡顏寫的小說一定會很歪((哈哈

09-15 14:11

惡顏高
你看不出我正直純樸的本心嗎!09-16 01:43
大漠倉鼠
惡顏的小說是正經八百的,而且起起落落的幅度很大、很刺激XDD

09-15 17:24

惡顏高
居然看出了我的正經本色!這非得多吃幾串鼠肉慶祝慶祝不可!09-16 01:46
夜川霖
有種武俠配輕小說的感覺OAO

09-16 09:49

惡顏高
一種吃漢堡配味噌湯的概念 [e21]09-19 00:00
珀伽索斯(Ama)
有種在看武俠片的打打殺殺的感覺[e34]

09-23 22:16

惡顏高
一種哼哼哈嘻的FU [e21]09-25 00:10
小伽羅
本來正經八百一副風雨欲來的氣氛,結果一句「一堆很夭壽的東西」

這「夭壽」兩個字,讓我瞬間聯想到隔壁村那很有正義感的八家將XDDDDDDDDDDDDDDD

09-26 09:06

惡顏高
本來還考慮過「歪哥七ㄘㄨㄚˋ」「普巄共」之類更有草根感的詞呢 [e21]09-27 00: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合作短文】《紫霧都之謎... 後一篇:[達人專欄] 東離劍遊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930121kimoc各位
測試看看有沒有人會進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