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5 GP

第四章52 『細微的變化』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4 04:47:08│贊助:81│人氣:9891


昴醒來後第一件事,便是確認現在是否處於現實。
由於自己常在夢與現實間來去,這界線一時半會兒有些難以分清。更別提『死亡回歸』的回歸地點,意識回歸後多數陷入半睡眠狀態,類似剛起床的那種狀態。
「────唔,嘔」
意識回歸現實,最初感到的是混入嘴中土味。
將略帶苦澀的那個帶著唾沫一併吐出,昴抬起上身環視四周。陰暗的空間,濕冷的空氣,促使人感到不安的寂靜────這裡是墓穴之中。
「回來了嗎……」
抬起雙手一張一合,昴確認起身體感官。
同時回想著『死亡回歸』前,自己是怎麼死的如此說到說道。
「原本差點被影子吞掉的時候還以為會怎麼樣呢……這麼看來沒白死」
回想起刺穿喉部的尖銳痛感,撫摸著本該有傷的喉嚨,昴安心的吐了一口氣。
溢出的血液堵住喉嚨,侵入肺部後那種像是溺水般的痛苦。這種逐漸遠去的意識與喪失感,即使是已經品嚐數次的『死』也依舊如此深刻。
不管品嚐多少次,『死』給予昴的痛苦一直都是如此新鮮。但即便如此,
「比起回不來……那種不能挽回的事態好多了」
面對成功回歸一事,昴對於在那毫不躊躇的便選擇了『死亡』感到幾分滿足的同時,將對『死亡回歸』的考察一時擱置。
現在就覺得自己安全回歸到這個時間還時為尚早。
「現在可不是為成功回歸感動的時候啊。總而言之,整理下該做的事,做完該做的事,然後……」
然後,應該質問一下自己的覺悟。
昴閉目,深呼吸一次。隨後再度睜開雙眼時,那雙瞳孔中已再無迷茫。僅是看著該做的事。
昴站起身來,一邊拍打身上的灰塵一邊環視房間,找到了横倒在不遠處的少女。
那是愛蜜莉雅。估計在『試煉』中的她,正因面對自己的過去而使臉上浮現痛苦的表情吧。
跑過去後,為了喚醒她把手伸向了她的身體。把她帶出,和在外面的拉姆她們合流後,關於之後的展開自己有個想法。
而,就在想到這裡時,昴突然注意到自己的手在觸碰到愛蜜莉雅前,指尖在顫抖這點。
「……什麼?」
看到指尖的顫抖,昴瞪大眼睛想著怎麼回事同時把手擺到眼前。雖然昴試圖壓制指尖的顫抖從大腦向指尖下達了指令,然而自覺在顫抖的指尖卻無視了那個指令不斷顫抖。接著,昴這才注意到。
自己的牙齒也正不斷打顫,難以咬合。
「手和牙齒都在顫抖……這是怎麼了……」
雖然表面上對身體發生的異狀感到驚訝,但昴心裡其實很清楚。
在觸碰愛蜜莉雅前,一個閃過的光景正是顫抖的理由。
────瀕死之際,愛蜜莉雅那張俯視著昴的,毫無感情的臉。
我想『嫉妒』的魔女,其本尊當時確實有降臨在『聖域』。並且不知為何那個有著愛蜜莉雅的身體還身纏暗影,昴在最後那一瞬發現了這點。
恐怕魔女是附身進在墓穴中沉睡的愛蜜莉雅的肉體裡了吧。
昴由於見過貝特魯吉烏斯這種,擁有附身在他人體內能力的存在,輕易地便接受了這種可能。
而魔女選擇愛蜜莉雅的肉體的理由很簡單。
昴在茶會上說了太多觸及禁忌的話了。為了對昴進行處罰顯現的魔女,卻無法踏入茶會中。因此作為代替她就盯上了,在昴身邊沉睡的愛蜜莉雅。
就這樣魔女奪走她的肉體,用影子蓋滿『聖域』,殺完加菲爾接著打算把昴吞進影子────這就是上次的來龍去脈吧。
「都弄清那麼多了……我的身體為什麼還在抖……」
即使能夠冷靜地看清事情原委,但心卻依舊軟弱到無法忘記面對那個異形時感到的恐懼。
若是昴的推斷正確,『死亡回歸』之後昴被招入茶會一事正是觸發慘劇的原因。就是說,這次沒有參加茶會所以沒有踩中雷區。
────愛蜜莉雅體內百分之九十沒有寄宿魔女。
即使如此,昴的肉體依舊因恐懼產生拒絕反應────但那只是膽小。
只是因為無法扔掉最糟糕的想像。
那就是────『嫉妒』的魔女,是否只是隔了個『死亡回歸』就會放棄追昴呢,這件事。
「────」
讓昴『死亡回歸』的是『嫉妒』的魔女。
那就是昴的見解,艾姬多娜也肯定了這個可能。借鑒魔女至今為止的出現與上次的最後應該沒錯。
魔女因為某種理由,不希望昴因『死』而終。只有這點自己是很感謝的。只有,這點。
然而問題只在於,那個如此執著的『嫉妒』的魔女,用有那等強大力量的魔女,固執到干涉現實的魔女,是否會放棄昴這點。
「────」
假使魔女擁有回溯時間的能力,那麼昴能用她自己卻不能用這種假設,就太樂觀了。
昴既然能以『死』捲回世界,那又怎可斷言魔女不能回溯時間追來呢。
害怕退縮的內心,與無法得出的答案────而那個答案,就在自己眼前橫躺在那。
「…………」
只要觸碰愛蜜莉雅,把她從『試煉』喚醒就能知道一切了。
只要她醒來後和平時一樣,用銀鈴的聲音呼喚昴的名字,昴明白自己就能從這種恐懼中被解放。
但是如果,這點沒能實現的話呢?
「……那樣的話,就結束了吧」
要是每回歸一次魔女都會在眼前顯現的話,就無從下手了。『嫉妒』的魔女的強大是絕對的,自己完全無法想像現存戰力能和那個用影子覆蓋整個『聖域』的那個爭鋒相對。
將連加菲爾都被輕易葬送的噩夢擺在眼前,還能用什麼手段對抗。
也就是說,這裡就是分水嶺。
「如果死後是否算回來了都不無法確信的話……那麼現在眼前的愛蜜莉雅是不是愛蜜莉雅自身也確信不了,嗎。什麼嘛……真傻啊,我」
重新把握好自己的狀況後,昴鬆了一口氣。
回過神來手指的顫抖,牙根的恐懼都消失了。自覺到這些後,終於注意到了。
也不過就是一切都很難辨清且還不能確信落實這點事。
「這不就是任何人都會發生的,理所當然的事嗎」
不管是摸不清未來,還是對一秒後有所不安都是理所當然的事。
就算稍微知道一點前方可能會發生的事,但又有什麼可怕的。
這種等同於害怕活下去的傻到不行的不安,
「……嗚,不要……」
和現在在眼前快被自己的過去壓垮的,那個憐愛的少女相比,是多麼渺小又無聊的躊躇呢。
「────愛蜜莉雅」
喚出她的名字,昴用不再顫抖的指尖輕輕觸摸她的臉龐。
雪白的臉頰。摸上去柔滑的同時指尖感受到從肌膚傳來的快要融化般的熱度。她垂下眼簾,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後,能看到那雙紫紺的雙眸透出微弱的光芒。
愛蜜莉雅被拉回了現實。她躺在那眨了幾次眼後,立即注意到眼前的昴,
「……斯巴,魯?」
顫抖的瞳孔捕捉到昴,在焦點匯聚後喚出名字。
因為這個聲音,眼睛的顏色,還有態度,都是昴所知道的那個愛蜜莉雅,
「────是啊,就是我」
因此昴感到剛才為止還沉重地纏在他身上的不安之影,在此一瞬齊齊褪去。
他總算是做出了回應,隨後長舒一口氣,把手支撐在打算起身的她背後的同時,感到渾身虛脫。
與昴相反,愛蜜莉雅起身後則是東湊西看環視周圍。或許是腦袋還有些笨重,愛蜜莉雅確認完現在地後扶額說到「我想……」,
「剛才為止……我還在這……」
愛蜜莉雅一邊為疼痛煩惱,一邊閉目思索睡前的記憶────回想起沉睡中發生的事。
回想起被揭發的記憶,愛蜜莉雅睜開眼睛,隨後她抖顫著桃色的嘴唇看向昴。
感情在紫紺色的瞳孔中上下沉浮。她腦中現在一定被過去攪得一團亂吧。昴早就知道愛蜜莉雅被自己從『試煉』中搖醒後會心慌意亂。因此才能那麼冷靜地看著快要陷入慌亂的她。
接下來只要溫柔地抱緊顫抖的她,用不會傷害到她的字眼,安慰她沒事的讓她安心就────。
「……昴?」
昴這麼想著做好了準備,然而愛蜜莉雅卻做出了和他想像中不同的反應。
瞳孔在陷入混亂前取回了冷靜,顫抖的雙唇被某種更強大的感情壓制。接著愛蜜莉雅輕輕地把抬起的手伸向昴,
「為什麼你會那麼想哭呢?」
「……誒?」
愛蜜莉雅用手指摸了摸昴的臉頰,隨後滑過他因驚訝而睜大的瞳孔下方。擦過眼角的雪白手指,擦去了快要溢出的眼淚,看到這裡,昴發現自己的淚水就快決堤了。
然而並沒有質問自己『為什麼』的閒暇。
「啊,嗚,誒?」
顫抖突如其來。
與剛才手指與牙齒的顫抖別次元的,自己無法控制的顫抖。
使全身戰慄,似要從體內奪走氣力般的顫抖。半跪在那和愛蜜莉雅面對面的昴無法抵抗,只能抱緊顫抖的身子蜷縮在那。
抱緊自己的昴知道是什麼讓他如此顫抖。
如果那顫抖是由於觸碰到愛蜜莉雅前,對於愛蜜莉雅會不會已經變換成魔女了的恐懼的話────。
「沒事的,昴。沒事的,沒事的哦。我在這裡────」
愛蜜莉雅這麼說著,從側面溫柔地抱住了昴瑟瑟發抖的身體。
透過單衣薄布,能感到相互的溫度。因她身上傳來的平靜鼓動,使身體的熱度帶給了內心充足感。
────在為愛蜜莉雅會變換成魔女的這一可怕的可能性而恐懼後,知道沒有這種可能性的現在,昴因安心感動彈不得。
即使內心想要重新振作,身體卻完全不做反應。
畢竟不管是鋼鐵之心,還是能保護內心的強勁肉體,都與昴相差甚遠。
感受著愛蜜莉雅的體溫、鼓動、和溫柔,昴對自己的樣子咬牙切齒,卻不得不感到安心。
兩人就這樣在墓穴中靜靜的,靜靜的,靜靜的相擁下去。

※ ※ ※ ※ ※ ※ ※ ※ ※ ※ ※

「冷靜點了嗎?」
「呃,嗯……那啥,抱歉。我剛才好像有點莫名其妙」
相擁持續到昴不再顫抖。
在結束時愛蜜莉雅的一句關心,使昴面紅耳赤的因自身的丟人如此道歉到。聽到他的道歉,愛蜜莉雅則是以「不用道歉」打頭,
「這樣就行哦。畢竟我最近好像總是依賴昴。昴能像這樣偶爾給我看點弱小的一面……讓我稍微有點安心」
「真是不給人反駁的餘地啊。……可以的話,這種地方是不怎麼想給愛蜜莉雅你看到的」
「為什麼呢?」
「因為希望愛蜜莉雅只看到我強大帥氣的一面。我不想讓你知道我其實是個又弱又慫還無藥可救的傢伙」
「就算稍微看到點昴的弱小,我也不會這麼想哦?」
愛蜜莉雅的回答很溫柔,但是昴的面子拒絕了這些。
『她不是這種性格』,或者『看到一個人的弱小就會失望』之類的,這些並不是本質上的問題。
這純粹只是昴────作為一名男孩子的私事。
「不去包裝掩飾自己的弱小,為了告訴他人真正的自己而自曝……這種故事作為感人系我其實還是挺喜歡的」
「感人系……是什麼?」
「那是這邊的事。我只想給愛蜜莉雅碳看我厲害的地方。這是男人的固執哦」
用不知所云的話題帶走剛才的尷尬,昴歪著脖子向愛蜜莉雅苦笑。接著那個表情變得嚴肅,
「那麼,我想聽聽『試煉』的事情……」
「────嗯」
聽到昴小心翼翼提出的問題,愛蜜莉雅隔了一拍後點頭回應。
看到這個反應昴有一瞬,獲得了短暫的驚訝。因為聽到『試煉』這個字眼,她的反應和過去的哪一次都不同。
這估計是由於她醒來後,心懷『試煉』失敗的衝擊與面對現實時────有了昴不自覺發生的那丟人的一幕造成的。
剛才二人相擁時間雖短,但還是讓愛蜜莉雅從『試煉』失敗的打擊中恢復了冷靜。這就是她現在能保持冷靜的部分原因吧。
「沒想到我的膽怯也能幫上忙啊……」
「昴,你為什麼會在這? 能進入這裡的不是應該只有我……」
「不,我……」
在老實的回答她前,昴停頓了一下。
接著開始思考。────究竟在這裡做什麼樣的回答才是最正確的。
說實話,把獲得資格和自己跨越了『試煉』一事說出來很簡單。但是,昴總覺得如果自己這麼做,愛蜜莉雅就會對『試煉』失敗自責,同時對跨越了那個『試煉』的昴產生劣等感。
隨後劣等感化為焦躁感,愛蜜莉雅會被夾在自我厭惡與責任感中痛苦。若是成了那樣,她現在保持住的冷靜就沒有意義了。
既然留有愛蜜莉雅能用和以往不同的狀態面對『試煉』的可能性,那昴難道不應該尊重一下愛蜜莉雅的那種可能性嗎。
愛蜜莉雅面對『過去』是否能跨越,這一本質上會不會發生變化就另當別論了。
────這有嘗試一下的價值啊,昴想到。
「我看愛蜜莉雅你進去後很久都不出來,忍不住就進來了。剛開始還算是堅持著沒被奪去意識……但一到這裡,果然還是和白天一樣了」
「原來是這樣啊……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不,說到底我也和你一樣在裡面五體投地,或許外面的人才是真的以現在進行時擔心著我們吧」
外面的人見昴他們那麼久都不出來,想必也很焦急。而這才注意到這事的愛蜜莉雅則是「啊」的一聲抬起臉來,
「總,總而言之不快點回到大家那的話……昴也讓人擔心了對吧」
「我的生死最壞怎麼都行,但至少得把愛蜜莉雅平安的消息傳回去,不然會變得很糟糕吧」
「……怎麼能這麼說呢」
聽到昴那麼逞能,愛蜜莉雅用責備的眼神看向他。被她這麼看著,他只能說聲「抱歉」輕輕地聳了聳肩,隨後二人一起走向墓穴出口。
在此途中昴說道「話說回來」,接著頓了一拍後,
「能告訴我嗎? 那個,有關於『試煉』」
「……對不起。我,好像『試煉』失敗了」
「那個啊……嗯,看你反應我就大概知道是這樣了」
愛蜜莉雅略有些愧疚的撇開了視線。而昴則是假裝自己好像才剛知道這個事實一樣。
雖然這麼做會讓自己有罪惡感,但只是搖了一下頭,昴便扼殺了這種躊躇,
「那麼,這樣就全部結束了…嗎?」
「這樣好像還不算結束。……只要想挑戰,不管幾次都能挑戰。雖然很不可思議,但是我能明白這點。不過」
艾姬多娜親口告訴自己的『試煉』性質。雖然這對昴而言是已知的,但愛蜜莉雅似乎是無意識的就被告知了這點。
愛蜜莉雅在話語的最後部分斷了句,接著躊躇一會後,
「不,沒什麼。今天好像已經不行了,但明天也來試著挑戰吧」
「這樣沒問題嗎? 要是吃不消稍微過幾天再來也……這樣還能找到更多的傾向與對策,一定會更有勝率的」
「謝謝。……但是,我自己明白這不是這麼做就能解決的問題。我是明白的」
「……我覺得說出來可能會好些,雖然我只是個事外人」
昴斜視著愛蜜莉雅如此告知後,她顫動著雙唇抬頭對上昴的視線。而就在愛蜜莉雅心中交織的感情快要溢出前,她像是打消了念頭一般閉上眼,
「────抱歉。我不能給昴看現在的心情」
「但我不管看到愛蜜莉雅任何地方,都不可能變得討厭愛蜜莉雅哦」
「我並不是害怕會被昴怎麼看待。不對,或許也有點吧……但那是比起這些,更可怕的事情」
這之後,愛蜜莉雅便沉默了。但即使如此她的紫紺之瞳中那強大的意識卻毫不動搖,看到這,昴確信自己激將成功了。
只要昴像那樣給愛蜜莉雅打掩護,她反而不會就那樣接受昴的好意自曝她柔弱的地方,更不用提整個人貼上來去依賴昴。
用好像知道什麼似的態度,甚至把愛蜜莉雅的心都像這樣掌控在手中,對這樣的自己,昴自我厭惡得都快吐了。────明明只要想清這是必要的事就不會有這種自我厭惡感的。
「────愛蜜莉雅大人!」
將強忍著自我厭惡感,不斷向前走去的昴拽回現實的是,突然落在眼前的耀眼月光,與呼喚身旁少女的聲音。
銀白色的月光照亮著墓穴入口,颯爽之風迎接了踏出墓穴外的二人。昴不由得向下一看,發現等待挑戰『試煉』的愛蜜莉雅歸來的眾人,他們臉上都浮現出安心的表情。
最先呼喚愛蜜莉雅的,聽來似乎是拉姆。確認完愛蜜莉雅的健在後,拉姆少有的鬆了一口氣,接著看向站在愛蜜莉雅身旁的昴,
「還有巴魯斯,你也辛苦了」
「哦哦……沒想到你會對我慰勞,我是真嚇到了。怎麼那麼一本正經的,這可不像你啊?」
「如果你偶爾能夠立功,我也會像這樣慰勞你。至少你把愛蜜莉雅大人平安無事的帶回來了,就這點稍微誇你一下吧。想必羅茲瓦爾大人也會很高興吧」
雖說當事人感到安心的大部分理由似乎是因為能夠和主人報告,但被那麼坦率的慰勞,昴還是感到了一種新鮮的喜悅。隨後昴嘿嘿地傻笑著,但他的視線卻坦然自若的飄到拉姆身邊────在一起來迎接的人群中,捕捉到離得稍微有些遠的金髮青年。
將背靠在樹幹上的加菲爾,解開抱著的雙臂,邋遢著步伐向這走來。那個舉止和態度並沒有可疑之處,但他只要想,距離瞬間就沒有意義了。
出了墓穴,更不用說現在剛『死亡回歸』和『死亡回歸』的理由就是理由。自己聞不到的『惡臭』現在到底成了什麼樣,只是想想就夠可怕的了,這使昴對他做出了最大的警戒。
接著,加菲爾來到全身緊繃的昴面前後,開口第一句便是,
「剛開始你這傢伙不帶腦子就衝進去的時候還以為會怎麼樣呢。看你平安無事我可就安心了。雖然我是覺得『卡夫卡羅恩的果實不會因風而落』,但還是挺提心吊膽的」
「痛! 喂,停,我跟你說痛!」
他笑著,粗暴的拍打了幾下昴的肩膀。
感到這連骨頭都被拍麻的威力,昴不禁懷疑「這難不成是加菲爾裝作無意的暗殺!?」,但從笑而露齒的他那卻感覺不到這種邪念。
那態度似乎純粹只是在歡迎二人的平安回歸。但又一次面對意料外的反應,這使昴再也難以隱藏自己落空的心情,
「只是這樣……嗎?」
「啥? 搞什麼。難道作為努力的獎勵,你還想讓我摸摸你的頭嗎」
「這要是愛蜜莉雅的我還能接受,你摸頭誰想要啊。不對我想說的是……」
不過就在他快要將自己的疑惑打破砂鍋問到底前,昴想了一下還得覺得沒有必要打草驚蛇。不管加菲爾他心裡是怎麼想的,只是沒有立即打過來就已經算運氣好的了。
不管怎樣,他會對昴露出凶相的條件已經漸漸羅列在昴心中了。若和他行不通道理這一糟糕的問題已經消失了的話,昴倒是很歡迎他這麼做。
「對我而言,連該怎麼和你相處都是件令我頭疼的事情啊」
「你這話說得還真是莫名其妙啊,喂」
「那也是這邊的事。總而言之,先安頓下來再談論詳情吧。我想讓愛蜜莉雅先休息一下。還有今後的安排,也看這邊的樣子決定吧」
沒有人反對豎起一根手指,如此提案的昴。
先是愛蜜莉雅看上去很不好意思的向大家道歉到「對不起」後,接著一行人就以扶著她的手的拉姆為先頭,拖著身子向『聖域』進發,來到可以安頓的地方了────琉茲的家和至今為此一樣,被選為了那個地方。
愛蜜莉雅沒有亂了陣腳一事。面對剛『死亡回歸』的昴,也不改變友好態度的加菲爾。
將和至今為此有些許出入的條件擺在面前,昴不斷思索自己該怎麼周旋,該怎麼去迎接『死』才是最好的。
不得不知道的事情,和不得不去嘗試的事情太多了。
為了抓住最好的未來,得做出多少次犧牲呢。
昴沒有注意到他沒把自己的命考慮在內,就開始打起算盤一事。
「────」
也沒有注意到,琉茲就這樣一直在的昴背後,盯著他看。
昴就在沒注意到這事的情況下,繼續思索下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198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5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51 『愛愛愛愛愛... 後一篇:第四章53 『重疊的疑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3481BGD廚
美竹蘭勇造大量發生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