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星湧大地】一如往常的打劫。

作者:鵼│2016-09-14 01:57:43│贊助:22│人氣:190

  夜黑風高,一匹人馬身穿漆黑色的斗篷,騎著馬在黑夜之中的森林裡急行軍,他們人手一把火把,而領頭的人,更一馬當先騎在前頭。
 
  「還有幾個時辰會到泰爾迪諾?」
 
  領頭人開口了。
 
  「頭子,如果沒錯的話在對方駐紮的地方就在眼前……有了!」
 
  一旁的人看到後提醒,而領頭人不用說自然伸手,拉起韁繩。
 
  「馭……」
 
  口令一下,所有的馬兒就停在山谷森林之中,看著下方火光。
 
  「你去看看。」
 
  聽到指令,在領頭旁的喊了一聲駕,就衝出森林跑到了制高點看著離谷口遠處火光處,觀察一陣子,好不容易看到了一幅旗幟,那是代表商隊的圖案。
 
  見狀,馬上拉起韁繩回頭到了頭的身旁。
 
  「報,有六輛馬車,大概兩個時辰就會到達谷口,護衛的配置只有看到騎在前頭護衛兵,應該是帶頭的。」
 
  「是嗎?確定沒有看錯?」
 
  這時一陣風吹來,將領頭人的兜帽給掀了起來,在月色下那亞麻色的頭髮閃耀著異樣的光芒,而那雙灰白色眼睛閃過一絲獵者的氣息。
 
  「報……沒……沒有!」
 
  被瞪的那人,膽怯的顫抖著雙唇好不容易才將話說出。
 
  「嗚……好,那大家休息吧,等等記得自己的工作就好。」
 
  斐爾閉上雙眼,在馬上向後伸了懶腰,慵懶地向身後的人們提醒道。

  「休休休……息?頭,你沒說錯吧?都快到了欸。」
 
  那人看著斐爾一臉不敢相信的問道。
 
  「開玩笑,休息是叫你們先去預備,記得人能別殺就別殺,至於錢、糧、貨物、女人你們別分到吵架就好。」
 
  斐爾說完,就自己拉起韁繩。
 
  駕!的一聲,先行離去,留下那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斐爾的身影,直到身旁的弟兄拍著他的肩膀才回過神,這才想到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準備。
 
  就這樣,這群馬賊的頭子『斐爾』一人一馬屁顛屁顛的來到谷口三分之二處,持著槍擋在谷口前方的路口耍酷。
 
  「兩個時辰……啊?」無聊的算著自己身上的道具,和其他賊人的配置,如果沒錯的話,谷口上約二十員持弓射箭,四十員騎著馬從後頭衝鋒,而正前方……
 
  算一算驚覺有異的斐爾大罵。
 
 「幹!」
 
  怎麼只剩自己擋在前面?
 
  「……不行不行。」
 
  他嘴裡說著不行,騎著馬去和上方的人聊了一下,將後面的十員拉來前方陪著自己。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馬蹄聲奔來,到了斐爾的身旁。
 
  「報!頭兒,剛剛探查的人說他們加速了,大概一個時辰就會到。」
 
  「知道了,痾……多?多拉諾?」
 
  看著跑到眼前的這位少年,他感覺有些熟識,就憑著印象隨便喊了一個名字。
 
  「頭兒,我叫拉圖,你說的多拉諾在站哨。」
 
  拉圖雙手抱拳低著頭對他恭敬的回道,讓斐爾整個人都覺得不舒服,頓時想拿手中的槍直接捅了對方。
 
  「嗯,知道了,快退下準備吧。」
 
  斐爾撒手一揮便是趕對方離開,拉圖也知趣敬個禮後騎著馬離開他的身旁。
 
  一如往常,他還是不太會記人臉孔,應該說,沒有什麼好記得的,大家做賊的都是過客,有才會在聚,沒有管他在外頭逍遙風流都沒人理,死了也沒人會幫忙收屍呢。
 
 
  像這種歸回塵土的傢伙,幹嘛還敬重死去的人呢?
 
  「……死掉的人可不能拖著活著人的腳步。」
 
  只是,有個活著的人卻不斷地拉著自己,那傢伙便是當賊王的老媽,馬賊位置他也想做,真的是怪咖。
 
  反正老媽是老媽,以後的事情再說吧。
 
  真的要說,也是自己將槍捅入對方心窩的那一刻。
 
  「話說也過了半個時辰了……卻聽不到馬蹄聲?」
 
  覺得奇怪,但是還是靜靜的守株待兔好了,順便算一下背上的箭筒有幾支箭。
 
  十三枝。
 
  數量是多還是少?也不知道,但據報對方的商隊也蠻大的,所以來的護衛用奇襲之類的解決,剩下的就撿地上的東西來擊殺,應該可以這樣。
 
  就在斐爾打量這一切的時候,一聲口哨,讓他直視前方,那是一大隊的馬車和護衛,其中的商人都躲在車上,就好像已經知道我們會在這裡埋伏他們。

  看來對方也是做好萬全準備呢。
 
  坐在馬上的斐爾一想,也吹起口哨,那是作戰準備的信號。
 
  他想了一下。
 
  也是時候該說出自己許久沒說的台詞了……
 
  「此路不通喔。」
 
  此話一出,一陣強風吹進山谷,亞麻色的亂髮隨風飄盪,那灰白的雙眼也成了銳利的獸瞳,斐爾露出淺淺微笑,吐出了舌頭,鑲在肉中的紫紅色寶石發出微弱的紫紅色光芒。
 
  逆狂化,啟動!
 
  商隊也非等閒之輩,許多的護衛從馬車上跳出來,看著眼前騎馬的人便是警戒,沒有人敢輕易地衝上前去將擋路的他斬殺,而是舉起手中的盾,騎在前頭的護衛隊長騎著馬和斐爾對視。
 
  「賊人!讓開,這些東西是為了送到城市裡頭給他們送暖活的衣物,你知道你的舉動會害死多少人嗎?」護衛隊長如此說道。
 
  「鐵罐頭……你確定賣的東西只有那些嗎?還是你睜眼說瞎話?我雖是賊人但也不亂檔的好嗎?車上的活塞運動還不錯吧,在夜晚,喔……不!是我打擾你了!你回馬車上繼續,我等等。」
 
  斐爾用著滑稽的口氣,雙手合十,並拍拍手搞笑地做出,『請』的動作。
 
  「你……你!你這個……」正當護衛要說下去時,斐爾打斷了他的話。
 
  「你這個卑鄙無恥下流骯髒齷齪的智障低能啟智兒,比米蟲小強還不如的單細胞生物,我、耖、你、媽的蛋!」
 
  「咳咳,嗯嗯,這我會,不用你教我了。」
 
  斐爾點點頭,雙腳盤在馬背上,手撐著下巴看著對方。
 
  「你!」勃然大怒的護衛隊長,駕著馬和長劍衝上斐爾,「閉上你的嘴!」
 
  「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斐爾馬上拉起韁繩,盤腿的雙腳,變回跨坐在馬背上的姿勢。
 
  駕!
 
  馬兒和斐爾衝出。
 
  快活的笑聲,迴盪在谷中的山道,響徹夜晚,躲在自己位置的其餘馬賊不免探出頭來,看著正在與護衛隊長廝殺的頭兒,短兵相接,那一刻,馬兒的嘶吼聲響起。
 
  斐爾提槍隔開長劍的斬擊,馬上用馬撞擊對方的馬兒,並用手肘反卡住對方的肩膀的關節,然後用槍尾作為甩棍拍擊對方的胸甲。
 
  護衛隊長吃了一記衝擊,身子向後仰但還不會墜馬,馬上舉起長劍,在空中劃出圓弧職斬斐爾腰際,誰知斐爾的槍桿一轉,槍頭就卡住了長劍的位置。
 
  「嘖!」憤怒的護衛隊長嘴巴發出不悅的聲音後馬兒相互交錯,雙方沖到了對方原先的位置馬上轉頭再次欺身,「賊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駕!」斐爾沒等對方,提槍至腰際,馬兒再次加速,和護衛隊長相互疾駛而來,但槍對長劍,這個距離優勢……
 
  「我拿下啦!」
 
  他提槍的手往後一縮,下一刻就如同打樁機一般,高速突刺,頓時槍如蟠龍,螺旋而出,挾著強大力量直衝對方心窩。
 
  然而護衛隊長當然知道長槍的優勢,他馬上轉側身,手抓著馬鞍從右下避開,然後再斐爾衝過去落空之時回到馬鞍上迅速回頭,衝刺反斬,誰知……
 
  「我說拿下了。」
 
  斐爾的弓已拿在手中,箭矢已在弦上,護衛隊長的臉扭曲在一起大喊。
 
  「怎麼可能!」
 
  「噗,躺在地上吧。」說完,箭矢飛出,直接射中了護衛隊長的右胸,強大的衝擊力,使得他直接從馬上墜下。
 
  啪踏。
 
  短短的三回合,兩人兩馬,現在就剩一人兩馬了。
 
  斐爾收起了弓,停下馬兒同時跳下來撿起那時為了拿弓丟在地板上的長槍。
 
  「將軍。」話還沒說完,一群人就從斐爾的身旁騎著馬衝了過去,呼嘯的聲音還有風速,讓他的頭髮隨風飄起,而商隊的天空也成了箭雨,這場攔截搶劫就這樣拉下了序幕。
 
  躺在地面上懨懨窒息的護衛隊長,斐爾整頓好自己的樣貌和武器後騎著馬到他躺下的旁邊。
 
  「還好你在這夜晚有爽一下。」
 
  說完,就騎了過去。
 
  一離開,斐爾就看著潰不成軍的商隊護衛們被騎兵衝鋒的東倒西歪,而天上的箭雨也落下殺了許多可憐沒帶盾牌的傢伙們,還好貨物都在馬車上,讓斐爾被感欣慰。
 
  至於黑夜的箭雨還真看不到,斐爾伸手瞇著雙眼望著,但人來人往的火光還是讓他看到了一些,只不過這樣射……會射到隊友吧?
 
  話一出,那些心及的馬賊無不哀嚎的躺在地板上,讓斐爾無奈地搖搖頭,明明說好要等箭雨落完再衝出去的。
 
  也只能說利益薰心,馬賊的生活呢……
 
  至於為什麼是拉下序幕呢?
 
  因為今天的事情可能會多在上演幾次,至於情節呢?
 
  斐爾雙手一攤,自己也不好說。
 
  只是想了那麼多,也不知道這場劫獵結束了沒有,於是斐爾好奇的張大眼睛看著前方的場景,見許許多多的少女從馬車上緩緩走下來。
 
  「原來送也送這些啊?我聽到風聲,沒想到是真的……來人,先把還活著的護衛隊把在一起,順便賣王國帝國,刷刷他們民眾黑心。」斐爾笑著盤腿坐在馬上,伸手指揮著。
 
  只是想了那麼多,也不知道這場劫獵結束了沒有,於是斐爾好奇的張大眼睛看著前方的場景,見許許多多的少女從馬車上緩緩走下來。
 
  「原來送也送這些啊?我聽到風聲,沒想到是真的……來人,先把還活著的護衛隊把在一起,順便賣王國帝國,刷刷他們民眾黑心。」斐爾笑著盤腿坐在馬上,伸手指揮著。
 
  「頭兒,馬車上的貨物,有大部分都是食物和禦寒的衣物。」拉圖騎著馬來到斐爾的身旁,並騎在前頭讓頭子跟在他後面,帶著他巡視戰利品。
 
  「嗯……」這些東西真的比那些女人還好脫手,但女人就真的很麻煩了,人口販賣這一區塊他一直不敢做,畢竟這一塊一旦做了,就回不了頭了,是這麼說嗎?好像也不是……
 
  「拉圖!」遠方一個馬賊騎著馬衝了過來,看到了頭兒,快馬加鞭到斐爾面前,「頭兒,遠方有軍隊趕來,目測是兩百員的輕甲騎兵,沒錯的話有個標誌,看來是抓人的。」
 
  「看來真相大白了……多拉諾回去崗位,拉圖把東西整理一下部隊,我們恭候對方。」斐爾苦笑,他心想兩百員,這還真難搞定,他手邊也才六十員,整整差了好多人。
 
  雖然有地利優勢,但輕甲騎兵卻十分棘手,但斐爾還是賭那個機會。
 
  「收隊了!把戰利品拿到山谷的樹林!頭兒……你確定兩百可以?」拉圖看著斐爾有點擔心的問道。
 
  「賭賭看囉。」斐爾苦笑,「把護衛隊還有那些女人聚在一起吧,五個人拿火把在一旁,等等我可能需要這個籌碼。」
 
  「……頭兒,這裡的人可不信任你喔。」拉圖看著後方其餘的馬賊的神情,雖然這樣豐盛的戰果是斐爾的主意,但他們可不想在這裡栽了自己的性命和人生。
 
  他用嘴巴輕咬著指夾,繼續盤算著,不過要逃帶著這麼多東西還真難收尾……還好一個呼聲。
「頭兒!那些軍隊轉向了,看來不是這裡。」
 
  「收隊,走了,護衛隊也跟著帶走,看到軍人應該和這些人口販賣的拖不了干係,把這些人丟到城鎮門口吧,女人我們就帶走看怎樣處。」
 
  「拉圖,你去帶貨物的。」說完,斐爾墊在隊伍的尾巴,看著谷口感覺有些奇怪,正要回頭的時候,馬不小心踩到一個屍體。
 
  「垃圾還沒清啊……鐵罐頭,還好你死得快,不然你也要坐牢嘞。」
 
  斐爾帶上兜帽在夜裡跟著前方火把的部隊離開,但他總覺得自己的背後癢癢的,感覺就有人盯著他,讓他有點不舒服。
 
  雖然他覺得搞不好是自己自戀罷了,但,他沒有想到,擔心是真的,那兩百員的騎兵正停在谷口,看著斐爾他們的隊伍直到它們消失在谷中,才轉頭回到王國。
 
  


  最後我問一下,惡角難道不是就要被其他腳色討厭才算惡角嗎?還是說是自己覺得是要惡得有藝術那種?

  (被拖去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19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星湧大地》

留言共 4 篇留言

Mings
因為串裡已登記為打劫串,故不再核發短期劇情獎勵以及影響劇情
僅能以一般創作收錄

09-14 02:04


嗯,我知道。09-14 02:07
未來
那些女人……基魯特知道了可不是黑心而已,是白不回來的那種(愣

09-14 04:52


蝦?要給小弟甜頭(不對09-14 11:44
御劍 司
感覺都算 XD" 不過前者比較像吸仇恨值的討厭鬼=ㄇ=" 我覺得啦XD"
後者惡的有藝術超帥的好嗎wwwwwwwwwwwww我還蠻喜歡這樣的惡角xd(被拖走
所以……斐爾準備要進化了嗎wwww?(進化什麼#####

09-14 07:12


不過他還是小賊而已。09-14 11:41

不知道欸,畢竟只是小混混,仍需改變,再想想怎麼發展。09-14 11:44
伊斯
惡有分兩種,一種是邪惡的很帥氣使人崇拜,一種是惡的令人感到討厭甚至噁心

前者多出現於反派身上,行事冷酷血腥貫徹自己的準則與行為,偶爾一點偏差產生的反差萌這是魅力所在

後者雖也是大多出現在反派但大多都是以小囉嘍、雜魚甚至也有以己方的角色登場但是屬於扯後腿的那種

你有看過 灰與幻想的格林姆枷爾 嗎? 主角團中有個角色就是給人屬後者的情形啊,超會打嘴砲又扯人後腿偶然才會發揮點作用。

老實說 我不太明白你是想讓 斐爾 扮演 惡的討人厭還是惡的很帥氣,至少目前為止 斐爾 扮前者扮的倒挺成功的 = =

09-14 08:08


了解,但他現在確實處於還是小混混的樣子沒錯。09-14 11: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copsig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垃圾... 後一篇:[達人專欄] 找死?我很...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律血深淵的小說更新~~歡迎大家來觀看給予GP支持喔^^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