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妖之聲】4 - 櫻與簦

作者:夢想家│2016-09-13 20:45:31│巴幣:24│人氣:270

- - - - - -
 
 故事的開始:【妖之聲】1 - 惡與善

- - - - - -




  「唉......」


  一聲長長的嘆息,昏暗的寢室只有羽夜一人,坐在書桌前,雙手托著下巴,似乎在為了什麼而煩惱,看起來無精打采。


  「衣服她會穿上嗎?」


  羽夜說的衣服,是方才與妃在市集上,自己買下送給對方的一件和服,因為對方身上的那件和服,看起來已經有些陳舊。


  那是件有著白色花邊與紅色布料的漂亮和服,與妃的桃紅色頭髮很搭配,特別是穿在對方白皙的皮膚上,更能襯托出美感。


  他記得妃並不喜歡太花俏的東西,所以還特別挑選花紋圖案比較簡單的一件。那件和服若妃穿上的話,想必十分合適,只可惜自己與對方現在的關係仍然尷尬,也不敢去確認對方是不是穿上了。


  由於出門前發生了一段插曲,導致路途中與市集上,兩人都沒說太多話。


  生性被動與懦弱的羽夜,見對方一直不找自己說話,也不會主動搭任何話,如此造就了情感豐富的對方胡思亂想,沒了心情開口,最後兩人的氣氛便更冰冷了。


  一個以為對方還在生氣,另一個以為對方討厭了自己,這種情況下的兩人,誤解便越來越深,最後難以挽救。他們都天真的以為時間會解決一切,時間會沖淡一切,哪知道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不少,卻沒有發生任何改變。


  兩人尷尬的狀態,甚至回到了家,依然沒有改變,進了屋子,便各自分開去做自己的事了,又或許只是想暫時避開對方。


  回到自己房間的羽夜,已經東想西想的坐在書桌前有段時間了,現在的他,正在為自己在市集上買給妃的東西而煩惱著。


  「我到底都胡亂買了些什麼阿......」


  單純的少年,認為買東西給女生,對方就會開心,所以買了許多有的沒的。除了剛剛那件和服外,還買了髮簪、梳子、手鐲,最後還買了一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買」的東西-一把油紙傘。


  前面幾樣或許都還有用處,但是最後一樣,自己想到就哭笑不得,沒事買那東西送給對方幹嘛。


  「或許是覺得她拿著的畫面......」一邊想像著,臉都不小心泛起紅暈,然後喃喃的說:「將會很美。」


  莫名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畫面:


  櫻花齊開的道路上,微風清拂,幾片花瓣緩緩飄落,淡淡的花香瀰漫在空氣之中,一名少女持著花傘,身著漂亮和服,身影就漫步在這美景之中。


  漸漸的,少女的腳步來到了面前,那隨風飄逸的長髮下,是一張秀麗標緻的臉龐,可以想像得到,對方笑起來的畫面,一定不遜於她身後的美景,一定會美得讓人忘記呼吸,美得讓人心跳停止。


  少女闔上了傘,任由花瓣輕輕地落在兩人肩上,彼此相視而笑。牽起了她的小手,兩人一同走在這看似沒有盡頭的櫻花小道,似乎永遠不會覺得無聊,兩人的心中都是這麼想,因為只要有對方的陪伴,生活就沒有「乏味」兩個字。


  「呼魯......」


  一聲細小的鼾聲,昏暗的寢室只有羽夜一人,他趴在書桌上,沉沉地睡著了,嘴角帶著笑容,看來正做著一場美夢。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有誰進入了寢室,她沒有發出什麼聲響,也沒有停留太久,不一會兒便離開了,只是在她離開之後,房間內依舊沉睡的人,身上多了件棉被。






  「已經這麼晚了嗎......」妃望著窗外漆黑的天空,拉開了抽屜,將桌上的髮簪、梳子、手鐲整齊的擺放入內。


  不自覺的視線游移到了靠在牆面的油紙傘,那把樸素而雅致的油紙傘,來到了傘前,將傘斜端在手上,月光照射下的油紙傘,將其的淡雅又染上了一分清幽的美。


  油紙傘對自己來說,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因為父親生前常常撐著油紙傘,牽著自己的小手,兩人就那樣悠閒的漫步在街道上,走上半天都不會無聊,平凡但是幸福,簡單但是快樂。


  「真美。」妃微笑地發出感嘆,她的指尖輕輕滑過傘頁的表面。「為何不想理會咱,卻又送咱這麼多東西......」


  輕輕地把傘放回原位,看了一眼時鐘,然後身影走出了房間。




  打開了書房的門,印入眼簾的是與上次相同的畫面,白狼依舊在那窗邊坐立著,夜晚的她,看起來卻比平常要有精神。


  聽見了開門聲,轉過了頭,確認了前來的是誰,而後緩緩地走向了對方。白狼在少女的腳邊停下,近距離下看見了對方臉上的表情,落寞與憂愁,舔了舔少女的手。


  「沒事......」妃淡淡地說,蹲下了身,輕撫了白狼半晌,溫柔地將手掌蓋在其頭上。「先進行第二次的療傷吧。」


  這次的白狼從頭到尾都沒有抵抗,只是溫順安靜地讓對方治療,整個治療時間也就比上次快了許多,少女看起來好像也輕鬆了不少。


  「呼......」妃擦了擦汗,這次為對方療傷完的自己,並沒有像上次那麼疲累。「還剩下最後一次,就等明天晚上吧。」


  見白狼微微點頭,妃換成了跪坐的姿態,憂鬱的雙眼望向了對方:「汝願意的話,可以陪咱聊聊天嗎?」


  白狼又點了點頭,然後她的周圍出現了煙霧環繞,隨著幾縷白煙慢慢消散,朦朧中已可看見人形的影子,然後慢慢清晰,最後出現了一位妙齡女子。


  幾個眨眼過去,白狼已經變成了一名花容月貌的女子,她全身上下都是一片雪白,唯獨那雙赤紅的雙眸,她有對尖尖的耳朵,頭上長了兩隻角。


  女子與妃一樣非常美麗,但兩人的美又有所不同,若妃的美是漂亮與妖媚中帶些可愛,那女子便是漂亮與冷豔中帶些成熟。


  「汝竟然是夜叉!」妃驚訝地說道,望著眼前的高挑女子。「雖然知道汝是妖族,但沒想到是這麼特殊的身分......」


  輕輕一笑,將腰邊的武士刀取下,放置在一旁後,也在妃的旁邊跪坐了下來。


  妃仔細地觀察了對方的容貌半晌。「還好汝沒在羽夜面前人形化!」做出了這樣子的結論,對方聞言「噗哧」 一笑。


  「妳其實不用擔心,我的年紀可以當他的婆婆了。」不在意的把自己的年齡給暴露了出來,女子搖了搖頭說道。


  「這可難說!妖族就算壽命再長,容貌也不會有變化,排除了年齡,人類與妖族展開年齡懸殊的戀情,也不是沒有這樣的例子,而且羽夜又......」


  「好拉好啦!我對那人類少年並沒有興趣,妳可以放心。」避免妃一長串的繼續說下去,女子急忙表明自己的立場。


  「怎麼了嗎?」見對方雖然露出了放心的神情,但仍然看起來十分憂愁。「今天的妳跟昨天比起來,多了許多心事。」


  「是吶......」


  「和那名叫羽夜的人類之間,發生了什麼不愉快嗎?」


  「或許吧......不過是咱自己引起的......」妃的耳朵垂了下來,想起了今天上午發生的事,心中充滿了懊悔。


  「妳很喜歡那名人類呢。」女子將手輕輕的放在對方的背上。「因為那名人類,變得這麼的失落。」


  「是吶,喜歡,很喜歡他啊......」妃真摯地說著,幾滴眼淚落到了地板上。「因為太喜歡 ,結果自私的也想確認他的心意,最後搞砸了一切......」


  妃想起了自己追問羽夜,然後還自己鬧脾氣,最後演變成一整天的冷戰,不由得又是自責又是後悔的哭了。


  「吶,咱是不是當初就該保持原狀,咱是不是很自私呢......」


  「不只是妳。」女子用衣袖擦去了對方臉上的淚水,搖了搖頭。「在我看來,你們兩個都是自私的,但都沒有錯哦。」


  「什麼意思......」妃抬起了頭,不解的望著對方。


  不懂自己明明把一切搞砸了,對方還說自己沒有錯,而且自己雖然清楚自己是自私的沒錯,但是為什麼對方連羽夜都認為自私呢?


  「一個認為保持原樣也沒有什麼不好,另一個想進一步的確認兩人感情,兩者都沒有考慮到對方的想法,都是自私的。」女子停頓片刻,接著說道:「但是每個人都有權力擁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你們也都沒有錯。」


  妃瞭解了女子的看法,但就算自己和羽夜都沒有錯,也改變不了兩人現在的狀況,不由得又失落了起來。


  「那該怎麼辦才好吶......」


  「找個時間,好好地跟他再談一談吧。」女子微笑地說。「這一次別那麼強硬,別那麼急,慢慢地、理性地引導對方,知道對方的想法後,也讓對方知道妳的想法。」


  「這樣就可以了嗎......」妃有些擔心地問道。「一切會那麼簡單嗎......」


  「只有溝通才能解決問題,冷戰是沒有辦法的哦。」女子突然的彈了妃地額頭一下,用了些許的力道。


  妃疼痛的揉著額頭被彈的位置,感到莫名與疑惑的她,正要發問,但對方搶先一步的再度開口:「會痛吧?」


  女子見對方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額頭被彈之後,感覺到痛就會去揉,想讓它比較不痛對吧?」伸出了拇指,也揉了揉對方被自己彈的位置。「如果不去揉,放著不管讓它痛,不是會很難受嗎?」


  聰穎的妃一下子便意會了對方的意思,恍然大悟的下唇微啟。


  自己與羽夜現在的關係,讓自己感到很痛苦,但如果不去面對與處理的話,只會更痛苦而已,就像女子剛剛讓自己體驗的例子一樣,必須做點什麼才有機會改變現狀。


  「理性。」女子說道。


  「嗯?」


  「溝通時要記得保持理性,雙方都能尊重對方,就會成為一次完美的對談,想必結果也會令人滿意吧。」


  「咱知道了,明天就找他談一談。」


  女子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見妃正在想些什麼而恍神著,伸出了手在其面前揮了輝,等待對方反應過來後,擺出了握手的姿勢。


  「剛剛都還沒自我介紹,就先說了那麼多,重頭來過吧。」還沒先告訴對方自己的名子,就先聊了起來,這時終於找到了空檔,趕緊利用了下來。


  「啊!咱也都忘了!」


  「我的名子是白荍,妖的種族是夜叉,可以化身為白色的狼。」


  「咱是妃,妖的種族是狐妖,會的妖術並不多,比較熟練的也就只有-」妃握住了對方的手,然後另一手,掌心朝上,燃起了一枚狐火。「這個。」


  幽亮的狐火,發出微微的藍光,白荍一邊拍了拍手,一邊讚嘆了幾句,妃靦腆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當狐火散去,妃發現白荍仍靜靜地望著自己,若有所思的望自己,不禁疑惑的出聲問道:「怎麼了嗎?」


  「我在想......」白荍微微瞇起了眼睛,又注視著妃一會兒,才開口:「我們可能很久以前就見過面了。」


  仔細地端詳了對方的容顏後,總感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感覺,這張臉好像在哪裡看過,然後腦袋閃過了什麼,心中已有了大概。


  「咦?」妃聽了對方的話,開始在腦海中翻找記憶,但是短時間內什麼也沒想到。


  「妳母親的名子是不是單名一個字-『櫻』。」


  「汝怎麼知道?」妃的神情有些驚訝,對方竟然知道自己的母親。「汝難道是母親的朋友嗎?」


  「看來我認對人了!」白荍高興的說道,但搖了搖頭。「我跟妳的母親並不熟,但妳的父親跟我朋友是熟人。」


  「剛剛說我們見過面,是過去與朋友同行時,一起拜訪了妳的父親,大約在十年前左右。」白荍回想著,繼續說道:「當時妳還只是個可愛的女孩而已,沒想到,現在已經變得跟妳的母親一樣美麗了。」


  原來對方長得跟櫻十分相像,雖然只與後者見過一次面,但是那令人印象深刻的美貌,再次出現在眼前時,還是將腦海深處的那點熟悉感拉了出來。


  突然間想起了父母親的妃,悲從中來,臉上又再度出現了憂傷的神情,白荍見狀,一手溫柔地放在她的肩膀上,輕聲說道:「對不起,讓妳想起了難過的事。」


  妃拍了拍臉頰,告訴自己,不是早就該從悲傷走出來了嗎?然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露出了堅強的表情說道:「沒事了,跟咱說一些關於父親的事吧!」


  父親一直是沉默寡言的形象,或許是不善於表達感情,但仍然能感受到父親對自己的那份愛,唯一最感到遺憾的是-


  自己其實不瞭解父親,不瞭解父親這個人。


  白荍內心為妃感到心疼,移動位置到了她的旁邊,輕輕的抱住了她。「妳知道妳父親的過去嗎?」望向了對方,見其搖了搖頭,便接著說道:「妳父親過去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狐妖。」


  「父親很有名嗎?我完全不知道吶!」


  「嗯,當時的他,在妖界無人不曉,甚至在人類中的陰陽界,也是赫赫有名。」


  「為什麼那麼有名吶?」


  「這要說的話,要先提一下我的那位朋友。」白荍停頓了片刻,接著說下去:「他是羅剎,名子叫做黑导。」


  「羅剎......」


  「是的,人稱邪惡的象徵,令人聞風喪膽的惡鬼。」


  「父親認識那樣的人嗎?」


  「呵呵,其實那只是大眾的既定印象而已哦~黑导並沒有那麼誇張拉!雖然他的確很強大沒錯。」白荍輕輕一笑,繼續說道:「黑导與妳父親當時同闖江湖,兩人都十分有名,他們共同締造了許多傳奇。」


  「傳奇?」


  「曾經僅僅就他們兩人的狀況下,向十二天將宣戰了。」


  「瘋了嗎?」妃不禁脫口而出,十二天將可是陰陽師的頂端人物,竟然膽敢挑戰,還只有兩人而已。


  「哈哈!他們是瘋了沒錯。」白荍並不反對妃的看法,反而跟著附和了一遍。「那一次是在百鬼夜行,他們說想要刺激一點,就一起攻入了陰陽堂。」


  「結果呢?太狂妄了吧......」


  「十二天將不僅占落下風,最後還讓他們全身而退。」


  「哇......」妃發出了感嘆,並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因為她根本不知道過去的父親有這麼厲害。


  「不過這是他們兩人全盛時期的事了,其它還有很多,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說吧!」


  「那父親後來怎麼會變得那麼平凡吶?」


  父親在自己的印象中,非常的普通,總是待在家人身旁,沒有必要甚至不會到人類居住的地方,可是對方所說的父親,就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人一樣,實在不知道怎麼會落差這麼大。


  「因為遇到了妳的母親哦!」白荍回答了對方。「他遇見了妳的母親後,退隱出江湖,甚至與黑导分道揚鑣,一切都是因為有了家庭之後,想要讓生活安穩下來,好好地陪在家人身邊。」


  妃露出了感動的神情,覺得自己的父親真是個好父親,為了家庭,選擇收起了自己原本放蕩不羈的性格與生活方式,好好地當個稱職的父親。


  「在那之後,黑导就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再與妳父親來往,直到我和他同行拜訪的那一次,然後第二次要拜訪的時候......」


  白荍停下了口,因為第二次的時候-





  便是得知妃的父母死訊的時候。


  一方面擔心又讓對方悲傷的同時,另一方面想起了黑导當時知道消息的樣子,那難以忘懷的情景,那是自己第一次看見對方落淚。


  當時來到了對方的家門口,卻不見半個人影,最後輾轉從他人口中得知的卻是-


  摯友的死訊。


  那一天下著大雨,黑导跪在大雨之中,臉上的淚水與雨水混在了一起,痛徹心扉的不斷哭吼著,哭吼到聲音啞了,哭吼到聲音沒了,一直以來都是陽剛形象的鐵漢子,這時毫無矜持的哭得面目全非,臉上悲痛的神情,甚至無法用三言兩語來形容-


  過去同闖江湖的生死之交,情同手足的好友,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就這麼離開人世了。但除了朋友的死,最心痛的並不如此,最心痛的是知道朋友妻子也同樣不再人世的消息。


  自己非常清楚朋友有多深愛妻子,為了妻子,停止了浪蕩的生活,為了妻子,改變了那冰冷的性格,成為了一個體貼的丈夫,成為了一個溫柔的父親。


  朋友不但丟了性命,也沒有守護到自己深愛的人,這是最讓自己心痛的一件事,因為朋友是在多麼的絕望與痛苦下-


  死去的。


  當有人告訴自己,朋友死前死後都仍張著眼睛,自己再也無法忍耐,整個人崩潰了。


  那一天下著大雨,黑导跪在大雨之中,直至雨停,直至臉上的淚與身上的衣服都已風乾。





  「父親是被人類殺死的。」妃壓抑著情緒,平靜的說道。「母親......有人說是自殺,也有人說是人類殺死的。」


  妃從對方臉上的神情,已經猜到了接下來的話,所以不用說,她也已經知曉了,然而她並沒有選擇逃避,而是接續著話題。


  白荍聽了妃的話,感到有些古怪,因為聽起來,就好像對方並不瞭解一切的全貌。


  白荍因為陪著黑导調查了一切事端,所以對到底發生了什麼,一清二楚。「兩個說法都沒錯,真要說的話,是被人類害死的。」眼中似乎多了些憤怒,咬牙切齒的接著說道:「兇手便是殺了妳父親的同一人。」


  「什麼?」妃聽了白荍所言,露出了不解的神情。「父親是被許多人類一起殺死的啊......」


  「果然妳不知道一切經過-」


  「妳只知道最後的結局而已。」白荍沉吟了片刻,在考慮要不要把一切真相告訴對方。「妳所知道的,只是兇手洗脫罪名的手法而已。」


  「什麼意思?」


  「我可以把一切事情經過,從頭開始說起,但妳要做好心理準備,可以嗎?」


  妃深吸了一口氣,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她想知道,她必須知道,自己父母的死因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然而她馬上會發現,原來自己知道的,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妳接下來靜靜地聽我說,有不懂的地方就告訴我,不想再繼續聽的時候,也馬上讓我知道,好嗎?」


  見妃點了點頭,白荍才開始說道:
 

  「一切的開端,必須從妳母親開始說起,從櫻開始說起。」


  「與妳父親一樣,櫻也非常的有名。」


  「櫻傳言與最偉大的陰陽師-安倍晴明有著淵緣,有人認為櫻是過去祀奉安倍晴明的狐妖後世。」


  「因為這樣的身分,櫻成為了十分有名的狐妖,但還不只是因為這點-」


  「還有她那出眾的美貌,美得有如神話一般,美得令人心顫,但這份美貌也害了她......」


  「櫻很不幸地被『現今最強大的陰陽師-安倍康貴』,給看上了。」


  「那是個為了自身欲望,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噁心人類!」


  「安倍康貴想要櫻成為他的御用式神,還不只是單單服侍自己的那一種......」


  「遭到櫻三番兩次的拒絕之後,安倍康貴開始動用起各種惡劣的手段,最終強行擒擄了她。」


  「妳的父親當然怒不可遏,或許是情急之下,獨自一人便展開了行動,想要救出自己的妻子。」


  「然而退隱了很久的他,實力已經退步了許多,而且還遭到暗算與欺詐,最後掉入了陷阱。」


  「行動失敗的他,除了被十二天將給制伏之外,還被安倍康貴廢去了妖力,丟到了大街上,告訴當地居民是只惡妖-」


  「然後便被無知的居民們給......」


  妃聽到了這裡,已經面容呆滯,整個人失了神般,白荍見狀,輕輕地搖了搖其身子:「還好嗎?就先說到這吧!後面的等妳平復之後-」


  「沒關係,繼續說吧。」


  冰涼的語調底下,藏著數不清的憤恨,埋著無法秤重的悲痛。


  妃神色堅定的再度說道:「請繼續說下去吧。」此時的她,只想趕快瞭解一切,趕快知道自己真正的仇人,究竟還做了多麼殘忍下賤的事情。


  「答應我。」白荍雙手搭在了妃的肩上。


  「呃嗯?」


  因為在對方的雙眼中看到了濃濃的恨意,白荍擔心對方會做出什麼傻事。「答應我,在我繼續說完之後,不要做任何傻事!」非常嚴肅的口吻。「不準一個人就想要去報仇,不準有放棄生命的想法!」


  聽見了白荍的話語,妃猛然間冷靜了許多,幾秒前的她,內心真的充滿了立刻進行復仇的念頭,這時穩定了一下思緒之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咱答應汝。」


  妃的神色看起來已經平靜了許多,白荍也稍微放心了些,點了點頭。「那我接著繼續說吧。」


  「因為櫻一直不肯乖乖配合,三番兩次的想要逃跑。」


  「安倍康貴決定斷了她的念頭。」


  「做出了一件殘忍至極的事情,可憐的是,出現了意料外的結果,釀成了悲劇。」


  「安倍康貴提著妳父親的頭顱,帶到了櫻的面前。」


  妃一聽,瞪大了雙眼,咬牙切齒,激動的渾身顫抖,但很快地強行壓抑住情緒,輕輕的說了一聲:「沒事。」


  彷彿可以看見櫻當時的模樣一般,白荍的心好疼,看著對方仍在努力忍耐,仍在故作堅強的模樣,自己再也受不了。


  怎麼可能沒事,白荍心想著,明明淚水都在眼眶打轉了,忍不住憐惜的抱住了妃的身子,然後懷中感受到了那孩子潰堤的情緒,毫無保留的在自己懷中宣洩著。


  懷裡的孩子一定很久沒有好好地哭過了,因為對方儘管想要好好的大哭一場,卻因為以往總是逞強,已經養成了習慣,現在仍哭得小心翼翼。


  「放輕鬆地哭出來吧。」


  妃聽了對方的話,終於卸下了最後的心防,終於決定放縱自己一回,什麼都不要管,什麼都不去想的放膽痛哭。


  良久,妃的淚已經流乾了,疲累的靠在白荍的身上,白荍溫柔的輕拍著她的背,像是自己孩子一般的擁著對方,然後懷中傳來了聲音:


  「所以母親自殺了吶......」


  「嗯......身心都被玷汙的她,最後自殺了。」白荍不想評論櫻的決定,因為換作是自己的情況,自己也不知道會做出哪種抉擇。「所以就像之前說的,兩個說法都沒有錯,櫻是被人類,被安倍康貴給害死的。」


  「包括妳的父親,都是同一人。」


  白荍見妃臉上帶著茫然的神情,知道對方在知道一切之後,已不知道如何是好,沒有力量報仇的她,只能憤恨的忍受著,突然間自己想起了什麼-


  「會為妳父母報仇的哦。」白荍說道,妃疑惑地抬起了頭來。「前陣子,我與黑导便已經有所行動。」


  「原來-」妃似乎猜到了什麼。


  「嗯,我身上的傷就是因此而來。」白荍皺起了眉,接著說道:「幾日前我和黑导潛入了陰陽堂時,被發現行蹤,開始了逃亡。」


  「追兵實在太多的情況下,我受了重傷。」白荍一邊說著,一邊望向了窗外,臉上滿是擔憂。「黑导讓我先逃,獨自面對大多數的追兵,不知道他現在情況如何......」


  「明天早上就進行最後的治療吧!」妃離開了對方的懷裡,做出了新的決定,想要將治療的時間給提前。


  「不行,那樣妳的身體會很勉強的!」


  「咱沒有關係,這是無法做點什麼的咱,唯一能夠做到的事了啊!」


  「可是......」


  「汝很擔心那位朋友吧!很想趕快回到他身邊,確認他的安危對吧?」妃露出了堅定的眼神,希望對方能夠同意。「因為是父親的朋友,咱也會擔心的吶!」


  「知道了。」白荍無法再反對對方,欣慰的輕撫了妃的頭。「如果到時候真的太勉強,就不可以逞強,好嗎?」


  「好。」


  白荍再度抱住了妃,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相擁著,過了許久,白荍看了眼時間,發現已經很晚了。


  「妃,妳該去休息了,我也差不多了。」


  「嗯,今天真的很謝謝汝,那咱就先離開了。」妃站了起身,向對方微微一笑,心中很感謝對方今天真的陪自己聊了一晚。


  「晚安,明早見。」


  回以一個微笑,目送對方走出了書房後,才變回了白狼的姿態,走回了窗邊坐下,靜靜地閉上了雙眼,準備好進入夢鄉,迎接明日一早的到來。


  漫長的夜晚終於安靜了下來,時間過了不知道多久,書房的窗外出現了黑影晃動,一雙冷峻的目光透過玻璃望了進來,默默地注視了窗邊的背影半倘,又消失在漆黑的黑夜之中。


  月光下的雪地,一名高挑剽悍的男子漫步著,他背後綁著一把略長的武士刀,一邊衣袖長長的垂在地面,另一邊則露出了手腕,手腕的末端提著一個橢圓形的物體,滴了一地的鮮紅。


  「簦,再等一會。」


  寒冷的夜晚,一縷白霧在空氣中飄散而過,男子輕輕地說道。






  「誰做的......」


  滿腔憤怒的語調,身著狩衣的男子,雙目充滿了血絲,直勾勾的瞪視著前方桌面,男子的身旁站著幾名同樣身著狩衣的人,他們微微低著頭,都不敢答話。


  「我說是誰做的!」


  怒喝一聲,男子身旁的人們都差點嚇得跳起,然後終於有一人小聲地開了口:「幾......幾日前闖入陰陽堂的......的其中一人。」


  諾大桌面的正中央,放著一個頭顱,一個男人的頭顱,看起來還十分年輕,從臉上扭曲的表情,看得出是在非常痛苦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慢慢折磨而死。


  那頭顱的主人,是當今十二天將中的其中一人,也是當今陰陽師之首-安倍康貴的姪子。


  安倍康貴牙齒發顫著,桌上的手也微微顫抖著,此時因為太過憤怒而半晌都說不出話,只是持續瞪視著前方,良久-


  「看來他還留下了話是吧?」


  安倍康貴的目光望向了在場的一人,望著那人身上的狩衣,那人臉上蒼白,全身發抖著點了點頭。


  安倍康貴會如此問道,而且目光還直接落在了那個可憐蟲身上,都是因為那人身上穿著的潔白狩衣,寫著兩個鮮紅的大字-問我。


  「說話啊!」見那人遲遲不開口,安倍康貴不耐煩的吼道。


  那人趕緊向前站了一步,聲音顫抖地開口:「他......他說當初參與行動的人類,一......一個都不會放......放過......這只是第一個畜-」說到一半,驚覺不妥,趕緊止住了嘴。


  「畜什麼?」安倍康貴傲然問道。


  面對安倍康貴的質問,要回答也不是,不回答又等同藐視,身著白色狩衣的男人支支吾吾道:「畜......畜......」


  「說出來,我不會懲罰你。」


  聽對方如此說道,那人停止猶豫,直接的說了出來:


  「畜生。」


  「畜生。


  幾乎是同一時間,安倍康貴一起開了口,然後男人的身體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靈壓衝擊,直直的向後騰空飛起,重重的撞上了牆壁,吐出了大口鮮血。


  「怎麼......」男人摔落在地後,掙扎了一會兒,才勉強站起,痛苦地發出了疑問。


  「他還說了什麼?」


  似乎已經知道,自己就算說與不說又或是說了什麼,都會被當成發洩的工具,男人不由淒冷一笑,接下來毫不避諱地開了口:


  「他還說了,你們這群低賤的人類,都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尤其是你,安倍康貴-」男人大膽的模仿了犯人的口氣與神情,繼續說道:「把脖子洗乾淨,準備好-」


  「投胎。


  安倍康貴搶先一步說了出來,然後地板上冒出了許多粗大的黑木,將男人的身體給高高捲起,接著黑木紛紛開始收縮,「劈啪-」的聲響從緊實的黑木中傳出,捲起在內的人已經筋骨盡數斷裂。


  「把這個拿走。」


  安倍康貴冷冷地說,指了桌上的頭顱,雙目掃視了在場的眾人。


  「怎麼......怎麼處理?」


  有人小聲地問道。


  「拿去餵鬼吧。」


  安倍康貴此時的心思已經不在姪子的死,甚至從一開始就沒有,他現在的內心,只有不可置信而產生的怒火,不敢相信有人敢這樣挑釁他,挑釁身為當代陰陽師之首的自己。


  這時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倩影,男子收起了怒容,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接著越笑越誇張,甚至伸出了舌頭舔了唇邊一圈。


  男子知道,一場好戲才正要上演。







下一篇。

封面圖源:http://www.qt263.cn/index.php/Share/show/id/5212.html

- - - 後記 - - -


  這篇比預計還要晚了一天。


  這一篇的訊息量爆多,然後看得仔細的人,會發現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不懂我在說什麼,可以從第一集看起(誤


  題外話:妃的父親在還沒遇到黑导前,就已經是個傳奇了。 (以後有機會,會寫他的生平。)

  然後可能有人想知道強度,全盛時期:妃的父親 > 黑导


  感想或腦補都盡量發表吧,我都會認真回覆的。

  有任何繪師,有興趣繪製插圖,那就太感謝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15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GP

09-13 20:48

夢想家
哈哈這次拿到頭香了呢!謝謝~[e24]09-13 21:30
洛雅.愛的戰士
呼哇,陰陽師真的好壞
話說他的魔爪是不是要面對妃了...QAQ

09-13 20:58

夢想家
陰陽師的「高層」幾乎都很壞。
下集就會揭曉了。[e5]09-13 21:31
東房さん(劍凰)
就知道那個叫安倍的不是什麼好東西
話說那個傳話的好可憐@_@

09-13 21:15

夢想家
哈哈大家都猜對了,原來我前幾集,有寫得這麼明顯。[e27]
傳話的其實多忍耐一些,會只有輕重傷,但是他選擇了自尊。09-13 21:32
不良喵
然後喃喃的說:「將會很美。」
腦內建的新注音轉成:「江蕙很美。」wwww[e5]
畜生畜生啊說的真好~[e5] 盡做些不人道的事[e10]
猜結局是主角群的人都死光光剩1人 羽夜或妃

09-13 22:45

夢想家
江蕙年輕時很美(誤
你這悲觀主義者,我的便當不會亂發R!09-13 23:19
不良喵
你明明就發了好幾個[e8]

09-13 23:36

夢想家
目前才3個,還好啦!而且有2個是為了劇情推演,所以沒有亂發。09-14 00:52
橘みかん
你怎麼可以這樣XD
江蕙現在也很美[e5]
↑跟著歪樓

一定會美的讓人忘記呼吸,美的讓人心跳停止。
    得        得

沉沉的睡著了
  地

輕撫了白狼半倘
      晌(ㄕㄤˇ)

妃仔細地觀察了對方的容貌半倘
             晌

此時因為太過憤怒而半倘都說不出話
          晌

所以說主角爸爸提早退休是對的,但是不論要不要再跳進坑裡,還是會因為兒子(的女友)再度對峙
……有一種「爸爸的便當已經準備好了」的感覺[e21]

09-14 03:33

夢想家
這篇錯了真多哈哈,謝謝幫我整理出來~[e34]
大家都已經開始預測主角群的便當了嗎......
你們好殘忍R!09-14 12:38
Cof夜佐
好惡劣...... 徹底的反派

09-14 19:17

夢想家
康貴的好感度持續下降中。[e6]09-14 23:30
Cof夜佐
康貴出爾反爾地把手下殺掉,就徹底認定他是反派。感覺白荍他們..可疑,畢竟不能只看表面嘛,叫妃不要去報仇,就像叫她去報仇一樣,讓他們與陰陽師互咬~(腦補中

09-15 01:02

夢想家
主要是手下也沉不住氣。
白荍看起來這麼心機嗎哈哈。[e6]09-15 01: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sak88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妖之聲】... 後一篇:手捧鮮花的女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game7878現在正在收看的各位
大家好,我是フェルハトリ,希望各位有空能來看看可愛的マロウ和プン相關創作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