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6 GP

第四章51 『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我ー』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3 02:49:58│贊助:88│人氣:11502


昴僅是在那無言地看著金色大虎,加菲爾被扯開的那一幕。
凶獸揮出的那一爪,那下的勢頭足以打飛魔女的頭,及細瘦身子的上半身。只要正面吃下那爪,就算是魔女也得四分五裂吧,昴對這點毫不懷疑。────但是,那下並沒有觸及。
用琉茲的複製體作為佈局通通擲出,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向前衝去奪取勝利的加菲爾。但昴看到了那隻手臂觸及魔女前,他手臂上被影子挖開的傷口開始蠢蠢欲動的那一幕。
蠢蠢欲動的傷口────其原因,是由於魔女從魔女腳邊爬上加菲爾四肢的黑影。影子滑入大虎被挖出的那個傷口,造成本該沒有實體的破壞,切開肉體使血噴灑而出。
接著體內被劃開口子的加菲爾的巨大身軀,就這樣因無法承受在自己體內膨脹的影子帶來的壓迫,炸開了。
恐怕他連忍耐,這一抵抗都沒能做到吧,畢竟遇上的是那等死纏活纏地生命破壞法。
名為加菲爾的東西轉瞬之間,就成了紅黑色肉片的小山濺得到處都是。只有粘在肉片上的金色體毛還能輕微地證明一下他曾存在於這個世上。
「────」
說不出話來。
這裡直至剛才為止,還有二十名以上的,長得像人偶一樣的琉茲複製體站在那。然而才過了數十秒,那些便成了兩個。
不對,要是真要去算的話,這個『聖域』應該曾有過百條以上的性命才對。
想到那些性命全部被拉進影中這事,眼前之影犯下的罪過實在是太過沉重。簡直是令人髮指。
狀況變化帶來的焦躁感,與交織在心的各種感情中麻痺的那部分的血流開始變得通暢,昴從肉體中喚起了此時最最正常的反應。
也就是說他,對眼前的魔女爆發出了最原始的感情────憤怒。
「────我愛你」
「吵死了」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我說妳,吵死了……」
輪廓模糊,身高也讓人難以估摸的黑影。
聲音仍舊如透過變聲器傳來般不明瞭,甚至分辨不出男女。
然而儘管音色如此,但傳來的聲音中被注入在內的那種黏膩的熱情,卻清晰到令人不快。
這是依舊不變的愛情,在把『聖域』的人們吞光抹淨,殘忍地殺害加菲爾後,她依舊把興趣、關心、與愛一心一意地澆灌在昴身上。
這太過的扭曲讓人有點毛骨悚然還很噁心,昴甚至感覺想吐。
他有種只是和魔女面對面理智就要被削下去的感覺。接近於瘋狂的感情湧了上來,胸中現在正被憎恨與厭惡搞得亂七八糟。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魔女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像詛咒一般一味地向昴傳述愛的細語。
將熾熱到快要融化的情愛注入其中。她的不分場合和看不懂氣氛比昴還糟糕。
即使自己傳述愛的對象都這般的把不快感顯露給她了,卻還是把這種強硬又自私的愛固執地推給對方。
這所有的愛都令昴厭惡。
而令昴發火的是────。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昴君」
「────不准你用,那個叫法叫我!!」
聽到那些甜蜜地呼喚,昴怒火朝天地叫道。
著迷於愛的聲音、舉止、叫法,這一切都碰了昴的逆鱗。
「是誰允許妳,這麼叫我的。別開玩笑了。別給我開玩笑了! 別給我開玩笑啦!!」
就在身旁的距離。
呼喚中被注入的愛情。
站在能夠互相觸摸距離的可愛。
還有那個叫法。
能被昴容許這些的,在這個世上僅此一人。
────但那絕不會是,站在面前的魔女。
「不過是個骯髒的魔女開什麼玩笑。那是只屬於一個人的東西。不可能讓給其他人的。不對! 就是要我給妳我的一根頭髮、一個細胞、一點指甲垢我都嫌太浪費,怎麼可能會給妳────!」
「────」
放縱怒火把心中打旋的感情全部說出來的昴。
呼吸混亂肩膀上下沉浮,怒視著站在正面的魔女。
這是自己根本就沒有勝算的對手。
能夠吞噬半個世界的怪物。剛才,甚至把加菲爾這名強者,不費吹灰之力的就給葬送了的魔女中的魔女。
使所以生命沉入影子,對一切都不抱有興趣,只向一個人偏執地不斷訴說著愛的最糟糕的災禍。
對能以這樣的怪物為對手,自己竟還敢和她互相對峙感到不可思議。
這只有可能是由於自己變得自暴自棄,腦子搭錯筋造成的。
只要魔女有那個意思,昴瞬間便會被拉入影沼,輕易沉入影中吧。或者被影子的矛頭刺穿,和加菲爾一樣變成骯髒的煙火成為森林的肥料。
然而即使明白這些,為什麼自己還是能夠像這樣不屈服於魔女和她對抗呢。那只能是因為昴潛意識裡對魔女抱有著某種確信。
那就是────。
「────」
「……不動,了?」
叫喚完後心中取回幾份冷靜的昴,發現魔女沒有該有的舉動感到怪異。
回過神來,剛才為止還像詛咒一樣傳過來的那一聲聲愛的話語────那在把加菲爾撕開時都毫不在意地傳來的情愛的吐露,此時竟然沒了。中斷了。
魔女雙手下垂,身上纏繞著足以令光的曲折瘋狂的濃度的影子,蓋住表情呆站在那。
現在她滿是破綻,令人有種只要現在揍上去就能消滅她的感覺,不過。
「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難道說,我說的話就那麼有效嗎?」
雖說認為這不可能,卻無法完全否定的昴皺緊眉頭。
無法想像昴說的話會帶來如此巨大的影響,但從魔女的話語和行動停下的時機來考慮,沒有其他可能卻是事實。
但這也有可能使昴心中產生難以接受的心情。
「如果你只是被我拒絕,就會那麼動搖的話……」
那麼只要自己早點喊出來,加菲爾和大家應該就不會死了。
愛蜜莉雅、拉姆、琉茲、還有保護了昴的加菲爾,如今全都命喪魔女,昴已經沒有在這個世界活下去的氣力了。
自己剛才已從艾姬多娜那勉強算是獲得了『死亡回歸』沒有次數限制的保障。雖然自己沒有自覺,但或許心中已經產生了對生的妥協。
因此在提案自己能做的事,讓自己去當誘餌時,才會發生只是被加菲爾拒絕了一下就馬上退縮了的事不是嗎。
發現魔女對昴那麼執著時,明明是能預想到只要昴這邊做出點什麼,就能讓她有這類反應的可能性的。
「雖說摸不清態度……但也就是說,我的存在是『嫉妒』的魔女的軟肋是吧……」
若起因是由於她對昴的執著沒被拒絕,才造成了這種狀況的話,那麼這種可能性就很高。而問題在於,就算弄清了這點,但真的會有幾乎用到這點嗎。
說到底,以『聖域』為起點,幾乎每個輪迴的慘狀都有所改變。只是這樣就導致了昴為該怎麼辦而犯難,使他處在到了現在還沒抓緊解決事件線頭的慘狀────不過好好想一下,這次的變化和以往比起來可謂是超級大。
艾爾莎、加菲爾、大兔就已經夠讓昴處理不完了,這裡頭要再加個『嫉妒』的魔女就真傷不起了。要是和前面三個一樣,都要看清他們的出現套路的話,那麼只是這麼想想就要打退堂鼓了。
這說明魔女的威脅是這般的糟糕────那個存在的醜惡是無與倫比的。
連去考慮對抗方法都顯得愚蠢。從在戰鬥前就喪事戰意這一意義來看,比起白鯨的巨軀,魔女的矮軀顯得更為可怕。
「────」
明明眼前的魔女一動不動,昴卻感到十分難熬。
魔女那似乎也沒啥動靜。她並沒介意自己讓昴在那焦急的轉動腦子一事。只是一味地,沉浸於她自己一人的世界。
就在這種不知該怎麼辦,該怎麼辦才好的狀態中,時間一秒秒過去。
自己呼吸與吵到不行的脈搏,從額頭滑下的溫潤清楚的告訴了自己,時間正在前行。
就算繼續做這種連小眼瞪大眼都算不上的小眼瞪大眼也根本得不到解決。而,就在昴打算做出什麼併吞下一口氣時。
某個靈光一閃在這一瞬間,突然造訪。那就是,
「────難不成,是因為艾姬多娜的茶會?」
「────」
「在被那傢伙招待到城堡內的期間,我可是把被禁止的內容全說出來了啊。我還以為懲罰沒來是因為在那裡才會被原諒的……」
────若是並非如此呢?
若是魔女還是一樣,並沒有給予昴向他者告白『死亡回歸』的許可呢。若是她看到輕易就把那些話對外說出的昴,正想和平常一樣在靜止的世界中給予他懲罰呢。
若是無法顯現在被招入魔女茶會的昴身邊的魔女,即使無法干涉還是想帶給他懲罰的話。
────若這就是,這個『聖域』所發生的慘劇,其真相的話。
「妳是有……多任性啊……」
因為執行不了對昴的責罰,就虐殺了那麼多人嗎。
難道她以為自己有這麼做的資格嗎。這麼賣弄自己能做到這番事的力量,究竟是想給誰看。
「────我愛你」
也許是因為昴想到了那裡,觸碰到了真實的一角。
剛才為止還似影繪般靜止不動的魔女,再度展開了那令人厭煩的事情。她把似乎是頭與眼睛的部分面向昴,再度念起了那詛咒般的話語。
愛的細語認同了影子的行進,地面再次沒入影中。感受到腳底快被無底之沼吞沒,昴一躍而起,離開了那塊地,
「搞什麼啊你……一聽我提到其他女人的名字,妳變得還真精神啊喂!」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呢」
「不管你說再多愛,我也不會愛你的! 我心裡的第一第二早就埋上了怎麼會讓給你。這裡面根本沒有魔女能介入的餘地」
爭鋒相對────但說到底,魔女嘴上掛著的只有羅列在那,連個調調都不變一下的愛的話語。
但是,那之中確實包含著感情,而昴見此則是挑釁全開,臉上一片兇惡的冷笑了。讓別人渾身難受這種事他最能了,就試試看能不能讓魔女也渾身難受好了。
「『我愛你』什麼的,說的那麼隨意,根本沒份量」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我在這個世界上,得到的第一句『我愛你』……可是有著讓一個渣到不行的混蛋想要成為英雄的力量的哦」
那擁有著讓受到各種打擊,想要逃走的人渣,向著自己差點放棄去正面挑戰的未來重新挑戰,相信自己能夠不斷挑戰的力量。
真正的愛是如此強大,如此高尚。
「你那種愛的細語,我根本聽不進去。更不用說,你還因為太過嫉妒到處出氣造成這等慘事。我對你根本沒有好印象」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與其喜歡妳這樣的魔女……」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愛我吧────」
關於這惹人的本事,昴敢排第二,就沒人敢排第一,因此他知道說什麼好,該說什麼,說什麼最能碰這個魔女的逆鱗。
故此昴刻薄的笑著,帶著蔑視的眼神看向魔女,
「還不如同樣是魔女的艾姬多娜她們更好一些────」
「────」
放話的瞬間,魔女的咒語停了。
接著────,
「────噢」
昴的視界,與世界,瞬間被影子吞沒。

※ ※ ※ ※ ※ ※ ※ ※ ※ ※ ※

面對以駭人之勢、此等質量逼近自己的影子,昴無計可施,只能在那看著。
從魔女腳邊伸出的黑影,看上去酷似貝特魯吉烏斯所操縱的『不可視之手』。不同的是昴之外的人看不到『不可視之手』這點,並且和只要看得到就有可能避開的『不可視之手』相比,其的速度快到連想要避開都顯得困難,這點。
故此昴瞬間被影子包裹,接著被舉過樹林頂端,隨後就那樣以比自由落體還要快的速度降下,被拉到魔女面前的這一系列光景,他都沒能看清。
這一切都以能超過昴感官的速度襲向了他,扛有負擔的內臟受到攪亂內部的衝擊,使他嘴角溢出了些嘔吐物。
「嘔,噗……」
昴的視界轉悠著翻倒過來,令他無法保持意識。
腳並沒有踩在地上。渾身上下有種被某種柔軟的、類似布般的觸感給溫柔縮緊的感覺。拘束明明不是很牢固,卻動不了一下,連想要發力扯破影子都找不到能使勁的地方。
指尖和腳踝不斷掙扎。現狀能回應昴要求的只有脖子以上,其他部分都為影衣所覆蓋。
在模糊的視界總算是變得明瞭後,昴注意到眼前有一團巨大的影子團塊而默聲。
────眼前,應該說是眼前的眼前,魔女離自己近到幾乎能感到她呼出的氣。
她在近處觀察起被影衣捕捉的昴,用這邊無法看清的那雙眼睛,直勾勾的注視著昴的瞳孔。
由於頭被固定住,他甚至無法躲開那個視線。或許只要閉上眼睛就能避開相互對視這件事了吧,卻不知為何連這點事都像被禁止了一般無法實行,昴遇上了在近距離與『嫉妒』的魔女對視的這種慘痛經驗。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而魔女即使在這種狀況下,也依舊把不變的愛一句一頓地撒向這裡。
被狀況吞沒從而失聲的昴則是,在聽到那個話語的瞬間,心中再次燃起────不能忍這一反抗心。
他將力量灌入使不上勁的身體,瞪大眼睛與魔女對視。同時為了讓只會說那千篇一律的魔女,嘗嘗自己刻薄的罵聲張開嘴,
「這不是距離的問題。我是說根本進不到心裡────」
「我愛你。我愛你。────愛我吧」
這次昴說的話,讓魔女的聲音有了中斷。
昴緊縮眉頭,懷疑自己剛才是否聽錯而眨了下眼。看到昴的反應,魔女緩緩地抬起頭來,
「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
這下子昴渾身打顫,這回他算是真正見識到魔女的可怕了。
至此為止,都以心中冒出的怒火矇混過去的昴自身的內心────皆在風向有變的魔女那傳來的呼喚面前顯露出來。
他懷揣著不管她對自己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只有內心絕不會屈服的心情,逞強著抬起了頭。
昴本以為自己在和『嫉妒』的魔女的對峙中已經找出她為何會這般執著的理由與意義了。
然而那綿薄的勇氣,與輕率的結論,被砸了個粉碎。
異貌。異常。狂人。狂愛。兇惡。凶人。魔女。
她明白了就算不斷細語我愛你也無法得到愛。因此這回以強勢到強上的形式欲求起愛來。這態度比起說是貪婪,更該稱為可恥。
接著他理解到。
魔女雖然想要菜月·昴,但她並沒有看著菜月·昴。
魔女看的並不是昴,而是名為菜月·昴的容器。她只想要表面的昴,渴求被昴在表面上愛著。而這是否是她的真心,就與失去正常判斷力的她無關了。
愛菜月·昴,為菜月·昴所愛。
這才是『嫉妒』的魔女的全部,毀滅世界的意義所在。
────完全無法理解的意義。
在理解了這些後,昴心中浮出的疑問再次回歸原點。
也即是,魔女為何會對昴如此執著,這點。
既沒有遇到過,也沒有說過話,況且這還是第一次見面。
既然如此她為何會如此瘋狂地愛著昴呢。
沒有任何頭緒。一點邏輯都沒。雖然愛是不能用常識去看的這種話說起來不難,但是魔女的愛太過了,和這根本不是一個次元。
「────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
魔女希望他把表面上的愛錯覺為真實的愛。
恐怕只要昴回一句,能夠在形式上回應那份愛的回答,魔女就會從這個拘束中把昴解放的吧。
這要是平時的昴,打著算盤,刷著小聰明去周旋的昴的話,也許會用隨口就來的台詞回答她的求愛。
但是,
「────我,討厭妳」
「────」
「我絕對,不會愛上妳」
昴帶著靈魂上的拒絕,回絕了『嫉妒』的魔女的求愛。
「────」
聽到昴的回答,也不知道這是第幾回了,魔女再次沉默。
能兩次三番地挫傷『嫉妒』的魔女固執的人類可沒那麼多。對此昴有了一種無意義的驕傲。接著身體的高度漸漸下沉。
被影衣包裹著,昴被抬高到空中的身體被放在了地上。但,這並不意味著會就這樣解放他。
昴的身體依舊被拘束著,隨後從腳開始一點一點的,被拉入了魔女的腳下────慢慢地被吞入了開始打旋的影中。
看來魔女是見得不到昴的心,就決定把昴吞併。但這只能說是過於武斷,太過簡單的想法。
然而,就在膝蓋以下被吞沒,昴被感官不斷消失的恐懼侵蝕時,突然有一疑慮。
若是這樣被吞沒的話,昴毫無疑問會殞命。
這在某種意義上,正是個放棄的機會。自己迎來『死』,是帶著半覺悟對魔女的反抗。所以,自己會被吞下。
但是,
────至此為止的『死』,都是借由魔女之力才得以重來,若是如此,要是魔女親手殺了自己,那這還能重來嗎。
「────!」
一想到這,昴做了太遲的抵抗。在這種下半身已經被吞進影中的狀態下,說是抵抗實質上也沒造成什麼卵用。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得不抵抗。
仔細想想,在能否重來這個問題之前,其實連影子會不會那麼輕易就弄死自己都搞不清楚。沒準被拉進去後,會和魔女同化,渡過連死都不被允許的永恆。
在那漫長的歲月中,自己現在的決意,覺悟會被不斷磨耗,而自己終有一天是否會屈服於魔女。昴並沒有信任自己到可以斷言自己不會屈服。故此,絕不能就此被吞。
最壞,就是咬舌自盡,也要在魔女下手前────這一判斷,
「────唔,喔?」
因胸口處突然生出的一股熱感,中斷了。
感受到左胸處有股快要燙傷自己的熱感,昴心想怎麼了並看向那裡。一看,只見有熱感處從內側釋放出光芒,甚至從包裹昴的影中溢了出來。
接著更驚人的是,從那個光芒出現處開始,緊綁昴的魔女之影像融化了一般逐漸消失。
「這個,的話……!」
看到突然溢出的光芒,昴比起去猜想這是什麼之前,先是扭動了一下身子用光芒的力量切斷影衣。擴大能動範圍切斷影子,在確認到手能動後立即把手伸向光源。
接著,從懷中拽出被拿在手中的是,隨風飄動的手帕────上有灰色小貓的刺繡,這是佩特拉的手帕。
「為什麼,這個會……不對!」
昴把思考推後,將掌中手帕用力一揮。本該布料柔軟的手帕,遵循昴的意識快速增加硬度,發揮出刀刃一般的鋒利度,切斷了自己與魔女還有地面聯結的影子。
「────」
「厲害!這個的話……可以!」
昴順便將手帕的尖刃刺向吞沒自己下半身的影子。
充滿光芒的手帕尖端沒入影子,而影子只一瞬做出向光那匯聚的舉動,隨後便立即渺無聲息的爆散了。
影子被打散後,留在那的只有雙腳落在地面的昴。
昴隨即向後倒去確認了雙腿的健在。他將手帕架在腰間,接著向光芒四射的手帕看去。
這是佩特拉刺繡的手帕。但很難想像她對昴的念想,能夠造成如此奇跡。不過昴立即就想到了有可能對這塊手帕做這種手腳的人物。
「艾姬多娜那傢伙……難道說是早就知道會成這樣,才這麼做的嗎」
『保險啦保險』,似乎想要這麼說的某個白髮魔女的臉從腦內閃過。
艾姬多娜在茶會臨別之際,作為代價從假想世界抽走了手帕。雖說連去思考夢中世界遞出的東西,在現實中會發生什麼樣的干涉的閒暇都沒有────但也就是說,只是動個小手腳的話,就算是從夢裡也是能干涉現實的。
但不管怎麼說,
「要這算是有了和魔女對抗的手段的話,就和你道聲謝吧」
「────」
將自己生成的影子被消去這一事實擺在眼前,魔女茫然自失的站在了那。昴短暫的吸了口氣,乘著魔女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繞至其側,
「大意,是最大的敵人!」
昴從呆站在那的魔女側面,用手帕從下至上向她刺去。魔女一動不動。但,她腳下的影子就似自動防禦一般噴出,被加菲爾稱為影裙的防禦發動了。
「────阿阿阿阿!」
然而,這也沒能停下昴手中手帕的光芒。
如匕首般銳利的手帕,如破蜘蛛絲般輕易的便突破了影裙,接著順著這個勢頭刺向魔女的側臉────直接刺中。
「拿下了────!」
確確實實的手感使昴大聲稱快,接著昴快速將身體慣性回轉過來。他轉過身,為了殺個回馬槍,再度把刀刃刺向魔女體內────,
「────誒?」
看到眼前光景,他不禁停下了動作。
眼前,呆站在那的魔女正看著昴。刺向側臉的光中一擊確實打到了魔女,並且剝下了到此為止一片模糊的她臉上,那塊暗影面具,讓她的容貌暴露出來。
那個昴所知的,看慣了的銀髮少女,正用冰冷的眼神看著他。
「愛蜜莉雅……?」
聽到呼喚她並沒有什麼反應。但是,除此之外卻有了大動作。
影衣再次取回勢頭。本該死去了的那個從腳下開始纏上昴的肉體,且這回毫不留情的收緊了影子令昴慘叫。
以右肋為起點,至左半身都被影衣牢牢固定。勉強能動的只有拿著手帕的右手,但卻也被限制了可動範圍難以正常行動。
接著影海毫不躊躇的便將動彈不得的昴拉向深處。也許魔女是不打算手下留情了,影子的速度比剛才快了很多。
先是下半身,隨後左半身的肩膀也沉了進去,浮於表面的雖說是右半身的胸口以上,但脖子以上只有極少部分在外面。
昴努力地抬起頭,用不斷沉沒的身體抵抗著喊到,
「愛蜜莉雅! 愛蜜莉雅!? 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發現她從墓穴消失,『聖域』被影子吞沒的時候,昴原以為她也被魔女之手拖入了影海。
若是如此,至此為止對『嫉妒』的魔女做出的抵抗,至少還有為她祭奠的意義。
────為何,她會身纏暗影,襲擊『聖域』呢。
總結不了。她不回答。她沒有看著昴。看到那雙紫紺色的眼瞳中,閃耀的自己從未見過的冰冷,昴甚至懷疑起她的意識是否在那。
但卻連落實懷疑的空閒都沒。
「咕,唔,啊……」
自己的身體進一步的陷了進去。
被吞的地方沒有感覺。若只是沒有感覺那還好,但這種甚至連是否存在的實感都沒有的事實,令昴重新考慮起就這樣被影子吞下的風險。
接著確認了一下右手中的手帕,與尚還能動的部位,下定覺悟。
做好覺悟的腦中,那名白髮魔女再次閃過。
訂正一下剛才說的話,重新對魔女呈上一言。
「艾姬多娜那傢伙,難道說早就知道會成這樣,才這麼做的嗎……?」
若是如此,看到這份服務到家的好心自己真是連眼淚都要出來了。
但就算是淚,也是血淚吧────。
────閉目一次,睜開後,昴將右手的手帕扎入自己的喉嚨。
能感到尖銳的先端刺破肉體,在喉嚨那的致命處開了個洞。血液逆流侵入喉管,流入肺部的血液使意識變得模糊。
自殺。『貪婪』的魔女為昴,準備了這個機會。
這並不是對抗『嫉妒』的魔女的手段。她恐怕很清楚城中對話的內容會觸碰『嫉妒』的魔女的逆鱗。因此代價以這種方式被付出了。
「────!」
看到昴的自殺,『嫉妒』的魔女第一次爆發了愛以外的感情。
然而,被自己的血液溺沒,早已拋開意識的昴並不知道這點。
只是,看到眼前自己看慣了的少女那因悲痛而扭曲的臉龐,不管裡面怎麼樣,看到少女如此悲傷的表情,快被吞沒的胸口依舊會隱隱作痛────。
雖然喉嚨被溢出的鮮血侵佔,使自己難以編織話語,但即使如此,昴還是對眼前的少女,不是填滿容器的贗品,而是對那名少女說道。

「我,一定───」

────會拯救妳的。

下一秒,菜月·昴死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106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9 篇留言

Guek
這一段實在有點複雜哈哈

09-14 09:21

lifeagain
大腦 在顫抖

09-20 22:07

鍊金工房大好~緯~
看來愛蜜莉雅要面對的過去
跟忌妒魔女也有關係?!

09-28 13:49

淋しくて
忍不住想糾正.......嫉妒......『嫉』妒
不是『忌』妒ㄚㄚㄚㄚㄚㄚ[e28]09-28 15:21
果果
一直停不下來狂看是正常的嗎....

10-05 20:08


「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

10-11 20:30


下一秒,菜月·昴死亡。

10-11 20:31

聖了
推測一下,也不知道作者會不會這樣設定,
從其他地方的討論知道有魔女因子這些事,
然而一旦沾染魔女因子就會出現類似暴食那樣根本無法控制自身意識的慾望,
那種強到連思考餘裕都沒有,連自己手指都要吃的身心狀況,
對比到嫉妒因子在身上的話,莎提拉或許也是那樣狂愛著昴。
但是四百年的坑,還有莎提拉與愛蜜莉雅的關係,就很難知道了說,除非未來的愛蜜莉亞能回到過去。

11-14 16:55

elle10368
我之前就一直推測了 愛莉蜜雅跟魔女 大概就是所謂的 一個人分裂成 善的一面 惡的一面 大概因為有看過其他類似的作品就直覺想到

11-18 14:58

馬克
還真的一直看下去

11-13 01: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6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50 『遠嘯』... 後一篇:第四章52 『細微的變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gh596482大家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逛逛.也可以噓一下我XDD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