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10:決戰!異型皇后!(上)

作者:Luis│2016-09-13 00:01:16│贊助:52│人氣:1070
  「不過,就算你這麼說,但不能否認的是,我們現在的戰力實在是低落到了一個極點。」神崎蹲在地上喃喃自語,她一邊把玩著頭髮,眼神一邊掃過身邊的眾人。
 
  項羽聽了忍不住直嘆氣,這神崎說的話確實不假,14個人的恐怖片,如今已經死了一半的人了,剩下的幾人裡不是沒什麼戰鬥力的非主戰成員,就是受了各種傷的傷兵。
 
  四個資深者中,芷芸就不用說了,這個女孩對於戰鬥根本不行,即使經過了長時間的訓練,可她的身手依然沒有顯著的進步;槍火的實力雖然僅次於項羽,可她現在一隻手遭到異形體液腐蝕,肚子上更還被異形的尾巴刺出了一個大洞,要她去戰鬥,簡直和叫她去送死沒有兩樣;項羽的實力最強,可他現在渾身是傷,右手臂粉碎性骨折,體力和內力更是消耗的七七八八,短期的戰鬥力也不容樂觀。
 
  而三個新人裡,雖然有黃鵲、綠箭這樣實力強悍的特殊人物,可他們兩個都是遠程攻擊的射手,而且手邊也都沒有稱手的武器,像黃鵲擅長的是遠端狙擊,可她手中持著的卻是一把近距離的突擊步槍。
 
  至於神崎就更不用說了,她的思考步局能力的確是無人能及,但要論戰鬥力的話,連半個芷芸都比她還要來的強。
 
  「難道真的到此為止了嗎?我們一路浴血奮戰、拼死拼活的撐到了這裡,難道最後的結果就是死在這裡了嗎?」項羽不禁有些絕望的想著,他心裡一陣悲從中來,握著拳頭就是朝牆上狠狠砸了下去。
 
  只聽見一陣匡瑯的巨響,那面厚實的牆壁居然在一陣崩塌聲中轟然垮了下來,而造成這一切的居然只是來自一個體格偏瘦的青年的拳頭,目睹了這一幕,除了神崎依然維持一貫的淡漠之外,就連熟悉項羽的槍火幾人也不禁暗暗咋舌。
 
  「不!我不會就這樣放棄的!我一定要活下去!就算再怎麼絕望,我也一定要活下去!」項羽咬牙沉聲說道,忽然間他瞥眼看到了不遠處的終極戰士屍體,他心頭忽然一動,接著轉身就朝那具終極戰士的屍體走了過去。
 
  「好厲害,那傢伙的實力居然又變強了,而且還是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到底在我們分開的這段時間裡,他都經歷了些什麼啊?」槍火呀然說道,她實在是難以相信,那個幾天前還在擂台上被她打好玩的項羽,轉眼間居然有了如此大的進步,簡直是突飛猛進最好的代名詞。
 
  「對了,芷芸,妳一直都跟項羽在一起吧?這段時間裡那小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芷芸?」槍火好奇看著項羽的背影問道,但她見喚了幾聲都沒有反應,這才發現芷芸也在盯著項羽的背影看。
 
  「喂,芷芸?妳沒事吧?妳的臉色有點奇怪啊。」槍火歪頭看著表情有些發愣的芷芸問道,這個女孩還有些恍惚的愣了愣,直到槍火用力拉了拉她的衣角後才回過神來。
 
  「噢,我…我沒事…沒什麼……」芷芸搖著頭說道,但即使她刻意低著頭讓髮絲垂了下來,也掩蓋不了雙頰上浮現的一抹紅暈。
 
  「是嗎?可是我還是覺得有點奇怪啊,廖哥你怎麼看?廖哥?」槍火又喚了幾聲道,但這一次居然連廖哥也沒回應她,頓時讓這個女孩老大不高興了起來,接著她便抬起穿著靴子的大腿,狠狠往廖哥的腳趾頭踩了下去。
 
  「痛痛痛痛痛!妳幹嘛踩我?!」這一下頓時讓廖哥抱著受傷的小拇指跳了起來,直到他發現槍火正鼓著臉頰看著他時,廖哥這才回過了神來。
 
  「我是在問你…唉算了,我不想提了,倒是你,怎麼連你也拉長了一張臉啊?」槍火搖了搖頭說道,看著露出一臉苦澀表情的廖哥。
 
  「我沒事…沒什麼……」然而廖哥卻只是嘆了口氣後說道,神色複雜的看著前方的空氣。
 
  「該不會這兩個傢伙都被異形給嚇傻了吧?」槍火不禁有些擔憂的想著,正當她還想說些什麼時,瞥眼卻看到項羽正單手拖著一頭不曉得是什麼的東西走了過來,仔細一看,居然是一隻已經死透了的異形。
 
  「你拿這個想幹嘛?」槍火好奇的問道,看著那頭異形的屍體,這個女孩的頭上頓時冒出了無數的問號。
 
  「嘿嘿,等等妳就知道了,廖哥,你的力氣僅次於我,幫我把這頭異形的尾巴砍下來,還有腦袋的外殼也是,從這裡刺進去……」項羽蹲了下身說道,他將一把雙面開鋒的短刀遞給了廖哥,槍火這才注意到,項羽的腰帶上還掛著好幾根像是異形尾刺的東西,上頭還連接著一小段的異形尾巴,看起來就像是短柄的矛一樣。
 
  「芷芸,不好意思要麻煩妳一下了,幫我把這些炸彈綁在尾刺上面,盡量綁得緊一些。」項羽說道,順勢將腰帶上的東西全都一股腦兒的卸了下來。
 
  「你不會是想拿這些東西去對付皇后吧?」正當項羽幾人忙得滿頭大汗時,神崎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這個少女不知何時站在了項羽的身後,鏡片後的雙眼流露出了一絲懷疑的神色。
 
  「炸彈的威力確實很強,可這僅限於對付普通的異形而已,而且除非是零距離的引爆,否則那些異形的外殼頂多只會出現幾條裂縫而已,考慮到皇后外殼的硬度,我不認為這些玩意兒能有什麼用處。」神崎淡淡說道,他們剛才可是一口氣引爆了所有的炸彈,這才炸死了一頭異形而已。
 
  「如果外面炸不開的話,那就從裡面來。」項羽也是淡淡的回答,這句話頓時讓現場的人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只有槍火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如果我能把綁著炸彈的尾刺刺進皇后的身體裡的話,那麼炸彈在體內引爆時的威力,絕對能夠破開那狗雜碎的外殼,到時候即使是普通的槍械,也足以對牠造成巨大的傷害。」項羽肯定的說道,食指輕輕壓在了其中一根尾刺上,一顆鮮紅色的血珠頓時從他的指尖冒了出來。
 
  「前提是,如果你能破開牠的外殼的話。」神崎瞥了項羽一眼,這可沒有任何挑釁的意思,而是她對於任何沒有根據或是機率不超過百分之五十的事情,向來都是抱持著質疑的態度。
 
  項羽嘆了口氣,他隨手拎起一根沒有綁上炸彈的異形尾刺站了起來,只見他握著那根異形尾刺掂了掂,接著項羽忽然大喝一聲,同時將手裡的異形尾刺猛地擲了出去。
 
  只聽見一聲破空音響,伴隨著一陣土石爆碎的巨響,這根尾刺居然硬生生的釘在了厚實的牆壁上,整根刺的大半甚至都穿了過去,只剩下尾巴的一截還露在牆外。
 
  「你應該不是左撇子吧?可惜了,如果你的右手沒斷的話,這一擲的威力說不定能整個貫穿過去,是我的計算出錯了,早知道你有這樣的戰力的話,我就不會讓你去當誘餌了。」神崎端詳了那面牆壁半晌,接著她扶著額頭嘆了口氣道,這個少女毫不掩飾的將誘餌兩個字赤裸裸的說了出來,頓時讓項羽幾人的眉頭皺了起來。
 
  「我說過了,我們不是什麼誘餌、更不是隨妳擺弄的棋子,我們是妳的同伴!能夠和妳一起並肩作戰,在關鍵時刻為妳擋下異型舌頭或是尾巴的同伴!」項羽低吼著,這個青年渾身上下第一次散發出了一股逼人的氣勢,這股氣勢,讓即使是特種部隊好手的綠箭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我們需要妳的智慧,但同樣的妳也需要我們的力量,在這裡是沒有人能夠單打獨鬥活下去的,除非我們……」項羽的話還沒說完,神崎卻先伸出了一根纖細的食指按住了他的嘴唇。
 
  「我知道,合作對吧?其實我早就已經打算這麼做了,具體的計劃也擬定好了,現在的問題在於,我還沒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這部電影何時會結束?」神崎喃喃自語的說道,食指還在項羽的嘴唇上輕點了幾下。
 
  「妳是什麼意思?」項羽忍不住老臉一紅問道,他實在很想直接一巴掌巴在這個少女的頭上,可當一個團隊的命脈全都掌握在這個人的手上時,項羽自然是不敢做出什麼過分的事來。而且說實話,項羽也很害怕神崎的算計啊,他雖然敢面對面和異形戰鬥,但不知為何,在這個少女的面前,項羽頓時有種淪落為刀俎上的魚肉的感覺。
 
  「我們的任務是要阻止異形逃到地表上吧?但我們現在碰到的卻是改變了劇情的異形戰場,換句話說,電影最後的結局也很有可能會不一樣,也就是說,到時候逃竄到地表上,可能不會只有一頭皇后而已,有可能是一頭皇后,外加上好幾百隻的異形,這是我能預想到的最壞結果,如果劇情的走向真的到了這個地步的話,那麼我想,我們是死定了。」神崎像是玩夠了似的收回了手指,接著換上了一副認真的表情說道。
 
  項羽聽了心頭頓時一涼,他的腦海裡瞬間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異形朝他撲來的畫面,那種畫面實在是太過恐怖,他僅僅是想像了一秒便猛甩了幾下頭,將那個可怕的畫面甩出腦海裡。
 
  「那麼妳說吧,妳有什麼好計畫?」項羽問道,神崎聞言點了點頭,一邊伸出食指比出一的手勢。
 
  「第一個方案,就和我原先設想的一樣,我們利用終極戰士的微型核彈毀掉金字塔,然後乘坐運輸艙逃離這裡,接著就是運氣的問題了,我們只能賭逃到地表上的異形只有一頭,現在我們每個人都已經至少有五百點的獎勵點了,至少不用擔心會遭到主神的抹殺,這是第一個賭注。第二個,則是賭我們殺掉皇后之後,立刻就能回到主神空間,否則以我們現在的狀況,在凍原上最多只能支撐五分鐘左右,一超過這個時限,我們就會因為失溫而死。」神崎平靜的說道「這個方案,存活的機率大約是百分之四十一。」
 
  「那麼第二個方案呢?」芷芸連忙問道,這個女孩不知何時也站到了項羽的旁邊,一對小手悄悄的緊握住項羽的手臂。
 
  「第二個方案,我們一樣引爆微型核彈,但這次我們不離開金字塔,在這座平台的下面是一處地底湖,因為金字塔核心所散發出來的熱能的關係,下面的湖水並沒有被凍結,我們在核彈引爆前跳入湖中,然後盡可能的往下游,異形是為了狩獵而存在的生物,只要金字塔裡面還有獵物,那牠們離開這裡的可能性就不大,然後接著也就只能賭了,賭我們在被捲入爆炸之前,那些異形會先被炸彈的威力給消滅殆盡。」神崎說完後微微閉上了眼睛「這個方案,存活的機率大約是百分之四十。」
 
  「都是不到一半的機率嗎?」項羽苦笑著說道,饒是以神崎的智慧,這也已經是她所能想到生存率最高的方案了。
 
  「我是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但與其狼狽的祈求上天讓我活下來,我寧可拼上自己的全力去爭取活下來的機會,哪怕……」項羽說到一半時忽然顫抖了一下,但他仍然吞了口口水把下面的句子說完。
 
  「哪怕是死,這也是我拼盡全力的結果,而不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給那什麼運氣之類的東西去掌握。」項羽咬著牙說道,他的心裡畢竟還是怕死的,可從芷芸的手心中傳來的溫度,讓他怎麼樣也無法露出怯懦的模樣。
 
  「妳的計畫一直都是這麼瘋狂嗎?」黃鵲忍不住問道,神崎聽了也不生氣,反倒是淺淺地露出了一抹微笑。
 
  「瘋狂嗎?或許吧,不過就像我說過的,不管是再怎麼樣瘋狂的計畫,只要它成功的機率高,那麼無論如何,我也會去選擇它。」神崎淡淡說道「那麼,我們來投票吧,時間不多了,我給你們三十秒的時間做決定,時間一到,我們就按照投票的人數多寡來決定要選擇的方案。」
 
  眾人都懷著各自的心事默默盤算著,項羽也默默的盤腿坐在地上,選擇哪一個方案他的心裡早已有了決定,與其去煩惱這些東西,他寧願把握這寶貴的時間來恢復體力。
 
  「時間到了,那麼贊成第一個方案的人,請舉手。」神崎緩緩說道,纖細的五指輕輕敲打著地板。
 
  項羽第一個舉起了手,他可以感覺到芷芸握著他手臂的雙手微微一緊。
 
  神崎伸出手在半空中點了點,接著緩緩點了點頭。
 
  「好吧,既然決定了,那麼事不宜遲,我們馬上行動吧!」神崎推了推眼鏡說到,隨即拍掉了裙子上的灰塵站了起來,但她卻沒有馬上走向金字塔的入口,而是彎腰從地上撿起了一隻像是異形爪子的東西。
 
  神崎也不多話,她就這麼當著眾人的面前,一把將那根爪子按在了自己的臉頰上,這爪子的上頭還殘留著少許的異形體液,一碰上神崎的臉頰,頓時發出一陣滋滋聲來。
 
  「喂喂喂,這是在幹什麼?」廖哥忍不住問道,看著神崎緩緩將那根爪子放下來,她的俏臉上也多出了兩道傷痕來。
 
  「她在標記,就和那些終極戰士會做的事情一樣,他們每殺死一頭異形,也會用這種方式來為自己進行標記,在古代,某些部落的戰士也有這種傳統,這種自傷的行為象徵著晉升與榮耀。」芷芸解釋道,看著綠箭第一個接了過來,接著這個狀漢也毫不考慮的一把將爪子按在臉上。
 
  眾人輪流接過異形的爪子替自己畫上標記,但輪到芷芸時,這個女孩卻是握著異形的爪子遲疑的站在那,她的手似乎還在微微發著抖。
 
  「讓我來吧。」項羽嘆了口氣道,伸出手拿過那根異形爪子,當他把異形爪子伸向芷芸的臉龐時,這個女孩頓時緊張的閉起了雙眼。
 
  「嗚…痛…慢一點……」項羽小心翼翼地替芷芸劃上標記,可即使他的動作再怎麼小心,那腐蝕皮膚的痛楚仍然讓這個女孩忍不住呻吟了起來,這讓項羽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手中的爪子還險些畫歪,等到他好不容易將標記畫完後,芷芸的臉頰上已經佈滿了汗水,一張臉更是紅通通的像是夕陽的餘暉般,配合上那有些朦朧的雙眼,頓時讓這個女孩的容貌帶上一股病懨懨的美感。
 
  「好了,這樣一來大家的偽裝就完成了,剩下的就看有沒有辦法騙過那終極戰士了。」項羽輕咳了幾聲將視線別開,接著他隨手將那根異形的爪子拋向了身後,但奇怪的是,那東西的落地聲卻一直沒有傳來。
 
  項羽心頭猛地一震,他連忙轉過身來,同時一把將手中的飛鏢抖開。
 
  說曹操,曹操到。
 
  只見從一旁的石柱後頭,正緩緩走出一個持著伸縮矛的終極戰士,而那根被項羽隨手扔出去的異形爪子,正不偏不倚的被終極戰士抓在手裡,只見這名終極戰士手掌猛一握緊,那根爪子頓時碎成了兩半。
 
  一瞬間幾乎所有有拿槍的人都舉起了手中的武器,但卻全被項羽喝斥著放了下來。
 
  「大家聽好了,千萬別輕舉妄動,懂嗎?」項羽沉聲說道,他小心地往前踏出了一步,下一刻項羽的額頭上頓時多出了三個紅色的小光點,這種特殊的紅外線,正是只有終極戰士的電漿炮會有的,而那柄足以一槍轟爛異形的武器此刻正裝在終極戰士的肩膀上,炮口遙遙指著項羽的腦袋。
 
  「等等!先等一下!」項羽連忙喊道,此刻他腦海裡的危機感已經強烈到彷彿要迸出來了,他絲毫不懷疑自己會在下一刻被逼得解開基因鎖,只是如果事情變成那樣的話,就和他們一開始的計畫完全背道而馳了。
 
  「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更不是獵物……」項羽沉聲說道,一手緩緩伸向了背後,他的動作不敢有絲毫的過大,只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落得個腦漿四溢的下場。
 
  但幸運的是,那終極戰士並沒有一砲轟掉項羽的腦袋,而是歪著頭看著項羽的動作,項羽一咬牙,乾脆直接將藏在背後的東西一把抽了出來。
 
  「我們和你們一樣,都是獵人!」項羽大吼著,將手中提著的異形腦袋高高舉起,那異形頭顱的嘴巴大張著,兩排銳利的牙齒閃閃發光,這頭危險的生物好幾次差點要了項羽的小命,可如今,他的頭顱已經是項羽的戰利品之一了。
 
  那終極戰士默默打量著項羽,直到他看見了項羽臉上的傷疤後,這個獵人這才發出一陣低吼聲,那挺指著他腦袋的電漿炮終於是緩緩放了下來。
 
  成功了!神崎的計謀又再一次成功了!項羽在心中激動的吶喊著,可他臉上依然維持不動聲色的表情,那名終極戰士走到了項羽的面前,這個身高超過兩百公分的宇宙獵人就這麼一動也不動的盯著項羽看。看來沉默似乎是這些獵人的共通語言。
 
  「我們在這裡的任務已經快要完成了,但裡面的那個大傢伙光靠我們可搞不定,你怎麼說,大個子,要跟我們一起去把那怪物的腦袋摘下來嗎?」項羽問道,將那面異形頭顱的盾牌調整了一下,從那大張的口中,隱約還能看見項羽抓在手裡的異形尾刺。
 
  終極戰士也不說話,這個獵人甚至連象徵性的點頭也沒有,他只是將手中的伸縮矛「唰」的一聲展了開來,接著便昂首闊步踏上了通往金字塔的階梯。
 
  「真是…這些傢伙就這麼喜歡裝酷嗎?」項羽忍不住搖頭苦笑了聲,他轉過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同伴們,接著他也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高高舉起手中的異形尾刺。
 
  「走吧,讓我們去完成這部恐怖片吧!」項羽大吼著,率先踏上了金字塔的階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09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戴恩
看到先Gp

09-13 00:03

Luis
謝大哥09-13 00:17
潮到出水的潮沼魚
身高超過兩百公尺的宇宙獵人 WTF!?

09-13 00:35

Luis
錯字 錯字…09-13 00:51
月の辰
項羽:裝逼是主角的特權啊!你裝個屁啊!
阿終3號:呵呵~我爽~咬我啊~矮子~(從上往下鄙視著項羽

09-13 02:12

Luis
矮子(阿終笑你09-13 08:40
蘿莉小愛愛
接下來跟皇后玩戀愛遊戲♡

09-13 02:26

Luis
上次是女王 這次是皇后 接下來要換啥呢09-13 08:41
slenderman
是時候該變成超級賽亞人了吧?

09-13 05:57

Luis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聚氣中09-13 08:41
飄落
超級賽亞人? 最後不都靠元氣彈處理嗎?

09-13 08:27

Luis
一發轟下去 地球就GG了09-13 08:42
乂狂嵐乂
好期待看到異形母后
阿終表示“法科”(故做正經實為冒冷汗中)

09-13 09:32

Luis
皇后表示:安安啊(舉尾巴09-13 09:40
伊藤
兩百米巨人科科

09-14 07:03

Luis
那天 異形回想起來 被一腳踩扁的恐懼09-14 08:09
伊藤
元氣彈貌似是正能量,只能消滅邪惡生物,超賽狀態有生氣邪念不能使用,幾乎都是打到不能變身才用的大招

09-14 07:05

Luis
所以有正義之心的人可以把元氣彈丟回去[e17]09-14 17:55
伊藤
可是有些生物出於本能獵殺不算邪惡,列清單原著內被元氣玉殺的兩手算的完

09-14 22:40

Luis
原作中除了西魯外好像都被員氣彈轟過09-14 22:41
伊藤
冰箱好像是超賽狀態直接打死也沒用到元氣玉,沒記錯的話

09-14 23: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ccccc654我沒有針對誰
你妹只是一幅畫 他不會跳出來跟你講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