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的化承者》 【第一章】塵門沫徑

作者:惡顏高│2016-09-12 13:12:35│巴幣:24│人氣:177
──少年少女相伴而行,尋常的路途,不尋常的目的地──



    








第一章】塵門沫徑
    
    




  「今天,真的謝謝你了。」

  「已經謝好幾次啦。」

  「反正閒著沒事,就讓我多謝一下嘛。」



  列車車廂內,兩位年輕男女並肩而坐,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上午陽光自車窗外照入,「喀鏘喀鏘」的列車行駛之聲反覆迴蕩。此時既非假日也不是尖峰時段,乘客寥寥,車內漫溢著的雰圍可說祥靜,也能說是無聊閒悶。

  區間電聯車,不對號座,走道兩側相對的兩排座位上大多空著,一對年輕男女選擇坐在一起顯然是彼此相識。

  一位是十六、七歲左右的少女,紮著一條長抵背中的麻花髮辮,唇鼻曲線柔和,輪廓有著符合年齡的幾分稚氣。她不自覺地雙唇緊抿,即使與身旁人談笑之時,眉宇之間仍難掩愁鎖,顯見心有憂思。

  相對而言,另一人沒有展露太多情緒。

  那是差不多年紀的少年,其兩眼細瞇,似乎並非睏倦,而是自然如此。他看上去有點缺乏精神,但如鋒雙眉起了中和之效,使其面相不至於顯得陰柔,向上撥起的短直髮也增添了俐落印象。

  兩人沒有為了彰顯禮節而生硬地隔開,也並未太過親暱地彼此貼靠,維持著友人之間恰到好處的距離。在兩人膝上與旁邊座位上,分別擺著總共幾個鼓漲的行李包,正是他們在乘坐列車的原因。



  「這些東西我自己很難拿,還好有強迫你來當苦工。」

  即使面含愁慮,少女仍強打精神地嘻笑而語;少年則是誇張地一嘆。

  「唉呀,是妳強迫我來的話就好囉。」少年指按太陽穴,搖了搖頭。「如果我沒追問,妳本來打算自己出發?然後就自己提著這堆東西,傻傻地一路搭車轉車過去……計程車妳是絕對不會考慮去坐的吧?」

  「欸嘿嘿,大概吧。」少女縮了縮肩,側頭一笑。「直接坐計程車是很方便,但會比火車跟公車貴好多啊。」

  「這一年來,妳還真是沒變。」少年頗有幾分無奈。「不,也是有變,變得很見外了。我都已經來幫妳處理這些事,怎麼可能到這時又放妳一個人出發呢?」

  雖然幾包行李都塞得滿滿,但各別的體積並不太大,內容也大多是衣物之類,並非不可能獨自負荷的重量。即使如此,隨身攜帶這些行李外出也難免疲累折騰,公車與火車換乘再到目的地之間總有不少路要走。

  或許是察覺到少年短暫的審視目光,也或許是被說中原本計畫而略有窘意,少女只能嘿嘿一笑,頗有幾分顧左右而言它之意。

  她下意識地撩了撩髮辮,再看向膝上行李,這才想到可轉移的話題,開口說:「對了,就帶這些,真的夠嗎?」

  「很夠了,真的。如果連手續也事先辦好的話,兩手空空直接過去都行。不過妳也沒辦法亂花錢,我知道妳還是得多帶些能用的東西,衣服之類。」

  「嗯。」悶悶地應了一聲,少女抱著行李靜默幾刻。「我……能適應得了嗎?」

  「那裡沒這麼恐怖啦。」少年話一出口,又稍顯遲疑。「好吧,有些地方是真的危險,別靠近就好了。妳大多時間還是可以做其他普通的事,不管是想繼續念書,或是打算直接開始找工作,其實都跟外面沒有太大差別。」

  「我知道,只是……」少女下巴靠著背包,細聲說:「家裡,沒辦法幫忙了。」

  「阿滿嬸她很健康,不用太擔心啦。」少年長吐一口氣,放輕了聲音「妳還是可以常常回去家裡,不嫌麻煩的話每週回去一趟都可以。」

  「嗯,我知道。」少女點頭笑道:「我至少還有你可以求救,哪像你當初根本沒人陪,只能自己在那邊摸索著過日子,很辛苦吧?」

  「也不會──」少年話剛出口,思索片刻後又兀自搖頭。「難免吧,總有些麻煩的事。有時會累一點,總能拼過去的。」

  少女摟緊懷中小包,目光黯然。

  「抱歉,我也真是的。明明是我自己的決定,好不容易才說服阿嬤,又讓你特地陪我一趟,結果我卻又自已在這邊擔心。」

  「一般人離開家裡都可能不習慣了,何況是我們這種狀況,不安也正常。至於阿滿嬸,她也很明白妳的苦心,只是難免捨不得而已。」

  「本來,你是反對的呢。」少女半臉壓在手臂上,側頭以一眼看向少年,語調幽幽。

  「也不是說反對啦。只不過……」仍環著雙臂,少年瞇著眼聳了聳肩。「這種生活,終究是有點危險的,所以是覺得能免則免啦。不過我明白,妳也是有自己的考量。」

  少女從行李包上抬起頭,朝向空曠無人的對面座位,看著窗外景色飛逝。

  「我的考量,還是我的……任性呢?」

  「不是任性。」少年毫無遲疑地接答。「妳有很實際的理由,不是嗎?」

  片刻沉默後,少女點頭:「是啊。」

  話題至此暫歇,少女繼續呆望車窗數分鐘,再仰首往後靠著椅背,閉目歇息;少年同樣未再多言,瞇著的雙眼也不知是否閉上了。

  兩人重新歸於沉寂,身體隨車廂震動而微晃,唯有『喀鏘喀鏘』聲繼續響起。



  原本就不是一趟長途旅行,沒過太久,兩人就在一個小站下車。

  這是一處叫做「岱雄」的火車站。

  兩人各自分提行李包,少年熟知友人性情,未曾提議多拿──打從更早之前與少女會合之時,他已悄悄估測行李重量,自己先行提走了最重的幾包。

  這座城鎮位處山區,走出車站看見的並非大樓林立,而是一條稍嫌擁擠的街道。道路本身並不狹窄,但種種攤位與布棚自街旁延伸,加上無視標線以各種角度停在路邊的機車,從左右兩側將視覺空間壓縮起來。

  在這種環境下,四個輪子的只能龜速駛入,兩個輪子的也不能輕鬆穿行,幸好此時本就人潮不多,兩人只需大步往前而不必一路磨磨撞撞。

  雖未曾來過,少女陌生之餘感到一點親切,她祖母亦是在這種傳統市場擺攤營業。想到家人,少女不自覺地一咬唇瓣,輕輕晃頭想甩去不安。

  「接下來要坐公車吧?」

  少女問著,少年點頭以應。

  「對,上車後要坐個大概半小時多,跟我來吧。」



  兩人未在站前街道多做停留,有少年帶領也無須問路,走到另一條較寬敞的路上並尋得公車站牌,未待多時便等來公車。

  在公車上所花的時間比火車還更長一些。關於這趟行程的種種話題,兩人早已在多次聯絡中反覆聊過,實際上路時其實不需要再多提,兩人遂各自沉默。

  當公車在兩人身後絕塵而去之時,看著即將踏入的陌生環境,少女臉上才重新有了活力──只不過是因緊張而生。

  與尚稱熱絡的站前區域不同,此地前後皆無人煙,唯有一棟建築物獨自矗立。

  五層高的辦公樓房,一樓正面是大片玻璃門,灰白色外牆半舊不新。明明是在山區之中,建築物旁卻有大片空地,是廣闊的停車場,汽機車位皆有。即使此時停放率不滿三成,車數也明顯超出這棟樓房所需──除非小樓房內用塞的擠滿了人。

  入口處的玻璃門上方有一片橫額,寫著「岱雄鎮塵沫辦事處」,字跡略有褪色,但仍可清晰辨明。

  「過了這扇門,就是……」少女腳步趨緩,盯著深色玻璃門。

  少年失笑說道:「沒有啦。別緊張,沒那麼快,還要先辦一下手續。」

  少女聞言面露窘色,快步走前,深色玻璃門自動開啟,空調涼風迎面而來。



  內部空間敞亮,正對著門的是一個半環狀櫃檯,兩旁空間擺了數張等距相隔的櫃檯桌,加上少許點綴用的大型盆栽,諸般擺設均與鄉鎮公所等公家機關無異。

  少女看向天花板上吊掛的指示板,想判斷該往何處而去。

  「來,這邊。」少年熟門熟路,無須看標,也不必前往服務臺詢問。他偏頭對身旁友人示意方向,隨即大步走往其中一處櫃檯桌前。

  「妳好,有一位新來的要執行儀式,同時辦理入住,戶籍地那邊的手續都辦完了。」在職員開口之前,少年已先禮貌笑道。

  L型櫃檯桌後方,是一位戴著眼鏡的年輕女性職員。

  低調的黑框眼鏡之下是一對溫潤瞳眸,微捲長髮以髮圈側紮於肩旁,身穿適合辦公的白襯衫與藍灰色套裝裙。這名女性職員一望即知很年輕,整體氣質雖有成熟之處,面容上仍有難掩的青澀感。

  年輕女性職員操作滑鼠並敲了幾下鍵盤,抬頭微笑道:「同時辦理入住嗎?好的,那麼……」少年往側邊退開一步,讓後方的少女走至櫃檯前。女性職員看出少女才是辦理對象,便對少女說:「請問姓名?」

  「啊,高芸擎。」少女立即回答,猶有一些緊張。

  女性職員正要再問,少年已先接口:「艸字頭那個芸,手敬擎。」隨即,少年轉向身旁的友人說:「小擎,資料。」

  「喔,對。」

  在少年提醒之下,名喚高芸擎的少女將手提行李袋暫置於地,從身上的斜背包中取出了一個牛皮紙文件袋,證件、印章、各式文件資料皆收納其內。

  「好的,請稍等喔。」確認過文件袋的內容後,女性職員扶了扶眼鏡,開始比對跟輸入資料,並未要求高芸擎臨櫃填寫文件,該寫的東西全都在文件袋裡。

  少年又說:「還有,她的『界內緊急聯絡人』那邊寫的『吳卸岱』就是我,弄完她的手續之後,可以也幫我的界內緊急連絡人多加她嗎?還是說要再多寫一張?」

  「嗯?我看看……緊急連絡人……喔,有了。」女性職員另開視窗,調出一份檔案,點頭說:「吳卸岱先生是吧?沒問題,只增添聯絡人的話就不用多寫,我直接處理就可以。」

  名叫吳卸岱的少年點頭致意:「不好意思,多麻煩妳了。」

  女性職員傾首一笑:「不會,這很快啦。你們已經幫了不少忙呢。大部分人來的時候,資料多少會缺一些,要花時間補寫。還有……對了,很多人的『界外緊急聯絡人』直接寫了父母或祖父母,高小姐的就不是呢。」

  「呃,老實說我以前就是這麼寫。」吳卸岱靦然一笑。「而且也是填得東漏西漏,當初在櫃台搞了半天,所以才知道要提醒她。」

  女性職員笑盈盈地說:「呵呵,其實我當初我也差不多呢。」

  高芸擎問:「不可以寫親人嗎?那個界外緊急聯絡人。」

  「原則上不行,不過這部分沒那麼嚴格啦。如果實在想不出來,我們也會直接輸入。只是,我們都會多確認一下,盡可能讓緊急聯絡人的名單充實一點,畢竟直系親屬的資料在其他欄位就有了,而且……」女性職員一聳肩,語帶感慨。「我們用上緊急聯絡人的機會,是比『外面』要多一點點沒錯。」

  高芸擎神色一緊,繼續問:「這樣的話,我界內聯絡人只有一個,會太少嗎?」

  「界內聯絡人的話,實際上,剛入界的人不用填,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在界內有熟人嘛。以後會讓你們再加寫的。」說話的同時,女性職員仍在比對資料,她注意到一個有意思的地方。「吳先生的界外緊急聯絡人之中,有高小姐的親屬呢。兩位是親戚嗎?」

  「不是親戚,我以前就住她家隔壁,跟她家的人也很熟。」吳卸岱答。

  「嗯,有個照應也是好事。」還有正事要做,女性職員不再聊談,她已經大致將資料比對完畢。「雖然都填寫得很完整了,在這裡還是要再確認一次。高小姐,妳的『靈需指數』評估值是一,並不強制要求入住界內,確定要現在就辦理入住嗎?」

  「唔,是的。」猶帶遲疑,也只是短短一瞬。

  「好的,那請稍等一下……OK了,現在就帶妳入界。」按了幾下鍵盤,女性職員便站起身來,對吳卸岱問:「進行儀式時,你有要陪同參觀嗎?」

  「當然了。」吳卸岱一笑,提了提雙手行李。

  「咦?現在就去嗎?都弄好了?」高芸擎急忙將剛放到地上的行李重新提起,她本以為要等待一段時間。

  「要處理的還很多呢。」女性職員繞過櫃檯走到桌前,微笑說:「但那是之後的事,目前有很多資料還無法輸入,必須要先帶妳前往『承印殿』,讓妳真正成為一位──」

  溫和且慎重地,女職員強調了即將說出的名詞。

  「化承者。」



  在那戴眼鏡的年輕女性職員領路之下,三人離開入口大廳,走進了一條走廊。

  從方向來看,這條走廊本該通往側門或後門之類地方,然而這裡比入口更寬敞整潔,比起先前的櫃檯區,此走廊更像這棟建築物的主體。

  走廊盡頭是一扇雙向對開的電動門,門板玻璃全是白茫茫的霧面,完全看不清對面。在自動門旁有一張辦公桌,桌旁坐著一位身穿深藍色制服的中年男子。

  門上掛有一塊指示牌,寫著「塵門沫徑」四字。

  看了看指示牌,再觀察那名警衛,高芸擎緊張地一嚥。

  從其衣裝細節來看,此人並非警察,比較像是民間的保全警衛。在『外面』的話,民間保全不能配帶真正意義上的武器,槍械刀具自不待言,即便是電擊棒、電擊槍、甩棍等物,依法規也是需要經過核可才能配備。

  這名警衛,身上確實沒有任何形式的槍械,也沒有警棍。

  然而,他是帶著一把武器。

  原本坐在桌旁時看不清楚,這名警衛一站起來,就能清楚看見腰帶邊繫掛一桿細長之物,是一把入鞘的刀劍。鞘身與握柄與其制服相近,色深近黑,柄與鞘皆以複合材質構製,防滑溝槽與粗面設計展現出洗鍊的現代風格,掛在警衛腰邊也不會有時代錯亂之感。

  沒有人對此產生疑問。吳卸岱泰然自若,女性職員自然地上前跟警衛攀談,高芸擎也只是多加意識,不至於驚疑。



  與警衛交談後,女性職員隨即返回。

  「稍等一下,我為妳做個標記。」

  女性職員舉右手於胸前,食中兩指併攏齊伸,指尖出現一粒浮空的亮黃光點,即使在室內日光燈下也可看清。此光點隨著女性職員指尖而動,在空氣中劃出轉瞬即逝的光弧。

  無論是不遠處的警衛人員,或者近在一旁的吳卸岱,對此現象皆毫無訝異。唯一例外的只有高芸擎,雖然還不到大驚小怪的程度,但她唇微張、眼盯視,確顯好奇之態。

  女性職員眼鏡上映射著指尖光輝,笑問:「很少看見『意罡』嗎?妳之前應該做過檢查,『意療士』也有在妳面前使用過吧?」

  「衛生所的意療士阿姨嗎?那時她好像只有眼睛變亮一下,我沒看清楚。」

  「嗯,意療士估測妳潛藏的靈需指數時只需要觀察,比較不明顯。我現在對妳標記,所以『意罡』也會比較外放。請先站著別動喔,馬上就好。」

  語畢,女性職員伸臂一劃,指尖在高芸擎身前劃過,並未碰觸到對方,亮黃光點離開指尖向前飛出,接觸到高芸擎胸口隨即消失。

  「好了。」

  「咦,好了?」

  高芸擎往自己全身上下亂看一通,也沒能發現不同之處。

  「這只是個簡單的小標記,身上不會有變化,專門用在一般人身上,用意是預防走散,但幾乎是用不到的。」女性職員笑著解釋,以手掌比向一旁的吳卸岱。「像已經是化承者的吳先生,只要寫一下出入登記即可,不用標記。至於那邊的警衛大哥,他主要也是避免有非化承者誤闖。」

  高芸擎點頭以應,她對相關知識已有粗淺瞭解。



  解說暫告段落,女性職員轉身對警衛人員說:「麻煩一下。」

  警衛點了點頭,往桌上角落處的按鈕一按,在那「塵門沫徑」指示牌下方的電動門就有了反應,分向左右緩緩開啟。

  這個時候,高芸擎才發現一件事。

  電動門的玻璃並非霧面,只是單純的透明玻璃,模糊不清的是門後那片空間。

  像濃煙,像水霧,又與任何自然現象皆不相同,反倒更像一種人工產物的特徵──「雜訊」,如同開了電源又未接受到訊號的電視螢幕,無數的密集光班交互閃爍,模糊了眼前所見一切。

  雖是模糊,倒也能看出個大概。

  電動門彼端,籠罩在這片雜訊之下的是又一條走廊,與目前所處的走廊大致相同,差別在於眼前走廊很長、非常長,長到在視線盡頭收束,看不見轉角或出口。即使考慮到視線不清的影響,這條走廊的長度仍是不可思議。

  來此途中並未下樓,前方與後方的走廊亦非下坡,眼前不會是地底空間。即使有體感錯覺的可能性,從這棟建築物外觀來看,內部也不可能容納這麼長的走廊。

  這是,本不該存在的空間。

  女性職員伸出手掌,比向門內。

  「歡迎妳,來到『沫界』。」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02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塵沫境界的化承者|輕小說|奇幻|玄幻

留言共 5 篇留言

大漠倉鼠
先支持~下課再來看030

09-13 09:03

惡顏高
上什麼課!倉鼠就該乖乖待在滾輪裡!09-14 02:07
小伽羅
所以要分配學院了嗎 QWQ

我猜女孩會到葛來分多~~!!!

09-13 17:27

惡顏高
分類帽表示:我不出差的!09-14 02:08
貓眷捲心餅
看來暫時不會放出閃光呢!
可以拿下墨鏡了

09-13 23:06

惡顏高
然而要小心有地雷![e17]09-14 02:12
珀伽索斯(Ama)
高芸擎進入沫界會變得如何,讓人期待呢![e12]

09-22 22:19

惡顏高
結果不是進入沫界,而是變成芥末(冷09-23 16:59
UMU
對武器描述好讚哦

11-29 18:10

惡顏高
無論描述如何,重點仍是使用時……快、還要更快!11-29 2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東離劍遊紀... 後一篇:【合作短文】《紫霧都之謎...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kima55給夢想新大陸玩家
家園太貴?想看二樓方法在此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6841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