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八章 波瀾萬丈的間歇曲①

作者:橘みかん│2016-09-12 01:30:15│贊助:22│人氣:175
第八章 波瀾萬丈的間歇曲
 
 
  白貓趴在顏承夜的肩上,僅以前爪輕輕抓住他的衣服,一陣風吹來,牠望向堡壘的方向,像是要回應那陣風一般,發出了略帶悲傷地鳴叫。

  為此,顏承夜停下了腳步。

  「承夜?」

  沈冀悠跟著道格拉斯的步伐,背著偽裝用的竹籠,頭上依然綁著紅方巾,在聽在那一聲貓叫後,往後望了過去。

  「怎麼了?」沈冀悠問,連同他前方的道格拉斯也停下了腳步,只是微微皺起眉頭,像是怕耽誤行程。

  「……沒有啦!可能是小白不想離開莉莉吧!」

  撫摸著白貓的下顎,顏承夜面帶寂寞地這麼說。

  想起那活潑可愛又有點吵的可人兒,三人不禁又是一陣沈默。

  「走吧!再往前就有一條小路能直達吉爾農村。」

  據道格拉斯憶及,艾爾文幾乎沒有走過這條路線,他不清楚這附近地理的可能性很大,儘管如此,他們仍需小心前進。

 
  所倖他們仍安然抵達吉爾農村,但是這裡的村民卻在議論紛紛,待道格拉斯去打聽過後,他說:「邊境關卡被曼士貝單方面封鎖了,任何人都無法通關。」

  「什麼?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沈冀悠的疑問中夾雜著怒氣,但是道格拉斯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正感到無計可施,他們身後出現一個熟悉的聲音,那是一個面熟的老人。

  「喂!」老人對他們呼喊了一聲,道格拉斯轉身,卻是驚喜地上前。

  「吉爺!」

  道格拉斯似乎與那位老人熟識,再仔細一看,這老人便是他們當初剛來到附近草原遇到的那位。

  「道格?這兩個小鬼是你伙伴?」被稱為吉爺的老人挑眉問道,或許是他也對沈冀悠及顏承夜有些印象。

  「是。──我跟你們介紹,這位是吉爾爺爺,村莊的設立者。」

  憶起與吉爾爺爺初見面時一臉兇惡的模樣,他們二人有禮貌地對吉爾爺爺輕輕點頭,才正要打招呼,後者又把道格拉斯拉到一旁。

  「你在這裡表示『那裡』出事了嗎?」

  吉爾爺爺話說得輕聲,還不斷看向在大門口打哈欠的衛兵。

  「是,我們打算先離開國境,但現在邊境封鎖,要往海港去又得經過森林前的檢查站。」

  「嗯……」看他們一臉煩惱的樣子,吉爾爺爺思考了一下,然後輕輕揮手道:「跟我來!」
 

  他們三個跟著他進入屋內,只見他拉了三籠蔬菜,又丟了三套老舊的衣服。

  「換上吧!」

  不用明說,他們也知道吉爾爺爺要他們做什麼──變裝過檢查。

  換衣服時,顏承夜先讓小白貓在一旁等待,並用像對小孩子的語氣對牠說:「在這裡乖乖等一下,不可以亂跑喔!」

  小白貓似懂非懂的對著他鳴叫一聲,然後用頭去頂顏承夜的手像要撒嬌,惹得他哭笑不得,笑著罵道:「哎唷!這樣我怎麼換衣服啦!怎麼跟莉莉一樣調皮。」

  沈冀悠看著覺得不可思議,雖然他很高興好友能有這樣的改變。直到衣服換好之後,顏承夜才發現沈冀悠似乎盯著他看。

  「……幹嘛?」

  「沒什麼,我以為你很討厭動物的。」就連在堡壘裡,他連送貓上去頂樓給莉娜塔時都推三阻四。

  「是動物討厭我,不是我討厭動物!但是這隻好像不一樣,大概就跟牠之前的主人一樣沒心機吧!」

  知道他是指已經過世的莉娜塔,沈冀悠也不再多說,只是微微一笑。帶著換下的衣服走出房間,在外面已經換好衣服的道格拉斯,正與吉爾爺爺聊著。

  「這把弓不是……

  「是,師父的弓。冀悠他們在森林裡找到的,師父已經……

  聽了道格拉斯所言,吉爾爺爺撫摸著那把弓,嘆了口氣。

  「正好,這把弓就還給您吧!師父應該會高興,至少能遺留一件東西在自己的親人身邊。」

  「不,你拿去用吧!你師父會更高興的。再說我可沒辦法教我孫子射箭啊!」

  道格拉斯聽了會心一笑,的確吉爾爺爺年輕時再怎麼勇猛,現在也不過是上了年紀的老人。

  「說起來……」正當道格拉斯要把弓箭重新收好,吉爾爺爺又突然問道:「你跟我家小女兒最近如何了呀?」

  「莎曼莎嗎?自從拜了歐尼斯特團長為師之後,不論是射箭、騎馬或刀術都有明顯進步。」

  「不……我不是指那個……」

  對於吉爾爺爺的無奈,道格拉斯似乎並不全然了解,反倒是在一旁已整裝待發的沈冀悠和顏承夜兩人,互視而笑,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八卦一樣。
 

  揮手道別吉爾爺爺,三人照計劃偽裝成去海港賣菜的農夫。

  「等一下!」

  這個時間按理說森林前應該會有很多人排隊等待受檢,以便進入卡克蘭行商;但是近幾日嚴格地盤查讓許多商人吃不消,人數便少了大半。然而此時卻有三個農人各自背著一大籃的菜,不免讓衛兵起疑。

  「過來!通通站好接受檢查!」

  道格拉斯稍微抬起頭看了看,目前森林前的衛兵人數並未增多,這次的「例行檢查」或許只是衛兵們閒著無聊,他這麼想。

  「從哪來的?」衛兵盯著他們三個直問。

  「我們從吉爾來的,大人。」道格拉斯小心地回應著,沈冀悠雖然看似鎮定,心裡卻不免緊張,然而站在他身邊的顏承夜更是努力著讓自己不要發抖。

  好在這些細微的情況並未被衛兵發現,他只是繼續問:「要去哪裡?」

  「要拿我們自己種的菜去白玉鎮賣。」說著,道格拉斯示意他們兩人把菜籃從背上放下,只掀開上層的蔬菜給衛兵看。

  「這麼大量,要賣很多天吧?」

  「沒辦法啊!大人。在吉爾大家都是自給自足,這次的產量真是太大了,所以我們決定一起到白玉鎮去賣的。」道格拉斯苦笑著,衛兵又看了一眼菜籃內,那些蔬菜確實是新鮮翠綠,不能賣掉倒真可惜。

  「嗯……好吧!你們可以走了!」

  「謝謝啊!辛苦您了!」

  由於吉爾爺爺準備的東西齊全,正當衛兵要放行,森林裡卻突然出現一名不速之客!

  「慢著!」

  來者正是艾爾文!他帶著一小隊衛兵前來。顏承夜見到他一時氣憤難消,激動得想立刻上前,幸被沈冀悠阻止。

  「那邊的三個人,把斗笠拿下。」

  艾爾文身旁的衛兵指著三人,而艾爾文只是自己看了一眼,便先去交代負責檢查的衛兵隊長,說:「今後檢查都要仔細一點,如果看見金髮的年輕人,無論如何先攔下他,然後馬上派人到城裡報告。」

  他的指示還沒說完,另一邊的衛兵見眼前的「三個農夫」沒有動作,一臉兇惡地說:「叫你們把斗笠拿下是沒聽到嗎?」

  說完,那衛兵便伸手摘掉沈冀悠的斗笠,便在最壞的情況下曝露了身份。艾爾文聞聲回頭,驚訝之餘卻連呼喊他們的聲音都尚未發出,沈冀悠便伸腳一踼,踢擊衛兵的鎧甲,使那名衛兵發出哀號,並連帶著把幾個衛兵像保齡球瓶一樣撞得東倒西歪,也趁機開出一條路。道格拉斯和顏承夜也順勢將整個籠子丟出,裡面的菜葉四散,也影響了艾爾文及衛兵們的視線。

  「等……請等一下!」

  艾爾文雖然出聲請求,仍讓他們趁勢往東逃走。

  「可惡!沒想到艾爾哥……艾爾文那麼快就追來了!」顏承夜邊跑,邊這麼說:「不過……真是可惜了吉爾爺爺幫我們準備的那些東西了。」

  雖然他想停下喘息,道格拉斯卻催促著:「別停下來,繼續跑,先到白玉鎮再說!」
 

  白玉鎮,位於疾玥之森出口的東邊,途中山路蜿蜒,雖然也是延著山邊造鎮,與新月村不同的是──此鎮是以挖礦為生,同時也是瑪莉提絲與莉娜塔的故鄉。

  自從傑克遜家的家主,也就是瑪莉提絲姊妹的父親於戰爭中過世之後,家族逐漸沒落,戰爭過後,連帶著鎮上產業也跟著衰退。在她們母親病逝之後,更是遠離了這個故鄉。

  至於她們兩姊妹受邀至新月堡壘,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現在的白玉鎮能恢復正常運作,除了歸功於克里斯夫多的政策,也多虧了鎮民組成自救會,但最近,有件連自救會也解決不了的事情發生……
 

  道格拉斯原本就善於山道行進,他帶著沈冀悠及顏承夜,順利來到白玉鎮。但是到了鎮上,雖然入口並無守衛,通往海港的出口卻有衛兵嚴格把關,這時,正有一個要運送礦材到夏拉的年輕商人與出口衛兵起了爭執。

  「為什麼不行?去年我也一樣這樣過啊!你們又加了什麼新的規定不成?」

  對於年輕商人的抱怨,衛兵只是揮揮手道:「上面交待的,不行就是不行!快走快走!」

  雖然氣憤,但年輕商人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瞪了他們一眼,然後讓人把礦材運到鎮上的保管處,一邊啃著自己的指甲嘟嚷著:「可惡!這批材料送不回去的話,我一定被師父罵死……可是現在礦洞那邊又……」

  年輕商人的自言自語斷斷續續的,沈冀悠等人雖然換掉吉爾爺爺送的農夫衣、裝成來採買的商人,想仔細聽取現況,但人聲鼎沸,再加上礦車的移動聲吵雜,而使重要的線索聽得不完全。

  再加上出口遭封,很有可能就是衝著他們來的,人說藏樹於林,為了躲藏,他們只好先到酒館商量對策。
 

  酒館裡酒氣衝天,氣氛陰鬱,沈冀悠等人挑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

  「總算可以坐下來休息一下了……現在怎麼辨?還有其他方法離開嗎?」

  顏承夜喝了一口水,但仍不忘思考這件事。

  「從正常出口是沒辦法了,又不能再折返,真是進退兩難啊!不知這鎮上還有沒有我們的伙伴?」道格拉斯也思考著。

  「說起來……道格哥,剛才在出口聽到的,礦洞那邊……」

  「似乎是有怪物在裡面徘徊,不過我們現在可沒空管這事啊!畢竟……要是引起騷動,反而會被衛兵注意。」

  然而,當道格拉斯才剛說完,卻被一個聲音阻斷。吧臺前一名粗壯的男人大力放下酒杯,大聲抱怨。

  「哼!又是一個怕麻煩的傢伙!」

  「康塞特,別嚇我的客人啊!」在吧臺內的酒保,邊整理桌面,邊熟稔的對那個男人這麼說。

  「那些個士兵、武者都一樣,嫌麻煩就推說另有要事,一點都不管我們這些礦工的死活!還有我家的那個老頭!礦工不能下去挖礦還叫什麼礦工?一、兩隻發狂的精靈有什麼好怕的!再這樣下去我們白玉鎮就完蛋啦!」

  在裡頭的酒保卻只是笑笑,邊把桌面的酒杯排放好邊說:「哈哈!連門口的衛兵都不敢下去了,礦工們也這麼多人受傷,你父親只是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啊!」然後又放上了一杯酒。

  這名被酒保稱為康塞特的男人聽了只是更加不滿,他拿起酒杯豪飲,咚地一聲放下,杯裡的酒又少大半。

  「說到門口那些膽小鬼就有氣!衛兵不就是要保護鎮民安全的嗎?就只會拿上面的命令當藉口!」

  「現在聽說王城那邊也是人手不足啊!只能等他們從運送出口那邊解決源頭,這段時間就忍著點吧!」

  聽了他們的對話,三人先是互看了一下,沈冀悠對酒保及康塞特的對話似乎相當在意,一陣思考過後,他起身走到康塞特身邊。康塞特抬起喝到發紅的臉,一聲嘖舌,道:「幹嘛?有什麼不滿嗎?啊?」

  然而沈冀悠只是一聲不吭地丟了幾個銀幣在桌上,笑著對轉過頭來又一臉疑惑的酒保和康塞特說:「這位先生喝的酒由我來請。」

  「啊?」

  康塞特聽了亦發出不滿的聲音,濃厚地酒味在他的吐息間傳播於空氣中,他看了看眼前穿著普通、用紅色頭巾包住頭髮的年輕人,一聲哼笑,道:「哼!老子雖然最近沒生意可做,也還輪不到你一個小鬼請我喝酒!」他把酒杯裡剩下的酒水一飲而盡,又吐了一口氣,繼續說:「來咱們鎮上買礦材的商人看過不少,你這傢伙是跟著師父來修行的吧?瘦瘦弱弱,我看連一車原礦都推不動。沒聽你師父說嗎?我們最後的原礦都賣給一個夏拉來的商人啦……」

  或許是酒精的關係,康塞特趁著酒意對沈冀悠進行了一連串地叨念與猜想,似乎把他當成了來採買礦材的學徒。

  沈冀悠雖然從小在沈家參加各種酒會時,也見過不少發酒瘋的大人,但每每見到總是不知怎麼應付,他尷尬地笑了笑道:「先生您誤會了……」

  但是沈冀悠一句話都還沒說完,康塞特又突然「哈」地一聲呼出酒氣,發出帶著鄙視地笑意說道:「哈!我知道了……你是想藉著幫我們解決礦坑中的麻煩,讓我們採礦之後好去邀功吧?告訴你……別多費力氣了!剛開始我們鎮上的自救會也派了許多有經驗的礦工下去,哪個不是受重傷回來?像你這樣的……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問題吧!」

  「關於這一點……」趁著他說話的空檔,沈冀悠趕緊接話,免得這個喝得半醉的人繼續叨念下去。「剛才我們在鎮上出口有看到衛兵,然而他們不下礦洞排除麻煩,卻是在那裡阻人出鎮,想請問您這到底是何用意?」

  康塞特又瞪了沈冀悠一眼,像是被說中心中惱怒之事,眼神又更加兇惡,但他才要拉開嗓門大罵,卻又被沈冀悠的話語打斷,他說:「這件事情,能麻煩您到我們那一桌,讓我的同伴也一起聽嗎?」

  「啊?」

  康塞特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哼笑一聲,轉頭對酒保說:「再給我來一杯!」

  「康塞特,你今天真的喝太多啦……」

  雖然酒保這麼說,卻還是苦笑著又裝滿一杯水酒,康塞特拿起酒杯,卻沒有像剛才一樣一口喝下,而是就這樣拿著酒杯走向顏承夜及道格拉斯所在的桌子。

  像是感謝沈冀悠把這個麻煩的客人帶走,酒保與他互相微笑點頭,之後前者又忙著招呼別的客人,後者跟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所以呢?你們想問什麼?」

  這麼說著,康塞特又灌了一口酒,但是僅是喝一口,便又放下酒杯,等待這桌人開口。

  道格拉斯卻沒有開口,依然是繃著一張臉等看沈冀悠的反應。

  「是這樣的……」沈冀悠接著說:「其實我們是初到此地,不熟悉這裡的小路。我們想要到東邊的海港乘船,但是卻被衛兵阻擋無法出去,剛才似乎聽到礦洞另有出口……」

  「喔?所以想要從礦洞出口出去嗎?」說完,康塞特又睥睨著,然後說:「你們該不會是逃犯什麼的吧?之前衛兵也有想辦法下去,只是對礦洞不熟又受了些傷,半途折返回來。但是前幾天突然把人手都調去檢查通往海港的出入口,我才覺得奇怪怎麼不是兩邊都檢查,現在看簡直是想甕中捉鱉啊!」

  他們沒想到,這個看似喝得半醉的礦工還會用點腦子,才在想要用什麼理由搪塞過去,康塞特又一聲賊笑道:「正好,我也本想到卡克蘭去,花錢請人來解決,你們這下倒省了我不少功夫。……只要你們不怕引起騷動讓衛兵注意就行啦!」

  除了答應沈冀悠的提案,康塞特似乎也暗嘲著道格拉斯,後者雖然臉色一沈,卻忍了下來。只是看著沈冀悠和顏承夜高興地互碰拳頭,以及聽著康塞特發出開懷又爽朗地笑聲。

 
不存在的小劇場
 
  這個小劇場是這次特別加上,放上一段我很想加進去,又找不到時間點插入的「與主線無關」的劇情。也許以後會成為慣例

  另外這一節只是過場,所以可能有點沈悶
 
 
  既然已出不了白玉鎮,後面艾爾文帶領的追兵又很快就會追上來,沈冀悠等三人只好先進入人最多的酒館,除了藏身,也順便休息一下。

  「欸!道格哥,我有一個問題卡在心裡很久,不問真的有點不舒服耶!」顏承夜把白貓放在桌上、邊撫摸牠的下巴這麼問。

  「什麼事?」

  「你跟莎莎姊是男女朋友嗎?」

  「噗!」

  聽到顏承夜問得這麼直接,沈冀悠剛喝下的水馬上又從口中噴出,連小白貓都被嚇了一跳。

  「男、女……朋友?」雖然道格拉斯很在意沈冀悠在激動什麼,但他只是看了他一眼,當他喝水時不小心嗆到。

  道格拉斯有點不懂地歪著頭,思考著:「的確是朋友啊!不過正確來說……是青梅竹馬吧!她是我師父最小的妹妹,我們從小就玩在一起,互相鍛鍊彼此。」

  顏承夜忍著笑,湊到沈冀悠的身邊──雖然後者已經笑到抱著發疼的肚子。

  「天然啊!道格哥是純天然的啊!」

  然而,道格拉斯知道他們話中意思的時候,或許要這個故事接近尾聲了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200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夢想家
總是有些天然的男性角色,身在福中不知福,讓人忌妒啊。[e5]

09-12 01:51

橘みかん
其實是作者的私心(偷笑09-12 01:54
吳旻( °∀°)
辛苦了ˊˇˋ (很有趣阿...

09-12 09:16

橘みかん
我覺得大家的「有趣」是放在道格拉斯身上╮(╯▽╰)╭09-12 12:07
大漠蒼鼠
道格拉斯是天然呆(筆記

話說回來,這一章的場景轉得好快XDD

09-12 09:35

橘みかん
蒼鼠除了百合也中意甲甲(筆記
↑看了主菜之後的感想

這一節感覺跳很快是因為以前是比賽稿,字數必須壓在12萬字以內,到後期發現字數快超過了,所以劇情都跳很快(〒︿〒)
其實我已經在裡面又加了很多東西了,下一節還可能讓你快到感覺像飆車(σˋ▽ˊ)σ09-12 12:16
吳旻( °∀°)
男女碰油什麼的 對他還太早惹 (?

09-12 20:56

橘みかん
人家可是二十幾歲的大葛格呢~[e11]09-12 22:16
吳旻( °∀°)
我也二十幾..好吧 我二十初XD

09-13 00:02

橘みかん
哈哈哈!三個主角群是才十幾歲的高中生,二十幾對他們來說當然是大葛格www09-13 00:05
吳旻( °∀°)
叫葛格可以 不要叫屬淑!! (不

09-13 18:38

橘みかん
除非你是29( ̄∇ ̄)09-13 22:34
繪畫至上
我討厭這種機會不是屬於我的時候!

09-13 22:43

橘みかん
其實這種像老夫老妻的青梅竹馬關係也是很可怕的(?)[e35]09-13 22:50
珀伽索斯(Ama)
希望沈冀悠他們可以逃得出去[e19]

11-15 00:06

橘みかん
你的願望達成了……
──一半~11-15 00:35
吳旻( °∀°)
想當初 我還是個葛格......(迷:現在也沒老到哪去......

04-14 22:01

橘みかん
你知道嗎?
仙五前裡的枯木是二叔~
(雖然是偽物)04-14 23:13
吳旻( °∀°)
射鵰裡面,枯木是老禪師ヾ( °∀°)ノ

04-15 00:16

橘みかん
都很老啊XDDDD04-15 02: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777GP達成www... 後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第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U3784000412怪怪的你們
還記得喵喵熱氣球和鯉魚王潛水艇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