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4 GP

第四章49 『愛愛愛愛愛愛你──』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1 22:56:28│贊助:127│人氣:10666


────沉重的腳步聲敲打鼓膜,昴從肌膚那感受到違和感。
流入墓穴中的風,不知何處帶有一些黏人的不快感。用來奔跑的雙腳就像是黏在地上一樣,每踏出一步都會被剝奪不少氣力。
暴露在外的皮膚感受到尖銳的刺激,就似空氣本身長出突起物一般戳向全身。總結一下,這感覺就像在阻止自己前進一樣。
────與此相似的感覺,昴早已體驗過。
被不好的預感催促,昴一邊揮去纏繞在身上的不快感一邊向墓穴的入口跑去。
通道上月光零散,出入口青籐叢生,穿過這些,昴品嚐著穿破空氣膜的錯覺跑出墓穴。
接著,看到。
「……騙人的吧,喂」
昴做出急停,腳下掘地後停下身子。
這下急停讓昴險些摔倒,而曬出那副難看樣的同時,看向正面的昴看呆了。
這說明眼前的光景是有多麼的不符合常識。
「影子……」
昴輕聲說道────這句話總結了他所看到的一切。
影子────眼前的光景只能如此描述。
昴站在墓穴入口時,本該能看到『聖域』的景色,而這會卻哪都看不到了。雖說居民們的住所一角離墓穴很遠,但據昴所知,這裡不可能連一個建築都看不到。
最重要的是,明明空中掛有圓月,銀白色光輝也有好好地普照大地,可是眼前的世界也太暗了。彷彿整個世界都沉入了黑暗。
「────」
昴吞下一口氣息,下定決心後從墓穴入口邁步走向黑暗中的『聖域』。鞋底離開石造的地板,踩上泥土和草叢組成的地面。────應該算,踩上了。
腳下雖然有踩上草坪的感覺感觸,但身下被黑暗吞沒難以用肉眼識別。空氣對皮膚的黏著感也沒變。
「愛,愛蜜莉雅────!」
本該在此的世界的不可靠感,令昴難以忍受地喊出了突然浮現在腦中的名字。而一旦喊出確確實實存在於自己記憶中的那名少女的名字後,思考的轉動使一個接一個的人臉和名字出現在腦中,
「拉姆!琉茲小姐!順便還有奧托!你們在的吧!快出來啊!」
如果現在是昴接受『試煉』之後的話,拉姆她們應該在墓穴前等待愛蜜莉雅的結果的。不顧他們的阻止,昴也跳入墓穴,以被捲入的形式面臨『試煉』是一直以來的流程。
那之後,帶著愛蜜莉雅出來時,來迎接兩人的,一直都是那幾張臉。因此這次應該也不會有多大變動的,然而。
「沒人在……有問題的不止這點。這陰沉沉的是什麼情況。鄉下的農田邊小路都沒那麼暗啊」
農田邊小路沒有街燈的夜晚,那裡一旦失去星辰照明,夜晚就會落入真正的黑暗之中。
但是,現在『聖域』的狀態和那種速成黑暗不同。上方月光明亮,那股光輝至少有照到昴他身上。
但卻不顧這些,那些光的範圍在觸及地面前便霧散了,從而生成了這麼一個模糊不穩的夜晚。────就像聚光燈全都打在自己身上一樣,類似這種感覺吧。
黑暗中能浮於表面的只有自己。接著昴驀然回首,卻發現連自己剛剛走出的墓穴入口,都被黑暗吞入消失不見了。
在白鯨出沒的夜霧中行走的感覺復甦了。
失去可靠之人,從龍車中被趕出,在不知從背後而來的白鯨下顎何時會迫近自己的恐懼之中,不斷行走至連方向感和生存意義都變得暖味的記憶。
要說那個時候最後是怎麼解決的,就是在不斷行走的盡頭穿出白霧,最終被奧托的地龍拾得從而獲救。
那麼這次是不是也是只要不斷在這片黑暗行走就能的就能得救了呢。
「我是笨蛋嗎……不對,我就是個笨蛋。怎麼可以消極,不對,思考不能這麼敗犬啊。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不就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嗎。明明連大家怎麼了都還不知道,就去擔心自己我是傻了嗎」
這不剛剛才在艾姬多娜的茶會上下定決心嗎。
不管發生了什麼,不管什麼樣的苦難襲向昴,如果只要支付自己的性命就能當場解決的話,那反倒是賺了。
比起因為發生大事件導致某人受傷,造成無法挽回的未來,能夠付出自己的性命重新來過的現狀是多麼的幸運啊。
故此,昴所需的並非畏畏縮縮的與難解狀況戰鬥,接著在渾渾噩噩的被耍的得團團轉後,最後丟命的慫樣。
昴需要的是果敢的向難解狀況挑戰,即使沒觸及正確解答,也要緊抓摸索到的線索,為了下一次能夠報一箭之仇迎來有意義的死。
「總而言之,我現在必須確認的是……」
要去確認愛蜜莉雅和拉姆,以及其他人去哪了。
在墓穴中沒能找到愛蜜莉雅時,昴一瞬間還以為愛蜜莉雅突破了『試煉』,自己醒來後就出去了。然而,那種想法立即就被否定了。假設愛蜜莉雅獨自突破『試煉』,能夠平安無事的醒來,她也沒理由不去叫醒昴。
在對方『試煉』中接觸,或是呼喚對方就會使『試煉』中斷,這是昴從自己和愛蜜莉雅的實際經驗得知的。
雖說再想得嚴一點,由於昴的意識並不在『試煉』而是在艾姬多娜的茶會裡,所以剛才的前提可能和這個搭不上架。
「但即使如此,愛蜜莉雅不像是那種會丟下我不管的人」
她或許會把昏迷不醒的昴帶出去,而即使不那麼做也會讓昴躺到牆壁那,她應該會照顧一下躺在那的昴的。無法想像她什麼都不做就出了外面。
接著還有個要說過分還真挺過分的結論────昴並不認為愛蜜莉雅能夠第一次就突破『試煉』。
昴也知道第一天那次『試煉』過後,她就不斷卡在同一個『試煉』上了,外加自己一開始就很懷疑,她獨自通過『試煉』後就出了墓穴的這個說法。
故此昴考慮到的是,愛蜜莉雅從墓穴消失一事,估計和她自己意識無關。要麼是被誰帶出去了,或者就是────。
「從『試煉』回來後茫然自失到連注意到我的意識都沒有就出了墓穴……若是這樣也不是不能想像」
但是這依然無法成為外面的世界為何會沉入黑暗的這一異常性的說明。
愛蜜莉雅從墓穴消失的原因,退一百步也就當是那樣了。但是當前這個景色的理由,原因,今後該如何應對的考察卻無從著手。
至少,在昴的經驗上看來『試煉』中『聖域』從沒發生過這等異常事態。
關於本該等待在那卻消失不見的人們,令昴心中躁動的是來自於兇猛白兔的威脅。但,這種下定過早的結論被昴搖頭否決。
大兔的襲擊,從昴的計算來看差不多是『聖域』的第六天晚上────也就是,從現在開始算起五天後的事。不過就算那個來的再快,昴也希望那個不要在『試煉』第一天夜裡就出現。
────從艾爾莎自己宅邸時間的變動之謎撇開視線。
那件事,對昴而言也是未得出答案的其中一個迷團。但是,如果大兔的襲擊也和艾爾莎一樣是隨機來襲的,這將意味這是一個一切都無從下手的事態。
除了相信沒有驅使『死亡回歸』也無法迴避的惡劣環境以外,昴已經沒有其他能做到的了。
「現在能做到就是……大聲尋找愛蜜莉雅她們,還有前往大教堂附近確認阿朗姆村的人們的安好,嗎?」
凝視前方,昴為剛才說出口來的事難以實現而煩惱。『聖域』的大概地圖雖然有記在腦中,但卻沒熟練到閉著眼都能到處走的地步。
而現在在附近遊蕩也得用到那個級別的記憶力。
連安穩抵達目的地對現在的昴而言都是件超難的事。但在這裡無條件的就想大喊來尋找人們的方案也不可取。
「這種情況下,若說這一大片黑暗是誰的所為的話……那麼有很高的幾率不會是個友好的主啊」
昴感到焦躁不安,不斷考慮該怎麼行動才最合適。
若是想要匯合的話就該大聲叫喊。為了愛蜜莉雅她們的安慰著想的話,這就是最好的方法。但是,沒搞清狀況就行動的愚蠢早已被昴銘記在心。不知自己因此都在這個世界上死過多少次了。
「……該死。至少也得先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啊,要是什麼都沒辦到就先遭遇不幸的話我可傷不起」
煩惱到厭煩後總算是有了個結果,昴決定慎重一點。
扼殺動靜,壓低氣息,在黑暗中聚精會神,遵循腦中記得的那些地圖朝著居民集中地帶走去。
只有腳下觸感的確實性,與昴剛剛走出的墓穴存在的確實性是昴在這被黑暗沾染的世界中唯一的支撐。『聖域』也不過是落入黑暗,依然能稱得上是就在眼前從未變過────。
「────唔?」
昴慢慢的,一步步像是在確認腳下觸感般踩著草地。但,這個步伐沒走幾步就停下了。
理由是,風。
「────?」
昴抬起臉,在這片黑暗之中,雖知可能沒什麼意義但還是環視了一圈周圍,思考追尋著剛才那陣運來違和感的風而去。
感覺到了。剛才,吹過自己身邊的風,有種獨特的感覺。
既不是穿越草原時涼爽的風,也不是吹入墓穴的那種灰塵滿滿的風,更不是在充滿血臭味的殘忍現場流動的風,而是帶有一種生物接觸過的風特有的溫暖。
「什────」
因不知這是從何處吹來的風,昴為了尋求答案轉過身去。
轉身後徑直向前走的話就能看到墓穴,而現在走了幾步卻連墓穴的一個輪廓都看不見。
────不對,不能看見墓穴的原因不在黑暗而在其他。
「────啊?」
「────」
在能夠相互感受到呼吸的距離,一片黑暗的世界中,有誰站在自己眼前。
就是因為那個人物擋在了視界,昴才無法看到墓穴入口。
接著,這麼近的距離明明有誰在,卻無法注意到被其接近的事實,和都離得那麼近了,那個人物卻不對這邊搭話的理由,這一切都使昴的腦中瞬間被疑問的暴風雨折騰。
然而,那個疑問的暴風雨,也立即因明快的回答而消失了。
用沒有比這之上更好理解的形式。
「────我愛你」
影子向眼前的昴,訴說了熾熱到快融化般的情愛。

※ ※ ※ ※ ※ ※ ※ ※ ※ ※ ※

這是一個模糊的聲音。
這個聲音模糊到令人無法辨明是男是女。
這與透過變聲器,或蒙著厚布說話比起來,更類似於某種不透明但卻不可視的力量對這邊的認知做出干涉,使這邊看過去很不明瞭。
然而即使如此,在昴聽到對面傳來的話語────愛的細語後瞬間就在直覺上理解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個影子是誰。接著,他戰慄了。
回想起來,昴從出墓穴前其實就已經隱隱察覺到那股氣息了。
濃密的瘴氣就像紮在身上一樣。籠罩在影子下的『聖域』當前。四周遍佈著令人難以呼吸的壓迫感,這是一個從根本上失去生機的世界。
這簡直就是再現了把禁忌說出口時,昴被招入那個時間停止的地方後,在那與『魔女』幽會的場景。
也就是說,站在眼前的是,
「為,什麼……!?」
「────」
沒有回答。但是,那個存在現在毫無疑問就在眼前。
昴動了動手指,確認了下自己的呼吸,落實了現在的時間並沒有停止這件事。現在,世界的時間正毫無差錯的走著。然而『魔女』卻在自己眼前。
預料外的威脅出現在眼前,令昴的大腦一片空白。
剛才為止還想著,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會浪費一秒,要連帶著細節都要看透的那個誓言,都在這樣的衝擊之下被全部拋棄。
這說明現在,在這個階段與『魔女』接觸是多麼的出乎昴的預料。
昴的口中迅速乾燥,他甚至緊張到連呼吸都忘記了。被這種壓倒性的壓力纏住,昴就像被蛇看上的青蛙一般全身僵硬。
現在渾身無法動彈這件事明顯惡化了事態。然而即使明白這點,昴的手腳卻沒有順從感受到的危險信號行動。
這與昴的內心和思考是別次元的問題。
昴的心不可能屈服,思考也是不斷向必須得解決這個方向不斷升溫,肉體及掌管其的深處部分正用冷靜的目光客觀的看著當前情形。
也就是說────不管動不動,結果上都不會變。
「────」
眼前的影子那並沒有傳來敵意。感覺不像是要有害於自己。
但那並不是說,她對自己是無關心的。
倒不如說正相反。
「────」
眼前的存在向自己注入的關心,甚至多到讓自己背後一冷。
那是盲目,偏執,甚至讓人覺得是什麼讓她如此的壓倒性情愛,這股愛多到令昴無法脫逃。
────影子現在,對昴以外的一切都毫無關心。
在影子中的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只有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昴────。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這個聲音在腦中不斷迴響。
思考變得胡亂,無法認識眼前之物。自己是站著,還是坐著的,還有在呼吸嗎,還有意識嗎,還活著嗎,還是死了嗎,不明白。不明白。越來越不明白了。
手指伸了過來。
周圍的影子抬了起來,為了從四面八方包裹住昴的肉體伸展開來。
沒有抵抗的氣力。沒有抵抗的理由。抵抗,不抵抗,被吞下,若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會怎麼樣,思考如度億劫,接著────。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
「別開玩笑啦────!!」
────下一瞬間,一個破壞力以驚人的氣勢落下,插進昴與面前的影子之間。
接著影子和帶來衝擊的傢伙在更近處發生衝突,將看不見的大地震碎,捲起影子,而在至近距離受到牽連的昴向後飛去。
「唔喔────!?」
昴摔倒,渾身上下被硬物擊打,整個人撲進影子後總算是停下了身子。接著搖了搖頭,把剛才僵直的身體和思考一同解除。
剛才滿是聲音的思考總算是清淨了一點,雖說腦袋裡還是有點類似於腦子進沙的沉重,但比起方纔的鈍重感好多了。
接著昴在吐出口中泥土的同時,看向剛剛自己摔過來的方向,感到驚訝。
「這狀況真夠糟的。喂,你這混蛋不是能動的嘛」
背對著這的,和影子相向的人物很焦躁。
那人作為男人身高算低。金色短髮,說話方式粗魯。臨戰時重心很低,踏碎地面的腳時刻準備著,一副凶相毫不掩飾自己的警戒。
「為啥……你會把我,加菲爾……」
「啊?別開玩笑了,你沒看到現在什麼狀況嗎」
聽到昴驚愕的聲音,加菲爾嫌煩的回應。他一邊戒備著眼前的影子,一邊一點點向昴那滑去,
「我要抓住你的脖頸跳囉。也許脖子的骨頭會斷,不過這裡就給我用骨氣挺住吧」
「我可沒有用骨氣就能提升脖子耐久力的這種奇妙體質啊────!?」
在昴反論時,加菲爾快速退後,接著中途用剛才說的那種方式一把抓起昴的身體。和說的一樣被抓住後頸提起,昴因呼吸困難「唔誒!」的一聲悲鳴,但就在他對此行為做出抗議前,
「────!」
────地面膨脹,影子炸了。
炸開的黑影產生波浪,以必會拍扁你的可怕氣勢靠了過來。突然,周圍的黑暗也與影子同化,而為了退後做出後踏的加菲爾咋舌了,他的前腳已經快要沒入地面的影子了。
「啊啊,該死的混蛋!地面要成了這樣,『地靈的加護』還有個屁用────!」
「加菲爾,我的腳也有點沉下去了!」
「現在整個區域都是這樣!這是『要是做了壞事魔女就要來囉』啊,對,不就是這樣嗎!!」
被拖著跑的昴,他那些與地面有接觸的部分逐漸開始被影子吞沒。這是一種與沉入水還有泥沼不同他從未有過的感受。
影子用溫暖柔和,順滑的質感試圖交纏包裹這邊的身體。如果處在安寧之中,自己也許會認為即使被這種觸感包裹也沒關係。
不過,在這種對方來勢洶洶的情況下,請求撤回這種判斷。
「────嘖,別咬著舌頭了啊!!」
加菲爾抖了抖鼻子,看了一圈四周後大聲喊道。
他屈膝,接著帶起不斷沉沒的身子輕輕跳起。由於被影子纏到腳,使得這下跳躍沒跳幾公尺便著陸了,但他緊接著踩著著陸點又再次快速跳躍,跳躍,不斷跳躍,
「到,了────!」
在這個被夜色重圍什麼都看不見的世界,加菲爾輕而易舉的來到了有建築的地方。接著把腳如文字所述一樣踢入牆壁,借此為立足點再次跳躍。跳上屋頂後,把帶過來的昴扔下鬆了一口氣。
被扔出的昴為了不滑下去抓住了某處,接著看向肩膀邊喘息的加菲爾────那張模糊的浮現在黑暗中的臉,
「謝,謝謝你救了我……!」
「啥?你這可不是道謝的臉啊,難道你有什麼不滿嗎喂」
「只是想不通啊。……我可沒想過你會救我」
「我在你看來還真是沒心沒肺啊。你要是不爽本大爺救你的話,就算現在立馬跳進那影子裡也行哦?」
聽到嘴不能停的加菲爾說的話後,昴則是短短的回了一句「那個就算了」隨後歎息。
看著不打算面向這裡的加菲爾的背影,那副姿態令昴的心中五味雜陳。
昴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被加菲爾所救是最大的原因。在和他像這樣遇見之前,對昴而言他是『聖域』最大的障礙,同時作為令昴憤怒的對象和羅茲瓦爾比肩。
雖知事情有變所以對面對自己的接觸方式也會有所變化,但態度前後反差過大,反而使這邊不知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他。
但也不管這邊昴心裡正困惑著,加菲爾一臉苦澀的緊盯下方。他緊咬著那副犬牙,輕聲說道「不妙啊……」,隨後接著說,
「雖說這事理所當然,但對方好像一點都不打算放過我們呢」
昴滑到看向下方影子的他的身旁,戰戰兢兢的窺視下方。
眼前光景令昴不禁發出「唔……」的一聲。化作影海的『聖域』,其的大部分都被漆黑吞沒,令人無法測量遠近高低。
但即使身在其中,那黑色中有一個更濃密的黑物在躁動,能看見她一邊讓周邊影子化為漩渦,一邊用爬行的速度向這而來。
那就是方才打算把昴他們用影子吞沒的罪魁禍首,同時也是把『聖域』化為影海的人物。而她的真實身份是────,
「加菲爾。你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嗎?」
「一看就知道不妙吧。那玩意有一個該不會的可能性,和有一個讓人樂觀的去相信怎麼可能會這樣的部分。你覺得是哪個?」
「管他哪個,我認為全部都很接近正確答案啊。你這傢伙,在那種玩意前面比我想像的還要冷……」
話還沒說完,看到加菲爾的側臉昴停下來了。
說實話,昴雖然對加菲爾救了自己抱有複雜的感慨,但在這種情況下還是開始進了冷靜的整理。
其中一個問題就是,那個如此不喜好魔女香味的加菲爾────那個只是在昴身上感覺到魔女餘香就展現出那等敵對態度的加菲爾,在那個如似氣味根基存在面前,竟然沒有氣血上頭,這實在是令人不可思議。
正因此,剛剛話雖出口────但卻在看到他的側臉後沒再說下去。
「你剛有說啥嗎?」
加菲爾這麼說著,用充血的雙眼看向下方,而也許是昴的錯覺,他的敵意開始高漲了。
怒氣。憤怒。激怒。激情。看到他變細的瞳孔之中,那赤紅的感情漩渦,哪能稱他為冷靜啊。
且與此同時,昴想起了件必須得問的事情。
「────加菲爾。其他的……拉姆她們,怎麼樣了」
「…………」
「我出墓穴時,『聖域』已經沉沒在影子中了。我雖然看你那麼精神,但其他人呢……?」
「……在影子裡」
昴為了被否定不斷疊加話語,然而聽到的確是殘酷的回答。
聽到昴吞下一口氣,加菲爾慚愧的說道,
「注意到異變時,整個地面已經變成影海了。要是拉姆沒有用風把我打飛,恐怕本大爺也一起就那樣被吞了吧」
「……拉姆就那樣被吞了嗎?琉茲小姐和,奧托也?」
「是的,就是這樣。老太婆和那個煩人的小哥都被吞了」
看著下方蠢蠢欲動的影子那怪異的波動,昴對於被吞一詞感到她們的生存希望渺茫,他不禁有了這種悲觀的思考。
若那個是把吞進去的東西關到異空間的話,那還能有點希望。然而,經過實際接觸,昴明白這種可能性太過樂觀。
「到,到底搞什麼啊,真是的,為什麼……為什麼那種東西會突然……!」
艾爾莎,大兔,加菲爾。
昴做好面對『聖域』及襲擊宅邸威脅的覺悟踏出了一步。他想去果敢的挑戰總會出現在面前的障礙,且不會惋惜任何為了抓住正確方式的努力。
而那剛築固好的覺悟,卻被這種不知道是什麼鬼的東西給衝散了。
這個東西究竟為何會突然湧現出來。
「加菲爾……愛蜜莉雅,怎麼了」
「────」
「墓穴裡沒有愛蜜莉雅。……那孩子也被,吞了,嗎?」
「────」
醒來後注意到異變,衝出墓穴外的愛蜜莉雅。
畢竟是她。她看到『聖域』沉沒進影子裡,怎麼可能袖手旁觀。一定會捨己救人的衝出去的,然後────。
「要是……跳進了影子,那就……!」
「那個影子吞了拉姆她們後,又進入『聖域』裡大吃大喝。本大爺也不斷追在後面進行攻擊,但是什麼效果也都沒。然後那玩意突然回頭,所以我也急忙追過來了,接著就看到」
似乎就成剛才那場面了。
影子掠奪著『聖域』,但卻在感到昴走出墓穴的一瞬突然就掉轉回頭。既然如此,看來影子的目的果然是昴。
將一切吞沒的影子。愛的細語。還有那壓倒性的力量。
其真實身份,不用說都知道。但是,
「為什麼,會在這啊……『嫉妒』的魔女!!」
「現在說這有什麼用,看看這傢伙」
昴厭惡的說道,一旁的加菲爾則是好戰的笑著站在屋頂上。而在他身邊的昴一邊注意著自己的平衡,一邊同樣看向他看的東西,接著咬緊了牙關。
大量的影子捲著漩渦,包圍了昴他們用來立足的建築物。
隨後凡是在漩渦範圍內的建築都被吞入,連帶著大地把建築一併剝離,強行捲入漩渦的軌道。
「嗚,喔喔啊────!」
有種類似於海嘯洪水連帶著居所一起衝散的感覺。
影子本該沒有質量卻有如此破壞力,令昴感到違和的同時,為了不讓自己不從屋頂掉落做著努力。
但只有努力,是解決不了根本上的問題的。
「嘖,又要跳了,抓緊我!」
「────!」
聽到此話昴慌忙向蹲下的加菲爾身上抓去,配合他的跳躍一起逃出被不斷吞沒的屋頂。接著如彈丸般斜向射出的二人,就這樣弄錯目測點突入了樹木群,折了幾根枝條的同時撞上粗大的樹幹。
「唔噶────!」
加菲爾粗暴的把手臂插進樹幹,用此舉迴避了掉入影子的危險。而貼在他衣服上的昴也總算是伸出手臂抓住了樹枝後,去到那邊保持姿勢。
接著就在好不容易能歇口氣時,背後猛地傳來木材被壓癟碾碎的巨響。
慌慌張張回過頭去一看,發現剛才昴他們站著的那個建築,被拉入漩渦中心後磨成粉碎。
而使建築原型崩壞的同時,影中漩渦將那些全部吞入了影子本體────吞進的東西流入蠢蠢欲動的影子內部,讓影子的質量再次增大。
「────」
看到這般破壞與和蹂躪,昴和加菲爾都不知該說什麼了。
而就在他們二人沉默的那數秒之間,影子的輪廓搖晃了一下變得模糊,下一瞬間────昴確信,自己和那整體上都模糊暖味的影子對上了眼。
「────我愛你」
「唔,啊……」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磅礡的愛、可視之黑、影形的愛、沉溺壓迫而來。
為了沉溺於愛,『嫉妒』的魔女的愛,壓迫,而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981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0 篇留言

Guek
大大也更太快了吧XDDDD[e11]

09-11 23:05

風程
感謝大大勤勉的更新(跪

09-12 03:11

厭世
說不定他自己也樂在其中 可是這個量可不是開玩笑的 要花不少時間呢 感謝大大

09-14 04:39

lifeagain
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

09-20 20:46

木瓜
有點像
海底總動員裡的鴿子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

09-27 10:09

鍊金工房大好~緯~
是不是在茶會中
講太多次 死亡回dskdjkghgfsdlfsdjfksdfksl..........................

所以大量的忌妒就凝聚於聖域中阿xd

09-28 13:06


樓上那個差點信了

10-11 20:20


不對 好像真的是這樣。。。

12-04 16:49

浡浡新世代
應該是那樣沒錯

12-08 00:36

馬克
好像真的是那樣

11-13 00: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4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48 『茶會的代價... 後一篇:第四章50 『遠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ts52176◑ˋω◐)
小屋塗鴉更新啦(◑ˊω◐),空閒的旅人不妨進來坐坐(◑ˋ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