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第四章48 『茶會的代價』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1 22:20:53│贊助:82│人氣:9166


聽到了吼叫聲。
受空腹感誘惑把舌頭伸向滴血右手的昴,聽到了從遠處傳來的那個聲音。那是憤怒,是憤怒啊。那聲音相當的氣憤啊。某個人很生氣。某個人十分憤慨。那是一種某個人為某件事怒至發狂的聲音。
────但那怎麼都行,現在只想一點點的去滿足這個空腹感。
嚼啊,嚼啊,嚼的,不管怎麼嚼都不夠。
兩根手指能塞牙縫嗎。只靠流出的血,又能滿足多少這份口渴。
不夠。不夠。根本不夠。
就算貪盡右手,接著貪圖剩下的左手,最後吃完自己的身體也不夠。食慾是沒有上限的。只會追求慾望。為此────。
「────看招!!」
「────什麼!?」
從正上方而來的打擊貫穿了倒在地上的腦袋,昴的身體因這一下的衝擊被震起隨後向前倒下。由於那過於強大的威力,以昴為中心的那塊地陷出了一個坑。
接著那個打人者,就這樣把拳頭按在先前倒下的昴的後腦勺,喘息著說道,
「我受夠了,為什麼大家要爭吵呢……?行使暴力什麼的太差勁了……太差勁了……」
半哭泣的聲音從上方傳來,正在品嚐泥土味道的昴意識被拉回了現實。與此同時,感覺到有水滴落在後腦勺,他被吸引著抬起了臉。
正好目擊了金髮少女的輪廓變得模糊,淚目的那人逐漸消失的一幕。
────而自己身體發生了什麼,則是在抬起上身後看到到扔還健在的右手明白了。
因此昴突然向不斷消失的少女說道,
「謝,謝謝妳幫我治好……!」
「……哼」
聽到那話,魔女則是背過臉去,用一副鬧彆扭的臉消失了。
但在消失前,還是沒能隱藏好背過去的臉龐通紅,臉頰因開心而笑的事實。
接著金髮少女────『憤怒』的魔女從這裡消失後,作為代替出現的是那副粗魯的棺材,
「涅涅真是的,也太愛多管閒事了吧。這不就是個小小的學習嘛,你說是吧,斯巴倫」
聽到某人從棺材裡毫不在意的向自己搭話,嚇得昴立馬後跳出環形坑,警戒地看著達芙妮。
眼睛看不到的達芙妮本人則是對昴的這種反應嗤之以鼻,
「所以所以,不那麼警戒可不行哦。畢竟,這世界就是吃和被吃的關係呢」
「我可不想認為這世界有那麼血腥……!剛才那是什麼!雖然時間很短……但我確實瘋了啊」
「這就是讓人瘋狂的飢餓哦。飢餓的極致可是會把人變成野獸的呢。要是看了右眼,會發生更有趣的事哦」
「……開玩笑吧」
魔眼,昴估計那屬於這個類別。
雖說拉姆的千里眼也該當用眼出力的能力,但她的那個說到底沒什麼攻擊力,相比較下達芙妮的那個就太可怕了。
也許該稱此為『空腹的魔眼』或者『飢餓的魔眼』吧。當和她的左眼對視時,昴下意識的因飢餓貪食了自己的右手。
可置痛感為無物的空腹感,將所見之物都當成了果腹的食糧。也就是說────,
「難道說,那就是大兔的感受嗎……?」
「那些孩子啊,畢竟是學著肚子餓得扁扁的達芙妮出生的……你也能明白它們想要吃掉相互的心情吧」
「竟然說得那麼輕鬆……你生出那種生物不會心痛嗎。你既然能用這種口氣對我說教,那也就是說你也知道那種空腹感吧。對自己生的孩子……竟然讓孩子承受那種痛苦……」
「────?就算大兔是肚子是空的,達芙妮的肚子可沒有空哦?」
「……問這問題算我傻」
就是是平行線。不管走到哪我都不可能理解這個魔女。
對她而言就算是她自己生下的孩子,那些魔獸也不過是在自己感到空腹感時,稍微吃上一小口的應急食品。
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自己吃掉,這是究極的自給自足。
「要是你不給任何人添麻煩,窩到異次元去自給自足的話,想必誰都不會困擾的吧。」
「說到底,斯巴倫到底是想問達芙妮什麼呀?如果只是想這樣說達芙妮壞話的話,反正起來也只是會肚子餓,我倒想繼續睡覺呢。」
在棺材中背過臉去,達芙妮渾身脫力已經做好了睡覺的準備。
她想那樣被關在移動型棺材內,全身被束搏用具綁好的理由昴終於明白了。那是為了不讓她的危險性暴露在外的監牢────並非如此。
這是為了減少更多因手腳自由行動而使用的卡路里,為了矇混空腹感的造型罷了。
雖說那雙眼的眼帶或許並非如此,但那個眼帶是為了避免因為使用所造成的體力疲勞才帶上的這一可能性也是很高的。
她的存在徹頭徹尾只為她自身而完結。
只有『食慾』的團塊────這『暴食』的魔女之名與她還真是相稱。
「說實話,雖然我認為問了也是白問……但我還是想問下,這大兔要怎麼做才能滅?」
「誒~,大兔,你想消滅它們嗎?那些孩子又弱吃起來又容易,那在達芙妮的作品中可是傑作啊」
「吃或被吃,要是這想法能被容許,那麼為了生存殺死對方。不止為食慾,我也希望你能認同下叫生存本能的東西啊」
在達芙妮那牛頭不對馬嘴的歪理回答延長線上,昴進行了頂撞。
但昴想要從達芙妮那問出情報的心早已涼了半截。這是由於看上去似乎不可能從她那打聽出有用的話,還有說到底根本就看不到自己和她的對話有成立的徵兆這兩點造成的。
乍看之下,對話好像有好好傳達,但實質上很糟糕。昴一把話扔過去就被她咬碎,接著她還在那說著我還要我還要的要求下一句話卻不把話還回來,這才是實際情況。
然而,
「既然為了活下去要吃,那麼也要認同為了活下去而……呃,這個麼,嗯,這也的確是,這樣呢」
「────誒,竟然理解了?」
「要是覺得對的話,就算是達芙妮也會理解的嘛。斯巴倫你真是的,你把達芙妮當什麼了啊?」
你在我看來是最最像魔女的那個哦,這是昴的真心話,不過由於考慮到這個一旦說出口就沒完沒了了昴還是選擇了沉默。
見此噘著嘴的達芙妮則是把沉默以「哼~」來隨意順走,
「想要殺死大兔醬的話,讓麥特麥特或者多娜多娜、蜜拉蜜拉上就能輕鬆解決了哦」
「等等,你那愛稱叫法我聽不大懂啊。多娜多娜……說的是艾姬多娜吧?麥特麥特……是塞赫麥特小姐?那麼蜜拉蜜拉是」
「卡蜜拉……就是『色慾』哦。不過她似乎不怎麼相見斯巴倫哦」
「雖說被『色慾』這種工口擔當討厭讓我有一絲淡淡的悲傷,但是你這提案行不通哦。魔女是出不去墓穴的。我借不了這份力」
「……哼~,行不通嗎」
外援作戰是昴並不渴望的提案。不過若是她們出到外面,只對大兔和艾爾莎行駛力量的話還好說。
「假設你能出到外面的話……只消滅大兔,只吃完大兔你就能滿足的回去了嗎?」
「達芙妮活了那麼久,可是一次都沒飽過呢」
「所以說就算能把你們放出去我也不會放的」
由於回答太過正中自己的下懷,昴回絕了達芙妮的提案。而她則在棺材中「呃~」了一聲後,
「既然行不通的話,我想就只能一起努力,把它們吃的一隻不剩了哦。就算是那群孩子,也不可能從零開始增值的……哈哈……」
「先不論吃完它們,要說把它們全殺了麼……但是這群傢伙只要留下一隻,就會復活的吧。好像它們是群體行動的吧,那麼它們是不是經常全部聚在一起行動呢?」
「是哦。不過雖說數量是挺多,但意識只有一個。就是說整個群體共有著一個意識。它們還不具備擁有個體意識的智慧呢」
「是……嗎。這樣的話,應該就不會有驅除完畢後不小心漏掉一兩隻結果又增加了什麼的……這類末日恐慌式劇情發生了吧」
即使消滅了引起災害的怪物,但由於地下留有的怪物殘留物發生了繁殖造成『威脅仍未終結!』可是約定俗成的怪獸驚恐劇結局呢。
看來大兔它們至少是與智慧無緣的。
「說起來問一下,大兔大概有多少只呢?既然他們會相互殘食,那麼我想這應該形成了一個把它們限制在一定數量的系統才對」
「……誰知道呢?難道斯巴倫屬於那種在霧出來時,會去數水滴的人嗎?」
「有那麼多嗎……不對,我是明白你是有多不靠譜的。我還是自己去確認好了」
只考慮聚在昴身體上的數量的話,那場面至少有一百隻以上。而考慮到它們吃光了整個『聖域』,可以推測出它們的總數可能將近數萬。
就算要把它們全部殺光,看來也必須得想想方法和手段了。
昴沉思起討伐方法,為此達芙妮則是打了個哈欠以表無聊。接著她對沉默的昴咕嚷道,
「既然斯巴倫要想很多事情的話,那麼達芙妮差不多也可以消失了吧?畢竟只是存在著,肚子就會餓呢」
「只是因為不想餓肚子就想消失這話我聽著乖可怕啊,好吧,先不管怎麼做你的提案確實成了我的參考。謝謝咯。────還有」
敷衍了事的說了句道謝的話後,昴在最後又加了一句話。
對著達芙妮那張有些驚訝的臉,昴盡可能的用挑釁的語氣說道,
「我會滅了大兔那混蛋的。白鯨也早就被死了。可別抱怨我哦,母親大人」
「…………」
「雖不知你是覺得什麼好還是以什麼理由才生出了那群傢伙,但是它們已經在這個世界上鬧了四百年了。夠了吧。────接下來就讓我把它們殺個片甲不留吧」
「但但,你不過是個人類」
聽完昴的宣戰,達芙妮做出了至此為止都沒有過的反應。
她咧開那張大嘴,第一次明確表明了『食慾』以外的感情,
「你要是辦得到,就去試試看啊」
咧開的嘴中排滿尖銳的牙齒,從口腔之中吐出猩紅的舌頭,『暴食』的魔女笑了。

※ ※ ※ ※ ※ ※ ※ ※ ※ ※ ※

一陣強風迎面吹來,昴下意識的舉起手臂擋在眼前。
風吹突然使得足下草也隨風飄動,綠葉被風捲起一吹而散。令人不禁用視線對此景象追逐而去,在看到其被天空吸入後轉回視線說道,
「抱歉,難為你了,艾姬多娜」
「我就是因為知道很可能變成那樣才阻止你的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吧。不管是解開拘束還是拿開眼帶都是她自己搞得好不好。只是沒去碰她的身體你就該誇誇我了」
「也是呢。要是碰了達芙妮是不可能那樣就結束的。要只是左眼,那達芙妮的威脅還不算太大。達芙妮最可怕的還是她的右眼和,『被吃後』才是真正的開始」
聽到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發言,昴不禁被嚇到。
說實話,只是那句『威脅還不算太大』,昴就已經嘗受到足夠異常的感受了。
「……真是的,不用去特意介紹討伐完畢的對手的數據啦。要是我有要和與她相似的怪物戰鬥的預定的話,倒是該聽聽你的解說」
「怪物,嗎」
由於對達芙妮的糟糕印象還留在腦中,昴脫口而出的話使艾姬多娜發出略帶失落的聲音,令昴注意到了自己的失言。
對她而言,達芙妮似乎是那種可以叫一聲朋友的關係。只是能和那個成為朋友,艾姬多娜不愧為魔女這個印象就去不掉了,不過,那個歸那個,這個是這個。更不用提在魔女面前,把其他魔女當成怪物什麼的,
「啊~,是我太欠缺考慮了。抱歉。我剛才有點激動了。總之我對你的朋友不予評價。能說的只有這點」
「呼呼呼,沒必要這麼為魔女的心情著想哦。反正這種排斥魔女的話我也早就聽慣了呢」
「……雖說關於達芙妮我不能輕易下定論,但是我不覺得你是怪物。只有這點,我得好好訂正一下說給你聽」
聽到昴的話,艾姬多娜瞪圓了雙眼。
看到這個反應昴撇開視線,因自己心中打算而感到不適。
剛才說那話的意思明擺著就是在討好對方。當然,這之中確實有一半是真心話,但是還是沒能避開下意識的不想給對自己有幫助的魔女帶來壞印象這件事。
當然這點小心思,想必身經百戰的魔女早就看透了吧。
「不可以哦,真是的。就算你想像這樣說這種讓人耳根子發軟的話來矇混,我也不會被你矇混的哦。要不要再來點茶和零食呢?」
「就算你樂成這樣對我這麼說也沒說服力好吧!你那股便宜女主氣息是要鬧哪樣啊。這可不是黏人的級別啊」
竟然被這麼明顯的奉承話給吊住,可真擔心艾姬多娜的未來啊。
即使明白她已經沒有那個了────想到這,胸中隱隱作。
「你的體液和不知混入了什麼的餅乾就不必了」
「裡面沒有進頭髮哦?」
「我已經不得不對你的每一句發言產生懷疑了!」
昴下定決心,今後再也不能在這裡飲食了。
看到昴懷疑的看向自己,艾姬多娜苦笑了。接著她用像是要觀察昴一樣眼神,直勾勾的看向昴。這是她偶爾會用眼神,不知為何令人感到不適。
「那種像是要看穿我整個人一樣的視線,我可不喜歡啊。」
「要是只是盯著看一下就能看透那一整個人的話,就算用我那炙熱的視線把你燒焦都想看透你呢……話說回來,你有沒有自覺啊」
「你在說什麼?什麼有沒有自覺」
「若是用我這短切不敏的想像力來思考的話,剛才你的狀態從人類角度來看應該是相當有衝擊性的畫面哦。敗給飢餓感而吃起自己的肉體這種事可是相當超乎常理的」
聽到艾姬多娜淡然的陳述方式,昴再次回想起自己剛才的慘狀。舉起的右手還有五跟手指,這多虧了那位對自己進行無差別斬殺,不,無差別治療的魔女才得以保全。
而在昴表示想向她表達謝意後,艾姬多娜則是閉上單眼,
「彌涅耳瓦只不過是無視我的要求出來了罷了。她一看到傷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會衝出去的……她的性格很難長壽呢。不過實際上,我們之中最初被殺死的也是她。」
「魔女的最後……嗎。雖然我聽說過你們所有人都是被『嫉妒』的魔女給吃掉的,但是這個話題我能聽嗎?」
「去問死者死因什麼的,該不該懷疑你線條太粗也是個難點呢。畢竟這事沒有什麼前例。而要說我個人是什麼心情的話……嗯,我想想。我並不會全盤托出。這關乎其他五人的名譽」
看到不想再多提死因的艾姬多娜,昴也只能無可奈何接受了。
昴也死過多次了,而要說那些死因能和人笑談嗎,那麼答案就是做不到。『死』這種東西,畢竟是很沉重的。
「要是從這種角度來想,也算是少數能和我共有這份感覺的對手了呢,你們幾個」
「……不,還不能這麼斷言。確實我們已經死過一次了,但是我不知道我們和你是不是同一種想法。」
就在昴想著或許我們能獲得幾分共感而把話脫口而出時,那句話卻被否定了。
正當昴打算抗議艾姬多娜那冷淡的態度時,那個打算卻因為看到她沉重的臉色霧散了。她看著昴的方向,略帶傷感的皺起眉頭,
「回到剛才那個你有沒有自覺的話題……你是否,有注意到自己,正處於扭曲狀態呢?」
「扭曲……?」
「『死亡回歸』這一特殊環境確實是導致你變成這樣的原因,不會有錯。所以,明白那個原因的我感到十分悲痛,看到你連個自覺都沒有更是這麼覺得了」
「我有些不得要領。所以說,到底是……」
「你認為,和讓自己吃自己手指的對手說話。就算手指的傷沒了,能那麼快就好了傷疤忘了疼算是正常嗎?」
「────」
瞬間,昴忘記了呼吸。
艾姬多娜用那雙眼眸仔細的觀察起停下舉止的昴。接著向取回呼吸的昴說道,
「看來,也並非無自覺呢」
「這應該和自己是怎麼意識這些有關吧。我也確實自覺,自己現在的想法並不正常這件事哦。為了最最重要的事,砍掉其他事的感覺我是有的」
「其他事,比方說?」
「對我而言,打破現狀才是現在的主要目的。包括解決宅邸的事,『聖域』的事,愛蜜莉雅的事更是如此。雖說現在也和以前沒多大變化,照樣因束手無策走投無路正頭疼著呢……」
用鼻子吸入一口氣後,昴仰望天際。
天空一碧如洗,白雲緩緩流去,不知哪兒有些悠閒的氣氛。為了讓自己沉浸入仰望現實的沉悶,將這些映入眼中,慢慢品嚐這些景色後,接著說道,
「不過也許就是因為我已經做好了,為達目的犧牲一切的覺悟了吧」
「……那你是想,肯定『死亡回歸』嗎」
「這並不是肯定啊。只是,原本手頭道具就少的我,能用的只有這點罷了。……我想你不要誤會,我並不想這麼做的」
對著似乎早已明白這邊真正念頭的艾姬多娜,昴雖知沒有意義但還是對她做出了提醒。
「如果是為了自己期望的未來的話,只要能抵達那個未來,即使讓我死再多次我都會去換。『死亡回歸』的次數限制,總之也有了個只要我能維持理智的限度。若是如此,就只能絞盡沒骨氣的我的骨氣來盡可能的延長限度了呢」
「不斷堆積『死亡』,借此讓自己的指尖能夠觸及期望。────這是常人不可能有的覺悟呢」
「畢竟死得多了嘛。……不知從哪起,我的腦子也開始變得奇怪了吧」
並沒有在輕視『死亡』。倒不如說就是因為,昴自身積累了太多的『死亡』經驗,才確信了這是一種無法挽回的可怕的東西。這無需質問。現在,昴其實比以前更要懼怕『死亡』。
但即使如此,要讓昴利用自己的『死亡』,依然是簡單的事情。
由於自己不斷堆積『死亡』,看到了很多從結果上只能這樣的世界,因此昴比起自己的『死亡』,更忍受不了自己所知的人們的『死亡』。
若是能從無法逃離的『死亡』命運中救出她們,或說是他們的話,不管耗費多少條能夠挽回這些的『自己的命』都行。
把痛苦,苦悶,恐懼,全部吞下,接著死亡後活下去。
────這就是現在,菜月·昴那被稱之為扭曲的覺悟的根源。
「如果代價只是讓我心碎滿地的話我會這麼做。『死亡回歸』不就是,『原來如此,確實是與我這個無力無知渴求他力之人相性不錯呢』的能力嗎」
「…………」
「我還以為你會安慰我說,沒必要把自己看得那麼低哦什麼的呢」
「若是想到擋在你周圍的障礙的話,無法輕易如此斷言呢。實際上,若你想拿現狀怎樣的話,就不存在不活用這個能力的道路吧。雖說就我個人而言,不得不依賴『嫉妒』會讓我十分不滿呢」
就從艾姬多娜沒有那麼輕易就把安慰的話脫口而出來論,她是一個明白事理的人。
雖說並不是高興,但有這麼一個能夠打醒自己的人,我還是很感謝的。
這樣也能對這條明知會讓自己變得渾身是傷卻還要繼續走下去的路有更多幹勁。
「說到底,我只能不斷重複『死亡回歸』來總結選擇項呢。這樣的話,可真不敢想像接下來還會嘗到多少苦頭呢」
「…………」
「必須解開的謎題之一,就是你在『聖域』的試驗場,做了什麼實驗……這個,你應該不打算告訴我吧」
「……恩,不打算呢。我說過哦。我並不想被你輕蔑。」
對發問搖頭,艾姬多娜回絕了昴的請求。
接下這個回答,昴也只能說著「既然這樣就沒辦法了」並掰響脖子的關節,
「既然你不肯告訴我,我也沒辦法。那就讓我肆意行動,任我喜歡地揭露你隱藏的秘密吧。我想你不會擋我路吧?」
「……若是被揭露,那也沒辦法。如果你打算把我不想被暴露的秘密強行拉到外面大白天下的話,那我也只能莊嚴的接受了哦」
「你這話說得讓我有種在做不可描述的事的感覺,就不能換種說法嗎!?」
艾姬多娜臉頰微紅,從昴那撇開視線。
由於不知道她是故意這麼說讓自己誤解,還是由於天生如此才導致這樣,令昴困擾。單從茶會的這段時間來看,那種像小孩子一樣,好像真的不懂一般的感覺讓昴見識到了魔女的可怕。
而,就說這些話的時候。
「呃────」
突然,昴坐在椅子上感到腦中一陣眩暈。那種類似於突然站起來的頭暈目眩不斷使昴的意識搖晃。那是,
「看來,你的肉體快醒了呢」
「這次的茶會也要結束了嗎……要說是不是有意義,那確實是挺有意義呢」
「畢竟上次沒想到,你沒什麼想問的事呢。那麼這次對我來說,也算是做了『貪婪』魔女該做的事?」
對於愛說愛教愛聊的魔女而言,這次的茶會應該帶給了她極大的滿足吧。雖說她那難以隱藏的喜悅,與略帶留戀的窺探快要離去的昴的樣子也不是沒能讓昴也變得戀戀不捨,但昴還是搖搖頭對傷感做出了了斷。
雖說這個魔女動人心弦到令人不可思議,但對自己太好也不見得是件好事。她是魔女,附帶是個死者。不過究竟魔女和死者哪邊才算附帶,這就不可能分清了。
「想來這裡時,我該怎麼做?」
「你是指茶會的條件嗎?不行不行真是的,要是變得只懂得依賴我了可就不好了哦。的確現在的你在外面沒有能夠表白『死亡回歸』的人,我也明白只能向我袒露心扉是件多麼的讓你心裡沒底的事,但說到底我是死者,而你是生者……所以不行哦,真是的」
「就算你高興得超乎我預料還扭扭捏捏的說出這話也沒說服力好吧!」
我該如何判斷這種只因見到好久不見的客人,好感度就蹭蹭蹭上漲的現狀呢。
看到艾姬多娜一手貼臉並一瞅一瞅的看著這裡,令昴不知該回以什麼樣的態度,而她發現這邊的難處後則是遮住嘴巴「呼呼呼」的笑了,接著說道,
「不要做那麼困擾的表情啊。畢竟我也是女孩子嘛,也會想說這類對話的啦。不就是這麼回事嘛。我可有好好的劃清魔女和人之間的橫溝呢」
「……艾姬多娜」
「說起茶會的條件,只要在墓裡從心底叫喚『我想知道』就行哦。雖說第一次會直接把你招進來,但第二次開始就沒那麼簡單了。我想第三次……也並不是很難吧。不過表面的叫喚,可是傳達不到我這的」
聽到她快聲快語說著的那些,昴回想起被招入這裡之前的事情。
被大兔扯碎吃光全身完成『死亡回歸』,在肉體感受到的『死亡』後感官延續的痛苦之中,意識不斷叫喚到底發生了什麼。
因此這次以艾姬多娜聽到這些後被她招入的形式入了茶會。但若是下次再想來,就必須用同等或那以上的叫喚才能進來。
「我可不想再來一次那個……」
「也是呢。所以,這可能是我和你最後一次面對面了吧。不過說到底,只要你挑戰『試煉』這就不會是最後一次呢」
和第一場『試煉』一樣,第二場和第三場『試煉』時她似乎也會等在那。只要昴代替愛蜜莉雅面對『試煉』的話,那個再會就和約定好的差不多了。
也就是說,
「讓我們在『試煉』中再會吧,這回事嗎。不過那時應該就沒茶喝了吧」
「要是你無論如何都想喝的話,我也不會吝嗇當場沏給你喝哦……」
「別這樣,總覺得要是看到了製造過程我會越發不想喝那個茶的」
看見自己伸掌回絕後,艾姬多娜露出了至此為止最最消沉的表情。
不知她為什麼會那麼想讓別人喝她自己的體液。或許是她在自己的一部分變成別人的一部分時會有快感什麼的,和這種性癖有關吧。真深奧啊。
「也是該消失了……那麼艾姬多娜,多謝關照了呢。下次再見時……」
「在此之前,能聽我說一句嗎?」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變模糊,昴向艾姬多娜道別。但,停下道別的確是艾姬多娜自己。
她從座位站起後,搖擺著喪服的裙邊向昴走去,
「參加茶會,雖說你從我那獲了一些知識……但你有沒有忘記什麼呢?」
「忘記東西?」
「是代價哦」
艾姬多娜瞇起眼,用歪頭示疑的昴能看到的紅色舌頭說道。
聽到此話昴睜大雙眼,只在口中嘟嚷道「代價……」二字。聽到這聲嘟嚷艾姬多娜則是回以「是的,代價」並點點頭,
「雖說上次你應該也付過代價,但和魔女交易那就是附帶品。上次的代價是上次的東西,這次我應該拿走什麼好呢」
「不,不能等我有更多東西了再付嗎?現在我身上的東西太少,要是被拿走更多會很艱難啊」
「要和魔女交涉,你這張嘴還不夠靈哦」
逼近被嚇得連帶椅子一起拖後的昴,艾姬多娜那張可愛的臉上浮現出嗜虐的表情。就這樣她上下打量起昴的身體,考慮要拿什麼。
魔女的代價────上次是回到現實後就忘了艾姬多娜的存在。這次要是也被這麼做的話,這個茶會上得到的情報也會消失導致攻略也一起飛走。只是,就算被提出其他沉重條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遵守,
「好了,我決定了」
會發生什麼?!昴這麼想著縮成一團,而艾姬多娜則是彎下上身把臉湊近。面對就快碰上自己的嘴唇昴感到動搖,但緊接著她又更一步向昴下面────胸部內側前進了。
柔順的白髮,離自己近在咫尺的魔女身上飄來淡淡花香,昴久違的因對美少女的免疫力過弱而使腦中一片空白。
艾姬多娜則是對昴的緊張視而不見,摸上這邊的胸,
「那我就拿走這個吧」
「……哦,誒?」
艾姬多娜從疑惑的昴,他的胸口抽出白色手指────她的指尖捏著的事是,在風中搖曳的手帕。
白色布底金色邊緣,背面刺繡著灰色大精靈的東西,
「這是去『聖域』前,佩特拉給我的手帕……?」
「你該向給你這東西的人表達感謝哦。這之中純粹只有為你安危著想的念頭被強烈注入在內。所穿過的一針一線,都使魔力借此儲存其中。寄宿在這種東西上的力量,令我很感興趣呢」
「……佩特拉她,是這樣嗎」
「看來有人想著你呢。雖說這對為你著想的孩子不太好,但我還是要收下這個」
對著刺繡在背面上的帕克,艾姬多娜微笑了,接著把手帕收入懷中。然後離開昴說道,
「茶會的代價,我確確實實的徵收了哦。我打從心底期待你的再次參加」
艾姬多娜用不正經的態度拎起裙邊,行上優雅的一禮。
她的這種至少想用讓昴感到輕鬆的方式,來送別的用心────面對並不像是打算如此的那個態度,昴從椅子上站起說道,
「感謝你特意做那麼多。很多意義上。────貴安了」
這邊也同樣捏著衣服的兩端行下一禮,使艾姬多娜苦笑。
接著被白色光芒包裹────昴從茶會退席了。

※ ※ ※ ※ ※ ※ ※ ※ ※ ※ ※

────意識從茶會回歸的昴,突然感到地面的冰冷和堅硬,還有嘴裡難吃的塵土。
「嘔!呸呸呸!怎麼又是這個每次都有的既視感啊……!」
昴從口中吐出異物,帶起身子後甩頭催促意識的清醒。
首先,一邊確認自己身體的狀態,一邊回想醒之前發生的事。自己被大兔吃掉後回歸的事,還有之後立即就被艾姬多娜招待進茶會的事。接著在達芙妮那吃了大苦頭的同時堅定覺悟,最後被佩特拉那幼小念頭救下的事。
每一件事,都沒從記憶中消失。昴對此感到安心,
「看來艾姬多娜遵守了約定。畢竟這次的茶會,她也沒從我記憶裡消失呢」
白髮魔女的事情,也有深刻的烙在記憶中。
雖說她依舊是個不大像魔女的人物,但從她有好好遵守約定,再從昴親身經歷過的其他對自己的對應來想,應該可以把她當做友軍對待吧。
雖說能依賴的次數看上去不是很多令自己感到可惜,
「不過這次的收穫真是太好了……雖說不知道能不能這麼說,但畢竟有這個」
將手置於胸口,昴回想起茶會所發生的事────也就是說,他重新回想起自己成功告白『死亡回歸』後,獲得的被拯救的心情。
在那裡,雖說只是艾姬多娜和其他魔女,但至少把那個說出,能和誰一起為此煩惱是能比得上任何東西的收穫。
能夠聽到比昴更熟悉異世界的對手,對『死亡回歸』做出的推測也是其中一個收穫。
『嫉妒』魔女是一切的原因,總有一天必須和她相對。外加上還有帶著這種使命梗回歸的意義。
「帶著這種全新心情,菜月·昴新生啦。現在就依賴那個魔女的力量吧。不管多少次,我這種命想用就用吧」
要是這樣就能接近答案的話,不就如我所願了嘛。
「雖說因為茶會,體感時間有點奇怪,不過現在應該是『試煉』過後吧」
『死亡回歸』的場面不會改變,這麼說的雖是艾姬多娜,但搖頭左右掃視的昴,也認知到這裡確實是墓地裡面不會錯。
確認到她說的話是正確的,昴思索著首先得把愛蜜莉雅帶出這裡,於是開始找起她的身影。
「想到『死亡回歸』之後的事情,這畢竟是第三次了,也必須考慮一下帶如何應對加菲爾了呢。……雖然我想他應該不會突然殺過來」
但即使如此,那也是個武斷的主。不可能預料到他下一步會做出什麼。
由於想起他的事情,接著聯想到之前的『死』。想起被吃掉的那個直接死因,並回想起村民被虐殺的場面,這些連鎖使黑暗情感下意識的湧動出來。
擊退大兔,擊退艾爾莎,『聖域』之謎,還有和加菲爾做了斷。
雖說這個世界還沒發生這些,但昴無法原諒那個。必須用某種形式來報復加菲爾。
心中想著這些事情,昴對必然在明的加菲爾的負面感情越來越高,但這些想法突然斷開了。要說為何,
「……愛蜜莉雅,在哪?」
────哪都找不到她。
這股違和感使昴皺眉,在黑暗中努力觀察周圍。但,不管看向這不算寬廣的『試煉』之間的哪裡,都看不見愛蜜莉雅那細瘦身子橫躺在那的模樣。
這是至此為止都沒有過的異常事態。
「我『試煉』過後,愛蜜莉雅應該還在『試煉』中的……」
原本,愛蜜莉雅無法突破第一個『試煉』,她應該在昴身邊,痛苦的和過去相對才對。
然而現在,她卻不在墓中。但是,時間確實應該有把昴送回『試煉』之後的暮穴。
「…………」
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裡沒有愛蜜莉雅,這和至今為止的狀況不同。
不可能發生的事,未來會改變只能是因為昴所做出的行動。但是,昴沒醒來情況下的行動,又能帶來什麼影響呢。
在不斷被焦躁感煽動的情況下,昴為了跑出『試煉』之間,往通道跑去。接著帶著腳步聲穿過通道,隨後向暮穴外面跑去。
最後來到月光下,出了暮穴的昴所看到的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9772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47 『相性差的對... 後一篇:第四章49 『愛愛愛愛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rs90020?_?
(´▽`ʃ♡ƪ) 浮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