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7 GP

第四章47 『相性差的對手』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10 13:24:19│贊助:183│人氣:8563


「說是和我的相性不好,在這種狀態下還能夠和她相性好的傢伙根本不會存在啊!」
在處於完全拘束狀態的少女面前,昴發自內心地說出了抱怨。
『暴食』的魔女────出現在昴眼前的人物就是被這樣稱呼的。
在略微傾斜豎立的棺木中躺著的少女,身高在150公分左右。灰色的頭髮堪堪及肩,並被紮成兩束。肌膚雪白身體嬌弱,胸部很小────說實話,看起來就像才十三,四歲的女孩子。
「不僅身體被拘束具束縛得緊緊的,就連雙眼也被蒙住了……光從看上去的年齡來說都簡直有些不敢相信啊……」
像少女這種年齡的孩子們,恐怕大多數都抱有著『擁有一般人沒有的超能力』或是『有著以自己的意志封印的,會對他人造成威脅的潛在能力』這樣類似的憧憬。
回憶過去的中學時代,當時的昴受到讀過的漫畫的影響,對成為暗器使抱有憧憬,還在校服的各處都藏了一些裁縫針。
「不過,最後的結果就是不小心摔倒的時候全身都被針扎到,因為疼痛哭得停不下來吶。」
沒有炫耀對像卻又不斷自語著自己的黑歷史,昴難以決定自己對眼前的魔女的態度。
而且本來,至今為止所見到過的魔女們都是在昴行動之前,就由她們自己率先對昴進行了一番令人印象深刻的「初次接觸」。
「────」
在昴的正前方,棺木中的魔女依舊沉默著沒有一點反應。
而因為考慮到初始印象很重要而無法決定對初次見面的對方採取怎樣的最初舉動的昴也保持著沉默。至少想知道對方是友好還是不友好,只有知道這點昴才能決定是選擇親切地交談還是強氣地挑釁。
「…………」
雙方都在等待著對方的開場白,小山丘上的茶會被寂靜所支配著。
這樣的狀態還在持續著,眼前魔女那壓倒性的氣場不斷侵蝕著昴的精神。全身無法動彈,就連讓雙眼看向那邊都做不到的程度的無法動彈,從身材嬌小的她身上所散發出的威壓感讓人覺得對方不愧是魔女。
明明那麼順利地就和『傲慢』,『憤怒』,『怠惰』這三位魔女打上交道了,艾姬多娜卻對自己與『暴食』的見面抱有猶豫。
『暴食』的魔女達芙妮她,就是這樣地與至今為止所見過的魔女們相比有著根本性的不同。
「……嗯」
「────!?」
就在昴的額頭因為緊張而出汗,而因為汗珠將要流到眼睛裡而準備用手指甲擦掉的那一瞬間,突然開始動起來的達芙妮讓昴戰慄了一下。
棺木中,被拘束具緊緊包裹著的少女微微動了動腦袋,她的呼吸聲也傳到了昴這邊。而昴則開始全身戒備,準備應對對方可能做出的舉動。
然後,
「……嘶,呼喵」
「────睡著了啊!!」
「────嗚喵!?」
聽到可愛的鼾聲的瞬間,昴衝上前去大聲叫道。
在小丘的綠色草地上故意踏出聲音,而被那個聲音嚇到的魔女在棺木裡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她在雙眼被蒙住無法確認視野的情況下,左右搖動著腦袋。
「嗯,發生什麼事了?人家,難得睡得正香的說……」
將那有些怨念的內容用異常拖沓的語氣說了出來。
句末的語氣有些軟綿綿的,那是因為剛睡醒的緣故還是她本人的習慣,現在的昴並不知道,但至少昴剛才感受到的壓倒性的氣場消失了。
是自己想太多了吧,昴難以掩飾自己的脫力感如是想到。
「呃,啊啊,抱歉。我也是有點衝動了。本來沒有打算發出那麼響的聲音的。」
「誒────,因為這種事就驚訝什麼的,達芙妮也會很困擾的哦。」
「呃……我道歉。所以心情好起來吧。不要生氣了哦。」
「人家,並沒有生氣哦?如果生氣的話,肚子會變餓的吶。話說回來,你又是誰呢?」
想要道歉卻被拒絕,達芙妮甚至還我行我素地提出了問題。
儘管只是交談了兩三句,談話的節奏就已經亂掉了。於是,昴對艾姬多娜說的話的含義隱約有些懂了。
────這位魔女,是和昴的對話節奏完全吻合不起來的類型。
對前途感到有些不安而歎了口氣,昴輕輕搖了搖頭讓自己臉上嫌惡的表情消失,然後對她露出了極度友好的笑容,
「我的名字是菜月·昴。因為一些原因,被艾姬多娜招待參加了魔女的茶會……嗯────,啊,就像是茶友,那樣的感覺。」
「嘿────多娜多娜原來還有朋友啊。斯巴魯也是,選擇朋友什麼的還是慎重一點比較好哦?被別人知道你和魔女是朋友的話,也許會被真正的朋友和家人所討厭,的,哦……?」
聽完昴的自我介紹,達芙妮又說了一些多餘的關心。而後半句話之所以有些斷斷續續,也是因為她說著說著就想睡覺了。
在棺木中的她的雙肩上下微動著,對著明顯有些疲勞睏倦的她,昴「喂喂」地向她搭話,
「為什麼你顯得這麼累啊?那個棺材,難道有會奪取在裡面的人的生命力的效果嗎?」
「並,沒有哦?只是,達芙妮比較容易疲勞而已哦,肚子餓得咕咕叫,完全沒力氣了吶……有什麼,能吃的東西,嗎……啊嗚啊嗚。」
「只是說說話就累成這樣什麼的,感覺這也是挺極端的虛弱體質了啊……要說食物的話,也就只有桌子上的多娜茶和作為茶點的餅乾了。」
實際上配茶的食物是像餅乾一樣的迷之點心。不過既然知道了茶是艾姬多娜的體液,那麼搞不好那點心是用艾姬多娜的體細胞做出來的。
因為和茶不同不能一口解決,所以昴連碰都沒碰那盤餅乾。
「餅乾!?」然而聽到有食物的達芙妮的反應明顯清晰了起來。
「那,那,那,那個就可以了哦。那個就可以了,達芙妮,請餵給達芙妮吧,快點,啊,快一點……」
「總覺得只看這個場景的話,這種發言肯定會被誤解的所以給我自重一點啊!算了,既然你這麼想要我也不是堅決不給的抖S吶。」
取過裝著茶點的盤子,昴靠近了達芙妮的棺木,想要把餅乾喂到無法移動的她的嘴裡。然而,在靠近之前,
「啊,但是但是,斯巴魯等一下,能等一下嗎?」
「嗯?怎麼了。事先說好,味道大概只有一種哦。也沒有加入巧克力的感覺所以應該只是原味。如果說不喜歡這種的話,我也不會說什麼不許有剩下這類的話吶。」
「並不是那樣哦……雖然想要你餵給我吃,但是昴還是不要太接近達芙妮了哦。」
「在要喂東西給你吃的時候提出這種困難的要求啊,這也太糾結了吧!」
被拒絕靠近的昴只能端著裝著餅乾的盤子站在途中。
對著這樣的昴,棺木中的她稍微仰起身體。
「希望你不要誤解哦,達芙妮並不是討厭或者厭惡或者生理上無法接受斯巴魯的哦。」
「那麼強調反而感覺對我的信賴度好低啊!理由!請告訴我理由啊!」
「達芙妮不太想讓斯巴魯的味道靠近吶,好像有毒一樣」
「把我身上的味道當作是毒物嗎!?」
聽到更加令人受傷的發言,昴急忙抬起手自己聞了聞。然而並沒有聞到什麼刺鼻的味道,雖然說原本人類對自己身上的味道感覺就比較遲鈍。
昴自上而下打量著自己的身體。
「有味道?真的有味道嗎?我來到『聖域』以後也好好洗過澡了啊?雖然說不能像在宅邸裡一樣用肥皂好好清洗,但考慮到要和愛蜜莉雅接觸,最低限度的身體清潔我也是做過的……不對,話說回來這裡是精神世界吧,現實世界的那種惡劣環境的影響真的能帶到這裡來嗎?」
「不對哦,並────不────是那樣的說,那個,嗯,不是應該明白的嗎,斯巴魯。」
「就是不明白啊!這說法好像錯誤全在我身上一樣!我怎麼可能明白啊,切!」
昴有些抓狂地抱怨著,聽到這個的達芙妮慢慢搖了搖頭,略微搖動著棺木,伴隨著棺木在地面摩擦的聲音,「怎麼說比較好呢」,她用獨特的語氣說著,
「聞到斯巴魯那臭臭的味道,比起餅乾達芙妮會更想吃掉斯巴魯的,那樣達芙妮會很困擾的哦。」
「……呃?抱歉,我有點不理解你說的話」
「達芙妮啊,比起蔬菜還是更喜歡肉哦,比起柔軟的肉更喜歡硬一點的肉,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哦。」
突然地,昴感覺自己的背後升起一絲寒氣。
昴屏住呼吸看著達芙妮。她的樣子從最初開始就沒有變化。依舊被鎖在棺木裡,身體也被拘束具束縛著無法活動,她的雙眼也依舊被漆黑的眼罩蒙著昴沒有看到過。
如果那並不是什麼中二時尚裝束的話,那究竟是為什麼────
「從聞到的味道感覺,斯巴魯的肌肉應該還是很緊實的,骨頭應該也很粗壯,應該很好吃,很好吃……感覺正是達芙妮喜歡吃的那種類型哦。所以說,如果太靠近的話,達芙妮只是聞到那個味道就想把你吃掉了哦。」
「吃,吃掉什麼的,是從性的意義上?」
「是從生理的意義上的說……」
聽到發音略有不同的詞語,昴再次摒住了呼吸。
然後昴迅速拉開了與她的距離,在退後的路上有一些餅乾撒落在地。
「我,我會在這裡給你投食的,如果沒礽進你嘴裡的話就抱歉了啊?」
「沒關係哦,斯巴魯。就用扔中棺木的力道投食吧。人家會自己撿起來吃的哦。」
「雖然聽上去感覺好危險的樣子……呃呀,我要投了!」
揮了揮手,昴輕輕地扔出了餅乾。
五百圓硬幣大小的餅乾劃出一道拋物線,比預想還要準確漂亮地飛進了達芙妮的嘴裡。從未有過的控制力被昴用發揮到極限的集中力體現出來。
昴用著簡直像穿針眼一樣的控制力向達芙妮的嘴裡進行著餅乾投擲。對於投到舌頭上的餅乾達芙妮就直接一口吞掉了,
「嚼嚼……嗯,好吃────。有多娜多娜的味道吶。」
「雖然不知道那是指餅乾是由艾姬多娜親手做的,還是說果然那傢伙在餅乾裡用黑魔術什麼的加入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啊……繼續扔了哦。」
「嗨────,人家等不及了的說。再扔點……吶,再扔一點……」
「會讓我瞄不準的所以稍微安靜一點好嗎!?」
讓達芙妮停下了會給人帶來性方面的想像的催促,昴連續投擲著餅乾。那是讓人看到都會為拿食物進行遊戲而發怒的景象,但進行投擲的昴那認真的表情卻讓人感覺他並不能算是在單純地浪費食物。
雖然達芙妮的頭也在微妙地移動著,但餅乾最終還是都被扔進了她的嘴裡。於是,就像這樣地,盤子裡的餅乾數量慢慢減少了。
「────啊。」
一陣強風吹過山丘,輕巧的餅乾被扔出去的拋物線也被風吹亂。這大大偏離了昴的瞄準,也讓茶桌被吹翻在山丘的斜面上。桌上的東西就這麼灑在地上成為了螞蟻的食物────正在昴這麼想的時候。
「好討厭啊……好浪費哦。」
達芙妮用她那異常敏銳的嗅覺察覺到餅乾扔偏了。她用被蒙住的視線「看著」劃出拋物線後落在地上的餅乾,在下一個瞬間,昴看見了。
「────!?」
劇烈的聲音響起,山丘的土塊就像被銳利的爪子掀起一樣裂開。
沙塵瀰漫,連續不斷的聲音也讓地面被破壞的範圍更加廣闊,地上的餅乾也被這次破壞產生的風吹起又慢慢落下,
「啊,呣。」
探出頭去的達芙妮用朱唇夾住餅乾,然後擺出一副幸福的表情送入口中。用靜不可聞的聲音咀嚼著,把餅乾吃下肚子的她用淡紅的舌頭舔著嘴唇,從舔濕的嘴唇中漏出了一絲略帶誘惑的吐息。
見證了全過程的昴沉默無語。
察覺到沉默著的昴的達芙妮微微哼了一聲,
「斯巴魯……還剩下,兩個不是嗎?不要壞心眼哦……」
臉頰微紅,嘴唇像等待餵食的雛鳥一樣微微開合的少女的姿態實在惹人憐愛。
就是這樣的存在被蒙住了雙眼,全身都被拘束具牢牢束縛著還被關在漆黑的棺木中────
「……不對,像這樣還不動搖完全做不到啊。」
昴所面對的,就是從棺木邊伸展出螃蟹一樣的節肢足運送著宿主的肉體,這副超越常識的情景。

※ ※ ※ ※ ※ ※ ※ ※ ※ ※ ※

「那,個是……什麼東西,方便問一下嗎?」
因為最初的衝擊而有些站不穩的昴聽從達芙妮的請求把剩下的兩塊餅乾向她扔了過去。因為指尖在顫抖而扔偏了的那兩塊餅乾也是,被通過棺木快速移動過去的達芙妮沒費什麼勁地就送入了口中。
完全享受著餅乾味道的達芙妮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嗯────」
好像是隱隱約約察覺到昴好不容易才問出的問題,
「那個是,什麼東西什麼的,就算你問什麼都看不到的達芙妮,人家也不知道哦。」
「就是那個……看上去好厲害的,閃耀著造型之美的移動型棺材吶。在我狹隘淺薄的知識裡,棺材這種東西應該沒有腳,也不會像蟲類一樣高速移動才對啊。」
giligili的發出聲響,棺木穩妥地收納著達芙妮回到了最初的位置。棺木邊發出響聲邊將底部落在草原上,螃蟹一樣的腳就像被吸收到棺木中一樣消失了。那種動作有些近似於烏龜將手腳和頭收到甲殼中。
就像要肯定抱著那種感想的昴一樣,達芙妮「啊啊」地笑了起來,
「原來是在說百足棺嗎?這孩子是,因為達芙妮無法自由活動,為了彌補這點而創造出來的孩子哦。平時一直很安靜的,是一個很好的孩子哦?」
「創造出來的……那個,是活著……的嗎?」
雖然能做出生物一樣的活動而且也有活動器官,但昴並不能肯定地將那個存在納入生物的範疇。當然,那也不可能是機械造物。
「雖然不用吃喝,但百足棺也是好好地依靠吸收魔力而活著的哦?而且不會感到肚子餓,很讓人羨慕吧。」
「吸收魔力……不對,關於那方面的事情以後再說行嗎。比起這個,你剛才說是你創造出來的吧?你,能創造出活著的生物嗎?」
「與其說是生物,應該說是……魔獸哦。把達芙妮的意志,心情什麼的,混在一起攪拌攪拌,好像就創造出來了的樣子。」
把身體縮在棺木中的達芙妮並沒有說出,能夠給昴具體印象的回答。然而,從那曖昧的形容中,昴還是能夠感受到她做的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能夠創造生物,這簡直就是神才能做到的事。
在原來的世界裡,雖然人類也有品種改良或是複製之類的禁忌科學存在,但無中生有什麼的完全是神才有的力量。
雖然這可以算是對生命的褻瀆,但對擁有如此神力的存在的看法還是因人而異的。
「難道,說……達芙妮的負面遺產是……將魔獸創造出來,這種意思嗎?」
「嗯────喵────?」
「白鯨,黑蛇,大兔……這些都是,就像你的那個棺材蟹一樣,是你創造出來的嗎……?」
「嗚喵……嗯,全都是一些令人懷念的名字吶。沒錯哦。鯨也好,蛇也好,兔也好,都是達芙妮創造出來的孩子們哦。」
「為什麼!!」
聽到如此肯定的話語,昴按捺不住內心的怒火,踏步上前拉近了與她的距離低頭向她質問道。
因為憤怒而臉色通紅,昴用手指指著達芙妮,
「為什麼,要製造出那樣的怪物啊!那些傢伙在外面的世界,在你死後的四百年裡!你知道它們犯下了多少的罪行嗎!?幾人,幾十人,幾百人都受到了它們的暴行啊……!」
昴的腦海裡浮現的,是在白鯨攻略戰時經歷的魯法斯街道的激戰。
妻子被殺死的威爾海姆的悲鳴和執念,還有參戰的騎士們的歎息與怒火────這些都是以白鯨為導火線,是創造出白鯨的魔女釀成的悲劇。
襲擊『聖域』的大兔也一樣,如果昴之後的行動沒有得到希望出現的結果,那麼不僅是愛蜜莉雅,所有待在『聖域』裡的人都會被它們吞食殆盡。
大兔就是無限重複這種慘劇的天災。而原因也在於眼前的這位魔女的話。
「到底是為了什麼啊!你倒是說說看啊!讓那麼多的人們痛苦的理由,只會帶來痛苦的怪物,為什麼你要創造出來啊!!」
「……?龐大的生物,才比較容易填飽肚子不是嗎?」
「────啊,呃,啊啊?」
對於昴氣勢洶洶的發言,達芙妮面帶困惑地回應著。
因為她的話語而陷入了預料之外的思考,昴的思維沒能剎住車而未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表達。
看到這樣的昴,達芙妮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白鯨,體形很大不是嗎?只要殺掉那個孩子的話,就能讓很多的人填飽肚子,難道不是這樣嗎?」
「你在說,什麼……」
「大兔也是,不管怎樣都會自我增殖。所以說,只要有那孩子的話,哪怕放著不管它們的數量都會增加,這樣就永遠不用為食物擔心了不是嗎?」
「增加……的話?」
雖然聽到了達芙妮所說的話,但話語中的含義昴的大腦並沒有完全理解。
假如說這番令人震驚的話語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的話,那麼昴無法理解眼前的魔女到底在說些什麼。
真的是,從心底裡,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麼────
「那麼,啊……怎麼說呢?你是為了解決糧食問題,才創造出魔獸的嗎?白鯨也好大兔也好,都是為了幫助被飢餓所折磨的人們才創造出來的嗎?即便是因為這樣的一廂情願,你知道有多少人都被它們吃掉了麼!?」
「……?想吃掉對方,卻沒考慮到自己會被吃掉的可能性,這難道不是過於任性自私了嗎?」
「…………」
「而且,人家認為人類和亞人還有其他一些物種,對於這個世界來說數量有些太多了不是嗎。如果那些孩子們能夠稍微減少整頓一下生物數量的話,那不也是不錯的嗎,達芙妮是這麼想的。」
「那麼,白,白鯨會吐出消滅存在的霧氣,大兔會隨心所欲將村落吃光又是……?」
「狩獵的做法達芙妮並不知道哦。那些孩子們成長成什麼樣,吃了多少東西,在哪裡進食的……就算知道這些事情,也不能填飽達芙妮的肚子吶。」
看著微笑著道出緣由的達芙妮,昴過於遲鈍地理解了她的意思。
艾姬多娜說過的話語的含義,現在的昴終於明白了。
昴和達芙妮的相性極差,艾姬多娜這麼說過。
昴原先還以為那只是過於我行我素的她和性急的昴的個性無法相合,僅僅只樂觀地認為是行事風格不同。
────昴和達芙妮之間存在的,是價值觀的不同。
不對,並非僅限於昴。能夠理解她的價值觀的人類應該不存在。
她的觀點與人類,亞人看待事物的觀點相比,完全是有著次元級的差別。而且那並非與偏向於自己創造出來的魔獸的態度有關。
弱肉強食────她的思考方式的核心只有這一點,承認作為食物的存在,並讓之增加,除了吃以外其他事情全部當作瑣碎小事而不去在意。
無言以對。因為從根本上的思考迴路就不同。
至今為止,昴已經遭遇過形形色色的魔女,雖然問題不斷但她們都是能夠進行對話的存在,以至於讓昴產生了誤解。
她是魔女,她們都是魔女。是在這個世界上僅有七人的,真正的魔女。
「斯巴魯好像也是這樣啊……大家,都把『暴食』想得太簡單了哦?」
「…………」
「本來,說到食慾,那就是生命的最大欲求不是嗎?畢竟,如果那種慾望都得不到滿足,就不能活下去了不是嗎?」
「…………」
「就算過得不安寧,就算不被他人所愛,就算無法傾訴感情,就算無法保持自我,就算得不到想要的東西,就算不被他人期待,然而那些都不會導致人死亡不是嗎?但是……」
「…………」
「不去進食的話,人就會死哦?」
七大罪之中,只有『暴食』與生命直接相關。
從準確的意義來說,『暴食』就是去追求滿足必要以上的食慾。然而,在現在這個場合達芙妮所說的話語的真實含義指的是,為了生存而必要的食慾。
然而昴並不能否定她的話語。她所說的的確是生存的真理之一。但是,只把這點當作全部的那種思考方法是錯誤的。
「你說的話的確有一部分是正確的……但是,那種思考方式……」
「那麼昴也體驗一次,極限的飢餓感怎麼樣呢?那樣的話……你一定會理解達芙妮所說的話的含義的哦。」
那是,過於有魔女作風的提案。
慢慢悠悠地,棺木裡的達芙妮直起身子。伴隨著紙片破裂一樣的聲音,達芙妮輕易地解開了連接束縛著她的拘束具的皮帶。有些嫌煩地用手腕掙開灰白色的拘束具,達芙妮就這樣光著腳從棺木裡出來落到了草原上。
身材嬌小的她活動著手腳,確認著自己略顯僵硬的身體狀況,
「因為肚子會變的好餓,所以達芙妮比較討厭用自己的手腳活動,的,說……」
達芙妮只是做了一點準備運動就開始喘氣。
然而,在這樣的她面前的昴卻一動不動。就連呼吸都好像被停止了。
嬌小的魔女────從她全身所散發出的那巨大的壓迫感將昴束縛住無法移動。就像是,被巨大的手掌握住全身那樣的壓力感。
「雖然就這樣,把斯巴魯吃掉也沒什麼關係,不過多娜多娜和麥特麥特好像會生氣……唔────,只有左眼的話應該沒關係吶。」
說著,達芙妮在昴面前把手搭上了蒙住自己雙眼的眼罩。
不要解開拘束具,不要碰觸身體,不要有眼神接觸────這些都是,達芙妮出現之前艾姬多娜忠告過的內容。
然而,拘束具是她自己解開的,雖然沒有接觸自己的樣子但昴的身體被壓力束縛著無法動彈。然後就是最後的忠告,
「────」
金色的,左眼。
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的,圓潤的少女的眼睛。
僅僅掀起左眼的眼罩,達芙妮用那隻眼睛看著昴這邊。
昴就像是被那視線射穿了一樣依舊無法動彈,之後,她多次眨了眨那隻眼睛,
「已經,足夠了哦。」
說著,她依然非常疲憊地走向棺木方向。對著眼看隨時就會倒下的她,移動到她身邊的棺木溫柔地接住了她。
委身於棺材裡,達芙妮尋找著最舒服的姿勢。無法動彈的昴就這麼沉默著咬著嘴裡的東西看著達芙妮的動作。
達芙妮打著呵欠,將剛才掀起的眼罩放下重新把雙眼蒙住。之後棺木內側的皮帶開始舞動,然後捲起她嬌小的身體並將她重新綁住。
輕車熟路地將她束縛起來,這正是出於她自身意志的行為。
「剛才那個,看上去好痛……話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還沒有察覺到嗎?」
昴剛想要詢問為什麼她要把自己拘束起來。打斷了昴詢問的話語,達芙妮在棺木裡像是在確認自己被拘束的情況一樣搖動著身體。
聽到她所說的話的昴一瞬間像是察覺到什麼一樣皺起眉頭。
「啊,呃……?」
疼痛。那正是疼痛本身。
從昴自己的腹部開始的,讓人有種腹部被開了一個洞的錯覺,那樣的疼痛讓昴直不起身。
胃腸在絞動著,迫切主張自己存在的空腹感讓昴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倒性的飢餓。因為無法忍受的痛苦而發出呻吟,蜷曲起身體的昴直接跪倒在了草原上。
嘴角流出涎液,昴全力忍耐著那種痛苦。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空腹。
「啊,呃,啊……好難,受……」
幾乎讓人失去自我的、強烈的空腹感擾亂了昴的思考,完全無法認知現實。
昴劇烈地喘息著,掙扎著,在地面上打著滾。然而就連那些動作都在助長著襲擊昴的空腹感,最終昴就像蟲子一樣在草原上微微痙攣顫動。
飢餓,令人發狂的飢餓。渴求著滿足的飢餓感。事關性命。就像是被開了一個洞,腹部被開了一個洞。就像要死卻還沒有死一樣,如果現在不能滿足飢餓感就一定會死。會死,會死。
「還是,沒有察覺到嗎?」
俯視著忍受痛苦折磨的昴────實際上她的眼睛裡並沒有映出昴的身影,達芙妮通過聲音和嗅覺把握著昴的狀態。
無法理解達芙妮所說的話語的含義。先不說去理解,昴現在正因為過於強烈的飢餓感而感覺自己都變得奇怪起來。雖然能夠明白這是她搞的鬼,但比起憎恨,昴覺得還是飢餓感更加強烈。無論如何忍耐都無法忍受這無法滿足的飢餓感。而現在,昴的意識隱隱約約開始在意起,剛才開始自己嘴裡就咀嚼著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
現在,昴正在,吃著,什麼東西,呢?
「察覺到了嗎?那就是,『暴食』哦。」
聽到達芙妮的話語,昴察覺到了自己的右手────小指和無名指不見了。
消失的手指到那裡去了呢?根本不用去尋找。就在昴的嘴裡,現在,大臼齒正在啃食著小指的碎片。
從那被啃成碎片的傷口中四溢出的鮮血,在翠綠的草原上染上一片朱紅。
看著緩慢落下的血滴,昴的腦海中一片空白。
然後那份空白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被浮現的感情填充。而那浮現出的感情,就是,
────啊啊,落下的鮮血好浪費啊。
為了滋潤來自喉嚨的飢渴感,為了滿足極為純粹的飢餓感,昴在『暴食』中迷失了。

※ ※ ※ ※ ※ ※ ※ ※ ※ ※ ※

《在一般人眼中魔女的危險程度》
嫉妒>暴食>>色慾>傲慢>>>貪婪>怠惰>>>>>>>>憤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816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6 篇留言

厭世
我還在想憤怒最不危險的原因 看到下一話還特地出來治療486 人真好

09-14 03:48

厭世
你這邊感覺可以把暴食同人圖 放進來了

09-14 03:51

淋しくて
本來有打算要放,結果最後忘了XP
話說你看了整晚阿喂!09-14 04:48
厭世
因為昨天放假 家裡還烤肉 就看完了

09-14 14:31

厭世
這次烤肉有 7攤約 看來要變肥了

09-14 14:32

厭世
因為每天都工作 完 又出去玩每天 放假也是出去玩 沒時間看小說都是半夜看

09-14 14:34

厭世
我在家裡看小說+烤肉 家人還說我難道在家裡 我是為了要看你翻譯的小說阿XD

09-14 14: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7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46 『蝗害』... 後一篇:第四章48 『茶會的代價...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zenochen大家
輕小說《刺龍‧岡烏英訥》今日更新! 最近展開的小說《東洋退磨錄‧前話。》也請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