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第四章44 『禁忌』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08 21:42:30│贊助:83│人氣:8773


────肉體被重塑了。
被分吞食的肉體,被撕扯剝離的皮膚,被啃咬碎裂的骨骼,被咀嚼殆盡的神經,被舔舐吮吸的血液,被極惡的食慾踐踏而瘋狂的靈魂────這一切都恢復了原狀。
指尖傳來些微的感覺,以此為起點,昴的全身開始痙攣抽搐。
塵埃四散,在冰冷堅硬的地面顫抖著,昴從口中發出痛苦的呻吟,與此同時他的嘴角開始泛出白沫。
沒有疼痛。也沒有喪失感。四肢和軀幹依舊連接在一起,認識到這個事實的昴的腦袋和身體也都沒有受到物理上的破壞。雖然思考就像是剛起床時一樣迷迷糊糊曖昧不明,但意識卻僅過了數秒就清晰起來,這讓昴感覺有些不真實。
與自身意志無關地,昴的肉體,意識都仍舊還未能回歸現實。回歸之前昴所遭遇的事情就是如此的淒慘。
從口腔侵入體內,將所有的腸子都吞噬殆盡的這種體驗應該從沒有人體會過。皮膚被爭先恐後地剝開,好似裸露出的鮮紅色肌肉與淡紅色脂肪被舔舐殆盡般的不快感充斥著全身。
就連大腦都拒絕接受那痛苦的感覺,明明是自己的身體卻好像是在觀察他人的一樣,昴客觀地認識到自己『被吞食』的事實,感覺像是自己明明醒著卻在做著噩夢一樣。
「噁,噁,噁……」
嘔吐感不斷湧上心口,空空如也的胃袋裡能夠反流出的只有泛著黃色的胃液。吐出的泡沫混雜著酸水,橫倒在地上的昴繼續痙攣著。
就像是毒癮發作了一樣,又像是在地面掙扎著的跳躍的魚一樣,拒絕接受現實的並非昴自身的意識,而是發自靈魂的選擇。
沒人會欣然接受自己的存在被吞食殆盡這樣殘酷的事實。那麼理解了自己『被吞食』這一事實而無法回歸現實的異樣的昴,誰又有資格去譴責呢。
究竟是什麼原因,究竟是誰的策劃,難道不得不遭遇這樣的慘劇嗎。
「────」
意識恍恍惚惚。
並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睜著還是閉著,昴還未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身體。
自己的靈魂抗拒著回歸現實。但意識已經做出了選擇,而昴自身就連面對選擇都不被允許。
僅僅只是,昴的身體因為『消失了』這一事實而恐懼顫抖,並且就像是被強迫一樣繼續沉溺於絕望之中。
────為什麼。
如果昴的腦海裡,還存在著確定的語言的話,那就只有這唯一一句。
────為什麼。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變成那樣。為什麼只能變成那樣。現在的自己到底該做什麼。現在的自己究竟有什麼不得不做的事情。之後的自己究竟該如何是好。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沒有答案,甚至就連問題本身都不確定,僅僅只是靈魂在哀號。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然後,昴僅僅只是維持著不斷提出無解的問題,淒慘又不肯放棄的姿態。
那是無法回歸現實,被噩夢苛責,失去生存理由的,
不斷質問著『為什麼』的姿態。
而那也正是────
『你再度,得到了資格。』
那是在輕微顫動的昴的耳邊聽到的聲音。
那是高亢的,充滿興奮的聲音。那是現在的昴就算聽到也無法理解的聲音。但也正因如此,那個聲音響徹現在的昴的內心────
『歡迎來到────魔女的茶會』
在下一個瞬間,剛剛恢復的昴的意識再次,喪失了現實感。

※ ※ ※ ※ ※ ※ ※ ※ ※ ※ ※

讓人回憶起夏日涼爽的清風吹拂過那青草繁茂,綠意叢生的小山丘。
搖曳著的長勢繁茂的青草彷彿綠色的波濤在翻湧,涼風拂過昴的劉海,越過山丘,穿過草原,向著白雲舞動著的青空的彼岸吹拂過去。
手指輕觸被不可視的涼風吹亂的劉海,昴對著眩目的陽光瞇起了眼,視線慢慢向下移動,之後看向正前方。
不知何時自己已經就坐在躺椅一樣前後搖動的椅子上。在小小的白色茶桌對面,坐在與自己所坐的造型相同的椅子上的是,頭髮和露出的肌膚皆為雪白色,以及像是故意要顛覆那種印象一樣被黑色喪服包裹全身的少女────不對,那種稱呼或許並不合適。
「畢竟是,無所事事地活了四百年以上的魔女大人啊……」
「對女孩子來說,那還真是讓人不快的說法啊。以我的情況,可以說是享年19歲哦,看上去應該是和你很般配的水靈靈的年輕女孩子不是嗎。」
「享年十九歲什麼的真是讓人莫名地在意啊。還有,不要做著莫名其妙的評價來拉近和我的關係啊。和我般配什麼的,還真是讓人笑破肚皮啊。」
「哦呀,這還真是……我被甩了?」
「根本不是啊。你還真是說了一些自掉身價的話啊。我很清楚自己就是個最底層的混帳東西。和我般配和我相似什麼的,那種說法只會讓對方的評價下降,並不會讓我的評價上升啊。我,還沒有擁有任何足以配得上那種評價的東西啊。」
放在膝蓋上的拳頭不斷開闔,昴帶著苦澀的表情仰望天空如是低語。
聽到這番話的魔女────艾姬多娜用撐在白色茶桌上的手背托著臉,就像是在觀察昴一樣從頭到腳仔細審視,
「看來你對自己的評價還真是低啊。」
「自己周圍的存在都那麼高大的話,自然就養成了仰視他人的說話習慣嘛。雖然感覺自己已經從就連過於謙卑都沒有發覺的不像樣的姿態中畢業了啊。」
想到至今為止自己的所作所為和最終結果,昴握緊了張開的拳頭。
關節因為過於用力而發出鳴響,昴深吸了一口氣,
「於是……這回的茶會邀請,你又打算做些什麼呢?」
「沒什麼複雜的原因啊。我是『貪婪的魔女』,也就是求知慾的具現化。對於渴求的,想要的心情我會欣然接受,如果那是想要知道什麼的欲求,或是詢問為何的歎息的話,對我來說就是再好不過了。」
說著,她端起桌上的白色茶杯喝了一口。
一邊從喉嚨發出茶水流過的聲音一邊喝光茶杯內的茶,艾姬多娜露出了微笑,
「硬要說的話,原因其實在於認為我的城堡是能夠輕易進出的你自己的想法啊,希望你能夠明白這點。」
「不要說這些煩人的繞圈子的話啊……算了,現在暫且就先不管被邀請來茶會的理由了。比起這個來,我還有很多想問的事情。」
昴揮著手無視了艾姬多娜麻煩的話語,探出身子。緊緊盯住眼前這雪白美麗的容顏,
「我,被怎樣了?」
「這不應該是你自己才能理解的事情嗎?」
「理解和接受並不一樣啊。客觀上還是能夠理解自己處於一種怎樣的狀態,但這種理解和我現在的狀態並不吻合啊。」
「這話從何說起呢?」
「腦袋變得奇怪起來,躺在地上痙攣抽搐口吐白沫的我,在這裡至少能夠正常地進行對話,也能夠正常思考。會想到是你對我做了什麼也是很自然的啊。」
看似略顯俏皮地進行著交談,但昴在腦海中卻正為了理解現狀而絞盡腦汁。
像這樣,被邀請到稱為茶會的艾姬多娜的夢之世界,至少能夠理解這點的昴感覺有些安心也是事實。
正是在得到冷靜下來思考的時間的現在,昴才想起進入夢之世界前,現實世界裡自己的身體正處於危險狀態。丟下處於休克狀態的肉體,只有精神來到這裡,對這一事實昴感到有些不安。
「上回,參加完你的茶會的我醒來的時候是不是在床上,已經過了多久都已經忘記了。不對,歸根結底,外面的世界……」
想到這點的昴認為,現在不是自己能夠待在這裡安心喝茶的時機。
────因為休克而渾身痙攣的昴並不能確認『死亡回歸』會回溯到的具體時間。
更不用說,昴就連那個泛起泡泡的場所都還沒能確認就倒下了。
對自己行動過遲而產生的後悔充斥著昴的內心,昴像是要踢開椅子一樣站起身子。
「艾姬多娜!現在立刻讓我出去!」
「明明是在魔女的茶會上,卻連一口茶都沒喝就離開這點實在無法苟同啊。你,應該再好好想想,現在在你眼前的我是怎樣的存在吶────」
「我現在可沒有和你悠閒對話的空閒啊!現在立刻,讓我出去啊!就在做這種事的時間裡,外面……」
「明明已經像這樣什麼都沒得到的失敗過,卻依舊要拒絕我伸出的手嗎……是想再度體驗同樣的疼痛和喪失感嗎?」
按捺不住焦慮的內心,昴對表現出悠閒姿態的艾姬多娜的語氣非常粗魯。為了讓那種焦急的心情像是被冰水浸泡一樣冷卻下來,艾姬多娜用彷彿能夠凍結萬物的冰冷語氣質詢著昴。
「……啊」
「為了得到某種結果而去挑戰,這種行為值得我讚賞。不管得出期待的結果也好,還是不期待的結果也好,我認為最有魅力的還是為了達成結果所經歷的充斥著錯誤和更正的過程。沒有失去這種挑戰之心的你,我認為是尊貴且高尚的。然而,」
豎起手指指著啞口無言的昴,繼續對話的艾姬多娜瞇起了眼睛。
「不去回顧之前的過失,沿著同樣的道路到達同樣的結果……這種行為是對知識的積累的褻瀆,對做出這種行為的傢伙我會輕蔑地把他丟走吶。」
「你……是」
「順便回答你的疑問吧……現在外界的時間是在你突破墓室第一『試練』之後。幸運的是,這裡的時間流逝與外界不同。只是在這裡陪我喝杯茶,並不會佔用你太多的時間。」
昴想知道的事情,感到疑惑的地方,艾姬多娜一個一個地解決了。
如果相信她所說的話,外界的時間是在第一次『試練』之後────也就是說,『死亡回歸』的重生地點並沒有變更。
無法帶進茶會而被遺留在外界的昴的肉體正在墓室內那個進行『試練』的房間裡,陪伴在與『試練』作鬥爭的愛蜜莉雅身旁。
雖然並不會完全相信她的話語,但從第三者那裡得知事實,光是這點就讓昴焦慮的內心冷靜了下來。
內心冷靜下來之後,昴的腦海裡又浮現了出新的問題────
「艾姬多娜……你,究竟瞭解到什麼程度?」
「要說知道的話,我只知道自己知道的事情。要說想知道的話,我想要知道世上的全部。」
「不要岔開話題啊,這是很重要的事情。比如說……對了,剛才你說過,像這樣是在第一個『試練』結束之後」
第一個『試練』────對昴而言就連這個名詞都感覺有些遙遠了。
在虛幻世界裡與雙親告別的昴在無人的學校遇見了等待已久的艾姬多娜。與她進行短暫的問答後,昴就回歸了現實。
在那之後,到像現在這樣姑且安穩下來的情況為止,發生了說不盡道不明的各種事情────
「如果不算這些的話,我和你的再次相見就在告別之後沒多久啊……」
「的確是吶。實際時間當然如此,哪怕是有所誤差的體感時間也能感覺到,我和你之間告別的時間真是短暫啊。僅僅過了幾分鐘就再次見面這種情況,我也沒有預料到啊。」
到底是有多麼迷戀我,說著這種玩笑的艾姬多娜露出了微笑。看著對她的調戲面無表情地無視掉的昴,艾姬多娜有些遺憾地聳了聳肩。
「總感覺,你總是不會露出我想看到的表情啊。沒能如願以償還真是讓人既不甘心又愉悅啊,真是複雜的感情。」
「對於你那複雜的少女之心,我會等到有時間的時候好好滿足你的。比起這些……」
「本來還有想要慶祝一下早早再會的心情,但因為我的失言這也做不到了吶。算了,像這樣心情變糟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畢竟,」
說著,艾姬多娜突然在這裡停頓了一下。
因呼吸而產生的短暫空白,在這一瞬,她用黑眸瞥了昴一眼。在那個瞬間,她的雙眼中閃過的感情究竟是什麼,現在的昴並不能理解。
然後,擺出一副欣然回答昴疑問的樣子,艾姬多娜嫣然微笑,
「和僅有幾分鐘離別的我不同,對你來說是幾小時,或者說是幾天的再會────是這樣沒錯吧。」

※ ※ ※ ※ ※ ※ ※ ※ ※ ※ ※

艾姬多娜的話語在腦海中不斷迴響,昴對於只能用一個說法去接受她話語中的含義這點感到介意。
聽到剛才的話語,看到艾姬多娜那意味深長的眼神和微笑,昴認為自己的那個想法沒有錯。
她────魔女是知道的。昴的靈魂所背負的重擔,還有本來應該已經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身為毫無未來可言的殘渣的昴自身。
「為什麼……?」
「對於這個問題就讓我這麼回答吧,這裡是我的城堡,我即為『貪婪的魔女』。我應該還沒有給你見過吧」
在提出問題的昴面前,歪著頭的艾姬多娜將自己的右手向前伸出。
然後在她的手掌上有光開始降臨,光線最終成形────在那裡出現了一本純白裝訂的書。
那是一本沒有寫上書名的,差不多有辭典那麼厚的書。除了書的顏色是刺眼的白色以外,書的造型讓昴想起了嫌惡的記憶。
「那個該不會是……『福音』吧。」
「哦呀,你擺出了一副不依靠這本書我也能看出在想什麼的表情吶。是一副想要說『你也是嗎』的表情啊。在外界到底遭受到了怎樣的事情,僅憑這點就能推測出不少東西了……」
讀取了昴的心聲,艾姬多娜打開了手中的白色書本。然後瀏覽其中的內容,一邊閱讀著文字一邊「嗯嗯」地不住點頭。
「原來如此,我基本上理解了。雖然也有不明白的部分,但只要通過觀察你本身就應該能補完……嗯,果然很棒啊。像這種填上了欠缺的一塊拼圖的感覺,逐漸接近答案的那種無法描述的期待感。只有擁有這個,才算有活著的意義啊……!」
「……話說,你已經死了啊。」
被陷入某種狂熱的艾姬多娜的話語所帶來的氣勢壓倒的昴選擇了一個突破口。聽到昴的吐槽的艾姬多娜擺出了一副鬧彆扭的表情,在指間把玩著自己的白髮。
「像這樣被潑冷水的話,就算是事實,我也會感覺沮喪的啊。總之,我這就為看上去不安的你解決擔心的事……這本書和你記憶裡的『福音』不是同樣的東西哦。記錄在這本書上的不是未來或者最優選擇,上面記錄的只是事實而已。」
「事實……?」
「如果把『福音』說成是預言書的話,我手上的這本就應該叫做歷史書吧。雖然看上去就是一本書,但其實它並沒有確定的形態,總是以一片曖昧的海洋的形式呈現,什麼書都有,多少書都有,什麼書的可能性都有,什麼書都能成為……空白的頁面上只會記錄事實,四百年前的世界,人們將其稱為『睿智之書』。不過,我是這麼稱呼的,」
「────」
「────世界的記憶,吶」
很誇張的名字────但是,它就是擁有這種誇張的力量。
如果她所說的是事實,那麼無論對方是誰,無論他做過什麼,只要那屬於已經過去的歷史,那麼這本書就能將之讀取。就情報收集而言,簡直就是作弊一般的能力。
「不過說實話,我不太喜歡依賴這個。畢竟,自己親眼看見的內容才能真正銘刻於記憶裡。跳過了『去瞭解』的過程,直接讓人『理解』的魔性之書────對享受探索過程的我來說,跳過探索過程直接讓人『理解』的這本書到底有多大的價值還是很難判斷的啊。」
「如果你不要的話就把它給我吧。這對我可是大有用武之地啊。不如說,只有要有了這本書就能找到解決問題的線索……」
「如果不想成為廢人的話,最好還是放棄這麼做比較好哦。」
像這樣,否定了有得寸進尺嫌疑的昴的提案,艾姬多娜將那本白色裝訂的『世界的記憶』遞到昴的面前,
「就算看上去好像無害,但這畢竟是魔女的道具。這裡面的情報量太過龐大,普通人只要看上一眼腦子就會被燒壞。沒法閱讀的話,利用也就無從談起。」
「那就不要做出這種要拿給我看的動作啊,很可怕啊!」
知道了無法利用的解決方法,這不得不讓昴感到失望。
收回手中的魔性之書,艾姬多娜再次揮手將其變回光粒。這本書收納起來便利到了連書架都不需要,像這種優點暫且不提,昴接受了她能持有龐大情報量的理由。
只要有了這本魔書,的確就能使自己近乎沒有『不知道的事情』。因為個人喜好而不去使用它,也許只能說是魔女特有的思考方式。
「那麼,既然知道了這些,事情就好辦了啊。吶。艾姬多娜。你知道我會……死亡……」
『死亡回歸』,想把這個詞語說出口的昴的喉嚨突然被凍住了。
然而,那並不是因為每當昴即將把禁忌說出口時就會到訪的,無情的懲罰的原因。
在就像被凍住一樣的昴面前,艾姬多娜僅僅只是等待著這邊的話語,白髮在微風吹拂下慢慢搖動,而她也只是沉默地等待著。
那樣的她的姿態並不像魔女,昴感到自己的有一種衝動,心跳加快,相對地舌頭變得沉重遲緩起來。
將昴的聲音凍結的,僅僅是極為原始的一種感情────恐懼。
「哈啊……哈啊……」
至今為止昴已經多次得到過的,將這個禁忌說出口的機會。
寄宿在昴體內的,名為『死亡回歸』的權能。
雖然稱之為權能不知道合不合適,只要想向他者傳達這個事實就會出現妨礙。那是直接傳至心臟的痛楚,是無力反抗,無法忍耐的無情的強制力。
然後這種強制力曾有一次,並不是直接折磨昴,而是將毒手伸向了昴想要說明一切的愛蜜莉雅。當時自己所感受到的喪失感和發出的慟哭,昴是絕對無法忘卻的。
如此渴望死亡,如此渴望消逝,會產生這種想法的輪迴對昴來說也是很少有的。
並不能說是只有一次,而這種後悔和苦澀都是由於自己的愚蠢不斷累積而成的,這也是事實。對此昴感覺自己很沒出息,很後悔────儘管如此,被恐懼所束縛的昴的心還是無法踏出前進的一步。
並不是對心臟感受痛苦這件事本身感到恐懼。當然,疼痛還是很可怕的。但如果那是為了達成充滿希望的未來所需要的必要犧牲,那麼無論多少痛苦昴都會咬緊牙關將之承受。
昴所恐懼的是,是像這樣在此處將『死亡回歸』的情報說出口的話,不只是昴本人,就連昴身邊的人也會成為那漆黑的指尖的目標這件事。
這種情況不可能什麼的,昴並不這麼想。
與白鯨戰鬥的時候,與貝特魯吉烏斯決戰的時候,昴都是在沒有他人存在的場合將禁忌說出口的。
被漆黑指尖無情地制止的時候,昴試圖言明的話語就被中斷了,之後對方就被丟入宛若時間靜止的世界的彼方。因此,這並不能當作參考。
渴求知道消逝的話語的後半部分的某人,並沒有成為漆黑魔手的犧牲品。
────除了,愛蜜莉雅。
「────」
對在自己懷中漸漸冰冷的銀髮少女的記憶漸漸甦醒。
如果讓昴再次品嚐那種喪失感的話,這次肯定就難以忍受了。
在那時,真虧得自己沒有發瘋啊。將愛蜜莉雅失手殺死,只是抱著她的亡骸來回走動,當時的自己沒有瘋掉,現在想來真的有些不可思議。
自己是如此地罪不可恕。也因此變得如此恐懼至極。
因此,昴被恐懼束縛著,猶豫著是否應該在這裡言明。
在自己眼前的是身為魔女的艾姬多娜。說白了,將她與愛蜜莉雅相比這件事本身就不可能,與她的關係就是如此的單薄。
就算她的心臟被捏碎,昴想必也不會再次品嚐那一瞬間的絕望和喪失感。昴在內心深處做著如此殘酷的打算。
儘管如此依舊無法行動,原因就是在昴還抱有天真的同時,現在的情況與至今為止的條件太過不一樣了,昴對未知結果抱有的不安感太過強烈了。
將『死亡回歸』對素不相識的對象談起,禁忌之語就會折磨昴的心臟。
將『死亡回歸』對自己珍視的重要的人說明,禁忌之語就會捏碎自己重視之人的心臟。
那麼如果出現了能從其他角度看破昴的『死亡回歸』的存在,對這樣的存在言明的話又會有怎樣的結果呢。
承受痛苦的只有昴就夠了,還是說魔手會伸向眼前的存在────
「試試看,不就可以了」
「────!?」
「為了得到希望的結果而行動這種做法是值得尊敬的。我的這種想法是不會改變的。然後那個帶來結果的行動,才是活著的意義所在,我是這麼認為的。」
不瞭解昴深思熟慮的結果,或者說不知道自己可能受害────不對,這是不可能的。
魔女恐怕已經,完全看破了昴所猶豫的內容。
然後即使沒有看出結果,魔女自己也是能夠理解的。即便如此,魔女依然向昴提議行動,現在的昴除了從心底相信剛才以話語言明的那種信念以外,別無他法。
「也許沒有時間,能夠讓妳後悔哦……?」
「那就讓我期待一下,真的出現那種結果時,在我的亡骸邊哭泣的你的樣子吧。」
看著昴那種即將選擇卻又拒絕的姿態,艾姬多娜始終以輕鬆的態度應對。
她的那種姿態,是否是在擔心昴會因為多餘事情的干擾而無法決斷的這種情況呢。
與其說是對昴有什麼想法,不如說是對做出決斷進而得到結果────這種做法她所抱有的誠意。
既沒有被期待,也沒有被祈願。
僅僅只是想要可能性,想要能夠實現的可能性的她的姿態,讓昴下定決心。
對自己的存在理由和意義不抱有任何懷疑地生存方法。即便知道就算這麼做也於事無補,昴也感覺自己被那種強大的信念拯救了。
「艾姬多娜。我是通過『死亡回歸』────」
然後,禁忌之語從口中說出────
那一瞬間,世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6602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0 篇留言

UMU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世界

09-08 22:14

不愛夜的月
啊啊啊真是勤勉阿 感謝翻譯…

09-08 22:37

蒼蠅刺客-光劍切到手
i7多娜

09-08 23:05

Fortitude
感謝大大~太勤勉啦~~~
好想知道下一話

09-08 23:34


超級感謝大大的翻譯~感覺下一話會很精彩ww

09-08 23:56

不平凡大學生
I7多娜XXD

09-09 05:15

小弘
天阿

09-09 07:03

厭世
快追上進度了QQ 感謝大大翻譯

09-14 02:53

鍊金工房大好~緯~
i7多娜www

09-28 11:16

小雪喵
世界www

02-08 17: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43 『然後誰也─... 後一篇:第四章45 『茶會的條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30135437全世界
明天一樣早八 e0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